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来源:秦朔朋友圈 | 2020/6/29 4:22:48 | 浏览:12 | 评论:0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近期,美国黑人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执法而死事件引发全美抗议游行,进而发展成骚乱、暴动,范围之广、规模之大、冲突之激烈、人身财产损失之大,为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人权运动以来之最。

六十年代黑人人权运动

黑人人权运动鼎盛时期,南部有马丁·路德·金,倡导非暴力主义;北部有马尔科姆·艾克斯,主张以暴抗暴;西部有修伊·牛顿和鲍勃·西尔,创立黑豹党。修伊在奥克兰Merritt学院读书期间读完了四卷本的《毛泽东选集》,还广泛阅读了马克思、列宁、格瓦拉的作品,对“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理论深以为然。

他们试图在黑人社区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甚至认为黑人是一个独立的民族,而非美国的一个少数民族,应该像犹太人一样建立自己的国家。


1968年4月,黑豹党召开“黑人民族政府会议”,通过了一个由美国南方五个州组成的“新非洲共和国”计划。不久,修伊被判入狱,计划不了了之。

1971年,被监禁三年多的修伊获得假释,应邀来到中国访问了十天,周总理亲自接待,并安排参观了全国各地的工厂、学校、公社,每到一处都有数千群众夹道欢迎。不过他想见一见精神领袖毛主席的愿望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实现。他回到美国后继续投身黑人解放运动。最后黑豹党因内部斗争、修伊等领导人染上毒瘾等原因走向衰败。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1968年4月4日,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4月11日,约翰逊总统签署了1968年的民权法案,该法案的主要条款规定,租赁和买卖房屋及公寓中的种族歧视行为为非法行为。

约翰逊总统呼吁停止动乱,他说:“我们都明白,不公正的根源由来已久,根深蒂固。但暴力无法纠正这个顽固的错误,也不能修改任何一种不公正。”他还许诺说,他将继续努力,实现其它的几个计划以帮助少数族群。


此后,美国历届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维护黑人权利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黑人运动自六十年代之后,再没有出现过激进的革命的形式,只是零星的骚乱。

“美利坚分裂国”

然而这次似乎要升级到“革命运动”的高度了。除了打砸抢的标配,这个运动正在往“破四旧”“横扫牛鬼蛇神”的方向迅猛前进。

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市、有着百年历史的雨果叔叔科幻书店,以及与它一墙之隔的埃德加·爱伦坡叔叔推理书店惨遭焚毁;《乱世佳人》因涉嫌美化奴隶制被迫下架;国会大厦所有跟南方有关的画像被移出;所有被认为支持殖民、蓄奴的白人历史人物遭到肃清;弗吉尼亚州长宣布,将顺应抗议者要求拆除罗伯特·李将军雕像……而且这个运动已经蔓延到了欧洲,伦敦市政府赶紧在丘吉尔的雕像上罩了一个铁箱子,将其保护起来。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2017年,美国曾经掀起过拆除李将军雕像以及其他联邦纪念物的浪潮,支持和反对的两派在各地发生冲突,死伤不少。李将军象征着“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团结而妥协、让步”的精神,这种精神现在遭到质疑,甚至直接被推翻。

美国分裂的趋势由来已久,特别是八十年代以来,几乎每一任总统竞选时都强调团结、统一,上台后继续强调团结、统一。然而每一任总统离任时的美国总是比他上任时的美国更分裂。奥巴马作为美国第一任黑人总统,考虑到自己的敏感身份,比任何总统都要强调团结、统一。

奥巴马任期期间,至少有三起黑人被白人警察执法至死的事件,特别是2014年7月的加纳事件(“我无法呼吸”,I cannot breathe的由来)和2014年8月的布朗事件,性质都很恶劣,但是奥巴马都保持高度的隐忍、克制,并没有站出来为黑人兄弟说话,反而敦促大家不要诉诸暴力。

记者招待会上,他回答问题时总是不痛不痒,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几乎让记者没有什么可以报导。他的态度让很多人看不懂。有一次记者招待会后,他在走道里私下向一位很失望的记者解释说:“你要知道,我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不是黑人美国的总统(President of Black America)。”

奥巴马认为“合”比“分”重要,应该把美国的团结放在黑人的利益之上,不应该借助自己总统的地位为黑人谋取会损害美国整体利益的权利;更不应该煽风点火、增强黑人群体对社会的破坏力、进而为民主党谋取相对于共和党更多的谈判筹码。然而,虽然他主观上这样认为,但是客观上讲,这位第一位黑人总统在任的八年,美国的分裂进程并没有停止,反而加快了。


唯一不强调团结、统一的总统候选人是特朗普,他是正相反,利用一切机会,借助一切手段,煽动国家分裂,为自己拉选票。他的竞选法宝是“我们对他们”(We vs. Them)策略,并将其用到了极致。

尽管他的直接选票比希拉里少280万张,但是根据选举人制度(Electorate College),他还是当选了。这是美国第一位鼓吹分裂的总统候选人当选总统。《纽约时报》称他为“美利坚分裂国总统”(President of the 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

也算是不矫情,终于大家都承认,美国越来越分裂了。分裂的原因是什么呢?很多人认为是种族歧视,黑人更是这么认为。到底是不是呢?这取决于如何定义“歧视”,如果歧视是指制度性的、系统性的、有意识的安排,那似乎站不住脚。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 里根、约翰逊、奥巴马、特朗普(从左到右)

矫枉过正的“政治正确”

2018年,美国非裔家庭中位数年收入为4万美元,西裔为5万美元,白人为7万美元,亚裔为8.5万美元。虽然黑人家庭的收入中位数的确是最低的,但是同时,像杰克逊、科比这样的音乐界、体育界明星收入比绝大多数白人、华裔都要高很多很多。

如果说,一个社会规定黑人不允许从事某些职业,那是歧视,然而现在的美国早就不是这样了。黑人不仅可以进入音乐界、体育界,还可以进入政界等社会名流界。

美国没有出过女人总统,但已经出过黑人总统了。当然奥巴马的母亲是美国白人,父亲是肯尼亚黑人,算一半黑人吧。不过奥巴马的身份认同显然倾向黑人,尽管他从未和他父亲生活在一起,只见过很少几次。他是由他的白人母亲和外公、外婆带大的。


他算是黑人,一个原因可能是长相是黑人。纽约市长白思豪的妻子是黑人,一儿一女长得也像黑人,身份认同也是偏向黑人,他们的女儿这次参加游行示威还给逮捕了。黑人的基因貌似比白人强很多。

除了总统,国务卿、联邦大法官等政府其它最高领导岗位,黑人都担任过。州长、市长就更不用说了,比比皆是。现任华盛顿特区市长就是一位非裔女性,她下令在一条通往白宫的街道地面上刷上“黑人的命也是命” 几个大字(Black Lives Matter,BLM,也有译成“黑命贵”),并在推特上表示,白宫前第16街的一部分更名为“黑人的命也是命广场”。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实际上,在六十年代之后,对黑人的歧视日益减少,平权行动(affirmative action)越来越多,力度越来越大。除了加州等八个州,其他州都在执行六十年代以来不断扩大范围和力度的各种平权法案,在公共教育、就业及政府项目等各种场合考虑种族和性别因素,主要就是扶持黑人,非裔为主,一部分穆裔。加州是在1996年通过的第209号修正案,禁止在公共教育、就业及政府项目等场合考虑种族和性别因素。不过,日前,6月10号,加州众议院通过了旨在全面废除209号修正案、恢复平权法案的ACA-5提案,该提案将进入参议院投票。

平权平过头了,虽说矫枉必须过正,然而可能过得有点太厉害了,都快变成“逆向歧视”了。“政治正确”的程度到了令熟悉它的其他国家的人们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地步。不能叫黑人,得叫“非洲裔美国人”,用得久了,估计早晚黑人会觉得这个词也带上了“政治不正确”的色彩,必须再换一个新的。

电影、电视剧角色全是黑人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没有黑人就是种族歧视,哪怕是中世纪欧洲题材。《游戏巫师3》的电视剧版《猎魔人》,是东欧魔幻题材,原著是白人的角色多被改成了黑人,精灵都成了黑人。电视剧《老友记》的编剧还公开忏悔,忏悔自己没有把非裔编进六个人中去。

前些天一位美国朋友转发她的教授写的一篇文章《从我的各种平民学生,看美国的种族和移民问题》,还没来得及看,已被作者删了。朋友解释说:“在美国说点种族问题的大实话越来越不容易了。”这是他们的404,是主动的。某种含义上讲,这比被动的更可怕。

这次弗洛伊德事件之后,矫枉过正的平权运动显然将继续进行下去,而且来势更凶猛。近期,非裔和左派号召:“10号开始,所有大学关闭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科目的课程,这些课程是属于种族歧视,因为黑人在这些课程上无法获得好成绩。”根据这个逻辑,音乐、体育等黑人有优势的科目是不是也不要上了。

这简直到了荒唐的地步,自己跑不快,不想着怎样跑得快一点,而是要砍掉跑得快的人的腿。要知道,教育平权运动已经给予了黑人很大的扶持。最大的受害者是亚裔。例如普林斯顿大学的录取中,亚裔的录取者的SAT成绩需要比白人、西裔、非裔的成绩分别高出50、235、280分;哈佛大学的录取中,亚裔需要比白人、西裔、非裔分别高出140、270、450分。特朗普上台后,取消了奥巴马时代对学校执行平权法案的有关指引,引起黑人的极大不满。

所以说,如果歧视是指制度性的、系统性的、有意识的集体安排,那么可以讲美国不存在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甚至存在逆向歧视。现在的美国和马丁·路德·金时代的美国完全不一样了。当然,如果歧视是指非制度性的、非系统性的、无意识的个人本能反应,那么种族歧视的确是存在的。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非制度性的、非系统性的、无意识的个人本能反应式歧视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到现在,美国政府六十多年对非裔的大力度扶持似乎并没有让黑人兄弟姐妹们真正站起来,做一个大写的人。黑人社区的乱象令人咋舌,毒品、抢劫、杀人,读完高中就算是奇迹,未婚先孕,甚至未成年先孕,大多数的新生儿没有父亲,很多人没有工作,靠吃社会救助为生。

黑人的就业率最低,因为企业主一般都不敢雇佣黑人,他们不但技能不行,好吃懒做,而且动不动以“种族歧视”要挟你,威胁要告你,要求你减少工作量、涨工资。企业主显然更愿意雇佣其他族群的人,比如华裔。所以黑人对华裔也不太友好,认为华裔抢了他们的饭碗。然而,就算华裔不替代他们,总有一天,机器人会替代他们。机器人出活,而且不会以“种族歧视”告你。麦肯锡的研究报告预测,到2030年,机器人将取代全球8亿个工作岗位。

非裔人民比他们当奴隶的先辈是强多了,比留在非洲的表亲们也强多了。美国非裔名人发起过几次去非洲“寻根”的活动,寻到根后纷纷感慨:“还好我的祖辈被贩卖到了美洲。”

然而,相比在美国的其他族群,普通非裔的生存状态的确令人堪忧,他们的社会流动性很成问题,一代一代在泥潭里打滚,似乎看不到尽头。

美国3.2亿人口,白人占66%,黑人占13%,然而黑人“贡献”了50%以上的犯罪率。黑人这个群体的确带着令人望而生畏的标签,不管对谁,甚至对黑人自己也是。

一位黑人牧师说:“深夜我走在街上,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我很紧张,回头看看,是个白人,我松了一口气。多么悲哀的事实。”

一位黑人作家发文说:“这么多年,我每次在社区散步时都要带着我的女儿和狗,这样我才不会害怕。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出去,会被周围的人认为是一个‘威胁’……我带着女儿和狗遛弯时,我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在享受我的亲子时光,但是如果就我一个人的话,有些白人看到我的样子,将近一米九的个子,带着口罩,独自一人走在路上,他们就会认为我是一个‘威胁’。”

好比人类天生惧怕某些动物一样,对黑人的惧怕似乎也植入基因了。人们看到黑人就有莫名受到威胁的感觉。当人们觉得受到威胁时,就会紧张,行动会过激,包括警察。警察面对黑人的时候多半比面对白人、黄种人紧张很多。一旦担心自己有生命危险,执法时就有可能防卫过当。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之前黑人被白人警察当场击毙的几个案子就是这种情况。

有位美国朋友说,在美国,白杀白,黑杀黑,黑杀白,都不是什么事儿。但是白杀黑就是大事,特别是白人警察杀黑人。黑人和白左也不管是非曲直,就上纲上线,扣“种族歧视”的帽子,一棍子打死。

当然,弗洛伊德的案子完全不是这种情况。当时弗洛伊德已经被制服。而且其他三个警察中的一个提醒肖万把弗洛伊德翻过来,肖万不听;也有路人提醒肖万,这样会弄死人的,你难道想杀死他?肖万也不听。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昂首挺胸地把人给跪杀了,是无知?是狂妄?还是其他什么情况?我们等着审判。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这和弗洛伊德是怎样的人没有关系,他的确有九次入狱记录,有一次入室行窃拿枪顶着一个孕妇的肚子,威胁她交出所有的钱,被监禁五年。然而,就算他十恶不赦,罪该万死,也应该由司法机构通过法律程序审判裁决。如果警察有权力越过法律当街处决他,那么这个社会将会变得多么可怕。把弗洛伊德英雄化当然很荒唐,他算哪门子英雄。但是他有不被这样杀死的权利。

有人拿出数据,说被警察现场致死的白人疑犯比黑人疑犯还多,这其实也说明不了问题。要看每一个案子的具体情况,一案是一案,一码归一码,具体分析,实事求是。不能只有立场,没有思辨。要么都是“种族歧视”,要么都不是“种族歧视”。不分青红皂白一棍子打死,不是睿智,是弱智。

真正要做的事情是检讨警察系统,进行改革。2014年两起警察执法致死黑人事件后,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就发出警告:“除非我们就法律体系展开真正深入的对话,否则类似事件还会再次发生。”“什么是正当防卫?在哪种情况下,应该采取怎样的法律措施,到什么程度才能使用致命武器?必须围绕这些展开讨论。”

科比一语成谶,类似事件果然发生了。这次终于引起了美国政府的足够重视,民主党众议院推出了《警察执法公正法案》草案。可惜科比看不到了,已于今年一月因飞机失事身故。但愿草案不要走极端,否则后患无穷。

“种族歧视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出现问题就往“种族歧视”上推,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懒政误政,只顾着操纵民意拉选票,这可能是美国两党制最大的弊端之一。

总之,制度性的、系统性的、有意识的集体种族歧视显然不是美国分裂的真正的原因,尽管它很棘手。那么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美国社会日益追求效率,失去了公平,社会出现不稳定是早晚的事情。效率和公平必须达到微妙的平衡,社会才能保持稳定,并不断发展。只讲效率,不讲公平,只顾着做大蛋糕,不管分得均匀不均匀,最后社会不稳定、分裂崩溃,蛋糕谁也做不成、吃不成。

只讲公平,不讲效率,只顾着分匀蛋糕,不去做大蛋糕,最后谁也没有做蛋糕的动力,没蛋糕可分,谁也吃不成。美国的共和党偏向效率,民主党偏向公平。从最抽象的层面来讲,驴象之争就是效率与公平之争。争得走样是另外一回事。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普利策奖和自由勋章获得者威尔·杜兰特(Will Durant,1885-1981)在与夫人合著的《历史的教训》一书中表示,财富的集中是一个自然现象,因为生物学决定了人类的大部分才能集中在少数人身上,所以如果给予社会足够的自由,不干预经济活动,那么只要时间足够长,财富自然而然就集中到少数人手中了。到一定程度,贫穷的大多数就会起来造反。原有的社会秩序、游戏规则被打破,“打土豪,分田地”,游戏重新开始。

前些天,西雅图示威者宣布成立自治社区,这个有着六个街区的辖区的“国会山自治区”对白人社员的第一个要求是,拿出10块美金送给一个黑人,特别是非裔,如果连10块钱都舍不得,以后怎么共享车子、房子等财产呢?

历史上,“打土豪,分田地”,游戏重新开始后,只要时间一长,财富又会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到一定程度,贫穷的大多数又会起来造反……社会就在创造财富与分配财富、和平与动乱的两极间来回摆动,像心脏的“扩张”和“收缩”一样,这就是历史的心脏在跳动,“历史的心跳”。

记得有一个段子,说,一个班级,有几个同学成绩很好,深受全班女同学欢迎,几个学渣很是看不过去,起来造反,规定以后考试成绩最差的人才是学霸。然而他们还是没有赢得女生的青睐,因为最后学霸还是那几个,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正确答案,所以才能把考卷做成零分。

总之,财富集中的一个原因是个体的差异,才能集中在少数人身上,这是天生的不平等,是生物学,是自然法则。如果社会自由发展,过了一段时间,财富自然而然会集中到少数人手中。这是财富集中的根本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杜兰特说:“不平等不仅是自然的、与生俱来的,而且随着文明的复杂性的提高而提高。”

八十年代以来,美国社会的复杂性不断提高,财富的集中速度大大加快。随着人类社会的复杂程度以及使用技术的提升,有才能的少数人和没有才能的大多数人的产出差距越来越大,收入差距也越来越大。

农业社会,有技能的人和没有技能的人的产出差不了太多,主要都是靠天吃饭。工业社会就不同,有技能的人和没有技能的人的产出有很大差异。特别是有组织才能的人可以利用大家的技能,创造很大的价值,从而自己也获得很大的回报。有组织才能和没有组织才能的人的产出差异很大。到了信息社会,差异就更大了。

交通和通讯技术的发展、全球化促进了赢者通吃的局面的形成。以前,两个有才能的艺人在自己的村子里表演二人转,只可以赚到这个村子村民的钱,刚刚养家糊口。后来交通发达了,他俩到镇上去表演,他俩表演得比其他村的艺人更精彩,村民都来看,他俩就可以赚到整个镇所有村民的钱。再后来,可以赚到整个县里村民的钱。再后来,有了电视,他俩就可以赚到全国人民的钱。再后来,有了互联网,他俩就可以赚到全世界人民的钱。再后来,有了社交媒体,他俩就可以更快地赚到全世界人民的钱。当然,前提是他俩比其他艺人更有才能。

在交通和通讯高度发达的时代,才能中庸的人失去了生计,才能突出的人赢者通吃。杰克逊、科比等都是世界巨星,富可敌国。而有组织才能的人生产的产品可以行销全球,赚全世界客户的钱。富可敌国的全球化企业影响力越来越大,甚至比政府还大。

可见,财富的加速集中不是富人在耍什么把戏,当然他们肯定在保护自己的财富方面不遗余力的,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个体差异,社会财富的大多数才能集中在少数人身上;二是,社会的复杂性在提高,技术在进步,经济在发展,“才能红利”越来越强。

本来社会像个比较陡立的金字塔,现在变成了埃菲尔铁塔,塔尖的人极少,但是掌控的财富极多,塔底的人极多,但是掌控的财富极少,塔中间段的人越来越少,中庸之辈的立足之地没有了。而所谓中产阶级正是一个社会稳定的最大力量,如果把一个社会比作一条船的话,中产阶级正是压舱物。失去了压舱物,船就开始摇晃。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生物个体的差异、优秀个体的占比是自然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革命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革命只会分配贫穷,让所有人都贫穷,而不是分配财富,让所有人都有所得。改革才是出路,才能分配财富。

杜兰特举了一正一反两个例子,雅典的梭伦改革,将集中过度的财富分配给穷人,而且给予穷人更多的权利和机会,使得雅典避免了两败俱伤的革命,社会得以继续发展,文明得以延续。

而罗马正好相反,几代领导人不断革命,最后西罗马帝国于公元前476年崩溃,此后经过漫长的几个世纪的混战、贫穷,社会才又慢慢稳定下来,开始创造积累财富。财富主要集中在天主教教会手里,引发了之后的宗教改革,重新分配财富。

杜兰特夸奖美国在这方面的表现:“美国政府在1933-1952年间以及1960-1965年间,学习了梭伦和平改革的方法,完成了温和的、安抚性的再分配。也许是因为有人研究了历史。美国的上层社会一边诅咒,一边服从,然后继续他们财富集中的过程。”

杜兰特的《历史的教训》是1968年出版的,那时正是人权运动取得重大进展的时期,杜兰特于1981年去世,自那以后美国的表现不知他会如何评价。他有一句名言:“自然对于试图结合自由和平等的乌托邦笑而不语,因为自由和平等永远是不共戴天的敌人,一个兴旺,另一个就死亡。”

当财富集中过度、社会失衡时,明智的政府会限制经济的自由度,重新分配财富,化解矛盾,维护稳定。进行积极的改革,而不是任由革命发生。对于弱势人群,除了直接分配更多的财富,给予更多的权利之外,最关键的是提供更平等的机会。这里弱势人群的定义是缺乏才能的人,不是指黑人,而是指黑人、白人、西裔、亚裔等任何人种中缺乏才能的人。

当然黑人的弱势人群占比偏高,除了历史的原因,恐怕也有自身的原因。黑人总是强调自己被欺凌、迫害、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可怕历史,可是如果从这个角度讲的话,哪个族群比犹太人受到的对待更不公正的呢?两千年飘零,二战期间差点被灭种。日裔美国人在二战期间也遭受攻击,穆黑美国人在911后处境也很危险,现在的华裔美国人,随着中美关系的紧张化,也遭受着不公正的对待。然而没有一个族群因此怨天尤人、自暴自弃,反而更加奋发图强,特别是犹太人和华人。

真正的平等是机会的平等,而不是结果的平等;给定人与生俱来的不平等,结果的平等其实就意味着不平等。人们应该争取的、社会应该给予的也只应该是机会的平等,这才是真正的平等。机会的平等中最重要的是接受教育的机会平等。这是确保社会流动性的最重要的方法。

尽管教育平权对黑人升学有很大优惠,但是美国的公立教育和私立教育的差距实在太大,绝大部分黑人能够接受的基础教育质量太差。如何为黑人孩子提供更平等的教育机会,这恐怕是民主党人真正应该关心的事情,如果他们是真的关心黑人、而不只是他们手上的选票的话。

当然教育改革、解决贫困这些事情很难,需要几代人的艰苦努力,需要有承担被误解、被攻击的勇气,肯定是比搞种族运动难多了。种族运动比穷人运动好搞多了,占领华尔街的运动就远不如这次种族运动轰轰烈烈,有一个原因可能是黑人比穷人好界定多了。

承认黑人问题本质上是贫困问题,对两党争取选票没有什么好处,因为解决贫困太难了。所以每次问题暴露出来,两党就往“种族歧视”那个筐里扔,掩盖真正的问题,然后搞一场所谓平权运动,进一步提高“政治正确”的标准,社会生活越发奇怪,而黑人的生存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头痛医脚。

对全民的高质量教育是从根本上解决贫困、维持社会稳定的药方,也是民主制度运行成功的先决条件。杜兰特说:“民主是所有政府形式中最难的一种,它需要智慧的最大普及。”注意,是智慧的最大普及,不是学校。有时学校是普及了,而愚蠢也随着普及了。

不管怎么样说,平衡效率与公平、确保社会稳定发展的目标,不是下跪、洗脚、舐鞋能达到的。这些方法如果是出于化解暴力、寻求和平的动机,固然是好的(尽管洗脚、舐鞋有点叫人恶心),然而如果只是为了作秀煽情拉选票,事后一切照旧,恐怕就不太好了。本来特朗普可能没有那么高的支持率,这下民主党用力过猛,弄巧成拙,倒把本来可以争取的温和的中立派变成了“沉默的大多数”,更加渴望法制和秩序,正中共和党下怀。义乌神秘大数据显示,特朗普连任无悬念。民调可能会撒谎,媒体可能会撒谎,但是义乌的商品订单却不会撒谎。不知这位自恋狂“美利坚分裂国总统”将把美国继续带向何方。

历史的心跳:美国分裂的真正原因是不是种族歧视?

有人对特朗普很反感,觉得他激化社会矛盾、利用国家分裂上台,很不道德。这种想法显然是错误的。他煽动分裂,是因为他认为煽动分裂可以获得选票当总统。如果他认为提倡团结可以获得选票当总统,那么他就会打团结牌。这是“打牌”,一场游戏,无关道德。

英语中有三个词,“道德的(moral)”,“不道德的(immoral)”,“非道德的(amoral)”,特朗普利用国家分裂上台就属于“非道德的”范畴,谴责他就好比谴责蚊子吸血一样。对特朗普来讲,他不爱白人也不爱黑人,不爱富人也不爱穷人,他只爱他自己。

当代政治学家、哈佛大学教授萨缪尔·亨廷顿1993年出版《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对世界和平深表担忧,认为“全球政治开始沿着文化线被重构”,经济、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将让位于“文明”,“避免全球的文明战争要靠世界领导人愿意维持全球政治的多文明特征,并为此进行合作”。

他预测:“西方国家的普世主义日益把它引向同其他文明的冲突,最严重的是同伊斯兰和中国的冲突。”不得不佩服他的远见,不知他有没有预测到美国“种族运动”会再次掀起高潮。身份政治、新部落主义、民粹主义,反攻清算,乱成了一锅粥。美国现在也算是内忧外患。

不过我们也不必太为他们操心,民主制度尽管有各种毛病,但让社会时不时地解解压,不会出现像高压锅那样密不透气,最后炸锅。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杨辉对付向东教授的回复 2020-07-04 [5]
陈威如:数字化智能时代 所有行业都值得用新方法重做一遍 2020-07-04 [6]
美国人为什么反对“无现金社会”? 2020-07-04 [7]
方星海:中国必须为被切断美元支付体系的风险做好准备 2020-07-02 [19]
对《退役军人保障法草案》的十一条意见建议 2020-07-01 [10]
李金铨:后真相的诡辩和媒介专业主义 2020-07-01 [20]
中印冲突几个赢家或已浮出水面 2020-07-01 [21]
粪水池里的三文鱼,怎么成了餐桌上的美味? 2020-06-29 [23]
[摄影]越简单越高级 - 这才是构图的最高境界! 2020-06-27 [21]
“我在哈佛痛苦不堪....” - 揭秘名校教育的缺失 2020-06-27 [2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量子霸权终实现?谷歌3分20秒完成世界第一超算万年运算 陈沉:FDA称雷尼替丁存在致癌物 Sandoz药物销售被叫停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假如美国大学们都有一句诚实的Slogan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美国大学的论文代写究竟猖狂到什么地步?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0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