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何清涟 | 美国共产主义2.0运动:性别多元化(3)
2023/9/20 16:17:45 | 浏览:1065 | 评论:0

后悔变性者越来越多

除了部分进步主义家长之外,大多数具备常识的传统家庭并不希望孩子在学校接受进步主义这种骇人听闻的性教育,社交媒体上,经常会看到一些家长因为干预子女变性而被剥夺子女监护权的痛诉,旧金山一些家长还会因此受到法律惩罚。

卧轨自杀的变性人安德鲁·马丁内斯

变性人(女变男)安德鲁-马丁内斯(Andrew Martinez),出生时名叫雅丽(Yaeli),于2019年9月4日卧轨自杀。她的母亲阿比盖尔-马丁内斯(Abigail Martinez)指责她所在的洛杉矶县的学校鼓励雅丽在小时候服用激素并接受变性手术,同时没有适当治疗她的严重抑郁症。据这位四个孩子的母亲声称,学校工作人员告诉雅丽不要和她的母亲谈论变性问题,但却秘密地让她加入一个LGBTQ团体,劝说这个女孩只有变性才能获得幸福。在接受媒体的独家采访时,这位出生于萨尔瓦多的母亲说,一位年长的变性学生 “指导”雅丽如何告诉社会工作者将她送入寄养家庭,以便国家支付她的变性费用。当这位母亲试图介入时,政府错误地剥夺了她对女儿的抚养权,逼迫女孩变性为男性,并对他在19岁的自杀负有责任。在给媒体的一份声明中,洛杉矶县同意他们”积极为LGBTQ+青少年实施包容性、性别肯定的法律、政策和支持性服务”,但将安德鲁的死亡部分归咎于同性恋青年的”较高自杀率”。[60]

“战士公主”克里斯·贝克

目前,变性者有很多后悔者,但多数主流媒体对这类故事采取的态度是不予报导,哪怕后悔变性者曾是这些媒体宣传的Trans模范,比如现年56岁,曾在美国海豹突击队服役20年克里斯·贝克(Chris Beck)就有这样的遭遇。

2013年6月1日,贝克与心理学家安妮·斯帕克哈德(Anne Speckhard)合著的回忆录《战士公主》Warrior Princess出版,在书中,贝克讲述了自己与性别身份作斗争,并决定将其公之于众的心路历程。也就是从2013年起,贝克获得公众广泛关注,他陆续接受了美媒的采访,并于当年6月登上CNN金牌主播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主持的新闻节目《安德森·库珀360°》。然而,这名美国第一位公开变性的海豹突击队成员,却在拜登政府将促进变性当作头号内政来抓的2022年,宣布自己正在“去性别转换”,要改回出生性别,并抨击美国现在的“变性热潮”。“你在CNN上看到的关于我的一切,一个字都不要相信。过去10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毁了我的生活。我也毁了自己的生活。我不是受害者,我对自己做了这些事,但我有帮凶。”

与有些后悔的变性者将错误全归结于诱导者不同,贝克声明“我承担全部责任,我上了CNN和其他节目,这就是我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正在努力纠正这一点。” 他解释自己如今之所以出面公开谈论跨性别问题,是为了在当前的政治气候下保护儿童,因为“美国各地有成千上万的性别诊所。一旦(孩子们)走进来说,‘我是个假小子’或‘这让我感觉很舒服’,心理学家就会说,‘哦,你是变性人。’然后第二天,你就会服用激素。现在,这些诊所正在给健康的13岁儿童提供这种激素。”

据贝克称,在他开始服用激素药物时,他的身体系统出了很多问题。他认为,成千上万的儿童如今也会在这一变性过程中受到伤害。贝克还称,变性在美国已经发展成一个产业,许多对性别问题困惑的孩子正在“被说服”变性。贝克警告说:“这是心理学家、手术、激素、化学药品、后续治疗之间的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我们国家各地涌现出成千上万的性别诊所,每家性别诊所的收入可能超过5000万美元。这伤害了我们的孩子,孩子们正在死去。” [61]

这些后悔者——被称为“去性别转换者”(detransitioners)站出来需要勇气,因为他们面临死亡威胁、人肉搜索以及来自他们背弃的“类似邪教”的跨性别社区的“种族灭绝”指控。[62]

“后悔变性”网站上那些悲伤故事只是冰山一角

一位早年的变性者沃尔特·海尔(Walt Heyer)创办了一个网站“后悔变性”(https://sexchangeregret.com/ )。2021年8月31日,他接受媒体采访,讲述自身的经历与心路历程。海尔在1983年接受变性手术,曾作为变性女人劳拉(laura)生活过八年,其间受到严重的心理虐待、身体严重不适。他说,这种情况目前正在大规模发生,医疗机构正在向数千名年轻人推动这些危险的激素治疗和外科手术。

由于拜登政府的鼓励,美国的变性出现低龄化趋势。2022年6月18日《纽约邮报》发表了一篇《为什么变性青少年会后悔改变性别》,文章指出,由于变性手术是不可逆转的,那些跨性别后改变主意,决定再度转变回原来性别的青少年人数,正在惊人地增长。然而,可悲的是,这些“去性别转换者”(detransitioners)中的许多人,将不得不在他们的余生中与不可逆转的医疗后果作斗争。目前,美国只有阿肯色州、亚利桑那州和德克萨斯州这三个州出台了限制对未成年人进行性别认同治疗的政策,包括手术、激素和语言治疗。而对于那些最终后悔自己变性的人来说,激素疗法和变性手术的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63]

变性人@TullipR(女变男)分享自身的痛苦经历

变性男TullipR/Ritchie 后悔自己的错误选择,2022年1月,他在推特上开了一个帐户@TullipR,决定向社会公开他自己的切身之痛,以儆后来者。2022年10月8日,他在推特上发了一串推文,列举了变性后的十大身体损伤:

1.、神经损伤(感觉)。任何涉及去除肌肉、器官和骨骼的手术干预都有很高的神经损伤风险。目前的研究估计,七分之一的人会完全失去感觉。就我个人经验,我知道更多的术后患者报告缺乏感觉。

2、感染范围。据研究,估计大约五分之一的人会感染。感染程度取决于个人卫生和总体健康状况。我不知道有谁没有在手术后感染过。

3、大约十分之一的人会在手术中出现中度至重度失血。我在手术中损失了1600ml,天知道之后还损失了多少。失血会导致其他并发症。

4、四分之一的造粒可能会经历这种情况。想象一下,撕开一个新鲜的痂,红色的生肉就像肉芽组织的样子。一些肉芽组织会导致进一步的并发症,如感染和皮肤刺激

5、一半的阴茎内翻需要矫正。我改了两次,还是不对。

6、七分之一的人会经历尿失禁,终生如此。

7、直肠阴道瘘缩。这是新阴道和直肠之间可能形成的洞。令人震惊的是,六分之一的人可能会经历这种可怕的并发症。

8、尿路问题。高达三分之一的人会出现尿流不畅、尿道控制不良,九分之一的人可能会出现尿潴留。

9、身体组织的坏死。坏死是身体组织的死亡,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坏疽和败血症。四分之一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坏死。

10、阴蒂坏死。1 / 32的人将经历新阴蒂的完全丧失。

对公众公开自己的隐私并不容易,这位TullipR/Ritchie是为了阻止更多的美国青少年犯自己同样的错。这是进入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境界(这是左派社会稀缺的品德)。

同性恋社区对青少年变性说“不”

尽管从奥巴马时代开始,LGB这个社群就被加上了Trans,成了LGBT,而且在不断扩大。但前三者只是一种少数性取,并不需要改变身体。现在的Trans一族却需要用各种医疗手段改变身体,对变性者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尤其是铺天盖地的变性教育在K-12系统展开并借左媒之力危害美国青少年,终于有Gay看不下去了。2022年6月,加州的Gay在推上注册了一个帐号,Gays Against Groomers @againstgrmrs,推特简介表明,反对同性恋联盟打着“LGBTQIA+”的幌子对儿童灌输变性教育并施之变性医疗,现有15万Follower。这个推号每天发推,对儿童变性教育及各种相关宣传进行反洗脑。2022年12月6日,Gays Against Groomers在加州的领导者@InfoSavage1 在南加州的雷德兰市(City of Redland)市议会会议上,向加州同性恋群体发表反对青少年变性的演讲,其中提到:

“性别根植于你的生理,而性别表达却不是——你如何表达自己是你自己的选择。社会应该善待每一个人。

撒谎说一个穿裙子的男人是女人,这是妄想。

孩子们正在使用化学物质来改变他们的身体,这是现实。

孩子们正在接受变性手术,这是现实。

离孩子们远点!” [64]

在绝大多数左倾的LGBTQI+联盟中,旗帜鲜明地反对青少年变性,会被视为这个群体的叛徒。这位领导者在雷德兰市发表演讲时,遭遇当地一个名为 Safe Redlands Schools 的左倾组织反对,当地正在中小学大力推行青少年变性。[65]

众议院民主党人立法剥夺父母相关知情权

基于AB 329 法案下教育部计划修改一些K-12 健康教育的内容,其中包括幼儿园的孩子开始接受同性恋和变性人的教育,美国各地都有家长采取各种方式抗议。美国众议院由一名民主党议员提出一项《心理健康议案》(Mental Health Matters Act),要求教育部拨款 ”增强学校提供给学生的心理健康服务”。针对所谓“学校心理健康服务”隐藏的严重问题,密歇根州的共和党议员丽莎·麦克莱恩(Lisa McClain)对这项基础议案提出修正案,要求获得教育部此项拨款的学校,在向任何学生提供有关 “性取向” 或者 “性别认同” 的心理或情绪辅导前,必须给学生家长发出书面通知,并且得到家长同意。

家长是未成年孩子的养育者与监护人,具有孩子在学校情况的知情权,在任何文明国家都不会有人就此提出异议。但拜登-民主党执政的美国却发生以下奇事:2022年9月29日,美国众议院全体民主党议员一致反对这项由共和党议员丽莎·麦克莱恩提出的修正议案,剥夺家长了解孩子在学校接受有争议的教育之知情权,实际上是剥夺了家长们对自己孩子的实际监护权。[66]

2023年1月5日,俄勒冈州教育部官员于发布了一份长达48页的指南,题为《支持性别扩大化的学生 —— 学校指南》(Supporting Gender Expansive Students Guidance for Schools),指南中鼓励学校不要将孩子的性别认同告知家长。该文件写道:”在可能的情况下,学校应避免透露有关学生性别认同的信息,即便是对学生的父母。“ 此外,该指南还鼓励学校肯定学生的性别认同。[67] 在接受《每日电讯》的采访时,俄勒冈州的家长们觉得教育部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目标,这就解释了近年大批学生离开学校,参加了Homeschool[68]。俄勒冈州“教育不左转” (No Left Turn In Education)分会主席米歇尔·沃克(Michelle Walker)告诉《每日电讯》新闻基金会,该组织致力于扩大父母在教育中的权利。[69]

人类社会当中,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发自天然,没任何附带条件。让子女接受好的教育,是父母对子女爱的最高表现形式,不会有任何机构、任何个人对一个孩子的爱超过这种父母之爱。因此没有任何机构可以声称他们比父母更有权利为孩子做出决定。美国左派政府及其把持的教育系统剥夺父母对孩子的监护权与知情权,这样做绝对不是出自对孩子的爱,而是出自对家庭和传统价值观的仇恨。在学校的封闭教育中,在家长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以 ”心理健康服务“ 为幌子,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给学生施加精神压力,迫使心理尚未成熟孩子们接受他们杜撰出来的 “自认性别”,进而接受他们安排的 “性发育阻断药物”,乃至手术变性,这实际上是残害青少年。

了解到这一点,就会明白美国青少年变性数量激增的大社会背景,就是拜登政府与左派媒体联手,利用政府权力与公共资源(尤其是医疗资源)在全美K-12教育系统中戮力推行青少年变性的邪恶政策。对于全美众多家长的反对、变性后悔者的呼吁充耳不闻。

一位变性行业从业者的悔悟

密苏里州一位变性行业从业者杰米·里德(Jamie Reed)在这个行业工作多年,她终于忍不住了,于2023年1月公开发表文章《我原以为自己在拯救变性儿童,现在我要做吹哨人》,揭露这个行业不为人知的黑暗。[70]

以下是作者文中自述:

“我是一名酷儿女性,在政治上属于桑德斯左派。我的世界观深深地塑造了我的职业生涯。 我一直在为弱势群体提供咨询服务:寄养儿童、性少数群体和穷人。”

“在近四年的时间里,我在华盛顿大学医学院传染病科工作,与 HIV 阳性的青少年一起工作。 他们中的许多人是Trans或其他性别不合格者,我可以理解:在童年和青春期,我对自己进行了很多性别质疑。 我现在嫁给了一个跨性别男人,我们一起抚养前一段婚姻中的两个亲生孩子和三个我们希望收养的寄养孩子。”

“所有这些让我在 2018 年找到了一份工作,在圣路易斯儿童医院的华盛顿大学跨性别中心担任个案经理,该中心成立于一年前。

一些评论家将我工作的跨性别中心等地方提供的治疗描述为一种全国性实验。 但那是错误的。实验应该经过精心设计。 假设应该在道德上得到检验。 我在跨性别中心共事的医生经常谈到我们病人的治疗:‘我们在驾驶飞机的同时也在建造飞机。’儿童不应该成为那种飞机的乘客。”

这位里德女士是这个行业当中极少数良心不安者之一,她指出:

“我不是滥好人,我想说的是:

1、这个行业不是建造飞机,而是污染。儿童变性就如同铅污染,很难再治。

2、他们在强迫社会接受尊重并不许质疑他们的价值观时,拜登通过法律保护全美青少年变性时,已经严重地破坏了美国传统价值观。

3、现在他们(指变性行业从业者)还只想到自己并非社会。”

目前,在中小学推广变性文化正遭受各地家长的反抗。

观念驯化:变性文化从娃娃抓起
事实上,美国分配性别的文化已经形成从娃娃抓起的态势。近年来,许多玩具制造商一直在更新其经典品牌,希望与当今的孩子建立联系并反映更多现代家庭。这种变性洗脑教育从儿童抓起,最著名的事例是土豆先生性别中立,芭比娃娃变性。

“孩之宝”品牌重塑:土豆头夫妇全成中性人

动画片《玩具总动员》在美国家喻户晓,里面的土豆头夫妇(Mr. Potato & Mrs. Potato)给电影带来了很多欢笑。土豆头系列产品在美国玩具中家喻户晓,他们是美国孩之宝(Hasbro)公司“土豆头先生”品牌下的玩具。Mr. Potato是一个说话幽默,代表普通大众意见的老好人形象,偶尔也做些费力不讨好的事儿,深受社会喜欢。2012年,孩之宝曾庆祝土豆头夫妇结婚60周年。但是八年后,该品牌希望不再宣传这种传统的家庭结构。2021年2月25日,孩之宝公司发布声明称,从当年秋天起该系列产品的名字将由“土豆头先生”改为性别中立的“土豆头(Potato Head)”,以确保“所有人在土豆头的世界中都受到欢迎”。作为品牌重塑的一部分,孩之宝届时还将发布一系列新的土豆头玩具,而且不会再有固定的一男一女家庭成员套盒,而是让儿童自己组装,将自己的性别,性取向和家庭观念投射到玩具上。让孩子们建立自己喜欢的家庭类型,可以有两个妈妈或两个爸爸,可以自由组合家庭模式。孩之宝说:“这是庆祝家庭的多元化面孔,让孩子们想象并创建自己的土豆头家庭”。

玩具评论网站The Toy Insider的总编辑Ali Mierzejewski认为抛弃“先生”这个词,可以鼓励其他公司停止为其玩具分配性别。孩之宝的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金伯利·博伊德(Kimberly Boyd)表示:她表示该品牌目前“先生”和“太太”的方式在性别认同和家庭结构方面都受到束缚,“文化在发展,孩子们希望玩具能够代表自己”——其实,人类的天性就是按照男女基本性别塑造孩子的性别认知,与其说土豆头夫妇被阉割成中性人是孩子们的愿望,不如说是美国极左派的疯狂愿望。在美国左派疯狂的变性运动中,诞生于1950年代前期的土豆头先生已经被Hasbro玩具公司取消,就这样被推出一个“性别中性”的“土豆头”取而代之。这一步调正好与美国麻省两个县立法宣布群婚合法同步。[71]

芭比娃娃承载变性与批判性种族理论

芭比娃娃(Barbie)由露丝·汉德勒(Ruth Handler)发明,于1959年诞生于美国威斯康辛州,是20世纪最广为人知及最畅销的玩偶,现由美泰(Mattel)公司拥有及生产,已经销往世界上150多个国家,年总销售额超过10亿元,并由此衍生出一系列影视作品、小游戏及周边产品,其经典形象是金发碧眼、身材凹凸有致的女性角色。

美泰公司在美国的性别多元化革命运动中不甘寂寞,2019年打破传统发布了性别中立的洋娃娃系列,并在“中性芭比”系列中注入CRT理论,为他们赋予六种不同肤色。每个娃娃带有两种不同长度的假发,可以随时变换性别,并配有裤子与裙子的服装供变性选择。

随着2020年BLM运动中那位集黑、胖、变性人、同性恋诸种“政治正确”之大成于一身的女模特Jari Jones成为CK(Calvin Klein)女性内衣代言人之后,芭比娃娃继续“进步”。2021年初,美泰发布了更加多元化的芭比娃娃,其特点是“比以往任何娃娃都具有更多的肤色,头发类型和体型。”在这些芭比娃娃中,有光头的女生,长发的男生,还有患白癜风的黑皮肤女性,以及做轮椅的残疾娃娃和缺了一条腿使用义肢的娃娃。

当然这一切也是“孩子们的愿望”,美泰公司表示“孩子们不希望他们的玩具受到性别规范的约束。[72]

性别分配渗入美国的商业文化

除了玩具公司,越来越多追求“进步主义”的销售公司也开始撤除性别框架的产品,美国连锁超市Target从2015年开始,移除了划分男孩和女孩标签,取消用粉红色代表女生、蓝色代表男生的颜色装潢。

一些州的立法者也开始行动,立法彻底取消所有零售店的这种性别划分。加州民主党议员在去年提出了一项法案,将对按性别区分儿童玩具、服装和其他产品的百货公司处以罚款。

该AB 2826议案由加州民主党华裔议员罗达伦(Evan Low)提出,要求雇用500人以上的百货公司,不得将儿童商品,如童装、玩具或护理商品,标明性别选项;并且舍弃男童部及女童部专区或走道。法案若通过,将于2030年生效,倘若业者遭到举发未在30天内改进将面临1,000美元罚款。[73]

变装皇后进入幼儿园,军队与白宫

极左派通过各种潜移默化的方式,诱导美国青少年变性。所谓“变装皇后” (the Drag Queen)成了美国变性运动的道具与符号,在各地左派的支持下,大摇大摆地进入幼儿园,小学。变装皇后*:指透过穿较夸张的女性服装来扮演女性的男性。异装有很多种表现形式,有些是想效法展示女性之美,有些只是为了吸引目光。

以纽约为例,自2022年1月-5月,Drag Story Hour NYC组织已经为34所公立小学、初中、高中,开展了49场变装皇后表演、互动。变装皇后活动遍布五个行政区,为最小只有3岁的幼儿进行了数十场表演。公立学校就是这些“变装皇后”的主要表演场地,街头、图书馆等地也向他们开放,让他们“尽情”展现颠覆传统、跨越性别的魅力。

通常,变装皇后会为学生们朗读儿童绘本,其中包括:《野兽冒险乐园》(Where the Wild Things Are)、《彩虹鱼》(The Rainbow Fish)、赞颂性别流动说的《变装换皇后的屁股,嗖嗖嗖》(The Hips on the Drag Queen Go Swish, Swish, Swish)。

与此同时,Drag Story Hour NYC组织还会在社交媒体账号上,“疯狂”展示变装皇后与小孩子们的互动照片,并向各个学校提供全新的活动。纽约市政府在半年内为这些表演支付了46000美元,平均每场表演大约1350美金。自 2018 年以来,该组织已收到总计 207,000 美元的纳税人现金。绝大多数学校、幼儿园的孩子家长们表示不知情,只有STAR Academy 的家长们提前被告知了校内变装课程,但家长不能选择让孩子退出。[74] 一些民主党州也在开展类似活动,比如加州。

2022年12月13日,变装皇后表演者、变性人马蒂·G·卡明斯(Marti G. Cummings)应美国总统拜登之邀出席《尊重婚姻法》the Respect for Marriage Act的签署仪式。在这个签署仪式上,内政外交四面楚歌、仅剩下性别多元化革命有美国左派戮力硬挺的拜登发表讲话:“我们需要挑战各州针对跨性别儿童制定的数百项冷酷无情和愤世嫉俗的法律,这些法律恐吓家庭并将为儿童提供所需护理的医生定罪。我们必须保护这些孩子,让他们知道他们是被爱的,我们会为他们挺身而出,这样他们才能找到自己。、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同性恋恐惧症、跨性别恐惧症——它们都是相互关联的。但仇恨的解药是爱。”[75]

拜登这番演讲,将拜登政府利用一切公共资源在全美推行未成年人变性这种残害青少年的恶行美化成爱,也只有美国左派才有这种指鹿为马的话语术。

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都承担推广LGBTQI+价值观的重任,只要驻在国不明确表示,都会举办骄傲月活动与变装皇后活动。比如美国驻华大使馆这类活动早在2019年就开始了。

 

何清涟 | 美国共产主义2.0运动:性别多元化(3)

2022年5月下旬,在德国的美军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Ramstein Air Base)在其基地图书馆安排了一个变装皇后故事会,变装皇后斯泰西·泰德(Stacey Teed)被安排为儿童读书。当国内的立法者得知这一活动并写信给空军部长时,该活动被取消了。[76]

即便是小孩用的模拟考试网站上也会弹出广告:“跨性别革命”“变形女孩也是女孩”,并附上了“LGBTQ小测验”网站链接。关心孩子的家长 已经意识到这种意在重塑儿童认知的变性引导无处不在,一位推号为@JesseKellyDC的家长将这模拟考试网站截图发推,警告公众:“他们在盯着你的孩子,所以你不能忽视这些文化问题。如果你不先教育好你的孩子,恶魔的暴徒就会先下手为强。”[77]

Twitter 审查员 Yoel Roth 在其博士论文中有个片段,其中提到 18 岁以下的人使用同性恋交友应用程序 Grindr。罗斯写道,由于未成年青少年无论如何都会使用该应用程序,因此应该创建一个适合年龄的版本来为 LGBT 青少年提供帮助。这一信息被埃隆马斯克分享后,引起很多人愤怒, [78]

跨性别者进入女监,女犯遭受强奸与怀孕

跨性别者在监狱的待遇,是只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发生的人权问题,而且最怪异的是,倡导对男变女的跨性别者的保护,最后成了对最边缘的女性群体——监狱女犯的广泛性侵犯,世界上最活跃的美国女权人士对此居然束手无策。

根据媒体信息,整个过程如下:CNN等主流媒体比较乐于报导跨性别女人在监狱里被男犯强奸的故事。在《跨性别女人仍然和男人一起被监禁,这让她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CNN,2021年6月23日)这篇报道中,先讲述了一位跨性别女琼斯(Jasmine Rose Jones)的故事,说“她”在过去 23 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被关押在男子监狱中,遭受强奸、性侵犯和虐待。琼斯于 2020 年 5 月出狱,现在是旧金山跨性别性别变异和双性人司法项目的法律助理。该报道引述了几个研究,称有压倒性证据表明,男子监狱中的跨性别女性遭受性侵犯的比率比一般被监禁人口高出几倍:加州大学尔湾分校2007年的一项研究发现,被监禁的跨性别者遭受性侵犯的可能性是随机抽取的被监禁男性样本的 13 倍。59% 的跨性别囚犯报告称曾在加州惩教机构内遭受过性侵犯,而在整个被监禁人口中,这一比例仅为 4.4%; NTCE 在 2015 年进行的全国跨性别调查,跨性别者的监禁率是全国监禁率的两倍,黑人跨性别女性的监禁率高出约 10 倍。然后顺理成章地要求将变性人、非二元性别或双性人安置在他们感到最安全的设施中,这通常意味着根据他们的性别认同。

美国民主党多年来就特别强调性少数群体的权利,CNN这篇报道提到:民主党州制定立法,要求其州惩教机构将变性人安置在他们感到最安全的地方。这些男变女的变性人感觉最安全的地方当然是女监,以加利福尼亚州为例,加州的 SB 132法案于 2020 年 9 月由州长加文·纽森签署成为法律,并于 2021年1 月 1 日生效。

根据“被告和加州惩戒改造部”(CDCR)的数据,在 1,277 名自认为是变性人、非二元性别者或双性人的被监禁者中,有 272 人提出了基于性别的住房转移请求。265 人来自被安置在男性机构的人要求转移到女性机构,7 人来自被安置在女性机构的人要求转移到男性机构。[79]

人权人士都在呼吁:“现在有跨性别者在监狱里受苦”,拜登入主白宫之后,美国司法部很快做出了反应,2021年1月13日,司法部的联邦监狱局在发布的一份14页文件中概述了对“跨性别者手册”(Transgender Offender Manual)的修改。更新手册的目的是“确保监狱局”(Bureau of Prisons)正确识别、追踪并为跨性别者提供服务”。

具体而言,这些修改删除了川普政府编入“跨性别手册”的内容。特朗普政府要求跨性别者执行委员会“根据生物性别作为指定变性人囚犯设施的初步决定”。修改后的版本已经将上述内容从“跨性别手册”中删除,新手册强调,“必须认真考虑变性人或双性人囚犯对其自身安全的看法”。从此以后,Trans可以选择到女监中服刑。[80]

跨性别女犯的权利得到了保护之后,紧接着出现了Trans在女监强奸女犯的许多事例。这些犯了强奸罪的Trans受到的惩罚各不相同,33 岁的跨性别女犯Ramel Blount被关押在纽约莱克斯女性区,因其2021 年 2 月 8 日,在 Rose M. Singer 中心的浴室里强奸了一名女囚犯,被判7年刑。[81]新泽西州一名跨性别女囚岁的黛米·米诺(Demi Minor)在使两名女囚犯怀孕后,只被转移出新泽西州唯一的女子监狱。那所监狱据说关押了27名跨性别女囚。[82]

比较悲惨的是左派大本营加州监狱的女犯,因为近300名跨性别“女”犯与她们共处一监,强奸事件多发,女权组织与记者对她们的关心也较多。根据报道,监狱当局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向女犯发放避孕套,这些跨性别女虽然在服用变性的激素,但生理上仍然是男性,凭借体力优势欺凌女犯包括性侵。2021 年 11 月,争取女性基于性别的权利的女权主义组织妇女解放阵线(Women’s Liberation Front,缩写为 WoLF)代表囚犯珍妮·钱德勒(Janine Chandler)、Krystal Gonzales, Tomiekia Johnson, and Nadia Romero向加州惩教署 (CDCR)提起联邦民权诉讼。该诉讼辩称,SB 132 侵犯了被监禁妇女的宪法权利:“宪法不允许通过故意将相同(和其他)类型的权利侵犯风险转移到另一个受保护群体来避免侵犯一个受保护群体的权利,也不允许声称维护一个受保护群体的尊严而侮辱另一个群体,……“,WolF 的法律顾问劳伦·亚当斯(Lauren Adam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引用了监狱局的数据,称在狱中自称女性的男性中有 48% 是性犯罪者。[83]

女犯们对这种状态非常无奈,有的被迫向监狱当局要求服用她们想服用睾丸激素,这样她们就能变得更强壮,保护自己不受监狱墙内的男人伤害,并生存下去。监狱女犯的这类遭遇非常普遍,却完全被人权组织忽略,其中,加州中部女子监狱(Central California Women’s Facility)发生的连环强奸事件,令人发指。[84]以至于珍妮·荷兰(JENNY HOLLAND)愤怒质问:“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和爱尔兰,社会上最脆弱的女性正落入掠夺性男性的手中。大多数支持女权主义的左派已经完全抛弃了这些女性。那些自称手无寸铁的女性捍卫者到底去了哪里?”[85]

《日内瓦公约》中有条国际公认的明确规定,女性战俘必须与男性分开关押。然而,随着性别意识形态对公共政策的侵入,这一长期坚持的标准已被美国抛弃。同时,美国政府和美国一些著名的人权团体不仅对西方国家的女性与男性被关押的问题保持沉默,而且还推行造成这些问题的意识形态。只有一个人权机构“监狱单一性别”(Keep Prisons Single Sex ,缩写KPSS[86])在关心倡导被监禁妇女的性别权利。KPSS美国分会的负责人阿曼达·斯图尔曼(Amanda Stulman) 指出:“人权界没有发出呼声的原因是,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被这种意识形态所俘获,这种意识形态不仅在联合国等国际实体中被接受,而且被他们所提倡。他们已经指定了一位关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独立专家”,斯图尔曼强调说,对监狱女犯受跨性别“女人”的强奸,国际人权组织不会提供任何帮助,这些组织与联合国一样,推广自我认同的“性别”身份,而不是生物现实和生物性别,“这违反了美国宪法第八修正案,也与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冲突——这些规则被称为曼德拉规则(The Nelson Mandela Rules)[87]。”[88]

如果不是阅读了近几年暴露出来的大量确凿信息,无法想象昔日的灯塔之国会有如此幽暗的一面。

5、为变性、娈童鼓吹开道的美国学者

中国1980年代对外开放伊始,旅美者写游记或者旅美观感时,都认为美国是“儿童的天堂,老人的地狱”,前者指美国青少年尤其是儿童成长环境的优裕及备受呵护,后者主要指老人的孤独(因为子女成人后单独居住)。2001年我来美国,确实感到美国是儿童的天堂,只是觉得有点将小孩当宠物太过宽纵,整段小学时期就是玩耍为主。随着极左势力将美国青少年性化,从制度上利用公共资源将心智不成熟的儿童当作Trans的实验品,对娈童癖从宽容到合法化,美国不仅不再是儿童的天堂,就连父母要保护孩子的正常成长都困难重重,这种困难,来自于美国大学教授们利用专业身份对儿童性化的严重误导。

帮助三岁儿童进行性别之旅(gender journey)的耶鲁教授

拜登那八岁孩子可以自主变性,将成为他作为总统的名言长留史册。但耶鲁大学儿科性别项目的主任和联合创始人克里斯蒂·奥莱泽斯基 (Christy Olezeski)将儿童性化更提早了五年,在她制作的 YouTube 视频中,她解释了自己如何运行一个项目,帮助 3 岁以上的儿童进行“性别之旅”,原话是:“我是耶鲁大学性别项目的主任,这是一个跨学科项目,与 3 到 25 岁的性别广泛的个人及其家人合作,……我们帮助那些质疑自己性别认同或认同为变性人或非二元性别的人,我们帮助他们完成性别之旅。”

这段视频开始在 Twitter 上广泛流传后,对 Olezeski 和该节目的强烈反对迅速升温。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主席 Kelli Ward 博士补充说:“社会失去了理智。”与此同时,喜剧二人组 HodgeTwins 指责该节目虐待儿童:“孩子的记忆在 3 岁时才开始发挥作用。孩子们认为他们是恐龙或狗。3 岁时没有‘性别之旅’,这是虐待儿童。”据《纽约邮报》记者说,耶鲁大学与奥莱泽斯基女士都未回应置评要求,但从耶鲁大学的 YouTube 页面上删除了这段视频。[89]

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 President)性别多专业服务 (Gender Multispecialty Service, 缩写GeMS)的心理学家Kerry McGregor走得更远,在一段名为“关爱年幼的变性孩子”的视频中(2021年5月发表)指出,许多孩子“似乎从子宫里就知道自己是变性人”,他们可能会说“我是女孩”或“我是男孩”或“我要成为女人”、“我要成为妈妈”之类的话。” 波士顿儿童医院自称推出了美国第一个儿科和青少年跨性别健康计划,即性别多专业服务 (GeMS),该计划迄今已为 1,000 多个家庭提供服务。该医院的GeMS 热衷于实施针对年轻女孩的“性别确认子宫切除术”,在因向“至少 17 岁”的年轻女孩提供手术而被质疑后,将资格年龄更改为 18 岁。[90]

除了青少年在心智未成熟时被诱导变性之外,《尊重婚姻法案》(Respect for Marriage Act,2022)实际上是对娈童癖这种犯罪者的保护。

为恋童癖正名的大学教授与政客们
对美国来说,更严重的还是极左派想为娈童癖正名。

最出格的是各种性学教授加入这种正名游戏。老多米尼大学(Old Dominion University, ODU)的助理教授艾琳·沃克(Allyn Walker),出版了一本为娈童癖正名的书,书名是《长长的黑影:被未成年人吸引的人及其对尊严的追求》(A Long, Dark Shadow:Minor Attracted People and Their Pursuit Of Dignity,这本书主张对娈童癖进行 “去污名化”,为恋童癖者追求尊严。建议将娈童癖改为在侮辱性上委婉的术语 —— “被未成年人吸引的人”。

该书挑战了 “广为流传的假设,即优先被未成年人吸引的人 —— 通常被称为‘娈童癖’ —— 必然也是掠夺者和性犯罪者。这本书将读者带入那些不使人反感的被未成年人的吸引的人(Minor Attracted Person,MAP)的生活。” 在一段流传极广的视频中,沃克为她这本书做宣传,并解释了他为什么使用 MAP(被未成年者吸引的人) 一词,说该短语 “不像娈童癖等其他叫法那样污名化”——这段视频出自 “前列腺基金会”(Prostasia Foundation)主持的一次访谈,该基金会是一个为娈童癖者提供掩护的邪恶组织。该组织还与 “ MAP 支持俱乐部” 合作,开辟一个服务于娈童癖者的 “同伴互助聊天”,加入聊天室的最低年龄为13岁。在为 MAP 一词辩护时,沃克引用了一个名为 B4U-ACT 的组织,这也是一个娈童癖倡导组织,由一个名叫迈克尔·梅尔斯海默(Michael Melsheimer)的人创立,梅尔斯海默是一名被定罪的娈童癖者,曾在联邦监狱服过刑。

这段视频引发争论后,老多米尼大学发表了一份支持沃克开场白的彻头彻尾的侮辱性声明,称:“学术界在寻求知识方面发挥着宝贵的作用。” 它还包括了沃克的一份声明,他写道:“我想明确一点:儿童性虐待是不可原谅的罪行。作为社会学和刑事司法的助理教授,我的研究目标是预防犯罪。”[91]

这种为娈童癖正名的观点,得到民主党政客的支持。2022年12月13日,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凯蒂波特(Democrat Rep. Katie Porter)在国会听证会上说: 称一个人为“恋童癖者”或“Groom”,就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性取向和性别认同而认为他们在从事犯罪行为,是美国的反 LGBTQI+ 极端主义和暴力”。波特还表示,“Groom的说法是一个古老的谎言,将 LGBTQ+ 人群定位为对孩子的威胁。” [92]

这样的美国学界教育界败类不止一两位。据Project Veritas揭露,芝加哥Francis W. Parker School的学生主任弗朗西斯帕克约瑟夫布鲁诺也是这类败类中的一个,他公然向媒体吹嘘他如何在自己的学校引入 LGBTQ+ 健康中心向未成年人教授“同性变态性行为”,“传递假阳具和肛塞……孩子们只是在玩它们……使用润滑剂与使用唾液……这是我工作中非常酷的部分。” 记者在观看布鲁诺向他展示的视频剪辑时,说“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是布鲁诺散发出的自豪感,以及对他和他的员工必须将无辜儿童腐蚀成 LGBTQ+ 变态的自由所带来的极大兴奋。“(相关:整个拜登政权是LGBTQ+ 的污水池。)邀请变装皇后“分发饼干和核仁巧克力饼并拍照”也是这所私立小学的日常教学工作。这所私立小学的学费每年高达 40,000 美元。布鲁诺表示他和他的员工有足够的现金可以随意支配,基本上可以为所欲为。[93]

芝加哥作为美国共产党的基地、BLM运动及奥巴马政治的发祥地,是美国当之无愧的三大左派堡垒,在这个堡垒发生的娈童丑闻令人震惊:2023年1月8日,芝加哥公立学校监察长办公室(The Chicago Public Schools Office of the Inspector General发)布了年度报告,自2018年10月以来,监管机构表示在302调查中发现了违规行为,在过去的四年中,数百名芝加哥教师和学校官员对学生进行了性训练和性侵犯,或参与了违反政策的行为。仅 2021-2022 学年发生的 600 多起投诉中,已经有 70 多起不当行为指控获得证实。报告中说,教师与官员经常为被性侵的学生提供酒精与大麻。[94]

左派叙事经常陷入矛盾而不自知。保守派指责“整个拜登政权就是一个 LGBTQ+ 污水池” (The entire Biden regime is an LGBTQ+ cesspool.),左派却用种种借口为犯罪者开脱,开脱的理由中有个著名的童年“阴影论”,每当有人犯罪,左派就从其童年贫穷、被强奸、性骚扰等经历中找出原因,认为这些造成终生心理伤害,因此反复引用法国文豪雨果在《悲惨世界》一书中的名言:“当一个人心里充满黑暗的时候,犯罪的不是犯罪者本人,而是制造黑暗的社会”,让犯罪者完全不用承担任何个人责任,比如为明尼苏达州那位弗洛伊德开脱,硬生生地利用言论管制与政治打压封杀不同意见,让他从罪犯成为英雄。但如今这些学界教育界败类,不仅为娈童癖正名,还将天真无邪的儿童进行性化教育,为未来的美国制造犯罪者。可以说,保护学校不成为性化儿童的场所,是一场保守派绝对不能丢失的最后一块文化阵地。

美国人能够躲过“性多元化革命”的灾难吗?
一个社会是否堕落,看教育、医疗、司法三大公共服务领域就知道了,而这三大领域当中,影响深远的莫过于教育,美国现阶段的教育正被性化教育与CRT严重摧残。

在男权社会,除了王室之外,女子没有从政与社会参与的权利,会出现“只恨不是男儿身”,但这是对权利的呼吁,与变性无关。从西方提倡变性文化以来,人们越来越多的听到有人说类似这样的话:“我是一个困在男人(女人)身体里面的女人(男人)。”这类话如果被1970年代以前的人听到,会被视为荒谬,甚至搞不懂到底在说什么。可是现在说这句话的人与听的人都习以为常。这几十年里,我们的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让原本惊世骇俗的话变得司空见惯?对这一现象,美国基督教历史学家卡尔·楚门(Carl Trueman)[95]写了一本《现在自我的崛起与胜利–文化失忆症、表现型个人主义和性革命之路》(The Rise and Triumph of the Modern Self),从人类文化心理演变的角度切入,对美国现在这一性多元化革命做了精辟的总结,这本书被福音联盟评为2020年最佳读物,在亚马逊网站上的基督教书籍类别也高居榜首。

在这本书里,卡尔楚曼说到,要真正理解过去六十年来的性革命运动,包括同性恋、变性、跨性别的正常化,就需要把眼光投向更广泛的背景。而这个更广泛的背景就是,过去三百年来人类对自我的理解的不断演变。特鲁曼引用了社会学家菲利普·瑞夫(Philip Rieff)的工作,对从古到今世界的文化发展进行了简要的解释。

菲利普·瑞夫把世界分成三种,第一世界是一个相信各样神话传说的多神的世界,比如说古希腊人相信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古罗马也为各种各样的神造了一座万神殿,中国传统文化里也有许多神话,好像盘古开天辟地,神农食百草等等。第二世界是相信永恒道德律的一神教的世界,作为代表的是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第三世界是不相信神的世界,也可以说是毁灭的世界,因为它致力于毁灭第二世界的文化。第三世界遵循的不是永恒的道德律,而是随着时代变迁而不断转换的价值观。里夫指出,人类在四个阶段里面寻求意义和目的。

1、政治人:希腊-罗马的理想,即人们参与社区生活。
2、宗教人:中世纪人们参加教堂敬拜和宗教朝圣的理想。
3、经济人:现代人通过金融活动和物质成功找到自我满足的理想。
4、心理的人:后现代的理想,即人们通过对个人心理幸福的内在追求来寻找他们的身份。

楚门指出,这种提法本身就太简单了。例如,使徒保罗清楚地意识到他的内在自我及挣扎(参见《罗马书》第7章),圣奥古斯丁在他的《忏悔录》中和马丁·路德在他与个人缺陷的斗争中也是如此。然而他承认,里夫的这四个阶段确实在更大的层面上描述了是什么导致了现在的境况。

根据楚门的说法,“心理的人”阶段为“性革命”创造了文化背景。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教人们抛弃约束他们的社会规范和约束;卡尔·马克思教人们反抗统治阶级的压迫;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教人们,人的核心是性,人们的性欲对他们是谁具有决定性意义。因此,我们被敦促在我们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方面寻求个人真实性,并拒绝任何与我们持不同意见的个人或机构。这种世界观已经主宰了世俗社会,并试图取代它所拒绝的《圣经》世界观。

在前三种人的时代,也就是政治人、宗教人和经济人的时代里,人关注的东西是外界的/外在的东西,比如他所处的社会,他的宗教信仰,他的工作等等。而在心理人出现之后,开始有了一个反转,人的焦点不再是外面的世界,而他的内心世界。当人的焦点从向外转换到向内之后,文化也跟着改变了。文化的目的不再是价值观的传承,而是让个人活的更精彩个人对自我的认识不再是按照外界的标准,而是由他自己来定义。但是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要成为完整的人,人的自我定义必须要得到他人的认可。

这也就是为什么同性恋群体或者跨性别群体不满足于社会对他们的容忍,而是要求别人都要认同他们,支持他们。对他们来说,仅仅容忍是不够的,因为容忍不代表赞同,而他们需要社会赞同他们对自我的定义,才能够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而之所以社会上对他们赞同的声音越来越多,是因为这个社会已经从第二世界越来越转向第三世界:一个相信流动的价值观而不相信永恒真理的无神论世界。

作者进一步解释,说从弗洛伊德开始,将革命性化,拼接之后的弗洛伊德和马克思思想改变了压迫的定义。马克思是从经济角度来看待压迫的,而法兰克福学派则将压迫内涵扩大了,从经济上的压迫扩大到性方面的压迫。如果一个人的性倾向不被社会认同,那么他就认为自己受到了性压迫。这也给当今西方政府要打压任何 “伤害 “他人的人提供了理论基础。也就是说,政府必须压制任何给别人造成不适、或情绪困扰的人,特别是如果这种压力与性身份有关。

以上解释,应该是从文化心理发展史的角度讲清了来龙去脉。由于美国最初以新教立国,尽管近年以来新教和天主教教徒的数量都在减少,据皮尤2018年和2019年的调查估计,仍然有约65%的成年人称自己是基督徒[96],因此这本书的解析对美国来说很重要。作者坦言相告,现在已经无法回到第二世界去,如何应付?作者最后提了一个建议:“LGBTQ的问题很让人担忧,然而它们不应该是基督徒关注的重点。 这些身份政治问题只是一场更大的革命的一部分。我们面对的是一场自我的革命”。

最后这句我不同意,因为这不是自我革命,而是一场蓄势待发的社会革命,包括政治、经济、宗教等多方面。它首先发生在西方世界内部,由世界第一强国与军事大国美国充当第一推手,西方世界已经完全屈从于美国的性多元化意识形态。俄乌战争是场文化战争的特点渐渐浮出水面,可以预知,这场文化战争摧毁的不是伊斯兰世界与中国,因为这两种文明自有来处与依托,最后摧毁的可能是西方世界自身。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他,80后“三院”院士,他引超10万次,最新Nature Materials! 2024-06-10 [107]
汤涛反驳丘成桐,称中国数学人才培养相当成功,提及哪七位中国科大白银一代? 2024-06-10 [163]
博士生抓住同门往自己培养基里倒酒精,整个实验室被拖垮,自己延毕 2024-06-10 [79]
知名教授疯狂压榨学生,反遭自己导师吐槽:你当年周末也出去撩妹 ... 2024-06-07 [156]
博士生唯一一作发顶刊!与导师约定:发表前严守秘密 2024-06-07 [120]
大学教授实验室“制冰毒”被捕,辩称只为给学生科普制毒,结果被判无罪... 2024-06-07 [121]
清华教授:学术研讨会,学术最不重要 2024-06-07 [182]
平均两三天发表一篇论文,这位高产学者惹了众怒 2024-06-04 [252]
从数学到哲学,王浩的爱智之旅 2024-06-04 [252]
中国最年轻女院士!38岁当选,拿奖到手软,却因太年轻遭到质疑... 2024-06-04 [318]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