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人在海外海外留学
关键字  范围   
 
诱惑和困难:中国小留学生来美难适应 孤立無援 仍过“中国生活”
作者:邹斌 | 2013/5/12 0:48:03 | 浏览:855 | 评论:0

  在纽约地区,近期发生数起中国大陆籍留学生犯罪被捕事件,其中,酒后驾车、吸食违禁药品、盗取同学信用卡及财物等成为小留学生犯罪的主要问题。在留学生年龄层越来越低的趋势下,未成年小留学生失去父母照顾,孤身一人,往往很难抵挡外界的诱惑,有时候更容易误入歧途,造成严重的后果。而身在中国的父母,却把留学美国想得太过简单,认为只要定期给孩子账户“打钱”,让孩子在异国不吃苦,就可以彻底放心了,却往往忽视了孩子的心理问题,造成不可想象的后果。

缺钱 自演绑架闹剧

  近期,纽约法拉盛地区发生了一起中国小留学生合伙诈骗其同学亲生父母的事件。一群小留学生以绑匪的名义和口气通过网络在QQ上向一名中国留学生的父母索要钱财,并向其父母表示:“因为其儿子赌钱输了,借了数万元高利贷,现在还不了,如果其父母在第二天晚上7时之前,不将钱汇到指定账户,就等着给儿子收尸吧。”身在中国的姜先生夫妇得到消息后心急如焚,不仅立刻筹集现金、订机票准备赴纽约处理事宜,还不断致电纽约侨社机构寻求帮助。最后,姜先生夫妇在纽约当地侨界的帮助下,终于找到儿子——原来这场所谓的“绑架事件”,竟然是一场闹剧。

  策划这起事件的是一群不到16岁的中国小留学生,因为平时跷课并不断周旋于纽约赌场、KTV及酒吧,并购买奢侈品,口袋里的生活费一分不剩。生活陷于困窘后,就假称被人绑架以索要赎金的方式,骗取父母的钱财。这仅仅是中国小留学生在美国生活的一个简单写照。近期,纽约长岛警方还逮捕了数名中国籍留学生,他们涉嫌酒后驾驶、吸食管制性药品和盗窃同学财物等,这也引起社会各界对这一群体的广泛关注。

  身在中国的小留学生家长们,对于子女充满无限期待,认为子女在美国的生活,只要在金钱及物质上得到了保障,就应该衣食无忧、幸福美满了,却忽视了小留学生们面对文化、语言、人际交往等环境差异所产生的无助、彷徨、诱惑和孤独等心理问题。纽约资深教育人士提醒众多准备将子女送出国留学的家长,“留学低龄化”要因人而异,小留学生在出国前需经一定的心理培训,做好应付各种困难的准备,让学生了解“我为什么要出国”,“出国对我来说有哪些利与弊”,“在国外遇到诱惑和困难该怎么办”。

  教育专家还提醒家长,不要以为美国教育是传说中的“愉快轻松教学法”,中国的“应试教育”有它的优点和益处,对于无法自控的孩子来说,中国的教育体制也许更适合他们的成长。

无法把持 吸毒、酒驾、盗刷卡

  江苏籍李女士近期从北京飞抵纽约,前往法拉盛街头守望互助队求助。

  李女士向法拉盛街头守望互助队队长朱立创痛哭说,她的儿子在纽约皇后区一所高中留学,之前母子每周都会通过网络视频定期聊天数次,互相通报近期情况。然而一个月来,她和年仅15岁的儿子彻底失去了联系,她拨打儿子的手机电话也处于无人接听和停机的状态,于是她亲自飞来纽约寻找儿子。到了儿子在纽约的住所后,居然发现儿子搬家了,学校老师说儿子几个星期都没有上学了,她不知道儿子现在在哪里。李女士在纽约只有每天守着电脑,通过QQ发消息,并苦盼着儿子的回覆。

  4天后,李女士终于收到儿子的回覆,在QQ视频里,李女士发现儿子精神萎靡地躺在床上,不停地打着哈欠。后来,李女士得知儿子在留学期间居然和同班同学一起吸食大麻,最后发展到吸食毒品可卡因。年仅15岁的儿子居然把生活费和部分学费全部买了毒品。李女士最后痛下决心带着儿子一起返回江苏。临行前李女士表示:“可能正是美国太自由太无拘无束,才把儿子给毁了。”

  19岁的河南女生小芯(化名)4年前来纽约读高中,在进入寄宿学校后,小芯很快和一群同样来自中国的小留学生成为好友。毕业后,小芯和好友一起进入纽约当地大学就读,并一起在校外租房住。小芯在中国经商的父母定期将钱汇入她的账户,进入大学后小芯开始着迷于打扮和网上购物,每个月父母汇入的2000美元零用钱很快就花完了,小芯还刷爆了自己的信用卡,并开始借用好友的信用卡进行网上购物。

  可怕的是,信用卡的债务越滚越大,让小芯和好友无法承受。其好友最后忍无可忍,报警称小芯盗取信用卡消费。小芯最终被控三项盗刷信用卡罪名,锒铛入狱。她随后也因为入狱被学校退学,学生签证失效,面临被遣返中国的危机。

  朱立创表示,在纽约,很多小留学生都是“90后”,在中国父母的眼中他们是小公主和小皇帝。来到美国后,很多小留学生缺乏独立自主生活的能力,反而被美国当地的各种物质诱惑吸引,迷失方向。

  此外,纽约法律界人士表示,小留学生一定要避免酒驾、吸毒等犯罪行为。因为自从在美国的外籍留学生管理系统SEVIS和警方逮捕系统连线后,曾经被捕的小留学生一旦回了中国,很难再申请来美签证。

在美没有朋友 过“中国生活”

  一位寄住亲戚家的小留学生孟阳表示,来美国2年多,从最初的对周围环境和人的恐惧,到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但是现在除了功课上遇到的障碍外,最不适应的就是在这里没有朋友。孟阳表示,在班上除了几名美国出生的华裔学生外,其他全是白人学生。平时下了课回到寄宿家庭后也没有任何伙伴。每天除了做功课,参加学校活动外,基本都是学校和寄宿家庭“两点一线”,每个暑假和寒假基本上全部回中国。

  孟阳回忆称,第一年在美国私立高中上学时,根本就听不懂课,老师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学校还特意安排补习老师帮他补习英文,现在地理和历史课程还是很吃力,基本上是一头雾水。

  孟阳说,在美国这两年多,他还是时时刻刻和中国的朋友保持联系,每天晚上睡觉前和早上起来时,固定的工作是“刷屏”,看看中国朋友的微博和微信,留言评论,有的时候感觉自己还是生活在中国。孟阳还说,自己住的寄宿家庭只是提供每天的食物和住所,很少干涉他做什么,也很少交流。学校会定期走访寄宿家庭,询问他的生活情况,也会根据他的申请,更换寄宿家庭。

  孟阳还表示,到了美国后,才发现这里的一切好像不像传说的那么美好。文化、明星、电影、时尚都与她的爱好不符。而家中的父母每天要求他视频,时间一长,他觉得是一种负担,每次视频都会找各种借口推掉。而每个周末,自己更喜欢上网看中国的综艺节目、听中国的流行歌曲以放松自己。

  谈及今后的打算,孟阳像一个“小大人”似的,他说,父母的期望自己要努力完成,但美国并不是他的理想生活工作之地,自己更喜欢回到中国大陆或是香港工作。孟阳说,学校今年有30多名中国小留学生,每天,很多大陆小留学生都会聚集在一起,在美国过着“中国式生活”。有的时候大家除了上课外,几乎一句英文都不讲,每天看的网站和电视仍然都是中文。


盤點留學移民苦樂:喜歡西式教育 難忍孤立無援(李麗 張輝 張軼婷) 

    有這樣一群“80後”、“90後”,他們離開親朋,遠離家鄉,選擇在一個陌生的國度重新開始。對他們來說,移民並不是一次簡單的搬家。從重新學習一門新的語言開始,努力融入當地的生活,再到在異國安身立命,他們的每一步都經歷了失落與彷徨、逃避與掙扎。

    喜歡這裏的教育

    4年前,深圳的李文(化名)在國內念完大學,收到了加拿大約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遠赴加拿大留學。取得碩士學位後,李文通過“經驗類移民”,留在了加拿大。

    這是個艱難的決定。

    “我家在深圳,父母的工作都還不錯。在國內,有家人、有朋友,念完碩士回國工作的話,日子應該過得去。”李文坦言,“拋棄”這些,留在異鄉,需要經過激烈的心理鬥爭。

    當然,對李文來說,天平另一端的分量更重。因為,國內的競爭太激烈,生活環境也不算太好。尤其是深圳這樣的城市,大學生每月的平均工資也就兩三千元,好一點的五六千元,但這些都不足以跟房價相抗衡。

    “如果回深圳,不靠父母,光靠自己,可能十年都賺不來首付。”李文說,在加拿大,壓力要小很多,正常的白領都能開車、買房。

    對一個在國內完成大學教育的人來說,李文想讓自己的孩子接受加拿大的教育。兩年間,李文感受到了注重人格塑造的教育。

    “這裏的老師不是很在意學生的分數,而是關心學生對知識是不是感興趣。”李文說,老師不會用一種方法教幾百人,非常個性化,也不會用分數衡量一個學生。

    當李文決定留在異國他鄉的時候,父親變得比以前“煽情”了。比如,他經常在視頻裏說,“女兒,爸爸愛你,在那麼遠的地方,好好照顧自己”。

    父親的溫情在網絡上,李文的真實生活卻是陌生的、枯燥的、寂寞的。一開始,李文“跟傻子似的”,不會坐公交車、不會買票、不知道哪裏能買什麼東西。這個熟悉的過程持續了1年,“倣佛在另一個世界重生一樣”。

    之後,李文開始每天說英語,改變生活習慣,熟悉當地文化……這些問題她在移民之前都曾想到過,但“沒有想得很透徹。”如今,李文在多倫多的一家培訓學校做會計。雖然這裏的工作氛圍“很輕松、很平等”,但中西文化之間的思維差異,仍是擺在她面前的一道難題。

    “我這個年齡出國的人,思維方式基本定型了,很難融入西方社會。”李文原來覺得,學習成績越好,就越能得到用人單位的看重。于是,李文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學習,都在想辦法提高考試成績。可當她找工作的時候,才發現之前的認識是一個誤區,加拿大公司更注重能力,注重實踐經驗。

    “不管怎麼樣,既然留在了這裏,就要有信心努力讓自己過得更好。”李文說。

    適應不了國內的生活方式

    去年,上海的張祥(化名)“獲準”在澳大利亞永久居住。回想張祥的移民經歷,動因是短暫的“失業”。

    2007年,張祥從上海對外貿易學院畢業,有一段時間,他沒有找到工作。抱著“撞大運”的心理,他參加了雅思考試,拿到了“4個6”。

    這個成績讓張祥得到了悉尼大學會計學專業的錄取通知書。“選專業的時候,我還是費了一番心思。”他說,如果走學業移民的途徑,會計專業的概率會大一些。

    不過,事與願違。2009年,澳大利亞的移民政策收緊,張祥在畢業時沒有如願拿到“綠卡”。“當年,澳大利亞政府要求雅思成績達到4個7以上。我考過4次,但是都沒達到要求。”

    無奈之下,張祥回到上海,在一家進出口公司工作。于是,他不斷地穿梭于各種應酬場合,“什麼事都還沒開始做,就要先疏通關係”。

    那段時間,張祥每天要陪著客戶吃喝、去KTV,淩晨才能回家,但是,吃得太多、喝得太多、玩得太多,也是負擔。

    “我覺得疲憊不堪”,張祥開始懷念澳洲的生活,平淡、恬靜,移民的念頭又冒了出來。可是,當張祥的太太申請到澳大利亞的永久居留權之後,張祥開始心有顧慮。他28歲了,工作有了起色,剛在國內穩定下來,現在卻要丟開這一切,去另一個國家重新開始,“我身邊的朋友都覺得我不應該走”。

    很快,張祥就體會到了從零開始的艱辛。

    有一次,張祥很晚才從市中心坐公交車回家,卻不知道地址在哪裏。他結結巴巴地跟公車司機說了半天,也說不清楚,司機不耐煩地把他趕下了車。最後,張祥徒步走回了家。

    如今,這樣“好笑”的經歷已不會發生。

    張祥每周在一家清潔公司工作4天,客戶穩定,收入也不錯。妻子在一家賭場裏“發牌”,收入豐厚。最讓他滿意的是,飲食規律,不用被迫喝酒,“想怎麼過就怎麼過,用不著迎合別人的節奏”。

    平常,他們會去健身;周末,他們會去海灘曬太陽、潛水、釣魚。雖然“可能有人會覺得沒出息”,但張祥很享受這種生活狀態,“我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和家人呆在一起”。

    張祥現在已經把這裏當成了家,會用“很好笑”形容初到澳洲的經歷。

    “如果回國,我反而會適應不了國內的生活方式。” 張祥說,“我畢竟有了選擇生活的機會。”

    堅持就是勝利

    小零(化名)在到澳大利亞後不久,就真正體會到了“孤立無援”的滋味。

    2008年,15歲的小零離開福州,去澳大利亞半工半讀。開始,她住在母親的朋友家,但一周後,母親的朋友突然要她搬走。

    小零喜歡刺激,對新環境的第一反應是驚喜,很少會猶豫、傷感。但彼時彼刻,她流淚了。“我一個親戚和朋友都沒有,就懇求她,說可不可以再住幾周,找到房子就走。可她非讓我搬,看都不看我,非常決絕。”

    沒辦法,小零只能找房子。為了省錢,她看到有一個65澳元住一周的地方,立馬就搬了過去。這個房間緊湊地擺了4張床墊,連個床架都沒有,4個人滿滿當當的。

    安頓下來的小零開始找“可以維持生計”的工作,半年以後,才找到了一份直銷減肥產品的工作。

    “印象比較深的是,我的一位室友比較胖,很想減肥。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準備了一套‘推銷詞’,結果出乎意料的成功,她不僅買了我的減肥產品,還成了我的‘下線’。”小零的“單子”越來越多,不到1個月,崗位就升了一級,但這並沒有幫助她擺脫經濟上的拮據。

    “這份工作短期內根本不賺錢,反而還倒貼錢。”小零說,“我媽寄給我的生活費,我都拿出來了。那段時間,沒錢吃飯是常有的事。”

    無奈之下,小零只好尋求其他出路。

    小零在澳大利亞的的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華人開的按摩店裏做按摩師。

    “沒有按摩師資格證,學了幾次,就上手給客人做頸肩背的按摩。一開始還很緊張,怕出錯,怕自己手藝不行。”小零說。

    不過,雖然這個行業很規范,她也“不會跟國內的人說自己做過按摩”,免得人家浮想聯翩。

    小零的很多同事都是中國人。他們大多在國內有很好的工作,都是剛移民到澳洲,一時找不到工作,不得已只好做按摩。

    一對50多歲的北京夫妻給小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為兒子移民了,他們就跟著兒子來了澳洲。之前,夫妻倆在一家國企上班,都是領導,生活條件優越。來這裏,是想靠澳洲的福利過日子,但一來沒有入籍,二來還沒到澳洲法定的退休年齡,只好“一邊工作一邊熬著”。

    “他們很後悔。”小零說,在國內,他們可以去朋友、親戚家串門喝茶;在澳洲,他們“覺得按摩不光彩”,不願意跟國內的朋友聯係。夫妻倆又不懂英語,和當地人基本上沒有來往。

    在小零身邊的移民中,這樣的人還有很多。“有一位青島的阿姨,她在這邊做清潔工,如果有人問起,她就說自己在澳大利亞賣包子,她覺得這樣聽起來體面些。”小零說,這是思想差異,“我並不覺得做清潔是什麼丟人的事兒,相反,我很喜歡這份工作。”

    “一開始,我是在一家清潔公司做,後來產生了一些矛盾,就辭職了。”小零說,很多客戶打來電話,希望她還能繼續為他們做清潔,“他們非常感激我幫他們解決了家務問題”。

    如今,兩年下來,小零的客源越來越多,她計劃聘請員工,組建自己的清潔團隊。

相关栏目:『海外留学
加拿大华人房东充当皮条客 中国留学生要警惕 2021-10-17 [142]
骗子盯上中国留学生?别怕!华人律师来支招 2021-10-17 [112]
留美学生身份被强制终止 纽约50名华生遭驱逐出境 2021-10-15 [99]
超美赶英,加拿大成为全球留学生首选 2021-10-15 [86]
2021年加拿大最佳大学排名 2021-10-08 [97]
中国留学生亲述:入境美国被关小黑屋的经历 2021-10-08 [178]
值吗?小留学生家庭"困局":花千万出国,骨肉分离 2021-10-11 [145]
休斯顿机场多次遣返中国学生后 洛杉矶也开始了 2021-10-09 [418]
防尖端技术外流 日本大学加强审查留学生的身份和出身组织 2021-09-24 [217]
归国留学生的2021:绿码、熔断与阴阳人 2021-09-23 [27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