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米尔斯海默 |《大国政治的悲剧》:警惕乌克兰战事的灾难性升级
作者:John J. Mearsheimer | 2022/8/29 15:57:17 | 浏览:493 | 评论:0

米尔斯海默 |《大国政治的悲剧》:警惕乌克兰战事的灾难性升级

西方决策者似乎已就乌克兰战争达成共识:这场冲突将陷入旷日持久的僵局,力量受损的俄罗斯最终将接受一项有利于美国及其北约盟友以及乌克兰的和平协议。

尽管官员们意识到,华盛顿和莫斯科都可能升级战事,以斩获优势或防止失败,但他们都认为,灾难性升级是可以避免的。很少有人认为美国军队会直接介入作战,或认为俄罗斯敢于动用核武器。

华盛顿及其盟友太过漫不经心了。尽管战事的灾难性升级或可避免,但交战各方管控危险的能力远非笃定无疑。战事升级的风险从本质上讲高于一般公众所认为的。鉴于战事升级的后果可能包括在欧洲爆发一场大规模战争,甚至是核毁灭,予以更多关切是理由充分的。

米尔斯海默 |《大国政治的悲剧》:警惕乌克兰战事的灾难性升级

截图来自外交事务

要理解乌克兰局势升级的动态机制,首先要洞见双方的目标。自战争开始以来,莫斯科和华盛顿的雄心都在显著增强,现在也都坚定致力于赢得战争,实现令人畏惧的政治目标。因之,双方都有强大的动力找到致胜办法,以及(更重要的是)避免失败。

事实上,这意味着,假如美国急于取胜或者防止乌克兰失败,它就可能加入作战;另一方面,假如俄罗斯急于取胜或面对迫在眉睫的失败(假如美国军队受到诱惑加入作战,这是比较可能发生的),它就可能动用核武器。

此外,鉴于每一方都决心实现各自的目标,达成有意义妥协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目前在华盛顿和莫斯科盛行的极大化思维甚至使双方都有更多理由在战场上取胜,以便能够决定最终和平的条件。

实际上,缺乏可能的外交解决方案,会刺激双方沿着战事升级的阶梯继续向上攀爬。而沿着阶梯继续向上,结果就可能是某种真正的灾难:死亡和破坏程度会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

各自加码的目标

美国及其盟友最初支持乌克兰,是要阻止俄罗斯取得胜利,并帮助商定一个结束作战的有利结局。

可一旦乌克兰军队开始打击俄罗斯军队,尤其是基辅附近的俄罗斯军队时,拜登政府就转变路线,承诺将帮助乌克兰赢得与俄罗斯的战争。它还实施了前所未有的制裁,试图重创俄罗斯经济。

正如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4月间在解释美国的目标时所称:“我们希望见证俄罗斯受到削弱,到它无力再做入侵乌克兰那种事情的地步。”实际上,美国宣布,其意图是要将俄罗斯踢出大国行列。

此外,美国将自己的声誉与冲突的结果联系在了一起。美国总统拜登称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是“种族灭绝”,并指责总统普京是“战争罪犯”,理当接受“战争罪审判”。像这样的总统声明让人很难想象华盛顿会退缩;假如俄罗斯在乌克兰获胜,美国的世界地位将蒙受重创。

俄罗斯的野心也在壮大。与西方一般公众的看法相左,莫斯科袭击乌克兰并不是要征服它,并使之成为大俄罗斯的一部分。俄罗斯主要关切的是,防止乌克兰成为俄罗斯边境上的西方堡垒。普京和他的顾问尤其担心乌克兰最终加入北约。1月中旬,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简要阐明了这一点,他表示“一切的关键是保证北约不会向东扩张”。正如普京在入侵乌克兰之前所阐明的那样,对俄罗斯领导人来说,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前景“直接威胁到俄罗斯的安全”:只有打一仗,将乌克兰变成一个中立或失败的国家,才能消除这一威胁。

着眼于该目的,自战争开始,俄罗斯的领土目标似乎就显著扩大了。到战争前夕,俄罗斯一直致力于执行保持顿巴斯作为乌克兰一部分的“新明斯克协议”。但在战争期间,俄罗斯占领了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大片土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普京眼下打算吞并这些土地的全部或大部分,这可能在事实上将留给乌克兰的部分变成一个功能失调的残存国家(rump state)。

俄罗斯今天面对的威胁甚至比战前更大,这主要是因为,拜登政府眼下已打定主意,要推回俄罗斯的领土收益,并永久削弱俄罗斯的实力。对莫斯科来讲,更糟糕的是芬兰和瑞典正在加入北约,而且乌克兰获得了更优质的武器装备,与西方的结盟也更加紧密。莫斯科承受不起在乌克兰失败的代价,它会动用一切可能手段避免失败。俄罗斯最终将战胜乌克兰及其西方支持者,对此,普京显得有信心。 “今天,我们听说他们想在战场上打败我们”,7月初,他表示。“你能说什么?让他们试试。这次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将会实现,这一点没有疑问。”

对乌克兰而言,它的目标与拜登政府相同。乌克兰人决心夺回在俄罗斯那里损失的领土,包括克里米亚,而且一个较弱的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威胁肯定要小。此外,正如乌克兰国防部长阿列克谢·列兹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7月中旬明确表示的那样,他们有信心取得胜利。当时,列兹尼科夫称:“毫无疑问,俄罗斯会被击败,乌克兰已经展示了如何做到这一点。”他的美国同行显然同意这一点。“我们的援助正在实地发挥真正作用”,奥斯汀在7月下旬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俄罗斯认为它能比乌克兰更长久,也比我们更长久。但这只是俄罗斯一系列误判中的最新一例。”

从本质上讲,基辅、华盛顿和莫斯科都坚定致力于牺牲对手的利益以换取己方胜利,这几乎没有给妥协行为留有余地。例如,乌克兰和美国都不太可能接受一个中立的乌克兰;事实上,乌克兰与西方的关系正日渐密切。俄罗斯也不太可能归还从乌克兰手中夺走的全部甚至大部分领土,尤其是,过去八年间,在顿巴斯,刺激亲俄分裂分子与乌克兰政府间冲突的仇恨正愈演愈烈。

这些相互冲突的利益解释了,何以相当多的观察人士认为,通过谈判达成停火协议不会很快发生,从而一个血腥的僵局是可以预见的。他们说的没错。但观察人士低估了灾难性升级的可能性,这一升级在乌克兰已演变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战争行为的内在升级有三条基本路线:一方或双方为获胜而有意升级,一方或双方为防止失败而有意升级,或作战升级不是有意选择而是无意中为之。每一条路线都可能将美国卷入作战,或者导致俄罗斯使用核武器,也可能两者兼而有之。

米尔斯海默 |《大国政治的悲剧》:警惕乌克兰战事的灾难性升级

美国军方如何介入

拜登政府一旦认定俄罗斯可能在乌克兰落败,就向基辅发送了更多(也更强大)的武器。除了标枪反坦克导弹这样的“防御性”武器外,西方还发送了高机动多管火箭炮系统(HIMARS)等武器,由此开始强化乌克兰的攻击能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武器的杀伤力和数量都在增加。想想看,3月,华盛顿否决了一项将波兰的米格-29战机转移到乌克兰的计划,理由是这样做可能会升级战事,但在7月,当斯洛伐克宣布正在考虑向基辅派遣同样的战机时,华盛顿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美国也在考虑向乌克兰提供自己的 F-15和 F-16战机。

美国及其盟友还在训练乌克兰军队,并向乌克兰提供重要情报,乌克兰正用这些情报摧毁俄罗斯的关键目标。此外,如《纽约时报》所报道的,西方在乌克兰境内有“一只秘密突击队和一个间谍网络”。华盛顿或许没有直接介入作战,但深深卷入了这场战争。现在,它距离让自己的士兵扣动扳机,让自己的飞行员按下按钮,只有一步之遥。

美国军方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介入作战。不妨考虑这样一种情况:战争延宕一年或更长时间,我们既看不到外交解决方案,也看不到乌克兰取得胜利的可行途径。与此同时,华盛顿迫切希望结束这场战争:这或许是因为它需要集中精力遏制中国,或者是因为支持乌克兰的经济成本正在给美国国内和欧洲造成政治问题。在那些情形下,美国决策者就完全有理由考虑采取更冒险的举措,例如在乌克兰设立禁飞区,或派遣小规模的美国地面部队,帮助乌克兰打败俄罗斯。

假如乌克兰军队开始崩溃,俄罗斯似乎可能取得重大胜利,美国的介入就会到来,这是更可能的演变。在那种情况下,考虑到拜登政府防止该结果发生的坚定承诺,美国可能直接介入作战,进而试图扭转局势。人们可以很容易想象,美国官员认定他们国家的信誉受到了威胁,并说服他们自己,有限使用武力将拯救乌克兰而不会唆使普京动用核武器。或者,绝望的乌克兰可能会对俄罗斯的城镇发动大规模袭击,寄望这样的升级会刺激俄罗斯实施大规模响应,最终迫使美国加入作战。

美国介入的最后一种情况是无意中升级作战:华盛顿不想,却因一宗不可预见的事件螺旋式上升,而被拖入这场战争。或许美国和俄罗斯的战斗机在波罗的海上空发生了密切接触,意外相撞。鉴于双方都高度恐惧、缺乏沟通且相互妖魔化,这样的偶然事件很容易升级。

或者,立陶宛可能在受制裁货物从俄罗斯进入加里宁格勒(俄罗斯的飞地,与其其他领土相隔绝)时,阻止那些货物通过该国领土。6月中旬,立陶宛已这样做过,但在莫斯科明确表示正在考虑采取“严厉措施”,结束其所认为的非法封锁后,立陶宛在7月中旬放弃了这一计划。但立陶宛外交部拒绝完全解除封锁。因立陶宛是北约成员国,假如俄罗斯进攻立陶宛,美国几乎肯定会挺身而出。

又或者,俄罗斯摧毁了基辅的一座建筑物或乌克兰某处的一个训练基地,无意中致死大量美国人,如救援人员、情报人员或军事顾问。拜登政府在国内面临公众哗然,决定必须实施报复,并打击了一些俄罗斯目标,这随后导致双方针锋相对的交火。

最后,在乌克兰南部的作战有可能危及俄罗斯控制的欧洲最大的扎波罗热(Zaporizhzhya)核电厂,乃至于这个核电厂向该地区释放了辐射,导致俄罗斯做出同样反应。俄罗斯前总统、前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对这一可能有过不祥的回应,他在8月份表示:“不要忘了,欧盟也有核设施。那里也可能发生意外。”假如俄罗斯攻击欧洲的某处核反应堆,美国几乎肯定会参战。

当然,莫斯科也可能煽动冲突升级。人们不能忽视这样一种可能性:因迫切希望阻止西方军事援助流入乌克兰,俄罗斯会攻击大部分援助途经的国家:波兰或罗马尼亚,这两个国家都是北约成员国。俄罗斯还可能对援助乌克兰的一个或多个欧洲国家发动大规模网络攻击,造成其关键基础设施的巨大破坏。这种攻击可能促使美国对俄罗斯发动报复性网络攻击。假如这样干成功了,莫斯科可能在军事方面做出响应;假如失败了,华盛顿可能做出决定,惩罚俄罗斯的唯一办法就是直接打击它。这样的演变听来牵强,但并非不可能。它们只是战事升级的众多方式中的少数几个,当下的局部战争可能因之而蜕变成更大规模、更危险的战争。

米尔斯海默 |《大国政治的悲剧》:警惕乌克兰战事的灾难性升级

一名军服上印有俄罗斯国旗的军人在乌克兰扎波罗热核电站附近站岗 图自路透社

迈向核战争的情形

尽管俄罗斯的军队对乌克兰造成了巨大伤害,但迄今为止,莫斯科尚不愿意为赢得战争而升级战事。普京并没有大规模征兵,进而壮大他的军队规模。他也没有把乌克兰的电网作为攻击目标,那是相对容易之事,且会对该国造成巨大伤害。

事实上,许多俄罗斯人指责他没有更积极发动战争。普京承认了这一批评,但表示如有必要,他将升级战事。“我们甚至还没有真正开始任何行动,”他在7月份表示。这暗示,假如军事形势恶化,俄罗斯能够且将采取更多行动。

战事升级的最终形式是什么?普京可能在三种情况下使用核武器。第一种情况是,假如美国及其北约盟友参战。这一进展不仅会显著改变针对俄罗斯的军事平衡,大大增加俄罗斯战败的可能性,还意味着俄罗斯将在自家门口打一场很容易波及自己领土的大国战争。俄罗斯领导人肯定会认为他们的生存受到了威胁,这会强烈刺激他们动用核武器以挽救局势。最低限度,他们会考虑实施示范性打击,意在说服西方国家让步。这一步会结束战争,还是导致战争升级到失控的地步,是不可能提前知道的。


在2月24日宣布战争的讲话中,普京强烈暗示,假如美国及其盟友参战,他将诉诸核武器。他表示:“那些受到诱惑,打算介入的人,他们必须知道,俄罗斯会立即响应,其后果将是你们整个历史上从未见过的。”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没有错过他的警告。5月间,海恩斯预测,假如北约“正在或即将进行干预”,普京可能动用核武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显然会让人觉得,他即将输掉乌克兰的战争”

在发生核战争的第二种演变中,乌克兰在没有美国直接参与的情形下,凭借自己的力量扭转了战场上的局势。假如乌克兰军队蓄势待发,准备击败俄罗斯军队,夺回其失去的领土,那么毫无疑问,莫斯科方面可以轻易地将这一结果视为生死攸关的威胁,要求它们实施核应对。毕竟,普京和他的顾问对基辅与西方日渐强化的同盟关系感到极度震惊,以至于他们有意选择了攻击乌克兰,尽管美国及其盟友明确警告过俄罗斯将面临严重后果。与第一种演变不同,莫斯科将不是在与美国开战的背景下,而是在对乌克兰开战的背景下使用核武器。因基辅没有核武器,而且华盛顿也没有兴趣发动核战争,因此俄方动用核武器不会担心遭到核报复。不会面对明确的报复性核威胁,可能使普京更容易考虑动用核武器。

在第三种演变中,战争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僵局,没有外交解决方案,对莫斯科来说代价极其高昂。普京迫切希望以有利条件结束冲突,为获得胜利可能谋求核升级。

先前的情形是他为了避免失败而升级战事,与这一情形一样,美国进行核报复的可能性非常小。在这两种情况下,俄罗斯都可能对一小部分军事目标使用战术核武器,至少在初期是这样。假如有必要,它可能在以后的作战中对城镇发动攻击。获得军事优势将是这一战略的目标之一,但更重要的目标是实施改变游戏规则的打击:在西方制造恐惧,终至美国及其盟友迅速行动,照有利于莫斯科的条件结束冲突。难怪4月间,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评论说:“我们都不能小看可能诉诸战术核武器或低当量核武器所构成的威胁。”

灾难性结局

人们可能会承认,虽然从理论上讲,这些灾难性演变中的一种可能发生,但几率很低,因此理当不值得担心。毕竟,双方领导人都有强大的动力,让美国人远离战争,甚至避免使用有限的核武器,更不用说真正的核战争了。

要是有人能这么乐观就好了。事实上,传统的看法大大低估了乌克兰局势升级的危险。首先,战争往往有自己的逻辑,这使得预测战争进程比较困难。任何人若是称他们自信地知道乌克兰战争会走上什么样的道路,都是错误的。战争期间,战事升级的动态同样难以预测或控制,这理当警示那些确信乌克兰发生的事态能够得到管控的人。

此外,正如普鲁士军事理论家克劳塞维茨(Carl von Clausewitz)意识到的那样,民族主义鼓动现代战争升级到最极端的形式,尤其是当双方都面临高风险时。这不是说战争无法加以限制,但要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最后,考虑到一场大国核战争的巨大成本,即令其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也应让每个人都深入思考这场冲突的可能走向。

这一危险的局势为找到战争的外交解决方案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看不到任何政治解决方案,因为双方都坚定致力于战争目标,这使得妥协成为不可能之事。拜登政府本应在2月战争爆发前与俄罗斯合作解决乌克兰危机。目前要达成协议已然太迟。俄罗斯、乌克兰和西方都已陷入一个看不到明确出路的恐怖境地。

我们只能希望双方领导人能管控战争,避免灾难性升级。但对生命受到威胁的数千万人来说,这不过是冰冷的安慰。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朱雯卿:引爆全球的ChatGPT,AI算法工程师和分析师们的看法并不相通 2022-12-08 [34]
中国留学博士杜宇浩夺枪袭警,被控谋杀 或遭终身监禁 2022-12-07 [157]
斯坦福大学校长被曝学术不端 论文造假 2022-11-29 [343]
秦晖:强力控制下的大帝国,没有一个是永垂不朽的 2022-12-02 [1357]
倪忆 | 江同志的数学情缘: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2022-12-01 [517]
被引超11万次,发Nature139篇文章,Sargent分享10个论文撰写经验 2022-11-18 [213]
裘小龍博士 獲頒聖路易大學文學傑出成就獎 2022-11-19 [161]
天使粒子论文遭顶刊三连撤 4名华人科学家遭质疑 2022-11-19 [202]
邓晓芒:中国知识分子的毛病在于对权力和政治的依赖 2022-11-19 [312]
加州大学系统5万学人罢工,中国留学生“躺枪” 2022-11-15 [30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美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美国加大审查范围 北大多名美国留学生遭联邦调查局质询 :天安门广场喜迎“十一”花团锦簇的美丽景象 马亮:做院长就能够发更多论文?论文发表是不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