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基辛格一语道破中美关系 预言中美两国未来
基辛格一语道破中美关系 预言中美两国未来
1/3/2019 1:08:52 PM | 浏览:933 | 评论:1

基辛格一语道破中美关系 预言中美两国未来

基辛格(左)曾在中美关系正常化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图源:Reuters)

  2019年1月1日报道,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是美国最早推动美中关系正常化的非政府组织之一。这个成立于1966年的组织是1972年中国乒乓球队访美,后来被称为“乒乓外交”的促成者。

  在该组织的2018年年会上,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国务卿,也是该组织执行副主席的基辛格博士(Henry Kissinger)说,美中关系现在正处于一个极为重要的时刻。

  他指出,目前两国间存在根本问题并不是双方能否解决贸易争端,而是在一个新的国际政治环境中如何共生共存。

  他说,根本问题在于这两个伟大的国家能否在一个国际政治的新世界中共同生存,即两国是否可以界定相互之间的关系,当然在这一关系中会存在分歧,但这一关系的努力目标是超越你输我赢,这样的模式强调改善关系的重要性和共同生存的重要性。他认为,这是可以做到的。

  基辛格表示,这将是历史上一次独一无二的出发,美中两国将找到解决贸易争端的途径。他还预言一个新型的经济关系将会出现。此外,中国和美国会找到途径进行对话,在对话中,他们预期有挑战并将其克服。   基辛格说,他对美中双方领导人抱有希望,虽然“我们面前的实际问题是困难的,但我们面前的机遇是可以首次在世界上创建一个国际体系,其和平与秩序会被所有国家接受。”

  但他同时表示,美中两国就此达成协议、再出发的时机是有限的,其他国家正试图从这场没有赢家的竞赛中获益。

  基辛格曾与2018年11月对中国进行过访问,并与习近平会晤。据港媒披露,基辛格在离开北京前曾表示,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要重新定位。

  基辛格说,两国都在变,关键是理解怎么样共存和寻找新的外交模式,两国决不能走向对抗升级。

  他还说,未来的中美关系不会回到特朗普(Donald Trump)以前的状态,也不会变成新冷战的全面对抗关系,而是走向一种新的范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范式,不清楚。

 

【相关评论】2019:美國能迫使中國改變方向嗎?

(World Journal)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9新年講話表示,「改革的腳步不會停滯,開放的大門只會越開越大」,並羅列過去一年取得的諸多成就,肯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模式很成功。結合之前習在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說,「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美國政府試圖透過貿易戰等方式,向中國施壓,要求中國改變方向,但態度「親中」的前國務卿季辛吉(基辛格)日前說,未來美中關係不會回到川普以前的狀態,也不會變成新冷戰、全面對抗,而是走向一種新範式,即「共生共存」模式。如果他的話應驗,意味中國將與美國在競爭中繼續存活發展,不會改變其制度和意識形態。

季辛吉認為:一、美中存在的根本問題不是雙方能否解決貿易爭端,而是在一個新的國際政治環境中如何共生共存,界定相互之間的關係,超越你輸我贏,這樣的模式強調改善關係、共同生存。二、美中將透過對話找到解決貿易爭端的途徑,對話會有挑戰,但可克服。三、對美中領導人抱希望,美中當前實際問題很困難,但兩國「可以首次在世界上創建一個國際體系,其和平與秩序會被所有國家接受」。四、美中就此達成協議、再出發的時機有限,其他國家正試圖從這場沒有贏家的競賽中獲益。

簡單說,季辛吉強調這場競賽沒有贏家,美中透過對話途徑會贏得機遇,首次創建一個被所有國家接受的和平、有秩序的國際體系。

上述看法很樂觀,基本也與美中的糾葛與處理途徑吻合。美國擔憂中國崛起,採取一系列遏制措施。而中國則意識到,美國戰略焦慮和擠壓給自己帶來空前挑戰,並相應還擊。但經幾回合交手,美國將發現,完全與中國脫離經貿等關係既不划算,也不可能。無論使用何種壓制措施,美國都難迫使中國改變制度與當前發展模式。

從美中關係發展進程和結果看,兩國競爭一直「取決於社會經濟,而非意識形態」。有美國學者指出,近50年前,尼克森總統和季辛吉打開中國大門,並不是一場道德運動。他們「試圖改變中國的外交政策,而不是政權或政治制度」。90年代初蘇聯垮台後,美中關係地緣政治的基礎也隨之消失。柯林頓總統時期,「重新設計中國國內秩序的衝動成為一種流行的希望。這種希望源於意識形態信念,當它一旦變成政策,便決定性地失敗了」。「柯林頓迫使中國採取西方人權標準的努力最終失敗後,他的政府就轉而努力將中國完全納入美國領導的世界秩序,而這一努力取得了成功」。

綜觀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不難看出,中國只可能就保護知識產權、市場開放及營造企業公平競爭環境等作一些改變,無意改變國家方向。日前中共高層舉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國發展「擁有足夠的韌性、巨大的潛力,經濟長期向好的態勢不會改變」;當前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的大變局,中國加快發展的外部環境依然具備;那些「懷疑中國」的戒備,或「牽制中國」的意圖,其實是「從不同角度映射中國國際地位的明顯變化」。

可見,儘管中國經濟已迅速放緩,但中國對自己發展模式仍充滿信心,絲毫沒有向美國示弱的跡象。美國在社會經濟層面可讓中國做出一些調整,但在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上卻無法改變中國,這些發展可能讓「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者,或期待中國自由民主化的中國人大失所望。

從歷史看,美國過去要中國改變的主要不是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而是經濟社會層面的改革。美國對華政策的主調是「現實主義」,而不是「理想主義」,過去、將來都難改變。大量美國的中國通、共和黨和民主黨對中國失望,是否刺激傳統的態度改變,這幾年或成關鍵期。

季辛吉認為,美國難迫使中國轉向,阻止中國繼續崛起,未來美中只能在各自主導的秩序下,確立新的世界秩序和體系。

崔天凯回应基辛格“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

崔天凯大使在亚特兰大出席卡特中心中美建交40周年国际研讨会期间,就中美关系及其他热点问题接受凤凰卫视采访,采访实录(稍有删节)如下:

基辛格一语道破中美关系 预言中美两国未来

凤凰:当前中美关系处在一个重要的历史十字路口,如何评价中美关系现状?

崔大使:我此次应邀到位于亚特兰大的美国卡特中心出席纪念中美建交40周年国际研讨会。从会议情况看,大家都认为要认真总结过去40年的经验,规划好今后40年的路。谈到经验,其实就是一句话:中美合则双赢,斗则俱伤,合作是唯一正确选择。

凤凰:您觉得2019年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什么状态?

崔大使:从历史角度看,中美关系始终处在不断磨合着向前走的状态。中美建交前20多年没有来往,直到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再到尼克松总统访华,双方才恢复交往。从那时到正式建交,又经过好几年时间,这中间当然也有很多问题需要磨合。中美建交40年,两国间曾发生不少问题,世界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比方冷战结束,还有好几次大大小小的金融危机,都对两国关系产生了一些外部影响。中美在不断处理这些问题中始终保持总体合作态势,始终让双边关系能够不断克服困难往前走。我相信,2019年甚至此后,总的应该也还是这样一个状态。

凤凰:基辛格博士曾说“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他认为现在中美关系的根本问题并不只是要解决贸易争端这么简单,而是在一个更加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下如何共生共存,您认同他的观点吗?

崔大使:我觉得中美关系现在面临的课题不是要回到从前,而是要开辟未来。一位古希腊哲学家讲过,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世界正向前发展,中美关系也在向前发展,我们只能向前走,而不是要回到以前的任何状态。从这一点来讲,我认为基辛格博士讲得是对的。我们已经进入21世纪,且头两个10年都快过去了,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这样一个复杂背景下,中美关系怎么进一步走好、走稳、走得更远,是双方面临的共同课题。

凤凰:中期选举后,美国国会被两党分治,一方面特朗普受到制衡,内政推行起来举步维艰,未来两年可能更倾向于寻求外交突破;另一方面,国会两党在涉华问题上有罕见的诸多共识,比如在网络安全,商业间谍等问题上。这样的政治环境,这给中美关系带来更多机遇还是挑战?

崔大使:这个事情可能要分不同角度来看。首先,美国国内政治是美国自己的事情。当然,历史上我们也碰到过美国府院由不同政党掌控这种情况,这不是第一次,但美外交政策更多是由行政部门在执行。现在还有一种说法,认为不管美国两党之间有多大分歧,在对华政策上却比较一致,这话从某种角度上讲也不能说错,因为从尼克松总统到现在的九任美国总统,对华政策都相当一致,就是同中国发展总体合作的关系。谈到这个政策是不是面临新的考验,确实美国国内有人对此提出质疑。但如果从两国总体关系和各自真正的国家利益看,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选择。合作不是说一方完全顺从另外一方,或者说把一方改造成另外一方,这是不应该的,也是不可能的。关键在于双方要不断因应共同挑战,拓展共同利益和相互需求,以此为基础发展好两国关系。对此美国国内也还有很多人是赞同的。

凤凰:卡特总统之前说到中美建交40周年,他提到了现在出现了信任危机,双方的互信下降。我们也看到特朗普政府内,从副总统彭斯到国务卿蓬佩奥,还有美国情报部门多次对中国发表警惕性的言论,并明确指出中国的战略目标就是要取代美国。您怎么看现在美国国内出现的这种声音?有没有可能降低甚至是消除?

崔大使:首先我认为,两国间的互信是一个不进则退的过程。双方都必须着力来培育和加深。如果有一方不这样做,互信有时会倒退,这是一个事实,也值得我们警惕。至于现在美国社会和舆论中,甚至一些主流媒体上出现的一些涉华论调,基本上不符合事实。我跟很多美国人也讲过,中国的发展从来不是为了要取代或者要压倒任何别的国家。中国的发展目标很简单,就是为了中国人民过上美好的生活,这并不损害任何人的利益。

凤凰:您认为现在美方出现的这种质疑,到底是因为特朗普上台才更加凸显,还是因为现在中美利益已经处于一个相互冲突的时间段?

崔大使:如果历史地看,中美利益交融其实在加深,特别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这种趋势更加明显。很大程度上,我们之所以能渡过2008年金融危机的难关,世界经济能够恢复相当的增长,中美这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之间的合作起了很大作用。

凤凰:您在讲话中曾表示,台湾问题仍然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如果台湾问题处理得好,中美关系就会发展得顺畅,处理得不好就会出现波折。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在台湾问题上一直都有不少小动作。比如签署《台湾旅行法》、《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最近还签署了《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一旦美国政府开始付诸行动,比如派高层互访,这是否会触及中方的底线?

崔大使:台湾问题从一开始就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美国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庄严承诺执行一个中国政策,这构成了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这个政治基础一旦遭到破坏,将不可避免地损害甚至动摇整个中美关系,这已经被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所证明,今后也会是这样。关于我们的立场,不久前习近平主席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中国人的事要由中国人来决定”,“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 ,中国必然要走向统一。

基辛格一语道破中美关系 预言中美两国未来

凤凰:特朗普曾经问过他的幕僚保卫台湾有什么好处?您觉得特朗普是不是在以台湾问题来换取其他的战略利益?

崔大使:一国政府基于国家利益来考虑问题,这很正常。在台湾问题上,美国不出面干预中国的和平统一进程,让台湾问题由中国人自己解决,从长远看其实最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因为这样,美国就不用担心是否会和中国产生冲突,或有人把美国故意拖进台海紧张局势。而且,统一后的中国对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和世界经济发展是有利的,给美国带来的各种机遇一定会比现在更多。 

凤凰:您有没有觉得特朗普政府的台湾政策与之前的美国政府有何变化?是否动作更加频繁,态度更加强硬,对华压力更大,包括美方之前召回了驻拉丁美洲那些跟台湾断交的国家的大使?

崔大使:美方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就台湾问题作出了庄严的国际承诺,这对当时及现在的美国政府都是有约束力的。从这几十年历史来看,美国有些人时不时企图改变这一状况、改变一个中国政策,但最终都没有得逞。

一些拉丁美洲国家自主做出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决定,这完全是他们主权范围之内的事情,也符合《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相关决议的精神,且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也都是这么做的,他们并没有做错。那些不高兴和担心的人才是做出错误选择的人。换个角度看,越来越多的国家顺应世界潮流,遵照《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办事,遵守联合国决议,跟中国发展友好关系,这可能会对某些别有用心的人造成更大压力。所以历史地看,压力是在他们身上。

凤凰:今天特朗普政府宣布了特朗普会与金正恩在2月底进行会谈,朝核问题又有了一些新的积极进展。您认为如何打破朝鲜要求分布走、同步弃核与美方要求全面弃核的僵局,中国在这一过程中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崔大使:中国一直在发挥非常建设性的作用,推动半岛问题的政治解决。其实现在发生的好多事情是我们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推动的,也是一直在鼓励有关各方去做的,所以我们非常欢迎去年以来,以特朗普总统和金正恩委员长第一次会晤为标志的一系列积极进展。我们也欢迎和支持他们举行第二次会晤,并希望这次会晤能朝着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迈出新的步伐。政治解决应该包括并行的双轨,一轨是无核化,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立场;另外一轨是实现半岛乃至整个东北亚的长治久安,要把现在的停战机制转换为和平机制。这两轨应该并行前进,如果其中一轨停下了,甚至往后退,另一轨也走不远。

凤凰:前不久,金正恩委员长刚刚访问中国,当时美国媒体的标题都是金正恩访问中国,是在向特朗普展示更多的筹码,您怎么看现在紧密的中朝关系?上一次金正恩也是在特金会之前访问中国,是不是中国在给朝美谈判增加筹码?也有人说,美朝现在有了新的动向,所以金正恩才一年之内访问中国四次。

崔大使:中朝之间高层往来是有传统的,其实过去相当长时间内比最近还要密切得多。中朝之间加强高层往来对两国关系是好事,对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维护地区和世界的稳定也是好事,这已经为事实所证明。当然,有时候大家的反应很有意思。前几年很多媒体在说,金正恩委员长怎么不出来见别的国家领导人,当时他们很有意见。现在金正恩委员长访问中国,又跟特朗普总统会面,有的人又觉得很意外。到底怎么做他们才能满意呢?至于中朝高层会晤,如果把时间跨度放大一点看,现在这个频率也是正常的。

基辛格一语道破中美关系 预言中美两国未来

凤凰:关于中美经贸谈判,可不可以透露一下现在的进展,您对3月1号前达成协议是不是感到乐观?

崔大使:我并没有参加前几天在北京举行的中美经贸问题副部级磋商,确实没有很多细节可以提供。我们现在正在跟美方加强联络,准备刘鹤副总理月底到美国来进行更高级别的磋商,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已对外公布消息。从去年到现在,使馆一直在中间发挥沟通联络和信息传递的作用,包括传递信件和口信。

当然我也非常有幸于去年12月1日参加了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会晤,这是一次超长时间、非常友好坦诚的对话。两国元首都认为中美之间应发展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关系,也同意双方应加紧努力进行经贸磋商,争取在一定时间内或者说90天内,找到一个符合双方利益、双方都满意的解决办法。双方工作团队正向这个目标努力,任务很明确,就是要落实好两国元首共识。

凤凰:据美方消息来源,上一次副部级磋商虽然有进展,但在美方关切的结构性问题上没有突破,这是不是刘副总理要来华盛顿讨论的焦点议题呢?

崔大使:中方始终抱着开放、认真、负责的态度,愿意充分听取美方关切并认真讨论,找到务实的解决办法。我相信刘鹤副总理此次访美也将继续这样做。当然,任何磋商谈判都应平衡照顾、同步推进双方关切,所以我们期待美方也能够以开放、认真态度讨论中方关切,也只有这样中美经贸磋商才能取得真正有效、持续的解决办法。

凤凰:中方的关切包括什么?

崔大使:最近几年美方对中国企业赴美投资限制在增加,而且恕我直言,美方对中方有时候是疑神疑鬼、草木皆兵、杯弓蛇影……。如果以后语文老师要给学生解释这些成语的意思,美方最近一两年在中美经贸关系上的表现就是很好的例子。

凤凰:美方知情人士说,中方如果继续努力推进对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其实也有利于自己的长远利益,您同不同意他们这样的看法?

崔大使: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一直在履行对WTO的承诺。现在有些人批评中国,指责中国没有履行承诺,但谁也举不出一个具体的、实实在在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有些指责,比如说强制技术转让,中方对此也很关切,因为这是中国法律法规和政策禁止的。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们愿意依法处理。但是我们只听到笼统的指责,从来没人向中方提出一个强制技术转让的具体案例,不管是美国、欧洲还是日本的企业。如果有人提出,相信会得到迅速处理。

凤凰: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最新报告认为,南海可能会成为2019年中美最大的冲突点。您如何看美国政府在南海越来越频繁的所谓“航行自由”行动,是否担心南海问题在2019年会成为中美之间的冲突引爆点?

崔大使:近几年南海局势在降温,在趋向稳定、平静。中国和其他一些声索国之间进行了很好的沟通。从双边来说,没有哪一个声索国跟中国就南海问题爆发重大事件甚至危机。从多边来说,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的南海行为准则(COC)谈判也在取得积极进展,确定了相关时间表。南海局势正向好的方向发展,为什么美国有些人始终热衷炒作南海问题?这只能证明有人不想看到南海局势平静,有人想在南海制造紧张。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希望他们能公开说明。

基辛格一语道破中美关系 预言中美两国未来

凤凰:现在美国政府到底有没有一个跟中国沟通联络的主要官员,当前美国国务院主管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位置是空缺的,白宫国安会影响力也不如从前,所以除了美国副总统、国务卿以外,美政府到底是哪些官员主要在主导和负责对华政策?

崔大使:应当说,美国对华政策最高负责人是总统本人。中美两国元首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工作关系和比较频繁的接触,包括访问、多边场合会晤以及通话通信。元旦前,两国元首进行了一次长时间友好通话,并就中美建交40周年互致贺信。我觉得中美最高层的交流和工作关系是良好的,不存在什么问题。当然不能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元首去做,所以两国政府之间从2017年海湖庄园会晤之后就建立了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并举行了第一轮对话。2018年,双方开展了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未能举行,但实际上双方一直就经贸问题进行对话,只要双方实际上还在进行对话,就是有效果的。其他两个对话2018年没有进行。如何将中美现有的、特朗普总统执政后双方建立的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充分用起来、用好,这对双方共同把握好中美关系发展,管控分歧,扩大合作有非常关键的作用。

凤凰:特朗普提到中美关系的时候,经常会强调他跟习近平主席个人关系非常好,您觉得两国领导人的个人关系对两国关系有多大影响?

崔大使:我几乎参加了习近平主席跟特朗普总统的每一次见面,除了两国元首2017年在德国汉堡G20会议期间的会晤之外。习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之间确实有良好的工作关系和个人友谊。每次参加两国元首会晤,我都能感受到双方的坦诚和友好。两国元首各自代表自己的国家利益,但能够进行非常坦诚的交流,而且总能达成一些重要共识。元首之间的这种关系对两国关系是一种战略引领,可以说是中美关系中最大的稳定器。中美双方工作层在遇到问题,甚至找不到方向的时候,两国元首之间的沟通和交流可以给双方起到明确定向的作用,这种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凤凰:非常谢谢崔大使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香港理工大学祝捷展示基于梯度超表面的声表面波亚波长声聚焦和成像 2019-04-18 [27]
刘跃进:世界大变局与隐蔽战线 - 防范化解风险与国家安全总体布局 2019-04-18 [21]
90后女教授王虹:科研,就是见贤思齐焉 2019-04-17 [47]
杜路平、袁小聪教授首次发现新光学斯格明子结构 2019-04-17 [62]
张维:深圳的成功在于官不欺民,民不媚官 2019-04-17 [134]
程亚文:什么才是今天最大的“全球性问题” 2019-04-15 [111]
徐冰:AI算法能“偷听”- 突破伦理的“灰犀牛”并不远 2019-04-15 [114]
王文清:超越电磁炮的化学能氢气炮 2019-04-14 [130]
上野千鹤子:这是一个即便努力了也不一定会得到回报的社会 2019-04-14 [334]
刘世锦:中国下一步发展需要研究的五个重要理论问题 2019-04-11 [20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UCSD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Susan Shirk):收紧中国学者签证损害美国声誉 :斯坦利医学研究机构发现: 养猫可能会导致精神分裂 :2019海南大学管理学院诚邀英才加盟 :《Science》创刊125周年:公布了125个最具挑战性的科学问题(1) :《Science》创刊125周年:公布了125个最具挑战性的科学问题(2) :2019哈佛中国论坛创业大赛 决赛名单揭晓 :哈佛、耶鲁等全世界一两千万名大学学者、研究人员为他们打工 :哈尔滨工程大学海内外青年学者“兴海论坛”(5/11-12)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杨鸣去杨鸣家留言留言于2019-01-12 09:04:35(第1条)
中美关系未来10年的格局,依然是“文明的冲突”,这就是“在一个新的国际政治环境中如何共生共存”的大问题。

我认为中美关系应该聚焦“美国华人在中美关系发展中的作用”,不然的话,彻谈中美对立格局中的发展关系,无异于“与虎谋皮”,依然无解。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9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