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孙 涤:《真不真》(第一部 3 & 4)
2021/12/6 17:45:56 | 浏览:327 | 评论:0

3

 

一个星期过去,小何从上海打电话来,显然是船靠近港口,有了手机的网络信号。

 “到上海已经第四天了,我们一路上还算相当顺利,只是不能上岸,甚至不得靠近岸,保持社交间距,隔得也太远了,不过还算好,离海岸5公里之内有了手机信号。这里的要求很严格,而我们的确是‘外来’的。上海已经很久没新发病例了,情况比台湾香港要好,可人们的神经好像还是绷得很紧,” 小何讲了起来,

 “他们对‘输入型病例’特别害怕,我们这种从海外来的看得格外紧,尽管香港感染数很低,病死的几乎没有。凡是外地来的,他们一概看成外人,湖北人特别是武汉来的甚至视同仇人。官员们非常怕,任何新发病例全是他们的责任,必须严加管制,搞得不好是要被革职丢掉乌纱帽的!不上岸有什么关系呢,本来就没计划在内,我可以理解,Garry却有点烦躁起来,他有不少熟朋友在上海,前几天就同他们联系了大家一起聚聚的。他还有个相好在黄浦区,那女孩子在微信上回了,大概有不少亲热话,发来一些selfies,说一定相会,叫Garry心动不已,哪料这下子泡了汤。”

我听出他儿子有点在抱怨,插了一句安慰的话,“小伙子挺不容易的了,在海上陪你航行,半个月没见人影,当然枯燥起来。”

“我也这么疏导他,说你看这浦东机场,每天降落的航班没几个,在海边看得到飞的大飞机,乘客一定更少,落地之后就要被拦到机场附近的旅馆隔离起来,至少14天或者三周不可以见人,你们聚聚的想法本来就不实际。那小子没少抱怨,抱怨什么不逻辑不合理之类的,年轻人看不明白,逻辑本来就不是生活的本质,生命自有它的逻辑,生存逻辑才是实实在在的。同样,理性也不是人性的本质,而是一种德性,长年修炼长期磨练尚且得不到。拿我自己来说不也是直到近几年才悟出一点,年轻时候经历了这么许多荒唐的事,还不是一样明白不了吗?”

“会有什么麻烦吗,你们不会搁浅在这里吧?”

“那倒不至于,请求刚被核准,我们可以在这里加淡水、补充食物用品,不出两天大概就能办好了。我们还不需要添加油料,一直靠风力行的船,基本没怎么开动过马达。这里吃得很不错,外卖既好又快,和别的限制不同,是非常的方便。外卖小哥,这里这样称呼送外卖的服务人员,效率是一级棒,侬客气一点,给点小费的话服务非常到位,他们还会建议哪家餐馆有精致的餐点,帮忙及时送到。几个星期以来我们这是第一次吃到好吃的热食,Garry的气也因此平下去了不少呢。”

隔了两天,传来小何的微信短信,

“已离上海港 正驶向横滨 此去1000 一周内可抵 好天气依旧 计划看来可行”

我随手回了他短信,内心里可没小何那样乐观,

“祝愿顺利,一切如意。与冯先生联络过吗,请他起个卦?”

看来小何专注在航行上,或者陶醉在航海的闲适中,他的回复是,

“未及 抵横滨后再拟请益”

过了十天我才接到小何新的微信,

“待入横滨 计划滞后明显 船速低于预期 拟请教同行再做调整”

我感到有些意外,回了他“计划滞后多吗,原因出在哪里?”

“正进入横滨港 信号转强 等会电话解释”

小何过了一阵来了电话,“你在洛杉矶都好吗?”他用了微信视频通话,彼此看得到。他问起我的情况,许多天来的第一次,我也看到了他的摸样,一身短打,穿着T恤衫的上身显得强健,皮肤晒得黝黑,棕红的脸庞透射出光彩,眼光闪烁灼灼,神情更显自信,完全看不出他到了花甲的年岁。

“路途中我在考虑下一站该怎样来航行,这一路天气相当不错,可是帆船却走得很慢,风向、浪、和海流的缘故吧。一般来说,这船跑得好能到10节,也许还能快些,计划里我算它7节,看来估计还是不足的。跑下来证实了船行的平均时速只有5节左右,而且不能全天候行船,我们两人轮流掌舵,一天能跑个20小时就不错了,因此船速只有原来估算的60% 还勉强,到横滨的航程比计划的落后了4天,这还是Garry坚持加长值班时间的结果。他与我盘算,原来的计划可能得做大的调整。到日本后看吧,需要请教日本的驾船同行该怎样来调整。看来在日本我们不得不多停留几天了。”

过了两天,小何又打电话过来说,

“我们在网上提出了问题,这个时节驾帆船横跨太平洋到西雅图可行吗?也请教了这里帆船俱乐部的老经验,仔细讨论后汇总下来意见是,两人驾这样的帆船在晚秋初冬时期要横渡到西海岸,风险太高,计划不太可行。专家多数认为,这个季节横滨到西雅图需要走北线,从俄国旁边的海域,贴着白令海、阿拉斯加过去,有4300哩,也就是八千公里左右的航程,对小帆船是太难了。我问他们,我的帆船有双引擎,把燃料罐再扩容行不行,他们说即使不是绝对做不到,危险性大了点,因为这一路上你找不到补充燃料的地点,而且风向多变,你不可能一往无前地驶向目的地,折来折去路程就更远了,风浪如果大的话,在秋冬季节经常这样,耗油就会成倍增加。Garry也说,要完成横渡大洋还是换船吧,我考虑也是,合计之下,我们决定舍弃帆船改用动力游艇。找到了当地的代理,正在替我们物色呢。现在疫情期间,人们无心出海闲游,船的行情跌得很厉害,我这条帆船虽说是精心装备过的,但卖不出几个钱来,好在游艇的价格也在大跌,要出让的船主多的是,三分之一的价格就可以买到一艘。

“好在日本的疫情防控还比较合理,近来感染的人数又有些抬头,但他们还是允许上岸。我们提交了证明,在香港做的核酸检测阴性报告,以及一路上的审批文件,人没上过岸,因此横滨的检验隔天就过了。日本不由人不佩服,前一阵横滨有一条大游轮,钻石公主号困在港口有好几个月,游客船员感染中招,被检测出阳性的比率高的出奇,成了全球一大新闻。日本人花了好大的力气安置妥善后,马上回复到原来的规矩,淡然应对,没把我们这样的外来客一律当做输入病毒的嫌犯拒之门外,侬想想有多么不容易。这样,我们可以在东京,至少在横滨玩一下,趁机会休整休整也好。”

小何过了一个星期又来了视频电话,从他的面容和昂扬的神态,知道他落实计划的信心更足了。

“都搞定了,运气很不错。买到了一艘大马力的游艇,40尺的A-category (甲等类型)船,加强版的,虽然船龄超过了二十年,状况还相当好,油箱是加大过的,能储油1600加仑,设备也都加固过的,适于远航,这条船曾经几次跨越过大洋,显然可以胜任。船主是个老水手,传授给我们不少经验之谈,他年纪大了,近来很少出船,过去两年来停在船坞几乎没怎么动过。Garry和检修工做了试航,相当满意,拿到质量检测保证书后我们就要出发。我们的帆船没这么快出手,就寄放在横滨的船坞里,请代理商出让,能卖多少无所谓了。

“这些日子老实说 ,我们过得很快活。日本人办事,规则清清楚楚,照章办理就是,说了哪天能办好就哪天,没什么含糊的,检修游艇的会社也是这样,所以不用担心。现在是等待,我们去了东京几次,有地铁和火车出入挺方便的。人住在横滨附近的港口新城,设计很现代,建造也很精细,在酒店的高层看东京的内海非常赏心悦目。我们也去了东京浅草寺祈福,Garry还在那里认认真真地求了签,以保平安。他受的教育是洋人那一套,侬看,可在骨子里对东方的这一套还蛮在乎的。他在东京有一伙朋友年轻人,在香港就玩在一起的,有日本人也有中国人,其中几个还很热心,指点我们去那里玩值得。朋友陪我们到银座的威士忌博物馆就很有趣,展品齐全,解说简明,我看比爱丁堡的Scotch 陈列馆还要精致。博物馆里藏有各个年头的陈酒,说是喝了与自己同龄的威士忌会带来好运气的。我要了一杯三得利1960年的“嚮”,Garry要了一杯轻井泽1985年的Tigers,果然是好酒,喝的非常舒畅。我跟Garry说,今年是鼠年,我的本命年,明年辛丑牛年是你的本命年,我们应该能交得到好运的。

“喝了好运酒后,和两个朋友一起去了六本木的一家日本料理,店很小却是大大的有名,如果不是朋友早就订好座位,根本吃不到,疫情之前预定要数月先才订得到呢。品尝后我才懂得什么叫极品鱼生。主厨高桥先生,胖胖的一个老头,亲自打理,客人坐在吧枱,他做什么我们吃什么。刀割鱼肉、手捏饭团,高桥先生是一手落,连wasabi都是他亲手打磨鲜山葵调制成的。做好的鱼生要在几分钟内享用才恰到好处,高桥说,让鱼肉的鲜味充分醒过来,温度各自不同,要在一天到五天之前给不同的鱼解冻,做成的鱼生才格外鲜嫩。有趣的是他给我支了一招,看到我吃了一片后他就教我,夹鱼生不用筷子而得用手拿,手拿着往嘴里送进去时,要翻过来让鱼肉的一面贴到舌头上,直接接触味蕾,然后细嚼一口闷,味道才出得完全。用他指点的方法,味道顿时大不一样,那个鲜美哇,就像一连串哆嗦从头颈直奔头顶,在天门绽放开来。这个窍门侬勿晓得伐,侬不是也爱吃生鱼片吗?从中也可以了解到什么叫 ‘工匠精神’,日本的各行各业是无处不在。下次有机会去东京,侬务必光顾高桥的生鱼片,他那家小店的店名也很特别,叫“有无”,很有禅意,是吧,可别忘了几个月之前就得先预定座位哦。”  

小何显然兴致很高,继续说,“走出高桥店的时候,Garry跟我说,明天是我的生日,朋友约我今天晚上卡拉OK,乐一阵子,你先回去,太晚的话我就不回横滨了,今晚就在东京睡。我说,你最好适可而止,看你们这些青年都懒得戴口罩,有危险的,别仗着自己年纪轻精力旺盛,这个病毒可不会给你留情面,被逮到要倒霉的。何况你老爸已经六十岁的人了,倒不起这个霉啰,Garry连连答应他会留心的…… 我大概讲得有点滔滔不绝了吧,老孙,不好意思,我现在是独自在酒店房间里,空闲得很,Garry今夜是不会回来的了…… Good night。”

 


 

4

 

 “一切就绪 明晨启航 目的地西雅图 good luck

过了三天,接到小何的短信,我随即回复,“一路顺利。有没有联系冯先生,请他起个卦?”

他很快打电话过来,

“还没有和冯老师联络呢,我知道他的功力,但算卦会有用吗?现在已经一一就绪,我担心的倒不在航程的路途,风浪、航向、燃料,这些事我都盘算过了,我唯一担心的,是那个病毒。Garry那小子生日前的晚上和朋友一道唱歌喝酒,在外头野了两夜,直到昨天傍晚才回酒店呢。我猜他是和哪个姑娘混在一起,two nightstands(两个一夜情。我说你这么不当心,连病毒都会生气的,未免太低看它了,搞得不好要报复你。我怕的是万一感染上,在漫漫长途中发作起来,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就可怕了!”

隔天早晨我打了电话给老冯,问他的看法如何,说实在,我心里总不觉得踏实。

“小何昨天晚上打电话来,想让我给他起个卦,说是侬建议的。侬到现在还不明白?卦是要亲自求问的,古人的仪式很繁琐,现代人虽说不再需要熏香沐浴这些规矩,正心诚意还是要的,不然的话很难贯通天意,得到天启的。我跟小何讲,卦是不是灵要看求问的事是不是正,求问时的心意是不是诚。我帮着求只是辅助性的,是操作员和记录人,也许还能帮着做些诠释,也得面对面做,要在同一个气场里才行。否则得到的卦象、对卦的解释都有会失真,郢书燕说,偏差会很大,要误导人的。

“听了我的话他没做声,我估计他不是很理解,老孙,侬也可以同他讲讲,我们不是讨论过几次,侬应该是懂透彻了,侬对大衍筮法不是有过深入研究,把筮仪的步骤一步步分解开来了吗?侬不是对筮仪做了简化,还发明一对骰子,来模拟筮法生成阴爻阳爻的随机概率吗?小何擅长数学,他干的投资那一行,风险情况下做成决定是他的本事,要明白你的方法应该不难的。”

老冯总是那么睿智,直捣问题的核心,几句话就说透辟了。对呀,干吗还要绕圈子?于是我当即去短信给小何,并把我的一篇论文电邮给了他。

“请考虑老冯建议,亲自动手求卦。请看发在电邮的文章,切切”

未见小何回复。过了四天,小何来了电话而不是通常的微信。我有些惊讶,就先问他,

“还在日本吗,怎么还能有手机信号的?”

“哪里会,我们已经在北海道差不多顶端了,钏路和根室之间的外海,正沿着日本的北方四岛向西向北,越过鄂霍茨克海将继续贴着白令海航行呢。接下来是真正的茫茫万里,别说没人迹,鸟踪都飞绝了,的确是个考验。我想试一试EPIRB系统,在横滨新安装的。横滨游艇俱乐部的朋友嘱咐要装,说UHF(超高频呼叫系统)还不够。所以我想同你通一下话,测定它灵不灵,信号清楚吗?”

“很清楚,和平常的手机差不多,安全要紧,用这种联系贵吗?”

“不便宜,但很值得。我们说长一点没关系,我有一些体验要同你分享。昨天Garry反应有点迟钝,因此由我值班夜航,船在向西航行,离海岸线很远了,没有月亮,海面是一片漆黑,没有一点波浪,风也平静,我抬头朝天空望去,一下子给镇住了,看着看着我蹲了下来,不知不觉平躺了下来,漫天空的繁星浩瀚啊,我给震慑住了,索性躺在甲板上,一动不动仰望着星空,那个美呵,一点一滴沁入到心脾。天气已经相当寒冷了,我静静躺着,却一点不觉得冻…… 这么壮阔的景象我可从未经验过,侬有过吗?”

“依稀记得小时候看到过,后来忘了,直到十几年前到非洲看野生动物大迁徙,在肯尼亚的原野,面对乞力马扎罗火山,见识过一回,星河灿烂的寥廓唤起过沉淀的记忆,似乎幼时时曾有过的。”

“我确实没见过,比你晚生了十年,开始懂事的年纪上海的星空已经消逝,光污染加上人污染,夜晚天上能看到的只有月亮,稀稀落落的几颗星星而已。到美国之后在都市生活,也没有星空可看,即使有星空也没心思去看,整天为生活奔忙,在工作里打旋。昨夜躺着我看了好久,四野一片寂静,船在自驾巡航,为了省油马达低速运行,我的心更是一片静寂。突然浮出来年轻时的一段记忆,那是小贾帮着我偷渡,跳船独自在海上泅浮到港岛的情景,好多年来我从没想起过它。那也是个黑夜,完全没有月光,我漂流了有一两个时辰吧,和昨夜的对比实在太鲜明了,魂魄好像洗了个通透,与宇宙呼应起来,被牠紧抱着,再看看平常在杂忙的种种事物,变得那么琐屑又那么遥远。”

小何的话感应了我,思绪怦然而动,有点担心卫星电话聊得太久花费会很大,就把要讲的重要话先说,“上次的短信侬收到了吗?冯先生的建议,还有我的那篇文章,Email给你的?”

“短信早收到了,文章是刚刚看到,海上没有网络讯号,刚才接通了才收到的,还没来得及读。”

“冯先生说侬计划蛮好,不过要注意随时调整,be adaptivebe flow。”

“好的,一定遵照他的吩咐。”

我给老冯打电话描述了小何的经历,老冯听后回答道,

“要叮嘱小何,随时关注航程发生的苗头,找出原因找到对策,这么远的路途,不确定的因素不会少。听侬说的,两个苗头值得关注,船到目前只走了不过八分之一至多六分之一的路程,已经需要缓速开行来节油,估计油料会吃紧,往后的航程中是找不到加油站的,在安卡拉奇前得不到补充,万一风向偏转耗油增加的话,断油就很尴尬了,这是个坏苗头;第二个苗头更叫人担忧,他儿子露出了疲态。Garry在东京玩的时候不注意防范,覅被染到伐?不过呢,好的苗头也有,小何好像有天意在垂顾,在浩瀚星空的感动下他可能悟出点了什么。小何童年饱经坎坷,这四十多年来一帆风顺,可以说是平步青云,自然容易自信啰,变得过于自信,会以为凭着教课本里那套就能够算出深奥的道理。其实稍有练历,人会觉察,有因果,也有报应,但因果是什么,又怎么报应,发生在谁的身上,永远是谜一般,即便事后甚至几代后有所应验,也还是谜,除了极少的人,我们绝大多数都迷失在其中。小何拥抱了天道,不如说,是天道在拥抱小何,天人融合在了一起,能把俗世多年沉淀的积垢清涤掉,小何此刻求卦会有准头的,很有可能得到天启。”

“大衍筮法的详细操作步骤我上次发给他了,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读。”

“侬那篇文章花了几十页才把易卦求问的来龙去脉分析清楚,他很难有时间读懂的,现在他需要的是立即行动。最好能写一个精简的说明,把几个操作要点告诉他,侬不是有个简化的法子吗,尽快让小何做起来。”

一经老冯点拨,我豁然起来,赶紧给小何发了条短信,

“冯先生要侬关注,燃料够跑全程吗?Garry状况正常吗?要否调整,祈求天意以定夺。拟将求卦提要发文给你,注意查收。冯愿代为解卦。”

小何马上应答,“非常期待”

我于是立即动手精简大衍筮法的求卦步骤,力求把它压缩成一页纸。

 

相关专题二:『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活动集锦
『学人动向』 赵全胜:中美日大国博弈框架下的中日关系 兼论国际关系中的敌友转换 2022-05-19 [84]
『学人动向』 UCLA 张作风教授:对曹县新冠疫情的分析和思考 2022-05-15 [170]
『社区报道』 张作风教授与导师俞顺章再解新题:上海新冠疫情渐降,如何加强常态管理 2022-05-11 [202]
『社区报道』 张作风:和导师俞顺章教授谈上海新冠疫情 2022-05-08 [262]
『学人动向』 饶子和等七位华裔学者入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 外籍院士 2022-04-29 [205]
『社区报道』 UCLA周敏教授荣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殊荣 2022-04-29 [503]
『学人动向』 丘成桐:让我终身受益的两件事,其实每个孩子都能做到 2022-04-10 [303]
『社区报道』 UWest、UCI和河北社科院成功举办“在加密货币时代重新思考货币“研讨会 2022-04-15 [520]
『学人动向』 USC 吴蔚教授团队: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法来构建一个更好的大脑 2022-04-02 [953]
『人才交流』 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2022年春季招聘 2022-03-31 [231]
相关专题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千金藤素,是“新冠神药”还是“空头支票"? 2022-05-17 [54]
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就是因为玩不起吗? 2022-05-17 [113]
梁建章:和李稻葵商榷防疫政策的生命账 2022-05-16 [106]
触目惊心的俄国军工业摧毁了普京的闪电战 2022-05-13 [402]
奥威尔的代表作品《一九八四》:他们不到觉悟的时候,就不会起来反对 2022-05-14 [128]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乌战争的走势和对国际秩序的影响 2022-05-11 [810]
说几句“入户消杀” 2022-05-08 [142]
媒体的普遍凋敝 2022-05-08 [129]
上海人口籍贯统计:上海,到底是谁的上海? 2022-05-07 [254]
前后一个月,上海为防疫花了多少钱?数字惊人! 2022-05-07 [45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UCLA CCS 2019 Fall Quarter Lecture Series Overview 谭晶晶:美国科技界高度关注中国科技创新进展 :推荐:2019年底前中国高校重要学术论坛(10月 - 12 月) :黄奇帆:今后10年,中国经济将发生5个历史性变化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