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最新消息海外近报
关键字  范围   
 
(俄)米哈伊尔 · 斯维特洛夫|目中无人的战争:地缘政治世界观如何制造灾难
作者:Mikhail Svetlov | 2022/6/7 7:53:37 | 浏览:457 | 评论:0

(俄)米哈伊尔 · 斯维特洛夫|目中无人的战争:地缘政治世界观如何制造灾难

  发动和支持对乌战争的那些人,以某种异样眼光看待这个世界:他们看到了一张有疆界、势力范围、目标和对象的地图。在这一幅想象的地图上,各国旁边都注有一处“主权”索引:这里有强大而自主的“超级大国”,有普通“大国”,有区域性大国,还有“常规”国家。但地图上唯独没给“人”留出位置;在这个比例尺上,个体是根本看不见的。马克西姆·特鲁多约博夫(Maxim Trudolyubov,Meduza“思想”栏目编辑)认为,这种地缘政治观,只有在你通过瞄准镜看世界时才有意义。

  在上述世界中,强权即公理,弱者别无选择,只能卑躬屈膝。各国合纵连横,时而陷入冲突,时而相互媾和。弱国必须惧怕强国,只能期望拥有一点点主权。同时,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国家,可以配得上大得多的主权。规模最大的国家,主权大到人们所能想象的极致。

  拥有大量主权的国家进行“大博弈”,在“大棋局”上移动棋子。这些国家拥有着决定“世界秩序”的“大战略”和“地缘战略目标”。我们称这种世界观为“地缘政治”视角。

  政治中的“黑魔法”

  从19世纪下半叶到20世纪末期,地缘政治世界观在欧美思潮中迎来了鼎盛期。而在最近几十年,政治精英对这些观点的支持,却往往只是含蓄的。这是由于两次世界大战、成百上千万人死亡和无底洞式的破坏,都使作为理解人类事务“透视镜”的地缘政治学名誉扫地。地缘政治思想的巅峰出现在两次世界大战,始于几个国家如德国、日本的领导人——试图重塑有利于本国的世界秩序。

  尽管有这段灰暗历史,地缘政治世界观并没有消失。它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仍然是国际关系学者和一些政治家——特别是那些咄咄逼人的政治家——的共同之处。对于培养“历史怨恨”的政治领导人来说,地缘政治是不可抗拒的诱惑。

  这种怨恨是一种有毒“混合物”,包含历史神话、与被占领土和经济失败有牵连的民族怨恨,还有对拒绝本国价值体系的外部威胁和外国敌人的执迷。这种思维不仅毒害了普京(Vladimir Putin)的政纲,也毒害了其他基本上和他志趣相投者的努力(…)所有这些人都在不断抱怨过去的屈辱、没有得到足够认可、某些外国势力的敌意以及所谓不公平的现代边界。

  这种观点不仅深深吸引了那些迎合大众怨恨的政客,也吸引了外交政策理论家、学者和分析家,他们口吐“大国政治”语言,以此来理解对乌战争,有时甚至为之辩解。

  俄当局在这一领域最喜欢的学者,就是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家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他不厌其烦地重申,对于莫斯科所发动的入侵战争,美国和西欧是负有责任的。根据米尔斯海默的说法,俄军轰炸邻国和平城市,全归咎于北约扩张以及“将乌克兰变成一个亲美自由民主国家”。他宣称,“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这构成了“一个生存威胁”。

(俄)米哈伊尔 · 斯维特洛夫|目中无人的战争:地缘政治世界观如何制造灾难

  世界的“去人化”

  这种推理排除了“常规”国家与“大国”之间相对关系的主观性。以这种目光看待世界,将“强权”视为单一和统一的实体,仿佛是个体的人。这种思维方式不能适应这些国家内部的所有生命——一切具有不同信仰、信念、分歧、计划和人生戏剧的人。这样的世界观对这种多样性视而不见,只看到一个想象中的经济和文化活动“巨无霸”(monolith)。

  这种代入即使在语言层面上也是显而易见的。看看任何地缘政治见解,你会读到关于国家如何“决定”、“想要”、“遭受”、“被羞辱”、“被激怒”和“呼吁”。然而,一个国家不能做任何这些事情——只有活生生的人才可以。此外,任何“国家决策”在该国内部都有许多反对者。

  所有生命的消逝,首先都发生在理论上,发生在阐释或讨论下一个宏伟地缘战略思想的过程中。然而,对于大多数从“世界秩序”和“大国政治”角度思考的人来说,这种对生命的抹杀占据了上风,塑造了未来的观念。这种世界观的信奉者,只会使自己陷入贫乏;他们只能谈论重新安排无生命的实体,或者为了学术学位而研究之。当这门“科学”被应用时,真正的灾难就降临了——这时,地缘政治成了掌权者的唯一语言。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战祸就降临了。

  世界的去人化就不再停留于理论,而是在现实中延展。将地缘政治学应用于实践,就扫除了任何关于活生生的人及其行动、观点的概念。它摧毁了人们的家园;它除了生存之外不保留其他价值;它还使权力极端化,让政权和疆界神圣化。这样的政治,迫使人们为地图上的抽象线条去死、为肮脏的泥土而流血。应用地缘政治学调动任何可用于战争的资源,取代了生产性经济,不顾人们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

  在官方层面,掌权者无视本国军民伤亡,因为在“没有面孔”的实体——各大国之间——进行的斗争,不需要承认“普通”人的死亡。毕竟,这里的行动者和受害者,都是“国”而不是“人”。这就是世界去人化的运作原理。

(俄)米哈伊尔 · 斯维特洛夫|目中无人的战争:地缘政治世界观如何制造灾难

  威权的“死胡同”

  尤具破坏性的行为,属于那些将其一生都奉献给“大搏弈”的地缘政治家。在俄罗斯,这往往通过“选择性现代化”来实现,我们在彼得一世、叶卡捷琳娜二世、斯大林和当代的普京身上,都看到了这一点。

  意识到资源稀缺,下一任威权统治者决定集中力量,实现陆海军现代化,而其他部门,则往后延迟。结果,威权统治者得到的,是一个经济和技术发展落伍,但能够发动不同程度战争的国家。

  落后和腐败,令俄罗斯对任何人都没有吸引力;无论怎么看,这个国家都不能成为任何人的榜样。它能够提供给世界的只有蛮力,这也是它结成联盟的唯一手段,因为没人自愿成为它的盟友。

  这就是理论上的状况,但现实情况其实更糟。俄罗斯的领导者已经向世界表明,它甚至不能够管控暴力。要承担大国“事务”,就必须可信赖地驾驭之。在俄罗斯,我们不仅看到了民用经济和技术创新的失败,似乎还看到了应该是所有大国政治的核心——军事组织质量的失败。

  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五百年以来,俄罗斯外交政策的特色,就是膨胀的野心超出了国家的能力,”历史学家和斯大林传记作者斯蒂芬·科特金(Stephen Kotkin)表示:

  “自始至终,这个国家都被其相对落后的状况所困扰,尤其是在军事和工业领域。这导致了政府一再狂热开展谋求赶超的运动,这就出现了一轮令人熟悉的周期:在国家主导的强制性工业增长之后陷入停滞。”

  这种模式只是扩大了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差距。

  俄罗斯威权主义为其自身崩溃创造了条件。所有关键决策都是高高在上者自己做出的。他在周围人群中激发的恐惧越多,他所收到的可靠信息也就越来越少。臣仆试图保护自身免遭君主的雷霆之怒,同时又能中饱私囊。于是这些亲信就竭尽全力,只向统治者提供他喜爱听闻的“事实”。

  威权统治者坚信自己比别人更了解情况,但这种自信是建立在下属的谎言之上的。这就是威权主义的根本问题所在。这就是为什么威权统治者既强大又极其脆弱。特别是在发生系统性故障的情况下,他们更容易受到损害,而这恰恰是今天在俄罗斯上演的失败之本质所在(无论乌克兰发生了什么)。建立在谎言和腐败之上的普京地缘政治已经失败了。在一个经济、技术比地理更重要的时代,他试图重现20世纪的地缘政治,但终归于不可收拾。

  回归人类

  在普京的地缘政治烟幕背后,隐藏着一种难以理解的空虚。也许他想引发另一场危机,以保持对权力的控制,只是误算尺度,或者他想报复乌克兰人对他的侮辱,仅仅过犹不及。他毫无借口可寻,但这些动机,还是以地缘政治语言表述了出来。而这背后的假设,就是对人生命的蔑视。在追求任何“地缘政治”项目时,个体对当局来说就不再重要了。

  如果俄罗斯有任何未来,就不可以给地缘政治留出空间;在今后的俄罗斯政府中,也不可以容纳任何这种黑魔法的信徒。不该允许公开制造外国威胁、制造人民公敌或兜售那些据称植根于被占领领土的民族怨恨。今天的帝国疆界必须失去其虚构的神圣性。毕竟,它们一直都是虚构物——战争、崩溃的帝国、谈判、临时起意和犯错的结果。疆界是埋在地下的战斗,应该禁止让它们重现天日。

  如果说当今的乌克兰灾难有什么积极意义的话,那就是让地缘政治学的道德沦丧彻底地暴露无遗。地缘政治学是从一架轰炸机的驾驶舱里看世界。俄罗斯的战争贩子在这里并不孤单:所有试图用“大国政治”语言为战争辩护的人,都坐在他们身旁。

相关栏目:『海外近报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军事专家:普京寻求“俄耗尽士兵之前让乌耗尽子弹” 2022-09-26 [141]
联合国:印度人口将在2023年超过中国 2022-09-26 [124]
英女王葬礼,BBC这篇悼文真的写得太好了 2022-09-21 [242]
法官自愿变囚犯 55人组团先入住布鲁塞尔新监狱 2022-09-19 [124]
美国国防大学最新报告:解放军与俄军共有一个“致命伤” 2022-09-15 [350]
俄军兵败如山倒 背后原因曝光,俄罗斯承认对乌作战失败 朝野吵翻天 2022-09-15 [420]
83岁亿万富翁Patagonia创始人乔伊纳德 捐出年利润1亿美元的公司做环保 2022-09-15 [164]
英国国王查尔斯三世登基四天,2次在公共场合中发飙,引发争议 2022-09-15 [270]
大西洋月刊:美国是一个富裕的死亡陷阱 2022-09-11 [410]
纽约市前市长白思豪将于新学年哈佛大学任教 似未获学生认同 2022-09-10 [20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UCLA CCS 2019 Fall Quarter Lecture Series Overview 谭晶晶:美国科技界高度关注中国科技创新进展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