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大陆评述
关键字  范围   
 
黄辉:如何解决工业4.0在中国面临的核心问题?
黄辉:如何解决工业4.0在中国面临的核心问题?
2016/4/14 14:26:19 | 浏览:1022 | 评论:0

黄辉:如何解决工业4.0在中国面临的核心问题?

作为一个企业,需要不断增加研发能力和了解市场的能力

  大数据有一个最大的悖论是什么?大数据的分析是基于相关性的,但是相关性这个东西,实际上是不靠谱的,你不知道相关性是对的还是错的,比如今天我就不太想讲这个题目。大家知道,最近谷歌的AIphaGO战胜了李世石,它就没有依赖相关性,做的是两套神经原网络,一套做决策,一套做不断纠正决策。利用大数据做相关性分析的,不能单单依赖相关性,还要做人工智能。做这个事很重要的一点是,避免到了一定的阶段再去做“供给侧改革”。
 
  工业4.0是德国人发明出来的,当时德国人发明工业4.0的时候,更多的是针对整个国家所面临的世界竞争的状况,提出了一个兴国战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全面数字化。把所有的设计过程,包括上下游全部放进里面去,这个过程在机械制造行业非常长,可以长到六个月。这样一来,从有开发设想,到最后产品进入市场,这个开发过程就可以缩短,这是制造业非常重要的竞争力。
 
  第二,全面网络化。
 
  第三,全面自动化。通过自动化,可以把一个产品的生产周期缩短。生产周期短了,库存就少了。库存少了,风险就少了。这对很多行业很重要,比如说服装行业,服装行业三分之一的成本都在库存,如果可以把生产周期压缩到像ZARA那么短,你的库存就少了。
 
  最后,全面智能化。智能化的目的是为了让一个产品,现在可能是硬件花功夫,但是使它的软件越来越多,五到十年以后你可以看到,你买一辆汽车升级的时候,不需要换一辆新车,只需要下载一个软件就可以了,全面智能化使得产品的更新换代时间更短,更可以满足个体用户的需求,包括个性定制的需求。
 
  无非是用这样几个策略达到一定的效果。但是这几个方面,当我们搬到中国来的时候,我们都面临着水土不服的问题。马桶盖的问题现在会发生,我们都要做反省,每个经管学院的学生上课的时候,老师经常说企业最基本的一定要客户导向、市场导向。只要市场导向、客户导向,马桶盖的问题是不会发生的,知道客户的需求和市场的需求,怎么可能有二十万的国民跑到日本买马桶盖,这个事情不会发生。但是这个事情通过工业4.0解决不了。
 
  我认为这个事情是企业运行本身的问题,虽然改革开放三十年,绝大部分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还是过去十几年发展起来的。在十六年前加入WTO,我们国家的经济大规模快速发展,我们的企业都在忙于建厂,并没有花很多的精力很多的财力去研发或者科技方面的投入。到了2008年,经济发展到顶端,那个时候可以进行调整,后来进一步建厂,建厂以后,获利的都是国外的高端生产设备的制造业。我记得2007年和2008年的时候,全世界LED生产的最关键设备,就是MOCVD设备,全世界的产量80%是卖给中国市场的,我们花了很多钱,建了很多过剩的产能。
 
  到现在为止,大家认识到产能过剩,所以国家推出供给侧改革,但市场还是有很多干扰的因素,使得大家不会花主要的精力面对这个问题。例如怎么解决马桶盖的问题,作为一个企业,需要不断增加你的研发能力,你的设计能力,你了解市场的能力。
 
  互联网一来,有它很好的一面,但是也创造了一个捷径,使得很多创业者通过互联网海淘解决中国市场的短期结构性失调,但是到最后当我们用互联网把国外先进的产品,直接进口到中国来,十年以后我们会发现马桶盖的问题照样在中国发生,因为我们自己的企业还是没有相关的设计研发意识与能力。所以工业4.0解决不了马桶盖的问题。
 
人才问题是工业4.0时代面临的最大问题
 
  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四大精密制造国家,德国、日本、瑞士、新加坡。新加坡的精密制造,新加坡政府整整花了四十年培养时间,进入世界四强,最关键就是人才培养。
 
  三年多以前,江苏省有一个企业家朋友,一定要到德国收购一家做机床传动很关键的配件企业,后来找到我,我给他介绍了一家企业,他收购了这家企业以后,这位朋友的姿态很好,这个企业只有五十多个人,做的非常好,工厂在乡下,这位朋友到了企业总部,见了镇长,和镇长说“我一定把企业搞好,再搞一所学校”,就把企业卖给他了。卖给他之后他就想把工厂弄到中国来,弄到中国以后不良品率在5%以上,在德国生产不良品率0.01%,做了几年以后不得不把工厂关掉,这就是人才的问题。
 
  企业一定要解决人才问题,我们不能把工业4.0和互联网的概念看成一个风口,大家扑上去,却完全没搞清楚我们要做什么。

  我在厦门、广州、深圳等地和开发区政府沟通的时候,发现地方政府的做法面临同样的问题,当一个企业说要做工业4.0,或者中国制造2025,比如准备投资三千万的时候,地方政府给你配套三千万,像当时我们做LED的时候,你买一台设备五百万美金,政府给你补贴五百万。如果再继续这么干下去,再过五到十年,我们又是不良资产一大堆。当工业4.0出来的时候,我们要思考用这些技术本质性把企业的存量改变,以获得增量,不应该把这个技术实现本身作为目的。
 
落实中国制造2025,还得让市场来决定 
 
  中国制造2025能不能PK德国工业4.0?在当代中国政治社会环境下,当把这个问题提出来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像阶级斗争。但是我觉得,我们的目的不是做工业4.0,我们的目的是做中国制造2025,中国制造2025我们集中了很大一批非常优秀的人马,方案做的非常好。但是最关键的还是在于落实,当我们做工业4.0、中国制造2025,我们绝对不能像做开发区软件,由政府主导做,而是要针对企业的实情,由市场来决定。
 
  今天谈到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在历史上,做的最好最成功的就是八十年代,当时美国总统里根、英国首相撒切尔所做的改革。那个时候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做什么呢?首先政府放松管制。为什么美国把里根奉为四大总统之一,因为他改革政府,政府放手,企业创新力增强。就像现在我们国家号召的一样,政府少管,企业创新能力就强,企业创新能力一强,就可以找到客户的需求。在这个基础上,加上工业4.0,我们的企业就是如虎添翼。

 

薛兆丰:互联网平台治理的三条规律

 

黄辉:如何解决工业4.0在中国面临的核心问题?


 规则更主要地是被决定的(determined)

  在很多人看来,规则是起决定作用的(determining)。

  就是说,规则是由有权力的人制定的,比如家规由家长制定,法规由政府制定等等。而只要用心良苦地制定了规则,就能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于是,社会一旦出现了不良现象,就只要严防死守地制定相应的法规,事情就能画上句号。

  然而,经济学家——尤其是那些深受进化论影响的经济学家——却认为,规则更主要地是被决定的(determined)。诚然,有权力的人可以制定规则,但规则的实施和效果,却不顺从权力。毕竟,每个人对规则都有其对策。

  一套规则能否被大多数人遵守,能否活下来,能否大致达到目标,必须看它能否顺应客观的社会规律和经济规律。

  换言之,制定了规则,事情只不过是画上了冒号。

  今天,线下生活陆续搬到了线上,网络已经成为现代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网络平台治理和政府监管也随之而来。

  平台究竟应该怎么管?网规应该如何制定?我以近年一些网络平台治理的实例为据,谈谈网络平台治理所应该遵循的规律。

平台治理多中心化

  规律一,平台治理应该是多中心的。大约五年前,阿里巴巴集团(下称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平台时任阿里巴巴法务部的主管介绍,他们当时面临的一项艰巨任务,就是要把不同类目下不仅纷繁复杂、而且层出不穷的平台交易规则,进行全面梳理和整顿,最终使这些规则达到完备、清晰和自洽的标准。

  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任务。除非把所有业务停下来,否则平台的规则不可能变得那么美观;相反,动态的、多中心的、因地制宜的、采纳局部信息的、而且是多方共同参与的平台规则体系,才是正常、有效、值得追求的目标。建议重视欧洲条文法系与英美判例法系之间的效率比较,因为英美判例法系是多边、多变以及多目标的电子商务平台治理所应该参考的模范。

  所谓法系的效率,或规则的效率,包含两重含义。“法规效率”的第一重含义,是指执行既有法规的效率,指裁决部门要花费多少成本才能决出是非的衡量,指人们要费多少工夫才知道孰是孰非的衡量,也就是“有令即行、有禁即止”的速度;“法规效率”的第二重含义,是指法规能否使得社会收益最大化、或社会成本最小化的衡量,也就是“摒弃恶法、探索良法”的速度。追求前者,更多地倚靠单方的权力;追求后者,主要倚靠多方的智力。

  以淘宝平台上的交易纠纷为例。随着交易量的加速膨胀,纠纷就越发不可能由“自上而下”的大一统的机构来解决。更何况,这种解决办法也缺乏公信力。

  不同类目的交易,涉及不同的交易规则、不同的信息细节、不同的利益诉求。合理的解决办法,是遵循“自下而上”的思路,招募来自不同阶层和角色的陪审员,对纠纷进行多中心的分布式处理。

  根据这个思路,淘宝开始着手推出“市场判定项目”,其核心是请网上的志愿者组成陪审团,对网上的纠纷进行判定。这个项目的规则日臻完善,变成了今天的淘宝判定中心(pan.taobao.com)。

  这个判定中心每天处理的纠纷数量,是传统仲裁机构所无法胜任的。诚然,没有任何判定是完美的,但让纠纷以合理的成本得到了断,是解决问题的方向。

  凡是复杂群体,多是通过多中心进行治理。

  今天的网络平台,也呈现了多中心的治理生态:有以商品交易为核心的阿里和京东;有以社交为核心的微信和微博;有以版权处理为核心的乐视和爱奇艺;有以撮合为核心的滴滴和优步。这些网络平台之上,又还有诸多的聚合点,协调着参与者们的局部信息和利益诉求,它们在动态的条件下不断发展,而这就是平台治理的多中心特征。

有效监管应分层

  规律二,政府应该管平台,平台应该管个体,平台应该是政府和个体之间必要的缓冲媒介。

  哈耶克(F.A.Hayek)在其名文“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中指出,社会所需要的各种知识,从来就是以分散的方式,由社会不同的角色所掌握。所谓知识,不仅指科学知识,而更主要的是指关于“何人、何时、何地、愿意付出何种代价、换取何种数量、何种质量的服务”的信息。这些知识永远不可能集中起来。

  要运用好这些知识,就必须依靠价格体系,由有效的组织来完成局部知识的协调。

  从知识协调的角度看,政府直接管理个体,是一种笨拙的、低效的,且容易产生冲突的网络治理模式。

  其中一例,是2015年秋天交通部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根据这个征求意见稿,网约车司机必须取得由市级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发放的《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

  然而,全国网约车司机的规模,已经在百万人以上的数量级,试问那些工资固定、人数不变的政府机关,如何可能应付申请、考试、核准和监督网约车司机资质的重任呢?

  很显然,承担着巨额私人投资的滴滴和优步等网络约车平台,具有比政府强烈得多的积极性、比政府详细得多的局部知识、比政府有效得多的管理手段,来确保司机的服务质量,并承担相应的责任。

  再有一例,是网络电商的工商登记问题。今年初相关部门通过媒体“吹风”,认为“既然商事制度改革已经放宽了对经营场所的要求,注册资本也不用实缴了,注册企业特别是个体工商户程序非常便利,所以应该要求自然人网店进行工商登记,从而有效地遏制电商平台的假货现象”。

  然而,自然人网店是否登记,并不由登记的便利性决定,而是首先应当考虑其合理性与合法性。打个比方,不能因为婚姻登记的便利性,就要求人们先进行婚姻登记才能谈恋爱。从现实的角度看,如果要求集市的商贩进行工商登记,显然是很荒谬的事情。

  互联网上,大量的自然人网店实际上就是线下这类商贩的另一种形态。从市场培育的角度来看,创业也一定需要一个培育的过程,不可能一开始就是一个标准化的商业状态。

  同时,以为进行了工商登记,就可以遏制假货的想法,这过于天真。互联网上的假货、侵权、刷单以及犯罪问题的症结,在于找不到干坏事的人,而其根源是因为不能建立身份关系的唯一对应。身份证与手机卡号的大量买卖表明,只要身份证与本人不能建立这种唯一对应关系,只要源头无法把关,后面进行再严格的登记与监管都无济于事。

  试图用工商登记来解决假货等问题,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而且还会把创业创新都给扼杀了。事实上,尽管电商平台也不能肃清假冒伪劣商品,但它对假货等问题的综合治理,肯定要比简单的工商登记有效得多。

  在中国,许多法规由主管部门草拟,这种做法的弊端,是主管部门有靠条例来揽权的冲动,而揽权的直接结果就是增加官员的腐败机会、挤压企业的治理优势和创新空间。因此有必要强调:有效的监管应该是分层的。政府直接管个体,不仅抛弃了网络平台这一最有效的知识协调机制,而且还让政府直接面对无数的麻烦和冲突,这不仅会极大地增加财政的负担,而且还会由于不停的监管挫折而损害政府的管治威望。

各方合理分摊责

  规律三,平台各参与方的责任,应该按汉德公式(Hand Formula)来界定。

  刚才已经解释过,由政府直接管个体,创新的空间会被挤压掉;但如果平台挺身而出,承担无限责任,那平台也会因为不堪重负而被迫退出市场。平台究竟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汉德公式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指南。

  汉德公式是美国著名法官汉德(Learned Hand)在1947年判决一宗拖船意外碰撞事故的诉讼案(美利坚合众国诉卡洛尔拖船公司United States v. Carroll Towing Co.)中所创立的,今天仍被广泛参照的责任分摊原则,即涉及事故的各方应该承担的责任,与其避免事故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成反比。也就是说,谁越容易避免事故,谁承担的责任就越大;反之,谁避免意外所要付的成本越高,谁的责任就越小。这样来分摊责任,将使得全社会避免意外的总成本是最低的。

  例如,酒驾司机和路上行人,都可以通过小心翼翼来避免交通事故,但让酒驾司机自觉不开车的成本,就比让路上行人识别酒驾车辆的成本低得多,所以酒驾司机就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于是便有了各国通行的禁止酒驾的法律。

  又例如,一家电视台播放了某P2P融资公司的商业广告,后来这家融资公司由于诈骗行为倒闭了,那电视台是否应该负有责任呢?根据汉德公式,由于电视台广告部门的工作人员,去调查、跟踪、监管和检举广告客户的商业模式和经营业绩的成本实在是高不可攀,所以电视台的连带责任就很小,甚至可以免责。

  值得指出的是,汉德公式的思路,与不少人认为的“谁赚的钱多,谁的责任就大;电视台的广告费高,所以就有责任”的思路,是不一样的。

  同理,一家专门提供侵权视频节目的网站,如果它很容易检测到这种侵权行为,那它就应该负有很大的责任。与此相对照,一家提供搜索服务的网络平台,如果它事前识别不良信息的成本极为高昂,那它的责任就很小。当然,汉德公式的计算是动态的。如果不良信息已经被人发现并举报,那么网络平台删除不良信息的成本就大幅下降了,它应该负有的责任也就随之上升。

  还有,如果顾客以20元购买了一块劳力士金表,那责任应该在顾客而不在平台,因为顾客比平台更清楚自己要什么;如果炒栗子的牌子叫“最好吃”、或洗面奶的牌子叫“最美丽”,那卖家就不应该被控广告欺诈罪,因为根据习俗而非字面来理解“最好吃”的责任在顾客而不在卖家或广告商。不管怎样,成本和责任的分摊将根据具体的场景来度量。

  汉德公式的理念应该得到重视,它为解决平台治理中的“合理担责”难题投入了一束曙光,它能广泛运用于版权纠纷、假货纠纷、隐私泄露纠纷、虚假广告纠纷,以及金融和投资纠纷等领域,它是法律经济学的一项简单、有效而远未被普及的思维工具。

  今天,网络平台普遍面临迫切的内部治理和政府监管的难题,这些网络平台涵盖网络出版、电商工商登记、网络约车、跨境商品商标、网购食品安全、金融服务等领域。

  我的推测是,只有那些按“多中心、分层级、合理担责”的原则设计的、由“政府指导、平台主办、多方参与”的平台治理方案,才能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环境中存活和成长。


 

相关栏目:『大陆评述
关于公示第六届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和先进集体拟表彰对象的公告 2021-10-13 [53]
中青报:农村老人自杀触目惊心;政协委员:中国应推行农民退休制! 2021-09-30 [52]
大陆民营开发商“大撤退”,接下来的楼市都会是国企的天下 2021-10-08 [95]
人行、外汇局、保监会、证监会、上交所等25家金融机构突遭中央第8轮巡视 2021-09-25 [156]
中国科技部明令禁止重点研发计划项目资金管理中的十种行为 2021-09-30 [101]
中国房地产商债务违约已达467亿 年增1.5倍 2021-10-05 [112]
中国2021年《城市负债率排行榜》 2021-10-05 [478]
新东方被曝计划裁员超4万人 中小学学科业务基本关停 2021-09-24 [231]
中国养老困局: 影响2亿老人的工程为何举步维坚? 2021-09-23 [253]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中国高校师资队伍建设发展报告》 2021-09-24 [16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