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孙涤:从美国大选我们能学到点什么?
孙涤:从美国大选我们能学到点什么?
11/6/2016 3:11:46 PM | 浏览:464 | 评论:0

 

孙涤:从美国大选我们能学到点什么?

再过两天,美国总统大选就要水落石出。正如大家看到的,本届竞选极具戏剧性,起伏迭出,刺激异常,不过它决不是闹剧。作为旁观者,问题在于你能够学到些什么?我想至少在两个方面,自己是可能有所长进的。

其一,对美国式的民主可以有切近的考察,究竟是怎样在操作的?其二,在重重不确定性的朴素迷离中,我怎样来做判断进行预测?近一年来的跌宕选情,给大家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场所。

民主说白了,是制衡多元利益角逐的一套规则安排,而且只适用于施行这套规则的群体内的成员。在这个追踪分析选情起伏的小系列中,我屡次提到,会员的“身份认定”,也就是,怎样界定在民主制衡的规则下抱成合作的“团”,怎样归属而成为“团”的成员,是本次选举的一大特色。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认定,这个团的成员首先应当是白人国民,他们激烈反对美国的精英阶层认自己为核心再联系其他的人,包括潜在的(非法)移民,来抱成团的做法和看法。特朗普声称的“美国人第一”,指的乃是他所认可的团里的核心成员才算美国人,他们最具有资质(full membership),利益理应得到政府的优先维护和照顾。为此,他们痛恨希拉里所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精英分子,及其通过利益交换争取来的“弱势群体”的联盟。

用以前几篇文章(譬如《蓝色、红色、灰色》)里,我们介绍过的一个模型来表达,特朗普的“团”是B+C,其中B是从共和党精英分子里“起义”出来的一个子群体,C则是“被遗忘的(白)人”,对现有的利益分配格局的强烈不满,正促使他们发出怒吼和抗争。而抱成希拉里的“团”的则是A+X,其中A是精英阶层(主要为民主党精英),X是在不断得到政府救济的弱势阶层。

通过本次大选这两个“团”的冲突正式登上了政治舞台,并趋向激烈。特朗普所抱成的“民粹”团,经过不同形式的若干次演练,诸如茶党、占领华尔街、由民主党人桑德斯领衔的“社会主义”运动、甚至远在英国的脱盟公投等等,有了明确的整合。不难预计,即使特朗普落选,这类民粹运动不会就此式微,他们对希拉里代表的A+X “政治上正确”的种种说辞和做法,挑战将有增无减。这个趋势导致美国政局的重新大洗牌是迟早的事;对于世界秩序的格局包括对亚洲和中国的演进,也会产生巨大的撼动甚至逆动。

选举的结果两天之内就将揭晓,不管谁获胜,总有近乎一半的美国人会尖锐地感到失落,缠斗将奋力持续,因此下届总统很难有大的建设性作为。特朗普大言炎炎的改制大手笔,也不过雷大雨小。然而,两周来的进展却令人极为心悸。联邦调查局十月28日通知国会,重开对希拉里的电邮门是否存在违法情节的调查,犹如一个“黑天鹅”事件,颠覆了她原本大幅领先的局面。各种选民调查显示,两人的差距正在迅疾弥合,目前已接近到统计误差(三个百分点即一个标准方差)之内,而且趋势对特朗普有利。以我个人的判断,投票日前夜他的支持度落后于她的大于6%的话,她胜出;若在6%之内,胜负持平;要是相差只在一、二个百分点,特朗普则会胜出。顺便提一句,证券报的读者或许值得考虑,如何相应地配置自己的金融资产,以策安全。理由是市场腾升的机会几乎没有,而暴挫的风险却很大。

美国的民主体制实践,在大选中是真刀真枪地竞争,要是你在其中的利益是真金白银的话,非常值得仔细权衡,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这是本文的第二个关注点,我们怎样运用信息数据来提升自己的判断和预测能力,因势利导趋利避害。这方面我愿意推荐美国的一个选情分析网站fivethirtyeight.com

538这个数是美国大选的选举人票数,相当于100(参议员数目)+435(众议员数目)+3(哥伦比亚特区的票数),谁拿到的票要能过半数(270),就当选为下届总统。特朗普能握有的选举人票,几周前还不足180,昨天已然增加到了246张(预计希拉里拥有291张)。相应地,网站的创办者和分析主持人银先生(Nate Silver)解说道,她和他的胜选概率眼下为64.5%-35.5%;而在三个星期之前,还只在93%-7%

银先生对博弈胜负(选举和体育博彩)的预测特别有办法,他在2012年的上届大选中对538个关键职位(总统+参、众议员)的预测里,至少对了537个,因其预测的不可思议的精准而名声大噪。银先生的算法主要依据的是贝叶斯的统计定理。贝叶斯是十八世纪中页英格兰的一位教士,业余专研统计学,他发现了信息收集和通过学习来改进认识概率分布的规律。不过在计算机还没普及之前,这一直是统计学的一个偏门。

计算机处理大数据的能力非常易得的今天,贝叶斯的学习原理就开始发力了。银先生仗着信息网络、云计算、竞争中多元民意调查机构的信息收集整理,等等的现代技术便利,调教他的算法模型,从而大大提高了预测学的实用性和精准度。银先生的一部名作《信号和噪声》,几年前就有了中文译本,其中介绍的观念和方法,对人们做市场或其他博弈的预测,非常管用,建议大家仔细读一读。该书里有个例子(第210页),谈911事件对恐怖袭击的概率的认识,生动地介绍了贝叶斯统计过程的学习特质:随时加入突现的信息来调整预测,过程远非连续的,或小梯度的平滑改进的,而往往犹如量子跃迁。在第一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客机撞击之前,世贸中心大楼被撞的概率被预估在两万分之一,即0.005%;第一次撞击发生后,恐怖袭击的可能性顿时剧增至38%;当第二架飞机撞上世贸中心后,遭受恐怖袭击的概率几乎逼近确然事件,跃为99.99%

相比较的推论,是受到事件激发的选情,天平会发生急剧的偏摆。之所以预测特朗普即使落后希拉里低于三个百分点仍将胜出,我的理由,是在秘密投票的安全遮蔽下,灰色群体(约占全部选民的三分之一,主要是C群,还包括X群的一些人)转为红色的人数将超出变为蓝色的。这群人从直觉感知到,个人的、所属的子群体的、甚至“国家”的,利益遭受了旁落,受到故事的激发,会踊跃参加票选,行使自己的民主的权利。许多貌似灰色的人,在“政治上正确”的氛围笼罩下,找不到话语权,通常是不敢轻易亮出自己真实的情感或立场的。这在几个月前英国公投导致脱盟的事件中,有清楚的表现。要是像维基揭秘之类的机构在这一、两天爆出新的“猛料”,希拉里的前景堪忧。

你不妨锻炼一下自己的预测能力:把你的判断写下来,同时把支持的信息数据和逻辑也写下来。两天后再比较结果,自己对了或错了,原因为何?之所以要把你的结论和理据写下来而不是仅仅记在脑子里,是因为人最受影响的,是自己的感知而非“客观的”真实。写下来后就可以避免事后你脑中记忆的定向扭曲。说到头,做预测时尽量保持 “谦卑”,是自己的预测能符合变化中的现实的最佳态度。

出于种种考虑,不少人还有这样的顾虑:两位候选人,不论哪个当选为下届总统,都将做不满任期(更别说八年了),届时不得不由副总统继任。因此副总统候选人的素质能力,也是本次选举的关键要素之一。由此来看,特朗普的副手似乎要比希拉里的副手强一点。 这个出格的大胆预测,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郭朝晖:大陆的产学研为什么总是捏不到一起 2017-01-18 [30]
长春侨联祝大家:春节快乐! 2017-01-18 [48]
郑永年: 特朗普还在以传统思维看待全球贸易 2017-01-16 [66]
贾坤:"新东北现象”研究的认识误区 2017-01-16 [63]
中国教育部部长陈宝生:2017年“中国大学双一流建设“将全面启动 2017-01-16 [70]
白宫新任中国事务顾问白邦瑞:川普对“一中原则”的立场存在不确定性 2017-01-15 [90]
斯坦福医药学院院长麦纳尔: 以“精准健康”预防疾病 2017-01-15 [67]
冯绍雷:中美俄三角"等腰"变"等边", 特朗普扳得动吗? 2017-01-13 [71]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全球风险报告》 2017-01-13 [74]
蔡蔚 - 从学者到新能源车的混合动力技术首席技术官 2017-01-12 [10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厦门市留学人员管理中心祝您新春快乐! 凯森 编译:科罗拉多大学 & 肯塔基大学:疟疾药物氯喹Chloroquine可成功治疗脑癌 :每一个回国探亲的留学生必备!!! :中国高校期刊的堕落 :《端粒效应》:人类掌控衰老的能力远比自己认为的强 :Call for Candidates of ICSPAH Executive Council Officers :台湾女星刘乐妍:“我从小到大都觉得我是一个中国人,为什么不能讲? :郭朝晖:大陆的产学研为什么总是捏不到一起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7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