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知而不为:胡耀邦是如何看待权术的
2024/4/11 12:42:30 | 浏览:454 | 评论:0

对于权术问题,胡耀邦并不是不懂权术,而是站在一个更高地视角去看待,他觉得如果盛行玩弄权术之风,只有极少数人是赢家,而全党、全国人民都是输家。与其搞权术,不如开创一个更公开、民主的制度,政治才会进入一种良性的循环,国家才会有希望。


胡耀邦的思想深为人们所感兴趣,他的政治人格亦广受大家的关注。不过,很多人对耀邦同志往往这么评价:是个好人、是个亲民的政治家,甚至以“异数”相称,可惜太天真、不够成熟,不适合搞高层政治。也有一些人从“更高的立意”来评判他作风,笔者听闻一个经济学家“抱怨”过,胡耀邦如果政治上成熟一些,那么中国改革就会少走很多弯路了。

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老练”政治家往往是胸有城府、高深莫测、不苟言笑的,说一个人“不成熟”,意味着这个人不懂权术,不知厚黑学,胡耀邦坦荡直爽、平易近人、不搞阴谋,按照这个人们心中普遍存在的潜在标准,他显然“不达标”。

那么胡耀邦到底懂不懂权术呢?笔者这些年也经常琢磨这个问题。按道理讲,胡耀邦自从1937年起就在党中央高层工作,在复杂的政治生态中浸润四五十年,对权术自然应该是了如指掌;再说,能当上党中央总书记肯定不是愚钝之辈,焉能不识权术?

笔者这些年通过胡耀邦同志的同事、家人、部下所讲的诸多细节趣闻中,也印证了这个判断:他并不是不懂“权术”,而是君子怀玉,有更深的想法和更高的追求,用“知而不为”形容更恰当。

知而不为:胡耀邦是如何看待权术的

这里先讲几个历史记载之外的小故事。文革”中,大多数被打倒的老干部对当时的做法很不理解,心灰意冷的有之,绝望自杀的也有之,尤其是到文革后期,很多人对局势更加不解、失望,但是同样也遭受严重打击的胡耀邦却没有那么悲观。他给家人讲了一个故事:“唐太宗要立李治为太子,就先把他最有名的功臣李勣贬到边远地区去了。然后告诉李治,等你继位的时候,再把他给请回来。”他还经常对一些老干部传话,要乐观些,一不能自杀,二不要自污、自我上纲。他本人也是这样做的,“文革小组”和军代表一再软硬兼施,但是他只承认自己犯了错误,绝不会承认自己是“走资派”。

有一次,胡德平给父亲推荐《韩非子》一书,韩非子曰:“夫龙之为虫也,柔可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若人有婴之者,则必杀人。人主亦有逆鳞,说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则几矣。”大意是说,跟国君相处一定要很慎重,国君就像一条龙,龙的脖子下有几块逆鳞,龙的什么地方你都可以摸,就不能逆鳞而狎,若有逆鳞之举必遭灭顶之灾。

耀邦同志看后不由得自言自语道:“唔…唔…逆鳞…逆鳞…”当时正是“文革”中的1968年,党内有几块禁区,是严禁议论、挑战的,也就是韩非子说的几块“逆鳞”,他此刻一定是心有所动、思有所想,才有这种言行表情的流露。

“文革”初期,胡耀邦曾多次向家人深谈“庐山会议”上的悲剧。庐山会议“批彭”,胡耀邦是全程经历的,并且他是被专机接上庐山的,彭德怀的遭遇,胡耀邦非常难过,只不过是应付性地批评了几下。不过,他也非常遗憾地表示:彭老总如果不是写信,而是主动找毛主席恳谈一次就好了。为什么呢?因为毛主席也有心结:最早发现“左”的问题是我,低调俱乐部最先唱起来的也是我,现在批“左”为什么还要另起炉灶?试想,“七千人大会”上,林彪何尝不是挑起毛主席的这一心结,以致毛主席当场起立,为他的讲话鼓掌。另外,彭老总在信中的一些批评意见,原来是毛主席在延安批判王明等“左”倾教条主义时使用的观点,如“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相当激烈刺激。

这些都说明,当时很多人都在困惑的时候,胡耀邦已经看清政局变幻背后的奥秘了,读懂所谓“帝王心术”了。近些年很多学者利用当事人回忆或者档案资料,对重大历史问题进行解密,对照这些研究结果,我们也可以看出,当时处于桃花源中的胡耀邦,其实是洞若观火,与后人上帝视角基本一致,他焉是不懂权术?

再者从1977年党校率先揭批康生,到1978年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平反“六十一人叛徒案”,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推动农村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在一系列棘手问题上,很多事情开始的时候胡耀邦都是孤军奋战,可是他善于制造机遇、开创局面,让历史的动力以四两拨千斤的气势冲破无比强大的阻力。诚然勇气也很重要,但是不懂权术的话,能这么快扭转历史方向吗?

“文革”后期,尤其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胡耀邦身居高位后,有很多迫害过他或者背后放过暗箭的人也纷纷登门拜访,他依然对别人非常热情,给人家处理难题。1964年胡耀邦被任命为西北局第二书记兼陕西省委第一书记,下车伊始就全力纠“左”,集中精力搞生产,不过遭到西北局的严厉批判,落得个“只管粮棉油,不分敌我友”的右倾现行帽子,其中两个人性质最恶劣,一位是整起人来毫不心慈手软,住院了也不放过,一位是落井下石,竟然不顾三十年友谊,把私房话揭发出来。

没有想到,胡耀邦担任中组部长时,积极为二人平反奔走。在担任中央秘书长后,又听说那位原西北局主要领导在京没有住所,立即给他安排住处,某天还叫上德平同志说:“去看看这位老同志,一起去,我要化干戈为玉帛”。甚至对他迫害最持久的“团中央”的军代表,80年代仍然被提拔当上了某部副部长。

家人和秘书经常提醒: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某某人以前可坏了,以前对你做了很多坏事。还有人送给胡耀邦“东郭先生”的绰号,意思是说他好人、坏人识别不清。可是胡耀邦回应说:我怎么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啊,但是没有必要计较,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这些人犯错也不能完全归咎为他们的品德,是时代的错误,是制度的错误。

所以,他并不是不知道别人在玩弄权术和阴谋,但是他会宽容别人的错误,并且希望去用完善制度来减少人性之恶,这是一种更高境界的大慈大悲之心。他的这种做法会也感化很多人,那位曾经迫害耀邦的西北局老同事,若干年后在一次全国党代表大会选举代表时,边投票边大声说:我选年轻同志胡德平一票,而当时耀邦刚刚去世不久,胡德平个人的政治生态环境并不宽松。

至于胡耀邦为什么反对搞权术,或者不以权术待人,笔者再分享几个故事。耀邦同志还几次跟家人讲,汉武帝废戾太子,搞宫廷仇杀,这让汉朝的元气为之大伤。戾太子就是卫皇后所生的太子刘据,汉武帝晚年猜忌刘据,最后酿成血腥内乱,太子被杀,武帝事后也追悔莫及,不但为之昭雪,并筑“思子宫”以表哀思。班固在《汉书》中感叹:“巫蛊之祸,岂不哀哉!京师流血,僵尸数万,太子子父皆败”。耀邦认为即便是汉武帝这么聪明的人,也会败在自己的权术中,人在操弄权术的时候,终归有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时候,所以,还是最好远离权术,误人误己。

耀邦同志还经常告诫别人说:“防人之心不如信任、批评和自我批评,把问题摆在桌面上来解决好”。他认为,共产党员一定要光明磊落,绝对不能让猜疑、提防之心占据党内政治生活的一席之地,如果把这种关系引入党内,谁能保障防不生疑、疑不生戒、戒不生斗?那将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现象!

对此钱益民将军(叶帅的亲家,叶选宁的岳父)晚年时候的一个回忆。抗战初期,中央军委总政治部有专门设立的锄奸部,部长由钱益民担任。锄奸部在基层单位广设线人耳目,可以随时打小报告,目的是保卫陕甘宁根据地的安全。当时陕甘宁边区仅有150余万人,但根据1939年边区政府工作报告,当时却有9000多个工作点,10万多名锄奸团员。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曾危言耸听地说过:“外来知识分子至少有一半是特务!”延安的气氛很紧张,人人自危。

不过年仅23岁的胡耀邦敏锐意识到:线人制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反特”应该依靠群众路线和加强党员纪律性,而不是依赖线人;基层保卫工作应该由党支部负责,而不是锄奸部的“细胞组织”的工作网。

胡耀邦和钱益民联名先后向王稼祥、谭政、毛泽东、张闻天等递交了详实的调查报告,得到他们的赞同,中央于1940年3月将锄奸部改为保卫部,第二年又撤销了基层工作网,边区政治生活氛围因此大大改善。锄奸是延安时期极其敏感的工作,极少有人敢于对这个问题发表看法,胡耀邦勇气和敏锐洞察力也受到了毛泽东的称赞,他鼓励胡耀邦说:“你们年轻人的思想,就像早晨的朝阳,光与热是能打破保守的雾气混沌的!”

胡耀邦在中央苏区的时候差点被打为“AB团”杀掉,深受这种猜忌防范之苦,所以此后,尤其是他开始担任重要领导后,一直在推动政治生活阳光化、公开化。这些尤其集中体现在他担任总书记后制订的种种规则上,推行的种种促进党内民主和社会进步的改革措施上。

知而不为:胡耀邦是如何看待权术的
(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是胡耀邦等共产党人推动政治生活正常化的一次重要努力)

他就职总书记后,也有人反映说他不严肃、不庄重,没有领导气势。他听了之后不以为然,他的真实想法是:我其实是有意给周围营造一种轻松和谐的气氛。他觉得,我们党长期受“左”的或“整人”的政治环境干扰,政治生活太紧张了,他想以身作则希望政治生活正常化、民主化,如果领导干部任何的讲话、交谈都是命令、指示,不但禁锢广大干部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同时也会封闭自己学习、进步的环境。他认为,如果书记处学汉高祖,国务院玩曹孟德,下面的干部也都玩封建权术,这还像共产党吗?

显然,耀邦同志一贯很警惕那种藏在桌面以下的权术潜规则,主张要形成充满公开、阳光、正气的政治生活氛围。这种思想是他积极体验、观察,认真思考的结果,也是他从几十年革命生涯中得到的经验所得。对于权术问题,他也是站在一个更高地视角去看待,他觉得如果盛行玩弄权术之风,只有极少数人是赢家,而全党、全国人民都是输家。与其搞权术,不如开创一个更公开、民主的制度,政治才会进入一种良性的循环,国家才会有希望。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早熟”的中国政治为什么走不出“专制集权”的牢笼? 2024-05-18 [21]
高校明确:取消外语专业! 2024-05-18 [24]
几千年的专制政治,统治者干得最多的两件事! 2024-05-18 [22]
1980年华国锋处境艰难,许世友仗义发言:华主席不会虚与委蛇 2024-05-17 [52]
人和人之间的精力差别大到离谱!是天生的还是因为运动? 2024-05-17 [36]
社会正在批量生产“文盲”和“精神病”! 2024-05-18 [102]
抗抑郁最管用最的好运动,第一名并不是跑步。 2024-05-18 [130]
权力是如何扩大到改变宪法而不受任何约束的? 2024-05-16 [88]
区分科学和技术是掩盖自己无能的遮羞布 2024-05-15 [82]
政治衰败的最早迹象显现在经济衰退 2024-05-15 [5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慕波:爬取7万条帖子  看看人们都是怎么吐槽相亲的 :陈文玲: 必须推动中美关系回到正确轨道 Colleen Flaherty 翻译 刘勤:MIT教授发文《美国经济评论》 :生命科学受益于明星科学家们的死亡 :北京和上海金融人的最新鄙视链 :日本政府《氢能利用进度表》 :美国《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报告》 :天津工业大学“经纬英才”引进计划 :浙江财经大学国际青年学者论坛的邀请函 (10/31-11/1)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