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生物医学
关键字  范围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来源:Bioon.com | 3/9/2017 2:30:01 AM | 浏览:559 | 评论:0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调节血压的一氧化氮(NO)是在神经组织中而不是在血管壁中形成的。这一发现可能导致人们开发出更加有效地治疗高血压的方法。相关研究结果于2017年3月6日在线发表在Hypertension期刊上,论文标题为“Blood Pressure in Healthy Humans Is Regulated by Neuronal NO Synthase”。

之前的研究已证实NO在调节血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这项新的研究中,这些研究人员在世界上首次以健康人为研究对象,给这些人类受试者静脉注射一种药物,即S-甲基-L-硫瓜氨酸(S-methyl-L-thiocitrulline)。这种药物抑制神经型一氧化氮合酶(neuronal NO synthase, nNOS),从而阻止神经组织中的nNOS产生NO。

一旦这种酶停止产生NO,这些研究人员就能够测量来自这种来源的NO的影响。让他们吃惊的是,降低NO产生导致血管阻力和血压显著增加。

论文共同作者、伦敦国王学院科学家Ajay Shah说,“我们利用这种抑制剂药物阻止神经组织中的nNOS产生NO。尽管我们猜测抑制这种酶会有一些影响,但是我们对这种抑制如此大地影响血压感到吃惊。”

“我们的发现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看待血压调节的方式。在此之前,绝大多数降压药作用于其他的信号通路。我们证实神经组织通过释放NO影响血压,这就提供一种新的药物靶标,可能最终导致人们开发出更加有效地治疗高血压病人的方法。”

英国心脏基金会医务副主任Jeremy Pearson教授说,“英国心脏基金会估计,在英国,有将近30%的成年人具有高血压,这使得他们有风险面临心脏病或中风发作。如果我们希望开发出新的潜在疗法来降低血压,那么理解血压是如何受到调节的是至关重要的。”

“这项研究有助人们进一步理解血压调节之谜。尽管已存在很多治疗高血压的方法,但是它们并不总是有效的。这些结果有望为高血压控制较差的人提供新的疗法,从而有助阻止心脏病或中风发作。”

一氧化氮(Nitric Oxide, NO)

尽管NO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它仅在大约25年前才引起人们的关注。当时,一组美国药理学家发现它在心血管系统中起着一种“信号系统”的作用。他们的发现让他们在1998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进一步的研究已证实NO在调节血压、免疫系统运作和神经系统发挥不同功能等基本生物学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重要的是,NO起着一种血管舒张剂的作用,让变窄的血管松弛下来,从而增加血液流动和氧气运送到重要的器官中。NO发现的最为瞩目的药学应用之一是开发出药物万艾可(Viagra)。

论文共同作者、伦敦国王学院临床药理学教授Phil Chowienczyk说,“神经组织中的NO释放与血压之间存在的关联性是有吸引力的,这是因为它为血压如何受到大脑控制以及精神健康如何可能影响血压提供新的见解。”

原始出处:

Husain Shabeeh, Sitara Khan, Benyu Jiang et al. Blood Pressure in Healthy Humans Is Regulated by Neuronal NO Synthase. Hypertension, Originally published March 6, 2017, doi:10.1161/HYPERTENSIONAHA.116.08792.

 

相关讯息:高血压危害多多!盘点高血压研究最新进展

BIOONNEWS

高血压被称为“沉默杀手”。全世界每三个成年人就有一个人患有高血压。它高血压是由遗传与饮食、体重、饮酒和锻炼等生活方式因素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所导致的。高血压是中风、心肌梗塞(心梗)、心衰竭、动脉瘤(如主动脉瘤)及外周动脉疾病等重症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也是慢性肾病的起因之一。即使轻度的动脉血压升高也能缩短期待寿命。

血压有收缩压和舒张压两种,收缩压90至140毫米汞柱、舒张压60至90毫米汞柱为正常范围。近年研究发现,收缩压达到110至115毫米汞柱时就会增加罹患心脏病、中风和肾病的风险,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将收缩压达到这一临界点但没有达到140毫米汞柱的人群定义为“血压升高”,将收缩压在140毫米汞柱以上定义为高血压。

高血压现在已经不算是富贵病了,在1975年的时候,高血压还算是一种富贵病;但是现在,高血压主要是一种和贫困密切相连的健康难题。

从个体一生来看,童年期的高血压能够预测其生命后期更高的血压值,而且高血压个体患心血管疾病、代谢疾病以及肾脏疾病和中风的风险都较高,最近就有研究发现,怀孕期间母源性的心肌代谢风险因子,包括高血压疾病、糖尿病和肥胖都和后代机体血压较高直接相关。因为控制成年人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非常困难而且花费巨大,因此在早年间鉴别出预防高血压的风险因子或许对于个体一生的健康都非常重要。

英国心脏基金会估计,在英国,有将近30%的成年人具有高血压,这使得他们有风险面临心脏病或中风发作。2017年初,一项研究显示全球近9亿人患高血压。

尽管已存在很多治疗高血压的方法,但是它们并不总是有效的。这些结果有望为高血压控制较差的人提供新的疗法,从而有助阻止心脏病或中风发作。如果人们希望开发出新的潜在疗法来降低血压,那么理解血压是如何受到调节的是至关重要的。

基于此,小编针对最近针对高血压的研究进展作一番梳理,以飨读者。与此同时,也希望读者多关注自己和家人的血压变化情况,及早预防。

1.Hypertension: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doi:10.1161/HYPERTENSIONAHA.116.08792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调节血压的一氧化氮(NO)是在神经组织中而不是在血管壁中形成的。这一发现可能导致人们开发出更加有效地治疗高血压的方法。

之前的研究已证实NO在调节血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这项新的研究中,这些研究人员在世界上首次以健康人为研究对象,给这些人类受试者静脉注射一种药物,即S-甲基-L-硫瓜氨酸(S-methyl-L-thiocitrulline)。这种药物抑制神经型一氧化氮合酶(neuronal NO synthase, nNOS),从而阻止神经组织中的nNOS产生NO。

一旦这种酶停止产生NO,这些研究人员就能够测量来自这种来源的NO的影响。让他们吃惊的是,降低NO产生导致血管阻力和血压显著增加。

论文共同作者、伦敦国王学院科学家Ajay Shah说,“我们利用这种抑制剂药物阻止神经组织中的nNOS产生NO。尽管我们猜测抑制这种酶会有一些影响,但是我们对这种抑制如此大地影响血压感到吃惊。”

“我们的发现将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看待血压调节的方式。在此之前,绝大多数降压药作用于其他的信号通路。我们证实神经组织通过释放NO影响血压,这就提供一种新的药物靶标,可能最终导致人们开发出更加有效地治疗高血压病人的方法。”

2.患有高血压的糖尿病患者死亡风险还会更低?
新闻来源:For some, high blood pressure associated with better survival

根据美国心血管学院第66届年会上的一项报告,患有II型糖尿病以及急性心脏衰竭的患者目前死亡的风险大幅降低,但如果其具有高血压的话,那么因心脏衰竭而住院治疗的比例会显著高于没有高血压症状的其它患者。

此前研究已经揭示了患有II型糖尿病或者心脏衰竭的患者其健康状况与血压的关系。而最近的这项研究则首次将同时患有上述两种疾病的患者的健康状况与血压水平联系在了一起。他们发现,血压高于150mm汞柱的上述两种疾病的患者在12个月之内死亡的几率会降低45%,但因心脏衰竭而住院的几率会高47%。

医生们经常会给II型糖尿病患者开具一些能够降低血压的药物或改变其生活方式的建议。因此,尽管该研究已经表明高血压患者的生存几率会明显高于正常血压人群,但在改变医嘱之前还需要更多的试验验证。

研究者们分析了2492名患有II型糖尿病的患者,他们同时患有心脏衰竭疾病。通过分析其心脏收缩压的记录值,作者们将其分为四组,分别是120mm以下,120-129mm,130-149mm,150mm以上。之后作者们分析了这些患者因心脏衰竭住院以及死亡的几率。

结果显示,收缩压较低或正常的患者,其死亡以及住院的几率相比正常血压的患者并没有区别,但高血压的患者则死亡率明显较低,同时其住院率则明显增高。

尽管该研究仅仅表明了两者的相关性而非因果关系,但作者还是提出了一些线索。其中之一是患有II型糖尿病的患者看心血管医生的频率相对较高。因此还需要后续的研究进行进一步的验证。

3.AJH:女性孕期机体叶酸水平较高或可降低后代患高血压的风险
doi:10.1093/ajh/hpx003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发表在国际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Hypertension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来自国外的研究人员通过研究发现,如果女性(携带心肌代谢的风险因子)在怀孕期间机体中叶酸水平较高,那么其所生的婴儿或许患高血压的风险就较低;从20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儿童血压升高的流行率在美国不断增加,尤其是非洲裔美国人。

在年轻人中,高水平的叶酸摄入和其后期高血压发生率降低直接相关,当前研究中,研究人员对来自美国城市出生队列研究中的数据进行分析,以此来检测是否母源性的叶酸水平、个体的心肌代谢风险因子会影响到后代机体的血压水平。研究中包括1290对母子,其中67.8%的人群为黑人,而19.2%的为西班牙人,研究人员从2003年至2014年对儿童的生长状况进行追踪(从出生到儿童9岁),在所有的母亲中,其中38.2%的个体有一种或多种心肌代谢风险因子,而14.6%的个体有高血压疾病,11.1%的个体患有糖尿病,以及25.1%的个体患有怀孕前肥胖;在儿童3-9岁期间共有28.7%的儿童的收缩压会升高,而较高收缩压的儿童的母亲或许更易患上孕前肥胖、高血压疾病以及糖尿病;而收缩压的升高同时还和儿童出生体重降低,低胎龄以及较高的BMI指数直接相关。

本文研究结果表明,尽管母源性的叶酸水平和儿童的收缩压并无关联,但较高水平的母源性高血压或许能够帮助中和母源性心肌代谢风险因子和儿童收缩压之间的负面关联;在携带任何心肌代谢风险因子母亲所生的儿童中,机体叶酸水平高于中位数的母亲所生的孩子在儿童期收缩压水平升高的风险会降低40%。最后研究者Xiaobin Wang说道,本文研究为阐明高血压的早期生命起源提供了一定证据,而我们的研究也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即在受孕之前和怀孕期间进行风险评估和干预措施或许就能够有效预防后代高血压的发生以及其它疾病的发生。

4.Nat Genet:鉴定出107个新的血压基因或有助治疗高血压
doi:10.1038/ng.3768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一个国际研究团队发现107个新的与高血压相关的基因区域,从而潜在地让医生鉴定出高风险的病人和开发出靶向疗法。

这项研究提示着通过进行基因测试,医生可能能够开发出靶向治疗某些高血压病人的方法和建议改变合适的生活方式以便降低心脏病和中风风险。

研究人员测试了来自参与英国生物库(UK Biobank)的42万人的980万个基因变异体,并且将这些变异体与他们的血压数据交叉对照。在这107个新的基因区域中,很多基因在血管和心血管组织中高水平地表达,可能是开发治疗高血压的潜在新的药物靶标。

研究人员通过将来自这些参与者的健康和住院数据与他们的血压遗传特征相关联起来,开发出一种遗传风险分数(genetic risk score),并且证实这种分数能够被用来预测增加的中风和冠心病风险。

病人的风险分数越高,他们在50岁时具有高血压的可能性就越大。具有高风险分数的病人的血压水平要比具有较低风险分数的病人的高10mmHg。病人的血压比正常水平每高出10 mmHg,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就增加了大约50%以上。

5.Physiol Genomics:什么?肠道菌群不健康也会让人患上高血压
doi:10.1152/physiolgenomics.00081.2016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日前,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Physiological Genomics上的题为“Alterations in the gut microbiota can elicit hypertension in rats”的研究报告中,来自休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对大鼠进行研究发现,大鼠肠道中寄居的微生物群落或许在其患高血压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文章中,研究者对两组大鼠进行研究,其中一组大鼠患有高血压,另外一组大鼠血压正常,随后研究人员从每组大鼠的大肠中移除了一部分生物组织,随后给予每组大鼠为期10天的抗生素来减少其机体中天然微生物群落的水平,抗生素服用过后,研究者将高血压大鼠体内的微生物群落转移到正常血压的大鼠机体中,同时将正常大鼠体内的微生物群落转移到高血压大鼠机体中。

研究者发现,接受来自高血压大鼠机体微生物群落的大鼠的血压开始升高了,更有意思的是,利用正常大鼠体内微生物群落治疗的高血压大鼠的血压则并不会发生明显下降,尽管研究结果出现了略微下降。

6.JAMA:研究显示全球近9亿人患高血压
doi:10.1001/jama.2016.19043

美国一项新研究2017年1月10日说,过去25年里全球有血压升高问题及罹患高血压的人数显着增加,与此相关的死亡人数也大幅上升。

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研究人员当天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报告说,他们对全球150多个国家、844项研究进行了分析评估,这些研究覆盖了近900万人。

血压有收缩压和舒张压两种,收缩压90至140毫米汞柱、舒张压60至90毫米汞柱为正常范围。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将收缩压达到这一临界点但没有达到140毫米汞柱的人群定义为“血压升高”,将收缩压在140毫米汞柱以上定义为高血压。

研究显示,从1990年到2015年,全球血压升高人数从每10万人中有约7.3万人增至每10万人中有约8.1万人,而高血压人数从每10万人中有约1.7万人增至每10万人中有约2.1万人。总体来说,2015年全球估计共有8.74亿成年人患有高血压,35亿成年人有血压升高问题。

与此同时,与血压升高相关的死亡人数从1990年的每10万人中有约136人增至2015年的每10万人中有约145人,而与高血压有关的死亡人数同期从每10万人的约98人增至每10万人的约106人。

其中,与血压升高相关死亡的最主要疾病分别是缺血性心脏病(490万人)、出血性中风(200万人)及缺血性中风(150万人)。研究人员指出,全球肥胖问题将导致一些人群的血压升高问题进一步加重。

7.The Lancet:越穷越容易得的病,高血压困扰着全球11.3亿人民
doi:10.1016/S0140-6736(16)31919-5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根据最新研究,全球受高血压困扰的人口数已增至11.3亿。

这项研究由来自帝国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们所领导,揭示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患有高血压的人口数目已然翻倍。

研究队伍在全球范围内研究了从1975年到2015年,每一个国家中人们血压水平的变化。

这项研究是此类研究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涉及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参与,来自全球各地数百名科学家的通力合作,以及来自将近2千万人口的血压测量结果汇编。

这项研究的成果发表在了著名的杂志《柳叶刀》上,研究结果显示:虽然在高收入水平国家中,血压水平已经显着下降;但是在很多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血压水平却上升了,尤其是那些非洲的国家和南亚国家。研究发现,2015年,英国是所有欧洲国家中高血压人口所占比例最低的国家;而在全球范围内,患高血压人口占比最低的国家是朝鲜、美国、和加拿大。

研究还揭示,在2015年全球大多数国家中男性比女性的血压普遍要高。全球范围内,有5.97亿男性患高血压,对比女性,有5.29亿患高血压。

2015年全球成年人中患有高血压的有超过半数人分布在亚洲。中国有大约2.26亿人口患高血压,随后是印度,有2亿人患高血压。

研究显示,在过去的四十年中患高血压人口数目的增多,很大程度上也是与世界人口的日益增长和人口老龄化息息相关的。

8.JCI:高血压是如何与阿兹海默病发生联系的?
doi:10.1172/JCI86950

最近,位于纽约的费尔家族大脑与思维研究所(Feil Family Brain and Mind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在《the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上发表文章,揭示了高血压影响大脑中的神经血管调节和认知机能的机理,发现了血管周巨噬细胞(perivascular macrophage, PVM)在这一过程中的关键作用。

研究者发现,血管周巨噬细胞是ANGII引起神经血管调节机制失常所必需的。当小鼠被长时间灌注ANGII后,ANGII可穿过血脑屏障,进入血管周围空间。这时,ANGII可结合血管周巨噬细胞表面的ANGII一型受体(AT1R),使后者可激活NOX2型NADPH氧化酶,进而催化产生活性氧自由基(ROS),造成已知可损害脑部神经血管调节机制的氧化胁迫。相比之下,短时间的快速灌注无法使ANGII穿过血脑屏障。

为了更好地模拟人类高血压的情形,研究者采用了慢性高血压小鼠模型株BPH/2J进行实验,这类小鼠具有明显的脑部神经血管调节机制异常和认知功能障碍。结果显示,当血管周巨噬细胞被氯膦酸盐(clodronate)清除、其AT1R被阻断或ROS被清除后,神经血管调节机制的异常会显著减轻;血管周巨噬细胞的清除更是会显著改善小鼠的认知功能。

这一研究显示,血管周巨噬细胞在高血压的情形下可发生造成氧化胁迫的炎症反应,引起脑部神经血管调节机制和大脑认知功能的异常,并提示了血管周巨噬细胞作为药物靶点的潜质,有望用于减轻大脑机能因高血压而受到的损害。

9.Circulation:你认为的“正常血压”可能并非“正常”
doi:10.1161/CIRCULATIONAHA.116.023404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的Circulation杂志上的最新的研究,24小时日常活动期间的监控揭示了隐藏的或未被发现的成年人高血压,这些成年人都是在诊所血压读数正常的健康人。

与“白大褂高血压”(在医生办公室血压读数高于门诊外)相反的是,“蒙面高血压”在医生办公室内血压读数正常,但在医生办公室外读数却偏高。

蒙面高血压很容易错过,可以发生在白天或是晚上。蒙面高血压通过24小时动态或昼夜监控而被发现。 患者参与日常活动时手臂上戴着血压计,连接到便携式设备。与诊所测量血压相比, 动态血压被认为是未来心血管疾病的一个更好的预测指标。

常见的信念是:动态血压通常比诊所血压低,部分原因是所谓的“白大褂效应”在临床测试中引起焦虑。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在2005年和2012年之间参与纽约石溪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蒙面高血压研究的888名中年健康志愿者中比较了诊所血压测量值与动态血压监测值。

他们发现:1.不论性别,种族或民族,在动态监测的基础上15.7%门诊测量血压正常的参与者有蒙面高血压;2.年轻的正常体重的参与者比年长的超重参与者的动态血压读数更可能高于他们的诊所读数。

“这些发现揭穿了人们普遍认为的动态血压通常是低于诊所血压的观念,”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即石溪大学精神病学和社会学教授Joseph E. Schwartz博士说。 ”卫生保健提供者知道在健康的、未经治疗的个人评估高血压期间有一个动态血压超过诊所血压的系统化趋势是很重要的。 我们的研究结果并不适用于那些曾被诊断出患有高血压或已经在治疗高血压的患者。”

研究参与者在每三次门诊访问中都有三个血压读数平均值,并完成一个24小时的动态血压记录(大约每30分钟读数一次)。 在研究中,所有的参与者均没有服用药物来降低血压。 超过一半的参与者是女性,他们的平均年龄为45岁。 大多数参与者是白人,7%是黑人,12%是拉美裔。

所有参与者都排除了退休者、比年轻人更容易患高血压的老年人。 研究人员说他们的研究需要针对更广泛的人群进一步进行证实。

10.JACC:“白大褂高血压”真的只是紧张所致吗?
doi:10.1016/j.jacc.2016.08.035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人的血压是由酶nNOS调节的

所谓的“白大褂高血压”大多是无害的,但是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在一些老年人中,它可能与心脏病的风险上升有关。

“白大褂高血压”指的是某些人在进入医生办公室或者一些医疗场所时由于紧张而导致的暂时性血压升高(高于正常值)。

本项研究囊括了653名白大褂高血压者和653名正常血压者。研究者对他们跟踪观察了10多年。在这段时间里,这些被调查者中60岁以下者均没有出现新的心脏问题。

然而,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Stanley Franklin领导的研究发现,在92名60岁以上的受调查者中,有18名以上的白大褂高血压者出现了新增心脏病问题。

Franklin的团队表示,这项研究支持如下理论:少数的白大褂高血压者实际上具有称之为单纯收缩期高血压的常见病症,表现为收缩压数值过高,但是舒张压正常。

研究人员称,单独的收缩期高血压与心脏病或者中风风险升高相关。专家表示,多次进行血压测量,包括医疗机构外的血压读数对于识别心脏风险是十分必要的,尤其是对于老年患者而言。

本研究结果发表在2016年10月31日的美国心脏学院期刊上。该研究可能规模不够大,尚不足以识别白大褂高血压对于年轻患者的风险。后续还需要进一步充分研究白大褂高血压。

11.《自然》(Nature)期刊新文章:为什么针灸可以降血压?
doi:10.1038/srep35791

针灸治疗高血压具有疗效显着、副作用小、操作简便等特点,在中国是临床上治疗高血压的常用方法之一。

美国加州大学医学院的Susan Samueli 综合医学研究中心的科研人员使用现代医学及生物分子学的方法揭示了:电针灸降低血压的作用是通过影响大鼠大脑中延髓头端腹外侧区的脑啡肽合成来达成的。

将冷诱导高血压(CIH)大鼠随机分为EA(电针灸治疗组),假手术组和未治疗的高血压组。 在足三里和上巨虚穴位处用重复性电针灸或假手术治疗,或者只在在冷室中保持6周后,分别给予每周两次的30分钟治疗持续另外五周。 在持续11周中。 使用尾套测压每周评价所有组的大鼠的血压(BP)。 在治疗五周后的24或72小时内,将大鼠断头或显微注射以分别检查前脑啡肽mRNA水平和δ-阿片受体在延髓头端腹外侧区中的作用。

冷诱导高血压大鼠模型在四周后增加收缩压,并诱导持续高血压六周。 高血压和假手术组大鼠的血压和心率直到11周时仍然保持升高。 相比之下,EA(电针灸)组并且在EA治疗期间保持低值。 而且电针灸治疗的CIH大鼠的血压仍然在电针治疗后三天内与假手术EA相比显着降低。

数据表明由于电针刺激足三里和上巨虚穴位,用RT-PCR方法测得大脑组织中, 特别是延髓头端腹外侧区的脑啡肽前体含量明显升高。

为了进一步验证电针灸的降压作用是通过调节大脑延髓头端腹外侧区脑啡肽来实现的。 科研人员在延髓头端腹外侧区通过微注射的方法注入δ-阿片受体拮抗剂ICI 174,864和激动剂DADLE。结果表明:拮抗剂“封闭”了电针灸的降压作用,血压再次上升。而激动剂则使血压再次下降。

结果是毫无疑问,所有的拮抗剂和激动剂都注射在大鼠大脑的延髓头端腹外侧区, 而这一区域长久以来被科学家研究, 认为是心血管系统的大脑中枢控制区。

相关栏目:『生物医学
世界首批对器官移植无“毒”活猪诞生 2017-08-18 [45]
CDC:全美服用抗抑郁药人数上升65% 多种药物、膳食补充剂有潜在污染 2017-08-16 [127]
2017互联网医疗行业研究报告 2017-08-16 [112]
免疫疗法能消灭癌症吗? 2017-08-14 [141]
等待复活:中国完成首例本土人体冷冻 2017-08-14 [133]
澳洲‘长生不老’药NMN或将面世:延寿、抗衰、防辐射、治癌症! 2017-08-13 [214]
FDA批准上市抗体药物销售额统计:2017年全球市场规模将首破千亿美元 2017-08-13 [116]
德国马克斯—戴尔布吕克分子医学中心:基因测试可早期诊断结肠癌病变 2017-08-13 [133]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新研究揭示肠道微生物抗流感机制 2017-08-11 [113]
梦是什么?我们为何会做梦? 2017-08-11 [24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天下好事都靠慢慢多磨:先立足于慢而不败,才能快而后发 :真正的朋友,就是一双手,一个肩膀,一个怀抱,一个鼓励,一句安慰,一个信任,一路相伴 :第二届国际“路学”工作坊论文邀请(南方科技大学 11/9-11 深圳 ) :解滨:轰轰烈烈的美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真的已经爆发了 :昆山杜克大学首招2018年本科生 :Living A Good Life - 14 Suggestions from Duke faculty & staff :德国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太阳能电池技术新突破:眼镜变身手机充电器 :《自然·纳米技术》:科学家成功地把数据存在皮肤上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7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