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港澳讯息
关键字  范围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来源:智行基金会 | 3/26/2019 6:40:24 AM | 浏览:461 | 评论:0

我今年五十多岁了,开始做智行基金会的时候才三十出头。我没有结婚,但是我儿孙满堂,拥有23000多个孩子,如今孙子孙女也一大群了。

这种成就感和满足感,金钱买不到,令我觉得一生没白过,死而无憾。

2002年初的那个冬天,寒风像刀一样割在脸上,我跟着“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老师到河南一个艾滋病村,走进一间间低矮破败的房屋,眼睁睁看着里面绝望而痛苦挣扎着的生命,亲眼目睹艾滋病村触目惊心的惨状。我就知道,我的人生被改变了。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这个孩子的父母都死于艾滋

这是一个和我的生活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上吊身亡的农妇已经死去多日,而她两岁半的孩子正哭喊着“下来!下来!”饿得发慌的孩子有些哭不动,就用嘴啃噬着母亲的后脚跟。身亡的农妇和她的孩子都患有艾滋。

一个瘦小的男孩,吃力地推着木头车,带他患有艾滋病的父亲去晒太阳。

一个妇女坐在床上无助地哭泣,地上铺了几个麻袋几件破衣服,上面躺着赤身裸体,骨瘦如柴,濒临死亡的患病孩子……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临终的孩子

好多好多个村子,都是这样的情况,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4-6个感染了艾滋病——阴暗破陋的房屋,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年轻身体,伴随着疱疹、痔疮、腹泻及发烧……还有感染者因为绝望而自杀!

这里是人间地狱。

我站在那个充满着贫穷和苦难的村庄里,想起了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里这样一个镜头:商人辛德勒站在山上,看见山下无数正遭纳粹军队凌辱的犹太人,内心无比触动。

我看到很多与我几乎同龄的农民。他们和我一样聪明,只是因为出生在贫穷的地方,所以命运和我完全不同。我意识到,很多东西的得来,并不是因为你有多聪明,而是因为你幸运。我觉得应该用自己的幸运,去帮助比我不幸的人。

我在香港出生,14岁跟着父母移民美国。18岁那年,我以全年级第二名(一个年级600多人)从美国三藩市高中毕业,考入哥伦比亚大学。

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到哈佛大学读完硕士,我进入华尔街投行工作,27岁任瑞士银行的联席董事。29岁,我在法国一家瑞士银行做副总裁,年薪百万美元。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和同学去旅游

我的梦想是成为华尔街最出色的银行家。

公司有四架私人飞机,平常出差可以乘坐,上下班有豪华专车接送。我工作第一年就在纽约买了房子。每天出入各种名利场所,财富地位都不缺,人生一路顺风顺水。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虽然我没有在内地长大,但我十六七岁时就已经一个人走过内地很多地方。在哈佛大学,我师从儒学家杜维明,待得最多的就是燕京图书馆,我非常热爱中华传统文化。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这个少年有点帅

1995年,我被银行派驻香港,经常要到内地来洽谈投资项目。因为我的高中老师死于艾滋病,我一直关注艾滋病,但让我惊讶的是,内地很多人连“艾滋病”这三个字都没听说过!

1998年,我拿着100元港币在香港开了一个银行账户,注册了“香港智行基金会”,开始在内地和香港做一些艾滋病预防宣传和安全套发放工作,用业余时间参加政府和联合国举办的一些艾滋病工作会议。

“智行”的意思是,把智慧付诸于行动,去帮助人。如果光有智慧,没有慈悲,不去帮助人,智慧就白白浪费了。如果你的智慧只是为自己一个人所用,那也不是大智慧,那是很自私的行为。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2001年下半年,我在北京参加一个艾滋病研讨会议,遇到来北京看病的河南父子俩,经老家的医生诊断,他俩得了艾滋病。

一问他们家里的情况,我就很好奇,在那么偏僻的农村,没有红灯区、也没有商业性行为,也不可能吸食毒品,怎么会有艾滋病?他俩却说“村里很多人都得了这病,很多人都死了……”听到他们说村子里的人都卖血,我才知道怎么回事。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和高耀洁老师到河南

2002年1月,我和大陆“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老师,第一次去了父子俩所在的河南某艾滋病村。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村里有很多这样患病的家庭

我看到一个奶奶抱着两个孙子,小哥俩骨瘦如柴,都感染了艾滋,孩子的父母已因艾滋病去世。奶奶跟我说:“等我两个孩子都走了,我也该走了。”

我还见到一个因患艾滋病死在家里的人,没有人敢进去抬他的尸体;有一个小孩在屋子里跟着死去的爸爸,饿了两天,大家都怕接近这个孩子,怕会带来噩运……

即使是健康的孩子,也因为家庭的贫穷辍学在家,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我看到的是巨大的苦难,我们同生为人,我无法转过头去。

走访完艾滋病家庭,连续失眠几天之后,我决定从艾滋遗孤入手。

我想,再过20年,爷爷奶奶那一代人,会慢慢地自然死亡,卖血的青壮年,会因艾滋病离开。农村唯一的希望,只有靠这些孩子了。

这些孩子从出生起就被异样的眼光包围,他们内心受到的创伤无法评估,我要去关心他们,让他们知道,每个生命都是有尊严的。我要帮助他们考上大学、走上正道,变成一个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我祖籍广东,曾祖父时举家搬迁到上海做生意。虽然祖父是富二代,依然学习很刻苦,考进了上海交通大学。

我的家训是:不管贫穷还是富有,对后代、对孩子来说,排在第一位的事就是接受教育。

只要一场战争或一场天灾人祸,财产再多都会灰飞烟灭,但受过的教育和学到的技能是任何人都拿不走的,这才是孩子受益终生的财富。

当时祖父可能也没想到,这条家训的价值这么快就得到了验证。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上海被日军攻陷,我们一家先搬回了广州,很快广州也没守住,我们又逃难到香港。

都是一穷二白的难民,没文化的人就只能靠体力谋生,甚至体力活也找不到。我祖父是大学毕业,还会英语,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在香港重建家园。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到杜家祠堂祭拜

当我第一次来到河南艾滋病村,面对这么庞大的艾滋病群体,我就下定决心帮助艾滋孤儿读书、接受教育,让他们的人生可以自立,也是受到杜家家训的影响。

这个世界少了一个银行家,不会有什么影响。如果这些艾滋孤儿没人帮,他们未来的命运,只能是一代代悲苦的轮回。我决定放弃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救助艾滋遗孤的行动中。

除了妈妈苦口婆心地劝我,还有更多的人说我傻,很笨。他们觉得我疯了,大好的前程不要,却让自己陷入可怕的艾滋病泥沼。

但也有很多做金融的朋友和同事,尊重和支持我的选择,觉得金融圈子里能有人去做这样的事,值得敬佩。

我妹妹也很支持我,对我很照顾,知道我平时比较忙,我的衣服都是她帮我买的。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曾经的我也是一枚小鲜肉

我之所以那么决绝地辞职来做这件事,除了强烈地感觉到再不行动就来不及了,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现实困难。募集不到资金,前两个学期的助学金都是我拿出的个人积蓄。

为了保护孩子们的隐私,我连最基本的善款去向公开、使用透明都没法做。不能公开受助人信息,也不能说这些人在哪里,没有资助名单、没有贫困证明、没有学费发票或收据……筹款的难度可想而知,只能靠大家对我个人的信任,相当于你把钱捐给我,只是你信任我去做善事了。

那真是很艰难的一段时光,我自己的钱花光了,全靠金融界的朋友毫无怨言慷慨解囊。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我还是没能救活她

当地政府觉得,我这样一个华侨过来帮忙,肯定是有动机的,要么是来传教宣传西方文化,要么是来骗钱的。刚到河南时,飞车跟踪、礼貌驱逐、悬赏缉拿等都遇到过。

只要政府得到“线报”,马上就会派工作人员出来拦截,把我们堵在村里,然后送我们到县城。有时也会跟我们礼貌地说,“艾滋病问题已经解决了,谢谢你们的好意,别再来了。”然后就送我们上车,礼送出境!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很拉风的交通工具

刚开始的大半年,我几乎都是和当地政府在打游击战,刚被他们撵出来,看他们走远了,我就想办法再回去。有时候是在农民的带领下去寻找孩子。有时候则是通过当地学校与孩子取得联系。或者和村医联系,村里谁发病,村医一定知道。

有一些官员很善良,他们也想解决问题,除了摩擦,也有交流,还有观察。有一个县,我前两次去都被送上大巴赶出境,到了第三次他们才接受我们过去发放物资,同意在他们的监督下开展工作。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哪里有需要救助的孩子,哪里就是我的家

我能一直坚持到今天,无论遇到什么阻挠都没有放弃,得益于我在银行积累的经验:永远要懂得换位思考,永远站在客户的立场,懂得如何满足对方的要求。为了做成某件事,愿意用尽所有角度探索问题的症结所在,直到目标达成一致。

哪怕今天谈不成,我保持一个友好关系,下星期再来谈,直到双方互相妥协。

后来跟官员打交道较多了,他们说:“杜老师啊,以前你来时,我们对你有冒犯,是因为我们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人,居然会完全无所图、不求回报地去做好事。”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派发资助物资

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从中央到地方都有很多务实派官员来处理流行病的问题。从此以后,智行基金在河南、安徽等地的身份终于公开获得了承认,再也不用偷偷摸摸、东躲西藏地开展工作了。

我们在艾滋病村资助的孩子第一年127个,第二年200个,现在已经资助23000多人。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家访

在创办智行基金会之前,我曾跟着香港一个公益组织来内地发放过助学金。我拿着能资助50个孩子的助学金,却发现那里有70个孩子需要帮助。

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他们会在资助人面前斗穷、斗惨、斗可怜。

所以去河南艾滋病村之前,我就想好了,那些孩子已经够惨了,不用他们再通过斗穷、斗惨来获得帮助。我到第一个村子,就跟他们说,不设限额,只要符合“艾滋病孤儿”这个客观标准,我就有足够的钱保证这个村的每一个艾滋遗孤都能受到资助。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这个原则一直沿用到现在,如果我们新开发一个项目,也绝不会提前预设名额。从那时起,我还给自己立了个规矩:我本人必须跟每一个智行资助的孩子见一面,到每一个孩子家里去家访。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家访

2005年开始,改为跟资助的大学生见面,现在一年资助300多名大学生,每一个我都会跟他们面对面交流。很多孩子后来都跟我说,我的谈话让他终生难忘。

我是跟恒生银行的创办人何先生学的,他们有一个发放奖学金的基金会,对受助人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款项,但他们最难忘的,其实是在去哈佛前,何先生与基金会主席亲自与他们一起吃午餐。他们觉得很受重视,也倍受鼓舞,更不会辜负基金会的期望。

所以无论我有多忙,也会亲自跟他们见面聊天,了解他们的兴趣爱好,关心他们父母的情况以及艾滋病对家庭的影响,家里有无需要资助的弟弟妹妹等。

我想让孩子们不仅仅是得到金钱的救助,还要让他们感受到,除了物质帮助以外的人文关怀和精神力量。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杜爸爸和长大的小海星们

2007年开始,智行跟德鲁克合作开展为期6天的创业培训班,已经累计办了十多届。大学毕业后想回家创业的,我们可以提供小额贷款,如果愿意读硕士、博士的,智行也愿意供读到底。

为了让那些已经走出大学校园的艾滋孤儿更好地成长,我还成立了一个私董会,组织他们每年聚会三到五次,我有时间都会尽量参加。私董会就像一个CEO的综合教练,教给他们如何克服困难,面对挫折,树立自信,以及如何去服务社会。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清明节带孩子去拜祭他们的父母,以前答应了父母照顾孩子,我总算没有辜负他们

很多孩子的父母都因为艾滋病去世了,我就是他们的亲人,他们的“爸爸”,每一个孩子,我都不能只是资助他们,我必须陪伴他们一路走下去,看着他们长大,结婚生子,帮助他们在事业、爱情、人生和家庭等方面更好地发展,有一个更快乐的人生。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小海星拿到奖学金到英国读研,我路过伦敦,带他去装文艺范,游博物馆

既然帮了那些在学习上有天赋的孩子,对于不想读书的艾滋遗孤我也不能不管,“海上青焙坊”是智行与上海慈善基金会合作的项目,专门为来自困难家庭的17岁至23岁的中国青年提供无偿法式烘焙培训。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海上青焙坊学员

我们在上海南京西路注册成立了village127法式面包坊,除了为“海上青焙坊”学员提供就业,赚取的利润三分之一做助学,三分之一支持海上青焙坊,剩下三分之一用于village127自身发展。现在已经培养了两百多位西点面包师。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河南农村我们还有一家环保袋厂。曾经有一家爱心企业捐助了二十万元,如果分给每个家庭,一下就花光了。农村有很多艾滋病妇女,她们干不了农活,也不能外出打工,我想让她们能自力更生,有尊严地活着。

所以,我把爱心企业捐助的二十万建了一家环保袋加工厂,让她们通过自己的双手自食其力,这对她们的家庭,她们自己的生命品质提升都意义重大。这家小厂解决了十多个艾滋妇女的就业问题,她们觉得比领救济金更有尊严,自己更有存在的价值。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加工环保袋

十多年前,我们最初资助的大学生,陆续毕业了。有人说:“你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没必要再去管他们了。”

其实这才是我们新关系的开始,以前是我们照顾他们,那他们大学毕业了,我还得继续培养他们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让他们去帮助更多的人。社会也应让受助过的人出来,为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公益服务。

第一,有这么多社会资源帮他们走出了困境、脱离了阴影,他们应该站出来现身说法帮帮其他人,这也是履行社会责任;第二,只有他们的内心愿意面对真实的自己,面对过往的经历,才算真正的强大。我才放心。

我告诉孩子们:不要害怕别人的歧视,你们要克服自己的心魔,内心强大最重要。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智爱骑士。由小海星和志愿者自发组织的公益骑行活动,呼吁更多的人保护环境,关注公益,传递爱心

2004年,是智行最有创造力的一年,也是工作进展最大的一年,我个人却在这一年走进了精神状态的谷底。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到处募捐

我每天不是在农村一户户走访,就是在开会、募捐或演讲……在这些工作的间隙,还要面试学生、接受采访、参加孩子们的活动,每天从早上八点一直忙到凌晨3点左右休息……

每天都是这样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没有喘息。以前我做的都是几十个亿的项目,现在不得不为了让大家捐几十,一百地到处奔走、演讲。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走在乡间泥泞的小路上

我得忍受生活环境的巨大落差和不习惯。每次进村走访、发放助学金和物资都要好几天,不得不住在村民家或路边小旅店里。

在河南农村,我人生第一次见识并用了蹲坑这样的厕所,特别是排大便时,我蹲在那里,就有两条狗在我后面等着,我刚拉出来,它们就会凑上来抢食,我就会觉得很别扭、也不安全,只好挪动下,它们吃完会马上跟过来再抢,我就只能再挪动……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进村家访

那边很多厨房和厕所都是挨着的,苍蝇刚踩过大便马上又来踩食品,细菌、病毒很容易传播。我经常会教育孩子们,大便前后要洗手,现在我还编排了很多生理卫生课,给他们远程视频教学。

2004年上半年张国荣自杀,年底梅艳芳也走了,他俩都是我的朋友,也是智行的支持者,参与了智行的很多活动。我好像也开始徘徊在抑郁症的边缘。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看望奄奄一息的艾滋病患者

我做的家访太多,看到的惨剧实在太惨了,有时我觉得自己就是个艾滋孤儿,他们经历的苦难就像发生在我身上一样。慢慢累积了很多负能量,那时的照片我没有笑容,经常会变得很愤怒,并握紧拳头。我开始怀疑人生,经常在睡觉时做噩梦,半夜无缘无故地哭着醒来。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我走过超过100个贫困县

以前从来不会为钱发愁,现在总是为钱发愁,孩子们的学费常常没有着落。中国的艾滋遗孤有几十万,我感觉自己的力量太过渺小,救不完。我开始失眠,暴饮暴食折磨自己。

我觉得人生很乏味,就像一场牌局,已经知道胜负,或者明白知道哪几种结局,可预见已经没惊喜了……我不停地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搭帐篷睡,好冷

那时,还有一个写南京大屠杀的作家,叫张纯如,住在美国,因为写南京大屠杀时代入感太强了,诱发抑郁症后自杀了。

既然人生已经没有个人的意义,为什么我还要充满热情地活下去?我开始探索宗教,提醒自己说决不能跟她那样,不能“能医不自医”。

好友白先勇安慰我:“尽管杯水车薪,但只要帮助了一个人,就已经是功德无量了。”我猛然顿悟,是啊,这就好像海滩上成千上万,快要干死的海星,我们只能一个一个把它抛回海里。虽然我们救助的也许不到万分之一,但对被救助的那个海星而言,就是百分之百啊。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和好友在一起

幸运的是,我能在有意识时用天然的方式来处理抑郁症,从来没有服用过治疗抑郁症的药物,靠自己一点点敏感的意识和毅力,慢慢走出阴影。

因为我把生命的意义已经从个人生存变为服务别人,帮助更多人,我不是为自己活,有那么多的艾滋遗孤需要我。这是我的责任,我要快快乐乐地陪伴孩子们成长。

我把我的孩子们都叫做“小海星”。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过年,小海星们来拜年。我这空巢老人还担心下大雪没人来呢

智行陆续推出了很多项目,最早资助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2005年开始资助大学生、研究生。十几年来,我审阅过上万份学生申请。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中国的贫穷问题和重男轻女问题太严重了,艾滋病更是让这些家庭雪上加霜。

让下一代接受教育是最好的脱贫方式。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小海星画的杜爸爸像不像

17年来,智行基金会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河南、安徽、云南、广西等地设了14个办公室,我走遍全国100多个县的贫困村家访,募集资金两亿多元,帮助的艾滋遗孤23000多名。孩子们陆续长大,现已成为各个岗位上有用的人才。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去年,我带着志愿者下乡,看望智行基金会资助的家庭,看到他们如今的生活,我万分庆幸自己的坚持。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河南小县城的午夜大街,我和孩子们扮马路天使

一个农村如果有几个孩子考上大学,都高兴到要放鞭炮了。智行资助的孩子们,除了要面对贫穷,还要遭受艾滋病带来的心灵创伤和周边人的歧视,学习很不容易。我们资助的其中一个村,人口2300,有95个孩子考上大学。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

这些年,我们资助的孩子有4000人考上大学,不少考上北京大学、交通大学,中山大学等,自己拿到奖学金,在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地读书的也有。今年还有清华大学的博士后呢。

前几个月,智行曾经资助的一个学生,如今已经工作,他特意到智行办公室退还资助学费4000元,另外又捐款2000元。我很感恩他懂得感恩。

智行还成立了各种通过艺术手法帮他们疗伤的培训班,希望他们成长为行为自立,心理强大的社会人。举办艾滋孤儿的夏令营,带他们出去看世界,让他们有人生的奋斗目标。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一天跑一个城市,为了参加多个夏令营,差点中暑,见到孩子们后,又精神起来了

智行不仅把这些孩子送进高中、大学,针对那些无法接受正规教育的孩子,我们还会帮助他们完成,从职业技能培训到就业的一条龙计划。

2016年,我们的“海上青焙坊”培养的三名毕业生及面包师傅代表中国队,闯入法式面包世界杯总决赛,打赢了日本、美国、加拿大、俄罗斯等面包强国,获得第四名。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为小海星们骄傲

孩子们大了,我又要操心他们的终身大事。智行会定期组织适龄单身男女派对,帮他们牵线搭桥,组织家庭。我见证着一个又一个幸福的小家庭诞生。现在我早已经荣升爷爷啦。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我到处当证婚人。两万多个孩子,光是发红包已经够我破产。快乐地破产着

我至今没有结婚,就当那23000多个孩子都是我的孩子,我的使命就是要把他们一个个培养成才,不仅要自力更生、生活幸福,还要知恩图报,回馈社会。

我每年有四五十场演讲,过去十几年可能讲了600多场,现场听众超过30万人。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20周年晚宴上,孩子们要看看爸爸有多重

一方面是想培养年轻人要有社会责任心,不能只为自己而活,要用自己的专长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去做对社会有用的事。

现在智行基金的员工,有70%是受过智行资助,再回来服务社会的海星们。

另一方面,我想推行公益生活化。未来的公益事业,不应该靠人家单纯地捐钱,也希望公益能融入大家的生活。比如,你让每个人捐20元钱给智行,可能比较难,如果让他每天来智行的慈善咖啡店或社会企业village127买杯咖啡或买个面包,就比较容易。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智行基金会从小资助的两个海星,大学毕业后,喜结连理,产下龙凤胎。杜爷爷开心到整晚睡不着觉

曾经我也和很多人一样,想着退休前要赚够多少钱。智行基金会的工作,让我看到很多病苦和死亡,但这些负面的东西、没有把我变得悲观消极,反而让我更懂得惜福感恩、看淡名利、积极快乐的过好每一天,每天都有如过生日。

我跟孩子们开玩笑,以前我是富爸爸,现在我是穷爸爸。我没房没车没存款没家庭,但是我有你们,两万多个孩子的爱。我也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爸爸。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带孩子们坐云霄飞车,吓出魂

饱、暖、美食、名牌带来的是“肉体的快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游走天下是“精神快乐”;而我追求的快乐是“灵魂的快乐”,那是付出、奉献后,让他人因为你的存在而变得更好的快乐!

可敬的香港人- 记20年收养2.3万艾滋病遗孤并曾经富有的穷爸爸

褚时健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们是经历过“活了今天就没有明天”的人,过去如何、将来如何,都不重要,现在、目前,就是一辈子。做人的魅力在于,你是否是真实的自己。

我很幸运,我不用在意别人眼中的我是否成功,我一直在活真实的自己。我觉得自己很幸福,没有白活。

相关栏目:『港澳讯息
香港的"通识教育"把回归后这一代青年人引入歧途 2019-08-20 [96]
香港科技大学唐本忠《AM》:可控宏观组装构筑新型AIE水凝胶材料 2019-08-14 [74]
香港危机的经验、教训与收获 2019-08-13 [680]
香港和澳门回归之后截然不同的发展境遇,真让人唏嘘不已 2019-08-02 [420]
香港人,到底在恐惧愤怒什么? 2019-07-28 [1133]
港毒媒体已成为暴力行动的煽动者、策划者、组织者、参与者 2019-07-24 [362]
香港经济剖析 2019-06-25 [1013]
香港大学理学院:We connect & We lead in all walks of life 2019-06-15 [275]
魅力香港今日 2019-06-09 [666]
叶檀:再次打响香港保卫战 2019-06-07 [53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2019年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获得者名单和批准金额 :中国国务院六部门联合通知:为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管理“减负松绑” :单伟建:贸易战还要打多久? 对两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结局如何? :被痛风的“魔爪”盯上,你该如何挣脱? :2019新时代高校人才发展战略论坛 (11/15-17) :深圳,重任来了! :大陆各高校图书馆必须与时俱进 :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第一军医大学)2019年人才招聘简章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9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