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硅谷教父 保罗·格雷厄姆:为什么总是“边缘人”在改变世界?
硅谷教父 保罗·格雷厄姆:为什么总是“边缘人”在改变世界?
2016/2/20 12:10:21 | 浏览:1268 | 评论:0

  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是美国最著名的创投公司Y Combinator 创始人,被誉为“硅谷教父”。在他的这篇文章中讲到了两种人:边缘人和精英人士,他们为什么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硅谷教父 保罗·格雷厄姆:为什么总是“边缘人”在改变世界?

保罗·格雷厄姆:当人们觉得你不行,或者你做的不对,你已经走上一条正确的路。

  你可能常常会遇到这样的疑问:当人们觉得你不行,或者认为你做的事情不对时,你怎么做决定?放弃还是坚持?如果人们对你一直抱有这种态度,你怎样做出正确的判断,帮助自己确信做了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当然前提是你没有虚度光阴。

  好吧,这篇文章会告诉你:当人们对你说“你这样做不太好”的时候,他内心深处其实是在说“我不喜欢你这样做”罢了。然而,最终改变了世界的,是边缘人。而不是,精英。

  几年前,我和朋友特雷弗来到诞生苹果的那间简陋车库时,我真的无法想象: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在一个车库里,要付出怎样的艰辛,才能获得创业的成功。我想,“他们当时肯定都被冻僵了!”

  在硅谷,有很多著名的公司在车库诞生。乔布斯的苹果甚至已经成为一个传奇,被人们津津乐道。但现在,即便是苹果公司的公关人员也认为,这种工作方式并不是主流路径,甚至过于边缘化。

  在大多数人看来,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也都是边缘人物:他们虽然很聪明,但学习成绩并不好,先后辍学不说,还做过为电话系统安装“蓝盒子”这种既不赚钱又不合法的蠢事。

  但这些“大多数人”也无法预知,正是这样在当时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边缘人,恰恰在改变着世界,而最终让他们哑口无言,甚至啧啧称赞。

  当然,现在的硅谷,在一个车库里诞生一家公司已经成为一个传统,至少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1976年,当时的世界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1976 年,所有人包括创业者自己,都看不起在车库里创办的公司。乔布斯自己也是如此:在有了一些资金后,乔布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租一间办公室,因为他想让苹果公司看上去像一个真正的公司。

  很多创业者和乔布斯的心态一样,他们已经有了一家真正公司该有的东西,比如设计不错且性能优良的产品,你会觉得,他们本应更加自信才对,事实却不是这样。我见过很多创业者,他们创造了能够改变世界的产品,但却为“我没有漂亮的商务名片、我的办公场地看上去很low”这类的琐事而焦虑。而这个过程,很多创业者也都经历过。

  而这正是我想去探讨的:伟大的新事物往往来源于“边缘力量”,而发现他们的人,却往往低估了这种力量。我想要探讨的是,为什么伟大想法都来自于边缘?它们具体是些什么样的想法?我们能不能做些什么来鼓励这样的想法,如何帮助他们,才能推进这种力量?

 

“内部人”做事的弊端

 

  好的想法往往来源于“边缘人”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些边缘人相对于那些“内部人”来说,他们往往更为机警,更为敏锐,更为灵活。

  如果政府想找一个作家去写一本官方版的“伟大的美国小说”,你觉得政府会找谁来写?

   首先,大多数最优秀作家都会被排除,因为他们派系划分鲜明,容易触犯到其他派系。而在剩下的那些人当中,聪明的人,会选择拒绝,只有一小部分人,会接受。

  然后,政府会挑选一个正处于创作巅峰的人,就是已经有些名气,有成功作品的人,然后交代给他无数关于政府的禁忌,条条框框,又要尽可能正面积极,继而给你搬来许多可供参考的文献等等。

  这个悲催的作家,将会坐在桌前背负着巨大压力,进行中规中矩、任务般的写作。而这样被创作出来的小说,你会看吗,谁会看,必须为美国政府买单的人当然会去看,这是任务。

  然而这样的创作往往不会成功。

  这个小小思维试验说明了“内部人”做事情的弊端:首先,选了一个错误的人;其次,过泛的范围;再次,无力承担风险,还得看起来严肃正经,有过重的期望值负担,受既定利益力量影响;还有,面对一群没有辨别能力的读者。

  而最可怕的是,这类工作更可能成为一种责任,而不是乐趣。所以这就是内部人和边缘人的差别。内部人眼里它是责任,是任务,边缘人把它当成乐趣,去创造。

 

如何区分内部人和边缘人?

 

  如果这样来看,这世界不外乎两种人,一种是内部人,一种是边缘人,那么怎么区分这两种人,我觉得有必要做一个测试。但是问题来了,大多数挑选“精英”的方法,都面临一个难题:是以他们所在领域的“出色度”为标准,还是以他们完成测验的出色度为标准?

  所以,首先,我们用什么方法测试最可靠?如果选拔精英的方式腐化到不可理喻的程度,那么多数真正的人才,都将成为大多数人眼中的“边缘人”。

  比如在艺术领域,有关艺术家的一个形象标准是:普遍而且贫穷。但如果你用这种方式去解读,非常有可能误判一个天才。因为普通而贫穷,不能代表所有可能成为伟大艺术家的人物形象。正如不是所有的白马都是王子一样。

  在这里,最讽刺的是,测试竟然演变为“反测试”,因为,这恰恰是在一群不符合要求的人当中,来挑选出合乎要求的人。

  比如,能在一般大公司中晋升,你往往需要懂一些政治等一些和业务没什么关系的事情,而真正有想法的人,却很少有时间花在这些不太相关的事情上面。

  就像比尔·盖茨,他能把这么大一家公司经营好,但你很难想象,他会有时间和精力在通用电气领域里去钻研一点点。恐怕,即使是在微软内部,也很少有人能做到。

  也许你会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官僚结构的公司都是那样的,整体上看也没什么问题啊。但是你没有意识到,世界本不是这样运转的,官僚结构不代表世界上的一切。

这就是大公司经常被刚刚成立的小公司打得措手不及的原因之一。而大公司员工,更无法意识到,他们所工作的环境,恰好就是一个巨大的、正运转中的、有着错误标准的测试。事实上,这些人就是内部人。

  如果你是一个边缘人,打败内部人的最佳时机就是,在由腐化测试选拔出无能精英的那些领域做出点成绩来。

  然而这实际上是一个陷阱,如果这个测验本身是腐化的,你再怎么杰出,你的成功也不会被认可,至少你这辈子都不会。你有可能会打败某些内部人,但实际上在更大的范围里,比如世界范围,特别是更为公正的领域内,你会因此丢失机会,没有任何成就感。

 

聚焦被精英忽略的层面

 

  精英人士的本领往往成为他们的软肋,因为人一旦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往往就会要想动用一切时间去做那件事。精英人士的专注当然很有价值,但是他越专注于专业本身,却越容易忽略这一领域之外的世界,在其他领域,精英变得一无所知。

  要想胜过精英人士的边缘人,这个时候你有两条路可以选:其中一个,便是让自己什么事都做一些。既然你选择一条狭窄的路,就意味你的收益可能会很少,但你可以广撒网,从不同领域的相似处获取利益。你可以横向竞争,也可纵向竞争,好比出书,不仅写写文章,而且还要给书画上插图。

  第二种,找到他们可能忽视的点,特别是那些新事物。如果目前你不擅长做些什么,不如考虑做一些新的、别人没做过的事。尽管做这些,暂时不会有什么成绩,但是你要知道,这件事目前没人比你更擅长,你一旦做成了,你就是这个领域的老大。比如雕刻,是把图片化的东西实体化。但是在杜勒尝试雕刻前,没有人把雕刻当回事,更别说艺术。

  那些所谓的内部人员,除了比较喜欢做些固定的工作之外,还有一个既定兴趣,就是通常他们也希望能保持原有工作模式。

  大多数公司也是如此。许多成功企业的唯一弱点,就在于他们不会想要去打破它现有状态,他们习惯了现有的状态并且安于现状。许多创新,其实只是用一个更廉价的选择,来代替目前选择。而许多公司却永远不想尝试的原因在于,他们只看到了短期内可能会被牺牲掉的利益。

  所以,作为一个边缘人,你应该努力去找那些内行人觉得不行、冷门的东西,而不是去做那些别人已经做得很好的东西,或者去模仿他们方式,试图做得比他们更好。那些真正有价值的新方法,并不是那些内部人觉得完全没戏的方法,而是那些内部人因为觉得它们还不够完善,因而被忽略的方法。

 

 

尝试做点什么:源于好奇而非责任感

 

  如果我不得不将边缘化力量浓缩为一句话,那么它会是:尝试做出点什么吧。这个短语,理清了我在此文中留下的许多线头。

  尝试做点什么,意味着自己决定自己要做的事,而不是一味执行老板命令。这同时也暗示了:其结果可能并不是很好。

  通常一个作品,都是在材料不充足的情况下,将就着、匆忙地做出来的。也许,做出的东西有点用,但却没有好到让人愿意把自己名字贴在产品标签上。而那些一群人一起试着搞出来的东西,通常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或甚至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但你,却能找到另外一条路线:尝试。

  我认为,人们应当想着尝试。这意味着:就算你失败了,你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你的动力,源自于好奇心而非责任感。所以,你将不再受到拖延症的影响;你不会去逃避这样的工作,而且,在你做这样的工作时,你也会感到快乐。

  工作越需要想象力,就意味着想象力越重要,因为大多数人心情好的时候会有更多点子。

  如果我能回到 20 岁重新来过,有件事我会花更多时间做,那就是,尝试着做出点什么。就像许多 20 出头的年轻人一样,我曾花大把时间为我该做什么感到焦虑,但其实上,我应该少花点时间去犹豫和顾虑,应该多做一些有真正有意义的事。

  比如 50 年前的人可能会觉得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出一部影片,但现在,你甚至一个人就可以批量生产很多影片,只要做出样子来,放到网上卖就可以了。

 

正确的路:“你这样做不太好”

 

  如果你真的想去干点大事,那么,你就该着眼于边缘中的边缘区域:那些仅仅刚被精英人士占领的区域。在那,你会找到很有油水、但却还没人做好的事。也许,就是因为做这些事太冒险,或者大部分精英都不会在每个很小的点,好好研究一番。

  一直到几年前,写文章还一直都是精英人士的游戏,某个专业领域的作家才能发表他们领域的文章。而现在,体制完全推翻了当时那一套。还有许多领域的内容,目前还没人尝试去写,虽然比较难,但这就是机会。

  不要只盯着那些精英人士的盘子,在那些成熟的领域里,基本都被瓜分完毕,好的内容,主题都已经被写烂了。

  这是我最后一条建议:教你确定自己是否走上了一条正确道路的技巧。当人们觉得你不行,或者认为你做的事情不对的时候,你应该知道,你已经走上一条正确的路。如果人们对你一直抱有这种态度,这就意味着,你非常有可能,做了一件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当然前提是你没有虚度光阴。

  最好的就是,当人们对你说“你这样做不太好”的时候,你记住,作为批评,这只是一句空话,他内心深处其实是在说“我不喜欢你这样做”罢了。

  所以,我认为听到“你这样做不太好”,正是边缘人的终极目标。当你听到别人这么说你时,其实你已经闪耀着金色的光芒。而他们,才是真正的失败者。

后记:

  我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在一家银行,开了三个窗口,三个窗口都排满了人,当第四个窗口打开的时候,是谁最先站过去?很显然是那些排在队伍最后面的人。因为他们足够机警,总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他们不在前排,没有那么多诱惑,没有那么多束缚,他们就站在边缘,随时可以灵活改变。

  所以创新总是发生在边缘。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贾庆国:对国家安全的特点和治理原则之思考 2021-12-27 [77]
贾少华:大学不可让老实人吃亏 否则必定走向致命性溃败 2021-12-26 [64]
范可:民族主义情绪完全不符合时代潮流,会引起国际社会的不安和对抗 2022-01-22 [172]
张季风:面对老龄化和少子化,哪些日本经验可以借鉴? 2022-01-20 [59]
李晓燕:美国大学自治模式管窥 ——以普林斯顿大学为例 2021-12-27 [63]
管清友:2022年要警惕新兴市场爆发金融危机 2022-01-20 [113]
严 锋:通向元宇宙的道路 2022-01-20 [118]
特拉维夫大学教授公开信:以色列卫生部,是时候承认失败了! 2022-01-17 [164]
袁鹰 - 全球第一个华人教授研发的创新I期临床设计,获得了FDA认证 2022-01-19 [89]
尹烨:洞悉人类本性的建议 2022-01-17 [13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美国加大审查范围 北大多名美国留学生遭联邦调查局质询 :天安门广场喜迎“十一”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象 马亮:做院长就能够发更多论文?论文发表是不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