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大陆评述
关键字  范围   
 
无聊、寂寞、恶搞的...“微信红包图片“:现代国人心态的直接呈现
无聊、寂寞、恶搞的...“微信红包图片“:现代国人心态的直接呈现
作者:韩浩月 | 2016/1/22 1:07:49 | 浏览:2823 | 评论:0

无聊、寂寞、恶搞的...“微信红包图片“:现代国人心态的直接呈现

 类似于“红包图片”这样的游戏屡试不爽的背后是对用户心理的精准把握。

“红包图片”和“主要看气质”的传播驱动力一致,但更高明一点的是,“红包图片”为游戏赋予了暧昧的气息。这样的游戏屡试不爽地能引起病毒传播,是因为用户更期望自己的网络生活能多点意外。“朦胧照”包含的无聊也好,寂寞也好,恶搞也好,有趣也好,都是现代人心态的直接呈现。“

  这更像一个突发事件:微信推出“红包图片”功能,用“霸屏”取代“刷屏”,才能更好地形容其传播速度,这是一个基于普遍社交心理设计的游戏,它造就了新一轮的语言调侃,激发了用户的互动积极性。

  有人用回车的方式写,“穷人/再也/看不起/朋友圈了”,来表示对红包图片的“不满”,但这“不满”二字必须打上引号,因为“哭穷”者往往更愿意付费去打开好友的照片,“不满”甚至可以理解成一种愉悦——这种讨(发)红包的方式,比群里的红包游戏高级多了。

  针对朋友圈里瞬间活色生香的打开诱语,有网友“善意”提醒,“以牟利为目的,传播淫秽物品,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往往文字写得越煽情,图片打开后看到的反差性越强,“反转”是网络社交游戏最富娱乐性的一面,没人会傻到真相信“图文一致”。

  “红包图片”和“主要看气质”的传播驱动力一致,但更高明一点的是,“红包图片”为游戏赋予了暧昧的气息,这是它传播速度与范围要快于和广于“主要看气质”。在“气质”活动结束后,有声音对其提出了批评,或是出于产品形象的考虑,“红包图片”比设定结束时间,提早了两个小时结束,这使得它所谓的“负面影响”,被降到最低程度。

  这是一场经过精准计算的产品营销推广,微信对于用户心理的揣摩与掌握,精细到了“可怕”的地步,但倒是不必担心它真的会带来什么现实性的困扰,比如有人借机发布“不雅”图片,毕竟朋友圈是个闭环,发的人和看的人都是熟人,家人或朋友,没人愿意顶着形象压力发不合时宜的图。也不必担忧“主要看气质”“红包图片”会加重“拜金心理”,红包与红包游戏,只是人们社交渴求的道具,“拜金”如果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话,更应该在现实当中去寻求解决办法。

  类似于“红包图片”这样的游戏屡试不爽地能引起病毒传播,是因为用户更期望自己的网络生活能多点意外。人们寄情于网络,是因为网络的确能够解决一些现实中难以被满足的需求,比如被发现,被认同,找到存在感等等,当社交媒体的互动陷入重复与无聊时,一次有创意的活动,能够激发用户顺水推舟式的加入狂欢,如果用户能从这样的活动中,得到娱乐或者心理满足,那么就不必追究活动的出发点。

  “红包图片”因为一片朦胧而又被称为“朦胧照”,它是这个时代的朦胧诗,只是与当年五大朦胧诗人开启的诗歌热情相比,“朦胧照”把诗意导向了更符合当下时代气质的方向,每一幅“朦胧照”的背后,或都隐藏着一颗渴望与人交流的心,“朦胧照”包含的无聊也好,寂寞也好,恶搞也好,有趣也好,都是现代人心态的直接呈现,所以,承认了吧,在你参与或关注到它的那一刻,它已经是折射你情绪的一面镜子。

无聊、寂寞、恶搞的...“微信红包图片“:现代国人心态的直接呈现


当我们抢红包时,抢的到底是什么?

由于空气质量等原因,今年,许多城市,甚至以往比较宽松的五六线城市,都厉行了最严厉的禁止鞭炮烟花的措施,但这并不表明,今年笼罩在城市上空的硝烟就比往年少。

 来自支付宝、银联卡、360、百度,以及各种知名和不知名的电商平台的一大波红包,也包括席卷微信群和朋友圈的骗子和黑客红包,正在城市上空,燃起汹汹的烟。

 网络红包,作为“互联网加民俗”的一个重要产品,自马年乘着马上有钱的春风降临人间后,在羊年春晚上更是出尽了风头,如今迎来了第三个年头。曾有人预言,这可能会以互联网时代的新民俗,成为一种新常态。

 猴年来临之前,各大互联网平台,都以此为噱头,展开了强大的商战。从最初的一枝独秀,到第二年的三国杀,到今年,则是百花争艳。各个平台,根据各自需要争取的用户的特征,推出了各种机关算尽的红包玩法,将互联网红包,从最初的潮男潮女们的小众玩法,向更宽广的领域推进。

 继去年一二线城市玩得不亦乐乎之后,今年的红包主力军,将是四五六线城市的非潮男潮女,甚至老人和小孩。这将进一步推进包括互联网支付升级,成为网络商业的一个新的增长点,甚至喷发期。早在2014年,微信就因为发红包而绑定银行卡的数字,就达3亿多个,这是很多互联网支付平台拼尽全力苦心经营多年才达到的业绩。

 而今年,各种新的平台和新的玩法,将使这个数字,翻滚数倍。一个小小的电子红包,将中国的互联网的支付方式,以中国的方式,推向一个新高度。

 就我目光所及范围内,连许多一向不敢绑银行卡的老人,和没有银行卡的孩子,都因为这一新风俗,在年前绑定或新开了银行卡。大家已发自内心地认同这个新民俗,并身体力行地要将它进行到底。

 红包不仅拉近了不同年龄人的距离,同时也拉平了城市和乡村的距离。无论是一二线大城市,还是三四线城市,通过支付宝口令红包和咻一咻(咻商家、咻卡券、咻电视),用户和商家就能建立链接,这使得此前仅仅将城市作为主要市场的电商和互联网营销平台,数倍级地向乡村这片广袤的区域延伸;使更多的人,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来自信息经济时代的便利和福利,并投身其中,成为一部分。从这个角度来看,小小的红包,更像是一剂互联网经济的催化剂和发酵剂。

无聊、寂寞、恶搞的...“微信红包图片“:现代国人心态的直接呈现

但我们在看到它的正面意义的时候,不可忽视地需要看清,作为一种商业手段,“买的没有卖的精”的特色依旧存在。一些互联网平台和商家在利用红包作为营销工具时,表现出的各种不厚道,让人忍不住牙痒。

 比如不少社交APP推出的玩游戏抢红包,用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完成了稀奇古怪的任务,却没有得到红包;还有不少商家,让用户辛苦抢来的红包,打开却是十辈子都用不上的代金券;还有一些商家,雷声大雨点小,几乎把红包钱都用来打了广告,让用户戳烂手机抢来的不过只是此空洞的吆喝;还有一些商家,在社交平台发的伪红包,与骗子们为了骗用户的钱而发的木马红包,只差半步之遥了。因此,在饱经欺骗和失望之余,有网友喊出口号:凡不用现金发红包的,都是耍流氓。

 当然,针对庞大的用户基数,再大的红包,都会显得微小。但好在人们除了和商家与机构抢之外,家人,同事,朋友,同学等各种层级的交际圈,都越来越认同这种交接与沟通的形式和方法,并各自玩出越来越多的新花样。这为互联网时代的春节,增添了不少的亮色和热闹度。

2016年,红包带动商业模式的升级,并带动互联网特色向更广更深的维度迈进。这种由中国民俗与现代科技融合的中国式的商业模式,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并留下鲜明的中国印记,说它是中国人为互联网文化的馈赠,当不为过。

 

别让手机架空了生活

(王传涛)

 
无聊、寂寞、恶搞的...“微信红包图片“:现代国人心态的直接呈现

  打十个百个电话,也比不上陪父母吃顿饭;群里聊得再熟,也比不上见面一次握手或者一次拥抱……有一种现象,叫“现代交流症”,其一大表现是:“朋友圈里大家情意绵绵,现实生活中却很少相见”;“参加长辈寿宴,忙着拍照发微信点赞”……

  2013年,某网站就全国28个城市市民日均玩手机时间进行了调查,发现绝大部分市民玩手机的时间超过3小时。3年过去了,国人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只会增加不会减少,手机成了每一个人的“最亲密朋友”。

  晚上睡觉之前要玩手机,吃饭时晒一晒美食,聚会时晒一晒亲情友情……手机这个“最亲密的朋友”,强势地绑架了我们的工作与生活,侵蚀着我们的亲情和友情,也正在一步又一步地把真实世界架空。

  手机本为工具,其存在之于生活的便捷尤其是信息的猎取,给人类带来了不用言说的便利。可当手机的功能越来越全,就会越容易形成一个悖论——到底人类是主人,还是手机是主人?究竟是我们在玩手机,还是手机在玩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一旦手机的工具属性越来越强,手机作为人的附属工具地位就一定会上升。

  “人生而是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人和手机的关系,卢梭的这句名言非常适用。更多地活在社交软件之中的我们,确确实实已经“病”了。我们更愿意生活在别人的点赞中,告诉别人生活在朋友圈里的我们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然而,真实的生活却未必如此。

  虚拟的终归虚拟,现实的终归现实。可更可怕的是,知道自己患上了“手机依赖症”和“现代交流症”,也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手机的奴隶,但我们却几乎没有办法去挣脱手机和网络的控制,正如我写完了此篇文章仍然想通过朋友圈去分享,并时时想看一看有没有人浏览和点赞。

注: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天发布的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8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0.3%。同时,手机网民规模达6.20亿,有90.1%的网民通过手机上网。移动互联网塑造了全新的社会生活形态,“互联网+”行动计划不断助力企业发展,互联网对于社会的影响已进入新的阶段。《报告》显示,去年全年共计新增网民3951万人,互联网普及率较2014年底提升2.4个百分点。2015年新网民最主要的上网设备是手机,使用率为71.5%,较2014年底提升7.4个百分点。截至2015年12月,中国手机网民较2014年底增加6303万人。此外,农村网民增长迅速。截至2015年12月,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8.4%,规模达1.95亿,较2014年底增加1694万人,增幅为9.5%。 - 编者

相关栏目:『大陆评述
九部门:加快培育这类人才 2024-04-17 [16]
“保守主义”大回潮 2024-04-16 [32]
惠誉太会戳痛处了! 2024-04-15 [43]
重磅!中国高校职称评审小同行评价研究报告(2023)发布 2024-04-14 [41]
揭秘清华近2年留学去向! 2024-04-10 [135]
985高校副教授非升即走失败,留给我们7大教训! 2024-04-06 [171]
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已是一个假故事 2024-04-02 [155]
中国国安部:警惕!境外间谍情报机关调查咨询活动暗藏国家安全风险__ 2024-03-29 [300]
财政部对中央部门和地方财政落实党政机关习惯过紧日子提出明确要求 2024-03-29 [184]
2024年“老人年龄标准”公布,超过这个年龄,就可被叫老年人了 2024-02-04 [35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UCLA CCS 2019 Fall Quarter Lecture Series Overview 谭晶晶:美国科技界高度关注中国科技创新进展 :推荐:2019年底前中国高校重要学术论坛(10月 - 12 月) :黄奇帆:今后10年,中国经济将发生5个历史性变化 :为了在外太空住,人们都设计过怎样的房子?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