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孙 涤:《真不真》(第一部 7)
2021/12/23 15:51:04 | 浏览:408 | 评论:0

7

 

 “已抵沙岛 Garry正在火奴鲁鲁ICU抢救  刚做了核酸检测 正加油补给 小睡后再启程 替我们祈祷” 隔天小何送来短信说。

我本想和他通话,既然到了中途岛该有手机信号了吧,考虑到他极需休息,况且Garry已得到急救,小何也做了病毒感染的检测,就回了短信,

“祝顺利如意,一切在好转,好好睡一觉,如愿,relax

“是 睡到自然醒”小何答称。

我为父子两人默默祷告了几次,老惦记着父子俩可别有难事,一夜没睡好。和老冯也通了话,老冯倒是蛮笃定的,“有磨难而无大难,我是这样推测的,”他说。

第二天过了午后,小何才打来视频电话,在沙岛手机讯号是畅通的,看他的脸色好像从疲累恢复了过来,神色并不太紧张,显出他惯有的坚定,令我宽慰不少。

“睡在船里,一觉足足睡了14个钟头。他们刚刚送过来核酸检验的结果,阴性,谢天谢地。刚刚接到Garry的短信,昨天要同他通话,但在挂机状态,倒有点担心起来,估计他的手机没电了,就通知医院替他充电。医生把Garry的治疗过程大致讲了讲,说是深度感染,胸片显示两叶肺的下半部有严重感染,但不是十分危急,现在人靠呼吸机,血氧分压也回到了百分之九十,正在使用的药有好几种,主要是防止体内免疫系统的过激反应,防止出血,年轻人常常会有的……

“情况看来还不错,侬也宽心点吧。”

“心情的确松下来不少,知道自己没被感染到,今天早晨我做梦交关多,都是Garry究竟会怎么样的梦。年轻人这么不在乎,无知啊,船上我们是零距离,自己会不会传染到,现在接到通知说测出来的结果是阴性,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昨天这里的医护人员说,我被病毒感染的机会是很高的,要是阳性的话,最好能注射一针 Regeneron来制造人工抗体,不过先得申请才能使用。侬知道,Regeneron 就是老川染上病毒后立即用的那种,总统的老搭档朱利安尼,还有一干要员都用过这个药,很有效的。我目前的检测结果是阴性,没资格申请。我刚听说的,辉瑞疫苗被CDC批准了正式使用,Moderna的疫苗也在推出,估计很快就会得到批准,这下人类能有救了!这个世界还要靠科学家,侬讲是伐?

“过一会我就出发,开去火奴鲁鲁和Garry会合。估计沿着岛礁链航行会有网络信号,反正我也会开通卫星电话系统,需要随时和医院交换讯息,了解Garry的情况。我们随时联络,谢谢侬为我们祈祷哦。”

“覅紧着开呀,宽松一点慢慢来,心情放松点反而能想得明白想得对路。一个小建议,侬不是说起巴赫的无伴奏帮侬放松下来不少吗?听听德伏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b小调,对侬或许会有帮助,最好是听罗斯特罗波维奇拉的,朱利尼指挥伦敦爱乐乐团,1985年录制的那个版本,Garry不是生在1985年吗?祝他走运。”

“太谢谢啦,我在电脑里保留着罗斯特罗波维奇所有的演奏,他是我的英雄,等会找到把它放出来一路听,我现在需要这个,很需要好运气。我正打算开平稳些,时速保持在15节左右,争取两天到夏威夷,还来得及赶在感恩节之前到达。”

我打电话告诉老冯小何正要开往夏威夷。他回答说,欢迎小何到茂伊岛小住,若是小何直接去火奴鲁鲁会合Garry,他将设法到那里去看望,说自己在瓦胡岛的医院里还有些朋友可以帮着联系。

过不久小何又发来短信,

“修整就绪 即将出发 接儿子短信 正医疗中 用药包括:阿奇霉素 靜脈注射Remdesivir 抗血凝针防出血  Zinc和維他命D 将补充血漿 请咨询是否靠谱 谢谢”

过一天何打来电话,说儿子的救护工作有些进展,神情也更松弛了,

“一路上天气很好,可以说是‘惠风和畅’,浪也不大,船开得很稳,2530公里的平均时速吧,多半时间是让船自己航行,我闲下来就发短信联系,同Garry,同纽约家里,还同其他地方的孩子和朋友们联系。德伏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也放起来听了,侬讲的那个版本,当作背景音乐反复听,果真给我带来安慰。船上的音响很不错,是Bang&Olufsen的,开得大声很享受,黑夜里让船自驾巡航的时候,我就看油管(Youtube)上的演奏视频,渐渐悟出来,德伏夏克的这首伟大作品似乎是为我们写的,简直就是一百多年后我们眼下的处境。

“第一乐章开头德伏夏克用木管缓慢引出了主题,加入弦乐队后主题显得迟疑,露出不安,预兆着某种不明确的威胁;接着法国号吹起了第二主题,也是慢慢的,来回应第一主题,当乐队的齐奏结束主题呈示,独奏大提琴开始介入时乐曲已经进行了四、五分钟。主题的再现大提琴是以变奏形式,用的是B大调,显出雄性色彩。似乎第一主题代表的是新冠疫情,我的感觉,第二主题好像是人类的回应,大提琴的主题变奏象征着人类感受到病毒来者不善,是一种劫难,迟缓然而坚定地琢磨该如何来应对,伴随着大提琴的长笛声烘托出气氛。这两个部分就占了乐章的一半,然后展开,交错冲突、起伏盘旋,好比人类极力寻找困厄的本质是什么,摆脱的出路在哪里,直到结尾部的高潮,独奏大提琴反反复复的琶音,盘旋到最高位的b音,一连串的双弦和声,展示出挣扎和信念的坚韧…… 难道这不是在刻画Garry的处境和心情吗?Garry正在痛苦里碾转,此刻非常需要坚韧和耐心。

“要说第一乐章属于Garry的话,那么第二乐章就是我的,我的心境体现在第二乐章里了,第一乐章表现的是激而不忿,第二乐章则是哀而不怨…… 罗斯特罗波维奇的演绎为什么如此沉郁,给我们特殊的感动?以前听老德的这首我还没有过这样的感受,以前我们一起听卡萨尔斯拉的,不记得有过这样的感觉。”

“那是在我家里听的,侬倒还记得,大约1974年吧,在我家偷听的,文革中听西洋音乐可是犯法的。卡萨尔斯1973年逝世的时候,举世哀悼,联合国大会还为此休会专门为他默哀,我是在美国之音里听到的那个消息的。过了一阵上海暗暗流传起卡萨尔斯的唱片,从音乐学院偷出来的。我们一起听的想来是他1937年的录音,Columbia78转粗纹唱片,厚厚的一大本有五张,足足有五斤多。那玩意儿在当年是异常宝贵,轮流挨个儿传听,每站停留的时间通常只有半天,至多两天,就得送给下一站。所以大家一拿到手就紧着听,一遍又一遍,在蹩脚唱针的折磨下,唱片的声道被磨损不堪,单声道的音质很差,录音技术也很原始,这么糟糕的音质,大家视同宝贝,不是吗?

“卡萨尔斯拉的这部曲子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还有一段故事呢。那天听完我必须把唱片传送给下一站,拿了个书包踩着脚踏车,在路上碰到个意外,人从车上跌了下来,我赶紧解开翻到在地的书包,发觉大本里的唱片竟有一张裂了一条缝,顿时觉得我的头像炸了一样,这下可要倒霉了!颓坐在马路边,我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怎么与人交代呢?左思右想,记起来书里看来的一个损点子,说清朝有个县令,一次签收驿马传送来的加急圣旨,拆开偷看了,按规矩这是不能碰的,签收后要立即送下一个驿站。倒霉的是那个县令是躺在大烟床上偷看的,不慎让烟枪烧焦了圣旨的一角,那还得了,要被正法的!县令急的没办法只好找师爷来商量。那绍兴师爷是个老江湖,他献计说,把圣旨重新封好继续往下送,一点别声张。一路上不用说没人敢偷看,即便有人私拆看到了,又如何声张呢?一直传送到目的地,接旨的人又怎敢提出质询?万一真的声张起来,经过这么多个驿站又要谁来承当罪责呢?县令于是依计而行,后来果真没事,逃过一条命。我呢,也只好如法炮制,结果确实也无人追问。这件愧疚事后来成了我一个心病,常常回想起来。

“我们一道听这个曲子,听到的应该是录音带而不是唱片,我根本来不及通知侬来听唱片的。当时为了能把曲子保留下来反复听,我想法子拼装了一只录音机,模仿当时的钟声601型号,用了半年时间花掉好几个月的工资,到虬江路的旧货摊上淘另件,凡是过路的唱片一概被我录成带子保存起来。说来真有意思,文革中偷听到的曲子,感觉美妙无比,如同喝了琼浆玉液,深深地烙到了灵魂里。以后到美国,再好的唱片、卡带、CDDVD、网络,再高级的音响设备,高仿真四声道的,都没得比,再也没法体验到当年崇高而又圣洁的美感了。

“说到老罗的演奏为什么特别,特别贴近我们呢?我也想过,俄罗斯人难忘他们的沉重历史,沙皇专制,农奴压迫,知识分子饱受压抑备历坎坷,心理包袱尤其沉重,你听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音乐,哪能有莫扎特、德彪西、法雅一类那么明快悠闲?就连犹太血统的斯特拉文斯基,人到了西方很久,音乐语言已经十分西化了,风格跨越了整整一个时代,还不是处处留着俄罗斯压抑的沉重痕迹吗?”

小何这时插了一句,“倒真是这样,我年纪轻轻离开大陆,直到现在还偏爱俄国人的音乐,喜欢读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特别容易沉浸到里头,道理就在这里吧。”

“那么为什么说老罗的诠释更对头呢?德伏夏克也是斯拉夫人,奥匈帝国时期备受歧视的二等人,和俄罗斯人有同样的心结。他虽然崇拜瓦格纳,心仪舒伯特,风格却很不相同。老德的源头是斯拉夫的民俗歌谣,听听他的斯拉夫舞曲侬便可以明白,这也是他访问美国没一两年,就能与黑人的音乐产生强烈共鸣的缘故。德伏夏克很快吸收了黑奴音乐的元素,善用五声音阶,创造出新世界交响曲、美利坚弦乐四重奏等不朽的作品。b小调协奏曲也在美国写成的,虽说美国元素不明显,整个情绪气场是一致的。老罗的演奏自然更能体现老德的精神,得其神髄,比卡萨尔斯,欧美的许多演奏家包括马友友的解释,要更贴切一些。老罗的演奏格外诚挚,乐句也来得混然一体,乐句和段落之间气脉呼应得简直是天衣无缝。他的弓法与众不同,弓黏在琴弦上,换弓特有讲究,旋律的气韵简直把人的灵魂吸进去了。老卡的拉法则是轻快利落,比老罗的快了好几分钟,分句干脆,重音突出,然而气韵却没达到应有的凝重。这也许和他是西班牙人,不,卡塔罗尼亚人有关系吧。卡萨尔斯痛恨专制,鄙视佛朗哥,拒绝登台演出,在家沉郁了好多年,可内心里他始终是一颗拉丁族的心灵。

“不妨比较一下巴赫的无伴奏,马友友和罗斯特罗波维奇的不同演奏风格就很明显,两位大师拉得非常用心非常周密,而且都得到过卡萨尔斯的亲自指导,马友友的拉法比较接近老卡的,是不是符合巴赫原意我不清楚,可就是没有那么浓郁的斯拉夫味道。”

“对啊,谢谢侬提醒我听这首伟大作品,正是听了老罗拉的第二乐章,不由得浮现出我昨天在夜航中半睡半醒时梦境里的那些东西。大提琴在黑管、巴松前导了一句便奏出了乐章的主题,在长笛、双簧管的伴奏下,好似在自问自答,如泣似诉般一轮轮的变奏,每次都沉进去一步,寻觅不到确切的答案,无奈无力,却变得更加沉稳了,更少躁急,似乎有一股期待的信念潜伏着。我于是问自己,为什么年轻人老是那么无所顾忌?要不是Garry那么莽撞,熬不住自己要在东京找乐子,是不会感染到的,现在吃大苦头了。”

“这个差距嘛,人们常在说的代沟,是当今社会的一个大问题,”我说,“青年生命力充沛,就像四月里植物那样欣欣向荣,离凋落很遥远,自然不用担心,他们不怕死,根本就没想到会死,死是多么遥不可及,怕什么呢?年轻人的行为从表面上看起来,是自由意志选择,其实是生长激素、荷尔蒙的供应太充沛了。最近疫情再次爆发,美国一国一天的确诊数就超过了15万,病死的人也过万,形成了第二波打击,而且感染的平均年龄在年轻化。年轻人缺乏耐心,不瞻前顾后,不怕病死,不愿带口罩,讨厌社交距离是必然的,生命的法则不就这样吗?新冠的大劫难超出了人类的想象,年轻人总容易吃亏的。

“也许这是人类必须付的代价,不过说回来,社会不断前进,能变革求新,你看,大都靠青年带来的,年轻人漠视成规,敢于挑战权威,富于创新精神,是社会进步的最大动力。如果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不大胆不敢闯,无意突破,没有积累的话,哪来成年以后的成果呢?爱因斯坦不是说过,要是到了35岁你还不是一个物理学家的话,就永远不可能成为物理学家了。各行各业不也都是这样吗?”

“昨晚我在梦里也想到了这一层,”小何听了我的话,若有所思地说,“青年纵然有诸般不足,自己往往吃亏也往往给社会带来破坏,但是单凭创新冲动这一点,就足以弥补了他们的不足,就够本了。我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有不少有违中庸之道的地方,但不觉得有什么要后悔的,再活一次重新来过的话,我恐怕还会同样这么做的。昨天把老罗拉的这首大提琴曲发给了Garry,要他也多听听,我还有什么更好的话叮嘱他?音乐比文字强,比什么都要强,能直接沟通你的灵魂,唤醒你的悟性。我跟他说,整部曲子听了一遍后你要反复听第一乐章,觉得自己有了些领悟后,再细听慢板乐章,先别听第三乐章……我倒在想,今年是牛年,我的本命年,明年才轮到他的本命年,照理说,应该我先倒霉的,不是吗?”

“侬在横滨港停留时就说起过本命年,我对命理不甚了了,命理之类的我们还得请教冯先生,冯先生在夏威夷等侬去呢。”

相关专题二:『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活动集锦
『学人动向』 赵全胜:中美日大国博弈框架下的中日关系 兼论国际关系中的敌友转换 2022-05-19 [101]
『学人动向』 UCLA 张作风教授:对曹县新冠疫情的分析和思考 2022-05-15 [183]
『社区报道』 张作风教授与导师俞顺章再解新题:上海新冠疫情渐降,如何加强常态管理 2022-05-11 [205]
『社区报道』 张作风:和导师俞顺章教授谈上海新冠疫情 2022-05-08 [263]
『学人动向』 饶子和等七位华裔学者入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 外籍院士 2022-04-29 [211]
『社区报道』 UCLA周敏教授荣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殊荣 2022-04-29 [510]
『学人动向』 丘成桐:让我终身受益的两件事,其实每个孩子都能做到 2022-04-10 [306]
『社区报道』 UWest、UCI和河北社科院成功举办“在加密货币时代重新思考货币“研讨会 2022-04-15 [520]
『学人动向』 USC 吴蔚教授团队: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法来构建一个更好的大脑 2022-04-02 [955]
『人才交流』 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2022年春季招聘 2022-03-31 [231]
相关专题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上海可能要变开封 2022-05-21 [5]
千金藤素,是“新冠神药”还是“空头支票"? 2022-05-17 [70]
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就是因为玩不起吗? 2022-05-17 [122]
梁建章:和李稻葵商榷防疫政策的生命账 2022-05-16 [110]
触目惊心的俄国军工业摧毁了普京的闪电战 2022-05-13 [407]
奥威尔的代表作品《一九八四》:他们不到觉悟的时候,就不会起来反对 2022-05-14 [131]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乌战争的走势和对国际秩序的影响 2022-05-11 [833]
说几句“入户消杀” 2022-05-08 [143]
媒体的普遍凋敝 2022-05-08 [130]
上海人口籍贯统计:上海,到底是谁的上海? 2022-05-07 [26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UCLA CCS 2019 Fall Quarter Lecture Series Overview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