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最新消息内外互动
关键字  范围   
 
中国律师界良心张思之:行者思之 永不告别
来源: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作者:孙国栋 整理 | 2022/6/26 15:59:58 | 浏览:426 | 评论:0

中国律师界良心张思之:行者思之  永不告别

 

缘起:从反对到“就范”

日子过得太快,不觉老之已至。二〇〇七年,我满八十岁。

从二〇〇六年下半年起,就有朋友提议给我过八十“大寿”,方方面面的人都有,我持回避态度。我这样想,祝寿,限在自己家里,有个天伦问题,有也好,没有也好,或者说有也乐,没有也乐。在社会上一搞,会产生影响,你又没有突出成就,对社会没有大贡献,就祝起寿来了,好像你的存在对社会有多大意义、多大作用似的,不无招摇之嫌。这很不应该。加上祝寿这件事我还有个情结经久未解。抗战中期,前方战火正炽,周恩来在重庆为郭沫若先生祝四十大寿。萧乾多嘴,写文章说,怎么才四十岁就成了“大寿”,有点不以为然。萧乾不懂这中间有“政治”,后来遭到郭老的沉重报复,他在那篇著名的《斥反动文人》中把萧斥为“黑色”文人,说这是鸦片之黑,专门毒害人民的。这位满可以驰名国际的战地记者十多年后又被划为“右派”,算是“反动”到底了。文坛上的这类是是非非对于我这个非文人毕竟也有镜鉴作用——祝什么寿!因此,友朋提议,我持否定态度。我反复说明理由,并且一再强调:一生没干出什么事,没有资格祝寿,这么干在行业中如不幸形成风气,罪过就大了。无奈李轩、吴革、夏霖几位坚不同意,不依不饶。直到李轩对我讲,跟各个方面都谈好了,跟人民大学也谈好了,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人大法学院承诺作为主办的一个单位:会场设在法学院,议程中增加一项,授予我“客座教授”证书,搞得隆重点。我判断这是王利明院长的主意,我对他印象甚好,不忍拂他的雅意,心头有了动摇。这之后他们几位又一再表示,祝寿仅仅是个形式,大家都想利用这个仪式团聚一次,看看咱们的阵容,看看咱们的力量,这也许是件有意义的事。我心头无时无刻不想看看咱们这支队伍的阵容,于此已无意坚持,借用一个成语,“半推半就”了。及至有人告诉我,把李锐老都请动了,他比我大十岁,已是九十高龄,我只好就范了。

生日庆典:沙场点兵

二〇〇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生日庆典在翠宫饭店举行。此前一天,我去政法大学昌平校区搞了个讲座。讲的时候说得兴奋把嗓子讲哑了。讲座结束,中央电视台吴晓畅送我,她说,老先生,嗓子哑了,明天还发言吗?“发。”“那我替你念吧。”我说你是中央台的,肯定比我讲得好,但这样是不是太不礼貌了?嗓子哑了,也得拿下来。

那天下午,还是晓畅陪我去的,天寒地冻,大厅人满。进厅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见李锐、江平、蒋彦永、茅于轼几位老先生已先期而至,寒意尽销。

我没料到有这么多人到场。我所属的律师事务所的朋友们带着一纸箱《钱锺书全集》早早来到,这在我意料之中。有几个所的主任亲临,我也没感到奇怪,只是他们有的写了寿联,那情谊让人感动。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当年一块舞镰挥锨,捡粪扬场,开荒山,窖巨冰,共同流汗15年的“老战友”,虽已多年不见,此刻竟然也来了四个人!朱老夫子还代表他们几个人用毛笔写下了发自内心的《贺词》。当年同我一块在律协闹“改革”的小伙子,也来了,头上虽然偶有白发,但从他在讲坛上致词的思想中仍让我感受到他在生活中的热情。来客中还有不少与我素昧平生的大学生。他们给会场带来了朝气,我心里热乎乎的。

正在与知交故人打招呼,李轩拉住我悄声说,会址改在这里,是因为人民大学方面改了主意,变了卦。这事法学院同意干还不行,校党委有意见,说“此人敏感”,不宜在学校里搞生日庆典,法学院只能服从,吹了。我连连地说:“挺好,挺好,这样挺好!”其实心里还有话:我一向对人民大学没兴趣,不在那里搞活动,正中下怀。孙国华他们在那里搞“朝阳校友会”,我基本上不参加,去过一次,是为了见几个老同学。

有趣的是,人大法学院副院长冯军在致词时细说了“事件”的经过,对校党委的做法表示极大的激愤,声声怒斥,引起全场掌声雷动。本来是法学院顶不住压力,主动退出的,经冯军这么一说,法学院是受害者,反倒得分了。

言归正传。庆典上,大家致词祝酒,赠送礼品,友情、道义、诚挚、大爱,高贵、尊严,优美人性凝聚出自由的火,没有“女神”呵护,也有“上帝”赐福。我怀着难禁的激动,用嘶哑的嗓音宣读了《答谢词》。前夜草草写出,未及修改,让人们批评它“略输文采”吧,我想留在这里,作个纪念:

主席,诸位盛会的组织者,各位莅会的师友!

祝寿之议,惊动群贤,实在担当不起。请原谅我的愚钝,想不出合意的办法,向你们一一表达我的崇敬和谢意。

置身于如此庄重的平台,感受到浓浓的豪气,彷佛有启锚远航的紧迫气势扑面,难禁激动。只是像我这样一个极其寻常的老兵,着实配不上诸位的期许,不免愧疚。说我有五十年漫长的执业生涯,其间被注入了将近二分之一的混水,更何况没有可以称道的建树,值不得提起,遑论欢庆!不过,我理解,今天,在这里,寄托着人们对中国律师终能发挥应有作用的企盼,体现出这个群体具有不容忽视的潜力,并且对未来怀有信心,这又使我受到教育和启迪。

在这个庄重的场合,我深深地依恋着我们的群体。会场内外,由北至南,从东到西,志趣相投的同道友人,是我毕生的可靠依赖。多年以来,你们,他们,给我的莫大帮助和支持,终身受益,刻骨铭心。

在这个庄重的时刻;我深深地怀念着以其知识、经验和人格力量精心培育后生的先辈,他们贡献给中国律师的块块基石,起到了搭梯、铺路的作用,理应受到永恒的景仰和纪念。我作为受益群体的一员,谨向他们的英灵表达我崇高的敬意!

在这样庄重的氛围中,我要以一个普通律师的名义向弱势大众表达我绵绵不尽的谢意。他们对法治的渴望,对民主的追求,以及对维护自身权利的执着精神,自始是哺育我成长的母乳。我想,倘不能与他们共命运,同呼吸,是无法宽恕的背叛。我鄙视背叛者。我愿借此盛会向那些今日无权无势、无产无财的芸芸众生宣示我的忠诚,我将以持续的行动报答他们的恩情!

还应感激时代给予我的机遇,我在其间受到的锤炼经历的考验,也许是至今尚未掉队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幸的是,往日机遇赐予我的幸运,今天却让我蒙羞,因为我不够争气,我的失误太多太多了。

诚然,我有追求,毕竟还有点责任感,或者称作使命感罢。遗憾的是,反省起来,我何曾通过实践达到那立志追求的目标?我没有做到案案事事都能明辨事理,提高情操,我没能富有成效地扶弱济困伸张正义,我也不善于调整好各种复杂的关系,使律师维权的弱势受众能与强者同享人类共创的各种文明。徒有追求,不落实地,何益于大众,于事业何利?

是的,我曾庄严申明,决不做政治花瓶,有人认可我有所谓“敢言”的纪录。可是,律师制度发展到今天,尽管在某些环节上犹需敢于直言的勇气,但重要的是,就我来说,早该拷问自己的心灵深处,你在执业中有没有足够的、始终如一的道义勇气?你有没有一定的政治勇气?特别是,有没有奋起批判一切旧东西冲破禁区的理论勇气?实践给出的答案证明我在及格线以下。一个缺少大勇气质、大勇胆识的平凡老兵,称为“勇者”能不羞愧!我理解诸位的宽厚和宽容,然而不可以自我陶醉,自我麻痹。

我承认在执业中时生激情,这也许是我惟一的自得。问题是,它缺乏相应的合理内涵,病在极少智慧,奇缺哲思。场场讼事证明,我对事务或者事物的观察,想象,分析,判断,归纳,概括,在在都有缺失。在二十余年的执业生涯中,一度还曾占据人和地利,终未能对律师工作系统地做出方向性、战略性的思考,更未能为创建中国律师制度的理论支柱提供坚实基石或者一个阶梯,我想说,这真是天大的缺陷。我是多么多么需要智慧的滋养啊!我不知道,终此残生,还有没有可能像贝多芬一样,自豪地宣称我是一个“智慧的所有者”。我向往“大智”,那是我可能不断进步的源头活水。

我有过令人憧憬的梦想愿景,期盼着在推动民主法治的进程中登攀座座高峰,最终能达到真善美的统一,然而那境界至今仅止于遥指而已。念前路漫漫,看夕阳欲坠,留给我的难道是终身遗恨?

我尚未气馁,并不沮丧,也不会怨天尤人。空泛的“怨尤”不是律师的品格。我愿把今日聚会作为我的趄点,接受大家的祝福,听校场“点兵”,战阵列成,中国律师以其十三万之众有资格向世人宣告:律师是民主法治的坚实支柱,是使其实现的一股无可替代的力量。不管前路艰难,不畏航线险阻,我,不,我们,决不歇步。有道是:“永不告别公莫忘,奋斗直到法治成!”我的心与诗人的相通。“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我矢志与诸位一同前行:天涯海角,百折不挠,鞠躬尽瘁,义无反顾。我会在苦斗中找到机缘与你们相拥,共庆登临绝佳境界的步步胜利。自由、民主、法治的胜利万岁!

谢谢大家没有抛弃我;我向你们一一鞠躬。

我向你们致敬!

名为“答谢”,其实反映着我的观念与心情,我会在这里重新起步!

余音:永不告别

寿仪结束,《南方周末》记者赵凌采写了一篇通讯,占了整整一版,文章最后一句话很让人感动:“当道贺者李锐、江平、蒋彦永、茅于轼与张思之并肩坐在一起时,这五位只向真理低头的老人所构成的动人画面将永为经典。”我记住了,会永远同他们站在一起。

这番祝寿对我的影响之大始料不及。我以前对中国律师时时持有悲观态度,认为这支队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惟利是图者很多,沽名钓誉者也不少。加上律师执业环境艰难,不时萌生退意,心想干到八十岁该歇手了。可参加完生日聚会,看到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力量,觉得中国的律师大有希望。过去的看法太片面、太悲观了。原来说只干到八十岁,讲时轻飘飘的,没有认真考虑。当时想,到了八十岁,体力、精力、思维能力都会很差,不再适合做律师。可没料到八十岁的祝寿给了我很大的鼓舞,那是最直接也是最有力的推动,让我觉得跟大家还是融为一体的,而且体力还行,办案子还不至于有大的失误,如不是太不争气,还能有点作为。因此,八十生日庆典以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应该承担起什么样的责任?应该做点什么,怎样去做?总之,自暴自弃,吃饱混天黑,我不愿意。我会记住当年发出的豪言壮语:永远前行,不言告别!

 

人权是国家最大的面子

        ——中国律师界良心张思之先生

           

        王利平

当政府陶醉于所谓“经济奇迹”之时,先生道:“人权是国家最大的面子。”先生一语中的,击中社会要害,看到问题关键。先生用自己的苦难揭示了人权对一个国家的极端重要性。先生1956年受命组建北京市第三法律顾问处,成为1949年后的第一代律师,然而作为天生人权主义者的律师,在那个摧残人权的年代,必定要遭厄运,1957年先生被划为右派,开始了长达15年的劳改生涯,直至1979年重返律师界。

当国家从口号上转入民主与法制之时,先生率先用行动践行之,不畏政治高压,运用法律智慧,拓展权利空间。为此,中国现代史上许多重大案件都倾注了先生的心血,如:1981年李作鹏“林彪反革命集团案”;1988年大兴安岭大火庄学义“玩忽职守案”;1991年王军涛“颠覆政府、反革命煽动案”;1992年鲍彤“泄露国家机密、反革命宣传案”;1995年魏京生“阴谋颠覆政府案”; 2003年郑恩宠案。先生代理的敏感案件,常人包括律师都避之不及,先生却毅然接受,屡败屡战。先生曾自嘲其为:“一生都未胜诉过的失败者”。学者萧瀚对此的解读是:“张思之的失败不是他个人的失败,那是另一种代表了时代和社会的失败,于他自己而言恰恰是最大的成功。”曾经接受张思之辩护的著名政治异议人士鲍彤认为:“我有一次跟他说,张律师不是你屡战屡败,是中国的法律屡战屡败。这不是你个人的命运,这是中国法律的悲剧,或者说是中国的悲剧,是一个没有法制的所谓共和国的悲剧。”

在先生屡战屡败之后,仍显法律人本色,不怨不弃,恪守在法律框架内走渐进法治道路的理念。在谈及政治与法律的关系时,先生认为:“我觉得一个基本点,我们对政治要做分析,两种政治,一种是好的,一种是坏的。我们现在在很多环节上,我们的政治并不是好的政治。而这一点对我们影响很大,特别是对我们的法治进程影响很大。正因如此,所以我们要非常勇敢地,有智慧地解决政治和法律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不太好解决,但我们要解决它。当前重要的是,我们作为律师不应当把所有的法律问题泛政治化。无原则的把所有的法律问题都提升为政治问题,去衡量它,去对待它,这就注定要失败。我倒是认为,是诉讼就应当严格按照法律办事,这就对了。”先生的言行对当下的维权律师们提供了极佳的标本。

先生的辩词字字句句皆心血,读过其辩词的人,无不叹其绝妙撼人,实际上先生是在用文学笔触阐述法律理性,先生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希望其辩护能打动人心,辩护能更有力量,为此,先生获得2003年度的“当代汉语贡献奖”,这为以语言为武器的律师们树立了典范。从古希腊以来修辞在法律、政治当中都是非常重要的,但现在国内的法学院里已不教这个。先生的经验在新一代维权律师滕彪那里继续发扬光大。近些年滕彪所做的维权事情,有很大一部分是从文学的角度来切入。滕彪说:“仅仅写还不行,还要有修辞,要能够打动人,唤起人们内心最基本的良知。”“就是运用很多排比、比喻、反问、类比,让人难以抗拒这种修辞的力量,在法庭上我的口头辩护也运用了这些方法。”

2008122,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在柏林总部举行了2008年度佩特拉-凯利奖的颁奖仪式,先生成为本年度的得奖者,这是国际对先生数十年来为中国法治建设作出巨大贡献的认可,也是先生当之无愧的荣誉。先生在答谢词中,再次强调律师天生就是人权主义者,并将为此继续奋斗。先生获奖正可谓墙内开花墙外香。此刻,我想起了先生的一句话:“即使只能做一个花瓶,我也要在里面插一枝含露带刺的玫瑰。

目前,中国律师界普遍缺乏法律人精神,令人担忧。律师业仅为一个谋生的职业而非追求正义的事业,律师执业时考量更多的是眼前利益而非正义,许多律师正在抛弃理想,勾兑权力,突破底线,沦为掮客。先生的人生历程已为中国律师们划定道德坐标。先生之于中国律师界的意义,宛如顾准、林昭之于中国知识界的意义,顾准、林昭让集体失语的知识界尚存一线希望,先生为整体堕落的律师界指明方向。新一代维权律师正在崛起,祝先生健康长寿。

相关栏目:『内外互动
“拉马努金复生才能解决”:E₈格与装球问题 2022-08-04 [35]
十三年拿十一个NBA冠军戒指的最伟大赢家 比尔·拉塞尔去世 2022-08-01 [201]
“媒体帝国“、“深层势力”:幕后操纵政治走向,乃至世界局势50年 2022-07-31 [202]
2023年期刊影响因子,将迎来重大调整 2022-07-28 [142]
股神巴菲特是怎样炼成的?(上) 2022-07-29 [202]
股神巴菲特是怎样炼成的?(中) 2022-07-29 [142]
股神巴菲特是怎样炼成的?(下) 2022-07-29 [176]
中国人太不了解印度 2022-07-22 [371]
三大百亿美元“加密巨头”的破产,仅仅是“大屠杀”的开始 2022-07-29 [224]
亲俄仇美要害是终结改革开放 2022-07-11 [46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日本政府《氢能利用进度表》 :美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美国加大审查范围 北大多名美国留学生遭联邦调查局质询 :天安门广场喜迎“十一”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象 马亮:做院长就能够发更多论文?论文发表是不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