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李银河:二奶批发小姐零售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来源:凤凰网 | 作者:李银河 | 2014/2/18 14:17:36 | 浏览:3377 | 评论:3

  2月9日,据央视报道,广东东莞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一些被称作“城市名片”的四星级、五星级酒店中也存在明目张胆的招嫖卖淫活动,记者报警举报后并无警察前来调查。

李银河:二奶批发小姐零售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2月9日,央视暗访东莞色情场所,称东莞一些休闲娱乐场所、酒店存在色情活动。10日,东莞派出6525名警察检查娱乐场所,查封12家。性,这一话题,再次引发热议。对此,凤凰网连线知名性学家李银河。

李银河:二奶批发小姐零售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李银河认为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性服务完全是个人行为,政府不用管,相互之间是否给钱,也是出于自愿,“这实际上最符合人类性活动的基本逻辑”。李银河认为非罪化和合法化的区别在于,合法化是可以公开经营妓院或是公开允许注册的,国家可以收税;非罪化是指对于所有成年人之间的性交易不用去管,也不用罚款。

李银河:二奶批发小姐零售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在李银河看来,现行卖淫嫖娼处理方法也有失公平,比如有的二奶获得房子被包养起来,这样来看其实也是长期性交易。“二奶”和“小姐”的逻辑关系,实际一个是批发一个是零售,而现在的法律是只惩罚零售,不处罚批发,这就会出现逻辑问题,因为你要惩罚的是性交易。另外惩罚卖淫嫖娼也不公平,过去往往将女性进行劳教,男的只是罚款,挺不公平,这种不公平说明整个卖淫嫖娼处罚还没有理顺。

李银河:二奶批发小姐零售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李银河告诉凤凰网,禁止卖淫嫖娼的法律已经相当过时,从最近30年的实践来看,不但已经失效,而且起的是反面效果,促进了黑社会发展和警察腐败,“但凡这些法律有一点效果,各地扫黄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李银河:二奶批发小姐零售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对话:边鹏 周东旭

卖淫嫖娼应非罪化

  凤凰网资讯:你对卖淫嫖娼行为的态度是什么?

  李银河:我主张卖淫嫖娼非罪化。非罪化和合法化的区别在于,合法化是可以公开经营妓院或是公开允许注册的,国家可以收税;非罪化是指对于所有成年人之间的性交易不用去管,也不用罚款。

  有的二奶获得房子被包养起来,这样来看其实也是长期性交易。“二奶”和“小姐”的逻辑关系是什么?实际一个是批发一个是零售,现在的法律是只惩罚零售,不处罚批发,慢慢就会出现逻辑问题。如果发生性交易就要惩罚,目前有很多“二奶”该被惩罚,但是按照法律,不能把“二奶”抓起来或者罚款。你要惩罚的是交易,而性交易是大量存在的,包括一些合法的婚姻,恩格斯说过,卖淫和通奸是资产阶级婚姻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

  “二奶”和“小姐”的逻辑关系,实际一个是批发一个是零售,而现在的法律是只惩罚零售,不处罚批发,这就会出现逻辑问题,因为你要惩罚的是性交易。另外惩罚卖淫嫖娼也不公平,过去往往将女性进行劳教,男的只是罚款,挺不公平,这种不公平说明整个卖淫嫖娼处罚还没有理顺。

李银河:二奶批发小姐零售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惩罚性交易从学理上是有问题的,但是要完全合法化可能也会造成一些问题,比如当地街区的居民抗议等。全世界的女权主义者,对于卖淫的态度基本都是非罪化。扫黄、“卖淫法”这些最早都是妇女运动呼吁出来的,卖淫是最古老的行业,在中国也是,都是合法的,后来有一些国家闹女权运动,卖淫才非法化。

  女权主义在开妇女大会时都会吵起来,女权主义就退场,特别生气,因为妓女要求工作权利,既然出卖手和脑子的服务可以,那么这种服务为什么就不可以?为什么就没有工作的权利?她们还会组织工会,比如在法国的妓女也搞罢工,台湾的也有过游行,妓女也闹工人运动,还喊什么占领法国,占领妓院之类的,闹出好多事。

  卖淫非罪化以后,比如东莞会所这些被抓的人,就没罪了,没有依据再抓人。合法化是政府来经营收税,使其成为正规行业;而非罪化是指性服务完全是个人行为,政府不用管,相互之间是否给钱,完全出于自愿,这实际上最符合人类性活动的基本逻辑,管人家给不给钱。

  凤凰网资讯:目前的基本情况是,男人去嫖娼,也要被抓起来,你怎么看待?

  李银河:如果说要惩罚卖淫嫖娼,当然嫖娼也要惩罚,哪能单独惩罚小姐?过去就是把女性劳教,男的只是罚款,挺不公平,女的失去自由,男的罚钱。要是惩罚,二者就都应该被劳教或者罚款,整个卖淫嫖娼政策还没有理顺。

  凤凰网资讯:如果调整,男女都应非罪?

  李银河:当然了,都应非罪,随他们爱怎么交易就怎么交易,就是个人性交行为,政府不用去调查也不去管。

  凤凰网资讯:网络上也有很多人关注性服务者的权利,比如认为不应把她们在镜头下曝光出来。

  李银河:她们应该有性工作的权利,有一个美好的称谓是工人阶级,她们也是工人,出卖自己身体,难道没有这种权利吗?所有人都有性工作的权利。“卖淫法”也存在这一问题,性工作的权利怎么保障,怎么实现,有一些妇女没有其他技能,但她还要养孩子养家,这是她谋生的手段,不能硬生生的就剥夺了。

卖淫非法反而促进黑社会发展和警察腐败

  凤凰网资讯:社会上讨论色情业合法化的声音日益增多,目前没有合法化或非罪化的主要阻碍是什么?

  李银河:性交易合法化的阻碍主要来自意识形态的僵化。自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取缔妓院,有一段时间卖淫嫖娼在中国确实基本被消灭。1964年,中国宣布消灭了性病,这像是一种历史的功勋,作为新中国的新气象,现行的卖淫法律就是从那个时候来的。1986年,新增了罚款5000和劳教半年到两年的惩罚,这是过去没有的,过去就是办学习班,帮助她们学一门技能,出来后去做工人、嫁人等。有人拿这些妇女游街,公安部还挺不高兴的,说她们不应该叫妓女,应叫失足妇女,应帮助她们,他们的想法还是解放初期的那个想法。后来就完全把她们当成罪犯一样,劳教、罚款5000,都是这样处置了。

  事实上,关于卖淫的法律和《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中关于卖淫嫖娼的处置是非常过时的,已经非常不现实。当时在全国范围内基本上没有卖淫嫖娼,出现一个就抓了,可是现在已经十万、百万计的情况下,还是这种做法,还是这些法律条文就很麻烦,结果就造成东莞这种情况,去报警,警察都不出警。有的记者怀疑警察是不是跟妓院分成,所以不出警,其实不见得,因为什么?警察很忙的,有各种刑事案件、诈骗、谋杀,这些东西都弄不过来,像这种事那么普遍,星级宾馆哪儿都是,他们怎么弄?

  可以看出,这些法律已经相当过时,像鸵鸟一样,不看现实是什么样的。从最近30年的实践来看,也这些法律是一点效果都没有,而且起的是反面效果。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性交易行业肯定是有风险的,比如顾客嫖完不交钱,或者伤害妓女,这些妇女就一定要有人保护,卖淫非法以后,她们就只能去找黑社会,所以一旦打击卖淫,这些法律反而更容易促进黑社会发展和警察的腐败,但凡这些法律有一点效果,各地扫黄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卖淫遍地开花的规模,本身已经证明法律的失败,这些法律完全不切实际。老板不得不去打点官员,这是大片发生的。我也去见过一些有色情业的饭店老板,他们说要不然就彻底禁止,要不然就彻底放开,别像现在这样。现在整个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凤凰网资讯:如果想改变这一局面,需要从哪些方面展开?

  李银河:前两年有人大代表迟夙生一直在关注卖淫合法化的事情,但好象并没有立案,反正就是意识形态的阻碍。意识形态的分化还是非常厉害的,因为有意识形态的宝剑在上面悬着,谁也不愿意正视这个问题,发展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吧。如果真想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正视,现在已经到了什么情况,没有人愿意正视这个问题。

  我记得80年代就有一些地方干部提出来,要开红灯区,后来中央有人说,共产党员提红灯区就要先退出党,先退出党再提红灯区,这就是意识形态的障碍,绝不容忍卖淫的合法化或者说是非罪化,处于一种胶着状态。这个题完全解不开。所以,如果是负责任的态度,真想解决,首先要正视这个问题,正视以后,找专家来研讨最适合中国现阶段的法律或者政策,应该是什么样,怎么样缩小规模,怎样让这些妇女学习其它技能。我觉得现在的态度是很不负责的,有一种道德清高主义,不看底下的实际需求和实际状况,自己心里断定就行了。

中国色情产业存在的社会基础

  凤凰网资讯:为何人们谈到与性有关的事很感兴趣?

  李银河:在中国,之所以谈到妇女卖淫这个话题很兴奋,就是因为她们是非法的,牵涉到犯法的事大家都会很兴奋,尤其她们还专门做色情。人性中对两件事感兴趣,一个是吃,一个是性,这是人最感兴趣的事。

  凤凰网资讯:近日媒体曝光东莞色情业,警方随即给与严厉打击,你如何看待中国色情产业存在的社会基础?

  李银河:贫富分化可能是最远的一个社会基础了,一批人没有其它生存技能,然后就靠出卖肉体赚钱谋生。稍微近一点的社会基础就是性的需求,有一些人的性需求没有其它途径,或者说有其它途径但是觉得不够,所以就去购买性服务。这种需求中又分两群人,一些人根本没有老婆,找性服务是唯一的办法,这就形成一种刚性需求;另一部分人有老婆,但希望有超过平常夫妻之类的更多宣泄。

  大概两年前,有一批艺术家到湘西的边远山区做调查,他们发现湘西适婚年龄男士中1/3的人没有老婆,不得不去找性服务,好象就是三十块钱一次,恐怕这就是性服务者的功能了,完全是解决起码生存的必需吧。虽然性没有像吃东西那么必须,没有性死不了人,但要大家活得生不如死也不行,是吧?东莞在星级酒店提供性服务,应该是第二种功能,他们想进一步的要点儿什么花样。

  人天生就喜欢性,淫秽物品的需求也是天然的,而且大家过去有一个误解,认为淫秽品只有男的看,其实并不是,在美国我看到一个调查,淫秽品的交易市场,40%是女人。


解滨:“今晚,我们都是卖淫女!”

李银河:二奶批发小姐零售 卖淫嫖娼应该非罪化

  性是上帝赠给物种的一件特殊的工艺品,这些物种包括了人,动物,甚至许多植物。 但上帝对人类特别眷顾,把“爱”这种东西专门赠与人类。 当性和爱在一起的时候,人就比动物多了那么一点文明和高尚。 当性和爱分离的时候,人就把自己降格成为动物了。 当性和钱或权结合在一起时,人就堕落成了比动物还不如的怪物。

  十分遗憾的是,自从人类的母系社会结束后,关于“性”的话语权和决定权就基本上掌握在男人手中,女性成了男性的附属物。 在这个问题上,一切都是围绕着男人的需求而考虑问题的,即便某些宗教也不例外。 女人从来就没有享有和男人们同等的权利,这是事实。 这种不平等的存在,导致女性无法和男性那样自由自在地去寻找自己喜爱的另一半。 她们的婚姻,她们的身体,甚至她们的情感都必须向男性做出某种妥协乃至牺牲。 高贵一点的女人,自由度就大一些。 地位低的女人,就毫无选择。 只要能生存,甚至卖淫都可以接受。 卖淫作为人类社会最古老的一种行当,延续了几千年。

  2014年中国大舞台上的第一场大戏,本来应该是一场超级政治角力的,但却成了一场令人哭笑不得的闹剧——“南娼起义”。 而今年以来最响亮的口号居然是: “今晚,我们都是嫖客!”

  “央视无情,人间有爱;挺住东莞,天堂里没有央视;多难兴莞,中国春梦一定要实现;业界良心,东莞不哭”。 哈哈哈哈,一场声势浩大的东莞保卫战打响了!

  依我看,这是某人玩的一个试图转移公众注意力的大游戏。 大概是反腐撞墙了,遇到了什么大麻烦,再反下去可能要把自己的老窝给掘了,不好向全国人民交代,于是就别出心裁搞了这么一个超级桃色事件,把央视抛出去让公众去恶心,大家一对央视义愤填膺,就把反腐那件大事给忘了。

  游戏也好,反腐撞墙也好,都是很好玩的东西,玩下去都是会有惊人的结果的。 美国人有一句名言,叫“Play to Win”,就有点这个意思。 为什么要保卫东莞? 因为东莞是中国的“性都”。 为什么要保卫性都? 因为那里有中国最顶尖的性产业。 为什么要保卫中国的性产业? 因为中国有强大的性市场需求。 这个,连中国的小学生都很清楚。

  我同意,央视这一次是有点怪怪的。 东莞是中国的性都,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为什么早不去调查晚不去调查,偏偏在这个时候去调查呢? 东莞的那些事情,在北京也到处都有,你去北京的星级宾馆或夜总会一样可以找到那些个性服务,只是服务水准没有东莞那么专业罢了。 要卧底调查根本不用大老远跑到东莞去。 央视舍近求远是什么意思?

  至于“人间有爱”,这就是放屁了。 嫖娼算尼玛什么爱? 你去翻翻古今中外所有关于嫖娼的论述,有任何人说过嫖娼是爱吗? 嫖娼如果是爱,那偷窃就叫护财,抢劫就叫搬运了。

  “南娼起义” —— 谁起义了? 请问诸位,东莞事发后,有任何一个娼妓跑到微博上大倒苦水吗? 有任何一个卖淫女站出来为自己的利益奔走呼号吗? 我看见的都是一帮大男人在捶胸顿足,在怒发冲冠。 他们生气什么? 是因为那些卖淫女被抓进去而心疼吗,是因为那些来自北方,来自香港,来自台湾的“南下干部”们嫖不到那么专业的妓女了,他们才如此悲痛吗? 我看是那些“繁荣娼盛”的主力军在那里大倒苦水吧。

  所以,才有了“今晚,我们都是嫖客”这一句今年最响亮的口号!

  我知道,中国的知识界本来就有“嫖娼合法化”的呼声,但一直阻力重重。 在这一场东莞性革命,南娼起义取得伟大胜利后,嫖娼合法化应该就会进入议事日程了。 事实上,在中国,嫖娼早已实质上合法化了,只是没有贯彻到最底层而已。

  现在中国的黄色产业究竟有多大的规模,我不知道。 但中国的性产业的从业人口,单单各种各样的卖淫女总数目,恐怕不会少于几百万吧。 至于性产业中其它的从业人数,例如保镖,皮条客,领班,司机,前台,财务人员等,恐怕又是几百万。 至于拉动的相关产业,如化妆品,装修,美容,整容,洗浴等,恐怕其GDP不会少于几百个亿。 中国的性产业的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效益,在中国经济总量中的百分比是多少? 您给个数字吧。 这还是在嫖娼不合法的情况下达到的奇迹。

  那么,当中国全面嫖娼合法化后,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恐怕现在各大学的在校女生数目会减少一半。 而全国妇女在非黄色产业的就业人数至少要减少三分之一。 但全国妇女的总就业人数却会略有增加。 这些个数字大概不够直观。 这样说吧:您走在大街上,坐在地铁里,你身旁的每四个女人中就可能有一个是卖淫的或卖过淫的。 提醒一下,到了那一天,您要是娶媳妇,您的媳妇是妓女或以前曾是妓女的可能性会高达四分之一。

  当中国全面嫖娼合法化后,外国来中国的游客会激增,全国的大街小巷会到处都是英语的广告,各大酒店的招牌也统统换上英文的。 中国各地一夜之间各种床技学校会雨后春笋般地诞生,超过整容诊所的数目。 如果说荷兰红灯区是那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的话,中国的任何一个小镇的任何一条街都会让荷兰红灯区黯然失色。 那是多么繁荣富强的中国明天啊!

  在中国实现嫖娼合法化还有很多的益处的,恐怕国内的那些性学专家们还有那些网络大V们会说出比我更加科学、更加有说服力的大道理来。 我承认,他们可以拿出一千条、一万条理由来证明卖淫合法化将有利于国家,有利于淫民,甚至都有益于保护那些卖淫女的切身利益。 我拿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他们。

  好!现在我想提一个很合理的建议: 那些主张嫖娼合法化的性学专家们,还有那些网络大V们,今晚是否可以回家说服至少一位女性亲友,去下海当卖淫女?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你们还说什么“挺住东莞”,说什么“多难兴莞”,说什么“中国春梦一定要实现”?

  所以,我建议那些高喊“今晚,我们都是嫖客”的大V们,不妨把口号改为“今晚,我们都是卖淫女”。 因为谁TMD都知道,如今在中国做嫖客是多么痛快,多么舒服,多么光荣的一件事。 而最难做的是卖淫女。 当你在那里愉快地泄欲的时候,你可曾想到那个伺候你的卖淫女的苦楚? 我知道那些卖淫女中也有特别下贱,特别不要脸的。 但她们再下贱,再不要脸,也不会有那些淫棍们那样下流,那样无耻吧?

  今晚,别当嫖客了,当一次卖淫女吧!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诺贝尔奖得主重大发现:决定人寿命长短的不是吃和运动,而是… 2024-02-20 [174]
葛兆光:常识失落的年代,学者要守住底线 2024-02-19 [93]
小乐数学科普:2024年克拉福德数学奖授予女数学家克莱尔·瓦赞(Claire Voisin) 2024-02-12 [120]
马克·曼森: 韩国只学到了儒家思想和资本主义的糟粕 2024-02-04 [399]
王海华: 帕累托最优与纳什均衡 2024-02-04 [387]
张维迎:我这几十年听到最多的劝告是,你说话小心点! 2024-01-31 [502]
2023全球学者学术影响力排名 2024-01-30 [506]
向松祚:不能妥善保障私有产权和企业家权利的国家和地区注定贫穷落后 2024-01-30 [433]
马里兰大学胡良兵教授团队 JACS:通过高熵纳米合金的元素调控实现局部化学有序 2024-01-25 [646]
中村泰信:我没什么野心,除了量子计算 2024-01-23 [58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