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人在海外海外留学
关键字  范围   
 
我的留乌生活
我的留乌生活
作者:罗嘉琪 | 2013/9/14 0:23:39 | 浏览:1722 | 评论:0

一、护照照片本色为好

我的留乌生活
作者在雅尔塔会议原址

  因为机缘巧合,六年前高三毕业我放弃了在国内读本科的机会,决定去乌克兰留学。当时,决定做得很仓促,选择乌克兰考虑的是签证容易,学费不高,美术教学还行。可以说,我们对如何办理出国留学一无所知。除了邀请函委托的是中介办理外,出国体检、护照、开学籍证明、资料公正等全是自己搞定。现在回想起来这些经历也算是长了自己的见识。

  很多人在办理护照时,拍照片喜欢化点淡妆,弄个时尚的发型,或者装装嫩,其实大可不必。外国人看亚洲人不知道是他们“傻傻的分不清楚”,还是亚洲人看起来“傻傻的分不清楚”,我可是在这护照照片上吃了好几次亏。

  第一次是2012年暑假,在乌克兰国际机场出关。那个乌克兰官员看看我的护照再瞧瞧我的脸,足足看了十分钟,我脸都快笑僵了他才犹豫的给我盖上章。还有就是最近,今年暑假从乌克兰回国,遇上一个女关员更过分。估计那天她心情本来就不好,拿着我的学生证和护照,愣说是两个人。一开始我还好心跟她解释,又说我减肥瘦啦,又说我拍照片时化了点妆。可她根本听不进去,还叫其他工作人员一起过来认。后来我算明白了,她捏着这个“点”想上我这拿点“好处”,这我可不答应,中国人就是因为“软”,在外也喜欢花钱了事,我偏不惯着他们这臭毛病。耗着吧,反正我行李已托运,登机时间也还早。眼看着后面排的队越来越长,她耐不住后面人群的声讨,也只好将我放行。在这儿特别要提醒一句,护照照片一定要本色本我,如果摊上“我不是我”时也不要怕,一定要据理力争,“我就是我”,该强硬时还得硬。

  出国体检也挺方便,只要找到规定的本省出国体检医院就行,做的也是一些常规的检查。这种机构一般不大,比那些让人晕头转向的大医院检查起来更加简单。那次我是叫上个同学陪我一起去的。体检时遇上一位叔叔,他说他是一个学生家长,他儿子也和我去一个地方,他想让我们互相认识见见面。可在一酒店楼下左等右等也不见他儿子下来,我当时就想,这么大一小伙,还让父亲陪着来体检,出了国后肯定也不让人省心。

  总的来说,出国留学除了学到知识外,更主要的是学会自己处理事情。在大家都是温室里的种子时,谁最先冲破那层保护的土壤直面阳光,谁就会成长得更加茁壮。

 

二、学好语言很重要

我的留乌生活
和朋友们在一起(左二为作者)

  去国外留学什么最重要?语言。如果语言不过关,留学就变成“流学”了,在国外混几年,什么都学不到。“留学垃圾”和“留学精英”的分水岭就看你第一年语言能不能过得了关。

  俄语和乌克兰语的语法很复杂,一个词在不同的句子里可以变换六种不同的形式,所以说要是光死记语法是非常难的。    我们语言班的同学不到十人,语言老师达嘉娜就像是个“老小孩”,平时老领着我们去逛基辅城。对她来说在户外的实践演练也许比在教室里背语法来得有意思,效果会好得多。

  因为我不是学语言专业,所以第一年预科毕业后就没有再专注在语言学习上。美术专业对语言要求不高,但学美术要接受老师的指导,会经常外出写生,所以基本的沟通能力必不可少。第一学年结束,虽然语法有些混乱,但是交流起来还是不成问题。其实他们本国人说起话来也会错误满天飞,都是些口语,不讲究语法的,就像我们平时说中文一样,那些说方言的大娘大爷也弄不清语法是什么。

  我刚进预科班时学的是俄语,谁知刚学了一个星期,当时的总统“去俄罗斯化”,要求改说乌语。于是出现了一个奇观,上课时老师是俄语乌语混说,满大街上的人也是乌俄语混说,西北方的城市主要说乌语,而东部和克里木半岛则主要说俄语。这可苦了我们这些外国学子,俄语乌语混学混说,就像你学中文的同时还要把各地的地方方言也顺带学了。

  我们学校的一个学长因为爱喝酒和当地的同学打得火热,在乌克兰只要是一喝上了酒就算是交上了朋友。朋友在一起,叽里呱啦,无所不说,几个月不到,这个同学的语言水平竟突飞猛进。后来我教授当地一个小朋友中文,课间他爸老问我要不要来一杯,还说这酒喝了更精神。我也想喝一杯,放开了练语言,但碍于女生的羞涩,一直没有进入角色,所以我的语言水平在留学生中不是最好的。

  在这里,我要提醒一句即将出国的师弟师妹们,出去了就要融入当地社会,像男生可以和当地同学一起打篮球做运动,女生可以坐下来吃个点心聊聊天,有了共同点后交流起来就顺畅了,只在中国留学生圈子里混语言水平是难以提高的。

我的留乌生活
和同学在一起

 

三、出门购物留个心眼

我的留乌生活
满是香肠的菜市场

  和有些学生不同,我出国前并没有参加过俄语或乌克兰语的培训,而是直接过去,去了后再上一年语言预科。所以刚到陌生的国家确实有点紧张,毕竟我处在“失聪失语”的“哑巴”状态。

  到达的第一天中介老师就带我们去置办生活用品。他将我们带到了一个中国人开的商店里,在异国他乡,见到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可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再加之听信了中介所说的现在乌克兰物价有多贵之类的话,我们便趁机买了一大堆“便宜”货。但几天后我去附近的一个大超市,发现东西比我们购买的更好更便宜。可见商人毕竟是商人,“老乡宰老乡,杀熟没商量”。所以说出门在外,得自己留个心眼,中介也好,做生意的同胞也罢,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出国前可以在网络上多认识几个在那儿的老学长,去了以后可能会得到一些照应。

  到达基辅的第三天我和先于我几天来的同学逛基辅城。不会说乌语就说英语。虽然只是半吊子英语但也足够应付了。很多外国人是挺友好的,你问路他们都很热情的回答你,如果正闲着可能还会领着把你送到目的地。虽说中国现在发展得很好,但其实外国人对中国了解得并不多。有些人遇见你时会先以日语打招呼,当得知你是中国人时才会说“你好”。奇怪的是很多外国人都会用中文说“你好”、“谢谢”之类的话,可见中国文化也开始影响世界。

  国外的小吃不多,就是些冰淇淋、热狗之类,但你买了就最好在附近吃掉,一般小店旁都设有座椅。他们可不欣赏在大街上边走边吃的情趣。如果你拿着杯可乐进商店,商店里的保安人员就会让你喝完再进去。

  中国留学生初去国外时其实并不会有什么大麻烦,因为个头或长相的关系,很多外国人以为我们是还没成年的小孩,会给予关照。只是平时在街道上不要大声喧哗,走路也最好不要走成一排,要给旁人留下行走的空间。上下扶手电梯当地人都会自觉的站在右侧将左侧留给需要快速通过的人。进出门时会很自然的为后面来的人抵住门,以防止松手时门会回弹撞到后边的行人。中国虽然现在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但在国民素质方面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向外国学习。无论身处何方,保持一种谦和的心态就自然能与人和谐相处。

 

四、办理入学

我的留乌生活
美丽的校园

  读完预科接下来面临着要挑选专业和学校。我是没什么可选,本来就是美术专业。但我预科读的不是美院,所以得面临办理入学的问题。

  乌克兰国立美院本来就比较难进,再加上我们这一届,有一大批在国内的艺术高中时就和美院签好了合同的苏州学生,以至于留给我们这些“散户”的入学名额非常少。因为不了解状况寻求了中介帮忙,花费了一笔冤枉钱。其实乌克兰的学校大部分宽进严出,入学前参加一个语言考试,再将自己的作品交给学校的外事办,由专业老师审查,只要自己专业合格就不会有太大问题。遇到一些招生严格的系,可以先找那个系的老师进行一些培训,进学校时也会比较方便。也可以多认识些师兄师姐,在他们的带领下了解学校。只是现在有一些“黑心”的高年级学生,仗着自己资历久,从新生那索要帮忙费用。

  虽说顺利入了学,但也没能进到自己最初想进的油画系,一开始进的是留学生比较少容易进的建筑系,开学典礼那天就直接去找外事办转系,连建筑系的门都没进就改为了版画系。

  外事办是专门管理留学生学习的,护照、体检、甚至在外遇上了一些麻烦都可以找外事办帮忙,起初老觉得外事办主任很啰嗦,办事效率也慢,但跟着她上了一回警察局办理签证后发现她也挺辛苦。

  当地的学生入学需要通过考试,成绩通过者可以免费学习,每个月还可以从学校领取几百元的生活补助。我们班的同学大部分都通过了考试,每每看见他们在财务处排队领钱就十分羡慕。入了学校以后就一切好办,很多乌克兰学生为了完善自己的专业,每年都主动留级,每月拿着补贴,专心致志的做艺术。

  相对于美术音乐专业来说,其他类专业对于语言的要求更加高,身边一些朋友因为一开始没选对自己喜欢的专业,加之课堂上并不能十分听懂,最后失去学习兴趣每天宅在家里玩游戏。

  所以挑选学校和专业时要了解自己喜爱什么,找准方向,多和老学生沟通,了解一下学习内容,不要盲目跟风。

 

五、学会自己做饭

我的留乌生活
搭伙做饭的同学(右一为羊姐姐)

  在外读书要一直吃馆子很不现实,所以大家都得自己做饭。都说出国留学回来个个是大厨,那是逼的。

  平时买菜都上超市,但是辣椒成了一个问题。乌克兰尖辣椒平日里价格昂贵,只有在夏季那几个月里才会便宜下来。剩下的都是些大菜椒,吃在嘴里和水果差不多。所以出国必带干辣椒。“老干妈”被称作留学生心目中的“圣母玛利亚”,我刚去的那几年还需要自己带出去,现在基辅市的一些超市里也有了中国的酱油啊,老干妈之类的调料。

  我住的是专供留学生住的学校寝室,和一位安徽来的羊姐姐同住。这位姐姐在国内读过专科,来乌克兰后又和我们一起从大一读起,她就成了我们做饭的主力。我们是四个人凑伙做饭。

  中国人做饭油烟重,烹炸煎炒,而寝室的厨房里并没有抽油烟机,晚饭时间,寝室楼道里到处飘散着辣椒味,而乌克兰人不能吃辣,每每都被呛得咳嗽。我们老说当地人身上有狐臭味,而他们就会说我们身上有油烟味。

  因为寝室曾经失火,所以房间里都装上了烟雾警报器,可我们中国学生馋,经常聚在一起吃火锅,所以逢吃必响,保安老头对着我们吹胡子瞪眼。后来大家学聪明了,吃火锅改在了走廊里,或者用衣服把报警器包起来。

  外国人对中国的食物也很感兴趣,基辅中国餐厅里有成堆的外国人。只是他们还是理解不了中国吃文化的内涵,醋溜土豆丝四个人一人上一盘,这让在一个盘子里抢菜吃的我们傻了眼。有一次出去写生,带队老师强烈要求我们几个中国学生给大家做一顿中国式晚餐,附近的乡里乡亲也来凑热闹,坐成了长长一桌。虽然条件有限,但我们施展了浑身招数,最后的菜还是得到了食客们的肯定。

  中国人崇尚吃文化,虽然能带来朋友,但也确实给别人带来了不方便,所以在自己吃得好的同时也要注意不要影响别人。

 

六、学校生活

我的留乌生活
看同学表演(左一为作者)

  我学的是版画,大一大二时是二十来个同学一个教室,大三后就会细分成三个工作室。我们工作室是校长切培根带,只有七个人,我是唯一的留学生。因为是美术专业,所以规规矩矩坐在课堂里上课的时间很少。

  乌克兰很多大学都是安排半天的学习。但是学习美术,每日里素描色彩的基础练习少不了,所以我们的课程都是早上九点到下午六、七点,如果愿意还可以在一、三、五晚上八点参加晚期素描。

  第一堂课通常是素描。从大一开始素描老师尤列每天早晨都会一阵风似的走进教室,环视一圈教室后就开始点名。他不喜欢迟到的学生,有好几个就是因为老迟到被他留了一级。但这个迟到是按他进教室的时间开始,好几回,我眼看他大步流星在前边走,只得一路小跑抄近路在他之前到达教室。到教室后就向同学们大声报告“尤列来了,尤列来了”,这时本还在喝咖啡聊天的同学和模特就立马各就各位。可以说大一大二的每一天都是在尤列老师的点名开始的。

  色彩老师因为去过几次上海会一些中文,而他也很爱显摆自己的中文,每天见面第一句就问“怎么样”。

  每个学期结束时,专业课是凭借学期展览来评分。作品在教室里布置好后会由不同系的系主任带队,每个教室看一遍同时在作品上写上分数。乌克兰实行的是五分制,三分是及格,四分是还不错,五分是很好。要是一个学生有好几个两分,那他就得为他学业的将来担忧了。欣慰的是大学四年我的五分远远多于四分,我也多次被老师夸奖。

  为了展览,每到学期末都会特别忙碌。提前一天同学们就要腾空教室,打扫干净,做好准备,把自己的作品展示出来。因为作品多地方少,在仔细挑选作品的同时也不免会有一场争位置的“恶战”。版画系男生少,可就是这少数的几个男生包揽了班级里差不多所有的布展工作。女生们往往叉腰坐着,指挥男生干着干那,有时候因为意见不合,一幅画往往挂了又拆拆了又挂,折腾到九、十点,直到学校管理员赶大家回家。布展的这一天往往是一学期里最累的一天。

  布置好后的这三天,是学校老师、家长、以及所有想来看画展的人参观的日子。一些家长也会带着小孩来欣赏,乌克兰的艺术氛围还是很浓厚,一般的百姓都有一定的艺术欣赏水平。

 

七、搭乘飞机

我的留乌生活
作者游历黑海

  出国留学免不了要坐飞机,但买机票坐飞机也是一门学问。

  一般来说,往返票相对于单程票要合算,有些甚至便宜40%以上,不同的航空公司差价也很大。还有就是需要转机的机票会便宜些,可是时间上需要考虑好,两趟班机相隔时间太长,在机场会等得很辛苦,太短又可能太匆忙往往赶不及。购买机票的时间很重要,往往越早购买机票越便宜,我就经常会在冬季就买好了夏天回国的机票。有时航空公司还会推出特价票,但一般都有时间限定,得好好看清楚。

  坐飞机如果没规划好就会弄得整个旅程都不愉快,我就经历过几回。第一次是预科毕业从基辅回国,那是第一次一个人乘机,不了解机场布局也不知道要提前多长时间登机。到机场时间还早,可排队打包行李把时间耽误了。国际航班需要乘客提前半小时登机,而我当时并不知道。晃晃悠悠到达登机口一看,没什么人,自以为来早了,问工作人员才知道乘客们都已经上了飞机。也许那广播里早已喊了好几遍我的名字,而我却浑然不觉。后来被工作人员拉着,急急忙忙上了摆渡车,登上飞机所有乘客都看着我,挺不好意思。从那后我都是自己打包行李,买捆保鲜膜再加个胶带,轻轻松松,还能省下五十块钱。

  第二次糟糕的经历就不全是我的过错了。上海起飞时飞机就已晚点,等我到达转机机场莫斯科时飞往基辅的飞机早已飞走。莫斯科机场是大型的转机机场,所以跟我一道延误的还有大批飞往欧洲各国的乘客。人一多加之又累,大家心情都不好,幸亏有一个英国大叔出来领头,耐心与机场沟通,才将我们这些乘客在酒店里安顿下来。

  每个机场都有每个机场的特色。芬兰赫尔辛基机场没有其他大型转机机场那么嘈杂,安安静静,工作人员也一直带着北欧童话里那种柔和的微笑。今年回家经过迪拜机场,石油大国就是霸气,机场宽敞明亮,工作人员也是来自世界各个地方,说什么语言的都有。

  因为中国人的日趋活跃,在一些大型国际机场里都能看见去往天南地北的中国人。莫斯科机场里,到处都是黄皮肤黑眼睛,好一会才能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让人误以为已经到了中国。在机场遇上问题时既可以求助于工作人员也可以找同胞帮忙,只要你求助会有很多热心人愿意提供帮助。   

 

八、我的同学

我的留乌生活
圣诞节的夜晚和同学在一起(右一为作者)

  国外读书,学会跟同学相处很重要。和国内一样,每个班里总会有几个好学生、几个疯闹的人、几个文静的女孩,一个扮酷的男生和一个领导者。

  贝特洛就是一个好学生,高高瘦瘦,却留着两撇跟达利一样的八字胡,可能因为宗教信仰,看上去总有种仙风道骨般隐居修士的感觉。他挺热爱中国文化,经常向我询问中国的问题,还去书店买了一本大大的俄汉字典,只可惜发奋了一段时间就将它放在墙角积灰了。贝特洛是附中毕业的学生,画得很棒,却是个慢性子。当大家都在为创作伤脑筋时,他却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像是活在自己慢半拍的世界里。

  依拉是我们的班长,比大家要大好几岁。因为她是医学院毕业后再来美术学院学习的,用她的话说,学医是家人希望她学的,现在已经学完了,要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玛丽拉很有艺术天赋,也特别努力。好几次我早上到教室,才一开锁,就从里边蹦出个人来,吓我一跳,那就是玛丽拉,两眼通红的看着我。她为了晚上留在学校作画,在值班老大爷还没开始巡查时就让同学把自己锁在了教室里,努力的程度可见一斑。

  卡秋莎有着和那首古老歌曲一样的名字,人也如同那歌里唱的一样漂亮。梳着个马尾,总是安安静静一个人画画,要是碰到什么问题我总会去问她,她也会耐心的细细告诉我。

  依利亚是个绅士,年纪不大但却留着络腮胡,我们也老叫他大胡子。依利亚总是包揽了班级里所有的卫生工作,早上第一个来,晚上最后一个走。每到三八妇女节时,他会一大早来到学校,给班里的每位女生桌上插上一枝玫瑰花,再送上一张他自己做的版画,每一年都是以花为主题。

  季玛是个嬉皮士少年,大二时转到了版画系,刚开始很腼腆,还要贝特洛拉着他上来介绍给大家认识。后来不知怎么的,他和美院内的嬉皮士、朋克小团体玩在了一起,有时会在班级里聚会。第二天一看,教室堆满了酒瓶和垃圾,多是他们的杰作。他的指导老师也常常因为找不到他,看不到他的作品而发脾气。大三升大四那一年,他不幸被留级了。

  独自在外,同学非常重要,几年之后回过头来看,在学校里和同学一起度过的日子非常美好。

 

九、有趣的美院

我的留乌生活
校园里的万圣节

  乌克兰国立美院是是世界美院三十大名校之一,著称有上百年历史了。大楼外表看上去端端正正,颇有时光沉淀的厚重感,可内部却“乱七八糟”。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说,美院生活着一帮“拾荒者”。

  在美院,看起来光鲜亮丽,踩着高跟,抱着苹果的一定是建筑系或者史论系学生,剩下的各大系就一个比一个邋遢。油画系的满身颜料,版画系的手总是布满了油墨,雕塑系的更夸张,一身泥,有时还得徒手扳钢筋,戴面罩焊接铁架,活生生一个建筑工人。

  美院的学生爱捡垃圾。油画系去建筑系“偷”他们的模型底板做画板,版画系修复系舞美系上油画系收集他们用剩的纸头和颜料,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雕塑系的,几乎什么“垃圾”都捡。有时大家正埋头画画,“噔噔噔”敲门进来个雕塑系的,翻出垃圾筒所有的塑料瓶扬长而去。

  美院的墙上门上布满了形形色色的画作,警报器的按钮也会被人随手装饰一下。走廊里站立着各种雕塑,有缺胳膊断腿的,雕塑旁的墙上挂着各种作品,手啊脚啊或者是骷髅骨架,晚上要是一个人在美院行走,配上忽明忽暗的灯光,脚下的木地板再“吱呀”一声,身上会立马泛起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有一次上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看着她们富丽堂皇的装饰和衣冠楚楚的学生,我和伙伴都惊呆了,同是学艺术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但我们的校园却很美,种满了大树,一些雕塑放在院子里,在阳光的照射下,衬着飘忽婆娑的树影,感觉特别祥和温暖。一排绿色的长椅,周围是各种果树,成熟季节一伸手,摘下一个往衣服上擦擦塞进嘴里,天然又干净。附近的居民经常推着婴儿床在学校里散步,一起散步的那些鸽子们,也不畏惧人类,你都走到它身边了,它才会懒懒的挪开位置。有时在教室里,窗户开着,鸽子“咕噜”一声飞到窗沿上,迈开步子在你的桌子上巡视一圈,要是发现了好吃的,也就不管不顾的吃起来。

  我们的学校主楼是个凹字形,内院里老停着一辆苏联时期的旧客车,从不挪窝,我们都叫它“校车”。有一段时间传言会派校车从寝室往学校接送学生,我还一直很期待,希望能是这辆老古董,让我过过苏联时代的车瘾。

 

十、学中文的瓦列

  那一天我在宿舍山坡下的车站等车,从旁边走过一个中年人,带着个小男孩。都走过去好一段了,忽然转身向我走来。“你是中国人吗?能教这孩子中文吗?”“能啊,中文怎么不会。”想着既能够赚点外快,又能弘扬一下中国文化我就满口答应下来。

  互相留了电话,中年男人说他们全家在暑假要去海边度假,等回来后再和我联系。一晃好几个月,都快入冬了,当我都快忘了这件事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喂,你好,我是安德烈。”安德烈就是那个中年男人。于是相约第二天晚上在宿舍楼下见面。见面时我想着不太远,于是披了件外套赤脚穿了双拖鞋就下了楼。可没想到安德烈邀我去他家坐,顺便认认路。也许黑灯瞎火的他没看清我的装扮,也许是天下男人都一样的粗心,推脱不掉,于是踩着双拖鞋就上了别人家。

我的留乌生活

  他的妻子蕾拉挺漂亮,又热情。闲聊了一会,确定了以后上课的时间和报酬。临走穿鞋时,蕾拉见我赤着脚穿着拖鞋短裤,立马将安德烈骂了一顿。说都这冷了,也不看看清楚就把人家拉了来。我听着也挺不好意思,毕竟是我自己不注意。然后蕾拉从衣橱里翻出一双干净的袜子,让我穿上。于是第一次去别人家里我就顺带回来了一双干净的旧袜子和一盒当做见面礼的巧克力。

  之后就开始了我的中文教学生活。小男孩叫瓦列,这算是他的小名了,大名叫伊万,再加上他的姓和他爸的名字,很长一堆,只怕他自己也说不全。刚教瓦列时他说他四岁了,虽然一年多以后他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是四岁。四岁的小孩,他爸就把他送进了乌德双语幼儿园学习德语,平常吃饭时他会看英语的动画片,现在又加上汉语,我常怀疑他的小脑袋里是不是时常处于一团浆糊状态。

  瓦列不爱学中文,到后来他也能听懂我说的一部分话了,只是每次都以俄语回答。于是经常出现的就是我说中文他说俄语,虽然互相都明白但总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天气暖和时他喜欢和我趴在阳台的窗户上,楼下就是一个小型的儿童游乐场。他老问我为什么那些小朋友就可以不学中文在楼下玩,这时我就得搬出一套譬如“你很聪明啊,你以后会说中文人家就不会”这样的说辞,也没办法,不管在哪都会有“虎爸、虎妈”。

  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所有语言里那些带些“脏”字或是搞笑的词总是最先被记住。小瓦列很快就从我平时说话中记住了屁股、便便、尿尿这样的词。有一次我教他读桃子,他一看见卡片就用中文直说这是“屁股”,有时我仗着他们都听不懂就叫他“臭小孩”、“小屁股”,但他好像就能知道些什么,老缠着问这是什么意思。

  瓦列还有个小妹妹,叫波利,一岁多了还不会说话。但小姑娘特别臭美,老是会趁你不注意就去穿你的鞋子,有时还会自己带上她妈给她买的小墨镜,手提包,出门时自己推着个小车,车上放着娃娃,俨然一个小大人。但她特别不爱吃饭,她的饭是她妈特制的,一种各种食品混合,最后打成泥状颜色成屎黄色的一种东西。每次吃饭时她都双眼不离动画片,然后她妈一勺一勺将那糊状物塞进她的嘴里,她也不咽下去,等塞满了就趁蕾拉不注意“哇”的一口吐在地板上,有时还会溅到沙发和我的衣服上。由于颜色和孩子粪便实在相近,所以往往使我产生错觉。

  一开始时我总会晚饭吃得饱饱的然后去上课,后来就开始空些肚子了。蕾拉专职在家带孩子,经常会做些蛋糕啊糕点之类,所以每天晚上上到一半瓦列要吃晚饭时我就被分配吃糕点,还配上一大杯茶。起初是客气,但到后来发现实在是吃不下了,于是就以减肥为借口推脱。但安德烈老说没什么,就一点怎么会胖嘞。拗不过他们的热情只好硬着头皮吃,后来学聪明了每次去上课,晚饭就只吃个半饱,空出半个肚子。但也有失算的时候,有时瓦列父母不在家,会让奶奶来看孩子,老人也不会整东西吃,于是那晚就会挨饿了。

  断断续续我教瓦列中文快两年了,现在瓦列会唱好几首儿歌,会背几首唐诗,还学会了一堆中文单词。只是每个暑假过后当我再去他家时,他又会全忘了,冲你傻乐傻乐。

 

十一、小村物语

  小村叫做comtrubeqiki,入口处标示有本村的名字,因此每路过一个村庄一格里老师都会介绍一遍村庄的名字,就如在介绍一个人,这个叫某某,那个叫某某某,在介绍的间隙我心想着,待会遇见下一个村庄时我是否应该跟它说声“你好”又或者“握个手”?

  有些村庄的名字并没有实际的含义,就如我的老家叫罗家湾,仅是因为这儿都住着姓罗的人,换到别处就自然而然的变为蒋家湾、刘家湾,实在、好记。

  路过的大部分村庄我都没记住名字,因为实在又臭又长,就像他们当地人的名字:名加姓再加上父亲的名,搞不懂为什么叫一个人时要连同他的父亲一起叫上。

  住在comtrubeqiki里,这里是一格里老师的老家。记得曾经告诉过一格里,他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大概就是一块钱乌克兰币的意思,要是换算成人民币大概八毛几分,与他相反的乌克兰语名字则富贵许多,叫一万。

  一格里的老爸老妈都住在这儿的农舍里,他看样子也想在这小村里长久住下,自己在小村的交通要道上盖起了城堡,虽然已盖了三四年都还没完工,但这正是乌克兰人的性格,有钱时就盖盖,不想盖了就歇着,乐得自在。

  小村不大,但有两间杂货店,且比邻而开,看来平日里竞争得挺厉害。我们这些新来的客人就成了主要的客源,每日里都要去杂货店里转转。较小那家店的老板说自己是阿塞拜疆人,只是和老婆结婚了就搬来了这里,说起来大家都是外国人所以亲切些,也老是送我们些小零食吃。而另外一家店老板的儿子平日里在给我们当模特,小男孩,正是讨人厌的年纪,爱做些恶作剧,于是就迁怒到他家的店里,很少光顾。

我的留乌生活

  村里有一间教堂,是小村里最气派的建筑,每到周末整个村庄的上空都萦绕着教堂里传出的歌声。有时清晨出门画日出,途中会见到三三两两的人群,都盛装打扮,小姑娘们穿上民族服或者是公主裙,小男生也是西装笔挺,妇女们一律要围上头巾,提着小篮的水果或是自家做的糕点前往教堂。

  村民很注重“自家产”这件事。平日里的三餐一格里的老婆一定会强调自家产,鸡蛋是自家生的,面包是自家做的,蔬菜是自家种的,就连那猪肉,估计也是自家养的。一格里的父亲养了三头中国猪,他一直热情的邀请我们去看看,还问我这中国猪会长到多大。这可把我问蒙了,我一向只吃猪肉,少见猪跑。不过后来见到这三只小猪我才能理解他对它们的热情。这确实是三只长得很奇特的小猪,浑身乌黑,脸也长得肥嘟嘟的,像一个个圆南瓜。都说猪没脖子,但它们圆圆的脸下略微细些像是一小节脖子,总的来说它们与我平日在高速路的货车箱里见到的猪大相径庭。老头给每头猪都起了个好听的名字,还在小院里挖了个坑,说是给它们游泳用。看老头这么宠爱这些小猪,我第一想到的则是等这些猪宝贝们长大了怎么对它们下狠手。

  村里很多户人家都养了奶牛,每天农妇们会赶着奶牛们去村外的草地上吃草,傍晚时分再回圈,所以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新屎旧粪。干的湿的一层叠着一层,刚来时我还跟怕踩地雷一样左躲右闪,生怕沾上一点,几个星期后,我便能轻松自如的踩在牛粪上了。

  农村的早上极安静又忙碌,清晨时分背着画箱外出,一切都还灰蒙蒙,连阳光都来不及苏醒,用心听,能听见露珠凝结坠落的声音。紫色的牵牛花早早的开了,吹着小喇叭。“嘀嗒嘀嗒”,是马蹄的声音,马车上拉着大桶的牛奶,早起的农妇会将挤好的牛奶放在门口,收牛奶的商人挨家挨户的收,清晨的石子路上飘荡着奶香。

 

十二、旧货日

  周六周日的时候,基辅别特里夫书市旁边会摆上旧货摊,长长一条,一直延绵到铁轨上。快毕业了,我也去卖旧货。其实这些旧货大多数都是这几年从人家那里继承下来的“遗物”,半旧不新,几块钱便宜卖给别人,来旧货市场买东西的也大都是穷人。

  早晨七点出发,因为东西太多还打了个车,路上还一直犹豫这一趟卖下来能不能赚回个车钱。时间还早,但摊子却已快摆满,十二块钱的地摊费,交给了一个老太太。其实这可能本不需要什么地摊费的,基辅没有城管,只是很多老太太前个晚上就带上东西把位置都占上了,等有人来时再向他们收取地摊费。之前也摆过一两次地摊,次次都是这样的情形:刚一摆上时,人群就一窝蜂而上,不是正经的顾客,都是附近摊位的卖主。大概知道我们这些学生不是认真来做生意的,价钱便宜东西也好,于是赶紧拿下,她们好自己再留着转手。于是这个抢那个拿,第一波高峰过去后包里多了一大把零钱,只是好些东西在手忙脚乱中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到底收了钱没有。

我的留乌生活

  外人总认为,中国人算是世界上第一精明的人了,但很可惜,我不在这个范围之列。加之数学一直不好,一堆小零碎,乌克兰大妈给我东加西算整整的凑成了一百块,当时我还挺乐呵,又多了一百,但后来想想估计是亏了,不然那大妈也不会连袋子都不要拔腿就走。

  如果将女人看做飞机,那乌克兰大妈们可算是飞机中的战斗机了。从前逛北京西单,小姐妹们友情提示,这儿的东西不管价多高,一律出价五十。但这乌克兰大妈们更狠,一律出价五块。本都是些旧东西,并无所谓,只是有些大妈看起来太凶狠,偏不卖她,要碰上些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送她也行。

  第一波小高峰过后就是长久的等待,偶尔有人路过也只是看看。现在还算是盛夏吧,但基辅的街头却有些凉意,从同行“老姐”的旧衣服里翻出一条围巾披上,也许是起了展示效果,刚披上没多久,围巾就被人看上买走了。几次摆摊得出个经验,只有有人在你的摊前询问时,其他顾客才会跟着聚过来。就如你只是仰天打个喷嚏,但因时间过久,你低下头来时却发现周围已聚集了一群人用和你同样的姿势望着天上。一个大妈看上了一件衣服,本还在左翻右看的挑毛病,但旁边的人一伸过手来想要看看,大妈立刻交钱走人。

  隔壁摊的大婶一开始一直挑我们毛病,不是说我们的顾客踩着她的摊了,就是说我们的塑料袋没装好,摊在那不好看。心想着:她肯定是嫉妒我们生意好了,而她那门可罗雀。后来时间久了,发现大婶人也不错,可能是自己生意实在太差,闲着帮我们也叫卖上几句。本想卖不掉的东西最后全都送给大婶,但是大婶不要,她说她也不是经常摆摊,主要是女儿毕业了,她来把女儿多出来的东西卖掉,这一上午才卖上一件衣服,她可是受够了,不想再来。

  左边的大叔卖的垂钓用品,基本上没客人,他就搬了个板凳坐在一旁玩填字游戏,中午还没到他就准备撤了,开过来一辆挺不错的小轿车,装上东西就走了。看来摆摊只是他周末的一种休闲活动。

  中途来了个看上去已经是老太太的女顾客,但和她一起的小朋友一直叫她妈妈,想着应该是听错了,奶奶才对。女顾客包揽了一大堆旧衣服,后来旁边的大婶告诉我们,这个女人有七个孩子,天啦,刚才应该多送她几件才对。

  女人们都很爱首饰,同学小杨留下来的一盒首饰销路很好。值得一提的是,她们品味特别,都喜欢又大又闪的,一个不知道从哪条裤子上掉下来的金属挂件,套上个链子后也被买走了。还有一条项链因为结成了死结,被我烦躁的拽断了,可断成了一截截后竟也有人问价,当做几条手链给卖了。一个大妈说要买个首饰盒给她女儿,于是首饰还没卖光,盒子就先买走了,剩下一堆杂七杂八的摊在地上。

  最近天空总是有突如其来的暴雨,眼看着头顶乌云越积越厚,决定收摊回家,剩下的东西就送给流浪汉们吧,基辅的流浪汉们总是过着最悠哉的生活。

 

相关栏目:『海外留学
美国留学还有市场吗? 2021-04-16 [143]
我在美国读博士,才发现美国高等教育如此残酷! 2021-04-14 [381]
“四川学霸”获240万奖学金,为什么中国天才,总爱留学美国? 2021-04-11 [130]
英国留学学费排名 2021-03-28 [128]
《中国留学发展报告(2020~2021)》蓝皮书 2021-03-03 [340]
受疫情影响无法赴国(境)外学习是否影响留学回国人员落户上海? 2021-02-14 [127]
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关于向领区留学人员发放“春节包”的通知》 2021-01-30 [135]
暨南大学2021年招收华侨、华人及其他外籍学生简章 2021-01-27 [122]
一位中国博士生的自述:我被美国FBI带走,狱中87天,庭审12次,法院撤销了“偷窃”的指控 2021-01-26 [209]
中国留学生没了,“世界名校”的排面怕保不住了 2021-01-17 [46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