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助理教授黄焕平:从农村娃到藤校博士
2022/9/5 17:33:28 | 浏览:875 | 评论:0


他从小学习刻苦,是家乡中学里仅有的几个能考上一本大学的人。到了大学他依然努力,却因计算机基础薄弱、跟不上课程而挂科,最终勉强毕业。

在读本科和硕士的7年里,为了节省路费、打工挣生活费,他只回过4次家。为了申请美国高校的博士,他边工作边备考,住在一个不足8平米、完全不见光的地下室。

支撑他的理由只有一个:想当科学家。

在美国达特茅斯学院读博期间,他完成了自我的“蜕变”。他不再受家庭出身、成长背景的羁绊,与曾经的苦难和失败告别,而是开始享受科研的过程,自由地探索和成长。

他的名字叫黄焕平。今年,他完成了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国家实验室的博士后研究,成为了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助理教授,实现了从小到大的梦想。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助理教授黄焕平:从农村娃到藤校博士

黄焕平(图片为受访者提供,下同)

以下是黄焕平的自述。

 

梦想:我想当科学家,帮助农民提高粮食产量

我的家乡在广西玉林市下属的一个村子,父辈世代务农为生。小时候,看到书本上钱学森、袁隆平、居里夫人等科学家的事迹,非常佩服,希望自己未来也能当一名科学家。

学习之余,要帮家里干农活。我深知种地的艰辛和不易,非常想考出去,用最先进的科技手段帮助农民提高粮食产量、改善生活。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助理教授黄焕平:从农村娃到藤校博士

黄焕平

因此,我学习一直很刻苦,在年级里名列前茅。整个中学阶段,我总是最后一个去食堂吃饭的人,因为可以节省排队时间,多学一会。

可命运似乎总爱跟我开玩笑,一到大考,我就会发挥失常。初升高时,差了2分没考上重点高中;高中阶段,我成绩都在年级前3名,可到了高考却再次失利,成绩比平时低了几十分;还有后来的考博,差4分没过录取线。

我本科上了中国农业大学,因为分数原因没读上心仪的生命科学专业,只好就读于电气信息类专业。大一阶段的基础课,我成绩很好,但后来专业课越来越依赖计算机,就不太能跟上了。

要知道我在此前几乎没摸过电脑。当时学校基本把网吧和网瘾画了等号,作为模范生的我自然是保持距离,家里买不起,亲戚家也没有,连高考志愿是老师帮着报的。上了大学,才慢慢开始学打字,专业要求的编程是一个很大的坎,这相当于我刚学会走路,就要求跑起来了。

我想转专业,但当时学校规定成绩必须达到专业前几名才有资格。这就是个悖论,因为不喜欢、不擅长才想转专业,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能学得好、考得好呢?最终的结果是挂科补考,勉强毕业。

抉择:是否该坚持科研、放弃到手的offer?

临近本科毕业那段时期,我非常迷茫,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我心里仍然想当科学家,但曾经选修的生物技术课和我想象中的、能切实帮助农民增产有很大的偏差,这让我怀疑自己是否了解生命科学,是否真的喜欢它。

2009年,恰逢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召开,我了解到了气候变化对农业的不利影响。又想起在夏秋季节,家乡总是刮台风继而发洪水,淹没农田,摧毁庄稼,就想自己是不是可以去研究气象?如果能提高极端天气的预报能力,也能间接增产。

综合这两点考虑,我选择到中国农业科学院读气象学的硕士。

硕士阶段,接触到一些科研项目、乡村调研后,我看到了气象学在农业中的实际应用,所以非常想继续做科研,想到国外去学习最前沿的研究。

可我对自己的英语能力没什么信心,不敢直接申请国外博士,就选择了先考国内高校的博士再申请联合培养,这样风险更小。果不其然,“逢大考必失败”的“魔咒”又灵验了,我的英语成绩差了4分没进面试。

幸好我做了两手准备,工作方面拿到了北京气象局的offer。当时周围的人都劝我接受这个不错的职位,我自己也很犹豫。后来,我就去气象局待了一天,算是对未来工作状态的考察吧,发现工作内容很常规,缺乏挑战性和新鲜感,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这份工作。

这时已经到了5、6月份,招聘招生都基本结束了,毕业之后去向何方?我完全没有想好。有天通过农科院的老师,我了解到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有个教授着急招博士生。那时的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马上联系了那位老师,但由于没有托福、雅思等英语考试成绩,现考根本来不及,我再次错失了一个好机会。这让我很气馁。

因为英语短板,接连受到两次打击,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就下定决心攻克英语,申请国外博士项目。为了多点生活补助,我找了研究所研究助理的职务,边工作边备考。

备考:地下室见证着我的艰苦奋斗

2013年7月,从租下农科院隔壁小区地下室这一刻起,我的备考之路正式开始了。

地下室不足8平米,一张单人床、一把椅子、一盏灯,再没别的了。我选了靠里面租金少的一间,完全见不着光。

我每天早晨6点多起床后就开始晨读英语,8点左右到研究所,利用工作的间隙学习英语。后来发现附近北京理工大学的食堂更便宜,就在完成工作后去蹭自习室和食堂。

我的英语基础差,也没有什么高效的学习方法,就花了大量时间背单词,一遍一遍地背。我把英语词汇书撕成了7份,每份大约1000个单词,每天背一份,一周背一遍,然后是第2个轮回、第3个……

很多时候,到了晚上11点自习室熄灯还没背完,就转战路灯下接着背。

通常夜里12点左右,我回到地下室睡觉。我的邻居们多是在附近餐馆打工的年轻人,足足有几百人,他们下班晚,这个点正是夜生活的开始。我被吵得睡不着,就爬起来接着背单词,等到周围安静下来,基本一两点钟了。就这样,我考了1次托福、1次GRE、3次雅思。

最难过的,是考试成绩不理想和看到拒信的时候,越发焦虑和彷徨。这时我就会去小卖部买瓶酒,坐在楼前的草地上,边喝边看星空。

脑子里充满了怀疑和自责:再考一次会有好结果吗?是不是不应该放弃气象局?我的路子选错了吗……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和明亮干爽的农科院研究生宿舍仅一墙之隔,看着宿舍楼一个个窗口的亮光,我总想起自己在里面住的时候,后悔没有提早规划出路。

哪怕我已经很努力,可还是会怪自己不够努力。

每天下班后,我都会去操场跑步解压,负面情绪通常持续不了多久。下一次考试的报名费已交,考试时间也开始倒计时,我已没有任何退路,也来不及过度伤心,只能用加倍的努力搏一把。

我时刻提醒自己,一年之后,我一定要自信满满地走出地下室。

高光:我被常青藤大学录取啦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个日子,2014年2月10日,那个我曾想象过无数次的场景终于来了。

之前我陆续申请了6所学校,其中有1所藤校。后来,我陆续收到了4封拒信,一次次的坏消息把我的信心快打击没了,我想:一般的学校尚且看不上我,藤校就更没可能了。

又一次面试完后的第二天早上,我十分忐忑地打开邮箱,一眼就看到了“Congratulations”,是来自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的录取通知!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由得尖叫起来。我在实验室跑来跑去,特别开心,特别激动,跟每个老师喊,“我有学上了!我有学上了!”

我把录取邮件打印下来,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多遍。当时我的雅思成绩依然没达到学校要求的7.0,而达特茅斯学院的导师却破格录取了。老天终于眷顾了我一回,似乎是想弥补我曾经的种种遗憾。

想象中我应该立刻搬离地下室,可事实上一直住到了离开北京那一天。不过,从那天开始,黑暗的小屋里似乎有了希望,我头顶上的达摩斯之剑一下子消失了。

到了达特茅斯学院之后,新的困难又来了。即便我的学术英语水平已经有了不小的提升,但仍然难以应对日常交流,同学们讨论的话题有很多我都听不懂,加上比较害羞,一度不想参加社交活动,只想埋头学习。

但有几个同学非常热情,经常邀请我参加聚会,而我又是那种不太会说No的人,只好硬着头皮去。从另一个方面说,我内心其实非常渴望交朋友。

其中有个在中国待过的美国同学,会说简单的汉语,她经常试着跟我用中文对话,也主动把我介绍给大家。我慢慢地放松下来,对他们的信任感也越来越强。

那一年我去了至少50个party,口语也得到了快速提升。

后来,我还在学校担任了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主席,帮助新来的华人学生和访问学者融入当地,举办了英语角、秋游、春晚等一系列文体活动。

博士毕业后,我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今年起,成为了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助理教授,继续从事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的研究。

蜕变:我终于与过去的自己和解

读博是我人生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此前读本硕的7年中,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打工挣取生活费,我只回过4次家。同学们都知道我吃穿条件差,自己在人际交往中也总是缺乏自信。

直到读博时,我去到新罕布什尔州的汉诺威小镇。那里很安静很美丽,我做着自己喜欢的研究,也交到了一些知心朋友,生活简单而充实。

我的同学中,甚至有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后代,我在想是什么让我们坐在了同一间教室?不是家庭出身、成长背景,而是那份对学术的执着和对进步的不懈追求。曾经我也希望自己的出身背景能更好些,但既成的事实和失败我已无力改变。我能做的就是着眼未来,付出更多,争取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最终,我们殊途同归。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助理教授黄焕平:从农村娃到藤校博士

黄焕平

读博的生活让我逐渐忘记了物质上是否优越,越来越关注自己内心的满足感,开始了自由地探索和试错,并真正享受科研。慢慢地,我与自己和解了,我不再看重外在条件的差异,与过去的苦难和失败作别,不再聚焦于自身是幸运或是不幸。我接受了自己的独特性,接受了每个人的成长道路注定不同这个事实。

每次回到家乡,我都会到母校中学去演讲。这是一所每年有1000多人参加高考,只有大概10个人能上一本大学的中学。

我想,我讲的那些经历和故事,不久之后大家可能就忘记了,但也许不会忘记的是,在这么落后的一个地方,曾经走出过一个人,他去到了世界知名高校从事科研和教学。这或许对很多人来说遥不可及,但可以成为他们求学路上的一点光亮。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斯坦福大学校长被曝学术不端 论文造假 2022-11-29 [141]
秦晖:强力控制下的大帝国,没有一个是永垂不朽的 2022-12-02 [711]
倪忆 | 江同志的数学情缘: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2022-12-01 [362]
被引超11万次,发Nature139篇文章,Sargent分享10个论文撰写经验 2022-11-18 [153]
裘小龍博士 獲頒聖路易大學文學傑出成就獎 2022-11-19 [134]
天使粒子论文遭顶刊三连撤 4名华人科学家遭质疑 2022-11-19 [170]
邓晓芒:中国知识分子的毛病在于对权力和政治的依赖 2022-11-19 [271]
加州大学系统5万学人罢工,中国留学生“躺枪” 2022-11-15 [260]
丘成栋:“丘氏出两位数学家,母亲一定很欣慰“ 2022-11-13 [183]
谭雅玲:美国崩溃论,可以歇歇了 2022-11-12 [41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慕波:爬取7万条帖子  看看人们都是怎么吐槽相亲的 :陈文玲: 必须推动中美关系回到正确轨道 Colleen Flaherty 翻译 刘勤:MIT教授发文《美国经济评论》 :生命科学受益于明星科学家们的死亡 :北京和上海金融人的最新鄙视链 :日本政府《氢能利用进度表》 :美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