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最新消息内外互动
关键字  范围   
 
大阪告急:“欢迎中国游客”显“日本制造”落寞
大阪告急:“欢迎中国游客”显“日本制造”落寞
来源:南方日报 | 作者:南方日报 | 2010/3/31 4:44:11 | 浏览:1376 | 评论:0

  城市竞争越来越像企业竞争,一个城市的繁荣之下是一群企业雄心勃勃的战略蓝图,企业命运与城市命运千缠万绕。

  大阪,日本制造业的“钢铁之心”、松下夏普等企业王国的发源地、日本的发明之都,99%的中小企在这块以“造物”而闻名的土地上盘根错节、蓬勃而生。当昔日的光环随着泡沫经济远去,大阪如何寻找自己的定位?

大阪告急:“欢迎中国游客”显“日本制造”落寞

  企业的故事就是大阪的故事,大阪的挑战更是亚洲城市的挑战。

  当我们探寻“日本制造”的危机与迷思之时,也是在追问整个亚洲模式的未来。

  在大阪狭长的小街上踏步之时,如果不是周遭醒目的日文提醒你身处另一个都市,恍惚间或许会有未曾离家的幻象。大阪并无我想象的那般古朴,粗砺的大楼摩登现代、灰头土脸的高架桥四处扩张,地铁、马路、大型广告牌……一切都那么熟悉。现代城市应该具有的面相,这个城市并无二致。

  乍看之下,很难体会到大阪“制造业之都”的大气磅礴,反而是随处可见的“欢迎中国游客”的海报显示出这个城市的落寞。大阪,这个以“造物”为荣的城市,“卖物”的迫切昭然若揭。

大阪告急:“欢迎中国游客”显“日本制造”落寞

“便宜货”入侵供过于求的时代如何生存?

  几乎所有的中国旅行团都会被当地导游引领到一个印有硕大的“激安”二个字的连锁超市“堂吉诃德”,“激安”在日文中是“超级便宜”的意思,在这里全部都是“MadeinChina”的廉价日本货。

  整个超市就是一个杂乱的货场,商品摆放凌乱而拥挤,连头顶的天花板都悬挂着等待“沽售”的商品。这些商品“卖相”虽比不上高级百货公司的精贵,但比起国外同样的产品质量要好很多。

  与喧闹的背景音乐混杂在一起的是天南地北的“中国话”:台湾腔、粤港白话、东北腔、上海话……对日本货情有独钟的亚洲人,在这里满足了欲望省下了钞票。

  高级百货公司“高岛屋”的地下超级市场则是另外一种景象。妆容精致、身着制服的购物小姐开门迎客,你听到的有可能是久石让的名曲,衣着讲究的日本太太们在这里舒缓地购物,静谧和繁华奇妙地融合在一起。

  “日本制造”的贵名确实名不虚传,像在高岛屋这样的百货公司,同样一块芝士蛋糕,里外三层的精美包装,让人不忍“下手”,价钱也变得“无法下手”。

  高岛屋的日本货全球采购,但仍以日本货为主导,在这里你可以买到其他城市见不到的日本货,虽然有可能打上“MadeinChina”的铭牌,但价格是一如既往的贵。

  以往的日本,曾是一个高度统一的市场,因中产阶层的庞大和相对固定,消费者的习惯和审美比较固化,市场上能买到的产品除了在功能上有所区分,品质大致无差异,能在市场突围的产品都是优良产品。“挑剔的消费者决定了日本制造的美名”,这正是日本制造品质优良、功能繁复的原因之一。

  所以,在日本可放心大胆购物,随便拿起一件商品都不会“买亏了”,但有可能你会为完全用不着的“多余功能”额外买单。

  没有永远的赢家,日本制造一统天下的日子早在二十年前就开始消逝,在“供过于求”的今天,消费者更加挑剔,不仅要质优还要价廉,靠着品质就能卖个好价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堂吉诃德”这样的超市在日本四处开花,虽然大部分的日本消费者并不喜欢这样特别“不日本”的超市,但旺盛的生命力为他的存在作了最强注解。

  没有人不喜欢便宜货,如果附加了高品质,则天下无敌。谁找到了质优价廉的密码,谁就能赢得市场。

“价高者”的坚持创新能否维持产品优势?

  二十年前,连中国内地的小城市都能买到日本产的精美文具,女学生们省吃俭用一两个星期,三五成群地跑到文具店挑上一两件日本产的笔记本、自动铅笔和橡皮擦,成为80后美好的童年回忆。

  但如今,要找到一件日本制造的文具还真不容易,连日本“SOGO”开在中国的百货公司也开始售卖中国货。几年前,香港的日本百货公司“大丸百货”也结业谢客,惹得一批钟情日本货的顾客很“难过”。

  不知不觉,日本制造已从中国人的身边慢慢消失,从日常生活用品到电子消费品,“后来者居上”的态势越演越烈。与此相随的是欧洲奢侈品席卷全球、美国信息产业来势汹汹,中国的新能源产业也后发制人,我们不禁要问“日本制造”怎么了?

  日本当地人可能很难感觉到企业家的危机,除了LV、阿玛尼这样的欧洲大牌,日本人吃穿住行基本上都还是日本货,唯一有些变化的是日本厂家为了降低价格将大部分工厂移到海外,尤其是中国,但日本消费者对“MadeinChina”已经习惯。这样的转变对消费者来说没有丝毫影响,还能少花点钱。

  但这点转变对企业家而言则有着翻天覆地的影响。稻叶修是大阪広栄社株式会社的社长,公司生产与口腔清洁相关的产品,清洁舌苔的工具和牙签是其主要产品。稻叶修已年过花甲,他对牙签情有独钟,于2001年建立了世界上首个牙签博物馆,这个博物馆就设在自己的工厂边上。

  稻叶修的牙签工厂也是日本仅存的一家牙签工厂,因为其他的工厂都搬到中国去了。中国生产出来的牙签再以低廉的价格送回日本销售,而像牙签这样几乎没有科技含量的产品,也只能靠价格优势生存。在这种情况下,如稻叶修的工厂除了“搬家”几乎没有其他出路。

  但稻叶修不相信只有价格才能占领市场。“周围的工厂都搬走了,但我不愿意走,我们要靠全新的产品重新占领市场。”在一场例行的产学研讨会上,稻叶修器宇轩昂,向在座的企业家和研究者推介他的成功经验。

  随着技术和工艺门槛的降低,像牙签、眼镜、服装等行业在日本几乎没有了生存空间,成本优势成为唯一取胜的因素。不过稻叶修坚持认为还有空白的市场有待开发,因此他花了2年多的时间开发新产品,希望能占领高端的牙签市场。已过花甲的稻叶修雄心不减,他想到了一个符合人体工学的三角牙签的主意,两颗牙齿之间的缝隙其实是个三角形,但传统的牙签一般都是尖头圆形,稍不留神就会伤及牙龈。

  稻叶修的新产品有个特别的英文名字———DoctorPick,并且还有一个鲜明的“MadeinJapan”标识。这款产品与常见的牙签不同,有着一个三角形的头,正好是两颗牙齿之间缝隙的形状。凭着这项专利,稻叶修的牙签几乎占领了欧洲的高级市场,高级酒店都采用了他的产品,日本市场也很认可,一下子销量提升了5倍。就这样,稻叶修的工厂顽强生存下来。

  而买一盒这样的牙签,要花掉人民币28元。

大企业群飞“总部经济”上东京,大阪怎么办?

  28元人民币在中国可以吃一次麦当劳;4美元在美国可以喝2杯咖啡了。

  牙签再好,但价格连日本人都难以接受,更别说精明的中国人和粗犷的美国人。部分中小企业或许可以通过这种方式保持竞争优势,但并非一种可以复制的模式,“日本制造”要重塑竞争力必须另辟蹊径。

  亚洲经济,在日本主导的“雁型模式”下发展了近半个世纪。从欧美引入技术,转化为制造业推动力,并在此基础上不断进化升级。战后以来的“株式会社”结构确立了大企业集团垄断经营、中小企依附生存的日本模式,形成了完备的产业链,铸就了日本制造的美名。日本凭借技术和制造业优势一度战胜美国,跻身世界经济强国。

  但随着世界经济的新一轮发展,以资本和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模式逐渐占据优势,快速研发、快速生产、快速消费的大规模生产模式成为全球化的主导模式,日本曾引以为傲的企业集团化分工模式受到挑战。价格高品质高的日本货敌不过价格适当品质适当的美国货,更拼不过廉价的中国货。

  在产品供过于求的时代,市场的优先性凸显出来。因此,许多发迹于大阪的大企业,如松下电子、住友、三越等都将企业总部迁移到资金和市场占优势的东京。结果,大阪当地经济只能依赖中小企业,“上京”成为流行语。这让曾经是全国经济主轴的大阪情何以堪?

  “此前,我们以为交通越发达,和东京的距离越近,经济越容易发展,但事与愿违。”大阪府财厅厅长矢野光伸坦陈了大阪现在遇到的困境,“交通越发达,东京的磁吸效应越明显。大企业的本社,几乎都去了东京,营销的总部基本设在东京。全国47个县,财政有盈余的只有东京,其他县全部都是赤字。”

  矢野光伸认为超越东京基本属于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大阪应该发挥地方特色,利用区域优势,成为面向东亚各国的城市群地带,而不是和东京竞争。“大阪和广州一样,都是有个性的城市,都是ONLYONE!”他用了一个正在中小企业中流传的词来比照大阪和广州的城市定位。

“ONLYONE”技术能否成为救命稻草?

  因为大企业集团上东京,生产转移到海外,原有的日本模式逐步瓦解,为大企业做配套的中小企正在探寻生存之道,除了重建自主经营权之外,研发“ONLYONE”技术成为大阪中小企的共识。

  中央电机计器制作所是大阪中小企业的明星企业,矢野光伸对他们也是极力推崇:“中央电机是大阪中小企中比较典型的靠‘ONLYONE’赢利的企业。他们很会赚钱!”

  这样一家具有独特技术的企业,隐匿在东大阪的一片民宅之中,毫不起眼却生机勃勃。

  中央电机最核心的技术是液晶面板检测技术,全球领先的夏普液晶面板全部采用中央电机的产品。但中央电机的技术并不算先进,与流行的三维检测技术、图像检测技术相比,他们的寸法自动测定装置采用比较原始的二维检测技术,但他们将这一技术做到极致,误差率可以做到全球最低。而对夏普而言,液晶面板的检测需要精细度而不是图像的丰富性,因此中央电机的产品成为不可替代的“ONLYONE”技术。只要夏普新建一家工厂,中央电机就能多卖几台检测仪。

  夏普曾计划与TCL合作在深圳建立最新的液晶面板生产线,但去年因种种原因流产,中央电机的产品又少卖了几台。畑野吉雄社长希望越来越多的生产线能建立起来,这样他就有更充足的资金扩大新上的LED节能灯项目了。

  全球企业都在争夺LED节能灯的高地,新能源、环保产业被认为是下一轮经济的增长点,中央电机也加入了这一战场,但他面临的难点不仅是资金问题,更棘手的是与大企业的争夺。

  这是一个靠资本和规模决胜的年代,技术成为快速开发的商品,而不再是制胜因素。谁能把规模做大、成本降低,谁就能赢得市场。而中央电机显然没有任何的优势,核心技术来自日亚,工厂规模也很小,相同一只节能灯,中央电机的产品售价七八百,而中国的产品只需要一两百。

  “过去,日本的大企业控制研发,技术是封闭性的,需要不同的中小企综合配套才能发挥技术的优势。因此“日本制造”质优但价高,快速复制的难度比较高。而美国则采用了技术研发商业化,产品制造规模化,市场推广快速化的以‘模块’为核心的发展路径。美国的‘模块’极易复制,而日本的技术改造则常常水土不服。这也是为什么日本制造近年来节节败退的原因之一。”日本阪南大学的洪诗鸿教授十多年来一直在研究日本企业,他认为“日本制造”的优势同时也可能正是其弱势,日本企业最缺乏的是营销人才而不是技术人才。

  日本的大企业集团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因此开始将技术研发打包给海外实验室,工厂设立在人工低廉的东南亚和中国,产品销售也定位于全球市场。技术研发靠美国、生产靠中国、市场靠全球,日本的中小企和市场不再是企业战略的核心,而变成了其中的一部分。

  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让以往依附大企业集团生存的中小企不知所措,成为“无人看管的孩子”。

  大企业转战海外、传统产业规模减小,对于99%的企业都是中小企的大阪而言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挑战,像中央电器这样的企业介入LED节能灯领域不得不依靠政府的政策和资金支持。但这样仍难以面对大企业和海外企业来势汹汹的争夺战。

从技术到市场以往埋头做产品,如今苦心找销路

  在大阪,越来越多的中小企急于开拓海外市场,社长独自一人闯欧美、走中国的故事也不乏其例。

  富士音派公司的社长山田,经常一个人拎着个小包就跑去中国,见客户谈生意。他的企业虽然是全球最大的封口机公司,可按照日本企业的规制仍算不上大企业。在日本,像松下、索尼、三菱这样的大企业,不仅掌握了产业的核心技术,而且占据了核心资本和市场,并借此控制着大量的配件工厂和中小企业群,形成了日本独特的全套产业链,其本身可能并不具备完善的生产能力。而富士音派株式会社属于中等规模的企业,像封口机这样的日用消费品市场原本就小,所以大企业一开始就没有介入。企业只需要专心致志搞生产,大企业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市场销售则委托三井物产全权处理,唯一关注的是如何将品质做到最好。

  但山田也开始为市场发愁。他说,日本经济发展到今天已经到了一个顶峰,在企业扩张、四处新建工厂的时代,大型的自动包装机非常好卖,不过到了现在以终身雇佣为荣的大企业都开始变相裁员,产品如何卖得动?

  中国有句老话叫“形势比人强”,日本市场饱和,而中国市场才刚刚起步,山田看到了这个机会,去年将公司的售后服务点全面整合,新成立了市场部,准备在中国市场大展拳脚,“事业第二春”能不能实现在此一举。中国留学生李鲲鹏则成为“山田战略”的受益者。

  日本学生求职日渐困难,因为中国留学生的身份,李鲲鹏去年4月毕业后顺利进入富士音派的海外市场部做职员,每天处理来自美国和中国的邮件。他是公司本部唯一的一个中国人,上个月刚被公司派到位于四国的工厂熟悉生产流程。山田的中国工厂建在配套比较完善的青岛,生产出的封口机将主要在中国市场销售,而鲲鹏有可能在未来一两年被派往青岛协助工作。“当初我也是考虑到这一点,觉得有发展的空间,我就来了。”鲲鹏对公司的发展寄予厚望,对中国市场充满期待。

观察大阪再次追赶产业变革的努力——“特区”能否重现“日本制造”辉煌

  城市和企业一样,都在寻求做大做强的可能性。只有定位明确、竞争力强的城市才能在城市群的赤膊战中杀出重围,而城市的发展和企业发展紧密捆绑。大阪府99%的企业是中小企,又面临着大企业向东京迁移的困境。扶持中小企持续发展、寻找东京之外的生存空间就成为大阪进化的内在逻辑。

  桥下彻,大阪府的“年轻省长”为大阪设定了“东亚先导城市”的定位,甩开东京,直接和首尔、上海、广州竞争,第一波就是“大阪港改革特区”的设立。实际上,这是一个还在酝酿中的政策,有点像中国的特区政策,现正上报议会审议。根据这一制度,日本政府将通过放宽土地使用限制、提供优惠税收政策等措施,在特定港口及其周边地区创建“港口特区”。目的就是大力支持开发绿色能源产品的前沿公司,向那些致力于应对全球变暖等公众关注之危机的企业敞开怀抱,使大阪港口特区成为其发展基地。

  若顺利通过,按照政府设想,将在大阪西部、面向太平洋的海湾区培养出新产业集群,未来全球最大的新能源公司、环保公司、生物医药公司都将在大阪诞生,上世纪70年代的辉煌将再次回归大阪。

  松下和夏普虽然将大部分的传统工厂搬离了关西地区,但新的工厂也将建立。依靠大阪港口区的下一代产业创新计划———夏普将在此建立太阳能电池工厂,而松下则成立锂电子电池工厂。大阪正在努力吸引更多的企业进驻关西,确保该地区继续保持在下一代电池生产领域的领先地位。

  新的产业正在孕育,全世界都在追赶,谁将是最后的赢家?

相关栏目:『内外互动
被补习班“喂”大的华裔孩子:起跑线 VS 马拉松 2022-09-17 [120]
马斯克“星链计划”的六大军事价值 2022-09-03 [321]
“外籍院士”是“水货”吗? 2022-09-09 [183]
比较 俄罗斯、中国、印度和美国STEM专业大学生技能水准的研究报告 2022-08-30 [1166]
安立志:马克思是如何差评中国的? 2022-08-30 [404]
世界一流大学的学生是怎样学习的? 2022-08-19 [224]
美国突破研究所:《推进核能:评估核能的部署、投资及其对美国清洁能源未来的影响》 2022-08-19 [179]
那些活在专制统治、官僚等级中的底层官吏们和他们的奴性 2022-07-28 [275]
任剑涛:划分文明与野蛮,比划分中西重要一百倍 2022-08-04 [489]
犹太民族为何精英辈出? 2022-06-26 [58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