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郑永年: 反腐败运动启示 - 中国高层政治面临的挑战都和寡头有关
2014/8/12 1:12:14 | 浏览:2180 | 评论:0

郑永年:反腐败运动启示:高层政治面临的挑战都和寡头有关



寡头腐败已经成为今天中国腐败的主要形式。在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过程中,经济寡头俨然已经成为现实。在这个方面,中国和其他前共产主义转型社会例如俄罗斯、乌克兰和东欧的一些国家并无多少差别。同时,经济寡头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面临的共同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
  认为,中国的问题在于,这些经济寡头要开始转型到政治寡头。当经济寡头动用其庞大的经济力量来干预政治时,执政党的整体利益甚至生存就面临直接的挑战。这些年来,高层政治所面临的很多挑战都和寡头有关。这一观点值得关注。
  随着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立案审查,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运动走向了一个新的高潮。尽管这件事情人们等待已久,但仍然引出了人们对中国反腐败运动的新一轮的关注。
  在各种各样的反应和反思中,有三点显得特别显著。第一,周永康案终于打破了中共“刑不上大夫”的传统,从今以后,不管官员的地位有多高,只要发现腐败,就一定会得到惩处。第二,自从这次反腐败运动开始以来,周永康和军中的徐才厚一直被外界视为是“大老虎”的标志性人物。现在随着这两只“大老虎”的被处置,反腐败运动应当告一个段落了。第三,也有很多人一直在呼吁,有关部门应当停止这一政治运动式的反腐败运动,把重点转向建立新的制度,因为通过制度建设尤其是法治建设,反腐败才是最牢靠的。
  这些反应并非没有道理,对中国式反腐败运动的反思也很重要。不过,这些都并没有理解这次反腐败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实际上,如果人们不能超越反腐败问题上的一些传统思维,就很难把反腐败运动深入下去,最终实现建设清廉政府的政治目标。
  首先,“刑不上大夫”历来就只是一个假命题。在传统体制下,除了皇帝,谁都可以上刑,历朝历代,很少能够发现一个朝廷没有对“大夫”上刑的。在中国的政治哲学中,“大夫”只是一个理想的理论假设,数千年的历史中,符合“大夫”哲学标准的官员少而又少。中国只有“法制”的观念(即官员使用法律来统治国家),而没有“法治”的观念(即官员自身也必须服从法律)。官员腐败和犯罪经常能够逃避法律的制裁。不过,任何官员一旦被发现对王朝本身构成危害和挑战的时候,不管其地位有多高,“上刑”是必然的结果。历史上,皇帝所杀的“大夫”难以计数。这种传统也延续到1949年之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改革开放之前的年代,毛泽东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又有多少的“大夫”遭殃呢!只有到了上世纪90年代之后的短暂时间里,才有现在人们所谓的“刑不上大夫”的“传统”。
  实际上,这个假命题的存在,于社会、于官员都是一种欺骗。于社会,这里隐含着两方面的暗示,一方面,所有“大夫”都是腐败的,所谓的“无官不贪”;另一方面,“大夫”们是不会得到惩治的。很多社会成员,在道德上往往对腐败表现出深恶痛绝,但一旦自己得到一个官位或者腐败的机会,照样腐败。于官员,这个概念也隐含了两个暗示,一方面,“大夫”的腐败不会得到惩罚或者得到惩罚的机会比较少;另一方面,“大夫”具有天然的“道德优越”性,“腐败”无足轻重。
  数千年以来,在腐败方面的这些虚假的认知,最终的受害者便是朝廷,或者是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利益。逻辑很简单,官员找各种机会腐败,追求腐败的最大化;法律仅仅只是一种方便的政治工具,法治社会建立不起来;政权能力低下,既没有能力为老百姓提供最低限度的服务,也没有能够在老百姓眼中确立合法性;最终在各种因素互相影响之下,都会以老百姓造反或者革命的方式来结局。更为可悲的是,新确立的政权在最初清廉一段时间之后,也往往走向同样的腐败。这是中国历史的一个永远走不出来的恶性循环。
  反腐败其实刚刚开始
  第二种观点,即在“大老虎”被惩治之后,反腐败运动应当告一个段落了,有其深刻的背景,其结果也是有害的。本栏曾经论述过,这次反腐败的主题是反寡头。从这个角度来说,反腐败其实刚刚开始,应当继续延伸到其他更多的寡头领域。力主反腐败应当告一个段落的声音,往往来自这些其他寡头领域,或者既得利益。他们开始感觉到压力,忧虑自己的未来,因此非常希望反腐败能够告一个“段落”,不会动到他们的头上去。
  “告一段落”的声音也来自海外在中国的既得利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在开放状态下取得的,众多的国际大公司也已经在中国确立了庞大的既得利益。近年来,人们不断发现,这些在国际上享有良好声誉的国际公司也在中国践行腐败。不仅自己腐败,而且更是公然地在中国寻找腐败的“代理人”。很多公司一直在公然“招聘”中国高干子弟的故事广为流行,大量的高干子弟也的确已经成为外国公司的中国代理人。前不久,更有外国大公司出版分析报告说,中国的反腐败运动会拖累中国经济多少个百分点。言外之意就是说,反腐败运动要适可而止了。
  反腐败的确会影响到经济,例如官员的公费消费下降了,那些通过行贿等不正当手段的投资项目减少了等等。不过,这些只涉及到短期的微小调整,长远来说可以营造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理想环境。不管怎样,没有人希望中国经济增长是建立在腐败之上的,也没有人会相信腐败可使中国的经济增长实现可持续性。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反腐败不应当有“段落”的概念,这应当是所有执政者一件永恒的事业。在世界范围内,今天无论是民主政体还是权威政体,没有一个制度可以保障不出现腐败,不同国家面临不同形式的腐败,但一样都面临着反腐败的艰巨任务。在中国,人们经常存在“段落”的观念,实践上也经常是这样。反腐败因此往往突出其政治功能,等到现政权巩固权力了,反腐败运动就会嘎然而止。这种反腐败运动在抓了一批官员之后,往往为更多的腐败官员提供了“庇护”。运动一来,一些官员就想各种办法来避风,一阵风过去之后,照样腐败。同时,这种观念也给外界一种印象,即中共的反腐败仅仅是为了政治需要的政治运动,而并非要建立清廉政府。
  第三个观点,即反腐败的重点在于制度建设,这很有吸引力,也的确是问题的关键。不过,对反腐败运动和制度建设之间的关系不能做简单的理解,而是要做更多的反思。制度建设尤其是法制和法治的建设,对反腐败最为重要,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正是各项制度的不健全,才导致了今日的腐败。不过,改革开放以来,也很难说中国没有强调制度建设。事实上,中国历届领导层和历届政府,都想在反腐败和建立廉洁政府方面有所作为,并且也一直在增加反腐败的力度,并不断增加反腐败的制度机制。从反腐败所设置的机构数量来说,中国可以说已经是世界上最庞大的。但为什么腐败还是我行我素呢?这里涉及到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即反腐败制度建设的政治环境问题,在没有一个基本良好的政治环境的时候,任何反腐败的制度建设都会无济于事。
  实际上,人们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为近来反腐败所取得的进展,感到一点点高兴,更不应该感觉轻松起来。恰恰相反,这些案例的揭露已经向人们提出了最为严重的警告:腐败已经使中国的政治生态恶化到什么程度了?
  这次反腐败运动到目前为止,已经揭示出几个非常令人担忧的趋势。
  被发现的仅冰山一角
  首先是腐败的广度。这次反腐败的目标是既打“老虎”,也打“苍蝇”,但人们发现“老虎、苍蝇”已经扩展到包括军队在内的各个部门和各级党政机构。到今天为止,反腐败运动还只是涉及到有限的几个部门,但从这些部门腐败的广度来看,人们不难得出结论,现在所发现的腐败仅是冰山一角。
  其次是腐败的深度。腐败已经深入到各级领导的权力核心。地方“一把手”腐败的情形并不新鲜,也是很多年来当局一直最为头痛的关切对象。但现在的腐败已经深入到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军委,也就是执政党中央的核心领域。权力核心的腐败的结局是什么?这是一个谁都明白的问题。
  其三是腐败的数量。且不说其他方面的腐败,例如权力滥用、侵犯老百姓人权等,光是就腐败所涉及的经济规模来说,官员的腐败已经不是人类理性所能理解的了。人们可以理性地假定,贪污数百万甚至几千万还可以理解,因为这个数量还可以体现出一些具体的功用,例如过着豪华奢侈的生活,为下一代积累一些“财富”等。但当腐败涉及到数十个亿、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的时候,就不是人类理性所能理解的,因为这个数量已经没有任何具体的功用。实际上,这样的腐败数量恐怕连这些腐败者自己也不能理解。
  其四,也更为重要的是,现在的腐败具有寡头性质。这并不是说,所有的腐败案例都具有寡头背景,很多“苍蝇”层面的腐败并非如此。不过,寡头腐败已经成为今天中国腐败的主要形式。在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型过程中,经济寡头俨然已经成为现实。在这个方面,中国和其他前共产主义转型社会例如俄罗斯、乌克兰和东欧的一些国家并无多少差别。同时,经济寡头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面临的共同问题。中国的问题在于,这些经济寡头要开始转型到政治寡头。当经济寡头动用其庞大的经济力量来干预政治时,执政党的整体利益甚至生存就面临直接的挑战。这些年来,高层政治所面临的很多挑战都和寡头有关。
  之前,历届高层领导也都会说,腐败要亡党亡国,但当时人们对此的理解是,这样说无非是要对干部官员做一个警告作用。不过,现在所揭露出来的腐败案例,已经向人们传达一个明确的信息——由腐败所导致的“亡党亡国”过程的确已经开始。很显然,如果不整治,离亡党亡国也就不远了。更为重要的是,亡党亡国之后,中国不可避免地要演变成为西方所说的“失败国家”和一个无奈的社会。这种情形在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从前中共党内有一个流行的观念,即(共产党)不改革要亡,改革也要亡,而改革比不改革亡得更快。这既是对腐败最好的辩解,更是执政者不负责任的推辞。可是,中共政治还有一个显著特点,那就是只要领导者对反腐败有坚强的意志,就能动员起远远大于既得利益和寡头的能力,克服后者的强大阻力,把改革推向前去,实现长治久安。今天,中国已经走出了第一步,也相信能够继续走下去.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科尔曼·休斯:关于种族财富差距,我们似乎已陷入政治僵局 2021-12-05 [12]
袁昱博士当选2022年IEEE标准协会候任主席 2021-11-30 [101]
项栋梁:病毒的确是变异了,但别听他们吓唬人 2021-11-27 [126]
刘文权 李恬:俄罗斯将财经素养教育升为国家战略 2021-11-29 [101]
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教授坎姆帕提批加拿大政府太左 人们不敢思考和说话 2021-11-26 [126]
清华教授沈阳:未来,元宇宙可能从哪些方面重塑产业布局? 2021-11-15 [124]
《Nature》调查报告:中国博士生们的科研围城 2021-11-24 [126]
黄仁伟:中美将长期维持战略相持 2021-11-15 [150]
手握173篇论文的学术新星普鲁伊特被指数据造假,博士论文也被召回 2021-11-16 [130]
荣剑:革命党的路线斗争与左右之争 2021-11-19 [17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