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周方舟:2021年1月6日,美国实际上处于第二次美国革命或内战的前夜!
2021/1/3 14:08:37 | 浏览:1161 | 评论:0

目前美国大选,特朗普一直不认输,双方一直处于胶着状态。大选也一直按宪法程序在走。按宪法程序,1月6日是一个最关键的时间点。如果1月6日选举人团票获得国会联席会议认证,特朗普翻盘将再无希望,拜登将正式成为国会承认的合法美国总统。

1月6日将是特朗普翻盘的最后希望。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探讨特朗普翻盘的可能性及大选结局可能之流变。

一、特朗普是否有挑战选举人团票的宪法法理依据?

宪法是美国的根本大法,宪法的法理是否站在特朗普一边,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首先得弄清楚按宪法的定义,选举总统的宪法法理是如何产生的。

在1787年的美国制宪会议期间,有各种关于选举总统的建议:

1、总统应该由人民直接选举:由于担心这样一个纯粹的民主进程可能会被暂时的多数人劫持,该提议被否决。

2、总统从联邦立法机构中选举:该提议也以权力分立为由遭到否决。

3、总统从联邦司法机构中选举:由于法官是所有公职人员中最不具政治色彩的,该提议也被否决了。

4、基于以上的弊端,制宪会议的代表们经过深思熟虑,创造了选举人团程序。在这个程序中,人民和其选出的州及联邦立法机构将发挥重要作用。选举过程首先取决于州立法机构如何指导选民的选举。制宪会议代表们得出结论,州议会最接近各自州的人民,将是他们的利益的最佳代表。制宪会议代表们甚至从来没有提出过州长、州总检察长、州务卿、选举委员会、行政人员等在选举过程中扮演任何重要角色的可能性。

因此,《联邦宪法》第二条第一节第二款(Article II, Section 1, Clause 2 )明确规定:“每一州应按该州立法机关指示的方式,任命若干选举人,其人数等于该州在国会中所享有的参议员和众议员的总数……”

这里面的定义是非常清晰的,即选举人团是按州立法机关(州议会)的指示任命的。

再严格来说一次,美国宪法明确规定,各州的选举人团必须依照州议会制定的法规来任命,也就是说,应该由州法律决定各州的总统选举如何进行。

在2020年大选前,民主党意识到,在几个摇摆州,共和党控制了州立法机构,这是民主党击败特朗普并赢得总统选举的主要障碍。而对民主党有利的是,民主党控制了这几个摇摆州行政机构和州最高法院。因此,民主党制定的选举战略是,以疫情为借口,利用州行政机构和法院这两个在选举中没有任何作用的政府部门和司法部门来绕开共和党控制的立法机构。民主党的这一战略虽然明显违宪,但却非常奏效。

在摇摆州的主战场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州长、州总检察长和州务卿对该州的投票程序进行了多次修改,并强制执行。尽管只有州议会才有权力修改投票程序,但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的7名法官的构成比例为5比2,民主党占绝对优势。州政府和州最高法院联合架空了州议会。在大选前几个月,州最高法院改写州选举法,消除签名要求或签名匹配和消除邮政标记,从而从根本上改变了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法。该州法律规定各县选举委员会接收邮寄选票的截止日期是选举日晚上8点。而该州法官未经议会批准,擅自违反州法律,把接收邮寄选票的截止日期延长至选举日之后第三天。州务卿违反州法律和宪法,删除了州法律中“非残障人士和非军人选民申请邮寄选票必须申请者本人签名”的规定。这些违反宪法的修改法律使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在联邦宪法中本来应该扮演的重要角色形同虚设。

在摇摆州密歇根州,民主党州务卿单方面修改了该州关于缺席投票申请和签名验证的选举法。该州法律规定邮寄选票要由选民申请,并提供签名,申请过程必须谨慎安全。但该州州务卿违反州法律和宪法,创建了一个新网站,用于申请邮寄选票。州务卿大选之前,通过邮件主动发出缺席投票申请,未经请求就发放了超过700万张选票。州务卿故意绕过共和党的州议会,明显违反联邦宪法。该州议会在州政府修改选举程序中完全失效。

在摇摆州威斯康辛州,该州选举委员会和该州最大城市(包括密尔沃基和麦迪逊)的民主党地方官员修改了该州的选举法。州法律规定禁止使用无人监管的投票箱。但该州选举委员会和其它地方官员未经州议会批准,擅自在民主党人集中居住区域设立了数百个投票箱用于邮寄投票,其中有些无人监管。这种行为直接违反该州法律和宪法。民主党人还告诉潜在选民如何避免诸如签名验证和有照片的身份证要求等安全措施。这些民主党地方官员绕过共和党州议会,完全改变了该州的选举程序。

在摇摆州乔治亚州,州法律规定选举日当天投票站开门后才可以计算邮寄选票。但乔治亚州选举委员会,而非州议会,允许在选举日之前近三周就开始计算邮寄选票,这明显违反州法律和宪法。

由此可见,特朗普挑战上述四个摇摆州的选举人团票是有宪法法理依据的。但是有宪法法理依据不等于在走宪法程序时可以行得通,这与具体执行宪法程序的执行人相关。

二、谁来挑战选举人团票?

12月14日,各州投出的选举人团票中,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获得306张州政府推选的选举人团票,特朗普获得232张选举人团票。

同一日,有七个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投出了“替代票”。这些“替代票”可能会在2021年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上向各自州州政府的选举人团票提出挑战,对应的选举人团票数分别是:威斯康星州(10张)、密歇根州(16张)、乔治亚州(16张)、宾夕法尼亚州(20张)、亚利桑那州(11张)、新墨西哥州(5张)和内华达州(6张),共计84张。

国会联席会议将在1月6日认证各州选举人团12月14日提交的选票,并确认下一届美国总统。但是由于七大摇摆州出现了由州政府、和州议会推选的的两套选举人团票。因此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变得非常引人注目。

在国会联席会议上挑战任何一个州选举人团投票,至少需要一名参议员和一名众议员以书面形式共同发起。如果反对意见符合要求,则联席会议暂停2小时,两院议员撤回到各自议院并针对反对意见进行辩论和表决。如果反对意见最终获得两院多数票,则成立,被挑战州的选举人团票将作废。

目前明确表示要在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上挑战选举人团票的有乔治亚州的国会众议员乔迪·希斯(Jody Hice),他将带头在1月6日反对所在州的16张选举人团票投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德克萨斯州众议员兰斯·高顿(Lance Gooden)、阿拉巴马州众议员摩·布鲁克斯(Mo Brooks)、北卡罗来纳州新当选国会议员麦迪逊·考索恩(Madison Cawthorn)等140多位共和党国会议员将加入挑战选举人团票的行列。

1月2日,又有以泰德·克鲁兹(Ted Cruz)为首的11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詹姆斯·兰克福德(James Lankford)、史蒂夫·戴恩斯(Steve Daines)、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迈克·布劳恩(Mike Braun)以及新当选参议员辛西娅·鲁米斯(Cynthia Lummis)、罗杰·马歇尔(Roger Marshall)、比尔·哈格蒂(Bill Hagerty)和汤米·图伯维尔(Tommy Tuberville)将加入140名众议员在1月6日召开的国会联席会议上反对选举人团投票结果认证,并敦促国会成立选举委员会对选举结果进行为期10天的紧急审计。

三、共和党的分裂

就在众多国会议员表态要在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上挑战选举人团票的时候,共和党高层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共和党高层建制派反对共和党参议员站出来挑战选举结果。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公开祝贺拜登当选总统,党鞭约翰·图恩(John Thune)和参议院法规委员会主席罗伊·布朗特(Roy Blunt)都建议,共和党参议员不要参与挑战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的选举人团票。

参议院共和党党鞭图恩说,投票取消1月6日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将是徒劳的,并且在政治上具有破坏性。他表示:“我希望所有参议员最终都能得出结论,这次选举需要结束,现在是时候往前推进。”前共和党党鞭约翰·科宁(John Cornyn)也表示,挑战选举人团投票基本上就是启动动议,但结果是徒劳的。

在关键时刻,为什么共和党高层建制派要抛弃特朗普?真的是挑战徒劳无益还是共和党高层与民主党高层进行了妥协勾兑?

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到底会不会出现共和党国会议员挑战选举人团一幕将完全取决于特朗普在共和党中的江湖地位。从目前来看,挑战将是必然事件,能否成功则是另一回事。毕竟共和党高层既无法形成绝对权威,也不可能控制自由身的共和党国会议员。

四、副总统彭斯在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上是否拥有绝对的权威性?

有一种观点,如美国保守派评论员诺埃尔(Ted Noel )12月26日在《美国思想家杂志》撰文指出:

在2021年1月6日美国参众两院的联席会议上,彭斯副总统将有两个选择:认证14日的选举人团结果,或坚守美国的宪法。

诺埃尔写道:作为美参议员议长,彭斯副总统在1月6日的责任在于,兑现他宣誓时做出的、“保卫和捍卫美国宪法,并确保国会中忠诚地执行了美国宪法” 的承诺。他并指出,彭斯1月6日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将拥有绝对的权威性。

根据美国宪法第12修正案, “美国参议院议长(联席会议上)将在参众两院议员出席的情况下,打开(选举人团提交的)所有的认证书并计读所有的选票。”

美国法学教授、选举法学者弗莱(Edward B. Foley)对其解读为:参议院议长是打开认证书并计读、认证这些选举人团选票的唯一联邦政府官员,而参众两院的议员只起到目击证人的作用,他们的存在是为了确保此过程的透明度,并不参与选举人团选票的计读过程。

宪法第12修正案还表示,当出现摸棱两可的情况或存在潜在的政策异议时,参院议长将拥有断然做出决定的权力。

因此诺埃尔表示,在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上,彭斯副总统具有绝对的、一锤定音的权威性。彭斯有权否认摇摆州2020年大选的合法性。

诺埃尔表示,根据美国宪法,合法的选举只允许计读合法有效的选票,这意味着只应计读遵正确登记的合格选民、按照合适的方式填写并适时提交的选票。任何不遵从这些法律的选举都是不合法的选举。彭斯副总统可以依此分析七个摇摆州大选结果不合法的原因,并因此拒绝认证这七个摇摆州的选举人团推选的候选人。

诺埃尔写道:“彭斯副总统完全无需宣布在这些摇摆州中哪位候选人获胜,他只需要以这些摇摆州2020年的选举不合法为由,拒绝认证这些摇摆州提交的任何选举人团的结果,就足以将特朗普总统再次送入白宫。”

因为除去摇摆州的这84张有争议的选举人团选票,特朗普赢得了232张选举人团票;拜登赢得了222张选举人团票,因此根据美国第12修正案,选票多者获胜的原则,特朗普总统将再次入主白宫。

不过此观点在近日的德克萨斯州联邦共和党众议员、律师路易·戈默特诉副总统彭斯案中并不获司法部的认可。

2020年12月28日,戈默特在德州东区法院对副总统彭斯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赋予彭斯“专属权力”来决定计入哪些选举人团票,同时要求推翻1887年《选举计数法》(Eletoral count act)第15条,认为其违宪。

但代表彭斯的司法部律师、司法部副助理部长科格兰(John Coghlan)在12月31日提交非当事人意见书认为,副总统彭斯不适合作为诉讼的被告方;戈默特应对国会提起诉讼,而不是对彭斯提起诉讼。司法部并谴责戈默特的做法,并称要彭斯在国会联席会议有独断权力是明显的司法矛盾。此外,司法部官员也呼吁德州法院法官凯诺德(Jeremy Kernodle)拒绝戈默特的请求。彭斯本人也于当日请求联邦法官拒绝戈默特与其他共和党人的请求。

于是,戈默特2021年1月1日再次提交新的当事人回应,称:“根据宪法,(副总统)有权按照他认为的合适方式主持程序。他可以计算由州行政部门认证的选举人票,也可以倾向于由正式合格选举人推出的竞争票(替代票),”戈默特的律师在简报中写道。“(副总统)他可以无视来自某个州的所有选举人票。这是宪法赋予他的权力。”

宪法第12条修正案“明确委托”副总统在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期间“有权决定计算哪些选举人的选票”。

戈默特的诉讼将挑战1887年《选举计数法》中第15条款的合宪性,该条款指示,国会如何就反对选举人团票进行投票。诉讼认为,上述条款推翻了宪法第12修正案,因为该修正案指示,众议院由各州代表人团投票,而不是通过单个国会成员投票。

与副总统彭斯在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上拥有绝对的权威性相对立的普遍性观点认为,根据宪法和法律,副总统彭斯将主持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但对有争议的选举人团票有决策权的仍是国会两院的多数派。也就是说,彭斯在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上的角色只是礼仪性质的。

两种相对立的观点,且不论美国宪法学专业学者的解读莫衷一是,看看彭斯本人请求联邦法官拒绝戈默特一案的态度也可以看出,彭斯即使在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上拥有上述的权威性,或出于理性或出于建制派出身,也将不会做出上述的否决四个摇摆州的选举人团票的担当。

在特朗普和共和党高层建制派分裂的节点上,出身于建制派的彭斯选择站队建制派是可以理解的。特朗普毕竟是共和党的另类,早晚要离开政治舞台,如果站错队,彭斯的职业政治生涯将就此毁灭。

此时,完全可以看出,特朗普的对手不仅是民主党,还有共和党的建制派。一句话,特朗普的对抗的是整个美国的精英体制,代表这个精英体制的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要联合绞杀他。

五、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将绞杀特朗普翻盘的可能性

特朗普阵营大选之后,先后发起50多件选举诉讼,屡战屡败,屡败屡战。1月6日,将是挺特朗普的共和党人要推翻大选结果的最后一击。

2021年1月6日下午一点,届时,议员们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对选举结果进行认证,参众两院议员都将聚集在众议院会议厅里。副总统彭斯将以参议院主席的身份与民主党众议长佩洛西共同主持会议。

彭斯的任期到1月20日才到期。第12修正案赋予副总统比总统更多的权力来主持这次会议。第12条修正案规定:“参议院议长应在参众两院面前打开所有证书,计票。”

第12条修正案还规定:“总统选举中得票率最高的人将成为总统。”

参众两院按照字母顺序审阅各州的选举人团票名单。国会应该会接受州长签署的版本。

根据以上的分析,彭斯的唱票角色只是礼仪性的,他无权推翻或者拒绝接受各个州的选举人团票,只有国会才有权拒绝接受。

但国会在这个阶段其实是不受限制,在认证选举人团结果方面,它可以做任何它想做的事情。参议院目前的情况是,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已经承认了拜登为“当选总统”,并试图让共和党内的参议员同僚们不要去挑战选举结果,不过议员们是有自由投票权的,麦康奈尔只能敦促他们不要这样做,却无法命令他们不要做。

唱票顺序按照州名的首个字母排列,当一个州的计票结束后,彭斯会询问是否有人反对这一结果。

当唱票到这四个摇摆州之一时,肯定会有一个或N个众议员和一个或N个参议员一起联合反对。

彭斯将问:“反对书是由一名众议院议员和一名参议员共同签署的书面文件吗?”

反对者将提交书面声明,并说明反对的理由。

然后,参议员们返回自己的议事大厅举行两个小时的辩论,众议员们也留在自己的大厅举行两个小时的辩论。

辩论结束后,参众两院分别就是否拒绝接受某州的选举人团票结果举行投票,如果两院多数都同意拒绝接受,那么某州的选举人团票就作废,不计入任何人名下。

问题是,在民主党占众议院多数席位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为首建制派遏制的情况下,参众两院拒绝接受选举人团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最近,特朗普在否决《国防授权法案》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以压倒性投票结果推翻了特朗普对总额达7400亿美元的《国防授权法案》的否决,就是1月6日参众两院拒绝推翻选举人团票的预演。

走到此,尽管有上述四个摇摆州的选举违宪,但特朗普能够在宪法框架下推翻大选之路已经是山穷水尽的穷途末路!

问题是,最大的问题来了。特朗普可以不当总统,但他的7400万支持者会接受违宪选举产生的结果吗?在这样的结果会对后续政府的合法性构成持续性威胁的情况下,他们还会信任美国的民主制度和民主进程吗?

千万不要低估了美国人民的力量、智慧、勇气和决心,更不要低估了宪法第二修正案,即人民合法拥有枪支的权力,杰弗逊设计这个权力就是给人民用来推翻不合法的政府的。

对此,在一份“法庭之友陈述”中表达的很清楚:“在美国人民认可的前提下,我们的共和立宪制已经走过了近250年的历史,而人民的这种认可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政府制度的合法性充满信心。自由、公正的选举系统是我们共和国赖以存在的最重要制度。任何破坏这一立国之本的做法都是在损害我们共和国的稳定。”

六、违宪大选结局可能之流变

特朗普的支持者和铁盘是美国的中产阶级、蓝领工人和农场主。他们是美国最大的生产者和纳税人,不是华尔街、好莱坞、体育界、知识界这样的食利精英阶层。特朗普过去四年为他们而战,用他们的话来说,现在到了他们为特朗普而战的时候了。

特朗普近日先后五次发推,号召他的支持者1月6日到首都华盛顿造势集会,抗议“偷窃选举”。这应该是他精心布局的一个战略,即借用宪法开头We the people(我们人民)的力量来隔空打牛。

预计1月6日将有100-150万特朗普的百万雄狮支持者如潮水般涌进华盛顿。

“百万雄狮们,向华盛顿DC进军!”

用特朗普的死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名言,这将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1月6日,一旦国会联席会议经过漫长的辩论后投票接受了摇摆州的选举人团票,可以想象,届时支持特朗普愤怒的百万雄狮们会喊出什么样的口号:

“包围国会大厦!”

“占领国会大厦!”

“砸烂国会大厦!”

“包围最高法院!”

“占领最高法院!”

“砸烂最高法院!”

“重回1776!”

“再造共和!”

“宪法万岁!”

百万雄狮占领国会大厦、占领最高法院,这是We the people(我们人民)的力量!

有谁能抵御百万雄狮排山倒海的咆哮、势如破竹的力量?

如果说特朗普一直躲躲闪闪、遮遮掩掩、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拥有一张最大的王炸底牌,We the people(我们人民)就是他的这张王炸底牌!

届时,百万雄狮可以劫持美国的全部政治精英,成立救国阵线委员会,要求“重回1776,再造共和!”

如果发生上述这一幕,将证明:

行至2020年,美国的民主体制和特朗普一样,已经行至山穷水尽的穷途末路!

西方文明作为一种文明,其最高成就是“普世价值”。但是没有任何国家的经济基础可以支撑“普世价值”,美国也不例外!颠覆和反噬西方文明的正是这个西方文明最高成就“普世价值”自身!

200多年前,苏格兰历史学家亚历山大‧弗雷泽‧泰特勒爵士(Alexander Fraser Tytler)说过:

“民主制无法成为一种行之久远的政治制度。总有一天,公众会发现他们可以通过投票选出让自己从国库中得到实惠的候选人,那时民主制就终结了。大多数选民会永远投票给许诺从公共财政里给予他们最多好处的候选人,这就造成了民主制因为松弛的财政政策而崩溃,最终被专制所取代。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制)文明,平均年龄是200年。这些国家的发展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奴役到精神信仰;从精神信仰到伟大的勇气;从勇气到自由;从自由到富足;从富足到自私;从自私到冷漠;从冷漠到依赖;从依赖到奴役。”

美国的民主制度正好走过200多年。如果民主制度下的选举不是体现选民的公民觉悟,而是体现人性之恶的时候,选举制度就开始自我终结了。这就是今天的美国。

民主也完全可以做恶。民主的堕落和做恶的责任将由人民来承担。这也将是不久将来的美国。

为什么美国人民现在喊出了“重回1776!”的口号?

因为民主选举有效的前提和基础是,民众是具有共同价值理念的一群人。而正是在1776年,从旧大陆逃亡到新大陆的具有共同价值理念的一群人缔造了今天的美利坚合众国。

如今,那些曾经作为国家主体的共同价值理念在美国已经被孤立和边缘,他们后代的价值理念已经分崩离析。美国今天的混乱,正是因为放弃了立国之初共同价值理念之锚,美利坚这艘无锚之船只能任由暴风雨的冲击和激流的放逐。

特朗普挺身而出,想力挽狂澜,挽救这个日益衰弱的巨人,让它再次伟大。

美国今天的社会矛盾、经济矛盾、种族矛盾和宗教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已经到了不通过一场革命或内战无法解决和不能拨乱反正的地步。这是两条路线和道路的斗争。革命或内战实际上就是一场对民主体制解体的纠错。这次大选就是对美国社会内部矛盾的完美的定向内爆。

特朗普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式的对体制修修补补就想让其再次伟大,是天方夜谭。

美国第二次革命或内战会不会爆发?

会!一定会发生!

特朗普正在揭开这个炸药桶的盖子,他还会点燃这个炸药桶!特朗普的最大历史功绩,就是去点燃第二次美国革命或内战的炸药桶,除了他,无人敢去点燃。

美国的矛盾、问题和恶,除了一场宗教意义的文化革命是无法解决的。只有从文化革命中才能找到历史的路径。

打开“普世价值”魔盒释放出来的极有可能是“普世之恶”,它正在反噬美国自身的主体价值理念、主体文化、主体民族、主体制度认同和主体国家身份认同。

200多年前,美国的国父们播下的是民主体制的龙种,今天收获的却是不择手段、无底线舞弊的跳蚤,华盛顿、杰弗逊和林肯的雕像正在被推倒和砸毁,这是他们当年万万没有想到的。从这个意义来讲,美国这200多年来的历史戏剧演到今天是一场大悲剧。

但凡悲剧只有两种终结的方式:一种是莎士比亚式。莎士比亚悲剧结束时,尽管天空上也许盘旋着某种正义。舞台上却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与之相反的是契诃夫式的悲剧,结尾时每个人都感到了幻灭,苦涩,心碎,失望,精疲力竭,但是都还活着。

如果靠大选舞弊粉墨登场的拜登上台,美国肯定将是契诃夫式的悲剧。但海洋性英语民族注定宁愿选择莎士比亚式的悲剧,也不会选择大陆性的俄语民族的契诃夫式的悲剧。

对于英语民族来说,哈姆雷特的千古之问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不仅是一个问题,而且永远都是一个问题,而且善于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拜登即使登场,也会行之弗远。美利坚戏剧的契诃夫式的悲剧必将为莎士比亚悲剧所代替。因为美利坚民族性格和美国精神追求的是永恒的正义和自由。

正如在1775年3月23日,美国爱国者帕特里克·亨利于殖民地弗吉尼亚州议会演讲中说的最后一句话:“不自由,毋宁死!”(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在帕特里克说完这句话余音缭绕之际,随即爆发了美国革命。

2021年1月6日,美国实际上处于第二次美国革命或内战的前夜!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芝加哥大学举行遇害中国博士留学生范轶然悼念会 诺奖得主用中文致哀 2021-01-15 [170]
货真价实的“低收入"人群:中国高校青年教师工资低于地区平均线 2021-01-15 [131]
UCLA张作风教授:增加疫苗接种“安全带”措施防控国内疫情局部暴发 2021-01-15 [701]
就陈刚教授被捕事件给麻省理工学院校长、副校长的信(附:事件报道) 2021-01-14 [471]
新冠疫苗,打还是不打?-美国科学院院士Pamela J. Bjorkman访谈 2021-01-12 [515]
中国工程院撤销李宁 院士称号 2021-01-11 [170]
丘成桐:没有强大的数学基础就没有高科技-从娃娃抓起, 培养顶尖数学家 2021-01-10 [271]
苏晓晖:美国乱象背后的结构性问题 2021-01-10 [210]
孙立平:美国会否由此走向衰落之路? 2021-01-10 [211]
夏斌:要全面认识金融风险 长期看风险出清越快经济增长越有效 2021-01-10 [19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警惕!你的个人信息在“裸奔” - “换脸”APP 后果很严重! :陈文玲: 必须推动中美关系回到正确轨道 :广州再生医学与健康广东省实验室2019年诚聘海内外英才 Colleen Flaherty 翻译 刘勤:MIT教授发文《美国经济评论》 :生命科学受益于明星科学家们的死亡 :北京和上海金融人的最新鄙视链 :日本政府《氢能利用进度表》 :美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