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霍华德·马克斯:经济放缓的风险不大,Delta变种或将治愈通胀
2021/9/13 16:47:33 | 浏览:173 | 评论:0

“我们现在所处的周期很特别。通常情况下,市场过于乐观的时候,总是会达到顶峰然后回落。但这个周期是疫情以及政府政策的结果,与经济周期没什么关系。” 

“如今,经济有足够的运行空间,所以即使股市处于高位,衰退或经济放缓的风险并不大。因此,现在这个时间点比大多数资产价格强劲的时期更健康。”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通胀的恐惧一直是过去6个月中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而与Delta变种相关的经济疲软或许反而将在某种程度上治愈通货膨胀。” 

“美联储并没有真正地将利率提高到应有的水平,也没有把刺激措施减少到应有水平。他们本应该在 20202013-2015 年插手,当时经济正在强劲复苏,但他们没抓住机会。” 

“你无法预测,但你可以做准备。这就是我对宏观经济的态度,尤其是对于新兴市场。” 

“要想对某一股票做出卓越的投资决定,你必须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东西,你必须拥有知识优势,你必须比市场共识更清楚地看待事物。” 

“第二层思维在公司以及行业方面效果更好,通过努力工作、积累经验可以拥有知识优势。但第二层思维在宏观上并不是那么有效,世界上所有关于经济、利率和商品价格的思考都不会给你带来优势。” 

 

以上是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在8月底于巴西举行的EXPERT XP 2021会议上发表的精彩观点。 目前新冠Delta病毒变种席卷全球,而美股指数屡创新高,这样的背景引起了许多关于美股泡沫破裂、市场通胀加剧的担心。 本周一(96日),高盛再一次下调了美国GDP预期。高盛Ronnie Walker等经济学家在报告中表示,将美国2021年的GDP预期下调至增长5.7%。而就在8月底,高盛还曾预计将增长6% 高盛方认为,此次经济下行风险正是因为Delta变种扩散、财政支出作用消退、需求从商品转向服务等缘故。 

在会议上,霍华德·马克斯也针对疫情局势、宏观经济预期、后市投资等方面发表了看法。 霍华德认为,人们现在所处的周期很特别,该周期是疫情以及政府政策的结果,与经济周期没什么关系。即使目前股市处于高位,衰退或经济放缓的风险并不大。 他指出,如果用一个负面的角度看待市场前景,股市正在逐日破新高,而经济尚未复苏。但积极的一面是,虽然股市或将见顶,但经济仍有继续复苏的空间,这可能会给投资者带来积极的信号     关于新冠Delta变种病毒,霍华德表示, Delta变种可能会稍微放缓增速,但不会像 2020年那样糟糕。相反,与Delta变种相关的经济疲软可能会对企业利润不利,但或许反而将在某种程度上治愈通货膨胀。 对于美联储对经济的干预,霍华德认为,美联储在去年疫情时期做出的刺激市场的行为是合适的,但是在目前经济恢复的情况下,这样的支持没有必要。此外,霍华德还认为美联储不该那么激进,不应在非极端情况下插手经济。 

今年7月底,霍华德发布了一篇名为“宏观思考”的备忘录(点此查看),在该备忘录中,他提出,宏观不可知的,投资者可以关注通胀预期,但不要根据这个预期大幅调整资产配置,因为没人知道宏观的答案。 霍华德进一步提出,“第二层思维”适用于研究公司与行业,但并不适用于宏观经济,他再次重申了他对于宏观经济的看法: “你无法预测,但你可以做准备”。 

 

以下是聪投精译的访谈全文实录: 

尽管股市在高位,经济衰退或者放缓的风险并不大


问:你如何看待目前的周期? 

霍华德:投资没有简单的答案。 我们现在所处的周期很特别。通常情况下,市场过于乐观的时候,总是会达到顶峰然后回落。但这个周期是疫情以及政府政策的结果,与经济周期没什么关系。 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以应对疫情导致的经济放缓,也取得了一定成效。过去几个季度,我们的经济良好、市场表现出色。标普500指数较 2020 3 月上涨了一倍多。 通常情况下,股市和经济几乎是一起变动的。这一次,二者没有在一起,因为股市已经大幅膨胀,几乎翻倍,但经济还正处于上升周期的开始。 这意味着什么?通常我们会说,如果股市非常高,那么经济应该已经有了数年的良好表现了,这时很容易出现问题。今天,坏消息是,尽管经济没有上涨,但股市已经上涨得很高了。 但我们也可以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件事。通常当股票处于高位时,经济也处于高位,这意味着它会下跌。如今,经济有足够的运行空间,所以即使股市处于高位,衰退或经济放缓的风险并不大。因此,现在这个时间点比大多数资产价格强劲的时期更健康。 

 

Delta变种带来的经济疲软或许会缓解通胀


问:新冠病毒的Delta 变种对经济环境有什么风险? 

霍华德:没人知道。在疫情期间的第一份备忘录中,我引用了一位哈佛流行病学家的话:“当我们看待疾病时,我们可以与先前经验进行类比和猜测。” 他说,新冠疫情很少有历史可以比较,这意味着我们只有猜测。我认为这对Delta 变种来说仍然是正确的。 现在,一方面Delta 广泛传播。在美国的许多地方,那里的病毒病例数和我们在最坏的情况下一样多。另一方面,这次不像一年半前那么严重,很多人都接种了疫苗。所以我没有听到任何像去年那样关于经济关停的讨论 根据7月的数据,消费对比5月、6月的水平已经有所放缓。其中一部分是说得通的,因为人们已经把在疫情期间积蓄的钱都花光了。 人们把在疫情中取得的钱存入银行,但他们无法花掉。他们不能度假,不能参加体育赛事、去餐馆、听音乐会,也不需要为了特殊场合去买裙子或西装。到今年3月,大量资金堆积如山,有人估计这些资金已达到 2 万亿美元。 然后随着疫情缓和,所有这些被压抑的需求产生了巨大的支出。 7 月份的数据下降,部分原因可能是异常需求爆发的消退,也可能是Delta病毒。如果 Delta变种持续扩张下去,可能会稍微放缓增速,但我认为它也许不会像 2020 年那样糟糕。 6 月和 7 月的通货膨胀率大约为 5%。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通胀的恐惧一直是过去6个月中市场面临的最大问题,而Delta变种相关的经济疲软或许反而将在某种程度上治愈通货膨胀。所以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记住,很少有什么事是绝对好的或坏的,在投资领域尤其如此。放缓对企业利润不利,但可能有助于缓解通胀。 

 

美联储该放手了

问:很多人将市场与经济之间的脱节归因于大量的流动性,即中央银行和政府向市场注入的流动性。你如何看待这种对市场的干预? 你认为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件好事吗? 当干预消失时是否会增加风险? 

霍华德: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在去年的备忘录中,我谈到政府向工人和公司发放数万亿美元的救济金,以及通过债券注入流动性和降息。所有为刺激经济所做的事情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主要是通货膨胀 例如降低利率可以补贴借款人并激励杠杆,但这对储蓄者不友好。所以一切都有优点和缺点。 去年,政府赤字超过 3 万亿美元。并且有人担心这会导致通货膨胀,对美元的价值产生负面影响,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危及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 但我在去年的一份备忘录中明确表示,仅仅因为某事可能产生负面后果,并不意味着不应该做。如果美国政府和中央银行没有做他们去年所做的事情,我们现在可能会陷入全球大萧条。所以这是正确的做法,它只是附加了风险。我很高兴他们这样做了。 现在,当经济更强劲时,这种支持就没有那么必要了。

我认为政府,尤其是美联储可以少做点事情。这就是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在谈论的Taper 美联储将资金投入经济的主要方式之一是购买债券。当他们购买债券时,持有债券的人会得到钱,那些人要么投资市场,要么花钱,二者都可以提振经济。 而当经济强劲且不需要那么多支持时,政府可以减少债券购买并降低年利率。 现在每月的债券购买规模在 1200 亿美元,这是一笔巨款,如果经济健康可以少买点。同样,如果经济健康,那么可以允许利率从现在的“人为的低水平”上升,这不会危及经济实力。 QE(量化宽松)、购债和降息都发生在2008-2009年,以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这些行为将经济从 2008 年底的非常困难的状况中恢复过来,但从未消除问题。 美联储的行为一直是高度刺激性的,哪怕美国经济正在享受历史上最长的复苏。每次美联储要停止购买债券并提高利率,市场就会“发脾气” 最糟糕的局面发生在 2018 年第四季度。美联储提高了10 年期国债收益率,高达 3.25%,于是市场过敏了。作为结果, 2018 年第四季度是历史上最糟糕的。当然,美联储在 2019 1 月降息,因为他们不喜欢市场出现这种不好的反应。 关键问题是,美联储并没有真正地将利率提高到应有的水平,也没有把刺激措施减少到应有水平。他们本应该在 20202013-2015 年插手,当时经济正在强劲复苏,但他们没抓住机会。 所以我觉得美联储不该那么激进,不应干预经济,除非我们处于极端状态,要么是极端高位,要么是极端低位。但在这两者之间,我希望美联储别插手。 

 

橡树自下而上的投资不会被通胀改变


问:通货膨胀会不会影响橡树资本的头寸,你在投资组合中采取了哪些措施来抵御通货膨胀? 

霍华德:我们并没有因为考虑通胀而改变我们的投资行为。 投资者本质上有两种: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 自上而下的投资者会说:“我认为经济会这样走,利率会这样走,通货膨胀会很糟糕,市场会这样走。这些行业是最好的,这些公司是那些行业中最好的,我们要去买他们。” 这一切都从最高的层面开始,然后逐步深入到公司和投资交易。 另一种选择是自下而上。自下而上投资者说:“这些是我能找到的最伟大的公司,这些是我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公司。”他们会认为他们的钱要物有所值,所以可能会以寻找被低估的公司的方式去投资。自下而上的投资者几乎不考虑经济、利率、货币、通货膨胀等因素的预测。 我们是自下而上的价值投资者,我们会买我们觉得便宜的东西。我们的投资决策不是主要由宏观预测驱动的,如果我们发现一些我们认为有吸引力的东西,我们认为它被低估了,并将有助于我们的组合,我们就会买 我们从不因为可能会出现通货膨胀所以不去购买某一标的,因为没有人知道通货膨胀会影响市场价格到什么样的水平。 所以,关于通胀的考虑不会改变我们的行为。 现在,我们的投资组合非常幸运地拥有一些的石油和天然气,我认为它们有能力抵消通货膨胀。我们也有一些的房地产,尤其是出租公寓,也可以抵消通货膨胀,甚至可能从通货膨胀中受益。我们没有进行任何通胀交易,但我认为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没人能预测宏观但你可以做准备


问:你最近的备忘录也提到了关于宏观的思考。在美国这样经济稳定的国家,这样的思考会很有效。 你认为同样的讨论是否也适用于波动性更大、宏观方面也发生了很多变化的新兴市场?你如何看待在发达市场和新兴市场中应用相同的自下而上的策略?  

霍华德:我在 3 周前发布的那篇名为“宏观思考”的备忘录(点此查看),是以沃伦巴菲特的名言开头的。巴菲特 5 年前对我说:一条有用的信息必须满足两个要素,第一是必须很重要,第二是可认知的。” 我认为对于宏观的思考很重要,这就是我专门写了一份备忘录来讨论的原因。但我不认为宏观是真正可知的,因为没有人能够了解答案 这有点像抛硬币。足球比赛以掷硬币开始,看哪支球队会先发球。但我们无法将通过研究来预测谁正谁反。无论我工作多少时间,无论我雇用多少 博士,无论我上线多少台计算机,我都无法出色地预测抛硬币的结果。 我觉得宏观也是一样。我很想知道答案,这个答案将带我了解市场,但没有人会自欺欺人地认为他们真的很了解它。 在新兴市场,通胀和货币走势极为重要,比在美国这些发达市场更为重要。但我很难说自己对他们有很多了解。 

 3 周前的那份备忘录中,我提到了一份我 19 年前写的备忘录,叫做“你无法预测,但你可以做准备”。这就是我对宏观经济的态度,尤其是对于新兴市场。你无法预测这些东西,没有人知道答案,但你可以为结果做好准备。 这听起来像是自相矛盾。如果无法预测将要发生的事情,那么如何为即将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 但事情的真相是,如果你住在一个新兴市场国家,你可以将投资组合转向有助于应对通胀的投资。如果你觉得通货膨胀非常重要,你可以调整你的投资,以便在通货膨胀出现时,你的表现会比不做调整更好。但是你必须意识到,如果通货膨胀没有实现,你可能会做得更糟。 换句话说,就像我一开始说的,投资没有简单的答案。投资中几乎一切都是双刃剑 以投资组合多元化的问题为例。 多元化有助于预防未知的风险, 但它降低了目前的投资价值。 如果你集中投资并且你是对的,你会赚更多的钱。 如果集中但判断错了,你会赚更少的钱。 所以我们不能说多元化优于集中,或者说集中优于多元化。  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对风险的态度 如果你是一个冒险者,你想玩高线,那么你应该更加集中。 但你必须明白,它确实让你面临风险。 投资没有简单的答案。在大多数情况下,个人投资者应该将这些高难度的决定留给专业人士, 而不是尝试自己将这些宏观因素的考虑纳入投资组合。 与其尝试挑选最好的股票并避免最差的股票,不如将这些决定留给管理基金的专业人士。 

问:专业人士可能也很难预测未来。 回到 2019 12 月、2020 1 月,每个人都有自己对 2020 年的预测,但没有人知道疫情会来。但关键是,专业人士会为可能发生的任何危机做好更好的准备和保护 

霍华德:当然。你说对了一点,当没有事实时,当没有历史可以指导我们时,我们处在一个没有光的黑暗房间里,每个人都是瞎子,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一样瞎。但当有信息时,专业人士可以更好地分析并弄清楚如何处理它。 回到去年年初,没有人预测到疫情的到来。去年3 23 日是标普 500 指数的低点,每个人都非常恐慌,但没有人预测股市随后会翻倍。 很多专业人士都错过了这一机会,尤其是那些试图进行宏观择时的人。所以思考宏观是有吸引力的,但如果它们不可知,那么我们都在黑暗中。 

 

形成与市场共识意见不同的看法


问:你在你的书《投资最重要的事》中提到了第二层思维,就是逆向思考。你能否在当前环境中向我们介绍你的思考过程? 

霍华德:第二层思维非常重要,也是投资中最复杂的问题之一,所以我把它放在了那本书的第一章。投资很复杂,许多方面都是违反直觉的,这就是第二层思维的意义所在。 投资很容易做到平均水平,很难做到高于平均水平。想做平均很容易,买一只指数基金就行。而如果想想赚更多的钱,就要做得比平均水平更好。 市场会反映出所有投资者的综合智慧,所有投资者的意见共同决定了每项资产的价格。 比如,通用汽车股票的售价为 64 美元,这意味着乐观主义者乐于以该价格买入,悲观主义者乐于以该价格卖出。如果你想做平均,你可以在你的投资组合中加入一点通用汽车。你可能不知道它是否便宜,把它纳入组合可能只是为了代表市场。 但如果想跑赢大盘,我必须有一个与市场共识意见不同的看法。我可能会认为通用汽车很便宜,我要买两倍于它在指数中的量。或者我可能会认为它很贵,我不会拿任何它的股票。 换句话说,如果你和其他人一样思考,你就会和其他人一样投资,你的表现就会和其他人一样。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为了做出超额业绩,你必须看到其他人看到的不一样的东西。 但仅仅看到不同点是不够的,你的判断必须不同于其他人,并且比其他人更正确。这不容易,但这是你必须做的。 

比如我儿子会来找我,他说我们应该购买福特汽车的股票,因为他们推出了一款很棒的野马车。 我会对他说:谁不知道这个呢?每个人都知道他们要推出新的野马车。这确实是一辆好车,但他们推出新车的事实已经反映在它的股票价格上。 要想对某一股票做出卓越的投资决定,你必须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东西,你必须拥有知识优势,你必须比市场共识更清楚地看待事物 我在书中给出的简单例子是,有人来找你,说你应该买福特,因为他们推出了一款很棒的新车。第一层的思考者说:“是的,好主意,我会买的。” 但是第二层的思考者可能会说;“这是一辆很棒的车,但它可能并不像所有人想象的那么好,它被高估了。当人们发现这并不像他们认为的那样好时,他们会出售股票,价格会下跌。”因此,第二层思考者会卖出而不是买入股票。但是前提是他必须是对的,而这并不容易。 回到你最初问我的关于第二层思维的问题,这在宏观上非常困难。 第二层思维在公司以及行业方面效果更好,通过努力工作、积累经验可以拥有知识优势。但第二层思维在宏观上并不是那么有效,世界上所有关于经济、利率和商品价格的思考都不会给你带来优势 显然,今天大家的共识是我们将出现大幅通胀。只是由于美联储的操控,它尚未反映在资产价格中。第二层的思考者可能会说:“我认为人们对通货膨胀的考虑还不够。我可能会这么做以超越他人。” 但运用第二层思维并始终比宏观共识更正确是极其困难的。我个人不会尝试,我也建议大多数非专业人士和专业投资者不要尝试太多。 有一种观点认为你相信会发生什么是一回事。但真正相信自己是对的并表现得好像你是对的,这是非常不同的。 正如著名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所说,让你陷入麻烦的不是你不知道的事,而是你深信不疑但实际上恰好相反的事。  如果你确定一件事会发生,并且大胆地按照你的假设行事,万一你错了,你就会遇到大麻烦。 作为投资者,我一直试图不要惹上大麻烦。根据宏观预测并进行大胆的投资会伤害你。 在职业生涯中,你会发现,你经常是错的。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朱云来:新格局下财富管理之路 2021-09-26 [105]
王学典:为什么说文明对话依然是人类世界消弭纷争的唯一出路? 2021-09-23 [82]
主導AZ疫苗研發的牛津教授吉爾伯特:新冠最終將只會引發普通的感冒 2021-09-23 [102]
诺奖预测出炉:16名世界顶尖研究人员获“引文桂冠奖” 2021-09-22 [125]
姚洋:中国一夜暴富的草莽英雄时代已经结束 2021-09-21 [132]
加州理工学院数学系教授倪忆:“数学诺贝尔奖”的迷思 2021-09-19 [162]
张维迎:对企业家的偏见和敌视 2021-09-18 [142]
陈文玲:必须改变分析国内外经济形势的传统思维方式 2021-09-15 [232]
张向荣:王莽的迷信与疯癫 2021-09-13 [170]
郑永年:切莫让愤怒与仇恨中断了国家的现代化 2021-09-08 [41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美国加大审查范围 北大多名美国留学生遭联邦调查局质询 :天安门广场喜迎“十一”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象 马亮:做院长就能够发更多论文?论文发表是不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