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孙 涤:《真不真》(第二部 16)
2022/1/26 13:56:42 | 浏览:633 | 评论:0

16

 

次日早晨,老冯走进练功房时我差不多醒了,“睡得还不错吧,打坐前我来看过侬一次,早晨太极、静坐的功课我已经做完了。”

“这么晚了,哦,”我一看手机都快九点了,“昨天睡得好沉,我平日六点钟就起床,今天清晨醒前迷迷糊糊做梦不断,可醒来后全记不起做的什么梦,正在奇怪这里的气场有什么不同呢。”

“或许是有点不同吧,玫绮这么讲,一些学生也这么说,整个茂伊岛的气氛,在大洋两岸的中间,东西两方的文化在这里容易交融荟萃,可能是个缘故吧。侬准备一下,我们到高尔夫球道走走,感受感受这里的气场。”

岛上的空气很干爽,没了昨天的潮热,我们饱吸着清新的晨雾,闻不到一点海腥味,在大草坪上漫步直到海边。

“这是一个9洞的小球场,那边大酒店有一个18洞的高尔夫球场,世界出名的,我们等会儿去丽兹卡尔顿吃brunch,也很出名的。”

“这里的太平洋几乎和茂伊的海岸平了呢,海洋直接连着草地,没沙滩也没礁岩隔开,海水不会漫上来吗,淹了球道?”

“倒还没遇到过,也没听人说起过,不过难说,几年前日本的福岛地震引发的大海啸,把四、五千公里外的中途岛整个给淹了,几百年一遇吧。人的情绪也是这样,平日是平衡的,遇到小波动一碗水还能端平,但要是遇到大压力大刺激,情绪爆发,大泛滥之后就难收拾了,好像河堤被冲垮,精神就难复归平衡了…… 玫绮不也是这样的?母女俩来印第安纳找我,我让玫绮练气功太极,她练得很勤,领会也快,但突然间,很文静的一个人一下子亢奋起来完全变了,变得歇斯底里,不加倍吃药是压不下去的,发作过后人变得奄无生趣,好久才恢复得过来。我问她母亲玫绮有没有受到过大的挫折,母亲说没有啊,直到二十六七岁第一次发作,然后抑郁消沉,整天嗜睡,大概过了二十年,才出乎意料地醒转过来。”

“醒过来还是没有恢复正常?”

“是啊,恢复不了正常生活,她母亲告诉我,玫绮的发作好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虐待,在拼死抗争,家里万分小心不让她受任何刺激,但还是不时发作,医生也找不出原因,就按常规套路来处方解忧药片,只能暂时缓解而已。她们抱着一线希望来我这里的时候,人很郁闷很失落。我于是想,何不用正念禅修来试试看呢,既然站桩太极拳不能最终解决问题。有学生告诉我,城里的大学有个禅修中心正试着教授正念禅修的课程,我自己就去参加,也看了不少介绍材料,觉得会有帮助的,开始找学生来一同练习,玫绮是早先的几个之一,效果不久就显现出来,虽然要有个过程。”

“幸好她找对了方法,找对了人,找到伴侣你们结婚了?”

“结婚嘛,又过了几年的事啰,禅修打坐练了一、两年后,玫绮有了明显好转,亢奋没再发作过,药也停了。她们要回夏威夷前,母亲就跟我建议,有没有到夏威夷去办班的意思,那里天气好,工作退休都很惬意,还婉转说玫绮和我在一起有多好,投缘的人在一起相互有个照应。我呢也暗暗喜欢这姑娘,心里老有一种认识她已有很久的感觉,她贤淑细腻,懂人又体贴。但我有些顾虑,快八十的人了,能给她带来幸福吗?玫绮虽说小我十几岁,看起来可年轻多了。要只是师生之间的感激之情,将来一起能过的长吗?

我随她们搬到茂伊后,学生反而多了起来,这里的华裔人多,日裔、韩裔、菲裔也多,洋人和当地土著也浸润在东方文化里,对我们的传统,从食物到观念都比较容易接受和体会。我也习惯这里的气候和宽松的节奏,有意在夏威夷终老。过了两年他母亲来正式提亲,要了我的八字,母亲虽然出生在夏威夷,算是第二代华裔,却还在意中国的那一套,她同时把玫绮的八字也给了我。既然这样,我就来看看玫绮的八字,她小我十七岁,是生在壬午年,属马的,我生在乙丑年属牛,不犯冲还蛮相合的。我把她的月柱日柱和时辰也算了算,不仔细不打紧,一仔细叫我着实吃了一惊,她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有两个十年是空白,既没有命也没有运,这种命不能说绝对不会有,却是极为罕见的。我怕自己的解答有错,就把她的八字寄给香港的一个名家朋友看,他也说没错,这女人的命本该如此。怪不得我一直在猜,她长得这么后生,六十岁的人却长得像四十来岁的模样。而且跟我说起话来,居然带着点上海口音呢…… 哦,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到丽兹卡尔顿去吃早中餐吧,过一会人就会嘈杂起来,游客都喜爱吃它的周日自助餐。”

我们走到酒店,一大片高丽细草坪,碧绿如茵,直叫人有在上面奔跑打滚的念头。“让我来付账,”我提议。

“价钿不便宜,但值,这里的fatty tuna,蓝鳍金枪鱼是上品,从日本空运过来,零下60度保鲜的,味道极好,侬吃几片就值回票价了。有时还有台湾过来的黑鲔鱼,那可是极品,看你的运气了,吃不吃得到哇。”盛了两盘生鱼片我们坐下来,老冯继续说,

“认识后不久,玫绮就学会了上海国语,班上有学生从上海出来的,交谈时玫绮说话就带点上海腔,有时竟冒出来几句地道的沪语,像‘赫七搭八’、‘覅介乌兴’之类的,‘侬’、‘伊拉’、‘阿拉’等等用得更是自如。我于是问她母亲,你们有没有过相近的上海亲戚朋友,让玫绮学过上海方言,她说从来没有过,自己曾在上海住过一两年但不会上海话,只听得懂一点点,玫绮的广东国语也是成年后才学了一些,茂伊的华人几乎都只讲粤语。更令我惊奇的,是玫绮好像还熟悉上海的地名。”

听老冯讲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没做声,嘴里吃着uni,日本的鲜海胆,非常甜美没一丝腥味。

“侬打电话联系上以后,我跟玫绮讲起我们在上海交往的旧事,她居然知道华山路、愚园路、环龙路等等,还跟我说什么欧阳海路,我同她说上海没有欧阳海路,只有欧阳路,看上去她还将信将疑……

“她好像梅萍呵,侬以前上海的女朋友,” 我终于没忍得住,迸出来一句。

.…..侬也这么猜想?”老冯迟疑了一会,盯着我看,“其实我狐疑好久了,越看越像,怎么会这样呢?我们新婚后第二天早晨,哦,不知该不该讲,她显得很愧疚不安,说自己是个女儿身,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没想到不见红。我其实完全没在意,这个时代,尤其在美国,谁还在乎这个,是吗?但是她却呆呆地想,情绪也翻腾起来,我恐怕又要旧病重犯,赶紧让她做正念禅修,尽力疏导将她稳定下来。我心里却想,她的强迫症很可能就是被性侵犯造成的,按弗洛伊德这是个顶重要的症结,被侵害的女性事后会竭力拒斥,竭力挣扎而出现错乱现象。解开这个死结,只有面对它,然后以旁观者来看待它,排解出内心深处的羞耻感和绝望情绪之后,才会慢慢平复伤痕,才能治愈它。”

“梅萍,侬晓得,是被打死的,可不是自杀的,” 我低着头说,一边吮吸果汁,心里琢磨不定,要不要明白跟老冯讲。

“梅萍被惨打致死,侬以前告诉过我,在香港的最后一年我看到报纸上也登出来了,上体司在文革里横行上海,打死不少人,梅萍的名字也在其中,那个恶霸头头胡司令被判了死缓。”

“你以前老板的太太,曾太太后来也出来了,到美国后写过一本书,当年轰动一时,” 我还拿不定心思。

“当然知道啦,那时我已经在印第安纳,读过那本《上海生与死》,郑念也就是曾太太,经历真够惨痛的,她却能保持自尊,洁身自好,真是了不起。”

“我记得书里有那么一句话,一个美国人写在书的前言里的,降生在中国本身就是一场悲剧。书里有提到过欧阳海路,那是破四旧时改的革命路名,改路名在文革初期成了时髦。”

玫绮居然记得欧阳海路,着实令我惊诧,不过我还在踌躇,要不要把梅萍惨遭胡永年和他一帮爪牙轮暴的事给老冯讲。在判决书里没敢提这桩罪孽,在上海却传得沸沸扬扬,证实了流传多年的小道消息,“那恶霸胡永年的死刑后来没有执行,早给放出来了,只坐了15年的牢,真叫她母亲情以何堪。”

老冯默然良久,两人低头啜着日本清酒。老冯应该有所觉察吧,他这么睿智,又饱经风霜?我正暗想着,老冯说,还是低着头,眼睛盯着小酒盅,

“我怎么出得来,有没有见到邵雍先生,又怎么到的美国,是侬最想晓得的,对伐?”

我勿响,抬起头来,和老冯的眼睛正对着,他的目光投向了我脑后的远方。“怎么说呢,”他停着没讲下去,转向服务员要了两支雪茄烟,“覅在吸烟室里,阿拉走到外面去抽吧。”

我们走到不远处的练习推杆的果岭旁,一片绿茵空无一人,他掏出一只专点雪茄的打火机,把烟燃上,那是哈瓦那雪茄,很粗壮的丘吉尔3号。我从来没见老冯抽过烟,而我自己是在文革里学会吸烟的,用报纸卷着劣质烟丝,来排解苦闷,看来他准备回答我的问题,还费了一番心思呢。

“怎么说呢,我没去见邵雍,原来的想法,我们临别时说的,没有实现。内心里我一直在挣扎,前年联系上后,我一直在等你发问,可就不见你提出来。今天来说一说吧,懂的话不很复杂,不领会的话呢多说也无用,”他吸了几口烟说,“毛死前后我的确有这么个计划,去见康节先生问个究竟。我有个秘密能耐,能够遁身的,侬还记得伐,我家弄堂口那个彭老头,原是北京香山寺庙的小沙弥,他不是凡俗之人,文革开始发作他忽然无影无踪了,消失之前他告诉我一个天机,说是庙里的方丈圆寂前托付给他的。师父告诉彭老头一个机密,是个咒语,念了以后可以腾身到想去的另一界,不过用一次就得折寿三分之一,” 这时老冯把熄了的雪茄重新点上,

 “我接受了这个咒语,觉得实在不可思议,不过要是真灵验,算起来只可以用两次,第三次不就到天国去报到了吗?我们初次见面的情况侬还记得伐?关在防空洞的地牢里,那天晚上我就用过一次,腾身回家是为了抢救我的老姐。我姐姐有严重的糖尿病,靠胰岛素维持生命,那天我去医院替她配药,回来路上看到君王堂的嬷嬷在挨批斗,多说了两句话,怎想到竟被抓了进去,侬关进地牢的时候我已被关了三天,再关下去的话姐姐必死无疑。想来想去,半夜里只好试了这个咒语,果然灵光,霎那间我回到家里面,老姐已是气息奄奄,赶紧给她打了胰岛素,还叮嘱她自己怎么注射,过后又霎时返回土牢,惊喘未定看到侬睡得很熟,我当时还在想,这小伙子蛮沉得住气的,受到如此虐待居然还可以沉睡。”

我的雪茄这时也熄了,老冯把两人的烟重新又点燃,继续说,“毛死的那年,我盘算要再用一次,既然这咒语管用。当时我们讨论易学很投入,明白有些问题必须要靠康节先生才能解答得了。尽管无人清楚自己的寿限有多少,一个人能活出六十就不算短命了,而我已是五十一岁了,我一算,用过一次咒语应该被折掉五年的命,为了向邵雍先生请益,再折寿四、五年没太可怕,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对吗?我跟侬讲了这个计划,却无法讲出它的缘由,难怪侬半疑半信的。”

我们散步肩并肩,没敢看彼此,

“当时的局势是风雨欲来瞬息丕变,跟侬道别后我设法下到广东,不少朋友在那里,有人说,形势在松动,边关管不住了,越来越多人在偷渡,有六零年那样的大逃港趋势,你为什么不冒险试试呢?我想倒是,万一不成功再念咒语不迟,于是给了蛇头一条小黄鱼,我家里毕竟还有点老底,费尽心血保存下来的,坐走私舢板偷渡,居然成功了。人一踏上港岛,就传来老毛死掉的消息。在香港安顿下来后,我的想法有了点改变,何不再等等看呢,中国人的命运必定在好转,不是吗,既然坏得没法再坏了。”

我们走到海边,向西远眺遥在天尽头的上海和香港。

“到香港后靠朋友帮忙,把自己学的偏门,太极啊气功什么,易学里的道家传承整理了一番,自己练并且教学生,健康有了恢复,也交了些新朋友,就有人建议,美国华人里不少有这个需要,替我办了H1签证,作为保健专家来了美国。起先在印第安纳州,学生口碑相传,来了一些洋人学生,对他们的效果也蛮好的。我想好东西,真正好的道理,东方西方应该是互通的。美国心理上出毛病的人很多,抑郁症越来越普遍,连小学生里也普遍起来,靠解忧药物来压制,效果很不如意。把自己体验心得分享给他们,居然很有效验,于是把我的方法想法写成了书出版,也蛮受欢迎,有热心的学生还帮着把英文改写得洋人容易懂的。我的这些方法其实全都可以回溯到易经,易经是所有这些的根,所以我静下心来又仔细研读,越来越觉得邵雍的见解在易经所有的解释里最高明,我们以前讨论的猜想是对头的。”

我们走得很慢,但是老冯的额头竟是汗津津的,他内心正在激烈交战呢。

 “康节的书很庞杂,邵伯温他儿子编的版本,同样不容易读懂。但要是紧紧抓住了康节先生总结的那几个核心理念,可以说清楚不少元问题,就像你在书里说的那样。我仔细读了你的书,我的书你也读了吧,理解是相通的。所以呢,我渐渐想明白了,去邵雍那里当面请益未必再多益处,康节先生既然把路给我们指明了,朝着这个方向,用对了工具,掘得足够深入的话,必定会出成果的。”

“那么,在侬心里,康节先生指明的方向到底是怎样的呢?”我终于有机会插了一句。

“邵康节的路子,历来认为是象数一路,朱熹说白了,是儒道杂糅。依我看,康节先生更符合道家传承,道出了道家释经的真谛,这传承是个秘传,蛰伏了千余年,一鳞半爪的,康节先生的伟大贡献在于将它有系统地透露了出来。不过呢,康节却无法和盘托出,毕竟是秘笈嘛…… 也有可能是失传了,再有可能是被人删改过的。不管怎样,康节先生盯住了易经的关键要旨,他紧紧抓住了卦象符号,探究卦象结构之间的数量关系。要说到数量关系究竟是什么,我直白点说吧,就是对称,阴阳二元对立互补,就是相反相成的对称性。近代数学,现代物理学在致力揭示的宇宙对称美,和康节先生指明的易学核心理念,两者应该说是殊途同归……”说到这里,老冯看了看手机,

“哦哟,都一点半了,侬是七点多的航班吧,现在就得上机场,我们往回走吧。”

相关专题二:『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活动集锦
『学人动向』 赵全胜:中美日大国博弈框架下的中日关系 兼论国际关系中的敌友转换 2022-05-19 [85]
『学人动向』 UCLA 张作风教授:对曹县新冠疫情的分析和思考 2022-05-15 [170]
『社区报道』 张作风教授与导师俞顺章再解新题:上海新冠疫情渐降,如何加强常态管理 2022-05-11 [202]
『社区报道』 张作风:和导师俞顺章教授谈上海新冠疫情 2022-05-08 [262]
『学人动向』 饶子和等七位华裔学者入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 外籍院士 2022-04-29 [205]
『社区报道』 UCLA周敏教授荣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殊荣 2022-04-29 [503]
『学人动向』 丘成桐:让我终身受益的两件事,其实每个孩子都能做到 2022-04-10 [303]
『社区报道』 UWest、UCI和河北社科院成功举办“在加密货币时代重新思考货币“研讨会 2022-04-15 [520]
『学人动向』 USC 吴蔚教授团队:用一种前所未有的方法来构建一个更好的大脑 2022-04-02 [953]
『人才交流』 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2022年春季招聘 2022-03-31 [231]
相关专题更多文章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千金藤素,是“新冠神药”还是“空头支票"? 2022-05-17 [55]
退出世界大学排名,就是因为玩不起吗? 2022-05-17 [113]
梁建章:和李稻葵商榷防疫政策的生命账 2022-05-16 [107]
触目惊心的俄国军工业摧毁了普京的闪电战 2022-05-13 [402]
奥威尔的代表作品《一九八四》:他们不到觉悟的时候,就不会起来反对 2022-05-14 [130]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乌战争的走势和对国际秩序的影响 2022-05-11 [810]
说几句“入户消杀” 2022-05-08 [142]
媒体的普遍凋敝 2022-05-08 [129]
上海人口籍贯统计:上海,到底是谁的上海? 2022-05-07 [254]
前后一个月,上海为防疫花了多少钱?数字惊人! 2022-05-07 [45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