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人在海外海外留学
关键字  范围   
 
美国公立高中留学考试首用中国标准“泰思”成绩作为考核申请依据
作者:张磊 | 3/13/2013 3:20:52 PM | 浏览:882 | 评论:0

  美国公立高中首次对华招生认可“泰思”成绩作为考核申请依据,专家呼吁中国第三方考试评价体系建设“破冰”。美国政府层面首次对华开放公立高中四年留学。2013年伊始,这则教育新闻甫一传出便引发了超乎想象的关注。

  公众目光聚焦所在,是在新闻中并不起眼的四个字“泰思考试”——对,不是托福,不是雅思,也不是SAT——美国公立高中告诉所有希望入学的中国学生,它们接受也只接受一个根本名不见经传的考试成绩作为评估资格的参考。

  这个考试,是完全由中国人研究、创造出的,中国的考试。

1、托福、雅思、SAT之后,泰思出世

  美国政府首次对华开放公立高中留学——在此之前,中国高中留学学生只能进入私立高中或者公立高中作为交换生学习一年。2012年美国加州茉莉塔市(Murrieta)政府、学区,率先与美国TBI(Tower Bridge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签署了共同培养国际学生的MOU——从2013年9月开始,中国学生可以通过泰思考试选拔后,直接进入美国加州茉莉塔市的三所优质公立高中就读9-12年级直至毕业,学业合格颁发美国高中文凭;茉莉塔市政府、学区以及TBI三方共建国际学生社区,为留学生提供食宿、医疗、交通等监管、监护服务以及学业规划、文化过渡等提升服务,用一种新型的教育培养模式持续确保国际学生在美的安全、成长及学业成功。

  短短的一则报道,却蕴涵了与之前中美留学的三个不同信息:美国高中教育主流体系(90%美国高中生选择入读的美国公立高中)首次在官方层面对华开放4年制留学;由政府主导建立的国际学生社区,将成为高中留学生在美留学得到持续支持和服务的平台;而最让人震惊的是中美教育交流史上这么重要的一个历史事件中出现的一个完全陌生的名词——泰思考试。

  “申请者需参加泰思考试”这样的设定颇让人费解。此前,美国高中审核中国留学生申请时,大部分会先对其英语能力进行评判与测试,方法除了进行电话、网络面试,最常用的就是让申请者提供自己参加某种考试的成绩——纯英语能力测试诸如托福、雅思,兼顾综合能力的测试如ssat——前者是被招考双方广泛认可和接受的“著名考试”;后者则相当于美国的“中考”。

  那么,这个“泰思考试”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美国茉莉塔市政府和美国公立高中在首次对华招生时,便舍弃诸多成熟考试而使用它作为评判留学生能力的标准?

  准确地说,所谓“泰思”,是“TAST”的音译;而后者,是英语“talent assessment and selection test”的缩写,即“学业人才评估和选拔考试”。

  不要被这些英文字母和单词迷惑,这可是一个标准的“中国造”——和创造了“托福”的美国教育测验服务社(ETS)身份类似,研制“泰思”的中国公众教育考试与评价研究机构,是一个来自中国民间的第三方教育考试与评价研究组织。

  而早在此之前,与托福、雅思具备同等效力的English Language Proficiency Test Level 9(美国英语九级考试,也称:美国密歇根英语九级考试)就已深度认可、并与公众教育考试与评价研究机构联合成立English Language Proficiency Test Level 9 China (美国英语九级考试中国考试中心)。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教育必须要有梦想和开创。中国需要更先进、更科学,同时更与国际接轨的考试和评价体系,这是我们这个机构存在的原因,也是我们10多年一直坚持去做的事情。”接受采访时,“泰思”创始者、公众教育考试与评价研究机构创办人张勇如是说。

  张勇所描述的体系,是一个“从教育‘产出、过程、配置’(也即‘评价、甄别、诊断’)三元结构入手,采用全新的多元多层多维测量与评价逻辑结构,构建的基于‘综合素养’和‘学业素养与能力’的学业评价及学业人才评估与选拔体系”。

  通俗地说,这就是一种以先进教育理念为基础,高度信息化数字化为手段,能反映目标更真实综合素养和能力的全新评估模式,包含:学业评价体系(ACTS)、综合基础素质评估体系(ICTS)、学业人才评估与选拔体系(TAST)。而“泰思考试”,是这个模式中的考试部分。

2、考中国试,上外国学

  其实说到留学,考试与评价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不妨让我们先以美国为例,来梳理一下两国相关尝试探索的路径。

  早在1978年,中国鼓励公派出国留学,中国曾效仿托福经验组织“中国式托福”,并期待得到美国高校的认可,但事与愿违。1980年,综合了托福和香港考试经验的EPT(英语水平考试)在内地开考,但考试成绩遭到了美国学校的拒绝。

  1981年5月,中国教育部学生司负责人与美国ETS在“托福入华”协议上签字;同年中国内地的第一次托福考试在北京、上海和广州三地同时开考。

  1987年,中国国外考试协调处经国家教委批准,把美国英语九级考试(Michigan English Test Level 9,也称:English Language Proficiency Test Level 9)引入中国,先后在中国大陆的北京大学等12所高校设立了考试点。

  1989年由英国文化协会、剑桥大学考试委员会和澳大利亚教育国际开发署共同举办的国际英语水平测试雅思考试进入中国。

  后因为单一的英语语言能力考试还无法解决中国学生留学问题,10年前美国的综合性考试陆续进入中国——最广为人知的,当然是由美国大学理事会主办的SAT、由美国大学测验组织机构ACT公司主办的ACT考试,以及上文提到的SSAT等。

  然而,这些考试进入中国后,无论是英语语言能力考试还是综合性选拔考试都遇到了难以克服的问题:中国化问题。

  在全球教育宗旨、目的、标准、内容等趋同的前提下,各国的教育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发展水平、课程等差异化问题——这些问题构成了现实的各国家教育的个性化问题。外国的考试直接搬到中国来,在面对这些差异化问题上,出现严重的“水土不服”。在综合性选拔考试上尤为严重。这不但给意向留学的中国学生造成学习、考试等巨大的困难;也给外国学校在华招生造成巨大困难。

  “改革开放后中国与国际在教育、人才方面的合作交流飞速发展有目共睹,但必须承认,在跨国教育考试与评价,特别是素质教育的考试与评价的本土化问题上至今为空白。”这一直是业界的共识。

  也因而,虽然“除英语专项外,综合能力考试是以中国现行教育大纲为基准,全中文出卷答题”的泰思考试,目前只是得到三所美国优质公立高中的认可,但其背后的意义却如热议中的人们所感叹的那样深远——“考中国试,上外国学”终成现实,中美跨国教育评价的本土化探索,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3、国际认可只是“无心插柳”

  在授权协议早已正式签订的数月之后,3月3日下午美国茉莉塔市的教育官员和美国TBI的代表抵达中国,他们此行除考察北京四中、长沙市一中、上海格致中学等著名高中,同时会见当地相关政府主管部门领导共商合作以外,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考察筹备即将于2013年4月举行的首次“泰思美国公立高中选拔考试”。将于9月赴美入学的首批105名中国留学生,会在考生中产生。

  而与此同时,正有更多的外国政府机构、学校和跨国教育机构在和公众教育考试和评价研究机构接洽,泰思考试的认同者数字将由现在的“3”以可以预期的速度增长。

  这一切,怎么看都应该令人振奋。但显然,“泰思”的理想不止于此。

  “其实我们能得到外国学校的认可,只是无心插柳。”昨天,“泰思”的另一位创始者、公众教育考试与评价研究机构创办人卢志文这样开始了与记者的对话:

  “中国启动新一轮教育改革以来,在教育宗旨、目的、内容、标准及制度与政策等方面均已逐步给出了解决方案。但在素质教育的考试与评价方面,尽管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和政策积极大力推进,在标准、技术和实际操作等实现层面上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却明显落后。”

  “换一句话说,我们有了素质教育的方向与目标,也有日臻完善的新课程标准,但是,我们没有与素质教育目标和新课程标准相配套的考试评价的技术和手段。”

  在卢志文眼里,既然确立了在素质教育考试、评价领域的研究目标,想改变的“当然首先是中国自身的考试、评价现状”。

  基于此,2005年“泰思”诞生之后,张勇和他的同伴们,带着自己的研究成果开始了艰难的推广——

  7年间,“泰思”及整套考试与评价体系的实测和使用覆盖了北京、天津、黑龙江、吉林、山东、河北、四川、江苏等10多个省和直辖市,公立学校超过4000所,积累评测数据样本近70万人。

  尽管在评测中,“泰思”得到了参与者的广泛好评与认同,也曾成功申报了多项“十一五”、“十二五”重点课题。“但始终没能真正进入政策和标准层面,前进的速度未及预期。”

  “反倒是在我们的推广过程中,老外主动找上门来。”卢志文说,自2010年起“泰思”开始引起美国等国家的诸多教育组织及教科研机构的关注,表达强烈合作意愿——其中进展最快的正是已进入操作阶段的美国茉莉塔市公立高中首次对华招生考试。

  与其说是茉莉塔选择了“泰思”,不如说是“泰思”和茉莉塔选择了共同成为中美教育历史上的第一次。“我们的梦想和志向始终没变,无论‘泰思’的首演定在了哪一块舞台,我们必定要帮它打造最好的节目,检验它的真正‘成色’,进而去打动更多的观众。”

4、不应该只有一个“泰思”

  “泰思”的首演究竟如何,9月即将走进茉莉塔的中国留学生们终会给出答案。记者现在想知道的,是它在国内的首演会在何时?何地?

  将时间退回10个月前,去年5月一场名为“新教育、新评价、新考试”的中美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其间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新教育实验发起人、博士生导师朱永新的一段发言让记者记忆犹新——

  由于缺乏与素质教育和新课程改革相配套的评价制度,缺乏有效的考试方法,我们的学校和老师们依然为分数而教、为分数而学,这样一种饱受诟病的教和学的模式在很多地方横贯小学、初中和高中,肩负“选拔”重任的现行考试评价制度不但没有起到应有的推动素质教育实施和课程改革的作用,反而成了应试教育最直接的原因。

  所以如果考试和评价制度改革再不能实现重大的突破,素质教育和课程改革将很难进一步深化,教育的深入发展和改革也很难真正持久。对考试和评价制度的变革已经成为当今中国教育的一项非常紧迫的任务。

  在那次论坛上,朱永新第一次提到了“泰思”,“作为一种民间对考试和评价制度变革的探索,他们终于找到了基于国际先进教育理论,又符合素质教育要求,同时还能够满足新课程标准的这样一个本土自主研发的先进评价技术……”

  如果换一种思路去解读朱永新的上述发言,记者以为是:中国需要更多的力量,不管是官方或者民间,去研究关乎教育导向的考试、评价制度,去做有益的尝试。中国,不应该只有一个“泰思”。

  那么,当中国出现第二个、第三个“泰思”,它将如何从仅仅是理论体系中的存在走进现实?就像在同一个论坛中,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著名教育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熊丙奇所说的那样,“如果不打破行政垄断教育、垄断考试的格局,最后我们的考试是没有竞争的。没有考试的竞争,就不可能有考试评价的提高。没有考试评价的提高也就不可能有教育整体水平的提高。”

  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实践,检验产品的标准无疑是市场——前提是,把“考试”从计划经济拉入市场经济——近年来备受关注的“第三方考试”话题呼之欲出。

  巧合的是,正在进行的全国两会中,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朱永新,就提交了关于推进“社会第三方教育考试与评价体系建设”的提案。他在提案中呼吁:

  “借鉴先进国家的做法,发展独立于政府、招生机构之外的‘第三方’考试与评价体系。”

  “长期以来,教育行政部门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考试评价主体不明,考试与评价技术,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水平上,与素质教育严重脱节。留学考试也完全‘洋化’,基本沿用外国的考试和标准。”

  “引进社会化第三方考试与评价组织或体系,对于克服我国现有的考试与评价的弊端,改进学校管理,推进素质教育的深化具有重大的意义。因此,它也是一项需要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学校、社会各界人士达成共识,共同努力和推动才能成就的工作。”

相关栏目:『海外留学
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提示:平安是成功留学的基本保障 2019-08-15 [46]
别再拿来华留学教育支出说事了! 2019-07-29 [211]
「洛杉磯時報」:美中交惡波及留學生 學者憂中國學生變少 2019-07-26 [140]
加州大学2019新生录取亞裔仍占最多數 2019-07-26 [153]
日本高校用奖学金消除阶层壁垒 2019-07-26 [106]
当中国幼教在狠着劲拔苗助长和敛财时,德国的幼儿园在干什么? 2019-07-14 [338]
杜绝洋垃圾:大陆必须取消对外国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 2019-07-14 [867]
中国教育部《 来华留学生高等教育质量规范(试行)》 2019-07-12 [206]
我在哈佛每天崩溃到哭,身边都是禽兽般的同学和教授.... 2019-07-11 [571]
山东大学对“为每个外国留学生配以女生为主的3个学伴”深表歉意 2019-07-10 [107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欧洲团队合作研发可实现自我检测和临时修复的新型柔性机器人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暗物质或出现于宇宙大爆炸之前 :韓國瑜困局,不敢直面兩岸關係和階級問題的本土化 :6年,3600家公司,全球人工智能660亿美元融资去哪儿了? :最高年薪120万,哈尔滨工程大学招聘领军人才 :美国大学教授协会、美国大学协会等22个组织谴责对华人学者无理监控审查 :《Nature》解析AI与神经科学的3种共生共赢方式 :屠呦呦研究新突破:新一代青蒿素战胜耐药性疟原虫和红斑狼疮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9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