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华人平权之路:学会讨论,分清左右,回归常识,回归价值观 - 评铁木的某文
来源:gh_8d77fb10e8df | 作者:凌飞 | 2020/9/4 6:10:57 | 浏览:153 | 评论:0

老规矩,先上原文章的链接不带情绪,回归常识:十张图讲清楚美国政治图鉴,和华人根本利益

正文:

在铁木的文章的一开头,就上了一张所谓的“结论”图,这个“结论图”当然是错误的,我先把这个图复制过来给大家看一下:
这里面错误地把奥巴马划为左,似乎只有极左对华人造成伤害,而奥巴马对华人并没有造成伤害。。
又幻想存在一个中间派,同时幻想中间派能够解决这个“障碍”问题
最后把川普强行定义成了极右。

显然铁木对政治光谱中的左中右的认知,对共和党的建制派与非建制派的认知,对极左与极右的认知都还停留在一个非常初级的程度上。

华人平权之路:学会讨论,分清左右,回归常识,回归价值观 - 评铁木的某文

在这里,不经任何定义的情况下,强行把支持川普的称为“极右”,强行把支持川普的定义为“伤害包括华人在内的所有“少数民族”利益”。这种不经定义与推理,强行安上结论的做法,在“十年浩劫”里常常见到,也是我长期以来坚决反对的做法。
PS:我是第一次见到声称在美国生活的人,使用这个“少数民族”的用词,我觉得多数人使用“少数族裔”。。

讨论前先学会怎么讨论
做为逻辑思维的最基本的主张

在讨论任何事物前请先确定一下
概念的定义,讨论的基础,以及如何形成共识。
否则,那就是鸡同鸭讲。

首先,要明确概念的定义,
明确这个概念的内涵,明确这个概念在当前的讨论中所定义的边界,
只有这样明确定义的情况下,双方讨论的指向才是同一个事物,否则,那就是相互对着空气开炮,对着风车舞长矛。

所以,我在与别人讨论时,常常先花上大量的时间,先与对方把定义讨论清楚,而在讨论清楚定义的过程中,大概就能劝退相当多的人了。

华人平权之路:学会讨论,分清左右,回归常识,回归价值观 - 评铁木的某文

其次,确认讨论的基础,
讨论的基石必须是事实
——即:双方完全同意以Fact(事实)而非Opinion(观点)为讨论出发点,双方都认同确认是否是事实的判定原则,同时双方都表示可以接受事实。

如果你与一个只相信阴谋论的人“讨论”,你可以确定你将无法与之有任何有效的讨论,如果你与一个花岗岩脑回路的人“讨论”,你也同样可以确定你将无法与之有任何有效的讨论。

最后,如何形成共识,
人与人的观点,一定是不一致的,不一致才是正常的形态,“完全一致”就是《1984》的情况了。。

那么如何形成共识,前提是双方都承认并接受事实,
——哪怕是这个事实与自己的认知是相反的。
如果这个事实被双方所确认,则双方都应有足够的勇气去接受,并使之成为下一步讨论的基石,同时,双方都必须承认并接受逻辑推理的有效性,确认任何推论必须符合逻辑。
最重要的是,双方应该允许随时确认彼此认同的观点,哪怕是最微小的,
这一点上,有很多人有个非常坏的习惯,就是喜欢转进,一旦当前的讨论不合自己的心意了,就急着想跳转到另外一个Opinion(观点)上去,这一点,在大陆现在的一些辩论性节目上,特别典型,
这种做法是一种典型的“辩术”,而不是真正想要求得认知上的进步,不是真正意义的讨论。。
当然,俗话说,成年人几乎是无法被讨论改变的。
改变自己的认知,就象是成年后继续学习新东西一样,是一个非常痛苦并且需要自我突破,有着很高学习成本的事。

从定义开始
左中右,极左与极右的定义是什么?

我喜欢观察,据我的观察,许多人对这些概念是非常的混乱,对这里面的对应关系,往往仅仅是停留在“望文生义”与“人云亦云”的程度上。

我曾经多次遇到指责我是“极右”的网友们,于是我问他们,“什么是你定义的极右?”
在这个问题上,太多的人要么哑口无言,要么顾左右而言其它。这其实真心不怪他们,因为“极右”本身就是一个由左派生造出来的名词。

战后世界的话语权,是被左派所掌控的
各位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自行去google一下美国的高校的老师的政治立场是什么。。
有一个数据,越是偏向文科的老师,支持左派的比例越是惊人,某些学科甚至是清一色支持民主党的左派,找不到任何一个支持共和党的右派。
而相对的,越是偏向理科的老师,这二者的比例就越是向1:1回归。
网上有个段子,意思是理科类的东西,你不懂就是不懂,就是当不了老师,而文科类的东西,即使你不懂也能忽悠过去。

下面这张图,就是以美国高校的各个学科的老师的政治立场做的调查
(工程学)Engineering的老师,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比例是1:1.6,
到了天花乱坠的(人类学)Anthropology就成了56:0,
而到了大杂烩般的(传播学)Communications更是108:0

华人平权之路:学会讨论,分清左右,回归常识,回归价值观 - 评铁木的某文

以整体来观察,美国学校老师的立场是明显偏左派,进而推论出在学校教育上,话语权是被左派所掌控的。
这在统计意义上是无可辩驳的。。

在由左派所掌控的语境中,自然是绝对不承认象法西斯主义这种东西是极左的
——因为他们自身就是左的。
不想把法西斯主义这种已经被证明是人类社会的毒瘤的东西沾上“左”的字样,所以出于各种原因,法西斯主义被冠以“极右”的称谓——尽管,法西斯主义的做法与极左的做法是完全同出一辙。

比如实行极左的苏联,在其历史上大量的灭绝人性的罪恶与法西斯主义完全同出一辙。
事实上,华人群体对左中右的区分是往往是混乱的,甚至是错误的。
而西方世界的“极右”的定义则是左派别有用心的定义。
“极右”(Far-right )的定义,无论你在wiki还是在媒体上,你会看到这是一个非常混乱含糊的概念,是一个没有明确定义的概念。

由于左派把“法西斯主义”安成了“极右”,自然的,“极右”就天然成为了一个贬义词,一个用来骂人的贬义词,一个从来没有被明确定义过的贬义词。
这是非常不正常的事,但似乎很多受左派教育影响的人们,在使用这个词时却并不感到有任何的违和。
至于我,作为一个执着于定义的人来说,我觉得这种从来没有被明确定义过的贬义词,却被广泛地应用,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荒谬的事。
——当然,左派语境创造出不可思议的荒谬的事,是一种常态,十年浩劫时期,又有哪件事不是正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的??
事实上,如果认真的人,把能找到的“极右”的定义,放在“极左”的身上去考察,你会发现几乎是完全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唯一的区别,大概是极右的“极端民族主义”(Ultranationalism),而极左则有所谓的“全人类”的幻觉。
然而这种所谓的“极端民族主义”,仍然是一个定义极其含糊的东西,而且,也完全不适用于由多种族组成的移民国家的美国。
最重要的是,这种所谓的“极右”,是一种激进的、极端的、暴力的思维,本身就是违反了右派的保守理念。
因为右派的理念,本身就是保守的,改良的,讲法治,讲Law & Order,尊重人们的选择权。

分清左右
我再讲一次左与右的区别:
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的,是左派。
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的,是右派。
左派追求的是所谓的“平等”,而右派追求的是“自由”。
“平等”是一个非常自我的感受,而且很容易被结果上的量化而被诟病。
而左派们恰恰很容易被结果上的不平等而带歪了路。
除非你是上帝一般的全能全知,可以象电脑数据库一样的精确定量,
否则,人类社会的“平等”,始终是一个无法被精确的东西,人类总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还记得“饿着肚子闹革命,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么?
“把“平等”(即所谓结果平等)放在“自由”之上,其结果是既得不到平等,也得不到自由。”

——诺贝尔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说的。。
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这是一条通向奴役的路。
相反的,以“自由”为目标的过程中,在持续得到自由的同时,虽然无法实现即时的“平等”,但是自由带来了创新与社会进步,而这二者作为可喜的副产品,将使得民众在实质上得到更大的平等。
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这是一条通向最接近平等的路。
怎么理解左与右的区别?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区别
想一想1990年前的中国,与1990年后的中国

右派的市场经济比左派的计划经济,使得从上到下的几乎每个人都享有更为圆满和富裕的生活一样。
左派是激进的,革命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并且把这个“不择手段”视为“进步的必要代价”,这一点,请参考一下BLM黑命贵的行为

右派是保守的,改良的,讲法治,讲Law & Order,尊重人们的选择权,独立思考的右派,不“粉”任何人,我们唯一粉的是上帝。。
任何激进的、以暴力为导向的主张,都会被右派所拒绝,
任何追求结果平等,追求将民众以与生俱来不可改变的因素为区分的作法,都会被右派反对。
所以以法西斯主义为代表的思想,是天然被右派所反对,但却天然可以被左派所接受
然而,在左派掌控的语境下,法西斯主义却被误导成了“极右”,似乎与右派相关联,以此来误导许许多多对左右蒙昧不清的民众。。
我一再地呼吁更正这个名词,事实上,所谓的“极右”与“极左”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极右与极左是一体的。

比如打着关爱少数族裔的旗号的民主党极左,转身就对同属于少数族裔的亚裔(华裔)各种下黑手。

同样的道理,当年白人至上的3K党,也自然是属于极左民主党的产物。。

为了洗白自己与抹黑对手,左派花了大量的时间与理论,使尽力气去欺骗民众,欺骗民众存在着所谓的“
两党对换
”。。

这种欺骗民众的洗脑宣传,至今仍然深深影响着一批批的小左知识分子。

但是正如我文章所说的,民主党与共和党的理念与价值观决定了,这两党不可能实现对换。
一个激进的,以暴力为导向的,以肤色为区分,讲结果平等的人,是不可能认同右派的理念,更不可能成为共和党人。
同样的,一个保守的,反对暴力的,不以肤色为区分,讲究机会平等的人,是不可能认同左派的理念,更不可能成为民主党人。
在美国,两党的支持者,可以随时换地方生活,因为美国不存在“暂住证”这玩意
而之前VA的民主党州长爆出来的事情——他小的时候把自己打扮成3K党,再次证明了,一个认同3K党的白人至上理念的人,长大后从政恰恰是当民主党。。
——所谓的“两党对换”,说难听点,就是骗骗那些不动脑子的人的。


铁木这个公号的文章中有许多荒谬的论断
比如这个
“大家不再讨论一些重要议题本身,而是看哪方的段子手更搞笑,和谁的阴谋论更香艳. ....而美国华人,很多人由于语言或者习惯的原因,很少看英文媒体,把很多时间放在了流量为王的低质量中文自媒体上,得不到高质量的信息,因此不知不觉就陷进了极左或者极右的漩涡.”
这种充斥着极度自我与自负的论断,在铁木的文章中比比皆是,作者试图把不同意见的一方先行进行人品上、人身上的攻击,贬低为“搞笑”、“阴谋论”,以及“很少看英文媒体”等等。

——这种充斥着莫名其妙的傲慢与试图居高临下的心态,当然是看不到事实的真相的,也许铁木并不想要知道事实的真相,也害怕知道不同意见一方的真实情况。
任何的论断一定是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建立在独立思考后进行严谨的论证与推理上的。
举个例子,我曾经有个想法,认为白等迟迟无法选定副手是很特别的,但在我去查看了过去40年的相关资料后,我发现我的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奥巴马因为初选选战极其接近,也是在最后一刻才宣布副手的。

在这个例子中,我一开始的主观论断并没有得到事实的支持,所以我的这个想法就能不成立。

回到这个铁木公号的文章中的许多论断,我非常怀疑,他/她是完全建立在自己的臆想的基础上,完全没有经过严谨的考证与推理的情况下,以极度自我与自负的莫名心态做出的论断。
事实上,我的文章,以及许多华人右派的讨论,都是高度聚焦于价值观的讨论,而非所谓的“哪方的段子手更搞笑,和谁的阴谋论更香艳. ”
仅以我的自己的文章为例,我的文章最常出现的词就是“价值观”。
同样以我的文章为例,我的文章从来不是什么“流量为王”,而是始终聚焦于观点。
铁木这种急于通过贬低不同观点一方的人品而试图证明自己的做法,正是我所长期反对的“不是关注观点,而是关注提出观点的是什么样的人”
这种做法完全无助于了解事情的真相,更无助于讨论。
我一向感激我当年在中国时的大学老师,因为他们给了我一个自由宽松的环境,并且在大学的第一年就开了逻辑思维的课程,这让我受益终生。

我曾经在很长时间不参与任何的讨论,安心地当个小市民,只想当一个“Family Man”,实现自己的美国梦,这个我在我的这个文章里面写过

Family Man,谈谈我的美国梦
但是随着奥巴马8年对美国社会的毒害,民主党整体向极左转变,我开始发现,政治的环境已经改变,我们华人必须要主动地去认知美国政治,参与到美国政治中去。
我始终认定:
两党的制衡是必须的,民主党向极左发展是我所反对的,民主党应该回归到最早的初心上来,华人应该按价值观去认识政党,任何选民都应该按自己的价值观去投票。
事实上,最热衷于“段子手更搞笑,阴谋论更香艳. ”的,如果不抱成见去看,恰恰是左媒体,
更热衷于各种八卦与人身攻击,而不去看事实是什么的,恰恰是左派分子。

看看这些所谓的“高质量的信息”的“英文媒体”在讲什么,
在讲川普多吃了一个冰淇淋,在讲川普的侄女正在拿小偷般窃听长辈的言论来当武器,这是“高质量”?

让我们来看一下这个8月28日新鲜出炉的yahoo“
英文媒体
”的新闻是如何“
高质量的信息
”:

https://news.yahoo.com/trump-resumes-campaign-rallies-and-utters-the-unthinkable-if-biden-wins-005013504.html
川普在机场聚集的数百名民众讲话:“如果白等会获胜,这是我所实在不敢相信的事情,我将输给智商低下的人。”
If Biden wins, which I honestly can't believe would happen, I will have lost to a low IQ individual。
这句话,正常人的解读是:川普嘲讽白等,认为他是智商低下的人,并且对自己极其自信。

然而到了“高质量的信息”的“英文媒体”的嘴中,就成了这样:
“the president for the first time acknowledged even the theoretical possibility of defeat.”
(总统首次承认有理论上的失败可能性。)
请问这种“
高质量的信息
”,高在哪里?高在胡说八道,高在标题党,高在断章取义??

铁木,你出来洗一下如何?
回归常识
如果想要“回归常识,不带情绪”,首先要先认清事实。
否则,很容易掉入到“
疑邻盗斧
”的情绪中,从而荒谬地把Opinion(观点)当成Fact(事实),在不断地选择性失明中一步一步强化了自己的认知偏差。

比如铁木这个公号所说的这句:

“白人做管理,亚洲人做技术,黑人做警卫,墨西哥人打扫卫生?”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Opinion(观点),而不是一个Fact(事实)。
要反驳这句话很简单,只要举例一下google的CEO是不是白人,举例一下微软的CEO是不是白人,就已经根本上否定掉了这个幼稚的Opinion(观点)。
我不知道这个铁木是做什么职业的,但显然,他/她似乎没找出为什么华人上升的天花板的问题所在,而是人云亦云地把这一切归咎于种族歧视上。
——就象底层黑人总是把自己的不幸归咎于种族歧视上。
我看过更让人信服的理由:
华人的天花板问题,更多的是因为华人的知识结构与语言表达的问题。
相比华人更成功的印度裔,他们在语言表达上更好,更注重不同领域的知识储备,特别是印度裔往往兼修MBA(工商管理学硕士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这样使得他们不仅在技术上不落后华人,而在企业管理上比华人更出色。
同样的,做为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与其象铁木那样一门“怨妇心思”地埋怨“偏见和障碍”,认为白人能上位是因为“符合主流民族白人的人设”
——有本事的话,请自己跳出来,自己当家做主好了。。

毕竟,Zoom不是做得挺好的么。。

市场经济从来不相信什么狗屁不通的“人设”。。

市场竞争只相信冰冷冷的竞争实力。。
大公司固然存在“办公室政治”,但如果你真觉得自己屈才了,麻烦跳出来自己创业。。

象我这样自己搞个小营生,当个小业主,岂不快哉??
回归价值观
所谓的左右派是否“认同黑人运动”,其实是个伪命题,
对于右派来说,我们关心的不是参与运动的人是什么肤色,而是关心参与运动的人的价值观是什么
事实上,那些真正推动历史进步的人,他们的价值观往往是符合右派的保守主义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后来被马丁路德金博士归纳为“美国梦”

在这个不断的民权运动历史长河中(不仅仅是60年代的民权运动),华人始终参与其中,并有着巨大的贡献。

(参见我的文章《华人的教育平权是谁的功劳?》)
只有通过价值观才能看清历史,才能正确地了解历史。

而不是被人忽悠成种族主义分子。。
——是的,把民权运动当成“黑人运动”的人,本质就是种族主义分子。
事实上,我一再说过,美国的黑人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与民权运动后期,黑人抛弃了民权运动中的“现在就自由”(Freedom Now!)的价值观,而选择了“黑人权力”(Black Power)价值观有着根本的关系。
一个错误的价值观选择,直接导致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后,黑人社区越来越分裂,单亲家庭率越来越高,种族对立越来越严重,而底层的黑人越活越没个出头之日。。
回归到保守主义的价值观,才是根治美国现在问题的根本药方。
平等与障碍
这是一张流传挺广的图,我很早就见到这张图,在这张图里面,其实预设了很多隐性的前提条件。
所以,这是一张非常容易忽悠与蛊惑人的图。

华人平权之路:学会讨论,分清左右,回归常识,回归价值观 - 评铁木的某文

第一张图,机会平等
这张图带有强烈的误导性,人与人的资质与能力天然是存在着不同的,有的人在这行精通,有的人在那行精通。。
正所谓“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每个人的愿景与诉求,每个人能够达到的目标都是不同的。

人们并不是象第一图中那样,“要看比赛”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达成的愿景与诉求。
就象俺不会象铁木一样怨妇般地在墙角画圈圈,俺就不觉得存在什么“华人白人的人设问题”
——因为我要看的比赛,不是挤在这个高墙的角落里的。
这其实也是中国教育与西方教育中的很大的一个不同点。

至少也是我对下一代教育与上一代教育的不同认知,
我不认为我们一定要给下一代预设好所谓的“成功”的方向,甚至把某个特定的东西当成了“成功”的唯一指标。。

正如我在之前文章中介绍说过的,《上气》这部片的男主角——加拿大华裔演员刘思慕(Simu Liu)他的经历一样。
刘思慕曾经是一个典型的华二代,按照父母给他安排好的生活,好好学习,考上名校,学一个经济专业,最后获得一个著名企业的工作,当起一个“华人人设”的白领。

——得到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这个算不算是第一张图中露出头看比赛的那个人了?
但是刘思慕对“看这种比赛”一点兴趣都没有。。
最后与家人大吵一场后,转换跑道,
从零开始
去当演员。。

那这个大学毕业后才开始从零开始当演员,算不算是机会平等?
铁木这个公号的作者,他/她的思维还停留在中国的那种教育模式下,停留在一种自我设限的狭隘眼界里,
这也难怪铁木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怨妇心态”。。。

第二张图,结果平等
这张图是一种纯粹理想主义的东西,是建立在一个完全理想化下的结果,是建立在对每个人的能力与不足上能够高度精确的产物。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人类社会非常复杂,人与人不止有能力的差别,更有意志力的差别。
即使是给予更多的资源,也并不能必然导致有相对应的结果。
举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因为在黑人区开店的缘故,暂时把她的小孩先就近在店附近的学校就读,然后她告诉我们,黑人区的学校资源好得不得了,几乎是只要你愿意,都可以提供给你,比如小提琴,我们都得自己花钱上课后班来学,她的小孩学校免费就有教授小提琴的课程,而且名额随时都有——当然这其中也是因为黑人小孩不愿意下苦功去学,所以不去学。
但是后来,她发现虽然小孩的成绩都是4分以上,老师更是把她小孩夸上了天,几乎是好得不得了,但小孩回家后时不时冒出的粗话,有时按华人的标准给的作业则完全不会做,使得她最终把小孩转学到白人区的学校。。
结果入学后一测试,程度太差,差点就要求留级。。
至于免费小提琴的课程,这个白人区学校当然没有。。

所以你看,这个白人区的学校资源极少,而黑人区的学校资源极多,这当然是纽约市教育局针对不同学校的资源投放的不同。
但是结果呢,资源极多的黑人学校的学生依然烂地要命,而资源极少的白人学校的学生,成绩依然出色。。
所以的多叠几个箱子,就能得到“结果平等”吗?
希望铁木好好想一想,想一想,为什么多叠几个箱子仍然没有用??

第三个图,解除障碍
这又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图。。

似乎小左们都很喜欢理想主义的幻想。。

这种理想主义的幻想,另外一个名词叫:乌托邦。。
人类社会能不能解除障碍?
理论上,乌托邦的东西,就只有存在于共产主义才有的了。。
只有在物资极大丰富,人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情况下才可能实现。。
就象球场的墙,那是为什么特意修起来的 ?
还不正是因为这个人类社会始终存在着“稀缺性”么。。。
那么人类社会资源的“稀缺性”问题要怎么解决?

就象前面我所说的,通过右派的“自由”置于“平等”之上,由自由而创新,由创新与自由竞争,从而不断地创造出更多的财富,从而使得从上到下的几乎每个人都享有更为圆满和富裕的生活一样。
所以重点是做大蛋糕,而不是象左派那样只会分蛋糕而不会做大蛋糕
所以,去除障碍,必然是通过右派的创新与自由竞争的努力,让民众的生活中的“稀缺性”越来越少。
而不能指望着通过左派的忙着分蛋糕而实现“稀缺性”的减少

怎样去除“稀缺性”?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一再给出答案,美国的自由市场已经一再给出答案。
请记住:
市场经济从来不相信什么狗屁不通的“人设”。。

市场竞争只相信冰冷冷的竞争实力。。
而冰冷冷的市场竞争,恰恰不断降低着人类社会的“稀缺性”
冰冷的市场竞争,也帮助那些“来自非洲南撒哈拉贫穷”的女孩们,一步一步地创造出足够的资源,帮助他们跨越所要跨越的障碍,
左派们总是攻击着市场经济,攻击着资本主义,似乎光光靠他们的口号与爱心就能跨越障碍。。
但事实上,没有右派的市场经济,没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你拿什么去帮来自非洲南撒哈拉贫穷的女孩,去跨越他们的障碍??
用爱发电么?铁木?
阶层与全球化
美国近几十年的问题,根源在于全球化

并非是说全球化不好,而是全球化没有得到正确的控制,并由此引发了大量的问题。

全球化并没能对应上政府管理的全球化,使得全球化成为跨国资本的狂欢,成为美国中产与蓝领的悲哀。
跨国资本出于逃避监管,为了实现成本最低而不断地出走,去寻找“成本洼地”。
但这种出走,成功地切断了“就业—税收—社区—创新—就业”的这个良性循环链条。
原来的循环链条,资本创新,提升所在地区就业,提供当地政府的税收,
而就业增加,提高了民众的收入,税收增加,提高了政府投入的教育资源,两相结合,使得社区兴旺,教育质量上升,
而教育上升引发更多的创新,而更多的创新引发更多的资本投入,从而引发更多的就业,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而全球化后,资本创新,跑到其它国家找更低人工的工人生产,资本出走后,所在地区就业反而下降,当地政府税收压根收不到,
最终只有仅有几个跨国资本的极个别个人,得到了更多的财富,而更多的民众失去了工作。
极个别个人的消费,无论如何都不能与整个社区的就业带动的消费相比拟,更重要的是,失业的民众与收不到税收的政府,两相结合,导致教育质量就下降,进而导致无法产生更多的创新,于是这个良性的链条就直接断掉了,直接成了一个向下堕落的无底洞。。
要解决这个全球化引发的问题,根源是回到如何把全球化置于有效控制之下,而不是象铁木一样,愚蠢地要求华人要让出利益。。

下图是铁木的胡说八道的截图

冤有头,债有主,跨国资本整出来的祸端,凭什么要华人为之负责,凭什么要华人割让自己的利益去被跨国资本的坑?
我很好奇铁木这位作者的脑回路到底是什么样的,不但看不清美国的问题是来源于全球化,更是荒谬地主张华人要当牺牲品,这都什么鬼?

顺便说一下,这个铁木声称:川普内阁里几乎清一色白人。。
这什么鬼?
川普内阁中的华人(比如赵小兰)居然都被铁木选择性失明了,这位作者得对华人这个族群有多自恨多自卑才会如此地选择性失明啊。

还有几位黑人内阁,铁木也是选择性失明么?
川普之所以能够上台,就在于顺应了民意对“逆全球化”的呼声。。
正是这种逆全球化的民意,选择了政治素人的川普上台。
同时,非法移民的不断进入,特别是中南美的那些与美国的“美国梦”价值观完全不同的非法移民不断进入,这些非法移民不但引发了大量的治安问题,更是在民主党的操弄下,成为美国的巨大的福利负担。。

而这种非法移民的福利负担,与美国梦的自食其力(是的,中华传统的自食其力是与美国梦相一致的)完全背道而驰,在这种情况下,对非法移民——请记住,是对非法移民的强硬态度的川普,再次顺应了民意。。。
川普的上台,是顺应民意的结果。。
正如我们在与许多白人“红脖子”的交流中了解到的那样,右派白人“红脖子”在意的是价值观的认同,而不是肤色的问题。。
但有意思的是,左派们却一直努力地“代表”白人“红脖子”,一直努力地向他们泼脏水。。
于是,在美国的左派语境中,就生生造出了许许多多的奇怪言论。。

比如铁木所说的“凯伦”现象。。
但有意思的是,出现符合这种“凯伦” 的地方,居然无一例外都是蓝州。。
是不是很讽刺???
就象是出现所谓喝消毒水的报警电话,居然无一例外都是蓝州。。
是不是很讽刺???
左派们拼命地向红州的白人的“红脖子”泼脏水,结果出现的例子,居然无一例外都是蓝州。。
是不是很讽刺???
26年前的美国
1994年,美国克林顿政府签订了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从而打开了全球化的潘多拉盒子。
铁木同学在此后4年才来到美国,当然还没感到全球化的潘多拉盒子的威力。
自然的,在那个时代下,美国的中产们还在“岁月静好”。。
再往前再推几十年,正是美国的左派们制订了从教育界对年轻人全面洗脑的主张,按照某位预测人口结构转变的大牛的说法,到了Z世代,这些年轻人就都成了民主党的票仓。。

我是对这种说法一向嗤之以鼻的,年轻人有爱心偏向左派,是正常的,年龄大了如果还不知道负责,不知道岁月的重负,还左派,那就叫没良心了。

华人平权之路:学会讨论,分清左右,回归常识,回归价值观 - 评铁木的某文

事实上,按最新的调查,19~29岁的民众,并非全面倒向民主党,而是67%倾向民主党,而33%是倾向共和党。。
成年人的成熟与责任会教会你成为右派。。
如果川普能够连任,那么按现在的“逆全球化”继续下去,同时追求对等的贸易协定,
那么可以预见,美国的企业将不断地回流到社区中来,而中产阶级将再度复兴,而“就业—税收—社区—创新—就业”的这个良性循环链条将再次运转起来。。
让我们回到起点
我最反感的,就是不加分析不给定义直接扣一个“极右”的这种套路。。

请问什么是“极右”?

回答完这个问题,再来问下一个问题:
川普是极右么?

作为一个坚持Law &Order的理念的人,作为一个坚持寻求在法律框架内行事的总统,是没有任何理由认为他是极右的。

事实上,在铁木这个公号胡说八道的时候,美国的内阁里面就存在着华人,而且好象还要再算上另外一个被墙国臭骂的华人。。
事实上,在铁木这个公号胡说八道的时候,美国的内阁里面就存在着黑人。
美国不是一个种族主义的国家,共和党不是一个极右的政党,川普政府不是一个极右的政府,而川普也不是一个极右分子。。
民主党的目标从来不是为了什么“
给非裔西裔来让路,帮他们争取结果平等
”,这是铁木这种小左们政治幼稚病的典型体现。

对于民主党来说,利用非裔西裔来得到执政权,然后不断地向极左发展,最后形成象苏联那样的社会,才是这些民主党的“领袖”们所向往的。。
——不信你看看,桑德斯多参加一次选举就多捞了几套房子??
再比如奥巴马,铁木以为他仅仅是“左”么?图样图森破,上台拿衣服。。

奥巴马与桑德斯这样的极左只是一步之遥,比起中左的克林顿,那可是左的不是一点半点。
——著名的“同厕令”,铁木同学以为是什么性质的?
只有机会平等下的自由创新才能一步一步地把“障碍”去除,而不是心存幻想地以为喊喊口号就可以解决障碍,
这种看图就以为掌握了真理的,大概政治经济的常识还停留在小学的看图作文上。。。
小左们总是幻想自己是中左,这基本上是一种自我的幻觉。。

左派有左派的进步意义,但左派往往会刹不住车,一路坠落成极左。

然后在坠落之后,极左政党被撞得四分五裂
——比如现在的民主党就是从曾经的“民主共和党”里面分裂出来的。。
在我看来,作为坚持自由至上的右派,其政党是天然是收缩的,因为自由本身就要求强烈的自律与随时界定自由的边界的约束。。
所以我从来不担心右派政党的问题,因为右派始终是追求自由,追求小政府。就象美国的殖民时代,曾经长期的小政府那样。。

而左派政府刚好相反,他们是追求政府包办一切,追求大政府的,这是没有底线的事。。
有人问我,民主党要是完蛋了,美国共和党一党独大怎么办。。

这个问题就象是问太阳明天爆炸了怎么办一样。。
左派是永远不会灭绝的,因为人性的问题,要做右派很难,但要当左派是非常容易的。。
左派政党总是会出现的,与其担心左派政党,不如担心一下右派政党会不会慢慢消亡。。
——毕竟,当坏人总是很爽而当好人总是要自我约束。。
民主党2020的失败,一定会导致民主党党内的温和派与极左派的根本决裂,到时民主党内的极左们出走,还是温和派们再组成一个新党派,这个可以好好思考观察一下。。

顺便嘲讽一下铁木的这句话:

“黑人群体最高贵的品质:那就是不管怎样,也要不屈不挠,甚至流血牺牲,也要一直要求平权.”
华人一直以来也是努力追求平权,只是铁木你自恨自卑到骨子里了,让你选择性失明看不到美国华人前辈们的抗争,看不到今天的美国华人的抗争。
事实上,当黑人们放弃了“现在就自由”(Freedom Now!)的价值观,而选择了“黑人权力”(Black Power)价值观的时候,他们的品质,早就与“高贵”无缘了。。
当然,对美国历史无知的铁木,你要继续跪舔黑人,是你的自由。。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华人平权之路虽然漫长,但从遥远的黄金德,到今天的反Pro16法案,华人平权之路一直在进行中
华人的平权之路,恰恰不需要铁木这样的”自恨自卑“来掺和。。
华人的平权之路,将必然是与保守主义站在一起,将必然是与各种族的保守主义者一起,将美国的未来,回归常识,回归“美国梦”价值观。。

吹起号角电报群为https://t.me/joinchat/QjKSyBff4cZN_7hQq7ntTg(复制后在浏览器打开)
吹起号角电报频道为https://t.me/ctrump
我现在开通了网站:www.Thisistheway.world,网站正在建设中。。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陈启宗:新韬光养晦! 2020-09-20 [32]
我与一个时代的握手(选摘) 2020-09-20 [51]
“张文宏获赠一套太湖边别墅+1200万现金”? 2020-09-15 [123]
悲催的大陆中青年教师,非升即走第三年:完不成,就滚蛋 2020-09-15 [70]
阿尔巴尼亚的“明灯"- 霍查和他的50万个碉堡 2020-09-14 [53]
教育最可怕的是:不读书的老师在拼命教书,不学习的父母在努力育儿 2020-09-13 [203]
商务部原部长陈德铭:中国保住对美市场尤为重要,万万不可丢弃国际市场! 2020-09-12 [223]
人民群众这家伙,到底是谁呀? 2020-09-10 [103]
美图美景:最美不如故乡美 (附图) 2020-09-09 [101]
退休走遍世界 选摄天下奇观(附图) 2020-09-09 [7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美国大学的论文代写究竟猖狂到什么地步?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涉嫌学术造假  肯塔基大学开除史香林和张卓教授夫妇 :诚邀参加南京医科大学2019年国际青年学者论坛 (12/18-21)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美国正式发布Wi-Fi 6标准:密集网络环境显优势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0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