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作者:元日安 | 2024/4/1 12:34:26 | 浏览:342 | 评论:0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1975,福州七中的操场上,意外挖出了一座南宋古墓。

古墓里,没有金银,全是衣裳,一共354件。

之前中国从未出土过任何宋代服饰实物,一件都没有!这一下,出来这么多!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可为什么随葬的只有衣服?这些衣服又是如何保存700多年不坏?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墓主,是谁?
考古队员还没来得及回答这些问题,新的发现,再一次震惊了所有人——

他们发现了一双脚——一双小脚。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它只有13.65cm,这是什么概念呢?

现代女生一般脚码是36码,大约23cm,墓主的脚,只有现代女性脚的二分之一。

换句话说,这是中国考古发掘的、第一双小脚。

但震撼考古队员的,还远不止这些——

随着墓主的神秘身份被破解,我们关于中国女人缠足的认识,将会彻底被颠覆。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我们以为缠足是女人的一场浩劫,但其实,对古代女人来说,缠足是一场“女性解放”。

怎么会这样?!

要讲清楚这个庞大的、属于全体中国女人的故事,我们还得从那个神秘墓主说起。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一、女性的割礼
千禧年,汉服运动席卷中国。

一位17岁少女,成为这场运动的领袖。

她有300多件汉服和100多件配饰,她的穿搭在汉服圈疯传。由于她的汉服,都是南宋形制,汉服圈称她为“南宋一姐。”

但出乎网友们意料的是,这位17岁少女,是个“死人”——她其实来自700多年前,没错,她就是我们开头提到的那位墓主:

黄昇。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黄昇是南宋状元黄朴的女儿,在16岁时,嫁给了皇族赵与骏,但在婚后1年死去。

她的随葬品,只有衣裳,354件宋时锦绣——浓缩了她短暂又华美的一生,也绽露出了她最隐秘的心思。

谁也想不到,“南宋一姐”最爱的,是一双“美丽的小脚鞋”。

黄小姐的弓鞋(小脚鞋),玲珑小巧,剔透如烟,长只4寸,比我的手还小。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黄小姐那么爱裹脚?又为什么文风蔚蔚的南宋,会如此推崇缠足?
为了解开缠足之谜,妇女史教授高彦颐花了数年时间,写作了《缠足:“金莲崇拜”盛极而衰的演变》,这本书,也是我们今天内容的指南。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要还原这场诡秘又疯狂的“小脚的盛宴”,我们还得把时间,转回700多年前的南宋临安。

【黄昇故事根据黄昇墓志,部分细节有合理想象】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福州人黄朴一生最引以为豪的,有两件事:

一件,是在绍定2年(公元1229年)高中状元;

另一件,是生了个宝贝女儿——黄昇。

黄朴对女儿,恨不能“宠上天去”:女儿要临安最好的丝绸,他千金去买;女儿想要最新款的抹胸,他天天盯着泉州市舶司出口的单品;连女儿的裹脚布,老黄也下定决心,一定是临安最好的丝绸!

绍定3年,黄昇4岁,按习俗,她该裹脚了。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经过五代、北宋,到了南宋,缠足已经成了全中国贵族女性的习俗。

按照元朝陶宗仪(《南村缀耕录.缠足》)的说法,缠足始于南唐后主李煜。

李煜让宠妃窅娘以丝绸绕脚,把脚弯曲得像新月一样,纤小的脚,翩翩起舞,如同流风之回雪(“以帛绕脚,令纤小,屈上作新月状”)。在李煜之后,缠脚开始在上层社会流行(“人皆效之,以纤弓为妙”)。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窅娘娘娘的舞带,是中国第一条裹脚带,舞带飘摇,200年,到了南宋,对脚的“纤弓审美”,早已烙入了少女们心肠。

小女孩黄昇眼里的裹脚带,一如当代小女孩眼里的高跟鞋,是美的象征。

在京城临安当校书郎的黄朴,给女儿采办了上等丝绸的裹脚带,快马快递到福州。

黄小姐的缠足就这样开始了。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缠足从四五岁开始,一直到十五六岁缠成,四五岁,要进行的是第一步:试缠,之后是第二步:试紧,再之后是第三步:裹尖,再之后是第四步:裹瘦,最后在成人礼前,完成第五步:裹弯。

女子的长成,伴随着,缠足的完成。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在少女黄昇心里,缠足并不似我们所想的那么恐怖,她迫切地想缠足,想拥有一双纤小玉足,想变美。

到了南宋,中国对女性的小脚审美,其实已经延宕了千年。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秦始皇选妃,小脚便是标准之一;三国时,曹植在《洛神赋》里,夸洛神脚纤小,“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唐朝也推崇小脚,唐玄宗给杨贵妃的《罗袜铭》写道:

“罗袜罗袜,香尘生不绝……窄窄弓弓,手中弄初月。”

唐玄宗手里的初月,就是杨贵妃的小脚。

更不要说,黄昇出生前30年,她的福建老乡、“圣人”朱熹,也在福建,给缠足打CALL,“圣人”尤其爱小脚。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在黄小姐的价值观里,裹脚,是美的历程,还不止,还是小姐的特权。

以我们今天的眼光看,缠足是对女性的身体阉割,丧失行动能力,就意味着女人无法独立生活,她们只能依附于男人,缠足把“弱”和“女子”绑定,让“弱女子”成为全社会默认的共识。

但其实,不是这样。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在五代到两宋,缠足开始流行时,中国并不是全民缠脚,由于裹脚会让女性丧失一定行动能力,它并不属于需要劳作的平民女性。

在黄昇生活的南宋,只有富家千金,才裹得起脚,裹脚带进入平民阶层,还要再过200多年。

早期的缠足,不是身体割礼,更多是一种精神割礼,和你以为的不同,接受这割礼的,并不是缠足的女儿,而是督促缠足的母亲。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为了“帮”女儿顺利缠足,南宋的母亲们形成了三个固定方法论:缠足前“诳诱”、缠足时“张迫”、缠足后“顺导”。

在最初版视频中,我有对这3步做具体的解释,但在视频发布前,我给了3位女性看,对这一部分,她们感到非常生理不适,考虑到女性观众的感受,关于“诳诱”、“张迫”、“顺导”的奥秘,我在这里再做说明: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第一个:诳诱——未缠之时,甘言诳诱,使女孩内心羡慕。等到女孩首肯,第一次缠裹时,需要较松弛,使她不觉太痛苦。

第二个:张迫——以后,逐渐加紧,此时女孩虽然哭闹,母亲也不为所动,对女儿,就像狱吏对待囚犯。

第三个:顺导——女儿挺过痛苦期,并接受父权价值,竞尚小脚之美,并且,此时小脚也基本缠成了,母亲就因势利导,教女儿如何纳鞋底、如何绣鞋面、如何缠裹,语深意挚,又恢复了慈母面目。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这3个方法,“诳诱”、“张迫”、“顺导”,和老鸨劝妓女接客的方法很像,是一种精神控制、“爱”的PUA。

从社会学来讲,缠足是一场服从性测试,缠足的过程中,母亲将女儿的身体符号化,操纵、胁迫和说服。它诱导女性驯服于父权价值之下。小脚只是这套价值的缩影。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不过,黄昇的妈妈,没有露出这“恶”的一面,洪氏在黄昇的少女时代,即早逝,陪伴她走过这段隐曲历程的,是祖母潘夫人。

我们对潘夫人所知不多,但让人意外的是,这位老夫人很有文化,甚至能熟读《资治通鉴》,此外,老夫人还是一个“社牛”,经常办文人派对。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16岁这年,黄昇缠好了脚,穿上了心心念念的弓鞋,她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是女人的成人礼:笄礼。

这意味着:她要出嫁了。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潘老夫人为孙女寻了一门好亲事,她被许配给了宋太祖赵匡胤第十一世孙赵与骏。

1242年,黄小姐出嫁了,“宠女狂魔”黄朴,老泪纵横。本以为等待女儿的,是相夫教子、岁月静好,但他没有想到,1年之后,黄昇花季离世。

她是难产而死,还是病死?墓志没有说明,只怆然写着:

“千里之程,方出门行,未一日而止耶”。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1243年11月1日,黄昇被葬于福州城北浮仓山,陪伴她入葬的,是她心爱的衣裳,她的凤冠霞帔、她的抹胸围兜、她的罗袜锦袍,还有那双弓鞋、那条裹脚带。

在黄朴的痛哭中,黄昇的棺椁被合上,和她的衣裳相拥而眠,从此700年。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男凝的玩具
在黄昇沉睡的700多年间,中国山移海易。

黄昇去世1年多之后,黄朴伤心过度,黯然离世。他被葬在福州城北,望着浮仓山,遥遥地守护着女儿。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35年后,崖山海战,南宋战败,蒙古铁骑踏破临安,陆秀夫抱着南宋幼帝,跳海身亡。

南宋灭亡。

江山易主,胡服风靡,黄昇心爱的衣裳,被掩在地下,成为南宋时尚的遗珠。

崖山之后的700年时间里,缠足,并未因异族统治中断,相反,对女性小脚的审美,开始走向了病态化。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玩弄汉族女人的小脚,最初是蒙古贵族带有征服意味的诡秘性趣,进入明代后,这种性变态却成了青楼标配,明代的“莞式服务”里就有“弄足”。

到了明末,性解放的思潮下,“弄足”也达到了高峰。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明末文坛领袖李渔,就称女人小脚:

“香艳欲绝”,“魂销千古”——据说,他还列举了48种女人小脚的玩法……

甚至他还在《闲情偶寄·声容部》,提出了女人小脚的评比标准:“足尚瘦尚柔(态尚媚)”,这是明代版的“白幼瘦”。

并且“李大师”还给中国各省女性小脚排行,认为最好的小脚,“莫过于秦之兰州、晋之大同”,并且DISS了北京女人的脚,认为燕女小脚太“刚”、不“柔”。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到了晚清,湘中名士王先谦、叶德辉,在看书时甚至要手握姬妾的小脚。「昼间欣赏,夜间把玩」。

还出现了一本叫《香莲品藻》的书,把小脚分成不同的品相,有「三贵」、「五式」、「九品」、「十八种」。

裹脚带是女人的体己物件儿,不能晾晒,只能在室内阴干,这些有大量细菌的二手裹脚布,却在晚清,成了一些男人的收藏。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民国初年,贵族妇女用过的丝绸裹脚布,可卖出5000两白银的天价。

缠足的,不只是女人,还有男人。

根据《清代声色志》记载,一些唱旦角的男演员,为了演好女人,也会自小缠足,而达官显贵驯养的娈童,也就是小男宠,也会被要求缠足……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在近代中原地区的民谣里这么唱道:“豌豆开花角对角,我劝小妹裹小脚。妹的小脚裹得好,哥的洋烟断得脱。”洋烟就是鸦片的俗称。

妹的小脚,哥的洋烟,是近代中国最不光彩的“两大国粹”。

女人的“脚刑”,和男人的“脚控”,绑在一块,成为封建文化最丑陋的DNA。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700多年间,女人的弓鞋,也发生巨大变化,黄昇随葬的弓鞋,是平底船型,但到了明清,女人的弓鞋已经固定成高底三角形。

这种形状变化意味着什么呢?高彦颐教授指出:三角形高底弓鞋是女阴的象形,它意味着女性的小脚,已经成为父权的身体符号。就像林语堂所说:“缠足却为中国人在性的理想上最高度的诡秘。”

然而,让我们想不到的是,在这场男性病态审美主导的话语狂潮里,女性甚至协力制造了这场缠足的狂欢。

讲述这场绵延400年的脚上雌竞,我们又要再次回到黄小姐的鞋。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脚上的雌竞
在黄昇生活的年代,最高贵的弓鞋(女人的小脚鞋),是宫样。

所谓宫样,即是皇宫里的样式,最早记载宫样的,是个大人物:苏轼。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在《菩萨蛮·咏足》中,苏东坡吟咏道:

“偷穿宫样稳,并立双趺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这句诗的意思是:一个女孩,“偷穿”宫样的弓鞋,尽管“并立站着都苦难”,却还在说着宫样弓鞋的“纤妙”。

一个偷穿,一个纤妙,可以看出少女们对弓鞋的追捧,也能看到女人们在脚上的竞争。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明代后女人们甚至还有了共识:脸是天生的,脚是可以人为的,缠足如医美。

我们无从得知,黄晟是否也想得到一双宫样的弓鞋,但想来,这个爱美爱时尚的少女,不会不对宫样动心。

宫样到底多好看?金子做的裹脚带是不是真的存在?

关于这一点,恐怕无从得知了,满清入关后,皇室不再缠足,宫样也失传了,但从17世纪欧洲贵族女人束腰束到死人的程度,我们可以想见,当时宫里的缠足,要更夸张。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和大家印象不同,宋明两代(明初期),并没有强令缠足,不仅没有,还禁止部分女人缠足。

《野获编》记载:“明时浙东丐户,男不许读书,女不许裹足。”这个规定似乎从元代就有。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朱元璋的妻子马皇后,就是因为是丐户,也就是乞丐的女儿,没有缠足,成了后人口里的“大脚皇后”。

这实际上,就是不让平民女人,和贵族女人,卷脚。全民化的脚的内卷,得到了明中叶,并且还卷出了新的标准:三寸金莲。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伴随着三寸金莲的标准诞生,天足女人开始遭到史无前例的恶毒羞辱。

天足女人会被认为不像女人,甚至被比作“大黄猫”、“好大的蹄子”等等。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红楼梦》里王熙凤常骂的“蹄子”,其实就是对“大脚女人”(正常脚大小的女人)的污名化,而“小T子”则是指缠得好小脚、专勾男人的“潘金莲”。

如我前头所说,明太祖朱元璋的马皇后,没有缠过脚,在正德之后,民间开始群嘲马皇后的脚,甚至产生了新的汉语词汇:露马脚。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对大脚的恐惧,也让女性在脚上的雌竞进入疯狂。

根据《采菲录》记载,在山西、山东、陕西等一些缠足大省,每到春秋两季,会有赛脚会,小脚妇女们,“浓壮艳饰,端坐棚内,两足长伸,鳞排竿架,莫不争奇炫小,以博好评”。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那样的盛景,我们今人是看不到了,当然,作为男人的我,就算穿越回去,也看不到,因为赛脚场禁止男人入场,这是一场女人的“狂欢派对”。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但这并不是芭比乐园的芭比派对,她们不是姐妹,是对手。

女性与女性的关系,被缠足割裂了,一种被默认的雌竞意识,弥散在整个社会。

直到近代。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1975年,沉睡了700多年的黄昇醒来,她的衣裳,把宋代时尚,带回人们眼前。

20年后,高彦颐教授从黄昇的弓鞋开始,去寻找中国女人缠足的记忆。

在写作《缠足》时,高彦颐去了云南通海县六一村,这是一个“小脚村”,她问两个缠足老太太:

“你们还织布吗?”

她们没有回答,只是蹬着小脚,模拟出当年织布的景象。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一项习俗,已成过往,小脚织布,也早已淡出她们的生活,即使她们无法用语言,叙述当时的情况,但她们的身体,却顽固地记录下这段历史。

“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缠足仿佛一个女性的驯化仪式,在一代又一代中国家庭中,循环上演,构成了女人身体的史诗。

高彦颐最终以这个场景,作为全书的结尾,她在提示每一个女人:

缠足,是她们的身体,也是我们的历史。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此时,当你望着黄小姐的弓鞋,或许,你会看到,在这个17岁少女身后,一个庞大的、属于全体中国女性的身体史诗,她们——以衣裳为生命、又以衣裳为墓志。

然而,关于脚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当时间进入民国,革命党拉开了放足的历史大幕,但他们没想到,阻挡他们解放妇女的,不是爱小脚的男人们,恰恰是裹小脚的女人们。

一场脚上的革命,又荒诞又残酷,它会怎样开始?又会怎样结束?我们留给下一期来讲述吧。

她们的身体,我们的历史


参考资料:

[1][美]高彦颐著,苗延威译.缠足“:金莲崇拜”盛极而衰的演变[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

[2][清]方绚著.香莲品藻[M]《.香艳丛书》第八集第1卷,上海:国学扶轮社,1914.

[3]罗志田.新旧之间:近代中国的多个世界及“失语”群体[J].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

[4]杨念群.从科学话语到国家控制——对女子缠足由“美”变“丑”历史进程的多元分析[A].汪民安主编.身体的文化政治学[C].郑州:河南大学出版社,2004.

[5]黄金麟.政体与身体:苏维埃的革命与身体,1928-1937[M].台北:联经出版社,2005.

[6]黄金麟.历史、身体、国家:近代中国的身体形成(1895-1937)[M].北京:新星出版社,2006.

[7]冯骥才.三寸金莲[M].北京:新星出版社,2005.

[8]杨兴梅.小脚美丑与男权女权[J].读书,1999,10.

[9]姚灵犀.采菲录[M].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1998.[10]高洪兴.缠足史[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1995.

[11]陈文联.论近代中国的戒缠足思潮[J].南昌大学学报,2001(4).

[12]杨兴梅.以王法以风俗:近代知识分子对国家干预缠足的持续呼吁[J].近代史研究.2010(1).

[13]张德坚.贱情汇纂[A].中国史学会.太平天国(三)[C].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

[14]杨兴梅.观念与社会:女子小脚的美丑与近代中国的两个世界[J].近代史研究‚2000‚(4):53—86.

[15][美]伊沛霞.内闱:宋代婚姻和妇女生活[M].胡志宏‚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

[16]杨剑利.女性与近代中国社会[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7.

[17]吴昊.中国妇女服饰与身体革命(1911—1935)[M].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08.

[18]黄昇墓志,详细参考豆瓣文章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209547748/?_i=6911410ny4R-vh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太原近期多人跳桥轻生,是抑郁还是....... 2024-05-23 [64]
为什么科学家应该是公共知识分子? 2024-05-23 [33]
王小波撞墙身亡,葬礼无同行肯送 2024-05-23 [59]
简单一招,瞬间平息怒气 2024-05-23 [27]
张传宇:近代华商、日商在东亚及东南亚的贸易竞争 2024-05-23 [25]
工资“分界线”,中国87.1%为低薪、普薪,你是否在其中 2024-05-22 [106]
高瓴资本张磊:判断一个人是否靠谱,关键看 4 个维度 2024-05-22 [108]
近2000名中国寒门学霸的自白:读书还有用吗? 2024-05-22 [60]
别害羞!跟我一起逛逛这些「性博物馆」…… 2024-05-20 [96]
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90%的人在40岁的时候,职场生涯就已经结束了,到头来,白忙活一场 2024-05-20 [15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