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辛可:不要轻言战争!
2020/8/8 16:58:23 | 浏览:94 | 评论:0

 

最近不少人很亢奋,网上金戈铁马之声不绝于耳。所谓“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倘若有人送上门了,焉有不诛的道理?

胡拉迪沃斯托克再次祭出弹弹论,至于能否吓退洋人,尚待观察。金大师兄雪藏的一把好牌,张大师兄的无敌海带,也该出手了吧。

除了弹弹和海带,键盘狼们也已经憋足口水,枕戈待旦。就连年届花甲的胡拉迪沃斯托克,也扬言要弃笔从戎,上阵杀敌了。

 “廉颇老矣,尚能便否?”,胡大师兄的豪情固然可歌可泣,但就常识而论,估计也只是过过嘴瘾罢了。

道理很简单,这些人虽德薄才疏,但也是书生之流,沙场搏击绝非所长,就算每天做300个俯卧撑(笑),甚或吃300斤虫草,也未必中用!

如果连胡大师兄等老弱病残也要上场,大概胜负已定,他们能做的,只剩下参加或组织维持会而已。

大师兄们倘若真有诚意,应杀只鸡向国人立誓,准备随时把孩子送上战场,否则实在太假太搞笑了!

尽管一贯厌战,倘若国难当头,我大概也不会袖手旁观。至少跟胡拉迪沃斯托克相比,起码有年龄优势,也不用每天做300个俯卧撑,或吃300斤虫草。

但此时此刻,尽管时局不容乐观,我依然不相信老大老二会大打出手,小规模冲突倒有可能,但那用不着书生们赤膊上阵。

一个简单常识是,拥核国家之间,大打出手太不可思议。倘若真跟一战二战那样干,人类社会早挂了,我辈何有上场的机会?除了疯子,谁会在弹弹上动心思?

以我之见,即便小规模冲突,我们也玩不起,弊远大于利。输了何须多言,即便赢了,也未必会占到便宜!

2000多年前,孙武讲“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可有些国人就不信邪,孙先生地下有知,会作何感想?

换言之,战与否关乎国运,亿万民众之生死祸福,绝非儿戏,搞砸了,就算不彻底拉稀,也会扒几层皮。随便讲点历史,帮某些人醒醒脑。

大师兄们之所以信口雌黄,很可能不读书,就是一群不入流的口水贩子,所谓无知者无畏。也可能心知肚明,但无视天下兴亡、生民之苦,为一己之私瞎掰——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先爽了再说!

案例一:19世纪后半期,德国迅速崛起,1900年前后,经济实力超越英法诸强,仅次于美国成为世界老二。

这一切得益于老威廉皇帝与俾斯麦的苦心经营,但小威廉登基后,干掉俾斯麦,一改其祖父国策,在一群马屁精与德版大师兄蛊惑下步入歧途,结果满盘皆输,自己也客死异乡。

案例二:日本偷袭珍珠港,开启了人类战史上最奇葩的自杀之旅。因为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清楚,就国力而言,日本根本不是美国的对手。

日本政 客对此也心知肚明,包括战争贩子东条英机、山本五十六等等。但大家依然选择飞蛾扑火,为何,整个国家被极端民族主义情绪裹挟,与其被民众唾死,倒不如战死,说不定赌赢了呢?!

案例三:也许是最奇葩的,老佛爷以及强硬派,明知是以卵击石,也要带着一群乌合之众赌一把,而且同时跟11国宣战,发疯如此,老太婆堪称千古一人。至于后果,可想而知。

如果有些人懂点历史,就会明白,战争绝不是闹着玩的!以大汉之强,尚且被汉匈战争拖垮,逼得武帝下诏检讨,今日之我辈又当如何?

毋庸置疑,我们所面对的,绝不是什么纸老虎,而是货真价实的真老虎,何况后面还跟着一群实力不凡的小老虎。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跟他们对决,岂是明智之举?

在我看来,关键还不是战争本身,比如谁在战场上更厉害,关键是由此付出的代价。如果代价惨重,赢上一回合又如何?

如前所述,大打出手的几率很低,可如果发生小规模冲突,又会是什么结果?

事实上无论战果如何,都意味着双方冲突升级,进入敌对状态,以我们今日之处境,特殊的发展阶段,必将付出沉重代价。

一旦冲突升级,无论输赢,很可能国际贸易中断,我们会失去广阔的国际市场,特别是发达市场。都动手了,还搞什么贸易,想不锁国闭关都难!

一旦冲突升级,无论输赢,很可能遭受更严厉的技术封锁,以我们现在的科技水平,如果被全面封锁,还怎么玩?

一旦冲突升级,无论输赢,很可能金融 战登场,假设货币脱钩,脱离国际金融体系,我们怎么办?关起门来自成一体,真行得通吗?

更糟糕者,一旦发生激烈冲突,如拙作《中国成不了世界老大》所言,有几个会站在我们一边,不落井下石就谢天谢地了!邻居们会不会因此心生恐惧,四邻不安,还怎么发展?

类似恶果还可以列举很多。换言之,无论赢或输,我们都可能得不偿失。想尽量减少损失,争取发展空间,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免冲突升级。

这不是我们怕不怕别人、够不够种的问题,而是现实的成本问题。如果某些人也如此狭隘,跟着乌合之众起哄,那就麻烦大了。

在这个历史的非常时刻,我们最需要的是和平,唯和平才有发展可言。为此哪怕受点委屈也是值得的。“治大国若烹小鲜”,岂能不时刻戒慎恐惧?

要养活十几亿人,而且活得好一些,绝不是容易的事!我们比任何时期更需要世界市场,不可能靠旧模式生存发展,那玩意过去尚可,现在行吗?闭门造车,科技还怎么进步?如此,几十年后,我们会看到一个怎样的中国?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绝不能轻言战争,否则只会掉进别人挖的坑。看见胡拉迪沃斯托克等人的喧嚣,对方也许很开心,那正是他们想要的效果!

所以,我们今天该做的,就是竭尽所能避免冲突升级,而不是随着大师兄们起舞,甚或被狭隘的民族主义裹挟,进而被不断孤立,走上不归路。

要警惕那些无底线煽动民族民粹主义的货色。如果不让这些口水贩子消停点,继续煽风点火,后果不堪设想。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想想日本为何非要飞蛾扑火,就是被国内极端民族主义的浪潮裹挟!

类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样的逻辑,何其荒谬!顾维钧先生曾为此沉痛指出: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话,你一个人可以说玉碎,可是一个民族可以吗?一个民族可不是你这一代人,你还有子孙后代,你有什么权利让一个民族去玉碎?

恰恰相反,一切都应当以人民的现实利益为依归,而非无聊的精神自嗨。抑或说,只要把人民的现实利益放在首位,自然就会明白,怎么做才是最恰当的。

一个简单的道理是,与其他玩意相比,人民更需要饭碗,更在乎能否安居乐业。为达此目的,就算受些许委屈,有何不可?时间最终会给出公正的评判!

那些天天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师兄及乌合之众,向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靠得住吗?除了惹祸、捣乱、装孙子,何有正面价值可言?

试问,麦克阿瑟占领东京时,把日本送上不归路的那帮混蛋去哪儿了?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时,义和拳的勇士又去哪儿了?带头火烧赵家楼的梅思平,最终堕落为何种货色?

 

辛可:惹祸、打架、装孙子!

鸦片战争前,天朝自诩无敌于天下,谁也不尿。英政府派马戛尔尼访华,因不依天朝礼仪磕头,被乾隆君臣羞辱。如《停滞的帝国》所述:“我们进入北京时像乞丐;居留时像囚犯;离开时则像小偷。”八旗外交的威力,由此可见一斑。
红毛蕃是生意人,虽受了侮辱,但出于商业利益,依然贼心不死。到乾隆的儿子嘉庆执政时,再派阿美士德来华商谈建交通商事宜。结果被嘉庆帝照例修理一番,悻悻而归。
因为正常的贸易不能进行,特别是巨额逆差让英国人很上火,于是便想出了最邪恶的招数:贩毒——卖鸦片给中国人抽。其实英国人自己明白,这是个断子绝孙的勾当,但为了白花花的银子,就顾不得大英帝国的面子和良知了。
鸦片很快打开了中国市场,抽得国人五迷三倒,大量的银子落入英国人口袋。看着肥水外流,道光皇帝心疼得要死。须知道光素以节俭闻名,总穿着打补丁的衣服,规定“宫中用膳,每日不得超过四碗”云云。
为此,朝廷派林则徐去禁烟。林干得不错,大长我天朝大国的志气。道光皇帝龙心大悦,可英国人抽风了。怎么办——打!
在英国政府里,很多人反对为鸦片打架,怕传出去太丢人——被世人唾骂以国家力量为贩毒分子保驾护航。但面子始终不是银子的对手,议会最终以微弱多数通过战争方案,对大清动手。
大清朝廷从道光到下边的小混混,也是一片杀伐之声。大家都是有种的主战派,认为只要拖着尾巴的天兵天将一出手,洋人就得俯首称臣。
林则徐给道光上了个充满正能量的折子,认为洋人“彼浑身裹缠,腰腿僵硬”,根本不是天朝的对手。可一两回合下来,天兵天将被打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原来洋人的腰腿僵硬不是问题,他们的大炮才是问题。
洋人牧兵长江,觊觎中原,原本牛逼烘烘的满清朝廷彻底慌了,只好拿下林则徐,让其背黑锅,随后在南京签署城下之盟。消息传来,据说道光“伏首于便殿阶上,日夜未尝暂息”,不堪如斯。
连最有种的林则徐在流放边疆的路上,也给朋友写了封私信,信中不得不承认,由于器不如人,即便是换上岳飞、关云长,天朝也绝非人家的对手。但叮嘱友人绝不能外传,为何,说出去太损天朝的面子!
整个晚清的外交史,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滑稽的格局:
老子就不怕你,打吧!
老子打不过你,认怂!
老子认了不服,再打!
老子打不过你,认怂!
从道光到慈禧,从林则徐到李鸿章,满清君臣尽是民族主义者,所谓纯爷们,没人存心要做汉奸国贼。大家的基本观点就是打,只分先打后打而已。
李鸿章搞洋务运动,创建北洋水师,也是为打做准备。道光的儿子咸丰上台,首先就要为父报仇,起用强硬派,跟英法干了一架,即第二次鸦片战争。照例割地赔款,还被强盗烧了圆明园。
甲午战争前,李鸿章认为北洋水师准备不足,应韬光养晦,等攒足劲再跟小日本过招。可满朝皆曰打打打,打死小日本再说。李中堂只能仓皇上阵,结果半生经营化为乌有。
等被小日本打败了,惹祸了,有种的大臣们都蔫了,还得李鸿章跑到日本去挨揍,割地赔款为国人千夫所指。
戊戌政变后,老佛爷对洋人恨得牙根痒,总想找机会出口恶气。运气不错,义和拳闹将起来,老佛爷顺势利用义和拳跟洋人过招。最鼎盛时,北京城几乎是义和拳的天下,王公大臣见了也要点头哈腰。
可义和拳的兄弟们辜负了老佛爷的厚望,被八国联军打得满地找牙。老佛爷携光绪帝仓皇西逃,在逃跑途中,为平息洋人怒火,下令绞杀义和拳。结果不言而语,对洋人开出的屈辱条件照单全收。
跟洋人打交道,满清政府始终进退失据、六神无主。惹祸、打架、装孙子,再惹祸、再打架、再装孙子,周而复始。
打不过人家,谈判解决好不好?英法等列强并非要把中国变成印度那样的殖民地,他们只为商业利益。特别是英国,其海外殖民政策,当时已做了重大调整,不再以实现殖民统治为目的。
所以,大家也不是没有谈判的基础。可每次都是打输了才愿意跟人家谈,败军之将有什么好谈的,除了屈辱只能是屈辱,人类的游戏规则本就如此。
事实上天朝是打也打不过,谈也谈不了,为何?他们对国际法、国际贸易、国家主权、现代司法这些新玩意一无所知,基本上属于国际盲,更毫无信用可言,既如此,还跟人家怎么谈?
《南京条约》是城下之盟,斗败了,但道光不甘心,希望他大有为的臣子如耆英、伊里布等与洋人交涉,把在战场上输掉的在谈判桌上弄回来。试想,靠这帮混混,想吃人家豆腐,可能吗?
更可悲者,洋人用大炮没得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连哄带骗弄到手了。比如获取关税权、司法审判权以及片面最惠国待遇等等,这些根本就是大清自己的事,在《南京条约》中也没有约定。
大清朝廷根本就没有现代主权的概念,以为类似关税权、司法审判权、片面最惠国待遇等都无关痛痒,不妨赶紧送给别人以免麻烦。很多要命的、祸国殃民的条款,就是大清朝廷主动免费赠送的。
其他列强也照猫画虎——先把大炮架在天朝门口,吓唬一下,然后派代表跟朝廷讨价还价。按天朝体制,岂能接待朝贡外的代表,所谓“中外之防,首重体制”。人家就吃定了蛮子这一点,你越不让来就偏要来,怎么办?为了阻止列强国使进京,不惜再次出卖国家利益,签定丧权辱国的条约。
让人家来北京逛一圈,吃点烤鸭或涮羊肉,就算不磕头,跟被人家打屁股、吃豆腐相比,哪一个更伤面子?那种脱了裤子放屁的面子,到底有多大价值?在列强看来,大清朝廷不过是一帮软弱、颟顸、无知的蠢货罢了。
凡此种种,中国第一任驻外公使郭嵩焘曾沉痛地指出:
“吾尝谓中国之于夷人,可以明目张胆与之划定章程,而中国一味怕;夷人断不可欺,而中国一味诈;中国尽多事,夷人尽强,一切以理自处,杜其横逆之萌,而不可稍撄其怒,而中国一味蛮;彼有情可以揣度,有理可以制伏,而中国一味蠢;真乃无可如何。”
郭嵩焘是了不起的湖南人,其见识远在时人之上,用“怂、诈、蛮、蠢”这四个字来概括天朝的外交方式,实在是太透彻了。尽管满清朝廷一次次用屈辱的方式实践着他的判断,但在正人君子眼中,他是国人皆欲杀的汉奸国贼,呜呼!
如果郭先生活得足够长,待遇会不会好一些,对此我一点都不乐观。
读史长叹,四顾茫然,不由悲从中来!诚如杜牧之所言: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迟福林:加强海南自由贸易港与东南亚国家交流合作的外循环四点建议 2020-09-29 [13]
项贤明:中国教育改革为何陷入困局?用错误的方法,去解决虚假的问题 2020-09-29 [35]
李稻葵 :孩子最应该学好的课是体育 2020-09-28 [56]
郑也夫: 中国教育是一个天大的问题,我们居然可以把它办得这样糟 2020-09-28 [56]
朱民:这是生死之变,要么跟上这个潮流,要么被淘汰 2020-09-27 [82]
一天之内,3名国际顶尖学者归国,分别全职加盟北大、浙大、南大 2020-09-27 [814]
数学大师北大巅峰对话:数学到底有没有用? 2020-09-27 [53]
楼继伟:警惕国内大循环的堵塞点 2020-09-26 [44]
杨晓哲:未来教师的七个趋势 2020-09-26 [33]
最新!2020年国家级与省级“杰青、优青”名单汇总! 2020-09-26 [13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日本政府《氢能利用进度表》 :美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南宁职业技术学院2019年招聘公告 :美国加大审查范围 北大多名美国留学生遭联邦调查局质询 :天安门广场喜迎“十一”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象 :Daily Journal董事会主席芒格:中国的水还行, 聪明人已经趟进去了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0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