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童大焕:美国大选照见左右真面目
2020/11/25 5:53:35 | 浏览:1085 | 评论:0

【1】

以前以为两岸三地媒体人、知识分子群里大部分应该偏右,美国大选一照,发现十有八九都是左。

【2】

同样一条信息,反川者读出了川普投降;反民主党者则读出了川普的体恤与担当。真相是什么?

一份来自美国总务部主任Emily Murphy(墨菲)写给拜登的公开信,被反川派解读为川普准备交权。信是这样写的:

第一段部分文字:“尊敬的拜登先生,作为美国总务部主任,按1963年修订的总统交接法,我有责任提供部分选后的资源和服务来协助总统交接。我今天寄出这封信件,以便你可以接触相关资源和服务”。

第二段部分文字:“请明白,我是独立做出这个决定的,基于法律和可知的事实。我从未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任何来自执行部门官员的压力,包括那些在白宫或总务部工作人员的压力。必须明确的是,我没有接受任何指令来推迟我的决定【大焕:说明前一段的拒绝是源于本人意志】。我的确,不管如何,收到了来自网上、电话和邮件的恐吓,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庭、我的工作人员,甚至我的宠物。他们企图强迫我在未成熟的情况下做出决定。哪怕面对成千上万的威胁,我依然致力于对法律的坚持【大焕:说明她的拒绝受到了威胁】”。

第四段部分文字:“您所知道的,并非总务部主任挑选或确认总统选举的获胜者。实际上,总务部主任在法律下的角色是非常狭小的:在总统移交的过程中让资源和服务可用。正如所提到的,因为最近关于选举结果的司法挑战和确认的进程,按照相关法律条款(Section 3 of the Act)的要求,我决定你可以接触到选后的资源和服务。总统选举的实际获胜者将按照宪法所描述的选举人流程来决定【大焕:重申‘我’无权决定谁是总统,最终还要法律确定】”。

两分钟后,川普发推说:我想谢谢总务局的墨菲,她具有坚定不移的奉献精神,对国家忠心耿耿。她一直受到骚扰、威胁和欺负。我真不想看到这一切发生在她、她的家人和总务局的员工身上。我们的案子将坚定地打下去,我们将继续(因为推文字数受限必须分段)战斗,我相信我们将取得斗争的胜利。无论如何,出于国家最优利益,我建议墨菲和她的团队按照原来的规程做该做的事,我一直告诉我的团队这样做(指的是按照规程办事)。

世界是你心灵的镜像,同样一件事,你读出了什么,你就是什么;而不是你读出了什么,真相就是什么。这一个很简单的事实,你读出了什么呢?

【3】

更进一步,我们再反问一下,如果你高度相信美式民主不可能大规模作弊,美式媒体不可能大规模左转和偏袒,那么,作为民主党一方,既已胜券在握,只管川普们去折腾,去闹更多的笑话,等着他们一个个诉讼被各级法院驳回,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岂不更显自己风度,更显得川普们像跳梁小丑?!何须兴师动众甚至采取下三烂的、“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庭、我的工作人员,甚至我的宠物”的恐吓?

【4】

2020年,前有全球疫情,后有美国大选,眼花缭乱,的确让人脑子不够用。以前以为追求自由的媒体人、知识分子,一个个突然面目全非,纷纷呈现出一副左派面孔,很多时候,我一万个脑袋也想不通。

想来想去,大概无非是几个原因:

一是护犊心切,爱屋及乌,以为美式民主和媒体自由天然正确,死不相信、死不承认可能会大规模舞弊,大规模左转。

但是,民Z充其量是最不坏的制度,并不能十全十美地防范人性之恶、犯罪集团之恶。这,难道不该是常识吗?

虽然在法院终审之前,谁都没有权利、没有资格铁板钉钉100%肯定一定如此或否定说绝无此事,但如果真的相信相应制度和法律,难道不应该让争议双方的子弹先飞一会儿,并且,最终让法律而不是“我”来裁决事实真相吗?

看到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很赞同:【常识】我不会因为“灯塔蒙尘”就否认整个灯塔,正如我不会因为灯塔“高耸且明亮”就否认它也会“蒙尘”一样。

二是骨子里的民粹主义和人人平等的乌托邦幻想。

【5】

在立场先行之下,事实真相不重要了,程序正义也不重要了。“我”认定的事实才是事实,“我”相信的真相才是真相。

《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说,在信息不发达的时候,人们难以获得真相。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只相信符合自己价值观的真相。

更严格地说,有时真相就在那里,是人们只相信自己的立场和价值观偏见,坚决不肯承认真相。

【6】

我终于发现,区分左和右,除了容易假冒伪劣的价值观方面的自由VS福利、大政府VS大市场之外(左派也常常宣称自己主张自由大于福利、市场大于政府),待人处世的方法论,才是检验左右派的试金石。

这块试金石,可以说无人能逃脱它的检验,就是那么灵验。

这个方法论试金石,包含三个方面的基本内容,形成稳定的三角形结构:

第一条,注重真相判断是非判断重于价值判断的,为右,反之则为左。有了真伪,才能讨论是非对错。没有真相和是非基础的价值判断,都是空中楼阁。

在此基础上,不以胜败论英雄,而以是非对错论英雄。

很多人一辈子空喊价值口号,在是非、真相判断面前屡屡一团浆糊不求甚解,这样的人,就是名右实左,口惠而实不至。

第二条,注重程序正义高于实质正义。不能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再高尚的目的都要遵守正义的、至少是约定的规则来行事。否则,便是左派。同样,只要是程序正义范围内的事情,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必须被肯定——这才是右派。任何轻易否定他人程序正义范围内的正当权利和自由者,都是独裁专制色彩浓得化也化不开的左派。

第三条,坚持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为右。‘我“的自由比什么都更重要,“我”的判断才是唯一正确的,为左。

 

相关议论:两个美国

(涅槃)

全球化对美国而言,就是一个右派买单、左派赴宴的游戏。

美国左右派撕裂之深,前所未有,左右观点差异之大、利益矛盾之剧,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国与国的矛盾,所以我说,有两个美国。只有理解这两个不同的美国,才能理解冷战之后的世界格局,也才能把握未来的方向。

左右两派的矛盾当然是长期存在的,但一直有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笼罩其上,而川普,就是那个撕破面纱之人。川普在此次大选中,创造了两个空前一致,一是得到了美国劳工阶层和中小产业主空前一致的支持,二是得到了美国跨国财团和职业政客空前一致的反对。

第一点比较好理解,川普提倡美国优先,四处点燃贸易战的战火,力推减少进口、增加出口,力主产业回流、降低税收,从而创造了极其优异的就业数据和经济增长成绩,当然有利于劳工阶层和立足于美国本土的中小企业。

第二点就十分令人费解了,川普是怎样同时得罪美国整个商界和政界的呢?这就不得不说到川普的两条石破天惊的政见。

得罪所有跨国财团,是因为今年5月,川普语出惊人,威胁要对在美国境外生产商品的美国公司征收新税,而美国之前的税制是海外收入只有汇回美国才需要缴税,如果留在海外则无需缴税。川普的表态十分坚决,“苹果公司将在美国生产100%的产品,这才是正确的方式”,“美国应该什么都生产,我们有公司来生产任何商品。如果我们暂时没有,那我们将来也能”。

川普的出发点是迫使美国的跨国财团将海外资产向美国本土转移,他为这个目标已经努力了多年。开始是利诱,2017年川普推动通过了海外资产汇回美国的税收减免,希望勾引跨国财团回国,但效果并不明显;然后是敲打,在贸易战的过程中,关税逐步提高,跨国财团承担的税收不断增加,川普也不断口头号召他们回国避税;最后是威逼,你们不回来是吧,信不信老子对你们在外面所有的收入都征税,汇不汇回来都要征!

但这对所有跨国财团而言,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贸易战带来的关税上涨已经让他们遍体鳞伤,如果还要直接对海外收入征税,这些财团的利润将连以前的一半都赶不上,而股价的下跌幅度又总是要超过利润的下跌幅度,甚至部分财团可能直接倒闭了事。更微妙的是,征税就意味着国家查账,跨国财团在进行海外扩张的时候,必然会采取很多不符合美国法律和商业伦理的行为,这要都让你查了,那不就等于被你捏住了蛋蛋吗?

从双方募捐情况对比可以看出,拜登得到了谷歌、微软、亚马逊、脸书、苹果、摩根等财团的大力支持,而川普的募捐则少得可怜,只有两家航空公司、两家本土银行和沃尔玛支持了一点。有趣的是,川普的列表中有国防部、陆军、退伍军人部、波音、洛马、空军、雷神、海军,钱虽然不多,但意味深长。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几乎所有的跨国财团迅速达成一致意见,川普一定得下台,无论怎样都得滚,为此不惜一切代价、一切手段。在这次选举中,各大财团停止了两面下注的老把戏,对拜登的支持力度空前高涨,并且私下也纷纷慷慨解囊,资助了大量非法活动,索罗斯甚至公开喊出愿意花一百亿美金把川普赶下台。

只有能源、军工、航空、房地产这些立足本土的企业(航空在海外只是卖票的办事处而已,相当于分公司而不是子公司,所以公司所得税只在美国交)还在支持川普,因为川普支持本土企业减税。你听说过名字的美国商界名人全部都是反川普的,只有马斯克是唯一的另类,他的主营业务分两块,电动汽车当然是标准的跨国企业,所有他长期支持民主党,但火箭发射是标准的本土企业(这种核心高科技肯定不会向外国转移),又大大受益于川普的国内减税政策。所以马斯克最近转而倾向共和党,这也说明他将削弱甚至放弃他宝贝的特斯拉业务,专攻火箭。

得罪所有职业政客,是因为川普在2016年竞选时就提出要限制国会议员的任期,并在2019年8月采取了实际行动,开始为修仙限制议员任期征集民众签名。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虽然单个任期有限,但都是可以无限连选连任的,每次改选都有90%左右的议员连任,所以出现了很多事实上的众神议员。川普认为这滋生了腐败,已经批评了很多年。

川普这一招简直是捅了马蜂窝,不但民主党反对他,共和党大量议员也心存不满,你这不是要端掉我们大家的铁饭碗吗?我当议员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你不让我继续当议员,那我还能干啥?那些全家常年吃政治饭的政治世家更是恨其入骨,比如克林顿家族、布什家族等等,这次共和党前总统小布什在第一时间祝贺拜登当选,就和这有直接关系。

更令人发指的是,川普一方面要限制别人的众神制,另一方面,却在2018年他的“好朋友”修仙众神之后,大加赞叹,流露出羡慕之意。这就太过分了,本来美国的老规矩是,议员众神制、总统临时工,你却想颠倒过来,搞成总统众神制、议员临时工,这吃相简直太难看了!无论党派,对议员们来说,这种恨意简直难以用语言来描述,于是产生了两个重大后果。

第一个,川普半开玩笑夸赞众神制的话,被建制派和媒体使出吃奶的力气反复大肆渲染传播,直接坐实了川普是个毒菜者的说法。当然,川普反对议员众神制的话就得大力删除了,如果不是我清楚地记得这件事情,可能在网上都搜不出来。

第二个,在川普与拜登的选举产生重大争议的头一两天,几乎没有共和党大佬站出来挺川普,以至于川普的儿子在推上发出绝望的哀嚎,“共和党人在哪里??!!”甚至连潜在的2024总统候选人彭斯和彭公敌,态度都不是十分积极,后来虽然都明确表态了,但只能算是姗姗来迟。而大量共和党议员至今都没有作出个人表态,只是发表了个措辞无比正确的集体声明支持川普,勉强表达一下,我们共和党还在,还没彻底分裂。

甚至有些共和党人直接支持拜登,除了布什之外,还有罗姆尼、卢比奥这些重量级参议员也反水了。力挺川普的重量级参议员主要有Ted Cruz、Tom Cotton、Josh Hawley等人,但他们对川普的忠诚至少部分建立在这个事实之上——川普曾将他们三人纳入大法官提名名单,如果川普连任,他们中的两人或三人将很有机会在接下来的4年里被川普任命为新的大法官,而众所周知,美国的大法官是众神制的,除非自己主动退休。所以说,政治啊!人性啊!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公务员绝大部分也都反对川普,从上面那张捐款图中的US Government一项中就能看出来美国公务员的态度。这不难理解,民主党的政策是高税收高福利,而这显然意味着大政府;而共和党的政策是低税收低福利,这只能是小政府。你说公务员是喜欢大政府还是小政府呢?川普还动不动就讲要清除政府腐败,哪个公务员爱听这话。所以,在选举过程当中,各州基层多次发生共和党官员不作为甚至反水的情况,也就不足为怪了。

川普是多么孤独啊,简直是一个人在和整个政治经济文化体制作战,他输定了么?

很奇怪的是,川普并没有输定,因为在那些支持他的人民当中,他的威望无比崇高,接近于神,很多铁川粉都将他称为“天选之子”或“神选之人”。在美国的整个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总统向川普这样深受美国人的爱戴,也从来没有一个总统向川普这样深受美国人的憎恨。当然,这是指两拨不同的美国人,所以我说,有两个美国。

“Drain the swamp”,这是川普的名言;“fake news”,这是川普的口头禅;“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这是川普的号召。川普十分缺乏政治手腕,但从来不缺乏洞察力,也不缺乏理想,更不缺乏勇气,而最不缺乏的是,对美国深沉热烈的爱。川普这个老头,毛病一大堆,粗鲁、傲慢、刚愎自用、文化水平一般般,或许还有一点种族主义,但他不腐败、不虚伪、不妥协、不卸责,实打实地为美国劳动人民(工人和农民,中小企业主跟资本没多大关系,所以也算高级劳动人民)谋取了巨大的现实利益。

美国劳动人民是长期被政客忽视的一群人,无论是皿煮党还是共和党,对他们都漠不关心。在财政和军事意义上,劳动人民才是支撑美国的基石,但他们没有代言人已经很久了,只需要老实交税就好。有人可能会纳闷,他们不是有选票么,怎么会没有代言人呢?我问你,如果你为劳动人民代言,却会失去资本家的支持,失去资本所代表的捐款、鼓吹和人脉,你干不干?劳动人民嘛,好好劳动就好了嘛,选举前说点漂亮话哄你开心一下,选举后统统食言,偶尔帮你解决点小问题还满世界宣传,标榜得像那么回事儿就行了。

或者讲得更学术一点,对两党政客来说,通过取悦为劳动人民来获得政治地位,其实很不划算,这是一种囚徒困境,是要把政治蛋糕做小的。如果两党都假装为人民,那两党都能获得可观的红利,如果一方坏了规矩,真的想为人民做点什么,他可能在短期取得政治成功,但对手将不得不模仿他的策略。当双方都竞相取悦劳动人民的时候,长期来看,精英集团的总体利益必然缩减,这是明智的政客都不愿意看到的。本来,两党合谋是比较难的,不然囚徒困境也就不叫这个名字了,但是有资本家在啊,资本可以充当两党之间的润滑剂和调停人,所以两党可以摆脱囚徒困境,但劳动人民却倒了霉。

但川普不一样,他不需要捐款、鼓吹和人脉。他自己有钱,虽然不如某些大财团,但基本竞选经费是没问题的;他不需要主流媒体的鼓吹,他热衷于在推上自我鼓吹,没想到效果还挺好;他不需要人脉,他就是个独行侠,我行我素、直来直去、硬刚到底,就算有人脉都会让他给气断喽。所以,他为劳动人民代言,不惜得罪整个政府,也要给劳动人民减赋税,不惜得罪所有资本,也要给劳动人民谋生计。

川普是不是个讲诚信的人?这个问题争议巨大。按照川黑的统计,川普每天都要撒若干个谎,到目前为止已经撒了几万个谎言了。但在川粉看来,实在是没有比川普更讲诚信的人了,他努力践行着他的每一个承诺,即便有时没能做到,但失败也是因为皿煮党的阻挠。川普那股拼劲是有目共睹的,而此前的所有政客,只是用美丽的许诺来骗取大家的选票而已。不少底层共和党人认为,在整个美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人为劳动人民做得比川普更多,这是一个咋听起来很夸张的论断,但它就是有市场。

2013年,在川普还没有决定竞选总统之时,希拉里称赞他“诚实,不能被金钱收买”。

劳动人民不但在川普这里得到了实打实的利益,而且看到了更长远的希望,人民从长期的绝望幻灭之中挣脱了出来,所以他们对川普的信任和尊重是无与伦比的。川普是个大嘴巴,经常语出惊人、夸大其词,他说的一大半的话都既不正确更不精确,川黑认为这些都是谎言。但劳动人民绝不会因此认为他不诚信,他们认为这只是最小的小节而已,甚至是一种讨喜的风格。因为大家实在已经对那些虚伪政客弯弯绕绕用不兑现的美妙说辞厌烦透顶,川普直接粗暴的语言风格当然不讨知识分子的喜欢,但很讨劳动人民的喜欢。

在美国传媒界,支持川普的媒体凤毛麟角,只有几个立足地方的小台小报而已,但无论哪个全国性媒体,只要支持川普,就能迅速成为收视率第一,无论之前多么名不见经传。之前是Fox,请问4年前有几个人知道Fox?Fox反水之后,收视率瞬间暴跌,新的Newsmax又迅速崛起为第一,可能很多中国读者都还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在川黑看来,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说川普不好,证据排山倒海,那些支持川普的人为什么视而不见,看来都是被洗了脑;在川粉看来,川普的实诚和其他政客的虚伪都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身体会,那么无论哪个媒体说川普不好,就一定是fake news,根本不值得一看。

建制派的游戏建立在演说、募捐、游说、交换、妥协之上,各路精英其乐融融,而资本是这一切的润滑剂,所以在前川普时代,两党是斗而不破的。军工集团长期是共和党的基本盘,但皿煮党也可以时不时打打仗,照顾一下对面的军火生意;跨国财团秉持全球化理念,长期倾向于左派的皿煮党,但共和党也可以力推海外收入汇回减税,向资本大佬卖个好。专业人士玩政治,总是四平八稳、八面玲珑、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虽然看起来也斗得你来我往不亦乐乎,但就像WWE一样,主要还是表演为主。毕竟大家都是体面人,还要长期在政坛上捞饭吃,互相留点余地,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但川普来了,这货可不是什么专业人士,而是纯野生玩家,和谁都不熟,谁的面子都不卖,就是一心想要搞事情。就像野牛冲进了瓷器店,川普迅速砸烂了玩了几十年的潜规则:

在国内,川普大刀阔斧、乾纲独断,基本不搞政治交换,让佩洛西等一众议会大佬干得着急上火、索然无味。

在国外,川普无比高调、四处点火,不仅让混国际组织的一干人等处境尴尬,更是殃及了跨国财团这群大鲨鱼。

川普和主流媒体搞不好关系,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媒体,他是媒体的竞争者甚至捕食者。

川普和美联储搞不好关系,不仅违反惯例强硬干涉货币政策,还动不动就半夜鸡叫,频繁擅自发布利好利空,你让别人怎么布局盈利呢?

川普和传统盟友搞不好关系,本来几十年来就是美国当凯子、各国拜大哥,你现在居然想从小弟身上刮出钱来,还动不动喜欢抽人脸,既然小弟们看不到好处,还认你这个大哥干啥?

川普似乎和军方也搞不好关系,国防部长、安全顾问走马灯一样换,虽然嘴上牛得一逼,但对打仗兴趣缺缺,不仅不想开辟新战场,还总是惦记着撤军撤军,难道花这么多钱养着这么强大的军队就仅仅是为了国防么?

总而言之,川普这个人,思维直接、行动果敢,不管不顾地破坏了太多太多的老规矩,断了太多太多人的财路官路。

要讲川普给支持者带来的好处,就一点,实惠,那是真实惠,而且将来还能期望更大的实惠;要讲川普给反对者带来的伤害,那就太多太多了,简直是罄竹难书,不过也可以概括成一点——川普破坏了全球化的大局。

一个全球化的世界,是大资本的天堂。

全球化对美国而言,就是一个右派买单、左派赴宴的游戏。

在正式讨论这个问题之前,读者可以先思考一个有趣的现象:多年前有一套很火的书,是宋鸿兵写的《货币战争》,其中认为美国在国际贸易中占了巨大的便宜;而贸易战之初,川普到处说,美国在国际贸易中吃了大亏,而中国才是占了大便宜的一方,此论一出,让很多中国人惊掉了下巴。他们两个谁说得对呢?其实都对,因为在贸易中,占便宜的是一部分美国人,他们叫左派,而吃亏的是另一部分美国人,他们叫右派。这,就是两个美国。

右派的构成相对单纯,我们可以不太严谨地讲,右派就是劳动人民,既包括工人、农民,也包括中小企业主。右派主要分布在各种传统产业领域,一个人从海外获得的收入越少,从国内获得的收入越多,他就会越倾向于右派。绝大部分尚不至于靠福利为生的低收入劳动者都是右派,除了教科文卫领域外,其他所有的中产阶级也几乎都是右派,涵盖了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传统低端第三产业。但普通人站不到右派的塔尖,右派的领导人物,往往是那些全球化倾向较低的本土大资本,所以他们永恒的诉求就是减税减税再减税,并且特别希望维持国内市场的旺盛购买力。

左派的构成就复杂得多,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层。在左派最底层的,是广大的福利人士,他们由于不能劳动或不愿劳动,所以总是喜欢高税收高福利的政策,少数族裔和新移民在其中占了很大的比例,他们也是左派最大的票仓。在左派最高层的,是最富有的跨国财团,华尔街、硅谷、好莱坞就是典型的高端左派大本营,他们的收入主要在海外实现,至少说增量主要在海外,所以对国内的减税并不热衷。最简单地讲,左派就是一群最富的人和最穷的人的奇特联盟。这个差异化极大的联盟如何维系呢,就是靠教科文卫这个中间阶层,这四个领域的中产阶级基本都是左派,他们的收入几乎都不是直接来自于市场上的消费者,教育和医疗界的主要收入来自于财政、资本捐赠、保险体系,科技(特别是信息科技)和文化界的做大做强则严重依赖于金融的支持。

右派代表了传统势力,所以右派的思想理论也是相对单纯而古旧的,无非是市场经济、保守主义甚至传统宗教那些东西;但左派跨度很大,而且文化人很多,所以诉求非常多元化,思想高度差异化,各种新奇的理论更是层出不穷,这些理论本身也是稂莠不齐。两派都讲自由,但内涵非常不同,右派看重的是自由竞争和言论自由,而左派追求的自由简直一言难尽,包括但不仅限于嗑药的自由、群?的自由、不工作的自由、零元购的自由、选择性别和厕所的自由……

一个核心的问题是,左派如此纷繁芜杂,是什么共同点或共同利益将他们团结在了一起?

因为,从本质上来讲,所有的左派都在吃右派的福利。请注意,我用的词是“所有”,既包括那些躺在福利上的无业游民,也包括那些高大上的教科文卫专业人士,更包括那些最热衷于捐赠的顶级富豪。显然,这里的“福利”是广义的,不是仅指社会福利,而是指最根本的利益来源。无业游民吃福利自不待言,为何讲后两者也在吃福利呢?

请先思考一个有趣的假设性问题,如果我们将美国任何一家跨国大财团的人员、技术、资金、设备统统完整平移到其他普通国家去,比如阿根廷、尼日利亚或者菲律宾,该财团还能保持成功吗?答案显然是否。

因为,美国的国力和国际地位,才是跨国财团能在世界上呼风唤雨的根本保障。之所以我说跨国财团在吃美国的福利,就是因为,美国在外交和军事上的巨大投入,跨国财团是最大的直接受益者,美国国际地位带来的好处,跨国财团至少享受了7成以上。投入来自于财政,财政来自于税收,而缴税的主体,基本都是右派,跨国财团当然也在美国缴税,甚至看起来还缴了不少,但在总财政中有7成么,恐怕3成都没有吧。

相反,右派从美国的国际地位中获益甚微,除了出国旅游的时候人身安全更有保障之外,其他就看不到什么好处了。以军事而论,如果美军只是为了国防,只是为了防卫本土不受侵略,那只要十分之一的投入就够了;以外交而论,如果美国不去当那个领导,不去争夺影响力,也会节省下来海量资金。所以,在美国右派中长期流行孤立主义思想,只不过以前是暗流涌动,而现在川普却使其成为了惊涛骇浪,“美国优先”只不过是个响亮的口号,其本质就是古老的孤立主义。

左派中的富人在占美国财政的便宜,那么左派中的中产呢?其实情况也差不多。

你看美国的学校,除了财政拨款,就是靠社会捐赠,而且大部分是左派的捐赠。捐赠能白捐吗?当然不能。所以学校的教育必然左得厉害,右派学者也只能夹起尾巴做人,很难有出头之日。

至于科研人员,除了部分重化军工领域的之外,其他科研机构整体也是左倾的,特别是硅谷这种信息产业中心,基本是全员左派。所谓的高科技公司,一要靠华尔街投资,二要靠全球搜罗人才,三要靠全球市场,所以他们天然都是倾向于跨国财团和全球化的。

文化传媒领域就更不用说了,传媒传媒,关键就在一个传字,当然是要尽量往全世界传,如果只能局限在美国的小圈子里,那还传个什么劲呢?而且跨国财团本身就必须追求全球的影响力,政治军事影响力可以靠国家,文化影响力却只能靠自己,所以绝大部分传媒本身就是由跨国大资本建立、资助或控制的。

医疗卫生领域也是基本由左派控制,因为在美国就没有几个人看病是自己掏钱的,财政对穷人会有medicaid等医疗援助,还有联邦医疗保险,而商业医疗保险全部是由金融财团把控。在这种格局下,医护人员只要不傻,都会开心地当一个左派,而且左派产圣母嘛,和白衣天使的人设也是非常搭的。为什么奥巴马医保会成为一个左右派争执的重大问题,根本就在于左派想利用财政投入和强制保险,进一步强化卫生系统的利益,而右派却只想缴纳尽量少的税和保费。

综上所述,教科文卫这四块,要么就是直接吃财政,要么就是从跨国财团那里讨生活,所以他们必须支持高税收、高福利、大政府、全球化的左倾政策。存在决定意识,屁股决定脑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从根源上来讲,左派并不是脑子左,而是屁股左,右派亦然。

左派从全球化及美国的国际地位中获益甚多,但付出却很少,这是一个最基本的不平衡。更令右派生气的是,左派不仅没在美国缴多少税,却反而投入大量资金来影响美国的教育、文化和政治,试图将这种左派赴宴右派买单的模式正当化、永久化。为了达成政治目的,左派甚至不惜敞开大门欢迎难民和偷渡者,因为这些人一旦留在美国,9成以上都会靠吃福利为生,因此大概率会转化为皿煮党的选民。

右派为左派付出的不仅仅是税金。为了更好地推进全球化,美国左派必须与其他国家作交易,因为其他国家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单方面开放给你美国,所以美国本身也必须开放,比如降低关税取消壁垒等等。这对美国的本土工业造成了严重冲击,大量企业倒闭,一些产能被迫转移到国外,他们的老板也自然由长期的右派蜕变为扭扭捏捏不那么纯粹的左派。工会这个传统左派组织在美国去工业化的过程中也功不可没,短视的工人在左派宣传的鼓动下,纷纷团结起来与资本家作斗争,并且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资本家们只好落荒而逃,逃到那些工人不会闹事的国家去。

左派是食税人,右派是纳税人,左派吃右派,天经地义,由来已久,可以说是二战之后西方世界的通例。问题是,占便宜的人吧,最开始还会心存感激,渐渐就习以为常,进而理直气壮,最后觉得便宜占的还不够,总是会奋起要求更多的便宜。在左派学者的不懈努力下,占便宜成了天赋人权,我是一个人,所以我有天赋的各种各样的权益,但可惜的是,老天并没有同时赋予我经济资源来保障这些权益,那么理所当然就该由那些有经济资源的人来保障我喽。听起来也蛮正义的,是不是?相应的,有能力的人如果不想免费分享出自己的经济资源,那就是在侵犯人权,就是世上最邪恶的杀人犯,道理很简单很透彻嘛。

任何社会都会供养一些不事生产的人,这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当不事生产的人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高,甚至想通过制度和法律让生产者永久供养不事生产者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我们已经看到了,右翼思潮在全球泛起,欧洲、北美、南美,都在整体向右转,而川普就是那个率先揭竿而起的人。左派在不断坐大,右派在逐步崛起,这句话听起来有毛病吧?并没有,因为中间派消失了,随着左派和右派对彼此的容忍度越来越低,中间派也必须选边站,比如美国,现在还有几个中间派?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左右矛盾积累太深,很难调和,双方都没有什么退路,两个美国,可能会正式决裂,内战或政治清洗,已经成为大概率事件。这绝不只是一次大选导致的危机,而是长期矛盾的积累爆发,无论这次是川普认怂拜登顺利上台,还是川普强硬翻盘继续连任,美国社会的强对抗状态都将持续很长时间。

对世界来说同样如此,西方国家基本都面临左右决裂的问题,可能还要加上极端宗教的问题,甚至还有直接卷入此次大选舞弊的问题,很多国家在未来五到十年内都有可能发生大规模内乱。当这个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衰微的时候,当西方不能继续买买买的时候,全球所有的地缘政治冲突和民族冲突都会爆发。一句话总结,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了乱纪元,现在只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未来的形势会如何变化,这个问题等两天再讲,这里先总结一下全球化的问题。

所谓的全球化,首先是资本的全球化。道理显而易见,资本本身具有最强的流动性,而劳动力的流动性则差得多。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而全世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才是这个世界的现实。

我们必须理解资本家的终极梦想,才能理解全球化、多元化的根本问题,也才能理解这几十年来发生的一切。他们当然是有理想的,当你的钱一万辈子都花不完的时候,你也会产生理想这种东西。

对于大资本家集体而言,最理想的局面是:

资本全球无障碍流动,所有的政权都世俗化、“皿煮化”、法制化,从而失去大规模政治动员的能力。资本就像中世纪的教廷一样,凌驾于所有政权之上,掌握所有的话语权,掌握着对皿煮的解释权,掌握着对法律的制定权,甚至直接操控选举和立法的具体过程。资本当然没有实力与主要大国直接刚正面,他们也不需要这么做,资本只需要在潜在的执政者中挑选、扶持合适的人即可,如果谁反抗资本的意志,则毫不留情地扑灭。

上述是资本集团的终极理想,但对于单个大资本而言,短期最理想的局面是,依托一个政治军事强大的母国作为保护伞,吸纳各国精英为自己服务,在成本最低的国家进行生产,在最富裕的国家进行销售,同时将利润转移到税率最低的国家。

资本的美丽新世界会实现吗?我并不确定,因为世上还有一个川普存在。是的,左派有钱,富可敌国,但不要忘了,右派有枪。一切斗争到了最高级的阶段都是暴力的斗争,正如太祖所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我们今日看起来像是处于一个文明世界,文明当然是好的,就像一串0,而暴力,才是最左边的那个1。无论是美军在法兰克福的突袭,还是新成立的特种军,无论是国防部长的撤换,还是CIA局长的尴尬困境,都暗示着,双方都在准备最终的手段。让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白万纲:夯实国企改革的五个台阶 -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的问题与对策 2021-01-25 [21]
杨文元的论文《Martin边界满射Floyd边界》被顶尖数学期刊Inventiones mathematicae在线发表 2021-01-25 [11]
裴钢回应称举报者举证要有证据;饶毅回以外太公释诚一文 2021-01-25 [18]
饶毅对MIT张曙光的回复 Cell子刊意外躺枪 2021-01-24 [179]
挑战美国司法部“中国计划”,陶峰教授决心与其对薄公堂 2021-01-23 [323]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研讨:《中美关系如何“竞”与“合”?》 2021-01-23 [107]
马名杰 戴建军 熊鸿儒 张 鑫 龙海波:全球科技创新趋势的研判与应对 2021-01-23 [143]
曹一鸣:丘成桐计划”能否培养丘成桐式数学人才 2021-01-23 [124]
谷贤林 梁德麟:浅析美国大学理事会最新高校招生评价“环境背景指示表” 2021-01-22 [144]
张曙光VS饶毅:关于裴钢被质疑论文的争鸣 2021-01-22 [15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慕波:爬取7万条帖子  看看人们都是怎么吐槽相亲的 :黄钢教授: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2019年学术年会总结 :警惕!你的个人信息在“裸奔” - “换脸”APP 后果很严重! :陈文玲: 必须推动中美关系回到正确轨道 :广州再生医学与健康广东省实验室2019年诚聘海内外英才 Colleen Flaherty 翻译 刘勤:MIT教授发文《美国经济评论》 :生命科学受益于明星科学家们的死亡 :北京和上海金融人的最新鄙视链 :日本政府《氢能利用进度表》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