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保守主义”大回潮
作者:赵皓阳 | 2024/4/16 12:11:23 | 浏览:344 | 评论:0

“保守主义”大回潮

上周文章《“民粹主义”是“爱国主义”最大的敌人》,这个标题的思路,类似于《毛泽东一生最大的敌人》中“官僚主义是社会主义最大的敌人”“走资派是共产党人最大的敌人”的逻辑——最大的敌人出在内部。

要说可恨程度而言,“外部”的敌人比如帝国主义、叛徒汉奸,那肯定是“可恨”得多。但毛主席说得好,“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就比如假如不是苏共变修、变帝、变腐败,那怎么会被美国“和平演变”呢?那就得它去“和平演变”美国了。

所以接着上一篇文章的讨论,我们把目光从“内部”逐渐转向“历史趋势”,看看这一股“民粹主义思潮”背后的经济基础、理论基础、社会基础究竟是什么。这就必须要明确两个概念:(进步的)左翼民族主义,(保守的)右翼民粹主义。

“保守主义”大回潮

(一)根本区别

左翼民族主义的立场是反对一切剥削、一切压迫、一切帝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

简述一下:左翼反对美国是因为美国就是当前最大的剥削者、压迫者;左翼反对日本是因为日本没有清算自己内部军国主义路线,没有偿还战争罪行,还在不断危害世界;左翼揭露犹太跨国资本的罪恶,是因为他们通过金融工具一次次地收割全世界劳动人民创造的财富;左翼反对乌克兰是因为二毛一直在为纳粹招魂,同理,如果大毛军阀化了,甚至法西斯化了,左翼也会反对大毛。

而右翼民粹主义分子反对美国日本,是因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右翼民粹的逻辑就很简单了:盎撒,邪恶种族,屠屠;犹太人,自古以来的邪恶种族,屠屠;鬼子,活该,屠屠;韩国,喜欢偷的棒子,屠屠;东南亚,没进化的猴子,屠屠;印度,肮脏的阿三,屠屠;黑人,劣等种族,屠屠;俄国,有血债的毛子,屠屠;日耳曼人,发明屠屠的父亲,理应屠屠;蒙古人,发明屠屠的爷爷,更应屠屠;中东,全是绿绿,都要屠屠;土耳其,突厥余孽,必须屠屠;老墨,毒窝,一起屠屠;拉美,有点远,不知道因为什么,总之屠屠就对了。

“保守主义”大回潮

是不是很生动形象?这就是我们当前互联网舆论生态的真实写照。这些人主打一个键盘上的慷慨激昂,反正除了我天朝上国,国家全世界其他都是劣等种族,都不配活了。这些家伙主打一个激进且没文化,甚至连盎撒属于日耳曼人、斯拉夫人和高加索人的区别、犹太人现在经济属性和宗教属性远大于民族属性这些基本知识都不知道,反正都屠屠就对了。

如果以为右翼民粹主义仅仅“排外”,那就太天真了。因为我们见过的右翼民粹最多的样子,是美国的红脖子,天天嚷嚷驱逐穆斯林、在美墨边境修墙的那种。但是右翼民粹“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矛头一定会对准我们内部。

首先是对少数民族的敌意,更典型的是基于阶级的歧视:一线城市土著瞧不起外地打工人,东南沿海地区瞧不起内陆省份,城市人瞧不起农村人,脑力劳动者瞧不起体力劳动者……

“保守主义”大回潮

这个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我今年连续写了几篇文章《舆论对穷人越来越苛刻了》《是谁在污名化“人民群众”?》《谁来替穷人发声?》,就是关注这个问题。

因为在反美、反汉奸、反买办的大旗之下,左翼和极右有很大的共性表现,往往会混为一谈。但是随着经济下行,新自由主义瓦解,左翼和极右必须要予以区分,最典型的就是——对穷人、对阶级地位比自己低的群体的态度。

我劝大家不要太天真,不要觉得跟极右混为一谈喊打喊杀很爽,他们就再嚷嚷着屠光美国、日本、犹太人,也没一毛钱的能力;但是把矛头对准自己人、去歧视践踏低阶层群体的胆子,不但有,而且很大。

“保守主义”大回潮

极右翼保守主义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在性别领域,就表现为“极端男权”和“极端女权”的对立。这些人的立场很明确:只要是男的/女的,就一定是坏东西,甚至连自己的“生物爹”“生物娘”都不例外。不仅仅是对立性别的,只要跟别的性别有点好关系,一律支持为本性别叛徒——男的叫做“龟男”,女的叫做“婚驴”。

又是“龟”又是“驴”,这是把人当人吗?我把这些立场命名为——性别法西斯主义。

那么左翼共产主义女权的立场是什么:在经济上,要男女平等同工共酬,要消灭工作歧视;在政治上,女性要与男性同等的投票权;在思想文化上,反对一切重男轻女的思想;同时,女性要求家务劳动、尤其是生育抚养的劳动,受到社会的认可,按照社会标准劳动力计价。

“保守主义”大回潮

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广大无产阶级男人与女人之间,并没有根本性的利益分歧,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资本主义父权制。

这件事情投射到国际领域,也能看出左翼和极右之间的根本区别。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是否团结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种族的无产阶级同志。

比如对于黑人的问题上,现在网络舆论可以说是极端不友好。在这个领域中种族法西斯和性别法西斯还合二为一了,比如认为“黑人都是倪哥,而小仙女最喜欢跪舔倪哥”。

而左翼的立场则是:黑人的落后来源于白人的奴役和压迫,他们只能生活在贫民窟、缺乏教育和基本的体面生活,曾经黑人的抗争(如黑豹党),招来的是美国统治阶级惨烈的屠杀。于是黑人的觉醒现代化进程被屠杀打断了,有种的、有见识的黑人都被杀光了,只留下幸存者在贫民窟的泥潭中一点点烂掉,变成人见人嫌的“倪哥”。

“保守主义”大回潮

再比如对日本的问题上,是否认同日本人民中有我们可团结的对象?比如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说了:所以国家现在的策略是对的,我们停止进口日本的海产品,就是在分化其内部,让日本的农民意识到:日本政府和东电财团的不负责任,使他们承担了巨大成本,让日本的民意去倒逼日本的官僚-财阀集团。

真要我们宣传的好,策略得当,与同样对排放核污水深受其害的日本人民建立统一战线,再出几个日服枪男也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左翼和极右的差别,大概跟乐观悲观主义者那半瓶水一样。右翼:日本竟然有多达50%多的民众支持排放核废水,果然是邪恶的大和民族,必须东风洗地。左翼:日本依然有接近50%的民众反对排放核废水,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团结可以争取的对象,发动他们一起去反对日本政府和东电财团,让日本的统治阶级付出代价。

“保守主义”大回潮

进一步的,这就衍伸出了一个话题:是否支持中国变成“帝国主义列强”。在网络上以爱国者身份标榜自己的群体中,经常可以看到这些话语“列强竟是我自己”“看到我兔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真正的左翼面对“中国成为帝国主义”的假设应该持什么态度呢,这就要引用一段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亲笔写下,让传声筒在联合国大会上代讲的的发言稿:

如果中国有朝一日变了颜色,变成一个超级大国,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到处欺负人家,侵略人家,剥削人家,那么,世界人民就应当给中国戴上一顶社会帝国主义的帽子,就应当揭露它,反对它,并且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

还有一个很根本的区别:左翼反对一切剥削与压迫者,必然包括本国家、本民族、本种群在内。而极右翼的目标,则是成为压迫者本身,要主宰其他一切“非我族类”的命运。

所以在反压迫、反剥削、反帝国主义的时候,左翼竖起了左翼民族主义的大旗;在团结其他国家和民族的被压迫者的时候,左翼竖起了国际主义的大旗。

举两个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一个是维克多·雨果的名言:“有一天,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伟大的雨果站在正义和人文关怀的立场,直接为自己的祖国法兰西冠以“强盗”之名。

另一个例子,是被裹挟到侵华战场上的日本共产党员伊田助男,他在自杀后留下了一封遗书:

亲爱的中国游击队同志们:我看到你们撒在山沟里的宣传品,知道你们是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你们是爱国主义者,也是国际主义者。我很想和你们会面,但我被法西斯野兽包围走投无路,我决定自杀。我把我运来的10万发子弹赠给贵军。请你们瞄准日本法西斯军射击。祝神圣的共产主义事业早日成功!

“保守主义”大回潮

(二)共同敌人

为什么在之前,(进步的)左翼民族主义和(保守的)极右民粹主义容易混淆呢?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新自由主义。

我们现在所处的版本,是新自由主义的版本,主流是自由主义右,以及LGBT政治正确伪左翼(本质还是右翼)。至于法西斯右、无政府主义右、封建主义右,以及共产主义左,在这个版本被自由主义右压制的死死的。

资本主义为什么在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种灭世级的大危机后成功续命了?因为迭代出了新自由主义这个版本,成功的运用时间修复和空间修复去缓解了资本主义的本质矛盾。

用最简单的话来解释:时间修复就是金融工具——靠无限借未来的前来转移现在的矛盾;空间修复就是全球化——把血汗工厂建到第三世界,把污染和危机也转嫁到第三世界,通过剪刀差价来维护资本主义主体世界的繁荣。关于这个问题我在这篇文章中详细讲解过:

我们是“资本游民”,我们是“边缘白领”,我们在一线城市生活

大城市中“新无产阶级”的抗争与未来

因为这个理论非常非常重要,它涉及到新自由主义最根本的构建,想要讲明白需要一篇长长长长长的文章,所以建议大家先收藏上面两篇文章,然后读完本文,再去阅读那两篇背景知识。

“保守主义”大回潮

那么资本主义通过空间修复把工厂建到了第三世界,成功地节省了巨量的人力成本那么本国的工人怎么办呢?当然是作为失业者、流浪汉被人嫌弃啦。

比如说,英国著名吸尘器(和吹风机)生产商戴森公司在2002年关闭了它所有位于英国本土的工厂和车间,并把生产地迁入了马来西亚。这很明显是出于更低生产成本的考虑,虽然英国政府对于戴森迁厂一事提出了明确的反对,但无济于事。政府只能对戴森厂大量的失业工人进行失业补助和再培训,这就相当于用英国纳税人的钱,为跨国企业追逐更高利润而擦屁股。

时间修复就是金融化,空间修复就是全球化,在这段进程中谁发财了呢?国际垄断资本和金融资本?那么谁是代价呢?

简而言之,在特定的一段时间内,左翼民族主义者和右翼民粹主义分子是合流的,因为他们都是全球化中的“失语者”,都是被国际资本的“驱离者”。

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当年的基本盘,包括了大量“铁锈带”的工人阶级——因为产业都被转移出去了,他们的诉求也非常“共产主义特色”。比如当年特朗普竞选时的一个宣传视频:“全世界可怜虫,联合起来(Deplorables Unite)”。用的是《悲惨世界》中那首著名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做背景音乐,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三十万。可以一窥川普基本盘的政治立场:

“保守主义”大回潮

反全球化


“保守主义”大回潮

反大银行


“保守主义”大回潮

反克林顿


“保守主义”大回潮

反索罗斯


“保守主义”大回潮

反体制


“保守主义”大回潮

“全世界可怜虫们,联合起来”


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左翼和极右都是“反体制”的——因为现在的“体制”是新自由主义。如果现在是我们心心念所要建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左翼为什么要反对它呢?

我用两个经典的电影形象给大家讲解一下。在诺兰版《蝙蝠侠》中,安妮·海瑟薇直斥布鲁斯的虚伪,她认为哥谭的困境是贫富差距导致的:

“保守主义”大回潮

猫女就是典型的左翼立场,她的观点是哥谭富人和权贵“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她的举动是劫富济贫。

而在电影《小丑》中,小丑则是标准的右翼民粹分子——

“保守主义”大回潮

所以猫女和小丑都反对现在哥谭的“体制”,但他们本质上是不同的。

归根结底,左翼和极右的共同性仅仅是表象,是在新自由主义大前提下的短暂性相似。随着经济持续下行,全球化式微,新自由主义半条腿已经踏进棺材里了;随之而来的是族群矛盾、地缘矛盾、贫富分化进一步加剧,那么左和极右短暂的粘合必将分开,他们天然的敌对属性就会成为矛盾的主要方面。

“保守主义”大回潮

(三)群魔乱舞

要了解“右翼极端民粹”这个敌人,就必须了解“自由主义右”和“法西斯右”的区别,也就是我习惯称之为的“蓝党”和“黑党”。这个差异还是非常明显的,稍微有些政治常识的朋友都能区分,并不像左翼民族主义与右翼民粹主义那么容易混淆。

网上有个梗都说左翼是无限可分的,其实右翼一样无限可分,任何政治立场都是无限可分的,就像细分的经济种类一样多元化。最早关于“无限可分”的梗就嘲讽宗教的,“异端比异教徒更邪恶”本来就是从宗教中来的:

一个人走过海旁,看见另一个人想跳海自杀。他走上前去劝说「先生,不要跳下去!」 那人问道:「为什么?」 他说:「生命是美好的嘛!你是无神论者还是有宗教信仰?」 那人答:「我有宗教信仰。」 「好极了,是佛教、道教、回教还是基督教?」 「基督教」「太棒了,神爱世人、那么你是罗马天主教还是新教?」 「新教」 「真好!我也是新教呢!圣公会还是浸信会?」 「浸信会」 「太好!我也是浸信会,你是Baptist Church of God还是Baptist Church of the Lord? 」 「Baptist Church of God. 」 「真是太奇妙啦!我也是,那你是原教旨的Baptist Church of God还是改革派的?」 「改革派」 「我也是,那我们一定是同志了,不过你是1879年的改革派还是1915年的?」 「1915年改革派。」 那人朝他屁股一脚把他踢进海里:「异端!去死吧!」

宗教就是标准的右翼嘛,后来这个段子改了改,也讽刺左翼了。

“保守主义”大回潮

左翼无限可分的根源,在于经济发展异常繁荣、经济种类异常多元化。不像工业时代,大工厂是绝对的主流,现在不同的无产阶级的经济基础都不一样了,比如出入豪华写字楼光鲜亮丽的白领,大概率不会觉得自己跟中午为他送外卖的外卖员是一个行业。

而右翼无限可分的根源,在于保守主义本身就是分裂的——每个人就保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不可能统一的。

以美国为例,特朗普打开了保守右翼民粹主义的潘多拉魔盒,现在美国政坛是群魔乱舞。现在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一群人都在吃右翼保守势力这碗饭,一个一个的比特朗普都极端。本来那群政客们可能还估计点脸面,结果看特朗普这样能玩,都甩开膀子下场了,什么极端排外民粹、新3k党、原教旨摩门教、美式纳粹、封建田园男权、反LGBT同盟……各种“无限可分”的物种都出来了。

结果呢,特朗普这个先行者的基本盘,正在被更极端保守派纷纷瓜分,要不然拜登竖子,怎配与川宝相提并论?为众抱薪者,竟毙于风雪!川宝,他真的,我哭死。

“保守主义”大回潮

因为极右本身就是靠族群、种群、社群维系的,所以无限可分程度比左派高多了。比如纳粹,现在就分为了白纳、黑纳和黄纳。

别笑,真的有黑纳(粹)这个物种,就是美国病态政治正确+邪教氛围制造出来的怪胎。大概的政治立场是:以赛亚其实是黑人;摩西也是黑人——本身就是从非洲来的嘛。所以黑人其实是上帝选中的子民。只不过历史的真相被撒旦控制的“白皮肤的恶魔”们掩盖了:他们屠杀黑人、奴役黑人,并且篡改了那一段真实的历史。所以我们现在要以上帝真正的子民之命,屠屠光白人。

黄纳我们在网络上见识的应该也不少了,就如本文开头所说,除了瞧不起盎撒强盗、日本鬼子、韩国棒子、印度阿三、越南猴子、黑人倪哥、中东绿绿之外,还歧视穷人、农村人、工人。

极右翼大本营贴吧和知乎的深处,就藏着一群地域“黄纳”,他们的籍贯主要集中在江苏、浙江、福建的沿海地区,以“吴越人”而自称。因为这个地方是“先富起来”的核心区域,所以突出一个瞧不起其他地方的人。

“保守主义”大回潮

这些人主要以江浙沪闽的富裕第二代为主,年龄大概在00年后,最大特点就是家境殷实,父母大概率做生意或者有个小厂子,自己一辈子基本衣食无忧,但也基本触及天花板了,不可能到达垄断资本家那种富豪级别。所以他们也不需要工作,突出一个闲得蛋疼,天天在网上搞极端意识形态。这个群体的经济基础,跟当年德国的容克贵族们非常相似。

这些人以“吴越人”自称,因为有钱嘛,所以膨胀,觉得全国其他地方的人拖了江浙沪闽后腿。还有理论基础:五代十国钱镠建立的吴越国,在乱世中生存的很好,发展商贸建设水利开垦农桑,成为了战乱时代的一片净土。所以我们“吴越”独立是好的,不带全国别的地方玩了。

那群傻缺们的鄙视链也很明确:少数民族地区最低档;其次是东北人和河南人,要与这些人建立生殖隔离;山河四省的做题家也很low,只能来我们这里贡献廉价劳动力;陕川渝湘鄂地区的妹子不错,可以来我们这里通婚,男人就算了,有多远滚多远;广东地区虽然富庶,但是没有文化底蕴,终究只能算蛮夷;至于苏北、安徽、江西,又穷又不要脸,天天想贴贴我们,不过毕竟离得近,我们也可以收留他们作为奴仆,表现好还可以成为大管家。

前一阵澎湃新闻的记者,就被爆出私下组建“吴越国”社群,搞笑得一逼:

“保守主义”大回潮

“保守主义”大回潮

就如我第一部分所分析的:瞧不起其他国家、地区的人,也会瞧不起穷人。这群货色们借用了历史上一个很恶毒的词汇——“无谷人”——凡是外地来我们这里打工,但是买不起房的,包括本地没有自己独立房产的人,都属于下贱的“无谷人”。这些人堪称是江浙沪闽地区的“寄生虫”,都应该被屠屠掉。

“保守主义”大回潮

还有跟知乎贴吧镜像的互联网垃圾场——豆瓣,这里存在着“女纳粹”的神奇物种。当年有一个极端女权小组,里面一些组员在暗暗联络要像韩国人一样“杀男婴”。然后有一个人发帖,自称是产科护士,叫嚣要“亲手处决男宝”。

所幸有人性的人还是占大多数,网友看到之后立刻报警,结果那货瞬间怂了,发帖说自己只是口嗨,职业并不是产科护士,而且仅仅17岁,还是未成年人,求大家高抬贵手放过。

希特勒要来贴吧豆瓣逛一逛,都得感慨一句:你们是不是太极端了?

“保守主义”大回潮

(四)“左”与“右”的历史周期律

其实极左和极右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把政治观点和恐怖袭击相结合。在上世纪武德充沛的年代里,左翼武装斗争的正途是搞城市游击战——这个黑豹党和日本赤军都干过;但是这些年轻人们军事素养与武器装备,被正规军队碾压,于是乎诞生出了一条邪路,开始搞无差别的恐怖袭击了。更详细的内容我在《日本共产主义阵营的四次大分裂》中写过。

现在左翼式微,武德回归到键政嘴炮的阶段,恐怖袭击基本都是极右翼的代名词了——极端宗教势力、极端分裂势力、极端种族主义者。除了911这些我们所熟知的,3K党针对黑人的屠杀和私刑,基本没有人会算到恐怖袭击中,但按照严格的意义,这就是恐怖袭击。

“保守主义”大回潮

所以现在不是“左”(进步主义)的版本了,当年左翼四面进步大旗:民主,民族解放,女权主义,环保主义,全部被自由主义所解构。

关于民主的理念,被剥夺了最重要的“经济民主”的内涵,矮化为了投票权。而左翼的立场本来是——只要资本主义体制、贫富差距、剩余价值剥削存在,那么穷人的投票权是没有意义的,他们只能选择这个剥削者,或者那个剥削者。

民族解放的本质是反帝国主义、反殖民、反压迫,被矮化为了庸俗的种族主义“政治正确”,黑人觉得只要好莱坞电影用黑人做主角,那么我们黑人就太厉害辣!

最早打起女权大旗的是共产主义战士们——共产主义的理想是解放全人类,理应也必须包括占全人类人口二分之一的女同胞们。同工同酬,妇女能顶半边天,都是那个年代响亮的口号。

这些内容我在《民族解放,民主,女权,环保运动——被窃取的四大左翼进步议题》中详细分析过。

所以说这一代“共产主义接班人”实属费拉不堪,别说好的东西都被人抢走了,就连“恐怖主义”现在也都成了极右翼的标签了(当然,恐怖主义也是当年左翼主动割席的,吐槽一下,别认真),主打一个毫无存在感。

“保守主义”大回潮

所以在这个历史转折的当口,我写了《毛泽东的“大民主”思想》这篇文章,就是要从六十年代那一场群众运动中吸取历史的经验与教训。那个火红的年代其实都是“左”的版本,别看现在网络左小鬼一口一个“老保”的叫,但是“老保”也是左啊,老保们要搁现在,高低也得被带一个“极左”和“文革余孽”的帽子。

现在的形势是反过来了——只有右,最大的主流是自由主义右,蠢蠢欲动的潜力股是民粹主义右、法西斯右。甚至自由主义右还好呢,蓝党只是想赚你dollar,黑党可是实打实要屠屠你的哦。

当然,我们也不能过于消极,要认识到:历史的发展是螺旋式上升的,只不过我们现在正好要面临历史周期律中的下行周期了。

不过一切毁灭的结局就意味着新生,祝大家健康长寿,平时多锻炼身体,佛系养生,拒绝内卷和消费主义生活,熬过历史周期律中的保守下行周期。

人类发展在一段时间的倒退之后,终究是会继续前进的。只要活得够久,就一定可以听到英特纳雄耐尔再次响起的那一天,就一定可以看到赤旗再次飘扬的那一天。

“保守主义”大回潮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1980年华国锋处境艰难,许世友仗义发言:华主席不会虚与委蛇 2024-05-17 [3]
人和人之间的精力差别大到离谱!是天生的还是因为运动? 2024-05-17 [2]
社会正在批量生产“文盲”和“精神病”! 2024-05-18 [5]
抗抑郁最管用最的好运动,第一名并不是跑步。 2024-05-18 [2]
权力是如何扩大到改变宪法而不受任何约束的? 2024-05-16 [71]
区分科学和技术是掩盖自己无能的遮羞布 2024-05-15 [71]
政治衰败的最早迹象显现在经济衰退 2024-05-15 [50]
思想国有化,真理的终结 2024-05-10 [160]
王鼎钧:我乍见这张受降照,觉得不对劲,看了几十年,看出眉目来 2024-05-10 [210]
抑郁症“医疗化”现象,正在国内持续蔓延 2024-05-10 [104]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