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留德海归吴强博士起诉清华大学获受理,高校“非升即走”成了思想钳制?
2021/6/23 16:25:17 | 浏览:1443 | 评论:0
大学是创造和保存人类文明的场所,是培养全面客观地了解和研究世界智者的地方。蔡元培指出:"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知识分子往往是时代的代言人、公众的眼睛和社会的良心,他们常常发表和权威相抵的议论,习惯将任何结论都当作问题。他们只承认真理,他们把追寻真理当作毕生的目标,把学术自由视为自己的生命。不自由毋宁死,无求生以害仁。关注复旦姜文华案,关注清华吴强案。看看当代知识分子的命运和今天大学精神的气数。
 
留德海归吴强博士起诉清华大学获受理,高校“非升即走”成了思想钳制?
吴强在媒体上做国际政治解读
 
复旦“非升即走”解聘姜文华有先例:清华大学用“非升即走”制,淘汰学术异己的留德政治学海归吴强博士
6月7日,复旦大学数学系发生教师手刃系党委书记血案,继而引发了对高校“非升即走”聘用制被滥用的质疑。据报道,“非升即走”并非复旦大学首创,2014年起,北大清华率先实行3+3聘任制,对“未通过考核”的青年教师进行淘汰,然而考核规则不透明、标准含糊,尤其在社科学术甚至可能成为党同伐异工具,引起诸多争议。
2015年,留德政治学博士吴强成为清华大学政治学系第一个被“非升即走”制终止聘任合同的青年教师,理由却是其研究“过于敏感”、“不听话”。
 
1. 一封迟到了六年的解聘通知书
2015年6月,因背部检查出肿瘤,清华大学政治学系青年教师吴强入住了校医院。期间,他接到社科学院人事处电话,告知即将对其停职。由于正值手术准备阶段,对电话里的语焉不详虽然不解,但吴强无心继续追问。按照医嘱,他决定安心养病,等手术后再说。
整个住院和康复期间,吴强以前教过的很多学生自发前来慰问。然而,却没有任何一位学院或系里领导来探望,他们甚至连一句关怀的话也没有。此后,他也没有得到院方关于解聘的正面解释和书面通知。
 
从校医院出院之后,吴强继续留在清华校内宿舍(清华大学租给青年教师的周转房),继续一贯的学术研究和书著撰写,期间多次与清华政治学系主任沟通后续任课安排,但都不了了之。他成了“似乎被遗忘”的人。一直到2021年初,学院这才开出了一份迟到了六年的离职手续文件。
 
2.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非升即走”第一人:因研究课题过于敏感、成为校方眼里的“Trouble-Maker(麻烦制造者)”
吴强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后在福建从事台湾政治研究。1999年,吴强赴德国留学,在汉堡大学“欧洲法和经济学”硕士毕业之后,继续在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师从德国泰斗级东亚政治学家Thomas Heberer。2007年,他以罕见高分通过了博士论文答辩,获得德国政治学博士学位。
2009年,吴强被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引进,成为该系重建后的第一个教员。他也同时引进了鲁曼主义和“晚期威权主义”的理论,教学和研究方向是社会运动、东南亚政治和气候政治。这是中国大学里第一次正式开设社会运动课程。
 
留德海归吴强博士起诉清华大学获受理,高校“非升即走”成了思想钳制?
(上图:至今清华大学网站上还留有吴强博士学术动态相关介绍)
 
那么,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清华大学为什么解聘德国海归青年教师吴强?
吴强表示,他一入校即把研究切中国际、国内政治的焦点,而与学科内本土主义和小清新并存的研究主流错峰而行。例如,在“219”讲话后一周,他就完成了教育部下达的研究任务,指出埃及中产阶级不敌全球化中国竞争而陷入相对贫困,是他们的子女、也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却失业的“剩男剩女”群体发动了埃及革命。而在重庆当红之际,吴强在田野调查之后发表了重庆模式即极权主义治理试验的论文。
但这些在德国学界常见的、在国内却属于开创性、争议性极大的社运和治理研究方法,连同他秉持老清华政治学人如钱端升、浦薛凤积极议政、参政的传统,为他带来了很大麻烦。
 
留德海归吴强博士起诉清华大学获受理,高校“非升即走”成了思想钳制?
(上图:吴强博士作为杰出学者获得德国总理默克尔邀请,面对面讨论国际政治)
 
吴强回忆道,两个3年聘期期间,他都持续受到从学院到学校、到莫名各方面的各种施压。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发生,他的田野之行遭到了校方最严重的阻挠,系院书记们直接和学校的数十名保安一道,强行将他限制在学院会议室,连后来慕名邀请吴强到港演讲、对话的国务院港澳办也只好知难而退。
此外,身为清华政治学系唯一的内地非党员教师,他不仅始终面对政治上的不信任,而且其超前的研究意识和向田野求真理的研究方法,与系里好谈大义的风气显得多少格格不入。系主任在一次谈话中竟然劝诫,“政治学不用做田野嘛,可以用二手材料搞理论”。
吴强表示,自己后来才逐渐醒悟,这些学阀利用“非升即走”的技术手段,冠冕堂皇地挤走“非主流”、“不听话”的“非门生”,从而掩盖盘踞高校的一部分学界既得利益者们的“两面人”面孔:他们一方面在知识分子群体内伪装自由主义,另一方面则得心应手地干着清洗“砸锅教授”、学术异己的“脏活儿”。
3. 质疑“非升即走”制成为思想钳制手段,留德海归博士吴强起诉清华大学
然而,即使被停职,吴强对政治学的研究从未中断,从未躺平,坚持以马克斯 .韦伯的《政治作为一种志业》作为政治学人的指引。在过去几年,吴强在校园里转向劳工运动和强人政治的研究,继续为国内和国际公民社会提供着独立、客观、学术性的观察和评论。
当然,这种个人的坚持抵挡不住校园生态的恶化,就在习近平主席问计哲学社科大师安出之际,复旦大学数学系发生了姜文华手刃党委书记的悲剧。但吴强博士表示,自己在尝试另一条道路:即通过法律途径,捍卫高校教师的工作权,并质问那些学术体制内的“两面人”,以维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清华精神。
6月15日,吴强正式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起诉清华大学,要求清华大学恢复教研工作,并补发过去六年停职待岗期间的工资及社保金等。
海淀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这将是高校教师向“非升即走”聘用制叫板的第一案。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朱云来:新格局下财富管理之路 2021-09-26 [105]
王学典:为什么说文明对话依然是人类世界消弭纷争的唯一出路? 2021-09-23 [82]
主導AZ疫苗研發的牛津教授吉爾伯特:新冠最終將只會引發普通的感冒 2021-09-23 [102]
诺奖预测出炉:16名世界顶尖研究人员获“引文桂冠奖” 2021-09-22 [125]
姚洋:中国一夜暴富的草莽英雄时代已经结束 2021-09-21 [132]
加州理工学院数学系教授倪忆:“数学诺贝尔奖”的迷思 2021-09-19 [163]
张维迎:对企业家的偏见和敌视 2021-09-18 [142]
陈文玲:必须改变分析国内外经济形势的传统思维方式 2021-09-15 [232]
张向荣:王莽的迷信与疯癫 2021-09-13 [170]
郑永年:切莫让愤怒与仇恨中断了国家的现代化 2021-09-08 [41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美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美国加大审查范围 北大多名美国留学生遭联邦调查局质询 :天安门广场喜迎“十一”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象 马亮:做院长就能够发更多论文?论文发表是不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