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F. Pierucci《美国陷阱》:昨天阿尔斯通 今天是华为 明天又是谁
F. Pierucci《美国陷阱》:昨天阿尔斯通 今天是华为 明天又是谁
作者:唐霁 应强 | 2019/5/31 15:08:35 | 浏览:1974 | 评论:0

 

F. Pierucci《美国陷阱》:昨天阿尔斯通 今天是华为 明天又是谁

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Frédéric Pierucci),马修·阿伦(Matthieu Aron)

  问:你为什么要写《美国陷阱》这本书?

  答:我在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工作了22年,是电力和轨道交通设备领域的全球专家。自2011年以来,我负责管理锅炉部,该部门雇用了4000名员工,实现了14亿欧元的营业额。阿尔斯通的战略是将该部门与中国上海电气集团的锅炉业务部门合并为合资企业,从而成为该领域的全球领导企业。我被任命为该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并于2012年8月与家人一起搬到新加坡,创建总部并完成两个公司之间的谈判。

  在定居新加坡8个月后,我飞往美国出差,在纽约肯尼迪机场下飞机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美国司法部在没有通知我本人的前提下,于2012年11月起诉我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并指控我参与了2003年4月在印度尼西亚的一起与阿尔斯通有关的腐败案件。这本书描述了我如何入狱、美国司法部如何利用指控我向阿尔斯通收取巨额罚款,并导致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被最大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收购。

  问:你认为“美国陷阱”的本质是什么?

  答:我在书中依据事实和法律进行了详细分析,“美国陷阱”就是美国利用其法律作为经济战的武器,削弱其竞争对手,有时是为了低价收购竞争对手。

  问:书中讲述美国利用国内法打压阿尔斯通,美国以何种手段达到这一目的?

  答:2013年,阿尔斯通已被美国司法部调查3年多,但当时阿尔斯通首席执行官柏珂龙决定不与美国当局合作。美国人失去了耐心,决定逮捕我,以此向阿尔斯通首席执行官传递一个明确信号:如果你继续不配合,你将是下一个进监狱的人。

  恰恰在我被捕后,阿尔斯通开始与美国司法部全面合作。为了自保,首席执行官背着法国政府及阿尔斯通管理层的大部分人,通过秘密协商,将包括电力在内的公司四分之三业务卖给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问:你为何在书中说,你的经历反映了美国把“法律”和“道德”作为经济战武器发起打击法国和欧洲的秘密战争?

  答:美国希望控制整个世界的贸易。为此,冷战结束后,它重新定位了自己的情报机构,侧重于收集经济情报和秘密监视竞争对手,就像斯诺登所揭发的那样。它还打着道德幌子,针对它的国外竞争对手设立域外法,比如《反海外腐败法》。这部法律1977年出台,但此后20多年没有被用过。1998年,美国决定把它变成域外法。比如,只要外国公司用美元交易或者公司使用了服务器在美国的邮件系统,美国就认为他们对这个公司及员工所做的一切有了司法管辖权。美国还向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施压,让其所有成员从1998年开始要求出口企业遵守《反海外腐败法》。

  随后,美国2001年颁布《爱国者法案》。该法案经2005年修订后,允许美国情报机构在工业领域开展经济间谍活动,从此《反海外腐败法》得以应用,美国司法部主要针对欧洲公司展开行动。迄今为止,已根据此法缴纳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29家企业中,15家是欧洲企业,而美国企业只有6家!自2010年以来,仅法国公司因违反美国域外法就给美国国库支付了近140亿美元罚款。

  问:美国的迫害给你的家庭和个人带来什么影响?

  答:我在美国的监禁期超过25个月,其中包括14个月被关在高度警戒的监狱。这期间,我只隔着玻璃见过我妻子两次,我见不到我的4个孩子。我被监禁期间,阿尔斯通在美国司法部要求下以“放弃职位”为由将我解雇。我的职业生涯被毁了。

  问:美国打压中国企业华为,对其实施“科技禁运”。你怎么看美国政府频频在国际事务中实施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

  答:通过收购阿尔斯通,美国已获得维护所有法国核电站的权力,这些核电站提供法国75%的电力。由于没有一手资料,我无法评论华为事件的实质。但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当局对华为采用的策略非常类似于针对阿尔斯通的策略。从背景看,当然还有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特别是5G技术,众所周知,华为已领先竞争对手。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毫不隐瞒。真相路人皆知,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美国将法律作为经济战争武器的事实。所有国家都应团结起来,抵制美国的单边主义。昨天是阿尔斯通,今天是华为,那么明天又会是谁?现在是欧洲和中国做出回击的时候了。

一、《美国陷阱》内容简介

2013年4月14日,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法国阿尔斯通集团锅炉部全球负责人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刚下飞机就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

这场抓捕不仅仅是针对他个人的行为,而是美国政府针对法国阿尔斯通的系列行动之一。之后,美国司法部指控皮耶鲁齐涉嫌商业贿赂,并对阿尔斯通处以7.72亿美元罚款。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最终被行业内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收购。阿尔斯通这家曾经横跨全球电力能源与轨道交通行业的商业巨头,因此被美国人“肢解”。而皮耶鲁齐直到2018年9月才走出监狱,恢复自由。

在《美国陷阱》一书中,皮耶鲁齐以身陷囹圄的亲身经历披露了阿尔斯通被美国企业“强制”收购,以及美国利用《反海外腐败法》打击美国企业竞争对手的内幕。这是一场隐秘的经济战争。

二、作者简介

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

阿尔斯通集团锅炉部全球负责人,在2013年抵达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并被起诉入狱。获得自由后创建了IKARIAN公司,主要以预防国际腐败为目的,提供战略与运营方面的合规咨询服务。

马修·阿伦

法国《新观察家》资深记者,曾担任法国广播电台综合台的记者,自始至终跟踪阿尔斯通事件。

三、作者亲述/摘要

谁能想到,自2014年底,法国失去了对其众多核电站的部分控制权,受益者是美国人。

我叫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身不由己地成为这场国家丑闻的核心人物。身为阿尔斯通前任高管,我对于这个涉及120多亿美元的惊悚剧的黑幕一清二楚。在很长时间里,我被迫保持沉默。今天,我决定和马修·阿伦一起将其曝光。

2013年4月,因为一个腐败案件,我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逮捕,并被起诉。在这笔交易中,我一分钱都没有拿,但却被美国当局关进监狱两年有余,其中有十几个月是在一座高度警戒的看守所中服刑的。

这是一次彻头彻尾的敲诈,目的是迫使阿尔斯通支付一笔美国史上从未开过的巨额罚款,并且将自己卖给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公司。

我的故事向大家昭示,美国是如何滥用法律和道德,将它们作为经济武器,向法国甚至欧洲发起一场秘密战争的。

我们的大型企业(阿尔卡特、道达尔、兴业银行,等等)在一个接一个地遭受这样的攻击。近年来,这些跨国企业向美国财政部缴纳了超过140亿美元的罚款。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四、编辑推荐

1、看美国如何用司法“暗箭”,将世界500强吃掉:是合理执法,还是敲诈勒索?

2014年,举世瞩目的跨国收购案——法国能源巨头阿尔斯通被美国通用电气超低价收购,迷雾重重。被当成“经济人质”的核心人物出狱后详细披露海量细节,再现阿尔斯通、通用电气、美国司法部、法国政府、欧盟多方博弈,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2、当5G跟核能一样重要时,华为如何避免被“围猎”?

孟晚舟的遭遇简直跟美国对皮耶鲁齐的手段如出一辙!那么,华为如何避免成为下一个阿尔斯通?书中详述了阿尔斯通在应对美国围猎时的诸多灾难性决定,对中国重要的高新科技企业有珍贵的参考价值!

3、企业高管和员工该怎样保护自己?这是震耳警钟,也是典型教材

华为、中兴、中石化、丹东银行、西门子、松下等全球数十家企业都惨遭美国毒手,天价罚金、高管被捕或起诉……美国长臂管辖的隐秘陷阱在哪里?中国企业高管和员工如何提高防控,保护自己?书中呈现了企业高管一步步落入美国陷阱的详细过程,是一本企业和员工的“避坑指南”。

4、政府如何保护国家核心科技?贸易的背后其实是大国博弈

阿尔斯通被通用电气收购后,法国核电站关键技术落入他国,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美国正用司法等手段,在全球范围内打击他国核心先进技术。这已被反恐专家们定义为“法律战”的新型大国博弈。如何避免华为5G等高新技术被美国打压和吞并?本书为政府部门应对提供了借鉴和参考。

5、一经出版,全球热议

英国《经济学人》、法兰西电台、瑞士《每日导报》、德国《经济周刊》等外国媒体深度报道,引发全球对美国“长臂管辖”的热议。当时的经济部长、现法国总统马克龙:“我深信美国司法部的调查,与阿尔斯通向通用电气出售资产的决定存在因果关系!”

F. Pierucci《美国陷阱》:昨天阿尔斯通 今天是华为 明天又是谁

五、目 录

引言/ 001

1.  打击/ 003

2.  检察官/ 010

3.  第一次开庭/ 021

4.  怀亚特看守所/ 028

5.  回忆/ 035

6.  一通电话/ 042

7.  他们把我忘了/ 048

8.  斯坦/ 053

9.  克拉拉/ 059

10.第二次开庭/064

11.监禁125年/ 071

12.起诉书/077

13.一切都能适应,看守所也一样/ 085

14.家人才是唯一的依靠/ 091

15.从怀亚特看美国司法/ 095

16.我的量刑指南/ 100

17. A囚室/108

18.阿尔斯通抛弃了我/ 113

19.重回纽黑文法院/ 117

20.证据/122

21.检察官的“环球巡游”/ 126

22.《反海外腐败法》/ 130

23.认罪协议/138

24.克拉拉探监/147

25.解雇/154

26. 6个月过去了/160

27.全家出动/166

28.我有一份新工作/ 173

29. 4月24日的宣告/ 177

30.与斯坦的真相时刻/ 187

31.通用电气的神话/ 193

32.皮洛士式胜利/ 206

33.通向自由/215

34.自由/219

35.重回法兰西/225

36.与马修•阿伦的会面/ 228

37.开口或缄默/232

38.在股东大会上发飙/ 238

39.司法部检察官会议/ 247

40.阿尔斯通的认罪协议/ 258

41.面对议员的柏珂龙/ 262

42.最后的出售障碍/ 272

43.劳资调解委员会之战/ 279

44.无法容忍的敲诈/ 285

45.审判时刻/291

46.再度分离/297

47.再度入狱/302

48.暴力及非法买卖/ 308

49.国民议会调查/ 314

50.马克龙到访美国/ 319

51.终获自由/325

尾声/ 333

后记/ 339

附录/ 343

致谢/ 349

人名索引/353

六、精彩书摘

1.引 言

本书讲述了一个地下经济战的故事。

十几年来,美国在反腐败的伪装下,成功地瓦解了欧洲的许多大型跨国公司,特别是法国的跨国公司。美国司法部追诉这些跨国公司的高管,甚至会把他们送进监狱,强迫他们认罪,从而迫使他们的公司向美国支付巨额罚款。

自2008年以来,被美国罚款超过1亿美元的企业达到26家,其中14家是欧洲企业(5家是法国企业),仅有5家是美国企业。

迄今为止,欧洲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即将超过60亿美元,比同期美国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高3倍。

其中,仅法国企业支付的罚款总额就达到近20亿美元,并有6名企业高管被美国司法部起诉。

我就是其中一员。

今天,我不再沉默。

2.第一章 打击

突然,我变成了一只野兽。我穿上了橘色的连体服,身体被链条锁住,手脚被戴上镣铐。我几乎无法行走,也无法呼吸。我是一只被捆绑的野兽,也是一只掉进陷阱里的困兽。

昨晚,他们把我关进一间单人牢房。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气味,我几乎要被熏晕了。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道极小的裂缝。透过裂缝往外看,我隐约看到一个阴暗的院子。我听到各种噪声、争吵声、尖叫声,以及不间断的狗吠声。这简直是一场噩梦。我已经8个小时没有喝过水,又饿又渴。自从在飞机上听到那条简单的广播后,我的生活便发生了剧变。

先来说说那条机上广播。

国泰航空的空姐用甜美的嗓音和地道的英式口音播报了一条听起来无关痛痒的消息。空姐的声音虽然温柔,但却宣告了一场灾难的降临:“皮耶鲁齐先生,请您下飞机前先到机组人员这里来。”

这时,我乘坐的这架波音777刚刚降落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的跑道上。

我在黎明时分离开新加坡,在中国香港中转后,经过长达24小时的飞行,现在已筋疲力尽。

这是2013年4月14日晚上8点整。驾驶员对飞行计划掌控得十分完美,分秒不差。这条广播在飞机到达机场时响起。

难道当时我丝毫没有起疑?虽说已经习惯了各种长途飞行,但是因为时差,我头昏脑涨。45岁的我,先后在阿尔及尔、曼彻斯特、香港、北京、温莎(美国康涅狄格州)、巴黎、苏黎世等地任职,现在坐镇新加坡。20年来,我在全球飞来飞去,为我的公司奔波。我听过好几次这种广播,它要么是提醒我官方约会的时间被调整了,要么是帮我找回了在一次中转时丢失的手机。

因此,我没多想便来到了机组领班的面前。然而,这位年轻的空姐却满脸尴尬。机舱门已经打开,她胆怯而不自然地向我指了指门口等着我的一群人——一个女人、两三个穿制服的人,以及两个穿便服的人。那个女人礼貌地跟我核实了我的身份,命令我下飞机。几乎在我说出姓名的同时,其中一个穿制服的人就抓住了我的一条胳膊,并将它按在我的后腰上,然后他迅速地把我的另一条胳膊扭到我的背后,给我戴上手铐:“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你被逮捕了。”

我非常震惊,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束手就擒。后来我总是问自己:如果我没有下飞机,那会发生什么?如果我拒绝下飞机呢?若是在我连一只脚都没踏上美国国土的情况下,他们是否还能这样轻易逮捕我?我一声不吭地就服从了。其实当时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帮了他们大忙。因为从理论上来讲,我们还在国际区域——机舱出口的舷梯上也属于国际区域。

眼下,我被戴上手铐。片刻之后,我回过神来,要求他们做出解释。穿便服的两人说,他们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我们接到命令,在机舱出口逮捕您,把您押送到曼哈顿美国联邦调查局总部。那里会有检察官向您说明缘由。”

显然,他们也不了解更多的情况。在当时的情况下,除了这几句话,我也不可能有更多奢求,因此,只能跟着他们,在两个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的看管下,像个歹徒一样,双手被铐在背后穿过机场。周围乘客的目光让我觉得如芒在背。走了几米后,我意识到,为了保持平衡,我不得不小碎步地前行。我身高1.83米,体重将近100千克,这让我看起来非常滑稽。与其说是滑稽,不如说是梦幻。我仿佛穿越到了一部电影中,在扮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的角色。两年前,他就像我一样被戴上镣铐,在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押解下,痛苦地走在纽约街头……然而此时,我的惊吓大于忧虑。当时我一直确信,这是一个错误或者误会。他们只是错把我当作了别人,经过查证后,案件就会真相大白,一切仍会照常进行(近年来,肯尼迪机场发生的这类误会与日俱增)。

我的“警卫”直接把我带进了一个小房间。我很了解这种地方,在这里,美国当局会对可疑的外国人的护照进行仔细检查。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鉴于法国的立场——时任总统雅克·希拉克拒绝参与美军的行动——我们一群法国商人不得不在肯尼迪机场等候很长时间,直到美国官员同意让我们入境。

今天,检查的速度加快了。两名查验人员花了几分钟时间检查我的身份证件,然后将我带出机场,坐上一辆没有警用标志的警车。我终于明白了眼前的现实:显然,我就是他们等待的人,我是他们要的“实实在在的客户”。这并非像在某些荒诞故事中,某人被误认为是某个强大的恐怖分子或者在逃罪犯。至少这一点是明确的。但是为什么呢?他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又做了什么?

我无须花太多时间反思我的经历。就个人生活而言,我绝对无可指责。另外就是我在阿尔斯通的工作。即便这种粗暴的逮捕可能与我的职业有关,但我也觉得可能性不大。我在脑海中将公司近期的项目飞快地过了一遍。自从10个月前我担任锅炉部的全球负责人以来,我在新加坡职务范围内的所有业务中,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至少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是放心的。

但我也知道,阿尔斯通经常因腐败行为而接受调查,美国当局几年前就开始了一项调查。当时,阿尔斯通因涉嫌为取得多个合同而行贿,其中包括印度尼西亚一家发电厂的合同。我曾参与这个项目,阿尔斯通确实聘请了中间人来确保拿下这个市场。但是,这些事情是在2003年和2004年发生的,印度尼西亚的合同是2005年签字生效的。当初合同谈判似如烟往事,已经过去10年了!这太久远了。重要的是,我已经在内部审计时澄清了自己。这是我们的惯例。那是在2010年或2011年,具体日期我记不清了。但是我可以确信——汽车正在驶向曼哈顿,我越来越焦虑,开始费力地在脑海中搜寻往事——阿尔斯通聘请的两位律师曾短暂地对我进行了一次询问,大概持续了1个小时。他们认为我遵循集团的所有程序规定,没有任何错误,无须任何惩戒。2012年,我得到了一次不错的晋升,升任为现在的锅炉部负责人,该部门在全球有4 000多名雇员,年营业额为14亿欧元。此外,2011年以来,阿尔斯通的首席执行官柏珂龙一直打算与中国上海电气集团建立一家50∶50控股的合资企业,将两家公司的锅炉业务合二为一,他选择我来领导这家未来世界级的大企业,总部将设在新加坡。

全球总裁!全球总裁现在却被带进一辆汽车,忍受着双臂的酸痛。金属手铐逐渐割伤了我的手腕。谁能想到,我仅仅因为在2003—2005年的印度尼西亚项目中扮演了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就遭到如此待遇。我又不是阿尔·卡彭!就连他的手下都算不上!我在内心深处翻来覆去地琢磨着各种解释,想象着各种可能导致此次被捕的情节。调查人员把车停在了路边。

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两位探员罗恩和罗斯——我后来才知道他们的名字——觉得我“人还可以”。我还算走运。

“皮耶鲁齐先生,您很冷静,既没有喊叫,也没有挣扎。您也很有礼貌,和您这样的人打交道还是不多的。我们打算给您一些奖赏。”

很简单,他们取下了我的手铐,把我已经僵硬的双臂贴在膝盖上,然后把我的双手铐在了前面。这看上去没什么,但经历过这种不适的人都知道:与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相比,这种姿势舒服多了。今晚交通还算通畅,我们花了不到40分钟就到了曼哈顿的美国联邦调查局总部门口,汽车驶进了地下停车场。下车后,我们面前出现了第一部电梯。探员命令我走进去,但却要进去后背对着电梯按钮,他们对此进行了特别说明,而且一副极为认真的神态。我看着他们,有点儿摸不着头脑。1999—2006年,我在美国工作了7年,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但现在我的疑问是:我真的要走进这部电梯吗?

“这是一项安全规定,皮耶鲁齐先生,” 罗恩解释说,“您没有权利看我们按了哪个按钮。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总部,我们不会让您知道您被带到了哪个楼层,或者在哪个办公室接受审讯。”

我被带到一个神秘的楼层。通过几扇装甲门后, 我们进入一间简陋的办公室。这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中央放着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墙上伸出一根长长的铁杠,警卫用手铐把我铐在上面。他们让我独自待了一会儿。突然,门打开了,一位探员走了进来。

“早上好, 皮耶鲁齐先生。我叫塞思·布卢姆。我负责美国联邦调查局对阿尔斯通腐败案的调查,特别是印度尼西亚的塔拉罕项目。我现在能说的只有这些,几分钟后,负责调查的检察官会亲自来审问您。”

说完后,布卢姆平静而有礼貌地离开了房间。

3.尾声

和马修一起完成本书后,我有了5周的空闲时间。我的家人、同事和朋友都建议我好好休息,远离人群,去放松一段时间。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想像那些被监狱生活击垮的人一样,缩在角落里恢复元气,或者迷失在突然开始的新生活面前,试图忘却往事,变成一个全新的人。我并不想“翻篇”。我只想继续战斗,我要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因为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

密特朗在总统任期快结束时,曾对乔治-马克•本阿姆说过这样一段具有前瞻性的话:“法国还浑然不知——但我们已经与美国开战了,是的,这是一场持久的、至关重要的战争,一场经济战,一场表面上没有伤亡,却生死攸关的战争。”

这并非我一个人的战争。这是一场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战争,一场比军事战争更加复杂、比工业战争更加阴险的战争,一场不为公众所知的战争:这是一场法律战争。法国恐怖主义分析中心的专家已经确切地描述了这种被称为“法律战”的新型冲突,即利用法制(法律)体系,将敌人——或被“锁定”为敌人的目标——塑造成违法分子,以此给对方造成最大程度的损害,并通过胁迫手段迫使其服从。“9•11”事件发生后不久,同年12月美国陆军上校查尔斯•邓拉普提出的这一概念初见雏形,此后便被美国新保守主义的许多研究人员援引,并主张扩大其适用领域。事实上,在各方共同关注的许多议题上,美国已经成功地向其同盟国及它们的企业施加了一套自己的准则,例如打击恐怖主义、反对核扩散、打击腐败、反洗钱。这些合法和必要的战斗使美国人自诩“世界警察”。凭借强势美元(国际商业往来的手段)和技术(允许通过美国的电子邮件系统在全球范围内传输数据)的力量,美国不仅成了全球唯一能够颁布域外法的国家,还成了唯一能够执行域外法的国家。罗网是这样织就的: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欧洲各国逐渐默认服从美国法的管辖。而直到如今,它们仍然无力设置类似的机制用以自卫或者进行反击。或许,我们该问问:这些国家真的想过反击吗?

近20年来,欧洲各国一直心甘情愿地忍受“勒索”。德国、法国、意大利、瑞典、荷兰、比利时、英国的公司相继因贿赂、银行犯罪或者违犯禁运令而受到制裁,数百亿美元的罚款落入了美国财政部的口袋。仅法国企业就缴纳了130多亿美元的罚款,更不要说未来还将遭到处罚的其他公司——这是不可能幸免的。首当其冲的就是法国两家至关重要的跨国公司:空中客车和阿海珐(已改名为欧安诺),这两家公司也都因涉嫌行贿成了美国司法部的“猎物”。

这种“勒索”——这个定义恰如其分——规模是前所未有的。

转眼到了2019年初,我仍然对阿尔斯通及其员工的遭遇感到愤怒。通用电气的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在收购阿尔斯通时所做的承诺丝毫都没有兑现。那些被吹捧的、虚假的所谓“合营企业”已经露出了真面目:这不过是空想罢了。此外,通用电气不仅没有实现在法国创造1 000个就业岗位的承诺,反而决定裁撤格勒诺布尔800个岗位中的354个。而在贝尔福,分包商们也意识到,通用电气承诺的订单从来不曾变成现实。很快,自2019年起,阿尔斯通前雇员将不再受通用电气在欧洲做出的大规模重组计划的保护(目前已宣布裁员4 500人,占雇员总数的18%)。而这可能还仅仅是个开始。2018年10月30日,通用电气上任近一个月的新首席执行官拉里•卡尔普宣布,第三季度的亏损额达到200亿欧元,并公布了重组能源部门的计划。柏珂龙曾在所有电视频道和广播节目中大肆吹捧这个“伟大的工业项目”,承诺这次收购将“挽救就业”,将其称为“能源行业的重大发展”,描绘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这些似乎是很久远的往事了。但仍有些评论家跃跃欲试,打算替柏珂龙洗白。有人认为,通用电气遭受的挫折证明出售阿尔斯通的决策是明智的。他们认为,柏珂龙拥有非同一般的远见卓识,他比其他人都更早地看透了未来会发生什么,甚至让通用电气“跌了个大跟头”。

他们是在糊弄谁呢?首先,为了挽救一家陷入困境的公司而换一个新老板,“新官上任三把火”,宣布重大损失都是由前任的糟糕决策造成的,从而显示自己到来后的显著成效——这种情况简直太普遍。所有这个行业的专业人士都心知肚明,能源市场的起伏本来就具有周期性,但从长远来看,总体上始终是上升的。所谓“评论家”对这家美国巨头面临的困难的解读,至少是过于想当然。不,通用电气的困境并不是收购阿尔斯通能源业务之后才出现的,大错特错!

自2000年9月以来,通用电气的股价已经缩水75%以上。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受到金融子公司(通用电气金融服务公司)的影响,通用电气已经濒临破产。自那之后,通用电气就背负了巨额债务,主要原因是无法摆脱这个垂死挣扎的金融业务部门。

另外,如果我们仔细研究卡尔普宣布的200亿欧元亏损,就会发现,事实上他耍了个纯粹的会计把戏,这些亏损完全是由整个电力部门的资产折旧导致的,不会对现金流造成任何影响,更不是因为2014年收购了阿尔斯通能源业务!更何况,通用电气的电力部门还拥有极为充足的、价值990亿美元的积压订单,这意味着两年半都不愁没有业务。因此,通用电气从阿尔斯通并购过来的电力部门,经营状况并不像通用电气原有的能源部门那样糟糕。真正的原因需要再分析寻找,恐怕重点还是要从技术和工艺方面多加考虑。通用电气于2018年9月公布其生产的汽轮机存在氧化问题,55台新式燃气汽轮机因此受到影响,而这些设备已经交到客户手里了。

对阿尔斯通来说,路已经走到了尽头。2019年,其轨道交通部门正处于被西门子收购的谈判过程中。

阿尔斯通集团寿终正寝。

我为之奉献了22年的公司轰然解体,而这绝不是一个偶然事例。看看伊朗的局势。我们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最大的工业集团放弃在伊朗辛苦打拼得来的巨大市场呢?仅仅因为美国贸然决定退出伊核协议,对德黑兰实施经济禁运,全世界就都要照着它做吗?道达尔集团控制着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矿藏的50%,标致雪铁龙集团原本计划每年在伊朗制造20万辆汽车,它们都不得不忍痛退出。它们如果胆敢继续与伊朗开展贸易,就会被美国司法机构起诉。我清楚地看到,各国都在对此努力做出反抗。德国通过外交部长海科•马斯发声,敦促其欧洲伙伴采取美元之外的支付系统,避免遭到联邦调查局的追查。法国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也奋起抨击美国政府。2018年5月,他在谈到伊朗问题时称:“我们真的想成为美国的附庸吗?”现在应该是从言语走向实际行动的时候了。

特别是在如今这个威胁日渐严重的紧要关头。美国人近来颁布了“云法案”,这一法案使美国情报机构能够便捷地追踪存储在美国境外的个人数据。从电子邮件到在线聊天记录、照片、视频、公司机密文档,所有这些信息都可以用于政治和经济战略层面,为美国行政部门搜集“档案”添砖加瓦。用勒梅尔部长的话说,如果我们不想“成为附庸”,领导人就必须展现出政治勇气。试想,如果法国或者另一个欧洲国家因逃税罪囚禁美国谷歌公司的管理者,美国方面会有什么反应?难道我们必须采取这样的极端措施才能赢得尊重吗?当心——如果我们继续消极面对,其他国家也会纷纷颁布各自的境外法律。

因此,必须在欧盟尽快采取行动。例如,采纳前任总理、退休后成为律师的贝尔纳•卡泽纳夫的建议,建立一个欧洲反腐败办公室。这将是唯一足够强大、能够与美国司法部在同等层级上展开对抗的法律追究手段。

我们不能上当受骗。不管谁当美国总统,无论他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华盛顿都会维护少数工业巨头的利益:波音、洛克希德•马丁、雷神、埃克森美孚、哈里伯顿、诺思罗普•格鲁曼、通用动力、通用电气、柏克德工程、联合技术等等。只不过美国法会显得时紧时松而已。我们忘记了,或者说我们视而不见的是,对全世界进行道德说教的美国在其势力范围内也一手造成了腐败横生的市场,现成的例子就是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但是,如今的状况与以往有些不同:梦醒的时候到了,我们不能放过这个时机。这既是为了欧洲,更是为了法国。要么是现在,要么将永无机会,奋起反抗,为自己赢得一份尊重。

这是最后关头!

4.后记

阿兰·朱耶(法国对外安全总局前情报总监,经济情报前高级负责人,法国经济情报研究院院长)

经历过法国巴黎银行一案、道达尔一案的新闻,这场发生在阿尔斯通与美国司法部之间的纠纷,引发了新闻界的广泛评论与质疑。法国国民议会和参议院组成了由议员参加的调查委员会,试图查明法国是怎样将“工业明珠”拱手让给美国的。阿尔斯通首席执行官一边发表一些带有安抚意味的声明,一边还在不停地揭露他人,他声称有一场针对他个人的阴谋活动。的确,在整幅事件拼图中,我们还缺少很多碎片。因为无论是阿尔斯通的管理层,还是通用电气的管理层,都在回避向各自的董事会和法国的调查委员会披露全部细节。阿尔斯通犯下了错误,而且正如我们在这本书中看到的那样,它罔顾危险、一错再错,这令我们万分痛心。

读了这本书,我们会更加容易理解,阿尔斯通管理层为何如此畏畏缩缩,因为需要他们承认的,恰恰是他们不可能承认的。当他们意识到,因向外国公职人员行贿或共谋行贿而有可能被检方起诉时,有些人便试图以牺牲他人为代价保全自己。

然而现实却是,十几年来,欧洲企业一直是美国司法部的打击对象。这些企业不仅被处以天价罚单,还被置于美国的“监管”之下——美国并不满足于将巨额罚款收入囊中,它们还想在未来数年里,在这些企业内部强行安插“督察”。

这群“督察”由美国人任命,却要由法国公司支付薪水,其职责就是确保公司遵守合规制度。只是,这些制度虽然符合大西洋彼岸的标准,却未必和法国的企业道德观一致,更不用说法国的总体道德观。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期待,随着《萨潘第二法案》的出台,在深入打击腐败行为的同时,法国的企业也能受到保护,逐步使局面步入正轨。

读过这本书后,法国国有企业和私有企业的管理者便能掌握相关知识,真正理解美国为了赢得胜利、实现本国目标所采取的各种方法与手段。事实上,通过颁布一系列法案,美国已经逐步拓宽了反腐败的斗争范围和斗争内容。美国凭借自己的情报机构,发动了战争机器,可以起诉任何不遵守美国单方面法规的人。的确,依靠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窃听技术,美国作为“世界警察”,行动更加方便!

诚然,任何人都不能无视法律。但在反腐败斗争方面,美国法律具有域外管辖权的特点,这也是一直饱受争议的。尤其是考虑到这种域外管辖权并不对等,国际上许多法学家都认为,这属于滥用司法权,强制执行。不仅美国《反海外腐败法》是这样,在其他问题上也是这样。正如马德琳·奥尔布赖特所说,面对所有优先从美国的对手那里购买军火的人、面对所有想要和受到美国制裁的国家做生意的人,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会毫不犹豫地对其加以制裁。

面对这样一套倚仗军事实力、司法武器和信息技术的帝国主义逻辑,其他国家没有反抗的余地:要么屈服,要么合作,要么消失。面对美国的这种行径,我们必须放弃幻想,着眼现实。我们所处的环境,既非小布什总统说的“硬实力”,也非克林顿总统说的“巧实力”,更非奥巴马总统说的“软实力”。我们正处于美国“韧实力”的控制下,而这仅仅是故事的开始。对此,法国政府和欧洲其他国家的政府居然毫无反抗手段,这正常吗?难道我们已经变得如此弱小?忍辱负重、退缩不前难道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的经历,和他用精妙笔法讲述的这一切,其意义胜过一部小说,因为这是一个发生在21世纪的真实案例。但愿皮耶鲁齐的噩梦就此终止,如果其他法国企业仍然对此不以为然,对国际竞争的残酷现状视若不见,对某些国家的行径置若罔闻,那么这些企业依旧会任人宰割。但愿这本书能让它们睁开双眼,开始思考。只有这样,皮耶鲁齐遭受的苦难才没有白费。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他,80后“三院”院士,他引超10万次,最新Nature Materials! 2024-06-10 [57]
汤涛反驳丘成桐,称中国数学人才培养相当成功,提及哪七位中国科大白银一代? 2024-06-10 [89]
博士生抓住同门往自己培养基里倒酒精,整个实验室被拖垮,自己延毕 2024-06-10 [38]
知名教授疯狂压榨学生,反遭自己导师吐槽:你当年周末也出去撩妹 ... 2024-06-07 [96]
博士生唯一一作发顶刊!与导师约定:发表前严守秘密 2024-06-07 [63]
大学教授实验室“制冰毒”被捕,辩称只为给学生科普制毒,结果被判无罪... 2024-06-07 [64]
清华教授:学术研讨会,学术最不重要 2024-06-07 [121]
平均两三天发表一篇论文,这位高产学者惹了众怒 2024-06-04 [133]
从数学到哲学,王浩的爱智之旅 2024-06-04 [137]
中国最年轻女院士!38岁当选,拿奖到手软,却因太年轻遭到质疑... 2024-06-04 [20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