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专访出家多年后还俗的北大数学天才柳智宇
来源:MathAndAlgorithm | 2022/8/5 2:03:51 | 浏览:796 | 评论:0

专访出家多年后还俗的北大数学天才柳智宇

这是我出家八年来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

社会与教室

C:在您的自述中,您的决定常常包含对他人和周围环境的考虑,可以看出您是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科学是这个时代造福人类最为直接的、影响力最大的手段,您为什么一心选择遁入空门呢?甚至有人说,您的选择是对教育资源的浪费,您对此又是如何理解的?

L:一切行业存在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人。为了人的什么呢?我想不仅仅是生存,而应该去寻找人的幸福,人的发展,让人能成为真实的自己。教育尤其如此。我从小喜欢数学,是因为数学向我展现了世界的神奇,人类心智的伟大,打开了一片心灵探索的世界。我所关心的,是心灵的启迪、成长与教育。如何让人成为一个丰富而完整的人,一个幸福而善良的人。 我一直在探索。 曾经我是一个过于理性而拘谨的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我在佛法 及传统文化中获得了莫大的喜悦与成长,前行的信心与力量,我看到了心灵的自由与宽广,因此我想去研究和弘扬它。

曾有一位中央领导到龙泉寺视察,他问我为什么出家。我说:“出国不如出家,很多大学生出国,都去为美国打工了,我要为中国文化服务。”领导听后很赞许,说:“我们国家培养的很多人才都流失了,你弘扬中华文化,很好。”

C:照您所说,这似乎也是一种爱国精神?

L:小学的思想品德课上,老师就教导我们:“红领巾是国旗的一角。”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我当时挺感动的。高中时我特别喜欢读屈原写的楚辞,也受到他很大的影响。我觉得爱国就要爱我们的文化,佛教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当然,我对儒家、道家、中医、太极拳等也很感兴趣——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有文化自信,才能走向文化自强。

C:那么您是否考虑过一边做科研一边学习佛法呢?有人说“中国不缺修为高的隐士,缺的是像亚里士多德、牛顿这样在哲学与科学领域都很有影响力的人”,像您这样有天分的人,应该承担起这样的责任。中学时数学与传统文化对于您来说是相互促进的,这种内心的平衡在大学毕业的时候为何就不受用了呢?

L:你说的方向没有错, 我也希望把佛法和科学相结合。但学任何专业都需要就其本身深入钻研,如果还没有钻进去,就奢谈什么结合,那往往是肤浅的。我了解有一些西方国家的佛教学者,他们为了了解佛法,会到泰国、缅甸等地出家体验十几年,然后才回到大学里讲课。佛法博大精深,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它的生活方式、思考方式、修行方式。所以出家这几年,我是以学修佛法为主的。此外,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一流的科技强国了。我们有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与美国比肩,我们生产的无人机翱翔于世界各地,我们开发的支付宝、微信为全球人民提供方便。我觉得传统文化的研究这块还是需要更多的人参与,然后才能将传统文化与现代科技有机结合。

C:那您会不会考虑像您所说的西方国家的佛教学者一样,出家若干年之后回到尘世?毕竟作为居士也可以修行。

L:这个没必要。有一回,一位我的高中老师来看我,劝我到大学里研究佛学。我告诉他,在一般大学里面,佛学是哲学系-宗教哲学专业中的一个三级学科,研究经费和人力的投入都非常不足,研究的范围也比较窄。有一些外国的佛学科系,上世纪比较红火,现在去读的人很少,已经快到门可罗雀的地步。所以真要研究佛法,还得靠出家人,有信仰,全身心投入,而且研究人员的基数有保障。他听了也比较支持我的选择。再一个,我不想受学术体制的限制,经常研究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问题、细枝末节的问题,乃至于有违佛教基本立场的问题。这样只会限制自己的发展。我希望在环境清幽的地方有一个小庙,我在庙里办一个小研究所,然后大家研究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晨钟暮鼓,没有什么人来打扰,只剩下修行和思考。有空我还可以陪父母去世界各地转转。海德格尔说:人,诗意地栖居。

C:您认为目前在寺院的修行研究,是您理想中的佛教学习方式吗?

L:北大的学生多少会有些理想主义,不安于现状,我个人也会对现实有些批判吧。我姑且说一说现在的想法,将来也许会变化。我觉得主要是教学方式可以改进,佛教本身是以生命体验为核心的,佛陀的本意是让人们觉悟生命的真相,要用合理的方式来思考生命、认识生命,是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而并不是盲从于某种教条。所以应该更多地采用体验式教学,这样的课堂应该是很开放和民主的,应当少一些灌输或照本宣科。一切佛法的概念,都需要在当下,在师生的互动和对话中重新建构,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真正的领悟。因此才有了那么多的禅宗公案。我们对当下发生的事情,要有很大的开放性。教室之外发生的事情固然重要,却没有教室内正在发生的事情重要。

C:在外界的评论中,有些指出您大学毕业剃度出家时缺乏足够的社会经验。您是否想过和李叔同一般,先积累社会经验,再遁入空门?

L:社会经验慢慢会有的,否则多少岁能说有足够的社会阅历呢?可能到四十岁、五十岁也未必真正理解这个社会。所以这个不是理由。人生是短暂的,我觉得当我选定了一件事情,就应该先坚定地去尝试,同时要时常反观内心,总会有所提高。社会经验在佛门一样可以积累。我们僧团的出家人来自各地,文化程度和生命经验各不相同。我来到僧团之后才发现,原来有这么多种不同的人,我很喜欢了解身边同学的生命故事,觉得这些故事极大地拓展了我的生命。而且我觉得这种经验在其他任何一个团体都是难以获得的,不管是企业还是事业单位,你接触的人都是和你类似的。在学校就更是如此了。另外很多人理解的所谓社会经验,主要是指社会的黑暗面,我觉得这是很狭隘的。我所理解的社会经验,是指了解人的丰富性,人性的多种可能性,同时了解怎样和不同的人相处。

专访出家多年后还俗的北大数学天才柳智宇

责任与自由

C:您提到过,在大二时就有了出家的打算,但您在本科期间一直并没有放弃专业学习和研究,另外还考了托福和GRE。那时为什么没有选择更多地去研究佛法?

L:专业课当然要学好,那是自己本分的事。不能把其他的事情作为逃避学习的借口。如果专业课成绩不好,干别的也很难安心、投入地去做。所以我在专业课上还是很认真的,高中时也有一定的基础。但我也没有刻意要去和别人比。至于英语,本来不想考的,后来我妈跟我说,将来即便你出家,英语也是基础。我听她的,就去考了。

C:父母当时就知道您想出家?

L:看我那么喜欢学佛法,应该能想到吧。

C:您为什么又申请去麻省理工读研呢?

L:也是避免让父母操心,当时就顺从他们的意思去申请了。首先我希望能完成学业,在北大的求学经历是一生中难得的。既然不会马上出家,那我得给父母一个交代,让他们知道我在好好学习,不用过早地担心。

C:媒体报道中很多都提到您与父母的争执,称您的父母“内心饱受煎熬”,父母的态度是您遇到的最大阻力吗?

L:媒体上常说我父母不同意,其实父母是非常爱我的,他们也愿意给我一个尝试的机会。恰恰是因为媒体的炒作,给我父母很大压力,导致他们在一段时间中对此耿耿于怀。很多媒体其实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可能他们恰恰代表的是最保守、落后的社会成见,给那些行为有别于大众观念的人以最无情的打击。其实中国自古就有这个毛病,社会舆论是不给个人以空间的。你们看看鲁迅的文章,想要做点革新的事情吗?那些看客的吐沫星子已经把你淹死了。

C:媒体报道具体对您和家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为什么您长久以来都没有做出回应,直到今天愿意与我们分享?

L:应该说,这些炒作给我的家人带来很大麻烦。其实这几年来的报道多是一些陈年的往事,很多还是编造的,没有什么实际内容,我也不想成为大众的焦点,所以一直拒绝采访。但每次又有人把这些往事炒起来,就会有很多人去骚扰我的父母、亲人、老师、同学,还经常违背新闻道德,捕风捉影,给他们带来很大压力。我想说,这些媒体让我挺愤怒也挺无奈的。我是一个平和的人,但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对于这些缺乏独立思想,全靠炒作过活的媒体,我已经知道他们的品味,以后也不会接受他们的采访。我也希望北大的同学不要迎合这类媒体,不要把第一手资料给他们。

因为媒体它喜欢炒作,你给他一点信息,他就会捕风捉影把它放大。佛法里有句话叫做,“是非以不辩为解脱”。自从我出家的事情被媒体关注以来,有很多人来找我,前几年我是能躲就躲。但有一次还是被撞见了。当时我还是居士,一位法师正带我们出去散步。有一位母亲,为了她自己的一些人生困惑以及孩子的教育问题来找我,在我们出去的路上等我。我当时想赶紧躲起来,那位法师比较慈悲,他对我说:“人家这么想见你,你就和人家交流交流吧。”于是我就留下了,和那位母亲谈了约一个小时吧。但以我当时的水平,解决不了她的问题。我只能告诉她,一个僧人的成长周期是很长的,至少需要五年吧。她当时挺遗憾的。

前不久,她又来找我,留言给我说:“五年过去了,你能见我一面吗?”这一次我又拒绝了她。但拒绝了她之后,我仿佛感受到一种召唤,来自广大的人群。我就想,我是不是太决绝了?我希望把佛法学好之后再面对大众,但什么叫学好也没有具体的标准。也许大家需要我发出一些声音了。这也是我接受你们采访的一个原因。

C:您现在与父母的关系如何?他们现在持怎样的态度?

L:他们都还好。我母亲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还有国际催眠师,经常去全国各地参加心理学的培训讲座。我在她的影响下,对心理学也很感兴趣,今年刚拿到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目前还在参加“京师博仁”团体辅导师的培训,也许今年就能拿证。我们平时在心理学上也会有一些交流,所以母亲也是我的一位老师。2015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妈告诉我,她在整理我高中时候的文集,准备出版。当时我正忙,而且也不想过早地面对公众,我就请她再等等。3年过去了,现在她开始继续整理我高中时的文章。

我父亲喜欢音乐、摄影,梦想周游世界。他的足迹已经遍布世界五大洲,只有南极洲和南美洲没有去过。他还到世界各地的中学去考察物理教学的情况,学习他们的经验。他有时会给我发来一些游览中的照片。他们有他们自己的生活,我很放心。

上次父亲节我才跟我爸通一个电话,和我妈经常会微信联系,讨论些心理学的问题。可以说,他们越来越释然。

C:您觉得比较理想的家庭关系是怎样的?

L:首先,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选择;其次,不是说没有关系,应该去相互照顾、相互尊重。我觉得西方的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可能相对来说要好一些,但是也有它的局限性。很多中国的父母是没有自己的生活的,他们的一辈子就投在子女身上,子女成家了,有了孙子之后,就投在孙子身上,没有为自己而生活。

C:如您所说,您的父母也有自己的追求,向往更高的境界和自由,而您对于自由也有自己的追求,并且是十分不寻常的。在您看来,他们对于自由的理解与您的理解有什么不同呢?

L:首先,我特别感谢我的父母,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包括对自由骨子里面的热爱。我父母给我起的名字,柳智宇,对我也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因为“智”是智慧,就是追寻心灵的一种东西,然后“宇”呢,是一种比较开阔的格局。

不过我学习佛法之后,我所理解的自由就会有些不同。佛法注重内心的一种自由,和外在的因素不太一样。比如说,一个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他不一定能够自由自在地使用他的心,因为我们的心念是受很多东西影响的,比如说,我们吃饭时的心念就受厨师的影响很大。我们看见一个东西,第一印象也不是当下能够控制的,而是我们过去的一种积累,比如说,见到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就会很讨厌,觉得和他性格不一样,想控制也控制不住。或者有些时候明明知道一件事情很重要,但就是要不断地拖延、不断地逃避。当然,心理学里面对这些问题讲得挺多,很多时候人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所以才需要心理学,需要心理咨询。如果每个人想不痛苦就能不痛苦的话,那心理学就没有什么必要了,所以我是更侧重这方面的一种自由。

当然,我在最开始学习佛法的时候,对它的理解还是会偏于另外一边。佛法里面有很多戒律,以及对人的要求,但这种要求其实是为了帮助人去训练自己的心,并不是要束缚人的身体。但是如果我们没有把握住这一点的话,尤其是最初学习佛法的时候,就会展现出非常拘谨的形象,就会让我们父母觉得难以接受。我记得大一的时候,父亲带我去买面包,我就说这个面包不能买,因为我对它起贪心了。父亲就很受不了,就觉得你怎么这么教条,这么磨叽。慢慢地,我对佛法的理解才变得更加的灵活,和人相处的时候也会更加去考虑到别人,同时对自己也不会过于严苛,所以我觉得,其实这种内心的自由和外界的自由也是可以协调的。

那时候,家中虽说有了电视机,但节目频道就这么几个,按几十下的遥控器,节目频道就又重新来过。而且看多了,也就厌了。

C:您强调自由,但同时又强调爱国、社会责任,怎么去平衡这两者呢?

L:一方面,自己要慢慢去摸索,找到一些去服务于社会的道路,现实上要有所妥协,适应自己所处的团体和时代。佛法里有一个词叫做“随众”,大家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另一方面,人不能被他的社会角色和定位所绑架,他始终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即便他是一个团体中很重要的人物,也要不断地有一种自我的反思、自我的批判,对自身和环境都要有所反思。所以我觉得我们思想的自由其实很重要,思想能自由,心灵才能自由。同时,只有秉持独立的思考,才能真正为社会和时代负责,而不是人云亦云、随大流。

柳智宇是"数学天才",曾以满分摘得国际数学奥赛金牌;高中毕业后,他被保送至北京大学;大学毕业前,他成功申请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全额奖学金;大学毕业后,他来到北京西山脚下的龙泉寺,成为一名修行居士。之后出家为僧,法名贤宇。

附:出家后给双亲的信

爸,妈:

见信好!

自己有一些心里话,一直向对您们二老说,现在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爸,请爸将大意,或者打印出来转达给妈。

虽然有时会给你们讲讲佛教。但您们除了接触我之外,很少接触到其他佛教徒,也没有去过真正如理修行的寺院,所以对佛教还有很多误解和偏见。加上我是您从小看着长大的,自然对我的话不会有多少真正相信的地方,虽然你们不愿意承认,但我想这个是事实。因为我以前很多事情没有做好,自然您们不会对我的话有完全的信任。这个话比较伤人,但的确是事实——您们不太信任我。虽然如此,我还是要在这里和您们解释一下,尽我的努力吧。你们对佛教不理解,所以自己有一些心里话以前不敢对您们说。妈常说我讲话欲言又止,就是这个原因。因为知道说出来的话,你们不理解,只可能加深一些误会。如今年春节期间,我说和一位在香港的朋友通过短信联系上了,当时我很高兴,面露微笑,妈一直问为什么这么高兴,不和她分享。我不敢说,因为那位朋友告诉我他在西藏出家修行了,已经从香港大学的博士学业中途退出。我深深的为他高兴,也在感叹自己何时能够有这个机会呢?所以当时不敢对妈说。所以我回到家后,内心其实是孤独的。

佛教不是像妈想的那样,见个寺庙就进去,不分什么,只要有个泥像或木像就拜;不是仅仅烧烧香求菩萨保佑家人平安。我以前对妈那么说,是因为妈对这个比较感兴趣,说别的妈可能不会接受。也不是如爸所想的那样,佛教徒就是作作好人好事,善男信女或者贪官污吏求保佑平安,一种封建迷信,和***差不多,出家人什么都不做,逃避世间,受打击了才会去出家。不是这样的。

佛法是什么呢?就是佛陀彻底觉悟后,把他发现的宇宙人生的事实真相告诉我们,把人类身心所存在的问题和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也通通告诉了我们。所有这些真理和方法,就是佛法。认识这些真理,掌握这些方法,再用自己的身心作为实验室,亲自去实践和验证佛法,通过长期反复不断的熏修,就可以把自己从烦恼中解脱出来,从迷惑中解脱出来,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这就是学佛。学佛可以彻底解决心灵的一切烦恼和痛苦,心灵转变了,外部的世界和自身的命运也随之改变。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也是切实可行的出路。任何人只要肯,他就可以亲自办好这桩事。

佛陀早已告诉了我们六道轮回、因缘果报、苦空无常等等事实真相。譬如说苦:上自官僚富翁,下至乞丐民工,哪一个人不苦?谁骗得了谁呢?再仔细地观察周围的人,哪一个不都是烦恼重重,问题一大堆?当官的比打工的更苦,有钱的比没钱的更累!每年跳楼自杀的官僚和富翁成千上万,却没见乞丐自杀过。每个人都想逃避苦追求乐,我却没见一个人真正做到过。就像今年春节,一天临睡前谈到二姑,爸感叹一句“人生究竟是什么。有的人生下来就受苦,有的人生下来去享福”。爸说对了一方面,很多人就是受苦,但另一方面,所有的人都在受苦啊。我们可能只看到他们风光的一面。今年六月份,我有缘见到一位年轻的女居士,三十出头,她有高层的背景。当时我们在一家高档饭店请一位西藏高僧吃饭。那位女居士刚从中南海过来,她就提到她认识很多朋友,什么都有了,权力,金钱,事业,家庭,甚至各种物欲的享受,但仍然感觉空虚和痛苦。只有在接触佛法之后,整个人的心灵才发生改变,才真正有了人生的动力和方向。所以说,所有的人都在受苦,有时心苦更让人感到难以忍受。佛法不是高官贵族在茶余饭后的一种谈资,是真真正正对人们有利益的。就像我们的身体有病要吃药,我们的心灵疾病也需要吃药,这个就是佛法啊!

再说无常,无常是说世间一切人和事物都没有固定性、永恒性。万事万物都随着一定的因缘条件而产生,又随着这些因缘条件的消失而消失,总是处在一种永不停息的变化和生灭的过程中。譬如说我们的身体,一开始就注定要迈向衰老、病变和死亡。从这种变化的角度讲,世界上的一切就象电视和电影画面一样不停的显现,任何事物都只是短暂而虚幻的存在一下而已;在这种湍流不息的变化中,我们不可能追求到一样实在的东西。所以佛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可惜,我们大家都被事物的假像所蒙蔽,被愚弄得团团转。

其实真理早就呈现在每个人眼前,只是我们不肯去面对和承认它。我们每天都听到这个人病了,那个人死了,哪儿又出了事故或灾难,死亡死了多少人……电视和报纸每天都大量地报道这些灾难,无常就在我们每个人的眼皮底下,可是我们总是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以为那些灾祸是别人家的事,与我无关,以为死亡不可能这么早就轮到自己,自己的寿命还很长很长;即便有时灾难真的降临到自己头上,也盲目乐观地认为好景仍会到来,未来还可以有各种美好的希望。小岳父亲的去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几天前,他还计划将来如何为小岳的结婚出钱出力,等等。但无常一到,他撒手一去,任他的家人如何哭泣不舍,他也无法醒来,这个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还有三世因果和死后的轮回。这点对于接受过所谓的“现代科学知识”的人来说,觉得就是封建迷信,或者说是一种自我安慰和调节心理的理论。但人死不是如灯灭的。我们对于没有经验过的事情,是很难相信的。就像一个天生色盲的人,怎么可能理解这个世界有五颜六色呢?去和一个色盲的人解释彩色,是很困难的事情。而古往今来,很多高僧大德,通过精进的修行,能够突破自己肉眼的局限,从而看到轮回和因果真实不虚。爸妈,你们想想看,佛教到现在已经两千五百多年了,而且流传许多国家和民族。历史上那么多学说,理论,帝王学者的言论,有哪个能经受得住时间和空间的考验呢?如果说是一种骗人的学说,那么这么多年来,这么多的人,包括很多优秀的人才,非常聪明的人,难道他们也被骗了吗?肯定是在佛法中真真正正获得到好处的啊,不然佛教怎么会流传这么久,这么广泛呢?

我自从接触佛法之后,就对出家有一种向往的心。这段时间变得更加强烈,是因为明显感觉到佛法说的道理很正确。不是如同妈想的那样,是受什么打击而想出家的,当然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的确是多了一些,但这不是让我颓废,而是让我看清事实。要不然世界上这么多人受打击,也不是每个都出家嘛!我再强调一遍,我想出家,不是因为学业、身体差或者失恋。我现在的确身体很差,但身体差让我意识到人的生命是无常的,如果不抓紧时间实现自己的愿望,可能明年甚至明天就就无法实现了。即使现在我的各方面条件很好,我还是愿意出家。

出家不是丢人的事情。现在好像提到出家很丢脸,只是这五六十年的事情。因为传统文化已经在中国快断了,加上整个社会物欲横流,一些负面新闻导致大家对出家人的印象很不好。但只要是真正为佛教,为追求世界和人生真理,为大众谋求利益的出家人,是很受人尊重的。比如古代,很多出家人都是国师,受皇帝和百官的朝拜和尊重。现代社会一些文化比较发达的地区,如台湾、新加坡,还有欧美等地,出家人是很受人尊重的。这点爸看新闻应该能知道,真正的正法道场,是受到各级政府的支持的。这和***等邪教不一样,或者什么新闻中说的涉案道士。爸妈您们想想看,真正为佛教修行的人,坚守戒律,不杀生,不淫欲,怎么可能做出非法的事情呢?您们担心我受骗,那就有机会的时候你们亲自来观察做出结论吧。

也许您们会说在家修行就好了,何必非要出家?的确也可以在家结婚修行,但是出家能够专心致知地学修佛法,全身心地投入,然后将全部时间用于帮助他人,而不是只为了一个小家庭打转转,也能够更好更快的获得解脱。你们希望儿子有功名利禄,这都是过眼云烟,我想您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肯定知道功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还有妈希望抱孙子,我想可能暂时会让您们感到一些快乐,但真的会一直幸福下去吗?妈,想想您养育我的过程,您不觉得养我是很令人忧心的事情吗?以至于您曾说过,将来不想带孙子。连您都觉得带孙子很困难,这说明家庭有太多的烦恼。

一点点暂时的快乐,带来很多的忧愁和争吵,想想真的这样就会幸福吗?我最近见到同学小温,李子,才没多久时间,他们变化很大,都变得很是苍老,疲惫。李子愁房子,愁缺钱;但有钱一样苦恼,小温有房子,但是他们因为照顾家庭,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变得很是疲惫。就算是世间上有所成功的人,他们不会围绕家庭转的,更何况是为了追求无上的佛法,追求人生的真正意义乃至乃至解脱,利益更多的众生?而且家庭的乐,真的只是一种假象,是因为没有体验到真正的乐,所以才会为了这个不断地追求,无法自拔。爸希望我走十三亿中国人“正常人”的道路,什么是“正常”呢?为了追求人生的意义和解脱,这个就是不正常吗?这个时代,贪官污吏反而让人觉得正常。我想就是因为不正常的事情变得正常,从而将正常的事情变得不正常!

我也不是不孝顺,结婚以后心思就放在妻子儿女身上,怎么会再想着孝敬父母呢?您们已经结婚成家,我想您们一定有这方面的体会。爸常说,娶了媳妇忘了娘,我想就是这样啊。我不结婚出家修行,心思可以都放在您们的身上,可以通过修行,把这个功德回向给您们,让您们增福增寿,将来能够善终。也许您们觉得这个骗人的,但有很多案例已经发生过了,有些出家人的父母,都是很快乐的生活,乃至最后安详的死去。妈不是希望能够无病无灾的走吗,的确生死是大事啊,我不为您们这件大事考虑,怎么可能是真孝呢?我真的希望我的努力,能够让您们今生,乃至生生世世都能获得快乐的!有时候您们在电话里骂我或者难过,我知道您们是不理解,挂了电话后,我流着泪为您们回向,希望您们平安幸福。我相信我的祈祷有作用。妈在去年暑假,拉肚子的毛病不是有很大好转吗?这个就是因为整个八月,我都念佛持咒,每天都在为您们回向。真的是有这个作用的。我一看到什么好的保健知识,都想告诉您们,都是为了您们健康幸福,包括我出家修行一样,也不是不孝顺您们的。

人生无常,很多事情岂能如意?您们会气愤我出家,会觉得在亲戚朋友面前丢人,觉得生了我这个儿子还不如不生。那假如我突然死去,您们又该如何呢?还会为我出家而生气吗?今年春节我发一场高烧,近40度好几天。一天半夜宿舍就我一个人,突然全身瘫软在床上无法动弹。当时手机就在枕边,但自己就是拿不到,最后费了很大力气,终于叫了120急救车。后来一位学医的朋友说我的形势很危险,一弄不好就会得白血病。我很小的时候就思考死亡。后来接触佛法后,非常喜悦,这个是我前世修行的结果,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我相信我的这一生使命,就是出家,来报父母的恩,报众生,社会,国家和民族的恩。我和您们提起过,年初我参加的一个心理潜能培训活动,当时就把我内心深处的愿望发掘出来——把自己奉献给国家和民族。

我已经辞去工作,现在已经在北京的龙泉寺,准备出家,手机是郑州的,已经没有钱了。到了寺里,不准用手机,寺里电话只能用于公事,不能用于私人聊天,而且不能打长途。所以我无法打电话给您们。如果您们打算来寺里玩玩看看,我非常欢迎。寺院在海淀区凤凰岭。爸可以上网搜“北京龙泉寺”,或者“学诚法师的博客”。对,就是爸寒假时提到的那位法师,他是我的师父。当时听到爸那样评价他,我非常伤心难过,以至于在家几天,身体完全没有好转(开的药不起效果),这里不是怪爸,而是想说,听到爸这样评价一位高僧大德,心里很难受,很心疼爸这么说,觉得爸不理解佛法。我很难过,也觉得很孤独。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愿意与你们分享我的心里话,我的成长,但现在我说什么,你们很容易排斥,或者嘲笑反对,怀疑。所以我慢慢学会了一个人独立面对事情。这也是我需要经历的吧。

说了这么多,就是希望您们二老,能够同意孩儿出家,孩儿在这里跪求您们。这是孩儿最大的一个请求了,也是我人生的希望和支柱,希望您们能够让孩儿满愿,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世外家园)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陈岳云教授:关于通货膨胀、WTO和RCEP影响以及中国未来经济增长 2022-10-04 [14]
诺贝尔3得主量子研究:爱因斯坦“这理论”是错的 2022-10-04 [21]
张维迎: 教育的最大失败是说假话不脸红 2022-09-27 [190]
周农建:中国不应误读苏联历史教训 2022-09-27 [555]
领联邦经费欲隐瞒与华关系, NASA华裔研究员成正东判囚13月 2022-09-25 [151]
人大教授张宏杰:把清朝这个饥饿、恐怖的时代歌颂为“盛世”是可耻的 2022-09-26 [352]
索尔蒂:我的祖国只有一个,护照却有好几本,我真正的国籍是..... 2022-09-23 [154]
Blavatnik 2022年青年科学家奖:刘晓龙、张文、黄教阳、高帅 上榜 2022-09-22 [161]
李俊 :为什么很多中国大学越来越像高中了? 2022-09-25 [245]
美中摩擦促使一些华⼈科学家离开美国⼤学 2022-09-24 [38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美国加大审查范围 北大多名美国留学生遭联邦调查局质询 :天安门广场喜迎“十一”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象 马亮:做院长就能够发更多论文?论文发表是不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