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曹则贤:中国科普“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局面,何时才能得到改善?
曹则贤:中国科普“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局面,何时才能得到改善?
2/28/2019 9:12:31 AM | 浏览:494 | 评论:0

科普作品讲究的是举重若轻、深入浅出,然而人啊,那得曾经深入过才能作浅出的潇洒,有本事举重才敢玩若轻的倜傥。我心目中的科普作家和他们的作品是这样的:

曹则贤:中国科普“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局面,何时才能得到改善?
 
George Gamow,1904-1968

  (1) 伽莫夫(George Gamow,1904-1968),这位博学的俄国科学家解释了α衰变,研究过恒星的行成,以及恒星内部核素的合成等。他的被称为科普的作品,比如  The birth and death of the Sun  One two three… infinity  以及  Mr。 Tompkins 系列 ,给无数非科学家普及了深刻的知识,也给了很多职业科学家以灵感。他写下来的许多猜测性的东西后来被物理学所证实。

曹则贤:中国科普“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局面,何时才能得到改善?
 
Steven Weinberg,1933-

  (2)温伯格(Steven Weinberg,1933-),1979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他的  The first three minutes 是一本知名度很高的关于宇宙起源的好书。不幸的是,这本书被有些人当成了黄书。他的另一本被当作科普书籍的著作  Facing Up: Science and Its Cultural Adversaries  会让有些文化人勃然而怒。

曹则贤:中国科普“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局面,何时才能得到改善?F
 
rank Wilczek,1951-

  (3) 维尔切克(Frank Wilczek,1951-),2004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他在美国物理学会杂志 Physics Today   的专栏 “Reference frame” 上写了很多文章。读懂那些文章一直是我的愿望或曰理想。他的科普著作  The lightness of being: Mass, Ether, and the Unification of forces  和  A beautiful question: finding Nature’s deep design  尤为令人印象深刻。

曹则贤:中国科普“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局面,何时才能得到改善?
 
Roger Penrose,1931-

  (4) 彭罗斯(Roger Penrose,1931-),不世出的顶级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哲学家,一个显然不是什么诺贝尔奖得主可比拟的人物。大爆炸理论是他和合作者早期的工作,在他的成就中所占比重不大。2011年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奖工作为准晶,是Penrose 1970年代在铺排花样的研究(Penrose Tiling)为接受存在5次、10次转动对称的排列方式奠定了数学和心理基础。他的那些被当作科普的著作,如 The Emperor’s new mind,Shadows of the mind  等等,是科学的,也是哲学的。这些书在德国大学图书馆里也是会被偷走的。此外, The road to reality  一书也有人说是科普,虽然这世界上很少有人能读得懂,看样子是被当成庸俗的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了。可悲的是,虽然  A brief history of time  还真是本科普书,可在中国这本书连名字都没翻译对。特别要强调的是,Penrose的书我相信是他自己写的,这一点可真不容易。

曹则贤:中国科普“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局面,何时才能得到改善?

Ian Steward (1945-)

  (5)Ian Steward (1945-),数学家。他的科普名著有  Why Beauty Is Truth: The History of Symmetry Fearful Symmetry: Is God a Geometer?   等等。人家那文笔之优雅流畅,我看不懂内容也愿意把这些书读完 (我有个想法。是否可以将“尽管内容看不懂,但人们还是愿意把它读完”当作是好书的判据之一?)。

  当然了,真论起科普书,还要数近代物理奠基人伽利略(Galileo Galilei,1564-1642)的那些著作。他的《关于两种主要世界体系的对话》《论运动》《关于两种新科学的讨论与数学证明》等等,都是为了普及(popularize)他那个时代的天文学、力学和数学知识才撰写的,并且确实起到了popularize 这些知识的功能。某种意义上来说,倘若人们会读拉丁语,牛顿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也不妨当作科普看。

  如果读一读这些科普书,人们或许会得到如下结论:科普,首先应该是“科” 的。一本书,首先要能影响到专业的科学家,其次要能影响几代人,才算得上是“科” 的。研究做得很好了,见识广了,理解深了,才可以动写科普书的念头。此外,要有好文笔,才能开始写科普。这方面的例子有著名生物化学家杰拉希(Carl Djerassi,1923-2015),一位诺奖得主量级却没有获奖的人物,转而写小说。老先生文笔比专业作家似乎还强,其第一部小说 Cantor‘s dilemma (中译本为《诺贝尔奖的囚徒》)一炮走红,轻松上了畅销书榜首。

  别人我不清楚,我自己几斤几两我却是知道的。我知道我还远不够“科”,所以从未动过“科普”的念头。这些年我所写的东西,更多的是读书时的笔记,或者可当作对自己的督促。套用一句流行的话,“哥写的不是科普,哥写的是自己的困惑”。至于市面上的所谓科普,有时让人们更多地看到的是对科学的误解,是一些或真或假的科学家的胡闹、甚至傲慢,当然还有贪婪。就读者而言,说好了爱科学的,却总想着省力走捷径三分钟弄懂量子力学一分钟通晓相对论,就有点鸡贼得过头了。一切指望通过科普作品完成科学教育的人,都十有八九是伪科学爱好者。

  我们的国家热切地期待着自己的国际水准的科普作家和科普作品,心情可以理解,但这要等到有国际水准的真科学家出现以后才有可能。江南七怪教郭靖的是(武功)科普,风清扬启蒙令狐冲的也是科普,但后者才算是合格的科普。充满道听途说而非真知灼见的赝科普著作或者译作,对于渴望知识而又无力分辨的人们无疑是有害的。这一点,许多人可能都注意到了。也许这关于科普是非不明、好赖不分的局面,要等到科学的曙光照耀这块大地后才能得到改善吧。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曲卫国 :中国大学荒唐的职称评审 2019-07-14 [158]
荀凤元:依靠技工院校培养的青年技能大军实现制造强国梦 2019-07-14 [70]
高培勇:不能身子进了高质量发展阶段,脑袋还停留于高速增长阶段 2019-07-14 [135]
刘世锦:为什么说我们迎来了“高难度增长”? 2019-07-13 [109]
郑永年:“贫”与“富”的未来 2019-07-13 [94]
李迅雷:为什么直接融资比重总是上不去 2019-07-13 [60]
郑乾:为什么中国的刘易斯拐点被提前了? 2019-07-13 [92]
朱锋:中美关系已经出现“质变" 2019-07-13 [231]
渠敬东:大陆的教育双轨制, 成了家庭资源投入的无底洞 2019-07-13 [246]
陈春花:大学究竟学什么? 2019-07-12 [14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当中国幼教在狠着劲拔苗助长和敛财时,德国的幼儿园在干什么? :中医药真实世界研究的基本考虑 :荀凤元:依靠技工院校培养的青年技能大军实现制造强国梦 :杜绝洋垃圾:大陆必须取消对外国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 :高培勇:不能身子进了高质量发展阶段,脑袋还停留于高速增长阶段 :职场社交真相:谁更会“聊”? :2019年第二届 悦·少儿美术馆小馆长全球招募 :2019杭州海外创新创业大赛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9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