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周其仁:中国经济为什么越来越跑不动了?
周其仁:中国经济为什么越来越跑不动了?
9/6/2018 9:47:31 AM | 浏览:468 | 评论:0

周其仁:中国经济为什么越来越跑不动了?

2008年中国经济如日中天。为什么此后我们这辆车越跑越重,越跑越跑不动了?如果还是从体制成本的角度来观察,会发现这条成本曲线在经历了历史性的大幅下降之后,随着高速增长又重新抬头向上升。

这个问题,在2008年纪念改革开放30年时有过很多讨论。我本人参与其中,写过一篇《邓小平做对了什么》。简要讲,渐进改革留下了不少硬骨头,不少半拉子改革工程,同时高速增长又不断引发新问题,加到一起,体制成本先降后升,横看过去像是一只碗的侧影。

法定成本上升,企业负担加重

第一项是法定成本。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有一块成本是供求竞争决定的。比如家家想要更多土地,竞拍过程就提升土地价格,也增加企业用地成本。家家争相雇人,工价也不免上升。大家争原料,原料涨价,成本也上升。

不过真实世界里,还有一类成本是法律规定必须缴纳的成本,带有强制性,不缴即犯法。从1995年到2012年,全国名义GDP总共增加了8.6倍。同期,全国工资总额增加了8.8倍,比名义GDP总量的增加略高一点点,那基本是在市场上形成的。但法定成本升得很急:同期全国税收总共增长了16.7倍,比劳动工资总额的增长速度几乎高了一倍。政府除税收以外还有其他收入,同期增长了18.8倍。

还有社会保障缴付,那也是一种法定成本,1995—2012年间全国共增长了28.7倍。社保缴付法定在工人、企业的收入里抽取,这点不是问题。问题是法定的缴付率是否合适?

中国的社保缴付率比不少发达国家还要高,历史原因是过去的体制靠每个企业的年轻工人保老工人,没有统一的社会保障基金,国企一旦经营亏损、清盘,无从对老工人负责。到了20世纪90年代出现大批国企破产、工人下岗,匆忙建立社保体系,欠账太多,不得已把社保缴付率定得偏高。当时及以后,学者做了研究,也早就形成了政策建议,就是要把部分国有资本划到社保基金,以多年形成的国有资本来充当社保资本,减轻当期企业的社保缴纳负担。

但建议归建议,迄今为止划入社保的国资太少,企业的社保缴纳负担还是偏重。

法定成本里增长最为迅猛的是土地出让金。本来1988年《宪法修正案》白纸黑字写明,“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法流转”——从来没有限定只有城市国有土地才可以流转,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就不得流转。但实际上,“依法流转”之具体法规,仅颁布城市国有土地的流转规定,一直没有关于农村集体土地流转的全国性规定。农村土地剩下华山一条路,就是由政府征收,再由政府以国有土地的名义出让给市场,政府则收取土地出让金。

1995—2012年间,全国土地出让金共增长了多少呢?64倍!从市场角度看,“土地出让金”是企业、个人获得土地所不得不缴付的使用费,构成生产和生活的成本。这笔开支,在总量上的增长速度,快于名义GDP增速7倍以上。这些统计数目说明,在中国经济高歌猛进、进位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过程中,早年的放权让利也转为法定成本重新上升。

法定成本跟供需竞争形成的成本不同。供需竞争形成的成本,经济下行随着向下调整,比较有弹性。调整法定成本,要层层反映情况、提出请求呼吁、召开各种会议,有的还涉及修订法规,程序上麻烦很多。2016年经济工作部署“三去一降”,其中降成本是重要一着,很多地方梳理哪些成本要降,但梳理出来的许多项目省里也解决不了,要上报中央。但就是到了中央,修订法规也不是说办就能办的。

市场准入的成本

市场准入的难易程度,并不是全部由市场本身自由决定的,而要取决于相应制度与政策。中国的情况是,市场逐步开放,每开放一步准入,很快形成激烈竞争格局,甚至形成供给过剩,需要开放新市场,找到新准入。但很多潜在市场的开放壁垒过高,陈旧观念与既得利益联手把门,就是不让竞争机制发挥应有作用。

观察经济现象,虽然下行“压力山大”,似乎没生意可做,但同时还存在诸多领域严重的供不应求。明明有市场机会,就是不允许人们对这些机会做出反应。这些人为的摩擦和阻碍也是一种体制成本。

以医疗服务为例,“医改”改了多少年,大城市好医院排长队差不多还是依然如故。新一轮医改是2007年发动的,国家投入了多少亿,但医疗服务的改善与投入的资源远不成比例,还是供应满足不了需求。这方面总不能说产能过剩吧?卡在哪里?卡在医疗服务准入、卡在不当价格管制。

这几年儿科医生短缺成了大新闻。不是没有后备医生,每年都有数目足够用的医学院毕业生。但后备资源的充分利用、形成有效供给,需要相对价格信号的指引。问题的症结是儿科看病奇难,但是在相对价格方面得不到一丁点的反映。不靠市价信号,怎么有效配置资源包括后备资源?只好天天喊口号。喊了这么多年,不管用还在那里喊,也不管有人听没人听。经验证明,准入与价格机制对资源配置效率有决定意义,因此要持续扩大准入、解放价格。

大城市出行难,也是多年痼疾。移动互联网起来以后,让共享出行成为可能。但技术上可能,还不等于经济上可行。首先是传统出租车行业受冲击,因为原先潜在的供给,现在成为现实的竞争对手。其次,交通的管理也面临新问题。但是打车便利了,是基本事实,总不能因噎废食吧?更一般性的问题,创新口号很时兴,但创新真的要发生,一定触动在位经营商,也一定引发新的管理问题。有问题解决问题,不能一棍子打死,否则,“创新”口号喊得再响,也难以落地。

土地供应的难题

在现行土地制度下,地方政府成了工商用地的唯一供应方。讲过了,地方政府的特征是“画地为牢”,即每个地方政府只能对自己行政管辖范围内的事务负责,不能越雷池一步。但是改革开放几十年了,人口劳力、经济资源、投资项目皆可流动,且流动的范围大大跨越县、市、省的行政边界。人往哪里去、钱向何处流、项目到什么地方落,并不由行政等级决定。在此种情况下,用地供应由各地政府主理,断然难以合理匹配供求。

房地产调控了这么多年,每次宣称的调控目标究竟达成没有?恐怕是渐行渐远。全国一道令收紧供地,热门城市房价应声而涨;一道令放松供地控制,“空城”“鬼城”趁势扩大,“房地产过剩”愈演愈烈。来来回回多少回合,土地的供给侧改革,始终排不上日程。

还要补充,城市用地不仅是平面的土地,还涉及土地利用的密度,即容积率。这在现行体制下,城市用地的容积率决定,也一直是行政权力的囊中之物。有一整套城规法规,又有一套审批程序。外加理论家的帮忙,提倡所谓“城市建筑不自由”(其实是只有行政权力的自由),完全无视的一个基本事实,是在人口、经济、技术、管理等综合压力下,全球有影响力城市的平均高度一直持续增高!伴随都市的合理增高增密,则是“城规管制改革”积累了不少值得借鉴的经验。

听任“平面土地观”及相关制度安排占据上风,不但过度管制带来的腐败挥之不去,还严重妨碍城市供地对需求做出较为灵敏的响应。

移动、退出的成本

还有一个成本是移动、退出的成本,早期遇到的问题是市场割据,有的地方政府为保护本地产业,禁止、限制外地产品进入。现在这种事少了。但出现了新问题,本地公司一旦做大要把总部搬去其他城市,就不让走。

这也构成“地方竞争”的一个组成部分,各地招商很积极,招来了就不让走。政府的组织特性是划分行政辖区,但企业、产业的发展要跟着市场走。由税收、GDP政绩推动的“地方竞争”,优点缺点并存,但是市场关系越发展,过去管用的那一套招商引资战略,越成为继续发展的障碍。为什么老喊要调整结构?从微观上看,其实还是企业进入、退出的体制性摩擦偏大,一个地方的最优布局,与大市场里的最优布局,不是一回事。

现在农业发展遇到瓶颈,要害是农业没有竞争力。避开结构变革,靠补贴解决不了这个根本困难。结果用财政补贴刺激的粮食生产,在市场里根本销不动,全在国家仓库里。问题在结构:农业占全部产出的比例是9%,去掉其中补贴因素,不到9%,但从事农业劳动的劳动力占多少?如果也是9%,那农业劳动得到的就是平均收入。如果是从事农业的劳动力占16%,那么农业收入只有平均收入的一半。

年年说农民增收重要,真正的症结是让低于平均收入水平的农民退出农业,为此要做点调查研究,看是什么因素妨碍这部分农民退出来,就是免税起了什么作用?价格补贴起了什么作用?土地承包关系,以及户籍、宅基地政策起了什么作用?在调查的基础上研究决定政策。

要看到,全球竞争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中国刚开放时,那可以说跟发达国家是两个海平面,那时比我们穷的国家有,但没产品可以出口。今天全球局面更像一个三明治,发达经济体增长很慢,但还是拥有原创的创新优势,总冒出一些具备独到性的新技术、新产品、新产业引领潮流。往下看,越南、印度等一批发展中国家成为新兴市场经济体,由于开放比中国晚,成本优势比我们还显著。中国被夹在全球三明治的中间,独到性优势尚不显著,但成本优势却又丢失了不少。

竞争格局决定了中国经济突围的两个方向。一是扭转成本曲线,特别是体制性成本上升过快的不良势头,争取通过深化改革再次大幅度降低体制成本,延续中国经济参与全球竞争的比较优势。二是鼓励创新,培育中国经济的独到性优势。这两个方面都离不开深化改革。

体制成本不但决定中国经济的过去,也将决定中国经济的未来。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何哲:人工智能最终可能控制人类吗 2018-12-06 [92]
张首晟教授遗言:“双手握无限,剎那是永恒!” 2018-12-06 [303]
陈岳云:商业周期与经济危机 -- 中国什么时候会经历它们? 2018-12-03 [434]
李迅雷:中国高端消费回落与风险资产缩水及应对举措施 2018-11-29 [161]
薛澜:中国科技政策改革与发展的的成功与不足 2018-11-29 [155]
孙隆基:儒家思想的三个致命伤 2018-11-29 [241]
王志峰、李瑞雪:“十四五”期间金融科技的发展态势及影响 2018-11-27 [122]
郑展鹏、曹玉平: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现实困境、原因与政策建议 2018-11-27 [114]
賓州Lehigh University華裔教授涉嫌詐欺NASA經費 2018-11-27 [123]
沈志华谈中美关系:斯大林是如何掉进“修昔底德陷阱”的? 2018-11-23 [27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中国矿业大学2019年高层次人才招聘启事 :10万道家常菜 点击图片即可自学 :《流着奶和蜜的地方——走进以色列》 :美國土安全部H1-B申請新規:碩士以上學位申請人中籤率提高16% :陈岳云:商业周期与经济危机 -- 中国什么时候会经历它们? :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可参考:中国改革开放极简史 :李迅雷:中国高端消费回落与风险资产缩水及应对举措施 :薛澜:中国科技政策改革与发展的的成功与不足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8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