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台湾之声
关键字  范围   
 
徐宗懋:如果我是馬英九‏
作者:徐宗懋 | 4/15/2014 2:54:50 PM | 浏览:884 | 评论:0

  通常,這是一篇小學生的作文題目,不過,在學運發生至今,很多大人可能也在想這個題目,因此,今天我就寫一篇這樣的文章。首先,如果我是中華民國總統,碰到任何壓力時,絕不會變得沒有原則。

第一天就驅離學生

  我是中華民國選民直接選出來的,每一張選票都代表了神聖的付託,我的任期有4年,這是我和選民簽署的契約,目的是捍衛中華民主憲政,實行法治。我會清楚告訴學運團體,民主和法治是一體的,但我絕對不會只說不做,而是說到做到。因此,在激進學生衝進立法院的第一天,我就會指示行政院長貫徹法治,立刻驅離。國會不是憲政架構內的獨立王國,學生或者是社會團隊並不是人民選出來的代議士,無關於代議士開會的內規,他們闖入立院,在法律的標準下跟小偷盜賊破門而入有什麼兩樣?別人可以道德勸說他們不要這麼做,但唯獨我沒有資格,我的第一要務是保障絕大多數奉公守法的國民,支持維護社會正常運作的公務人員,如果有任何違法的行為,我還要去考慮到國會議長的面子,以及我和國會議長的關係等等,而不能夠立刻貫徹法治,我如何對得起絕大多數守法的公民 ?

  有人可能會辯說,第一天就驅離就會引發政治衝突,從而撕裂社會。我的看法是,這就是典型的鄉愿!正是這種愚蠢的猶豫,犧牲了法治,傷害了民主,並讓社會付出了重大的代價。讓我們看看如果不立刻處理違法行為的後果:學生頭頭和激進社會團體成功占領了立院,信心和膽量都受到了鼓舞,於是立刻又想到攻占行政院,而且他們也這麼做了,在他們被驅離的悲情姿態中,自然又引發了更多學生和民眾的同情。這時候,立院已經充滿了占領的學生,驅離變得困難。由於我未能立刻處置非法行為,等於默認了非法,也等於否定了自己憲政地位和體制的正當性。這時候最可怕的情況出現了,非法變成合法了,合法反而變成非法了。

  於是,所有的政治正當性和社會道德會立刻180度翻轉過來,學生頭頭成了英雄,他們可以宣稱「和平地衝破大門」、「理性地敲破窗戶」、「勇敢地偷吃太陽餅」,受到媒體的吹捧。社會上就原本不滿現狀的眾多聲音,立刻蜂擁而上,一時之間彷彿大江大海,而且都成為新權力的社會後盾。由於我自己都變成非法的,我領導的行政院也變成非法的,我的政黨也變成非法的,我的政策,我的一切也變成非法的,難怪我可憐的內閣部長到處演講服貿時,怎麼會有人聽得下呢?

  接下來,學生頭頭自己感覺權力頂峰,他們由原本單純的服貿逐條審查,變成退回服貿,重新談判,制訂兩岸監督條例,先立法後審查,公民憲政會議等等。他們不但要指揮我,也要指揮國民黨和民進黨。他們批評中華民國的代議民主,但他們又有什麼代議機制呢?他們的頭頭有經過公開競選和一人一票選舉產生嗎?他們的政策有公開討論嗎?他們的運作符合他們主張民主標準嗎?在立法院內外,學生頭頭設定決策系統,約束內部紀律,組織糾察隊,檢查出入人員,他們的追隨者羞辱不同意見的媒體人員,包圍不同意見立法委員和媒體辦公室。學生頭頭雖然批評獨裁,但他們在立院所建立的小小法西斯偽政權,卻擁有獨裁政治的一切特質。

  同一時間,由於我的無作為,公務人員疲於奔命,受影響的普通百姓忍氣吞聲,看不慣的人組織反制的示威,雙方衝突擴大。請問,在迅速處理違法和不斷忍讓違法之間,哪一個衝突性更大?付出的社會代價更大?如果我要使用鐵沙掌,一定只需要劈一次,絕對不會劈兩、三次,如此處置對象反而縮小。

要對得起奉公守法者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如果我第一天就立刻驅離的結果:由於進入立法院學生一開始並不多,所以驅離所產生的傷害是有限的,受到法辦人數相對的少,不會形成怵目驚心的象徵畫面。但我清楚地以行動向激進團體證明,一旦你違法,會立刻受到制止和處罰,絕不要有任何的僥倖的心理。同時,我也會向民眾解釋,如果我們不斷然處理,我們如何對得起絕大多數奉公守法的人民呢?在這種情況下,激進團體絕不敢妄想攻占行政院了,也不會有後來的大規模驅離的需要,學生也只會停留在逐條審查的訴求。由於一開始我就以明確的行動確立彼此的合法和非法的地位,輿論會立刻站到我所代表的合法體制,我的閣員宣傳服貿,自然變得理直氣壯。此時,國會議長只能跟著大勢走。如果反對者要擴大抗爭,只 要是合法行為,我不但不反對,還要加以維護。

  學生頭頭都有26歲了,我們那個年代都當完兵,回來工作兩年了,早就是社會人士了,眼前的學生頭頭不需要讀書,成天街頭運動,揮舞拳頭,推翻這個推翻那個,那何不真正從政呢?何必假裝成單純的學生呢?既然有信心獲得民眾的支持,那就請在民選制度中證明自己的代表性。組織你們的同伴參加選舉,取得政權和國會多數,照你們的辦法制定法律,推動政策,既然有信心代表民意,那麼為什麼不走一條康莊的憲政民主大道呢?如果要單純要從事文化和思想傳播運動,那也很好,那就合法申請一塊空地,舉行大型的演唱會、作詩、畫畫、拍紀錄片、掉眼淚等等,都沒關係!只要是合法,就像美國Woodstock那樣,成為反戰年代的文化象徵,美國的社會記憶。但民主法治的運作還是有基本的準則的,如果我是中華民國總統,堅守這項原則是我基本的責任。


陈晓星:服贸躺着中枪

  穿黑衣、聚人潮、冲进核心机关,台湾持续3周的这场运动叫作“反服贸”。但这么多天过去了,警察眷属们已经求学生“放过我先生”了,仍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讲明白反的是服贸的哪条哪款!

  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是两岸ECFA下的一个协议,当时的ECFA通过了,早收清单通过了,早收清单所涉及的台湾产品出口都提升了20%多,服务贸易协议是早收清单的扩大版,怎么服贸就不行了?还是那句话,到底哪一条不行?

  刚开始的口号是反“黑箱”,听上去反的是服贸的程序,但这个协议由台湾各主管部门100多人组成谈判队伍、经过几十轮谈判谈成,签署后全文公布,又举办了20场公听会,按程序交议事机构备查,哪一个环节是黑的?

  根据台湾现行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两岸协议仅送“立院”备查即可。更何况,自去年协议进了“立院”,每次排会期审核民进党都上演瘫痪议事的老戏码,霸主席台、抢麦克风,让会议无法进行,如果是反,也是要反“立院”不作为、不议事。3月31日“立院”在学生的占领中首度恢复议事,民进党籍“立委”陈其迈向主席台上的国民党籍“立委”迎头泼水;4月2日又是审服贸的日子,民进党籍“立委”排成人墙堵在门口,其他“立委”根本无法进门开会,一番推挤后“立院”又空转了。

  我就是不审!然后骂“黑箱”,骂服贸。这些,难道反服贸的人群没看到?这场运动的组织者有2012年蔡英文竞选团队的成员,有家庭与绿营大佬交好者,民进党“天王”们一起上阵助威,苏贞昌更拉起年底民进党籍参选人林佳龙的手喊“冻蒜(当选)”,至此,不少人终于看懂了,不管口号多么激情,目的是斗倒对手,争取选赢,而服贸,躺着中枪啦!

  如果反的只是政敌,那就理直气壮组成“绿家军”吧。拿服贸做掩体,太不仗义!而且,就算你比别人都精于算计,在街头亮相了这么久也会被看破手脚,请看新北市一位高中生投书报纸发表的文章——

  两种人,一种是反黑箱,一种是反服贸。你若是反黑箱,在“国会”停摆数日过后应该适时退出,毕竟程序问题终究要回到“立法院”交由“立委”讨论;你若是反服贸,那你得问问自己,你是不是连服贸本文都没看过就被人拉着高喊口号去了?随着人愈聚愈多,学运已经掺进太多利害关系、政治斗争在里头……

相关栏目:『台湾之声
旅美台籍學者討論台灣選舉與兩岸 2019-06-11 [371]
卜睿哲:台湾会是唯一输家 2019-06-05 [279]
国民党藉手中权力排除异己,劣币驱逐良币 2019-05-26 [261]
台獨害台 獨台弱台 和統壯台 2019-05-24 [230]
朱高正:在中國即將全面復興的時候,台灣不應該缺席! 2019-05-14 [315]
朱高正:論中華文化自信與新時代全球化 2019-04-27 [277]
郭台“鸣“了 2019-04-18 [1463]
台灣評論與網民創意:台独、“玩英“vs“耍赖“ 2019-04-15 [310]
韓國瑜洛杉磯談心路歷程:非常清楚未來路線 2019-04-14 [412]
穷得只剩韩国瑜!他会是国民党的救命稻草吗? 2019-04-01 [45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中子寿命未解之谜 :南京大学华智全球治理研究院和政府管理学院公开招聘 :22个癌种、140余种抗癌药 | 2019年最新版癌症靶向药盘点 :发明埃博拉病毒“解药“的邱香果夫妇,被加拿大情报部门带离实验室 :曲卫国 :中国大学荒唐的职称评审 :文小刚:物理学的新革命——凝聚态物理中的近代数学 :当中国幼教在狠着劲拔苗助长和敛财时,德国的幼儿园在干什么? :中医药真实世界研究的基本考虑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9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