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清华大学教授鲁白:中国怎么可能成为科学强国?
作者:整理 | 宋宇铮 | 2021/3/4 11:36:05 | 浏览:322 | 评论:1
清华大学教授鲁白:中国怎么可能成为科学强国?
鲁白,清华大学教授,《知识分子》创始人、总编辑
 
 
今天我想在 “新冠疫情” 和 “中美脱钩” 的特殊背景下,谈一谈中国将面临的挑战,着重谈谈3个相关但又跨度比较大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要支持原创科学研究?如何培养创新型创业人才?如何发展基于原创的高科技产业尤其是生物医药业?
 
2020年有两件大事发生,使得它成为人类发展史中的一个百年未遇的重大转折点。几十年后回看,它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经济、国际关系与政治。首先是新冠病毒大暴发,它的短期影响显而易见。疫情对交通、旅游、制造业等实体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但也促进了网上教育、远程医疗、游戏产业的飞升。从长远来看,它的发生彻底影响了人们的社交与生活方式,加剧了逆全球化进程。
 
另一件大事,是中美脱钩急速加剧,两国正式进入全面竞争格局。中美竞争,在贸易与金融领域,但最关键、最重要的是科技领域的竞争。中国的快速崛起,使“赶超世界先进”成为一句过时的话语。高科技 “卡脖子”,实际上是 “卡脑子”,是人才资源的争夺。这一切逼迫中国必须大幅度调整战略,必须全方位地从跟跑转变为领跑。而想要实现这一点,科学必须先行于技术,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也将进入技术无人区。
 
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各国领导人将显著提升对于生物安全的重视,为生物医药产业带来巨大发展动能,并在各高科技领域展开对于人才的激烈竞争。
 
1 科学与技术的关系
 
要真正应对正在到来的历史性转变,我们首先要更深刻地认识科学与技术的关系。
 
在中国,长期以来,很多人都把科学和技术混为一谈,“科学技术” 说多了就变成了 ‘科技’,但两者其实有本质的不同。
 
● 科学是我们认识自然的过程 技术是我们征服自然的过程
 
● 科学解决的是“为什么”的问题 技术解决的是“怎么办”的问题
 
● 科学需要独立思考与自由探索 技术需要纪律性与团队精神
 
● 科学具有不确定性 技术具有计划性与实用性
 
两者之间的关系在于,颠覆性技术革命常起源于原创科学革命。例如:天文学、物理学的科学革命带来了蒸汽机、内燃机的技术革命,引领我们进入了机械化。电磁学的发展引来电气化时代。相对论/量子力学带来计算机信息时代。而今日的人工智能和生命科学革命或许也将帮助我们认知生命、延长寿命、再造身体,带来一场新的技术革命。
 
“新冠疫情” + “中美竞争“,将彻底改观世界格局。中国是否在未来世界发展中成为一个主要力量,取决于中国能不能崛起为全球科学和科技的领导者。我认为,一个真正的世界强国不能只有科技,而没有科学;衡量强国的标准不仅仅是科研的投入、人数与产出。科学强国有3个标准:
 
● 改变世界的科学发现;
 
● 一大批科学大师的集聚;
 
● 刺激非寻常科学发现的文化氛围
 
——让科学家完全为好奇心,而不是为了某种技术应用,更不是为了功利而去做工作。有了这三个要素,才能吸引世界一流的科学家云集来此工作,吸引优秀的青年才子来这里留学。
 
2 原始创新的文化基础
 
想要真正成为科学强国,我们就必须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动原始创新。而今天中国的学术界现状,与原始创新还相距甚远。
 
我们的科学,在一定程度上与我们的体育发展非常类似。我们在体育领域实行举国体制,非常注重在各大赛事夺得奖牌名次,却时常忽视了体育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人民健康的基本素质的保证。我们的学术界,将眼睛紧紧地盯在论文数量,影响因子、引用次数、H-因子上,所有人都在追逐青千, 优青, 杰青, 长江等等各类人才帽子,也培养出了一批非常善于 “抓资源” 的 “科学政治家”,他们在某段时间是干细胞专家,另一个时期又是脑科学专家,哪里有资源往哪里跑。
 
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目前强势的 “应试文化”。中国有着上千年科举制度的历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考试大国。我们的高考实行 “一考定终身” 的制度,随之而来中小学教育转向全面应试,青年人进入社会后也碌碌于追求升职、加薪这样的经济利益,或是 “学而优则仕” 的政治权力。
 
有做管理的干部说,如果不数论文,不看影响因子,究竟什么才是好的科学工作,什么是原始创新呢?其实,一项科学工作好不好,到底有多重要,主要应该由科学家自己来评价,尤其是国际小同行来评价。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在CNS期刊(Cell、Nature 和 Science)上发表的论文就是好的工作。谈到这一观点,我的好朋友,美国精神卫生研究所(NIMH)前所长汤姆·因索尔(Tom Insel)坚决反对在他的研究所用CNS文章来招聘,评价,晋升科学家。他表示,第一,拨款给NIMH的美国国会并不关心它每年发表多少CNS论文;第二,大多数美国人大多不知道什么是SCI;第三,NIMH近三十年来最出色的五篇论文,多数不是在CNS上发表的。他所最关心的是,该研究所解决了多少影响全人类精神健康的大问题。
 
我有一个英国朋友,长期在 Nature 做编辑,他对于 Nature 想要的 “世界一流原创研究” 文章,是这样定位的:
 
● 某人一生最好的作品,至少是5-10年最好的
 
● 大多数科学家,甚至大众都会感兴趣的
 
● 创造巨大影响力的
 
● 推翻已知理论的
 
● 某领域一个大跨度的进步的
 
我进一步将这些形式概括为三点,并以此要求我的学生们。
 
● 重要而有意义的(significant)
 
● 有创意的,与众不同的(unique)
 
● 扎实可靠的(rigorous)
 
什么是世界一流的原创研究? 下面是我经常给我的学生们讲的一些例子
 
● 经典学科领域的重大突破
 
例如:癌症的免疫治疗,胆固醇可以用来做免疫佐剂
 
● 可以被广泛使用的新的研究方法和技术
 
例如:单细胞测序, 光遗传学, 基因编辑技术
 
● 显而易见的实际应用
 
例如:新冠病毒受体的发现, 老年痴呆症新基因的发现
 
● 提出全新的概念
 
例如:神经营养因子促进学习记忆,蛋白质相变
 
● 打破传统的理论体系
 
例如:肠道菌影响脑功能,打破了传统观念
 
● 开创崭新的领域
 
例如:cGAS-STING信号通路, 开辟天然免疫新领域
 
上面描述的这些工作都是优秀科学家所追求的原创的、从零到一的科学研究。想要产出类似的原始创新,首先要具备与之匹配的文化环境。它需要进取、开放、勇于探索前沿的科学氛围;需要科研人员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独创精神、冒险精神;更需要每个人学会批评与被批评,在评估时允许犯错误、容忍不同风格,以解决重大科学问题为绩效导向、鼓励多学科交叉合作等等。
 
如果一个国家中的很多科学家都能这样地努力去做,这个国家就会成为一个科学大国,一个对人类历史进步有重大影响的科学强国。
 
我希望未来能够看到一个真正崇尚科学, 而不是只讲科技的中国;我希望科学不仅推动技术转化,而且能够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事实上,科学与足球有着很多相似之处,科学发现的过程往往充满了戏剧性、科学家的人生常常很有趣、科学满足人类了解自我,认识自然的欲望。“新冠疫情+中美脱钩” 必将促使这一天更快地到来。
 
3 创新型创业人才及其培养
 
原始创新,在学术界重要,在高科技产业更重要。
 
硅谷著名的投资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在他的畅销书《从0到1》中,强调从0到1的原始创新思维模式。这样的创新具有极强的科技壁垒,体现在品牌、规模经济或是网络效应中,使竞争者无法赶得上,苹果公司与谷歌就是极为典型的伟大科技企业的例子。这种企业往往不仅是满足市场需求,而且是创造需求,因此也起着开拓市场,教育使用者的作用。
 
做科研和做产业都有两种方式,一种叫 “纽约市马拉松赛跑” 式 ,跑马拉松要赢,就要好好训练,起跑的时候要比人家快,还要坚持,要有耐力,每一样东西都要做对做好,最后才能赢。另一种叫 “纽约市导游” 式,导游拿了一面小旗子,他向东走大家(游客们)跟着他走向东,他向西走,大家又都跟着他向西走。这种创新方式不太累,但是你必须比人家棋高一着,有独到的想法,出奇制胜,人家才会跟着你跑。这是两种不同的创新方法。
 
目前中国大多数企业在做的基本上是 “纽约马拉松”——一群公司在一个拥挤的赛道上拼命竞争,做小改进,挖人才,抄技术,打价格战,甚至有不合法不正当的作为。而原创型企业则做的是 “纽约市内导游” 般的事业,掌握了颠覆性的技术,有自主知识产权保护的产品,在市场上具有很高的占有率。这些原创型企业往往有创新型的创业者领导。
 
什么是创新型的创业者?考察硅谷和以色列许多知名的科技公司,研究这些公司的领导者,我发现 ‘创新型创业者’ 有一些共同的特质:
 
● 有远见、愿景清晰(Visionary)
 
● 充满激情、自信、坚持(Passionate)
 
● 意志坚定,百折不挠(Resilient)
 
● 冒险精神、危机化解力(Risk-taking)
 
● 适应性与灵活性、‘街头智慧’(Street smart)
 
● 创新性、喜欢特立独行,与众不同(innovative, non-conformative)
 
● 鼓动性与号召力、沟通协调、组织力(Inspirational)
 
● 超强的专注力和执行力(Executional)
 
在创新能力极强的以色列,人们普遍接受一种被称为 “Chutzpah” 的精神,它的中文字面翻译是肆无忌惮、厚颜无耻、蛮横无理、惊人的 “胆量”、放肆并且傲慢。但这种翻译非常不准确,甚至有误导。以色列人对这个词的解读多是正面的,代表了坚持不懈,挑战权威,不拘礼节和冒险精神。他们把它看作是自信的表示。
 
与之相反,今天中国的大学,基本上还没有形成一种创新型人才的培养体系。观察国内 “一流” 高校的毕业生,很容易看到以下一些特点。
 
● 功利强,激情弱。学习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来找一份稳定而收入高的工作。不是为兴趣而学习,更不是为独创一个事业而学习。
 
● 胆小,缺乏勇气。不敢探索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
 
● 均值大,方差小。大家都差不多,个性化不足,很少有在某个方面特别突出的、绝无仅有的表现。
 
● 很能完成任务,很少发起项目。不能通过自己的思考,来精心设计,启动一个新项目,并把它完成。
 
● 习惯于固有赛道。只知道走现成的,大家都走的路,不善于有效利用周围的资源。
 
● 批评精神差,很少挑战老师,权威。把自己的思维模式固定在一个已有的知识框架中。
 
● 近亲繁殖,论资排辈。很早就学会了阿谀奉承;心甘情愿地接受 “任人唯亲”,而不是 “任人唯贤”。
 
要成为一个具有很高原创水平的科技强国,首先要从教育抓起。因此,我们的教育制度,需要一场根本性的体制机制改观,才能出现中国的 “爱因斯坦” 和中国的 “爱迪生”。“新冠疫情” 和 “中美脱钩” 的背景下,这种改革的需求显得尤为紧迫。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杨小凯:哈耶克对人类的影响 会与孔子对中国人思想的影响一样深远 2021-04-04 [192]
哈耶克诺奖演说:滥用科学、误解人性,是一切乌托邦灾难的根源 2020-12-13 [734]
应星:大陆学界空前繁荣的背后,掩不住严重的浮躁甚至无耻的堕落 2021-04-01 [431]
刘龙:警惕!中美高级会谈在即,美国将从这 5 个方向对华下手 2021-03-29 [216]
戴向明:三星堆很轰动, 但西方为何就是不认中国文明有5000年? 2021-03-29 [261]
翟丽影:“大国竞争时代”,美国如何构建国家创新体系 2021-03-29 [202]
葛剑雄:从政审中,我看到了政治运动的残酷无情 2021-03-28 [253]
UCLA 周敏:华裔美国人永远是美国的“外国人”吗? 2021-03-28 [352]
王明远:客观全面认识新任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2021-03-28 [311]
吴国盛:中美之间真正的差距是什么? 2021-03-28 [23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王晓明说:留言于2021-03-16 15:24:04(第1条)
这是一篇好文章。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