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孙 涤:《真不真》(第一部 1 & 2)
2021/12/3 13:59:40 | 浏览:236 | 评论:0

孙 涤:《真不真》(第一部 1 & 2)

Dee Bruce Sun, Ph.D.

Professor Emeritus,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Long Beach;

brucesunchina@gmail.com

 Table of Contents

引言... 3

第一部          小何... 4

 

     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   —— 孔子

 “真为生而求,非生为真而死。”        —— 休谟

  每个人都握有一把钥匙,既可开启天堂之门,又会打开地狱之门。”                                                                       ——佛家箴言

有真智慧的人或许没给出令你满意的回答,却提出了有意义的问题。  

—— 老冯

了解自己的关键一步,是坦承‘自我’亦为虚构的故事。

                                                                    ——小何

 

引言

本书的故事以庚毒疫情起伏为背景展开,记述了自2021年初到秋季,人们在封堵阻绝下情绪思绪的波动,以及求真的反思。

故事的两个主角,老冯和小何曾出现在作者另一部小说《易不易》里,是虚构的人物,虽在生活中有其原型。《易不易》(天下文化出版社,2020)描述了两人合作探索易经,试图勘破社会嬗变的脉络,经过了从文革晚期至今,四十余年的漫长历程。就此意义,本书可说是《易不易》的续篇。

本书情节主要以对话为形式,借助现代信息传输渠道来进行。老冯与小何以及几个次要角色通过交谈,求索什么是真实。究竟何为真实是一个永恒的问题,历来的解答总是蕴含在过程的体验里。回应突如其来的瘟疫大流行更带来了困惑、纷争和冲突,给予我们新的视角,从而理解和诠释真、假,和伪。

真伪之辨,各自的认知尽可不同,尤其在当下所处的后真相时代。但是毕竟,真相不是随意便可揉捏出来的。易经揭示出,万物万象乃源于阴阳两种力量的相反相成;而在现实生活,不是非白即黑,而是错综多彩的斑斓图景,如《真不真》所呈现给我们的。

 

第一部          小何   

 “最不可能的事往往突如其来。”                      

—— 雨果

“这次瘟疫大流行我们面对的是两个大敌:既要制服真病毒的祸害,又须克服伪信息的危害。                                                                      

—— 小何

1       

接近午夜时分,传来一阵电话铃声,不经意间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的号码,是老冯从夏威夷打过来的。一年来病毒大流行,多半是困守在家里,已很少与人通过电话联络,外界来电十个里倒有九个的垃圾电话,一般不去搭理。

2020年就此结束了,你们都还好吧,不容易啊,”一听老冯的话音就明白他人还挺精神的,“快熬出头了,元旦过后一个星期,我们就去接种疫苗。上了年纪算是排在优先,我九十五岁,玫绮也快八十了。”

自从几年前小何给我俩重新接上了头后,彼此交流多起来,起先以电邮居多,后来渐渐用微信,便利了不少。我以前一向尊称他为“冯老师”,这几年他一再坚持,说叫我老冯吧,都到了美国,别再论年纪大小排辈分了,不嫌隔膜吗?于是我在他口里也从小牛改成老孙。这么多年下来自己也成了老头一个,老来老去的要自然些,虽然夏威夷和洛杉矶相距辽远,隔了三个时区,我们交谈倒是很亲近的。交流平时用文字短信,相互问候用语音短信,要紧时才通话讨论,需要解释的场合则用视频通话,老冯说看到彼此脸上的表情反应,容易明白对方有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对我来说,老冯当然还是冯老师,不但在学理上,像探索易经之类的,而且在人生体验上,我要向他讨教的地方多着呢。

“这可是个好消息呀,疫苗越早打越早得安全。加州的情况很令人担心,今天中招的人数到了三万两千两百六十几个,又回到高峰,可这里的接种组织看来相当滞后,我过了七十,哪天才能排上还没数呢,”我说,“整整十个月了,新冠病毒突如其来像只黑天鹅,反复折腾,困守在家里搞得什么事也做不成,白白给浪费了。”

“这个大劫难是突如其来,没错,但要说是白白浪费倒未必见得。我们常说‘诗必穷而后工’,其实求学问不也是这样么——学必穷而后通。今天上午有时间,我把过去一年来发生的事情排起来看了看,猛然省悟到,咱们以前怎么会这样傻的,许多想法一直就没弄明白过,这场大冲击,一下子搞通了不少。我可以说,这一年里自己学到的特别多,是文革那几年以来最多的一年,要不是这只黑天鹅硬闯进来,捅破了遮盖人性的那层纸,有谁能看得通透?你难道不是这样嚒…… 我过几天再给你说吧。”

说毕,老冯径自挂断了电话,他是陷入到自己的思绪里了,还是要让我自己琢磨呢?

以前老冯打电话来是想听听我的意见,他自己有什么要说的,多半会靠文字交流,短的靠微信,长的用电邮,待到觉得需要详细解释时会用视频通话。这次电话里,他想说的似乎没讲完,叫我一句无意的话给噎了回去,我得好好想想。

新冠病毒真够邪门的,席卷全球快一整年了,最近肆虐又卷土重来。美国的情况最惨烈,1231日年终的一天里被确诊的感染人数破了记录,高达廿三万一千多,加州尤其惨,超过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确诊人数。不过CDC发布了好消息,疫苗已经取得突破,并且批准了两家的研发成果,可是一个多月了,接种工作还未见展开。排在首批的是一线的医护人员,加上养老院里的高危人群,75岁以上的有病老人。65岁以上的人排在了接种的第二批,称为1B的群体。我什么时候才能排得上呢?还有小何他们,也还没轮到接种呢,大家能挺得过这一关吗?我的心悸动起来。

新冠疫情猖獗,恐怖弥漫扣动着人心,媒体各种各样的报道,每天在相互冲撞,起伏极大,颠覆了人们惯常的生活节奏、体验、认知,观察的视角不同,评判的价值不同,承受的意愿不同,解析的能力不同,噪音杂多是一片混沌。混沌中还有真相在吗?我心里是一片茫然。老冯点到的,我只觉得自己真挺傻的,几十年前文革初期曾经有过的痛楚感觉又尖锐起来。一年来冯老师不是谈到了不少吗?我为什么就不能领会,老是沉迷在灾情社会的噪声波动里呢?真得好好想想。

小何感染上病毒倒不全是阴错阳差,不如说是咎由自取,是他自己选择要横渡太平洋,同他儿子一起驾船从香港返回美国的,启料在横滨驶向西雅图的航海途中出了状况。何纲今年六十岁,老冯和我对他仍以小何相称,毕竟他比我们小了一辈嘛。小何的思维一向是逆向的,不止在金融投资操作上,他的人生态度和选择判断上也往往如此。当我们对他要驾帆船跨越大洋的计划,尤其在瘟疫肆虐里,表示质疑时,他回答说做几件出格的事情本来是他的平生所愿,独自驾船跨越太平洋是其中的一件,早就列在他的Bucket List里。正因为大流行爆发,威胁到了每个人的性命,若他再犹豫等待的话,恐怕就没有实现的机会了。风险和机会并存,难道不是这样吗?他反问道。

四年前小何还完成了死前想做的事项Bucket List的另一个心愿,从国内收养了一个女婴,在常人看来也有悖常理,要知道他和太太有四个儿子,而且都已成年了。

2

 “为什么要去航海横渡太平洋,听起来侬好像有点惊讶,其实理由很简单,这是我的一个平生所愿,侬总读过凡尔纳的《海底两千哩》伐?”八月中旬小何从香港给我打来电话,解释他的航海计划,

“尼摩船长的事多少扎劲(带劲)哇,我小辰光(幼时)就在做梦,什么时候我也来冒冒险,遨游四海。以前是梦想,没条件,现在全有了,已经不缺铜钿,这次碰到瘟疫大流行,全部停摆,覅讲做生意,到外面喫顿饭还要受限制,交关没劲,反正有的是闲空,我就动手先来实现这个心愿。正好我的二儿子也蛮有兴趣,他在香港同我一起照料国内的业务,现在也正闲得发慌呢。我跟他讲起尼摩船长的传奇,这帮小辈当然不会再去读凡尔纳的书,至多会看看凡尔纳小说改编的影视节目,更加光怪陆离。听到我讲有心效仿尼摩船长,他反过来怂恿我,要抓紧时机实现这个心愿,说父子搭档一起横渡太平洋不是更理想么?Garry我这儿子倒是个航海高手,他在斯坦福大学读书的时候,还是学堂里的帆船队代表,经常出行,航遍了西海岸,到过阿拉斯加,最远航行到了夏威夷,我晓得他是把好手,在技术上可以说没有问题。”  

“那么船呢,你们完全靠风帆来跨越大洋吗,好远的,”我还是很好奇。

“我在香港有一条帆船,平时停靠在九龙的船坞。周末在近海四处游游,松弛一下。帆船的尺寸还不小,买的时候我就想到日后有机会远航的需要。侬大概不晓得吧,香港的海岸是非常漂亮的,尤其是清水湾一带,科技大那边的小岛屿是美不可言。海水纯碧,和外海的太平洋的浅白海水不一样,同大西洋的深蓝海水有一比。纽英格兰有漂亮的海水,可是哪有这么漂亮的海岛啊。国内沙滩好的不多,比不上佛罗里达的,不过北海的银滩却一点不输于Daytona海滩,侬去过那里吗?就拿深圳来说吧,东海岸的一些岩石海岸就相当出色,和美国俄勒冈的岩石海滨有一拼。不过往西一点,珠江的出海口是泥塗,混涒涒一片,工业污染的缘故吧。” 说着小何来了劲,

 “噢,我还驾船去过上川岛呢,离深圳不远的海上,那里有沙勿略的墓。沙勿略侬总听说过伐,他到大陆传教,苦等了好几年,没被朝廷准入,最后死在了那个小岛上,不到六十岁。沙勿略是依纳爵的同学,创立耶稣会的四个教士之一,是个圣徒烈士。他虽然壮志未酬,却激励了后来许多传教士到远东来。现在到耶稣会的教堂里,还到处可以看到沙勿略的事迹,壁画、雕塑来纪念他。有名的利玛窦就是追随他的脚步,十几年后来到中国,那时还是明朝,利玛窦在澳门彷徨了许久,终于被允准进入国门,最初到韶关,然后南京、北京,最后干出了大名堂。”

“在周边航行帆船不成问题,但要横越太平洋远航能行不?”我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哦,不好意思,没来得及回答侬的问题,其他朋友也这样疑问。独自驾帆船横渡太平洋的确不简单,最先完成壮举的大概是个日本人,也晚到1960年代了。从日本横滨到美国西海岸有五千多海哩,一万公里左右吧,小帆船要独自应对海流风向,食品尤其是淡水供应,挑战确实很艰巨。不过后来的人就容易多了,气象预测、装备给养、医护救援、通讯导航等等技术有了很大改进,就变得稀疏平常了,好比现在攀登珠峰,每年都有不少新人登顶,意外倒并不常发生的。”

“那是平时的状况,眼下是新冠病毒大流行,在非常时期呢,”我流露出内心的担忧。

“这样说呢有好也有坏。如果没有大流行什么都停摆了,我哪能逮到机会有时间在海上游荡几个月?大流行增加了不确定风险,每个人有中招的危险,那我今后完成心愿的机会不更小了吗?今年庚子,是我的本命年,难道不该试一试吗?”

小何的自问自答,令我想起他目前的处境。2008年次贷危机引爆金融海啸后不久,小何决定缩减他在纽约的业务,撤资转去香港拓展。那次股市剧挫,他得益于逆势操作,不但没受损反倒大有斩获,觉得国内的机会更多,发展前景不可限量,他于是两头跑,在香港的时间居多,还说服一个儿子也到香港一起做。Garry从斯坦福毕业后没念研究生,与同学一道加盟到谷歌,响应了父亲的宏图计划。看起来父子在香港干得有声有色,否则儿子不会一直做到现在的。小何跟我提起过,他的私募基金沟通了在美国的生意关系,替国内的新创小企业注资,既代客又自营,回报挺可观的。他告诉我说,国内的新一辈创业者明白了长期经营的理念,管理渐入规范,人也重视信誉起来,进步趋势颇令他鼓舞。同时他也注意到香港台湾的发展轨迹正在大陆重演,各行行业积累的财富在流向房产,涓涓细流终归大海嘛,他说,于是把资金转向购置房地产,主要在深圳及周边的地段,收益出奇的好。

同时他也慢慢嗅出变味的苗头,说,侬看李嘉诚,他为什么在撤?特别是2012年后,李超人从大陆撤资的手笔开始变得很大,后来也在撤离港岛,一定有他的道理。这老头可是个人精,战略举措必定是他深谋远虑的结果,侬看不明白没关系,追随他的脚步就是了。老李的绝技可说是独门的,无人可及,那就是“关系”。哈佛有不少李嘉诚的案例,研究东亚投资的成功经验,引老李为楷模。小何又告诉我说,他在美国所学到的太偏重于数量分析,缺少文化传统的含量,而人际关系是另一门大学问,得用多视角来看待多层次的利益互动,要靠综合方法,也就是holistic的方法,分析融入到我们中国人血液里的文化基因。老外要领悟这种元素是很难的,他们以前或许也有这样的传统,早给遗忘了,工业化或称现代化吧,认为属于人的本性的那些东西是不好的,给丢掉了。

当我问起小何想怎么学李嘉诚,来应对变化,他回答说,我和老李还不在一个层级,老李绝对有真知灼识,可要同步仿效却不容易。西方人和中国人有很大的认知偏差,正由于文化的隔阂,运用两地的关系做斡旋才会有对冲的机会。他要再等几年看看,估计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套利。说学风险管理的常常忘记一点,超常利润只会和超常风险共舞。明知道有风险在前,但不能就此退缩。要退要转移,也只可以领先时势领先市场半拍,早一拍都不行。

 小何继续解释,“病毒来势凶猛,各地的人变得更加敏感,政府也不得不格外谨慎,限制是宁滥毋缺。侬看香港目前的感染确诊数为零,还在严加管束,不准这不准那的,连深圳都不能去,到国内也回不来了,这也是我就此返回美国想消停一阵的一个考虑。海上一路回去,得停靠好几个站,包括马尼拉、基隆、上海,横滨,然后直奔西雅图,每一站都需要加办申请停靠准入的文件证明,不少新的规矩手续要办。光办那些手续就够烦人的,我已经奔走了好几个星期,办齐的话恐怕再有一个月也未必下得来。我们还得检修,把船加固,添加不少设备装置呢。有些是必须的,给帆船添加动力,我那条船要加装一个马达,成为双引擎的机帆,这样就需要扩容油罐来跑远程,还有海水淡化装置也挺费能源的;有些是现代技术设备,譬如光伏太阳能板,全球定位系统,卫星呼叫系统等电子装置之类,远海航行的网络联系是绝对不可缺少的。当然还需要一些安全防护的手段,譬如医护急救包、防卫武器,等等。反正侬覅担心,我会计划周详的,侬晓得,我向来是谋定而后动,想法有点新奇,看起来有点突然,可是执行起来我却是步骤明确,考虑一定周密,何况这个计划我考虑了好几个月,嗯,有几年了。”

“侬跟冯先生谈起过这个计划吗?他思维绵密,看得远,不然请他帮忙算个卦,心里可以踏实点。”尽管小何的一番解释在情在理,我还是将信将疑,就往老冯身上推了过去。

“还用得着吗?”小何稍带迟疑地说,“不过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冯老师足智多谋,啥人侪比不上。我对这次远航老实说是有信心的,还因为Garry愿意与我一同航行。现在的小年轻哪有肯陪老爸玩的?更何况是长途跋涉,起码七周,很可能要超过八个星期,海上的生活多么单调,是吧。我想,Garry积极推动这次横渡大洋的计划,除了他是个航海高手,本来就好这一套,主要是因为眼下封城,出入到处受限制,窝在家里没得玩没得吃,没party没朋友,把青年人给憋煞了,跟我一道在海上逍遥自在,岂不是可以多一种特殊的体验?”

 

过了大概一个月,九月下旬小何发来短信, “船搞妥了,证也办齐,一切就绪,即日启程。”

过了几天,又接到小何的短信,

“刚抵高雄港,一路上风和浪平,很顺利。为省时间故没绕道马尼拉。台湾的疫情控制颇成功,提交证件的手机号码便给我们开了绿灯,已登记入台湾的防控协调网,对香港来者限制比较宽松,因为港岛无新的病例。人不曾上岸,无此必要。好”

三天过后,小何接连发来短信,写道,

“航行东海岸路线到基隆港已有一天,风景甚佳心情亦好。计划修整两天,不拟上岸。这里食品淡水补给相当及时,服务甚佳。此间看不到疫情迹象,人多淡然,几乎不戴口罩。下一站上海。问好”

“已在去上海港途中。 绕过台湾海峡,拟穿过舟山群岛不停宁波了。此行约400哩,船速8节上下,估计3天内到, 这段航程是个检验。上海接下来是横滨, 船看来很可靠, Garry驾技娴熟, 兴致亦高 ,两人都很轻松。 (笑脸)”

小何说的哩是海里,等于1.8公里;节(knot)在航海术语里是时速单位,以海里计。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看清这个世界的真相 2021-12-27 [345]
孙 涤:《真不真》(第二部 14 & 15) 2022-01-20 [78]
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对外开放要向前推进,避免倒退, 少走弯路! 2022-01-17 [158]
孟晓苏:2021年的房地产调控,若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谬”! 2022-01-19 [153]
全球金融危机诞生的前兆 2022-01-03 [176]
圆周率若被算尽,世界将发生什么?科学家:潘多拉魔盒就会被打开! 2021-12-25 [254]
是谁在背后操控着宇宙的一切?或许爱因斯坦的猜想是对的 2021-12-14 [214]
文明的国度,来自于深刻而无畏的批判 2021-12-25 [215]
货币超发下,中国未来十年的大趋势 2022-01-13 [356]
孙 涤:《真不真》(第二部 12 & 13) 2022-01-13 [15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美国加大审查范围 北大多名美国留学生遭联邦调查局质询 :天安门广场喜迎“十一”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象 马亮:做院长就能够发更多论文?论文发表是不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