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最新消息内外互动
关键字  范围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来源:窗敲雨 | 2023/11/27 2:41:10 | 浏览:878 | 评论:0

1945年,明尼苏达大学的体育场下方藏着一群骨瘦如柴的年轻人。

  他们消瘦的身体肋骨清晰可见,嘴唇青紫,惨白的眼球看不到一丝血色。他们已经虚弱到连爬上台阶都困难,但却必须完成高强度的运动与工作,并且不会得到一分钱报酬。

  这些人不是被奴役的劳工,而是一项实验的受试者。为了科学,他们自愿忍受饥饿,并向世人展现了饥荒对人体健康的深远影响。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他们怀着理想,自愿加入了一项忍饥挨饿的实验 | the Minneapolis Newspaper Collection

   饥饿实验 

  这项惊人的研究常被称为“明尼苏达饥饿实验”。虽然以“饥饿”闻名,但研究的关注重点其实不是饥饿本身,而是“人体如何从饥饿中恢复”

  当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在许多地方造成了大范围的饥荒。当战火逐渐平息,如何为饥民补充营养才能让他们更快恢复?这就是生理学家安塞尔·凯斯(Ancel Keys)想借助饥饿实验回答的问题。为了测试不同的“恢复食谱”,他希望首先让被试陷入和战争难民相同的饥饿状态。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你愿意为更好地喂饱他们而挨饿吗?”在饥饿实验招募被试的宣传册上,印有这句醒目的宣传语,以及饥饿儿童的照片

   为理想挨饿 

  参与饥饿实验的被试共有36人,他们都是健康的年轻男性,是从数百位热情的申请者中选出的。这群年轻人身份相当特殊:他们都是出于宗教信仰和个人信念拒绝参与战争的人。

  在当时,政府同意了这些和平主义者不服兵役的要求。但作为替代,他们被严格管理,并需要参加没有任何报酬的“志愿工作”——比如在医学实验中担任“人体小白鼠”。

  这些年轻人带着理想前来参加实验。他们虽然拒绝上战场,但依然渴望为社会做贡献。这项实验“援助饥民”的人道主义理念吸引了他们,使他们甘愿忍耐饥饿之苦。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被试们居住在明尼苏达大学纪念体育场的下方——当时,

  只有这里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他们与凯斯的实验室 | digitours.augsburg.edu

   用6个月减重25% 

  1944年11月19日,耗时近一年的饥饿实验正式开始。

  实验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3个月的“基线测量期”,此时被试食物摄入充足;接下来是长达6个月的“饥饿期”,在这期间被试的食物热量被砍到原来的一半;最后是3个月的“恢复期”,此时被试的食物有所增加,但依然受到严格控制。

  节食期的“饥荒食谱”参考了欧洲战场上的真实情况,主要由土豆、面包、通心粉和根茎类蔬菜组成。按照计划,这种热量严重不足的食谱将使被试在6个月内体重减少25%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研究者绘制的饥饿期热量摄入(实心圆点与实线)和体重变化(空心圆点与虚线)曲线图 | Ancel Keys et al.

  除了控制饮食,被试们还有许多必须完成的任务——具体内容包括每周步行35.4千米(22英里),为实验室工作15小时,进行25小时的学习,以及完成各种体能与生理指标测试。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被试在跑步机上完成实验任务 | the Minneapolis Newspaper Collection

   眼中只剩下食物 

  在挨饿的最初几周,被试们还有精力互开玩笑,并通过音乐会、戏剧等活动转移注意力。但接下来,饥饿迅速侵蚀了他们的身体与精神。

  长时间挨饿之后,这些年轻人对食物展现出了近乎病态的痴迷。他们开始在少得可怜的餐食中兑水,并创造出繁琐的用餐程序,好让食物显得多一些。他们努力舔光餐盘里的每一粒残渣,并为争夺粘在锅边的一点点通心粉而大打出手。而在此之外,无论是和平理想的严肃讨论,还是校园中邂逅的美丽女性,都无法再让他们提起任何兴趣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1945年7月30日,《生活》(Life)杂志在报道中展示了两位骨瘦如柴的实验被试 | Wallace Kirkland/Time Life Pictures

  为了延续生命,他们的身体想尽办法节省每一点能量:被试们的平均体温从37℃下降到了35.4℃,心率也只剩下每分钟35次。他们时刻都感觉寒冷,即使夏天也带着毛毯。只有在长时间洗热水澡时,他们虚弱的身体才能真正暖和起来。

  人们的力量与耐力也严重下降。一位名叫杰伊·加纳(Jay Garner)的被试甚至因此被困在了商店的旋转门中:他无法推动转门,只能在原地尴尬地等待其他人解救。被试们变得疲劳、抑郁、易怒而且冷漠,不止一人在夜里做起了吃人的噩梦。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被试们用餐的大厅,在饥饿期,他们每天可以在这里领到两顿卡路里经过严格计算的餐食 | Todd Tucker

  尽管饥饿如此折磨,但绝大多数人都顽强地坚持到了最后,仅有4人因为偷吃食物等原因被排除出组。即使精神濒临崩溃,这些年轻人依然强烈要求继续实验——因为他们把饥饿实验看成了实现理想、造福人类的使命。

   艰难恢复 

  1945年7月28日,难熬的饥饿期终于迎来尾声——然而,痛苦却还没有结束。

  进入恢复期,被试的饮食依然严格受控,食物量也并没有增加很多。在研究者设计的恢复餐中,热量最低的一种只比饥饿期食谱多了400千卡——对于已经忍受饥饿6个月的年轻人来说,这点热量完全不够。被试们的体重、心率、抑郁评分等一系列指标恢复都十分缓慢,身体不适也没有显著减轻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一位被试在实验不同时期拍下的胸部x光片,胸腔中间的白色区域显示了心脏尺寸的变化。

  实验发现,长期饥饿会使被试的心脏缩小约17% | Ancel Keys et al.

  一天天数着日子好不容易熬到恢复期,但饥饿和虚弱却不见好转,沮丧的情绪在被试中蔓延开来。在这其中,一位名叫山姆·莱格(Sam Legg)的被试精神状况恶化尤为严重,他在绝望中甚至挥起斧头,剁掉了自己左手的三根手指。但即使如此,躺在医院里的莱格依然请求研究者将他留在实验中。“在我的余生里,人们会问起战争期间我做了什么。而这项实验是我给出体面回答的机会。” 他这样说到。

  迟缓的恢复让研究者凯斯也着急了起来,他紧急决定再为被试增加每天800千卡的食物。最终,被试们的健康状况终于逐渐有了起色。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被试丹·米勒(Dan Miller)在饥饿期(左)与恢复期(右)的照片,

  在饥饿期,他的体重下跌了24.5% | Henry Scholberg

  然而,他们对食物的强烈渴望依然没有消失。在实验结束、饮食限制终于取消后,这些年轻人陷入了疯狂的暴饮暴食。在11月的一个星期六,被试理查德·蒙迪(Richard Mundy)甚至吞下了多达11500千卡的食物,这相当于他过去饭量的4倍。很多人都变得比实验开始前更胖了,有人甚至因为吃得太多进了医院。

  在数月至数年的时间之后,被试们才终于基本恢复了原状。

   独一无二的资料 

  在漫长的折磨之后,饥饿实验真的造福人类了吗?

  凯斯最初希望研究能用来指导战后恢复,这一点并没有实现——因为实验结果来晚了一步。饥饿实验的最终报告直到1950年才正式发表,此时距二战结束已经过去了5年。

  不过,这份题为《人类饥饿生物学》的报告确实具有独一无二的价值,人们至今仍在持续参考和引用它。医生把研究结果用于神经性厌食症患者,辨别各种症状的来源;历史学家则把它与史料对照,论述大饥荒对古人的影响;在大众科普中,作者也时常援引饥饿实验来提醒人们留意过度节食的风险。

节食6个月后,他举起斧头砍下了自己的手指

  明尼苏达大学生理卫生实验室的入口,饥饿实验就在这里进行 |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Archives

  现在看来,饥饿实验无疑是一项糟糕的研究——它损害了被试的健康,与医学伦理相悖,这样的实验绝无可能再来一次。然而,无论世人如何评价,被试们自己依然为这段特殊的经历感到骄傲。在采访中,多名被试都表示,假如重回年轻时,他们依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参加实验——即使他们已经知道了过程会有多么艰难。

  “这项实验为我的人生增添了色彩,它是我做过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被试韦斯利·米勒(Wesley Miller)这样说到。

  参考文献

  [1] Todd Tucker - The Great Starvation Experiment_ Ancel Keys and the Men Who Starved for Science(2008)

  [2] Ancel Keys, Josef Brožek, Austin Henschel, Olaf Mickelsen, Henry Longstreet Taylor - The Biology of Human Starvation. 1-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1950)

  [3] https://academic.oup.com/jn/article/135/6/1347/4663828

  

相关栏目:『内外互动
科学家发现:善恶有报是有学术依据的 2024-02-20 [627]
外媒评选最“坑”的12个专业,英语专业排名第8,第1名竟然是... 2024-02-17 [480]
国外填“婚姻状况”表,有一项叫 common law,啥意思? 2024-02-16 [190]
萧东:2023年美国躲过萧条,2024年呢? 2024-02-04 [523]
哈佛教授:长期太累或太穷的人会变傻 2024-01-11 [947]
请删掉99%的useMemo 2024-01-19 [804]
几何简史 — 带你回顾让你又爱又恨的几何 2024-01-10 [1058]
哈佛大学教授彼得·加里森:是物理?是技术?是哲学?这是科学! 2024-01-05 [1291]
《GEO》:德国汉学教授收集的上世纪70年代中国政治宣传画 2024-01-08 [1152]
中美科技教育交流如何回暖? 2024-01-05 [1122]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