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何清涟 | 美国共产主义2.0运动:性别多元化(4)
2023/9/20 16:36:44 | 浏览:1271 | 评论:0

迄今为止,美国历史上有过两次革命,第一次革命当然是美国建国的独立战争,这次革命标志着美利坚合众国的诞生,美国宪政、小政府模式的联邦政府、地方自治的政治格局诞生于这场革命。多数中国知识人(包括台湾人、香港人),理解的美国还停留在这个阶段。

第二次革命,是指美国第28任总统托马斯·伍德罗·威尔逊(Thomas Woodrow Wilson,1856年12月28日-1924年2月3日)创立的“行政国家” (administrative state)。威尔逊曾在1880年代说,“由明智的政治家管理的最专制国家,要优于被蛊惑民心的政客操弄的最自由国家”,因此他主张:第一,要把政策与民意分开,防止人们用投票来决定太多不该那样决定的事情;应该由专业人士组成的官僚管理国家;第二,他希望“政府研究出最佳的方法,让公共舆论得以控制某些事务,同时完全无法干涉其他事务。第三,”政府应该拥有行政上的弹性和裁量权。组织从上到下都不应该死守权力制衡的旧观念”。能同时满足这几个条件的,就是行政国家。行政国家的建立,被称为“美国二次革命”——深层政府(Deep State)指的就是这么一个系统。

在奥巴马第二任届满之前,美国《华盛顿邮报》曾于2015年12月1日登载过一篇《奥巴马悄无声息的跨性别革命》,就奥巴马政府在 LGBT 问题上的政治“遗产”进行了报道。[3]这篇报道说明,在芝加哥受过长项革命训练的奥巴马深知润物细无声的革命远比大鸣大轰的革命更容易成功。当时,美国人口普查局没有收集有关跨性别美国人作为一个独特人群的数据,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人口统计学家加里·盖茨(Gary Gates)表示,变性人的人数约为 700,000,占人口的 0.2% 至 0.3%。盖茨特别说明,这一估计偏低。

奥巴马执政的第一年,联邦政府就将性别认同视为优先事项。奥巴马于 2009 年 6 月发布了一份备忘录,指示各机构向同性伴侣的伴侣提供联邦雇员的配偶可获得的一些福利。该指令是一种低调的政策转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了几大影响:一是导致社会保障局决定降低在官方政府文件上改变一个人的性别的门槛要求,这一转变将决定一个人的性别在护照、纳税申报单、结婚证和其他记录上的记录方式,Elishe Wittes是第一个公开宣布并可以在社安卡上写明自己是男性的变性人。二是政府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开始允许医疗保险资金要承担性别转变的医疗费用,并警告保险公司禁止承保此类转变可能具有歧视性。农业部禁止在任何美国农业部计划中基于性别认同的歧视,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已将类似规定应用于其联邦住房计划。

所有措施中对后来影响最大的是对变性人的确认所需要的证明方式改变。在奥巴马入主白宫之前的美国,想要改变证件上的性别的人必须接受变性手术,许多 LGBT 倡导者和医生说,这是一项昂贵且不必要的变性手术。但从奥巴马2009年6月开始发动这场静悄悄的革命之后,随着各种重要证件关于性别登记的门槛降低,变性人所需要的手术证明也就水到渠成地废除了。自 2013 年 6 月起,希望在社会保障卡上更改性别的人只需提供一份医生证明,保证正在进行“适当的临床治疗”,诸如激素治疗、脱毛等,都可作为变性的充分证据。

白宫率先垂范,接受了三名跨性别实习生,并在2013年 8 月聘请了第一位全职跨性别员工。

以上,算作奥巴马留给美国的“重要政治遗产”,这遗产要得到执行,其前提是白宫主人必须是奥巴马的政治传人,这就是奥巴马在2020年坐在地下室里指挥大选的重要原因。

奥巴马-拜登两届美国政府接力推动的性别多元化堪称美国的“第三次革命”,尤其是改变人类有历史以来的男女之别——美国新教立国,《圣经》的创世纪认为上帝按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亚当,再用亚当的肋骨创造了夏娃。美国拜登-民主党政府用现代医学手段创造变性人,并且由男女两性衍生出58+种性别(加州到2021年已经多达134种),再开始在一些郡县实施群婚制,堪称一场人类文化史上的重大“革命”。

变性:奥巴马性别多元化革命“皇冠上的明珠”

LGB中的Lesbian与Gay在美国由来已久,奥巴马只是助推而已,但推动Transgender(变性)却堪称奥巴马“性别多元化革命”中最重要的政治遗产。

变性先驱“荷兰方式”的谨慎与美国变性狂飚突进[4]

说起来,变性最初是作为青少年精神病科的一个医疗分支出现的,历史并不长,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中心是第一家,最初从 1970 年代开始为跨性别成人提供多学科支持,作为变性医疗先驱的荷兰模式比较谨慎,但进入美国之后立刻狂飚突进,奥巴马利用政治权力介入之后成为美国K-12教育系统的运动。

1970年代,荷兰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学家安内露·德·弗里斯(Annelou de Vries) 开设了第一家向变性成年人敞开大门的诊所,其时性少数群体权利在荷兰开始受到关注。该诊所的医疗保健提供者获得了与这些患者打交道的经验,并为希望进行医学过渡的个人设计了一个循序渐进的方案:首先,患者将以另一种性别的身份生活大约 18 个月。然后,他们可以决定是否开始服用激素药物;在开始使用激素后,患者可以决定是否接受手术:对跨性别女性进行阴茎切除术和阴道成形术;乳房切除术和潜在的跨性别男性阴茎成形术。事实证明,阴茎成形术非常困难,以至于一位外科医生将阴茎描述为“几乎无法模仿的生殖器”。

跨性别历史学家亚历克斯·巴克尔(Alex Bakker)在他的《荷兰方式》(The Dutch Approach)记录了荷兰诊所 50 年的跨性别医疗保健。所有这些决定都是在与诊所的心理学家协商后做出的,临床医生旨在确保患者不会后悔他们的选择。他在书中描述,一种经过十年对年轻人的治疗,荷兰诊所的医生开始公布他们的方案和结果。1998 年,Cohen-Kettenis 发表了一份病例报告,描述了第一位从 13 岁开始服用阻断剂曲普瑞林(the blocker triptorelin)的年轻患者的经历。作为一个成年人,在切除卵巢和乳房手术一年后,患者称自己是对他的生活感到满意,对治疗不后悔。十年后,Cohen-Kettenis、Delemarre-van de Waal 和 Gooren 共同撰写了一篇题为《青少年变性者的治疗:改变见解》(The Treatment of Adolescent Transsexuals:Changing Insights.)的论文。该论文描述了儿科变性医学的协议在荷兰是如何变化的,并概述了支持和反对青少年治疗的论点。

2010年,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贝尼奥夫儿童医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Benioff children’s hospital)的发展和临床心理学家黛安·埃伦萨夫特 (Diane Ehrensaft)帮助成立了儿童和青少年性别中心。然而,与许多美国从业者一样,当她看到“荷兰协议”(the Dutch protocol),认为某些方面过于保守,例如“荷兰协议”要求儿童在过渡前经历青春期的第一阶段。

如同左派运动在欧洲虽然够激进,但却从未出现美国BLM运动中那种要砸碎旧世界的宣言与行动一样,变性的荷兰模式进入美国,就特别大胆,得到奥巴马政府助力之后,演变成变性革命。

奥巴马对变性的渐入式推进终获成果

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内比较谨慎,只是为Trans造势,比如从来就是LGBT并提,让人习惯Trans是同性恋中社区中的一员,同时他还在白宫举办变性人遇难纪念日演讲。但赢得第二任期后,他就开始为真正改变美国谋篇布局,几乎不加掩饰地推进变性议题,2015年奥巴马任命Randy Berry(Gay)做美国特使,周游各国,表明LGBTI权利属美国对外政策的重要事务;[5]奥巴马政府公开表示,变性人是人类多样性的体现;[6]2016年5月,奥巴马指示公立学校允许跨性别学生按照其自身的性别认同选择使用厕所,并威胁可能会对不遵循该行政令的学校取消联邦补助。跨性别群体认为这一举措是其公民权利的胜利。[7]

但奥巴马的“厕所令”后来引发了不少强奸事件。在奥巴马政府发布的“指南”中所定义的“Transgender”,有别于“Transsexual”(变性人)。后者指的是在生理上已经做过手术的人,而前者是指一个人认为自己的性别和其生理上的性别相反的人,比如一个男人如果观念上认为自己是女人,他就算是女人,这种不需要医生证明的“self identify”,是奥巴马行政令中所定义的关键概念。以德克萨斯为首的11个州(后增加至13州)就此提出诉讼,指责奥巴马政府意图使学校成为进行大规模社会试验的实验室,违反民主程序,以及践踏保护儿童和基本隐私权的常识性政策。川普上任第一天就宣布废除了这条厕所令。[8]川普亦曾于2017年通过twitter首次宣布“禁止跨性别者进入军队服役”的政策,2019年正式实施。而拜登则在2021年1月25日签署行政命令, 不仅解除美国国防部对跨性别者服役的禁令,还恢复了奥巴马的厕所令。[9] 这道总统令导致了不少学校发生性侵事件,2021年弗吉尼亚州的劳登县石桥中学(Stone Bridge High School in Ashburn, Virginia)斯考特·史密斯父女算是最著名的受害者,[10]因其政治影响,后面将讲述个故事。

从奥巴马签发“厕所令”开始,性别认知成为美国一个事涉政治正确的政治问题、社会问题,一场由极左发动的荒谬文化战争正式拉开序幕,成为奥巴马留给民主党继任者的重要政治遗产。川普一直被美国媒体称为恐同症、厌女症,对民主党热爱的变性议题只能在军队加以限制(拜登上任后第一天就予以取消)。但由于奥巴马影响深入整个行政系统,加州及民主党州都继续在K-12教育系统中推行诱导劝说青少年变性,青少年变性一直在进行,拜登当政之后,更是时不我待,将其作为其政府的首要内政在推行。

无论是奥巴马还是拜登,他们在K-12系统中推行性别多元化教育有社会基础,美国的极左不仅有主张,还找到实验场,这个实验场就是民主党的大本营加州。

LGBTQ教育的实验场:加州儿童性教育与色情培训趋同

在推进LGBTQI教育之前,美国K-12基本上有两大类性教育课程,一类是由主要性教育组织大力推动的“全面性教育”,包括性行为、避孕、防止性病的教育,这是多数。另一类是节制欲望教育(不谈避孕话题),鼓励学生节制欲望,将性行为延迟到结婚,这是少数教会学校。在一本广泛使用的初高中性教育教材中,作者告诉孩子,有些宗教认为婚姻以外的性是有罪的,“你得自己决定这些信息对你来说有多重要。”[11] 一言以蔽之,受法兰克福学派存在主义的影响,一切价值都是相对的,是非对错由孩子自己决定。这种进步主义教育理念其实是对青少年的一种放纵,但几乎所有的家长都未意识到其危害。自2010年代开始,美国教育朝向更“进步”的性教育方向发展, LGBT课程正式进入K-12系统。理由是在美国,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学生因缺乏安全感。[12]

加州K-12教育引进极度开放的LGBTQI教育,在法律上给予保证是个渐进过程。从1999年的AB537法案开始,在20多年的时间里通过了多项教育法律,使性教育课程得以进入学校。AB537(1999)允许教师和学生公开宣布和显示他们的LGBTQ性别状态;AB1785(2000)更求在加州教育框架(Frame)中包括性取向;SB71(2003)宣传LGBTQ为规范和安全的性行为;Title V教育法典(2004)定义性别为个人感知的,而非出生时的生理性别;AB394(2007)向教师、学生和家长推广LGBTQ的“反伤害”和“反歧视”材料;SB777(2007)教授学生“性别”是一种选择,禁止学校教学和活动中出现“歧视性偏见”。

加州政府为了在推行青少年LGBTQI教育的过程中减少阻力,逐渐剥夺家长对孩子的监护权,这个过程采取温水煮青蛙的渐进过程:SB543(2011)允许学校工作人员带12岁及以上的孩子离校去咨询同性恋服务,不需父母同意。2020年1月通过了一项政策,规定儿童可在未得到家长同意的情况下进行变性治疗。根据《跨性别者和非二元性别者的基本和性别确认护理指南》(Guidelines for the Primary and Gender Affirming Care of Transgender and Gender Non Binary People)中所述,以及内分泌学家的说法,这些变性治疗并没有得到FDA批准,而且会导致绝育和其它健康问题。加州的家长们发现自己的孩子终于成了性别分配的受害者,才被迫成立一个“保护我们的孩子(Protect Our Kids,POK),开始行动。

LGBTQ教育的内容逐渐扩展,从为其各种变态性行为正名,直至淫秽不堪,看过教科书内容的家长认为就是露骨 的色情教育。2011年的SB48《公平教育法》规定在从幼儿园到K12年级的“社会科学教学”中,赞扬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对社会的贡献。在奥巴马进入白宫之后,美国一些州开始试探性地推出“性别自我认同”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10911359.2014.909343,AB1266(2013)要求所有K12公立学校允许自称为女孩者(生理男孩)进入女性卫生间、淋浴间、俱乐部和运动队,自称为男孩者(生理女孩)可进入男性区域;AB329(2015)《青年健康法》要求在幼儿园至12年级(K-12)学校对学生进行全面的性教育,鼓励青少年对非生理性别认同、表达、体验和变性,并且学生不必经父母同意可在学校寻求“性健康”帮助,包括服药和性体验;SB179(2017)允许在出生证明和驾照等证件上采用非男或非女的性别;AB2119(2018)要求寄养家庭让寄养儿童获得性别护理和治疗,包括青春期阻滞剂、性交药物和变性手术等;2020年8月通过的AB2218向非营利组织、医院和卫生诊提供总数1,500万美元的基金,为未成年人提供青春期阻滞剂、性激素以及变性手术。

加州2015年通过了AB329法案(《青年健康法》),在幼儿园到K-12年级公立学校全面引入性教育课程;在2018年版,加州教育局发布的长达700页全面性教育框架中,推荐给从幼儿园到3年级(5岁-8岁)的一本《这不是鹳》(It’s not the Stork)书中,要求孩子看图描述性器官和性生理现象;对7-8年级(12岁-13岁)的孩子,要求他们认可不同的性取向,以及按生理特征划分的性别是有害的、夫妻不一定是一男一女等观念;在互动中团队同伴(Team Partner)必须具有包容性,以宗教信仰为由或坚守特定性别属于精神虐待;此外,还在课堂上向学生介绍三种性交方式及如何避孕。

剥夺父母监护孩子权利的最后一颗棺材钉终于敲下:2021年9月22日,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 签署法案,将该州多年来允许儿童向父母隐瞒性行为和堕胎的行为予以法律肯定,从此以后,该州的未成年人在父母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况下进行变性手术受到法律保护。[13]父母如果干预,会被剥夺监护权。

2022年6月,加利福尼亚州通过 S.B.107法案,该法案的主旨是:加利福尼亚州为所有因在外州违法而迁居加州的变性家庭与实施变性手术的医生提供保护:任何违反另一州禁止变性的法律而对某人发出的州外刑事逮捕令,加利福尼亚概不承认;它维护 “性别确认” 手术的正当性,并在法律框架下为之辩护。而且,若有外州的变性外科医生遭诉讼时,可以来加州躲起来,以保护其财产。[14]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和计划生育组织积极参与了加州公共教育中的性教育, 包括介绍与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的法律;参加LGBT学生俱乐部在学校范围内推广以性为特色的读物并获得性行为指南等。

家长们醒悟到加州公共教育危害孩子比较迟。加州“保护我们的孩子(Protect Our Kids,POK)民间组织认为 #公共教育 正通过“全面的性教育”(CSE)、“批判性种族理论”(CRT)和“历史修正主义”(Historical Revisionism)三个互相交叉的议程,威胁着美国孩子的健康和福祉,同时也威胁着这个国家的未来。[15]

何清涟 | 美国共产主义2.0运动:性别多元化(4)

由于美国教育权在州政府这个层级,教育大纲是各州制定的,所以各州进度不同。加上学区自治,各学区对大纲的执行力度又不同。据《LGBTQ-包容性课程作为改善公共卫生的途径》一文所述,2011 年,加利福尼亚成为第一个要求社会研究课程包括LGBTQ人物的贡献及其在当代社会中的角色的州。八年后,科罗拉多州和新泽西州通过了类似的立法。这篇文章非常不满意美国各州推广LGBTOI的进度,引用2020 年 5 月更新的美国性信息和教育委员会(SIECUS)州概况指出,尽管 50 个州中有 29 个州要求进行性教育,但只有 11 个州确保课程中包含确认 LGBTQ 身份或相关身份的信息对 LGBTQ 学生;变性学生常常被完全忽视。事实上,包括阿拉巴马州、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伊利诺伊州、路易斯安那州、北卡罗来纳州、俄克拉荷马州和德克萨斯州等八个州的教学中,当性教育涉及 LGBTQ 个人和关系时,是负面表述或不提及;五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要求有关 LGBTQ 性健康和关系的教育保持中立。六个州有促进积极关系的包含 LGBTQ 的健康教育课程: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俄勒冈、新泽西、罗德岛和华盛顿。[16]尽管这篇报道非常不满美国推进LGBTQI的进度,但实际上成绩斐然:根据 Williams Institute 于 2020 年 9 月进行的一项调查,9.54% 的 13-17 岁美国青年认为自己是 LGBTQ。[17]

奥巴马在军队中贯彻的“觉醒主义”

“奥巴马时代后半期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总司令开始不再将军队视为旨在消灭敌人的实体,而是将其视为实现进步目标的工具”,2019年9月4日,《纽约邮报》记者Kyle Smith 在他的报道《奥巴马如何将军队变成社会正义实验场》(How Obama turned the military into a social justice experiment)一文如此开头。美国军队近年发生的事情很多,有零星传说,包括美军在阿富汗军队中推行性别多元化教育等。因为美国军队对军人的性倾向自1994年2月以后奉行“不问,不说”(Don’t ask, don’t tell)的政策,再加上军内有保密规则,奥巴马入主白宫之后在军队推行觉醒主义及其产生的后果,很少有人写成文章。

2022年下半年,传统基金会网站上登载的这篇《美国军队的觉醒主义》(The Rise of Wokeness in the Military)[18],终于揭示了奥巴马将他的“觉醒主义”(Wokeness,以性多元化革命为核心)贯彻到美国军队的不良后果。这套美国左派处心积虑坚持多年,从学校到媒体到政府各个部门到私营企业大肆兜售那些荒唐理论进入军队之后,曾如同神话般存在的美军的战斗力被严重摧残。美国老兵认为目前对美国军队的最大威胁是激进的进步(或 “觉醒主义”)政策对军队结构的削弱——将军中各种退役人员称为“老兵”,来自于美国二战名将麦克阿瑟告别演讲稿:《老兵不死》(Old Soldiers Never Die)。从那以后,凡对军人职业拥有一份骄傲感的美国人,退役后都愿意这样称呼自己。

作者托马斯·斯波尔(Thomas W. Spoehr)现任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的国防中心主任,美国国防政策和战略专家,负责监督涉及美国国防事务的研究。曾在美军服役超过 36 年,获中将军衔。斯波尔曾担任美国陆军化学、生物、放射和核学校的校长。他从几个建设军队的几个重要方面分析了“觉醒主义”对军队的严重危害。

一、军队的凝聚力被严重削弱。斯波尔指出:“军队本来需要团结与忠诚,但觉醒主义的工作重点大多是宣传美国因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白人特权而存在致命缺陷的观点。这些灌输计划按照种族和性别对军人进行区分,这完全违背了军队在共同忠诚、训练和标准基础上建立凝聚力的要求”,“自2008年以来,空军至少成立了8个‘障碍分析工作组’,以‘创造一个不分种族、民族、性别、性取向、宗教或残疾的包容性文化’。这些小组包括 ‘土著民族平等小组’和‘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同性恋或质疑者倡议小组’。拜登总统在2021年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军队中的所有组织 – 以及联邦政府的其他部门 – 建立‘多样性、公平和包容办公室’(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 offices, 简称DEI),制定战略性的 DEI 计划,并建立官僚机构,报告实现 DEI 目标的进展情况。

尽管拜登说总体目标是 ”促进所有人的公平”,作者指出,实则这些灌输计划按照种族和性别对军人进行区分,完全违背了军队在共同忠诚、训练和标准基础上建立凝聚力的要求。……部队中的晋升如果不是单靠功绩(战功或训练中的表现),而是看肤色或性取向分配名额,强调基于种族、民族和性别的差异而选拔军官,必然会破坏军队的凝聚力。同时,“它也破坏了领导的权威,因为它对晋升是基于功绩还是配额提出疑问”。

最重要的是:军人被灌输CRT理论之后,会产生疑问:一个白人种族主义国家值得保卫么?

二、军队的战力(包括军人个体的体能与心理素质)受到破坏。斯波尔说,长期以来,体能一直是美国军队的一个标志。这个破坏来自三方面,首先是觉醒主义教育占用了大量训练时间;其次, 为追求 “公平竞争” 的 ”觉醒主义” 目标,体能标准被逐渐淡化。例如,陆军最近将俯卧撑的最低合格标准降低到令人印象深刻的10个,新的太空部队正在考虑完全取消定期体能测试。

斯波尔提到性别中立的男女混编作战使战斗力弱化。2015年,当时的海军部长雷·马布斯(Ray Mabus)断然拒绝了海军陆战队的一项研究,该研究的结论是:性别融合的战斗编队行动不快,射击不准确,而且女性在战斗中受伤的可能性是男性的两倍。他拒绝了这项研究,因为它不符合奥巴马政府的政治议程。同年,国防部向女性开放了美国军队的所有战斗岗位,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承诺(Ashton Carter)采用 “性别中立的标准”,以确保女性军人能够满足战斗资格的苛刻要求。从那时起,陆军已经努力了十年,将性别中立测试落实到位。但是,在发现女性的得分没有男性高之后,在宣传团体的激烈压力下,陆军扔掉了这个测试。现在,没有测试来确定任何士兵是否能满足战斗专业的体能要求。

曾在阿富汗服役的前陆军上尉詹姆斯·哈森(James Hasson)在《退出:社会正义勇士如何破坏军队》(Stand Down:How Social Justice Warriors Are Sabotaging the Military)一文中对大幅降低标准等问题进行了清醒的审视,他提到命令一名新兵做 10 个以上的俯卧撑作为对轻微不当行为的惩罚被宣布过于严厉;提到为了让更多的女性进入陆军游骑兵学校,而忽略了显示全男性海军陆战队的表现优于混合性别的数据,以及女性新兵更容易受重伤的数据。哈森在文中还提到一个项目,在这个项目中,男性士兵被要求接受假乳房和隆起腹部的训练,这样他们就可以体验怀孕士兵的生活。[19]

三、绿能能源方针用于指导军队的设备,包括武器及其配套装备。斯波尔指出,在军费没有相应增加的情况下,居然花费大量的资源在“绿色能源”与气候变化这类议题上面,这不仅使军队中更为迫切的研究及采购受到严重的抑制,未成熟的技术装备强行投入使用更会给军队在实战中遭到毁灭性的后果。

“觉醒主义” 还表现在将军队的使命与环境意识形态混为一谈。作者讲了一件事情:2021年,拜登对一群海外空军飞行员说,参谋长联席会议已经确定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全球变暖——这一说法让参谋长联席会议不得发声明澄清。同样,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为国防部规定了一个庞大的环境目标和要求体系。这些目标包括在2035年前过渡到所有电动非战术车辆,在同一年为军事设施提供无碳电力,以及在2050年前实现这些设施的净零排放。因此,五角大楼最近宣布,仅在2023年就将从其已经捉襟见肘的军事预算中拿出超过30亿美元用于与气候有关的举措。

四、指挥官员的经验与智慧。斯波尔指出,第75任海军部长雷·马布斯Ray Mabus的军中资历只是曾作为初级军官服役了两年。这点需要指出为什么他会觉得马布斯不合格。这是因为在美国军队里想要当高级军官,军校出身、服役时间长、功勋卓著,是升迁的三条硬杠。但拜登更进一步,于2021年10月19日任命了一位从未在军队供职的男变女变性人雷切尔·莱文(Rachel Levine)为四星上将,雷切尔·莱文从无军队供职经历,能获授此职完全是因她的变性人身份。前面已经说过,这种提拔本身会造成军中对军官能力的不信任。军队前线作战时,生死毫发之间,一支上下级之间缺乏信任、再因DEI觉醒主义教育丧失凝聚力的军队,有多强的战斗力,值得怀疑。

斯波尔还谈到觉醒主义教育,使美国民众对军队的信任与支持下降。他的论点得到罗纳德·里根基金会2022年 12 月 1 日发布的第五次国防调查支持,48%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军队“非常”信任和有信心,高于 2021 年的 45%,低于2018年的 70%。唯一可以安慰军队的是:美国公众对军队的信任度高于美国其他机构:33% 的受访者表示非常信任警察和执法部门,最高法院和总统职位各为16%,国会与媒体各为 9% 。根据调查,公众对军队的信心下降是由几个因素造成的。大约 62% 的受访者表示军队领导层正变得过于政治化,大约一半的人表示所谓的“觉醒”做法削弱了军队的效力。调查发现,在 18 至 29 岁的年轻人中,只有 13% 的人“非常愿意”参军,而 26% 的人根本不愿意。[20]

他的结论是:“觉醒主义” 的意识形态以各种方式破坏了军队的准备工作。他最后作了提纲挈领的总结与归纳:军队“如今的工作重点大多是宣传美国因系统性的种族主义和白人特权而存在致命缺陷的观点。宝贵的时间和金钱正被投入到‘觉醒主义’的计划和项目中,而这些资源本来可以更好地用于使军队更有能力。数十亿美元将用于五角大楼的气候变化项目,用于创建 DEI 结构和雇用 DEI 政委的时间和金钱,以及用于向军人灌输批判性种族理论和解决队伍中想象的极端主义危机所浪费的时间 ——所有这些都偏离了我们军队的宗旨:维护美国人民和国家的安全和自由。”

2022年9月,前国务卿彭佩奥公开发言表示,军队的“觉醒主义”使国家处于“真正的风险”,他决定发起一项新的举措来打击它,这项工作包括一个网站和 Pompeo 的非营利组织 CAVFUND 的广告活动。[21]

2、拜登政府:推广LGBTQI成内政外交要务

美国新晋总统拜登上任第一天 ,一口气“烧了17把火”,在总统办公室内签署17项行政令,推翻或者暂停川普在就职期间签下的诸多行政令,其中就包括恢复曾被川普下令废止的奥巴马厕所令(俗称男女同厕令)。

这些行政令范围从新冠大流行,重回WHO,到停止建墙,气候变化、预防/打击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非法移民改革、学生贷款、废除穆斯林旅行禁令等。其中有些条款,虽然不少选民反对,但总有部分选民拥护,比如开放边境欢迎非法移民、免除学生贷款、穆斯林国家的旅游禁令,至少让受益群体欢欣鼓舞。但“预防/打击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的反性别歧视(包含“反歧视跨性别者”)行政令对美国影响深远,算是吹响了全美中小学大规模推行变性教育的集结号,此后,美国中小学、幼儿园的变性教育成为政治正确的重中之重地。

拜登将性别多元化升格为“文化战争”

这项号称“ 反歧视”的行政令,英文标题是Executive Order on Preventing and Combating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Gender Identity or Sexual Orientation ,译成中文就是《关于防止和打击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的总统令》,共分四部分,每部分细分为若干条,非常详细地规定了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在学校、医疗保健、工作场所和其他美国生活领域受到保护,不受歧视,其中特别规定,允许跨性别学生根据其身份性别进入运动场、卫生间和更衣室,并要求学校必须接受“跨性别人士”参加女性运动会,否则将面临联邦教育基金停止拨付的惩罚——这种对跨性别人士的保护,尤其是允许生理上实际仍然保持男性的体能优势的变性女进入女子体育比赛,其实是给予特权,无视原生女性的权利,引发不少纠纷。

 

 

同时,拜登团队宣布成立 白宫性别政策委员会(White House Gender Policy Council),负责协调有关女性权益的政策和措施。拜登还任命了宾夕法尼亚州卫生局长莱文(Rachel Levine)为联邦卫生部助理部长(U.S.Public health Service Commission Corps),[22]她本人正是一位“跨性别”人士,毕业于哈佛大学的莱文多年奔走于LGBTQ前线, 40岁的时候她改变了性别,并与前妻育有两个孩子。后来,这位又因其变性人身份的高度政治正确,不仅官运亨通,被拜登晋升为中将。还星运亨通,2022年3月, 被《今日美国》(USA Today)评为年度女性。[23] 这位莱文因其地位特殊,成了左派当有的美国宝贝,说话肆无忌惮,一直呼吁儿童变性,并于2022年12月公开呼吁大型科技公司审查互联网上有关儿童“性别肯定护理”的“错误信息”的视频。[24] 有人翻出“她”在2019年参加青少年健康与医学协会一次会议的视频,Levine 推测在今天的环境中15 岁的青少年可能开始变性时,谈到自己中年变性时又补充道:“我不后悔,因为如果我在年轻的时候变性,我就不会有我的孩子了。我无法想象没有孩子的生活。”这段视频引发了一些父母和亲家庭组织的愤怒,指责她虚伪。[25]

拜登的性多元化革命,不仅体现在行动上的移风易俗,还要在文字上除旧布新。不仅白宫联系人信息填写栏上已经增加了Mx(非二元性别)选项,并且要求在公文和演讲文都将弃用“有性别刻板印象的词”比如主席“chairman”。

 

在拜登就职前2周,众议院议长Nancy Pelosi 提议从众议院规则文件中删除了“母亲”、“父亲”、“女儿”、“兄弟”等其他带有性别色彩的词来形容家庭关系,规定使用性别中立的词,比如“父母”(parent)、 “孩子”(child)和“兄弟姐妹”(siblinig)来代替。[26]佩洛西在宣布提议的修改时说,新规则将使众议院成为“历史上最具包容性的”,这个提议还包括设立众议院“多元化和包容性办公室”。

当时,民主党左派依照佩洛西众议院规则,将所有带“man”等性别含义的词全修改,如policeman改成了police officer,Fireman改成了firefighter,后来发现还有mailman/human/women/men……,还有Grandmother、grandfather、godfather、godmother……等需要修改,实在改不胜改。这个提案与中国文革“破四旧”中的改名之风如出一辙,在社交媒体上受到了广泛的嘲笑,“正如你所看到的,国会确实掌握了美国的脉搏,”保守派Daily Caller 在 Twitter 上讽刺道。还有人认为“这是某种通过混淆产生混乱的计划”。这种荒唐计划就连南希·波洛西自己也无法在家中率先实行,她的女儿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用Mother称呼她,最后这场美国“破四旧”的改名风终于无疾而终。只有极少数人认识到这种看似荒唐的词汇修改,是美国左派试图通过立法改变人类社会沿习已久的人际关系,重新定义个人与家庭的关系。

女作家阿比盖尔·施里尔(Abigail Shrier) [27]对佩洛西这种利用权力颠覆人类沿袭已久的界定性别与家族关系的词语革命非常愤怒,在《抱歉,佩洛西:消除官方对“母亲”的使用并不具有包容性——这是对女性的战争》一文中,举了一个例子。他谈到极左之都——加利福尼亚民主党对这种新话术的疯狂迷恋:正如加利福尼亚州的保险专员已发布一项指令,将健康乳房的双侧乳房切除术从“美容”程序重新分类为“重建”程序,以“纠正或修复由先天性缺陷引起的身体异常结构”。作者进一步指出,“女性身体在语言和法律上都失去了意义:医生无需将年轻女孩健康的乳房视为有害肿块。对个性的反乌托邦威胁在于:没有父母,我们都变得原子化和可替代,失去了我们真正的个性。……那些迫切要求这些改变的人之所以这样做,正是因为他们知道没有比消除女性和使社会成为可能的自然纽带更有效的方式来颠覆社会。国会民主党人通过奥威尔式的法令,让我们向一个用无意义的话语走向无产世界更近了一步。” [28]

拜登立法推动全美青少年变性运动

拜登接手了奥巴马政治遗产,其中最认真对待的就是推广青少年变性,这也是他最著名的竞选承诺之一。2020年10月15日美东时间晚上八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在宾州费城国家宪法中心由美国广播公司(ABC)新闻主办的选民互动大会讲话。他回答了选民关于疫苗、口罩、填塞法院(Pack The Court)等问题。

在直播接近尾声时,州立学院居民米克·海克(Mieke Haeck)获得了向这位前副总统提问的机会。海克是当地的一名理疗师,也是两个女儿(其中一个是变性人)的“骄傲的妈妈”。她问拜登,如果当选,他将如何保护LGBTQ的权利。

拜登说:“我将断然修改法律,取消那些威胁LGBTQ权利的行政命令。如果一个8岁或10岁的孩子决定想成为变性人,如果她觉得那样会让她感觉更好,会让她的生活变得更轻松。我们应该零歧视。我保证,父母和其他人没有权利不同意她这么做。”[29]

同性婚合法化这个门槛在美国早已跨过,拜登要想在国内性别多元化这“进步主义事业”上获得政绩,只能是努力推广变性政策。2021年3月31日,美国国务院的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出席纪念国际跨性别现身日(Transgender Day of Visibility)视讯会议并发表讲话说,“在取得进展的同时,对跨性别者,特别是有色人种和非二元性别认同者的轻侮在全世界很多国家仍然普遍存在,“政府有责任保护、尊重和维护所有人的尊严和基本自由”,其中包括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酷儿和间性者等群体(简称为LGBTQI+)。[30]但在上述“进步主义”大业中,拜登最热衷的是鼓励引导美国青少年变性。2022年4月,拜登和他的政府发布了两份下属机构的文件,旨在支持和鼓励男孩和女孩进行化学和手术阉割,且美其名曰 “一种支持性医疗保健的类别”。这两份文件,一份来自人口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Population Affairs),题为《性别确认保健与年轻人》(Gender-Affirming Care and Young People);另一份是《性别确认保健是创伤告知保健》(Gender-Affirming Care is Trauma-Informed Care”。是由国家儿童创伤压力网络(The National Child Traumatic Stress Network)发布,用奥威尔在《1984》里描写的专制主义的语言解释了为什么父母和其他人支持孩子改变性别的愿望如此重要。这些官员表示:“早期确认性别的保健对儿童的整体健康和福祉至关重要”。接下来,拜登政府推出五项 “性别肯定保健”(gender-affirming care)法规。[31]

除了鼓励变性的“制度建设”之外,拜登还在担任社会公职方面为变性人开道,以资鼓励。拜登于2021年10月19日,任命了一位从未在军队供职的男变女变性人雷切尔·莱文(Rachel Levine)为四星上将,成为美国最高级别的跨性别官员。雷切尔·莱文从无军队供职经历,能获授此职完全是因她的变性人身份。莱文的变性人身份也引发不少保守派的反对。《华盛顿邮报》提到,保守派法律团体司法观察(Justicial Watch)主席汤姆·菲顿(Tom Fitton)在社交媒体“脸书”上写道:“‘拜登帮’在公共卫生服务中玩身份政治。” [32]

美国军队早就开始推行鼓励包含变性在内的性多元文化(LGBTQI),到了2022年8月,干脆开始禁用性别、年龄等称呼,例如她、他,老少之类的。[33]

拜登政府上任不到两年,美国内政问题一大堆,当政者视而不见或者巧言饰非,只有在推进变性议题上不遗余力。拜登履任不到半年,在《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公告 2021年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酷儿骄傲月》中,除了展示他上任第一天就签发的支持鼓励保护LGBTQI的各种总统令之外,还列举了人事制度最大的改革——按LGBTQI配比分配官职。“如今,在几乎各级政府中都有LGBTQ+人士——在市政厅、州议会、州长官邸以及国会大厦和本政府各部门。在我任命的1500位官员中,有将近14%的人表明是LGBTQ+身份,令我尤其荣幸的是担任运输部长的皮特·布蒂泽吉(Pete Buttigieg),他是成为内阁成员的第一位公开的LGBTQ+人士;以及第一位得到参议院确认担任卫生部助理部长的公开的跨性别人士雷切尔·莱文(Rachel Levine)”[34]——这等于承认美国奉行一种新身份政治。人类历史上, 曾有过两类身份政治:按照出身划分等级的王朝贵族政治,共产国家按照逆向歧视的原则,以阶级划分等级的红色身份政治(出身越低贱者越高贵,比如工人农民是受剥削阶级,因而成为领导阶级。

这种按照性别来选拔政府官员的新身份政治有严重问题,有时候会忽视官员本身的操守。美国《商业内幕》报道,拜登政府能源部高级官员、美国联邦政府首批“非二元性别”官员之一的萨姆·布林顿(Sam Brinton)被指控犯有盗窃重罪。今年9月,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州的机场(the Minneapolis St. Paul Airport)偷走了一位乘客价值2325美元的名牌行李包,然后在酒店清空里面的行李衣物后将行李包据为己有。被起诉后,布林顿被悄然安排停职休假。[35] 明尼阿波尼斯的盗窃官司还未了结,这位拜登政府官员又因在拉斯维加斯(Las Vegas)哈里·里德国际机场(the Harry Reid International Airport)被控重大盗窃罪,据称布林顿在那里偷了另一名旅客的行李。随着法律纠纷的不断加剧,布林顿当初宣称自己年轻时接受反同性恋转换治疗过程中,饱受其父亲虐待(多次殴打及用枪指其头部威胁)及治疗师残酷对待的故事受到质疑,这受迫害经历帮助布林肯在LGBTQ社区中迅速崛起。这质疑来自LGBTQ Nation发表的一篇文章(2022年12月7日),作者是著名的LGBTQ活动家韦恩·贝森(Wayne Besen)。[36]

贝森认为编造转同治疗受虐待故事是成名捷径,可能让人费解。其实只要研究左派运动史,就知道从《共产党宣言》开始,世界左派就用反迫害聚集人群、召集队伍是左派运动模式及理论建构的出发点。共产主义1.0版,是用阶级论塑造出受压迫阶级,在欧美是工人——无产阶级,在中国是工人与农民。中共工人运动史与农运史,都会有这样的经典桥段:诉苦大会,通过诉苦,让工人农民了解到自己是受剥削受压迫的受害者,然后投入阶级战争解放自己。如今欧美的左派运动,在美国则是通过批判性种族理论灌输种族歧视、通过批判社会对LGBTQI+的歧视形成受迫害族群。这两种身份政治的共同点就是建构受迫害镜象,让受迫害成为一种获得利益的社会资本。所以中国在文革时,工人贫农出身的人喜欢强调自己家里三代讨饭受穷,布林肯们建构转同治疗受迫害出于同理,都是将受迫害当作一种社会资本。

拜登政府宣布将在全世界推广LGBTQI+价值观

与此同时,美国推出性别中立的“X护照”,要求各国接受。2022年4月28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宣布:我们发布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份公开的美国政府报告,展示我们为在全球推动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酷儿及间性人等人士(LGBTQI+)的人权所作的工作。我们敦促所有政府与我们一起采取行动,支持LGBTQI+人权捍卫者不懈和崇高的工作。” [37] 2023年3月21日,美国务院发言人约翰·柯比(John Francis Kirby)在视频讲话中称:“向世界推广LGBTQI+文化是美国外交政策的核心”[38]

除了与美国奉行同样的LGBTQ+文的西方国家之外,美国这套价值观响应者寥寥。2021年,俄乌战争还在进行,西方社会将这场战争上升到文化战争的层面,通过各种途径在乌克兰推行同性婚合法化,理由是:依据乌克兰国防部的规定,当该国军人战死在沙场上时,军方必须通知其家人、配偶或是其他亲近的亲属。但这些规定并不适用于无法合法结婚的同性伴侣。乌克兰的军队中有不少同性恋,但根据现有法律,同性伴侣无法享有到医院探望伴侣、继承财产所有权、照顾已故伴侣的孩子等权利。于是有人发起一项联署公开信,要求乌克兰政府批准同性婚姻合法化。联署者超过2.8万人。发起人为24岁的索文柯(Anastasia Sovenko),是一名居住在乌克兰南部的英文教师,她的性别认同为双性恋。她表示自己读到一篇文章关于乌克兰异性恋士兵在上战场前赶着和伴侣结婚,她对此感到难过、愤怒和受挫,因为LGBTQ+士兵无法这么做。

自从2014年乌克兰亲西方的领导人上台之后,增加了该国对LGBTQ的支持。乌克兰国会在2015年立法通过禁止在职场对LGBTQ+的歧视,不过至今尚未允许同性婚姻。对这项要求,泽伦斯基在总统府官网发文解释说,根据乌克兰宪法第157条,宪法在戒严或紧急状态期间不得修改。由于乌克兰仍处战争时期,现在无法修宪让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泽伦斯基表示,可以引入“民事伙伴关系”来解决这一问题。作为建立和确保人权和自由工作的一部分,政府“正致力达成有关乌克兰同性伴侣关係登记合法化的解决方案”;他会和其他部长一起推动,以确保所有乌克兰人的权利和自由。[39]

乌克兰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俄罗斯一直反对同性恋。从2012年起,俄国政府陆续推出守护传统价值观的法律2013年通过《同性恋宣传法》,讨论性别平权成了俄国政府认定的“违法政治宣传”,危害儿童和社会。 2020年,禁止同性婚姻被写进俄罗斯宪法。2021年7月,俄罗斯发布《联邦国家安全战略》,在长达43页的文件中,提到“传统价值观”多达20次。在“实现国家安全”的标题下,特别强调家庭、母亲、父亲等传统的重要性,并强调孩童的道德、智力、身体发展等,直言俄罗斯必须提高出生率。2021年底,与LGBTQ+相关的非政府组织,被划入“外国代理人”名单之中。

在美国国务院2022年4月28日发布公告要在世界范围内推广LGBTQ+人权价值观之后,俄罗斯针锋相对,同年10 月27 日,俄罗斯国会下议院国家院(Duma)通过《同性恋宣传法》修正案,禁止在媒体、网路、广告、文学和电影进行“同性恋宣传”,凡“否认家庭价值”和“导致未成年人想要改变性别”都被列为违法内容,而禁止宣传的对象从原本的未成年者,扩大至成年人,触法的外国人将被驱逐出境。该法案拟对宣传LGBT、恋童癖和变性处以最高1000万卢布的罚款,并禁止在广告、媒体和书籍中进行此类宣传。

对此,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推特中写道:“我们呼吁俄罗斯立法者撤回该法案,尊重所有人的人权和尊严。”他说,拟议扩大非传统关系宣传禁令的法案如获通过,“将成为对俄罗斯言论自由和LGBTQI+权利的又一次严重打击”。[40]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对俄乌战争的意识形态性质认识得非常清楚,2023年1月5日,他在挪威的会议上称:“他们联合在一起,是因为他们想要另外一个世界秩序。事实是,他们不认同我们的价值观,并试图捍卫会破坏我们自由信仰和民主的利益。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联盟应该团结。”[41]类似的话,从俄乌战争开始,他说过好几次。结合布林肯与美国国务院多次官宣的美国价值观,就是LGBTQI+为核心的美国新人权观念。

西方通过乌克兰打的这场代理人战争有个戏剧性的效果:被宣传成邪恶苏联帝国继承者的俄罗斯,如今成了西方基督教文明的捍卫者。有人将这点大声说出来,更多的人在心中认同这一看法。

但布林肯今后估计会比较忙,因为美国如果要将推广LGBTQI+视为国家外交政策,反对的可能不止俄罗斯一国。几乎与俄罗斯同时,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国家——公认的民主国家印度尼西亚国会宣布讨论新的《刑法修正草案》(RKUHP),将同性恋与婚前性行为入罪——这可视之为对美国推行LGBTQI+价值观的一种回应,尽管将婚前性行为入罪是矫枉过正之举。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望月新一:骄傲而避世的天才数学家 2024-06-29 [547]
绕毅:科学人也分三六九等 2024-06-29 [493]
放弃硕士学位回国,辞去青岛市副市长职务,她的一生是个传奇 2024-06-29 [592]
“科学先生”卡尔·萨根 2024-06-29 [504]
袁亚湘院士:刷题能学好数学吗? 2024-06-29 [484]
热力学温标的发明者威廉·汤姆森 2024-06-27 [542]
985高校博士:师从院士的我,直到毕业也没和导师单独说过一句话 2024-06-26 [612]
985女学霸转行做厨师遭质疑:浪费教育资源!她却说:天下没有白读的书 2024-06-26 [611]
纪念数学大师诺维科夫:苏联第一位菲尔兹奖得主 2024-06-24 [630]
他,80后“三院”院士,他引超10万次,最新Nature Materials! 2024-06-10 [104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UCLA CCS 2019 Fall Quarter Lecture Series Overview 谭晶晶:美国科技界高度关注中国科技创新进展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