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王利芬:中囯即将面对的10个残酷现实, 囯人需警醒!
2023/6/6 15:56:27 | 浏览:2585 | 评论:0

王利芬:中囯即将面对的10个残酷现实, 囯人需警醒!

王利芬:北京大学文学博士毕业后,进入中央电视台。在《东方时空》《焦点访谈》《新闻调查》栏目担任编导记者,期间创办《对话》栏目,并担任《经济信息联播》《全球资讯榜》《第一时间》《经济半小时》栏目总制片人,三届《赢在中国》总制片人、主持人,《我们》栏目总制片人和主持人。

 

第一大残酷现实:中美关系是所有关系中的关键和核心,有一万个理由可以证明搞好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中国没有成本优势与美国对抗。

不是说中国怕美国,而是不值得玩对抗;在对待美国霸权问题上,中国必须要运用智慧。你可以讨厌美国、不喜欢美国、恨美国,但不要影响去重视美国。不是因为觉得美国好才与他搞好关系,仅仅是因为美国是“老大”,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是中国最大的消费市场,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和事实,你不服不行。

 

第二大残酷现实:现在的中国可以影响世界,但不能左右世界。目前能够左右世界的只有美国,这个现实我们必须要接受。

要知道:影响世界的国家有许多,况且这种影响也是有阶段性的,你在影响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影响你。世界万物都是彼此影响的,所以不要有优越感。优越感会造成盲目自信,自信过头就是自负,自负过头就会自命不凡,最后只能是自作多情和自认倒霉了。

第三大残酷现实:“中国模式”仅仅适用于中国。

中国的高速发展是不能被复制的。因为中国的历史别国是没有的,我们所受到的曲折、痛苦和折磨在人类历史上是少有的,中国现在的发展模式是结合了中国国情而形成的一种模式。所以,不要动不动就想推销“中国模式”,别人不会接受,也会水土不服。

第四大残酷现实:不要轻言战争。

如果40年前中国说不怕战争,那是一种底气,因为我们穷,光脚的不怕穿脚的。但,如果你现在还说“不怕战争”,那是一种虚张声势。因为你已经“相当”富裕,你的北上广深大城市已经与世界上任何大城市可以媲美。“罗马城不是一日建成的”,但“毁掉罗马城瞬间就可以实现”。

美国人是世界上最怕战争的,因为他有最繁华的城市群,所以美国要发展世上最强大的军队,目的就是要“拒战争于万里之外”,绝不让战争在本土发生。中国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中国若与强大的敌人战争,必然是本土战争,我们壮大军队不是渴望战争,而是要防止把战争引入家门。

六章竞技二 之所以受大家期待,不是因为这场比试会有多精彩,而是因为大家都想看着叶空出丑,看看这个傻子被揍成什么样。“看看,傻子上了。” “不知道几招会被扔下台来呢?” “我猜三招。” “哈哈,那你高估他了,我猜他自己就会在台上尿裤子。” 叶空听着下边不绝于耳的讽刺声,淡然摇了摇头,你们这些家伙,难道一点点同情心,一点点兄弟情分都没有嘛?“请多指教。”叶空双手抱拳,对着叶龙行了一个礼。可他却发现对面一点反映都没有,对面的叶龙背着双手,高仰着头,用一双鼻孔对着叶空。“不想挨打的话,自己滚下去!”叶龙哼了一声。这叶龙虽然才十四岁,可生得比刚才的叶虎还要高大,看上去比成年人小不了多少,明显也是力量型的选手。说实话,刚才看了叶虎和叶况的比试,叶空自己也有点寒意,不管是力量型的,还是技巧型的,他都打不过。人家都练习了好几年武功,他叶空只不过练了七八天长跑,这就想轻易打败对手?这是不可能的,长跑,俯卧撑,都没那么大功效。“滚你妈的!”毫无胜算的叶空吼了一声就扑了上去。老子什么都没有,可老子敢玩命!你,敢嘛!“他骂人!”叶龙喊了一嗓子,闪到了一边。他本以为叶空一定不会比试,必定提前认输,所以他干脆摆出吃定对方的姿势,指望用鼻孔打败对手。可他错了,叶空不但不退,居然还主动攻击,打得他有些措手不及。“骂你还是轻的!妈的,不骂人,当老子是郭靖嘛?老子是流氓哎!”叶空一边骂着,冲着叶龙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不过叶龙也是练过的,叶空的几下毫无花巧的拳脚,被他轻易挡住。“既然你想挨打,就别怪四哥不客气了!”叶龙眼中厉茫一闪,挥拳猛地击出!叶龙和叶虎一样,也是走的刚猛的路子,拳头打出,带着呼地一声风声。台下众人都看得清楚,叶空开始一番死缠烂打,根本没有招式,可谓漏洞百出,叶龙不过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叶龙稳住了,那叶空倒霉的日子也就到了。这样的打斗,就连叶浩然看了都直摇头,其实他也看见了叶空冒雨跑步的一幕,心里对这个儿子还是有点想法的,能吃苦,有毅力,叶浩然还是给以他充分肯定的,所以内心里也期望着叶空能有所表现。可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叶浩然一眼看出,这叶空根本一点武功知识都没有,你体力不如人,就要学之前的叶况,连打带跑,消耗对方气力,然后伺机而动,趁他露出破绽,一举击败对方。你这主动进攻又算什么?不是自己找死么?对方只要腾出手来,一巴掌就把你拍死了!在叶浩然看来,叶空无论是战法,还是战力,都不如叶龙,眼下叶龙这一拳,叶空必定是一招落败的。“唉。”叶浩然非常细微地叹了一声,等着叶空落败。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人想象,所谓奇迹,就是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出现让人惊叹的事情。“砰!”叶龙这一拳,叶空还真的没躲开,拳头猛烈地击打在叶空的胸膛上。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叶空并没有倒飞出去,反而是叶龙叱牙咧嘴了起来。没错,叶空也不傻,今天出门前在衣服里缝了一块铁板,并不厚,可也够叶龙受的,全力一击打在铁板上,真是要命。可就算有铁板缓冲,这一下也够叶空喝一壶的,叶龙这一拳还带着内功呢,震得叶空血气翻涌,脸色发青。“竞技不带穿盔甲!”叶龙甩着仿佛要折断的手腕,怒吼。可是,这还没完呢。叶空一口鲜血涌了上来,当下也不忍了,张口,噗地一声喷向对面的叶龙。两人本来站得极近,叶龙根本躲不开,这就被喷了满脸,眼睛都睁不开。“不带吐血喷人!不带攻击眼睛!”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叶空的一贯作风,猛地一脚踢在他裤档中间。“嗷!”叶龙疼地嚎了一声,那姿势堪称精彩。满脸是血,紧闭眼睛,双腿紧夹,撅着屁股,左手扶着裤档,而右手,也因为打中钢板而疼得指在半空,那造型就跟迈克杰克逊跳的那舞似的。“不带……攻击……要害……” “不带这个不带那个,当老子跟你过家家玩么?”叶空冷笑一声,扭头吐出一口血,走过去,蹲下来,抱住叶龙的腿,猛地一掀…… 于是众望所归的叶龙,就这样被扔下了台。台下众子弟,几乎要晕倒了,一个个眼珠子都要惊得掉了出来,本来他们指望叶龙要一招致胜,可谁知这一招,却让叶空胜了。众人另一个惊讶的是,这叶空摆明了犯规,还一次犯如此多的规,这也太胆大了,当着叶浩然以犯规手段重伤四哥,你叶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嘛?众人的眼光又去看叶浩然,只见他们的老爹也被这奇迹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张着大嘴,久久不能言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叶龙的同胞兄弟叶虎,他一个健步冲出去抱住叶龙,抬头怒喝,“无耻小贼!你使用违规手段重伤我哥,你不怕家法嘛?” 这下叶浩然也被喊醒了,站起身来,吼道,“快来人,把叶龙抬下去救治,检查子孙根!” 很快来了几个亲兵,进来抬着叶龙去了隔壁。叶浩然又指着叶空暴怒地吼道,“竞技中禁止穿盔甲,禁止使用武器,禁止攻击眼睛和要害,难道你不知道嘛!” 台下众人,立即用兴灾乐祸的眼神看了上去,嘿嘿,小子,很嚣张是吧?得胜了是吧?你知道嘛,违规一项规定是责一百军棍,哈哈,四百军棍,你小子如果打不死,我就不姓叶!不过叶空却苦笑道,“爹,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这些。” 当然了,就算叶空知道他也装不知道,谁叫你没派人告诉我呢?叶空继续又道,“有句话叫不知者不罪,我真的不知还有这么多不准,当时我就听二哥跟我说,规则是根据年龄段捉对撕杀,他也没说有什么规矩,我哪知道有这些规矩呢?” 叶文一听,好小子,你够卑鄙,你干吗把我拖下水?看着老爹怒视过来,叶文赶紧上前一步,慌忙解释道,“禀报父亲,我没说捉对撕杀,我说的捉对比试。” “你说了,你就是用的这个角度,如此站立,用如此的笑容,然后摇头晃脑道,捉对撕杀……”叶空赖定他了,还说的言之凿凿,动作神态都表现出来了。“你少血口喷人!”十天前的话,叶文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了,他的反驳有些无力,他心里嘀咕,莫非我真的说了撕杀?“别扯这些文字游戏!”叶浩然怒喝一声,问道,“我问的是你有没有告诉他竞技规则?” 叶文心想那小子敢血口喷我,我就不能喷你嘛?当下就想咬牙说谎,可是抬头看见老爹,心中一慌,想到当时好象还有亲兵家丁在场,那些亲兵可只对老爹一人忠实的。“没有。”叶文心一虚,说了实话,说完又解释道,“父亲,我只是告诉他这个消息,我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规则,而且我也没有必要……” “好了!”叶浩然冷冷打断叶文的话,抬头对着叶空,低喝道,“就算叶文没有对你说这些,你也不能违反规则,要知道,这些规则是安国所有擂台上都禁止使用的!” 众人一听,对呀,老爹英明,这是全国通行的准则,这你没话说了,你还能说不知道嘛?可叶空还就能说不知道。“父亲明查!”叶空双手抱拳,朗声说道,“众所皆知,我叶空是一个傻子!十二年来浑浑沌沌,没有人教导我,也没有人告诉我什么,别跟我说全国规则,也别跟我说叶家规定……因为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过!我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也没有出过叶府大门,父亲若是以常人之理责罚我一个傻子,叶空不服!” “你!”叶浩然指着叶空,竟然觉得有些无法反驳,心道,你口口声声自己是傻子,可我怎么觉得,我们这么多人被你个傻子戏弄呢?“将军!”这时进来个亲兵,打断了里边的尴尬。“四少爷身体检查完毕,轻伤,指节受损,其他无碍,子孙根没有明显损坏,休息些日子当可康复。” 听见伤情检测结果,叶浩然松了一口气,挥手道,“送四少爷回去休息,请最好的郎中,用最好的伤药。” 接着又对叶空说道,“叶空,念在你不懂规则,这违规处罚这次就免了,罚你抄写竞技规则一千遍。” 众子弟忍不住发出嘘的声音,四百军棍就不打了么?抄写一千遍竞技规则,这处罚太轻了。可就算这,叶空还不想干呢。“父亲,孩儿不识字。” 叶浩然恼怒,“傻子、不识字,这都是你的本事嘛?”气得哼了一声,想想让不识字的人抄书也实在不近人情,于是开口道,“叶文,你既然通知,就要通知清楚,这事你也有责任,一千遍竞技规则,罚你抄写!” 叶文真的要吐血了。哦,合着傻子打了人,犯了规,屁事没有,连抄写都不用,老子啥事没干,却要被罚抄,这有没有天理了?“孩儿认罚。”叶文无奈行礼,扭过头,看见叶空正站在擂台上对自己笑呢。傻子,别高兴的太早!看你今天怎么死的!这时听见叶浩然又说,“叶虎,你就不用留下了,回去陪你四哥吧。” 叶虎却没走,说道,“父亲,孩儿不走,孩儿今天要挑战叶空!” 迎着叶虎要吃人的眼睛,叶空一阵心惊肉跳,挑战?还可以挑战嘛?费尽心思,才赢了叶龙,若是再对上叶虎,凭什么取胜呢?谁知叶虎刚说完,叶文也说道,“父亲,我也要挑战叶空!” 叶空吸了口凉气,妈的,叶虎就已经要我的命了,又来个更强的叶文,老子招你惹你了,为什么非要痛打落水狗呢?“根据规则,多人挑战,年龄最长者的挑战有效,叶文对叶空!”叶浩然说道。“喂喂喂,还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呢。”叶空赶紧插上了嘴,说道,“鉴于我今天体力严重透支,所以我……拒绝挑战。” “不可以拒绝!” 日他仙人板板,竟然都不可以拒绝,叶文,你早计算好的吧?“不过你可以从众兄弟里找一个帮手,让其帮助你应对挑战。”叶浩然又说道。“找帮手?”叶空回头看了看台下的兄弟们,心道,这里哪有什么帮手,都是冤家啊!请他们上来,自己死得更快!“那我是不是可以认输呢?”叶空想想又说道,他从来不是个死心眼,带兄弟出去砍人,到地方发现对方数倍于自己,还不跑?等着被砍死嘛?出来混就是这样,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可以认输。”叶浩然回答道。“认输有惩罚嘛?”这得问问清楚。“没有,不过你小心被别人唤作懦夫孬种!” 切,老子被人骂了十二年傻子,也没怎么样?还怕懦夫孬种的称号?就在大家以为他肯定要认输时,叶空却又问,“打赢有奖励么?” 叶浩然竟然笑了起来,“有,为父可以奖励你一件,任何你需要的东西!” 叶空眼睛一亮,妈的,拚了,老子绝不是一个甘于平静的人,老子今天来就是要让叶浩然教自己武功,若是胜了,就由不得他不答应了。若是得到安国第一高手叶浩然的教习,自己变强指日可待。“好!我应了!” 台下响起一阵哧声,这小子太自不量力了,居然想打赢叶文,太狂妄了,莫非……这时有人突然想起什么,喊了起来。“不能再让他作弊犯规了!” “对!这傻子太狡猾,把他衣服脱了!” 叶浩然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吩咐道,“来人,带叶空去换身衣服,叶文,你去详细给他讲一讲竞技规则,等其他兄弟们比试完了,你们再战。” 接下来的竞技乏善可陈,可能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叶文和叶空的大战,所以后边的竞技大家都没有什么精神。在所有人看来,这次叶空没办法了吧,这傻子不违反规则,还怎么打胜呢?不过就算这样,大家已经对叶空有了不一样的看法,首先就是这傻子确实不傻了,以前大家还在怀疑他不傻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今天一看,再无人怀疑;其次就是他不但不傻而且还很精明,胆大心细,敢做敢说,阴人更是一绝,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大约一个时辰后,捉对比试就结束了,大家所期待的比试即将开始。你连洗个碗都费劲,要你何用”“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说话之时,已经满脸通红,且浑身起的发抖起来
第五大残酷现实:中国永远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我们的朋友圈永远在第三世界。要牢记:西方那些发达国家是不会带我们玩的,在他们的眼中永远有“优越感”。西方永远瞧不起我们的价值观,永远认为中国“落后”。在西方人眼里,永远都存在“东西方差异”。千万不要认为可以融入西方世界,天真地认为可以与西方平起平坐,中国与欧美仅仅是生意关系,是做不了真朋友的。


第六大残酷现实:不要主动去向世界承诺什么,更不要用钱去买地位,充当世界领袖。
真正的领袖都不是主动申请的,而是受命于危难,都是被人强推上位的。所以,领袖不好当,吃力不讨好。如果你成了世界领袖,那么必须要放弃许多,全世界都要跟你玩“贸易顺差”,你却又不敢有脾气。如果这领袖好当,美国就不会混的现在这么惨了(在特朗普眼里,美国混的最惨,是世界级的大傻瓜)。


第七大残酷现实:中国已经回不去了,不可能因为“摸着石子过河”陷入了深水区就妄想退回去。

时光不会倒流,不可能因为害怕风险而停止这场游戏。从开始打开国门的那一天起,我们注定没有回头路可走,国门必须是越开越大,陷阱必然是越走越多。不能轻言放弃,更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

第八大残酷现实:不能为了追求“多快好省”而“超速上瘾”,不要动不动就犯“大跃进”的毛病,不要炫耀所谓“弯道超车”。

不是因为你技术好,仅仅是一种侥幸。遵守规则从来就不是墨守陈规,讲究信用也不是呆傻愚钝。所有投机取巧的钻空子结果都会是互相伤害,出来混总要还的,越强大的人越把规则当生命看待。
六章竞技二 之所以受大家期待,不是因为这场比试会有多精彩,而是因为大家都想看着叶空出丑,看看这个傻子被揍成什么样。“看看,傻子上了。” “不知道几招会被扔下台来呢?” “我猜三招。” “哈哈,那你高估他了,我猜他自己就会在台上尿裤子。” 叶空听着下边不绝于耳的讽刺声,淡然摇了摇头,你们这些家伙,难道一点点同情心,一点点兄弟情分都没有嘛?“请多指教。”叶空双手抱拳,对着叶龙行了一个礼。可他却发现对面一点反映都没有,对面的叶龙背着双手,高仰着头,用一双鼻孔对着叶空。“不想挨打的话,自己滚下去!”叶龙哼了一声。这叶龙虽然才十四岁,可生得比刚才的叶虎还要高大,看上去比成年人小不了多少,明显也是力量型的选手。说实话,刚才看了叶虎和叶况的比试,叶空自己也有点寒意,不管是力量型的,还是技巧型的,他都打不过。人家都练习了好几年武功,他叶空只不过练了七八天长跑,这就想轻易打败对手?这是不可能的,长跑,俯卧撑,都没那么大功效。“滚你妈的!”毫无胜算的叶空吼了一声就扑了上去。老子什么都没有,可老子敢玩命!你,敢嘛!“他骂人!”叶龙喊了一嗓子,闪到了一边。他本以为叶空一定不会比试,必定提前认输,所以他干脆摆出吃定对方的姿势,指望用鼻孔打败对手。可他错了,叶空不但不退,居然还主动攻击,打得他有些措手不及。“骂你还是轻的!妈的,不骂人,当老子是郭靖嘛?老子是流氓哎!”叶空一边骂着,冲着叶龙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不过叶龙也是练过的,叶空的几下毫无花巧的拳脚,被他轻易挡住。“既然你想挨打,就别怪四哥不客气了!”叶龙眼中厉茫一闪,挥拳猛地击出!叶龙和叶虎一样,也是走的刚猛的路子,拳头打出,带着呼地一声风声。台下众人都看得清楚,叶空开始一番死缠烂打,根本没有招式,可谓漏洞百出,叶龙不过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叶龙稳住了,那叶空倒霉的日子也就到了。这样的打斗,就连叶浩然看了都直摇头,其实他也看见了叶空冒雨跑步的一幕,心里对这个儿子还是有点想法的,能吃苦,有毅力,叶浩然还是给以他充分肯定的,所以内心里也期望着叶空能有所表现。可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叶浩然一眼看出,这叶空根本一点武功知识都没有,你体力不如人,就要学之前的叶况,连打带跑,消耗对方气力,然后伺机而动,趁他露出破绽,一举击败对方。你这主动进攻又算什么?不是自己找死么?对方只要腾出手来,一巴掌就把你拍死了!在叶浩然看来,叶空无论是战法,还是战力,都不如叶龙,眼下叶龙这一拳,叶空必定是一招落败的。“唉。”叶浩然非常细微地叹了一声,等着叶空落败。可是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人想象,所谓奇迹,就是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出现让人惊叹的事情。“砰!”叶龙这一拳,叶空还真的没躲开,拳头猛烈地击打在叶空的胸膛上。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叶空并没有倒飞出去,反而是叶龙叱牙咧嘴了起来。没错,叶空也不傻,今天出门前在衣服里缝了一块铁板,并不厚,可也够叶龙受的,全力一击打在铁板上,真是要命。可就算有铁板缓冲,这一下也够叶空喝一壶的,叶龙这一拳还带着内功呢,震得叶空血气翻涌,脸色发青。“竞技不带穿盔甲!”叶龙甩着仿佛要折断的手腕,怒吼。可是,这还没完呢。叶空一口鲜血涌了上来,当下也不忍了,张口,噗地一声喷向对面的叶龙。两人本来站得极近,叶龙根本躲不开,这就被喷了满脸,眼睛都睁不开。“不带吐血喷人!不带攻击眼睛!” 趁他病,要他命!这是叶空的一贯作风,猛地一脚踢在他裤档中间。“嗷!”叶龙疼地嚎了一声,那姿势堪称精彩。满脸是血,紧闭眼睛,双腿紧夹,撅着屁股,左手扶着裤档,而右手,也因为打中钢板而疼得指在半空,那造型就跟迈克杰克逊跳的那舞似的。“不带……攻击……要害……” “不带这个不带那个,当老子跟你过家家玩么?”叶空冷笑一声,扭头吐出一口血,走过去,蹲下来,抱住叶龙的腿,猛地一掀…… 于是众望所归的叶龙,就这样被扔下了台。台下众子弟,几乎要晕倒了,一个个眼珠子都要惊得掉了出来,本来他们指望叶龙要一招致胜,可谁知这一招,却让叶空胜了。众人另一个惊讶的是,这叶空摆明了犯规,还一次犯如此多的规,这也太胆大了,当着叶浩然以犯规手段重伤四哥,你叶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嘛?众人的眼光又去看叶浩然,只见他们的老爹也被这奇迹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张着大嘴,久久不能言语。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叶龙的同胞兄弟叶虎,他一个健步冲出去抱住叶龙,抬头怒喝,“无耻小贼!你使用违规手段重伤我哥,你不怕家法嘛?” 这下叶浩然也被喊醒了,站起身来,吼道,“快来人,把叶龙抬下去救治,检查子孙根!” 很快来了几个亲兵,进来抬着叶龙去了隔壁。叶浩然又指着叶空暴怒地吼道,“竞技中禁止穿盔甲,禁止使用武器,禁止攻击眼睛和要害,难道你不知道嘛!” 台下众人,立即用兴灾乐祸的眼神看了上去,嘿嘿,小子,很嚣张是吧?得胜了是吧?你知道嘛,违规一项规定是责一百军棍,哈哈,四百军棍,你小子如果打不死,我就不姓叶!不过叶空却苦笑道,“爹,我真的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这些。” 当然了,就算叶空知道他也装不知道,谁叫你没派人告诉我呢?叶空继续又道,“有句话叫不知者不罪,我真的不知还有这么多不准,当时我就听二哥跟我说,规则是根据年龄段捉对撕杀,他也没说有什么规矩,我哪知道有这些规矩呢?” 叶文一听,好小子,你够卑鄙,你干吗把我拖下水?看着老爹怒视过来,叶文赶紧上前一步,慌忙解释道,“禀报父亲,我没说捉对撕杀,我说的捉对比试。” “你说了,你就是用的这个角度,如此站立,用如此的笑容,然后摇头晃脑道,捉对撕杀……”叶空赖定他了,还说的言之凿凿,动作神态都表现出来了。“你少血口喷人!”十天前的话,叶文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了,他的反驳有些无力,他心里嘀咕,莫非我真的说了撕杀?“别扯这些文字游戏!”叶浩然怒喝一声,问道,“我问的是你有没有告诉他竞技规则?” 叶文心想那小子敢血口喷我,我就不能喷你嘛?当下就想咬牙说谎,可是抬头看见老爹,心中一慌,想到当时好象还有亲兵家丁在场,那些亲兵可只对老爹一人忠实的。“没有。”叶文心一虚,说了实话,说完又解释道,“父亲,我只是告诉他这个消息,我也不知道他不知道规则,而且我也没有必要……” “好了!”叶浩然冷冷打断叶文的话,抬头对着叶空,低喝道,“就算叶文没有对你说这些,你也不能违反规则,要知道,这些规则是安国所有擂台上都禁止使用的!” 众人一听,对呀,老爹英明,这是全国通行的准则,这你没话说了,你还能说不知道嘛?可叶空还就能说不知道。“父亲明查!”叶空双手抱拳,朗声说道,“众所皆知,我叶空是一个傻子!十二年来浑浑沌沌,没有人教导我,也没有人告诉我什么,别跟我说全国规则,也别跟我说叶家规定……因为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对我说过!我斗大的字不认识一个,也没有出过叶府大门,父亲若是以常人之理责罚我一个傻子,叶空不服!” “你!”叶浩然指着叶空,竟然觉得有些无法反驳,心道,你口口声声自己是傻子,可我怎么觉得,我们这么多人被你个傻子戏弄呢?“将军!”这时进来个亲兵,打断了里边的尴尬。“四少爷身体检查完毕,轻伤,指节受损,其他无碍,子孙根没有明显损坏,休息些日子当可康复。” 听见伤情检测结果,叶浩然松了一口气,挥手道,“送四少爷回去休息,请最好的郎中,用最好的伤药。” 接着又对叶空说道,“叶空,念在你不懂规则,这违规处罚这次就免了,罚你抄写竞技规则一千遍。” 众子弟忍不住发出嘘的声音,四百军棍就不打了么?抄写一千遍竞技规则,这处罚太轻了。可就算这,叶空还不想干呢。“父亲,孩儿不识字。” 叶浩然恼怒,“傻子、不识字,这都是你的本事嘛?”气得哼了一声,想想让不识字的人抄书也实在不近人情,于是开口道,“叶文,你既然通知,就要通知清楚,这事你也有责任,一千遍竞技规则,罚你抄写!” 叶文真的要吐血了。哦,合着傻子打了人,犯了规,屁事没有,连抄写都不用,老子啥事没干,却要被罚抄,这有没有天理了?“孩儿认罚。”叶文无奈行礼,扭过头,看见叶空正站在擂台上对自己笑呢。傻子,别高兴的太早!看你今天怎么死的!这时听见叶浩然又说,“叶虎,你就不用留下了,回去陪你四哥吧。” 叶虎却没走,说道,“父亲,孩儿不走,孩儿今天要挑战叶空!” 迎着叶虎要吃人的眼睛,叶空一阵心惊肉跳,挑战?还可以挑战嘛?费尽心思,才赢了叶龙,若是再对上叶虎,凭什么取胜呢?谁知叶虎刚说完,叶文也说道,“父亲,我也要挑战叶空!” 叶空吸了口凉气,妈的,叶虎就已经要我的命了,又来个更强的叶文,老子招你惹你了,为什么非要痛打落水狗呢?“根据规则,多人挑战,年龄最长者的挑战有效,叶文对叶空!”叶浩然说道。“喂喂喂,还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呢。”叶空赶紧插上了嘴,说道,“鉴于我今天体力严重透支,所以我……拒绝挑战。” “不可以拒绝!” 日他仙人板板,竟然都不可以拒绝,叶文,你早计算好的吧?“不过你可以从众兄弟里找一个帮手,让其帮助你应对挑战。”叶浩然又说道。“找帮手?”叶空回头看了看台下的兄弟们,心道,这里哪有什么帮手,都是冤家啊!请他们上来,自己死得更快!“那我是不是可以认输呢?”叶空想想又说道,他从来不是个死心眼,带兄弟出去砍人,到地方发现对方数倍于自己,还不跑?等着被砍死嘛?出来混就是这样,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可以认输。”叶浩然回答道。“认输有惩罚嘛?”这得问问清楚。“没有,不过你小心被别人唤作懦夫孬种!” 切,老子被人骂了十二年傻子,也没怎么样?还怕懦夫孬种的称号?就在大家以为他肯定要认输时,叶空却又问,“打赢有奖励么?” 叶浩然竟然笑了起来,“有,为父可以奖励你一件,任何你需要的东西!” 叶空眼睛一亮,妈的,拚了,老子绝不是一个甘于平静的人,老子今天来就是要让叶浩然教自己武功,若是胜了,就由不得他不答应了。若是得到安国第一高手叶浩然的教习,自己变强指日可待。“好!我应了!” 台下响起一阵哧声,这小子太自不量力了,居然想打赢叶文,太狂妄了,莫非……这时有人突然想起什么,喊了起来。“不能再让他作弊犯规了!” “对!这傻子太狡猾,把他衣服脱了!” 叶浩然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吩咐道,“来人,带叶空去换身衣服,叶文,你去详细给他讲一讲竞技规则,等其他兄弟们比试完了,你们再战。” 接下来的竞技乏善可陈,可能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叶文和叶空的大战,所以后边的竞技大家都没有什么精神。在所有人看来,这次叶空没办法了吧,这傻子不违反规则,还怎么打胜呢?不过就算这样,大家已经对叶空有了不一样的看法,首先就是这傻子确实不傻了,以前大家还在怀疑他不傻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今天一看,再无人怀疑;其次就是他不但不傻而且还很精明,胆大心细,敢做敢说,阴人更是一绝,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大约一个时辰后,捉对比试就结束了,大家所期待的比试即将开始。你连洗个碗都费劲,要你何用”“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说话之时,已经满脸通红,且浑身起的发抖起来
第九大残酷现实:你今天超越了别人,明天别人就会超越你。超越强者不是为了证明你的强大,而是要让民众享受到做强者的好处。

事实证明:真正聪明的人愿意永远是一个追随者,而不愿意成为一个超越者。也许你觉得韬光养晦无法显出英雄本色,但低调做人恰恰是深藏不露高手的基本素质。

第十大残酷现实:所有用钱买来的朋友都靠不住。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真正的朋友恰恰是经常公开争吵的、互相怼骂的。在你渴望用钱去收买别人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被别人利用了。真正强大的国家不是因为钱多而吸引别人,而是你的价值信仰和执政理念深深让人折服。

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甚至是残忍的。但是,许多时候并不是因为残酷而使人不敢正视现实,仅仅是因为缺乏自信而曲解了现实。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他,80后“三院”院士,他引超10万次,最新Nature Materials! 2024-06-10 [181]
汤涛反驳丘成桐,称中国数学人才培养相当成功,提及哪七位中国科大白银一代? 2024-06-10 [250]
博士生抓住同门往自己培养基里倒酒精,整个实验室被拖垮,自己延毕 2024-06-10 [145]
知名教授疯狂压榨学生,反遭自己导师吐槽:你当年周末也出去撩妹 ... 2024-06-07 [254]
博士生唯一一作发顶刊!与导师约定:发表前严守秘密 2024-06-07 [226]
大学教授实验室“制冰毒”被捕,辩称只为给学生科普制毒,结果被判无罪... 2024-06-07 [236]
清华教授:学术研讨会,学术最不重要 2024-06-07 [285]
平均两三天发表一篇论文,这位高产学者惹了众怒 2024-06-04 [349]
从数学到哲学,王浩的爱智之旅 2024-06-04 [350]
中国最年轻女院士!38岁当选,拿奖到手软,却因太年轻遭到质疑... 2024-06-04 [41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