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台湾之声
关键字  范围   
 
我們必須去,但不一定回來
我們必須去,但不一定回來
3/12/2013 2:27:23 PM | 浏览:1121 | 评论:0

我們必須去,但不一定回來
(標題借用空軍史研究前輩王立楨先生當年在『青年戰士報』發表的文章)

  民國五十六年一月十三號,同樣是個星期五……

#########################

  前一天晚上,空軍作戰司令部就下達了命令:十三日早上派偵察機偵照廈門灣,臺中清泉崗基地的F-104戰鬥機群負責掩護。為了避免洩密,命令還是參謀長喬無遏少將親自到清泉崗口頭傳達。

  第二天上午,四架F-104G由第八中隊隊長祖凌雲中校親自帶隊,在金門外海上空接應RF-104G偵察機時,與四架米格廿一目視遭遇(這是第一次國軍在空中看到共軍的米格廿一),原本祖凌雲已經搶佔到敵機後方的有利位置,不過戰管下令回航,因此沒有爆發衝突。

  但照片沖洗之後,發現品質不理想,於是中午時分RF-104G再度出擊,利用超低空闖進大陸,但RF-104G一旦開始爬高進入偵察航線,當然又立刻被發現,共機也迅速起飛攔截。

  12:40分,清泉崗基地跑道頭警戒室的「四機緊急起飛」警報響起,已經著裝完成的飛行員立刻奔向座機。這次帶隊的是八中隊輔導長蕭亞民中校,另外三人是胡世霖上尉、楊敬宗少校、石貝波上尉。

  四架飛機在戰管的引導下,一起飛就全馬力爬升,奔向金門空域,去接應正要衝出大陸的RF-104G。就在偵察機後面,兩架亟欲立功的米格十九緊追不捨。

  由於管制官對於方位與時間掌握得當,F-104G剛與共機目視接觸,已經切到敵機後方。蕭亞民立刻請示開火,在取得戰管的「打!」許可後,二號機胡世霖立刻發射響尾蛇飛彈,打下了第一架敵機。另一架共機這時才發現黃雀在後,急忙俯衝逃跑,楊敬宗與石貝波的兩架飛機也尾追而下。

  原本位置落後的石貝波反過來俯衝後,反而跑到楊敬宗的前方。他用響尾蛇飛彈鎖定米格,在敵機鑽進低空雲層之前,將它擊中爆炸。就在幾乎同一時間,石貝波的飛機也衝進了雲層,此時他才注意到戰管一路不停呼叫返航,因為早已飛進了大陸上空。石貝波這才調轉航向,在沒有能見度的雲層中向臺中返航。

  由於先前的混戰,四架F-104G早就分散,各自在雲中向基地回航。

  13:07分,領隊蕭亞民下令各機報到,二、三、四號機都在無線電裡一一應答。但在1309時,突然傳來一聲「哎呀」,接著就闃然無聲。蕭亞民立刻再下令各機報到,這一次,三號機楊敬宗就不見了。1320左右,三架飛機一一回到清泉崗,楊敬宗始終沒有回來。

  於是「一一三空戰」,海峽上空至今的最後一場空中交火,就這樣在迷團中落幕。

##########################

  空戰打完,負責指揮的戰管官孫兆良與宋慎禮,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會被獎勵還是處罰。因為在美方的壓力下,我方戰機除非偵察任務,通常避免飛入大陸領空尋釁。這次空戰已經打到陸地上空,准許開火的管制人員,不知道會不會被處分?

  結果當然是多慮了,在反攻復國的年代,擊落兩架「匪機」還是大大有助民心士氣,值得強力宣傳一番。

  但在官方發佈的新聞中,卻壓根沒提失蹤的楊敬宗,反而把偵察機駕駛宋俊華中校放進來湊成四個人,一起接受蔣中正總統的召見慰勉。甚至連空軍總司令徐煥昇都親自到清泉崗對飛行員講話,暗示大家要保持低調。這也從此在空軍裡引起了不曾停歇的耳語……

  由於胡世霖與石貝波擊落米格機的過程都沒有照相槍錄影帶,有些人就繪聲繪影地說,楊敬宗很可能是被自己人打下來的。

  還有人說,因為石貝波起飛時啟動引擎的氣源車故障,所以飛機比其他三架晚了一點升空,一路在後面尾追其他飛機,搞不好等他趕到戰場時,空戰已經結束,他就任意射出一枚飛彈,回去後可以宣稱有戰功,但卻好死不死擊中了楊敬宗。更有人說,對喔,聽說空戰當天返場降落後,石貝波一聽到楊敬宗沒回來,當場就哭了……

##########################

  而在大陸方面,故事情節完全不一樣:共軍宣稱當天是解放軍空軍第二十四航空師的四架殲六(米格十九)起飛迎擊,在距離大約五、六公里時目視F-104機群,在雙方對頭接近下,飛行員胡壽根迎面開砲,將F-104擊落墜海。

  胡壽根說,自己事後還看到打撈起來的部分殘骸與楊敬宗的遺體,頭跟一隻手臂不見了。三十多年後,胡壽根還是強調,當初的四位飛行員都還健在,而且都有聯絡,足證所言不虛。

  不過中共發佈的胡壽根「與同僚檢視照相槍底片」宣傳照,身後的飛機卻是殲五(米格十七)而非殲六!這實在怎樣也說不通……

  另外,在雙方面對面接近時,根據兩種飛機的性能與操作模式,相對速度大約是二點五倍音速,每秒將近八百公尺,也就是說,從目視F-104到「碰撞」,只需要七秒鐘的時間。在不到七秒鐘之內,就能駕駛飛機對上近乎迎面而來的敵機,並且計算彈道前置量,開砲將敵機擊落……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只能說當天是馬恩列史等諸祖師爺一起顯靈了。

  退休後移民加拿大的祖凌雲,對於胡壽根說法的評論是:可惜大家都年紀大了,否則真想跨進駕駛艙,飛上天去向他「討教」一番。

##########################

  除了石貝波與楊敬宗,另外兩位國軍飛行員都已不在人世:民國五十九年六月八號端午節,蕭亞民擔任教官,為新任副聯隊長溫志飛上校進行F-104換裝訓練。在進場降落時,正好清泉崗跑道頭堆放了一些工程用的水溝蓋,兩人駕駛的TF- 104G高度又偏低,結果機輪撞上水溝蓋,飛機在跑道上翻覆焚燬。溫志飛當場殞命,蕭亞民嚴重燒傷,即使由美軍專機送往日本的美軍燒傷中心急救,最後還是不治身亡。由於蕭亞民的太太金書瑜已經去世,一位三大隊飛行員記得,自己第一次到松山機場,就是牽著蕭亞民兒子的手,去把爸爸的遺體迎回家......

  至於胡世霖,則在七十九年因為癌症去世。

##########################

  石貝波再度成為臺灣媒體的焦點,是民國八十七年,復興航空的機師罷工事件。最後罷工的機師還是不敵資方壓力,宣佈結束行動。公司宣佈:除了幾位「首謀」遭到解聘外,不會對多數飛行員秋後算帳。石貝波不是首謀,也沒有被解聘,而且再過沒多久就可以辦退休,領到五百多萬退休金。

  不過,他選擇不回去。

##########################

  我曾經跟「搞飛機」的前輩傅鏡平兄一起訪問過石貝波,當時他已經離開復興航空,不久之後就赴美定居。

  基本上,老教官(「教官」是空軍對飛行員的習慣稱呼)還是一副調皮中帶有桀傲的調調。對著兩個急著想來挖掘故事印證傳聞的後輩,談起三十多年前的空戰,話語始終不多,解釋始終很簡略。

  看得出來,他並不是那種喜好強迫全世界分享自己當年勇的老先生。

  石貝波提到,小時候調皮搗蛋,犯規不斷,臺北的成功中學差一點畢不了業。大學考不上,也是空軍的爸爸怕他跑去混流氓,所以雖然軍校聯考已經過了,但還是想辦法把他安插進空軍官校。

  雖然當初是問題學生,但從石貝波畢業下部隊不久,就被分發到國寶級的F-104部隊,可以知道他的飛行技藝絕對名列前茅(他是官校43期第三名畢業)。

  其實,飛行一直是一項需要天分的「藝術」,有些人就是天生有"Right Stuff",石貝波應該就是其中之一。

  儘管有擊落敵機的戰績,但是或許因為「誤擊隊友」傳聞困擾,或許因為始終不馴的個性,石貝波在六十一年就離開空軍,官階只是少校分隊長。

  他也沒有進入航空公司,反而在孟加拉、美國等地經商多年(我還記得那天晚上,石教官對於談起在孟加拉碰到水災的興致,似乎比談一一三擊落敵機還高),但似乎也不是混得多發達。

  後來隨著臺灣天空開放,民航機師需求大增,石貝波才又回到臺灣,加入復興航空(嗯,他提起駕駛ATR客機的趣事,似乎也比擊落米格機興致高)。不過當我們想把話題轉到他為爭一口氣放棄退休金的部分,老先生眼角一絲狡猾的笑意,又把話題岔開。

  坐在香菸繚繞的「飛行中隊」PUB裡,我百感交集。

########################

  飛行員曾經是我們那個時代(我不知道現在人怎麼想)很多小男孩的夢想。但是空軍飛行員的生命就像蝴蝶,看起來輝煌燦爛,卻非常脆弱。也就是命運的一個交叉口,一步的走錯或壞運氣,「鷹揚」可能就成了「陰陽」。

  政府遷台以來,空軍因公殉職的空地勤官兵,已經超過一千四百人。每一個空軍官校畢業的軍官,在完成飛行訓練以前,就已經歷過失去同學的傷痛。而在飛行生涯中的朋友與同事,也許他才剛剛結婚,也許他說下個月要當爸爸既興奮又不知所措,也許他昨天還把帽子忘在你家明天要來拿走,也許你們剛剛在空勤餐廳一同吃中飯,也許你們的飛機並排在跑道頭加足油門準備起飛……下一刻,他就可能是跑道尾端的一團火球。也或許,一直到遠超過預定返航的時間,飛機還是沒有回來。

  另外,在冷戰的時代背景下,為了爭取盟邦的支持,為了維繫國家的生存,中華民國成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頭號打手:各種美方想作而不便作、不願作、不敢作的任務,經常都是丟給中華民國。

  舉凡是U-2高空偵察機的遠征(在國軍開始任務之前,已經知道共軍擁有防空飛彈,也知道U-2還是會被飛彈擊落)、或是蝙蝠中隊的電子偵察任務(那更是藉著讓敵人攔截自己來趁機蒐集情報,了解共軍的防空作戰能力):美國人出錢出技術,也是戰略情報的最重要得益者;中國人出性命,去保證老大哥對自己政府的支持。

  這裡頭沒有多少個人冒險犯難的英雄主義,沒有人是想一夕致富的salary hunter,只有如但尼森的名詩『輕騎兵隊的衝鋒』所說:Theirs not to make reply.

  Theirs not to reason why.

  Theirs but to do and die.

  是的,Theirs but to do and die.

  儘管有「風雲際會壯士飛,誓死報國不生還」「我們的身體炸彈與飛機,當與敵人兵艦陣地共存亡」的高調,但面對高風險的生涯,很多飛行員還是養成一種看起來蠻不在乎的態度去面對。

  石貝波說,官校學生畢業前,都會去新店碧潭的空軍公墓行禮致敬,「順便幫自己將來看看位置」。他在一一三空戰之後拿到兩萬元獎金,「一個禮拜就請客全花光了」。

  在四十七年八二三期間擊落兩架敵機的丁定中,對三萬塊獎金的處理方式更是哲學意味十足:他把錢放在抽屜最底下,出一趟任務回來,就抽一千塊出去花掉。

########################

  飛行員自己或許還算豁達,太太們其實才是最難熬的一群。

  前參謀總長、空軍總司令陳燊齡的回憶錄裡提到:民國三十八年初,所屬部隊的眷屬已經撤到臺灣,但是飛行員還留在大陸作戰。單位裡幾位隊員中只有陳燊齡與黃德厚已經結婚,所以兩人的太太在眷村也走得最近。

  突然有一天消息傳來,說有架飛機從北平天壇旁的臨時機場起飛,卻衝進跑道旁的樹林,因為臨時機場沒有消防車,人就困在裡面活活燒死,整架飛機一直到燒完才熄火……傳聞沒講殉職的人是誰,但只聽說是個「有家的」。

  聽到消息的陳太太面對黃太太,就面臨了好幾天的天人交戰。後來有人偷偷告訴她,死的不是陳燊齡,但剛懷孕的陳太太還是忍不住想:他會不會跟黃太太也說「不是妳先生出事」……?

  每天傍晚交通車開回眷村,下車的會不會沒有自己先生,便成為太太們永遠的憂懼。

  如果老公一直沒回來,打電話到部隊又問不出所以,就難免提心吊膽。到晚上如果一輛載著部隊主官的吉普車開進眷村,更簡直有如不知要敲誰家大門的死神。

  我聽過一位老飛行員多年後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這種時候去敲門,誰家太太一開門,看到一堆人在外面,鐵定『轟!』一聲昏倒在地上,每次都這樣。」

  在過去撫卹制度不如現在完善,職業婦女工作機會又不多的情況下,關係緊密的空軍圈子裡,替同學(或學長學弟)照顧遺孀,最後卻把「大嫂」娶回家當太太的例子,根本不是新聞。

  這不只是近水樓台引發的情不自禁,也具備現實上的必要性。因此也有這樣的笑話:「喂!我的兒子跟你的兒子一起打我們的兒子,趕快去管一管!」

  真、是、好、笑、啊。

########################

  楊敬宗在美軍顧問團上班的太太,對於空軍掩蓋丈夫殉職的真相非常生氣,不但從臺北趕到清泉崗要找人理論,甚至還揚言要向外國記者放話。一直到空軍總司令親自安排與她私下會面,除了保證對楊敬宗的褒揚與對家屬的撫卹不會打折扣,還播放當天的戰管通話錄音帶,確定楊敬宗是在空戰後才喊出「哎呀」一聲失蹤,當場泣不成聲的楊太太才不再追究。

  這究竟是少數的例子。在過去,出了事、死了人,也沒有人敢去抗議,更沒有媒體敢去報導:即使民國五十三年國慶閱兵與六十年蔣公誕辰,在臺北市上空的表演活動,都曾發生參演飛機失事,卻當然都不會在舊報紙上找到什麼記載。但是如果願意到碧潭去看一看,就會知道民國四五十年代「每個月都在摔飛機」的「盛況」。

  現在時代當然變了,再也沒有媒體擔心因為報導軍機失事而丟飯碗,甚至拜行動電話與爆料文化的發達,任何一架飛機只要故障提前緊急降落,立刻就成為接下來SNG連線的焦點。

  軍方對於失事問題的態度,也不能不有所改變,而這些主事高官的心態轉變,似乎也表現在政策的轉變上:記得是民國九十年,有一回空軍總部突然把跑國防部的記者們請去「茶敘」,長官們略顯興奮地拿出統計資料給大家,告訴我們:過去一年是空軍遷台以來,頭一遭創下沒有一架飛機失事的紀錄!

  不過長官沒說的是,表格上也可以看出,過去一年不但是唯一沒摔過飛機的一年,也是五十年來空軍總飛行時數最低的一年!

  當然,隨著新式戰機的高安全設計、助航設施的進步、氣象報告的準確化、模擬機的大量引用,的確使得空軍飛行員的生涯安全性大大提昇。

  不過,漂亮的飛安數字背後,有沒有部分因素是飛行員們害怕賠掉小命,或是主官們害怕影響宦途,所以把「絕不出事」看得比「嚴格訓練」更重要呢?我不知道答案。

  我只確定的是:在四十七年台海空戰中,國軍創下壓倒性勝利(官方的31:1數字可能誇大,實際上國軍從七月廿九號被共軍偷襲擊落兩架,到十月十號最後一場空戰,雙方撞機各毀一架,我方總戰損應該是四架。

  不過國軍獲得絕對優勢,打到後期共軍幾乎不敢起飛,絕對是事實),決不是無端端因為運氣就得來:勝利的代價,就躺在碧潭旁邊。

  戰鬥機飛行員的名言:

  No guts no glory.

  Neither is blood.

########################

  失去的恐怕不只是guts而已,更有太多的legacy。這幾年來的國軍,恐怕才是全臺灣最失落的一代。

  原本的信仰,被打破了。

  原本對歷史的詮釋,除了莒光日節目,在社會上就全被否定了。

  原本天天在政戰教育口誅筆伐的主張,現在突然成了主流思想。

  原本把國軍羞辱到一文不值的人,現在都成了效忠的對象。

  因為當局者基本上不願意承認「中國人」的身分,於是「中華民國」就從堅持正統,變成了佔據土地的外來政權,那麼這個政權過去在大陸上的作為,這支軍隊過去在大陸上的勝敗榮辱,該算是什麼呢?

  甚至於即使撇開在大陸的部分,就算是國軍遷台之後的歷史,要用符合現在政治正確的角度來詮釋、來"format"國軍,該怎麼作呢?

  我曾經問過一位略有交情的將軍:「現在變成藍軍整天喊要刪預算,反而是每天大罵『中國』的人變成護航部隊,你們感覺如何?」

  他苦著臉說:「真是很怪。」

  而本人一位老是擔心年近三十的女性友人,有回宣佈新交了男朋友,是飛幻象兩千戰鬥機的上尉飛行員。「他說他打算服役滿十年就要轉去民航了。」某小姐喜孜孜地說:「而且他跟我一樣都是支持綠的耶。」

  或許幻象上尉太年輕了,沒有經歷過八十四年的台海危機,那一次美方為了「教訓」霸王硬上弓搞出康乃爾之行的臺灣,沒有積極對共軍的大演習表態施壓,於是在解放軍戰機密集起飛,國軍也必須升空因應的情況下,新竹基地(就是幻象上尉的單位學長們)風燭殘年的F-104,一度被日操夜操到只剩三架還能飛!

  他應該也沒有經歷過八十八年的兩國論事件(雖然那時候幻象已經取代F-104了),在李登輝總統一句「國與國特殊關係」下,中共戰機打破幾十年來的禁忌,肆無忌憚地飛出大陸領空,甚至向海峽中線發動挑釁。

  半世紀來共軍戰機從來不敢涉足的海峽西部空域,從此可以自由來去;中華民國空軍固守了五十年的臺灣海峽制空權,就因為一句話拱手送出了一半。

########################

  讀者諸君也不要把事情簡單化到「都是『去中國化』的錯」,即使心心念念「決不能去中國化」的人,想的又是什麼呢?

  是不是很多人因為痛恨「去中國化」,所以轉而對「中國」無條件地擁抱,無視於某個程度上「中國」還是「中華民國」的敵國?

  無視於至今彼岸的政權,儘管已經變得比我們還要資本主義,但始終還是一個沒有「德先生」的政權?

  「新權威路線」是不是就是中國人該走的路?

  去年我隨著新黨前往大陸進行「民族之旅」,新黨在參訪地點上倒還謹慎,挑了中山陵、黃花崗、旅順、盧溝橋等等無關乎國共恩怨的地點去憑弔。

  可是看到盧溝橋前大陸當局興建的「抗戰紀念館」門口展示的居然是兩輛解放軍的俄製T-34戰車(它們跟中日戰爭唯一的牽連是:1945年蘇聯趁著日本投降前夕,衝進東北大肆搜刮擄掠,開的就是T-34),館內的展覽還是開口閉口平型關、游擊區、百團大戰……「正面戰場」反而成了次要戰場。我不知道新黨諸君(他們當中不乏當年在海外留學時與中共打過激烈的宣傳戰)心裡的感觸是什麼?

  更妙的是一位老先生拿著「國共兩黨攜手抗日」的牌子跑來歡迎訪問團,強調自己是「抗日將領何基灃的兒子」。

  沒錯,何基灃是盧溝橋事變爆發時的國軍旅長(吉星文是團長),但是在民國三十七年徐蚌會戰時,何基灃擔任國軍黃百韜兵團第一線守備,卻突然宣佈「起義」投共,讓共軍迅速南下,把還沒部署完成的黃兵團切斷圍困,導致黃百韜兵敗自戕。共軍乘勝席捲已經陣腳大亂的國軍,造成整場徐蚌會戰的慘敗,國軍主力的全面瓦解,以及蔣中正總統的下野,國民政府在大陸江山的失守。

  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何基灃當然是大大的功臣;或許站在「祖國大一統」立場,他也是功臣,但對「中華民國」與「中華民國國軍」而言,何基灃再怎麼說,也是臨陣背叛、降敵求榮、害死長官與同袍的貳臣。如今他的兒子卻得意洋洋地跑來認親兼表功:這,到底該講什麼?

  在總統大選之後那段激烈對立的日子,一方面國防部的高層將官們在立法院面對藍軍立委對「國安機制」與「休假方式」的質疑,拚著老命硬拗「這次大選跟以往官兵休假方式完全沒有不一樣」;

  另一方面,有自稱是現役飛行員的人打電話到趙少康的 Call-in節目,大罵阿扁之餘還表示:「如果這時候中共打過來,我們也不抵抗了!」……

  碧潭邊的靈魂看著山下臺北城的紛擾,會怎麼想、怎麼說?

########################

  或許,這些問題都太複雜、太沈重、太難以回答了。

  能確定的是,F-104在中華民國服役三十八年,是國軍有史以來使用最久的戰鬥機,也是二代機服役之前國軍唯一的全天候戰鬥機,也是國軍最後一種曾經飛入大陸上空執行任務的戰鬥機。前後接收服役247架,總飛行時數38萬多小時,損失114架,飛行員殉職62人。

  我記得:八十七年五月廿二號,在F-104最熟悉的清泉崗,中華民國空軍為她舉行除役典禮。當天一架雙座TF-104G滑行進場,駕駛飛機的葛光越少將,從爸爸到哥哥全家都是空軍(大哥葛光遼就死在蝙蝠中隊任務中)。

  在場有人穿著民航機師制服,有人帶著父親的遺照,有石貝波,有胡世霖的太太董秀青,有全軍F-104飛行時數冠軍孫國安(3115小時,沒有失事過),有四十五年「七二一」空戰以老舊的F-84擊落兩架米格獲頒青天白日勳章的歐陽漪棻,有郭汝霖、陳燊齡兩位前總司令,還有過去的修護老班長們:他們住在山下清水鎮的眷村,經常是凌晨三四點鐘冒著海邊的刺骨寒風出門,搭上軍用大卡車開往清泉崗,準備破曉的第一班任務。在當年還是九彎十八拐的石子路上,不少人就抓著車廂邊,一路把早餐又吐光..... ...

  在酷似野狼悲嚎的J79引擎嗚咽聲中,飛機緩緩滑到定點,遵從地勤人員手勢熄火,葛光越下機走到台上,把一架F-104模型呈交給總司令黃顯榮(另一位前F-104飛行員)。

  這時候,現場吹起熄燈號……

  那天很多人都哭了。

http://blog.xuite.net/amu390/CYWBCC/5127902

相关栏目:『台湾之声
黃光國:一中兩憲的兩岸政治現實 2019-08-19 [63]
韓國瑜困局,不敢直面兩岸關係和階級問題的本土化 2019-08-14 [104]
郭台铭:未来世界只有G2,一套中国的,一套美国的 2019-07-29 [342]
旅美台籍學者討論台灣選舉與兩岸 2019-06-11 [484]
卜睿哲:台湾会是唯一输家 2019-06-05 [338]
国民党藉手中权力排除异己,劣币驱逐良币 2019-05-26 [584]
台獨害台 獨台弱台 和統壯台 2019-05-24 [258]
朱高正:在中國即將全面復興的時候,台灣不應該缺席! 2019-05-14 [394]
朱高正:論中華文化自信與新時代全球化 2019-04-27 [327]
郭台“鸣“了 2019-04-18 [199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大陆各高校图书馆必须与时俱进 :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第一军医大学)2019年人才招聘简章 :重庆工程学院2019年招聘简章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2019年招聘公告 :隱瞞境外資產,導致牢獄之災 :Harvard Wyss Institute:可擕式護甲助你步行跑步更輕鬆 :在美國投資房產如何報稅? :科技通讯:世界还是那个世界, 但中国,已不是那个中国!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9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