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最新消息海外近报
关键字  范围   
 
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四年后再次落地德国,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作者:高大玉 大玉er | 2024/6/10 9:48:18 | 浏览:328 | 评论:0

在跑掉一个鞋跟后,我终于登上了上海浦东飞往法兰克福的国际航班。11个小时的飞行结束,还没走出廊桥,看着外面雾蒙蒙的低沉天空,以及跟四年前没两样的航站楼和跑道,脑子里突然迸出一个想法: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

在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德国又在很多方面反复验证了我的这个想法。

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四年后再次落地德国,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在浦东机场一路狂奔半个小时,因为太紧张体温过高被出境处拦下填表后放行,继续在航站楼奔跑,登机时我竟然还不是最后一个,落座时,满头汗,眼球都要爆了,离起飞还有25分钟。经济舱的坐席,商务舱的待遇,全程躺睡到德国。)

循着指示牌往前走,一路上看到机场里各种祷告室的牌子,异域感扑面而来。我来到了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盛行的国度。机场设施全面,厕所前面还有各种再继续往前走,下楼时又有来自中国的品牌和文字出现:

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四年后再次落地德国,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任谁不得说一句:法兰克福,你真的很international!

接受边防检查时,工作人员对我各种盘问,问我此行目的和行程,我说大概几个周,拜访客户和朋友,顺带旅游,可能会去奥地利、瑞士、捷克、希腊、匈牙利等国。问我带了多少现金后,让我给他展示1500欧现金和信用卡。我拿出几年不用的钱包,把所有卡翻出来,一股脑推给他,他挨个看了一遍,说这些卡没有一张带Master或Visa,不行。我说我记得带了的。

又是一通翻,终于在背包侧面口袋里找到它,招行信用卡,开心得指给他,这里有Visa。这还不够,他又让我打开信用卡对应的银行APP,展示额度。我把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一串数字指给他,他瞥了一眼,速度之快根本就看不清几位数。接着让我出示酒店订单和火车票。问我要返程机票时,我说我还没买返程票,因为还不知道哪天回去,但是大概待六个周,到1月中旬回去。最后他让我伸出四根手指,验指纹,放行。

法兰克福机场以事儿多闻名。可能也跟我四年没来德国有关,不知道他们在后台是否能看到我没有订返程机票,于是加大了对我的盘问力度。我这次拿的是一年多次申根商务签,返程票不订也没关系,单次可以在申根区待90天之久。通常若是持有旅游签或者单次商务签等签证,需要提前买好返程票。有时你在出境机场办理登机手续时,柜台工作人员也要看到返程票才给登机牌。

法兰克福入境边检,我们之间全程是英语对话。这趟欧洲行,除了工作,其他时候,不到万不得己,我不会讲德语。我要让老外也讲外语。公平。

问答环节持续了得有差不多5-8分钟,是我迄今遇到的最长入境审查,再加上我在非欧盟护照区域排队等待的时间,已经快过去一个钟头,跟我接下来几个月在中国八次出入境体验对比鲜明。在中国,无论京沪,走中国护照通道,无数闸机排成排,刷护照、比对大拇指指纹,入境。即便前面偶尔有那么两三个人排队,也不过三五分钟。偶尔指纹通不过,旁边还有边检工作人员耐心提醒,手太干了,哈哈气再试一遍。

接下来第二次出境是2月下旬,深夜航班。首都机场T2航站楼,出境边检自助机处,全场只有我一个人。闸机边上站有位大叔,看起来50多岁,满脸笑容,丝毫没有疲惫的痕迹,而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他问:出去读书吗?我说不是,去工作。他说,哎呀,这么年轻,这边请。他伸手示意那一刻,我感觉好像是在边检工作的舅舅给我放行。

当然,我毕竟是中国国籍,入境欧盟时,没有欧盟身份,作为外来人口,被盘问也完全可以理解。之后我也在欧盟境内的跨国大巴上,也看到过边境警察对来自乌克兰及叙利亚的难民加大身份审查力度。

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四年后再次落地德国,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法兰克福机场的指示牌,从上往下依次是:犹太教祈祷室、瑜伽室、穆斯林祈祷室)


去提行李,边走边给Sofia发微信,好巧不巧,她比我晚半小时落地法兰克福,从香港飞来,已经在去往市区的地铁上。她决定返回来接我,让我在航站楼里找个暖和的地方等她。

时值2023年12月18日,德国隆冬时节,早上7:00左右。看到这条消息,我很感动。

四年没有来,一切都很陌生,虽然我懂德语和英语,能看懂各种指示牌,内心仍惶惶不安,迈不开步,不知道该往哪里走。那一刻我的感受与3月下旬落地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出机场时的感受等同,也理解了不会外语的人到外国的不安与惶恐。而接下来的两次中国飞德国,2月底落地慕尼黑及4月初落地柏林,已然是回到刚刚小别的第二故土,一切都那么熟悉,可以随心自由畅行。

等待的时间,看着来来往往的高个子德国人,充满了新鲜感。过去几年,因为疫情,中外往来几乎停摆,我们的业务量直线下滑,尤其是口译业务,只有稀稀拉拉的国际会议,大都也安排在线上举行,好久没有面对面看一个个活生生的外国人。

我站在门内,看门外的马路。秃头出租车司机帮乘客装到黄色奔驰出租车上,人均拖着俩行李箱的行人在人行道上来来往往,东张西望的,拥抱欢呼的,抽烟聊天的。穆斯林面孔占比好像高了一些。

这次我没有买德国的SIM卡,带着自己的国内卡号和两个手机就直接出发了。等待Sofia的时间,我用的机场WIFI,在航站楼内信号强劲,一旦开始往门口走,自动门打开,待你走出去,随着门自动关上,信号强度马上掉到只剩最下面那个最短小的半圈。德国的建筑质量,够硬。

随后的一段时间,我基本靠着公共场合的免费WIFI,在德国境内往返各地,几乎没有用到中国联通的境外流量。德国的几乎任何一个火车站,都有DB开头的免费无线网,只需要简单注册登录即可,部分火车或者以S开头的轻轨车厢里也可登录。德国大街上随处可见的连锁商超如DM、Lidl、Rewe,只要你走到它们门口,点点手指,就能立即通过手机触达全球。

拜仁州甚至在很多个城市设置了州际WIFI点,靠近当地热门景点的地方,比如慕尼黑的玛丽亚广场(Marieplatz)、雷根斯堡的市中心,甚至纽伦堡下面一个叫阿伦(Aalen)的小镇中心,只要你身处此处,就可以手机“WLAN”那里看到以“Bayern”开头的免费网络。虽然各处网速经常不尽人意,但是,它是免费的,我又有什么资格挑剔呢?反正我在中国的高铁上从来没有连成功过。

公共WIFI这块,在我截止到目前(2024年6月6日)去过的28个国家和地区当中,德国的确遥遥领先,秒杀以互联网和IT基建狂魔著称的中国。就像中国的公共厕所,秒杀德国,德国的公厕通常都是要收费的,均价1欧。中德两国在这两个领域打成平手。

德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公共场合的免费WIFI,则是另外一种风格。

法兰克福洲际航班多在T2落地,Sofia给我发了一个黄色摆渡车图片,她要来T2接我啦。

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四年后再次落地德国,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Sofia发来的黄色巴士照片)

我和Sofia是多年的网友,她来自江浙地区,在德工作生活十余年,一直想转行翻译,于是参加了我组织的线上口译培训。培训期间,她声音好听,口译能力出众。培训结束后,我给她分享了几个图书翻译机会,我这边有一些笔译任务,偶尔也会委托她来完成,她的交付质量从来一如既往。

过去几年,得益于互联网的加持,我举办了数次线上口笔译培训课程,发现有好几位学员在外语和翻译费方面天赋异禀,Sofia属于其中之一,她精通德语、英语、日语,中文是母语。相较于她们,我的资质平平,只不过努力和运气爆了点棚。其实也没那么努力,更多还要感谢命运垂青。

距离我们网上建立联系已经过去三年有余,有过无数的文字和语音交流。几分钟后,又大又紧的拥抱,异口同声的“终于见面啦”。

Sofia要请我吃东西或喝咖啡。我在飞机上一直被投喂,吃不下也喝不动。我们决定找个地方坐着聊一聊。这次是我们俩一起坐上黄色摆渡车,去到T1航站楼,那里有公共休息区。我把包里带的一大包山竹送给她,让她带给小朋友。她很诧异,说怎么这么多,得有好几十个。我解释说,每当我想吃某种水果,挑到了满意的,往往会往多了买,一次吃个够,省去后面再挑选、购买的时间。

想吃山竹了,我直接去盒马买了一件提回家,8斤。临上飞机吃不完,索性带上飞机。德国的山竹应该挺贵的,据说Rewe超市里按个卖,一个2欧多,遇到谁送谁,收礼人一定很开心。她说德国的水果不光贵,而且还不新鲜呢,她一直想从香港那边带新鲜的水果回德国,但又不能带,收到这些山竹,别提多开心了。

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四年后再次落地德国,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随我漂洋过海的山竹)

她称叹我足够幸运,没被海关查到。一旦被查到,不光全被罚没,可能还得额外交200多欧的罚金,所以这堆水果的价值不光是2欧多一个的单价,还有200多欧的风险价值,一个山竹就可以罚50欧。

她有朋友曾经从香港飞回法兰克福,随身带了一个肉包子,忘记吃完,出关时被查到,因为有肉,被罚50欧,包子也被收走了。出关后,朋友叹:这是我吃过的最贵的包子,不对,还没吃到!

那时我还全然料不到,我也会有类似的遭遇,不是海关工作人员做的,而是一条狗。

2月14号我在东京羽田机场的行李转盘前等行李时,背包放在手推车上,一条黑色的狗走了过来,它抬头闻了几秒钟我的背包,站在那里不动了,牵绳子的是一位瘦瘦小小的日本男生,个子跟我差不多高,他笑着对我说话,应该是英语,反正我也听不懂,语音语调跟日语没啥区别,我能看懂他的意思,让我拿出里面的东西。

于是,塑料盒里装的一个云南西红柿和一个山东黄金帅,被我掏了出来。他递给我一张纸,我上面写着禁止水果入境相关规定,违者罚款多少钱。他笑着从我手里拿走了俩圆果子,面对我点头,退离,没有罚款。

我跟Sofia坐在长桌两侧,背包放在长凳上,面对面聊天。她问我来做什么的,我的回答相比大半个小时前,有了改变:前四个周到处旅游,见见朋友,后面两周要工作,做培训项目的口译。她表示很羡慕我的工作状态,我说最近的业务有点恢复,疫情期间真的很难熬,现在终于熬到了一切结束。

最初从事这个行业,我也是从一无所有开始,资源需要慢慢攒。我表示之后有欧洲的工作机会介绍给她,3月份有一个维也纳的三天工作,介绍给她后,因为客户行程的原因,并没有成行。

之后我们也聊了很多关于生活和职业的感悟,虽然我已经忘记了具体内容,但我知道,我的灵魂有被她的话语触到。通常这样的对话是相互的,她也表示很享受跟我聊天。

我跟她讲述赶飞机的囧途。她要带我去机场附近的商场买鞋,我们搭乘两站公交。德国的公交如果买单次票需要2.3欧左右。出发来德国前几周,Liane提醒我可以提前在德国的官网买月票,并记得在上一个月10号之前取消下个月的月票,否则登记好信用卡会自动扣款。朋友们,出门靠朋友,49欧的德国月票(Deutschlandticket)买了,朋友们没提醒到的SIM卡和转换插头,我都没准备,甚至落地德国大半天,要不是手机没电,我都没意识到没带转换插头。

拿着生成的月票二维码,可以搭乘全德国境内的普通火车、轻轨、地铁、公交,不到400人民币,对于我种需要频繁出行的人而言,赚爆了。然而到了24年1月份,售票网站关闭了信用卡付款购买渠道,只有持欧盟银行卡的人,才能购买成功,我这种外国人,没法再占德国社会福利的便宜。

到一个大平房前下车。Sofia搬下她的一大一小俩深蓝色日默瓦行李箱,我搬下我的一个28寸银色日默瓦行李箱和20寸日本某个牌子的绿色登机箱,走在疙疙瘩瘩的破旧马路上,幸亏我们的行李箱都是德国制造,非常抗造。但凡质量差点的,都撑不了。

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四年后再次落地德国,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过去十年,每次出国都带着这个28寸的日默瓦行李箱,特别好用,省劲儿。5月初从德国飞回,落地首都机场提行李时,转盘边有两位花臂大哥看着它说,这箱子可以啊,上面那么多标签儿,一看就没少给老板出力。待我过去拎它,其中一人又说,原来是这么柔弱的老板!这箱子快跟你重了吧?23公斤,差不多我一半的重量。他们竖起大拇指。)

Sofia说,前面就快到了,我望着不远处的大平房,诧异问到:这就是商店吗?她说,对,欧洲基本都是这样的。这点我都忘了。她继续说,这个店比较破,里面的东西可能也是老款,但绝对好穿,你先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她又指指身后,那是汉莎航空的办公楼,目前在更新LOGO配色,变成橙黄色,更明亮。现在很多德国大型企业都在更换LOGO配色或直接更新LOGO。

进去转了一圈,有Geox、Gabor等德国常见鞋履品牌,价格多在100-200欧之间,折扣力度不及德国打折村Outlets,款式老旧,好容易出现一双能够入眼的,还没我的码。我穿36,这里款式过得去的,38、39起步。我决定继续穿着掉了鞋跟盖的白色短靴凑活着,右脚也就比左脚高出顶多0.3cm,影响不大,只不过左脚落地时,声音响一些。实在不行,我可以拿出行李箱的跑鞋顶上,即便它和我身上的商务风服装不搭。

我又看了一眼服装,站在一排排挂得密密麻麻的衣架前,仿若进入了中老年服装店现场。14-15年期间我曾多次往返德国,每次都从奥莱打折村带回衣服一行李箱,好多衣服买回去压根没穿过,即便挑着穿上身的,也带着浓浓的工业风,毫不时尚。过去几年,中国电商发展迅猛,很多独立设计师品牌崛起,细加甄别,就能选出剪裁得体、品质上乘的服装,且非常适合我这种娇小型身材,之后我就将土气的德国服装从我的视界里删掉。16年后再去欧洲,若无必要,基本不去奥莱购物。

闲逛期间,去杂货区的Sofia走过来,拿出一管欧舒丹的护手霜,说送我的,她不知道该送什么给我,想着护手霜我应该能用到。我接过来,开心回复:我很需要,玫瑰味儿的,很喜欢,我还没用过这个味道的护手霜。

这管护手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伴我在欧洲境内来回飞,还在我因乘坐联航压缩行李所带护肤品不足时,充当面霜。用它做面霜,脸没受到任何委屈,舒服得嘞。

离开这家店后,Sofia要赶回法兰克福附近的家里,坐轨道交通离机场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而我决定去市区逛逛圣诞市场。临近圣诞节,德国各个城市的中心区域都搭建起了一排排的木质小屋,售卖各种圣诞礼物,以及当地特色小吃。

德国怎么这么落后了?四年后再次落地德国,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

(法兰克福市中心的圣诞市场,看到一个摊位在卖德国版“冰糖葫芦”——巧克力苹果,外面裹着黑白巧克力,4欧一个。此外冰糖葡萄,巧克力干果串等。12月25日我在柏林市中心比基尼/Bikini商场前的圣诞市场买了一串,3.5欧元,外面一层冰糖口感和老北京冰糖葫芦的冰糖一样,不过加了颜色,是红色的。)

在德国乘坐交通工具,除了登机需要过闸机,其他地方只要你有票就能畅行无阻。但是打出租太贵,我们又坐公交到T1换轻轨去市区。法兰克福是德国的金融中心,但却是德国最小的国际化大都市,从机场到市中心主火车站,坐轻轨S8或S9,只需要3站地,12分钟。

在车厢里,Sofia跟我交代各种注意事项,行李可以寄存在主火车站附近,轻装上阵去圣诞市场逛,还可以顺便去美茵河畔看看。德国冬天的河边,风冷难耐,需要做好保温措施,尤其是帽子。

旁边有个亚洲面孔的中年人时不时看我们,看了几次之后终于张口搭话,他一开口,我们就听出来了台湾腔。他叫Eddie,来自康舒科技,做新能源电池领域。此行法兰克福转机,下午要飞奥地利客户那里,他开玩笑说专门来挨客户骂的,所以趁着还有几个小时时间来市区转转。

我说那就一起吧,等下我朋友走,咱俩一起逛。他欣然应允。我们到主火(Hbf)找了个大柜子,花5欧存好箱子,又换乘另一路轻轨坐了一两站地到达圣诞市场。琳琅满目的商品,摆放在家里的各种装饰品,手套、袜子、围巾,热红酒,咖喱香肠,面包夹一切,奶酪,蜂蜜,香肠,跟在中国赶集一样,区别在于,德国的这些大集商品质量更好、价格更高。很多圣诞树日用品、轻工业品如围巾帽子手套等,往往是中国制造。

过去这几年,我的口笔译工作当中也涉及到很多汽车行业的内容,尤其是新能源汽车,我问Eddie对这个行业的看法,他说现在中国大陆的技术全球领先,价格也显著低于其他国家和地区,这也是内卷的结果,竞争太激烈。作为台湾地区的新能源企业,他们不敢冒然进入大陆市场,知道自己竞争不过,所以现在开始努力开发欧洲市场,奥地利客户就是其中一个。

关于这些对谈,我们还边走边录了一个视频:

Eddie去赶飞机时,我随他一起去机场,我要在那里找个桌椅办公处理工作。就是那时,我发现自己没带转换插头,跟Sofia发消息,她让我去机场二楼看看有几家店是否可以买到。

我去看了,太贵了,简易款动辄二三十欧,质量并不能说服我。我才不要做这个冤大头,决定先用电脑里的电量给手机充电,等晚上到了莱比锡再说,不行到那里的电器城买一个,再不济,问客户要一个,他经常去中国出差,肯定有的,反正总有办法的。

“总有办法的”,就是我丢三落四却能安然走南闯北的信条。

相关栏目:『海外近报
日本「乒乓球女神」爆红!仙气无敌了,2天狂吸3千万观看,网友全傻了:美到像AI! 2024-06-29 [860]
英伟达3.2万名员工毕业学校大公开! 2024-06-27 [604]
承认歧视华裔科学家!FBI反思“中国行动计划”并承诺修复 2024-06-24 [474]
布林肯国务卿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联合举行记者会 2024-06-20 [168]
梅琳达·盖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致辞:你不是波浪。你是水。 2024-06-21 [225]
英国为什么有四支球队? 2024-06-18 [111]
科研上被长期打压,这位中国博士忍无可忍掏枪射杀导师和 4 名同学,随后自尽...... 2024-06-16 [97]
耗资 160 亿美元的哈德逊河隧道项目获得最终批准 2024-06-13 [219]
泽连斯基在新加坡香会的演讲全文 2024-06-08 [340]
中俄合作有变?两大坏消息传来,中方担忧成真?中国大使公开交底 2024-06-08 [485]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UCLA CCS 2019 Fall Quarter Lecture Series Overview 谭晶晶:美国科技界高度关注中国科技创新进展 :推荐:2019年底前中国高校重要学术论坛(10月 - 12 月) :黄奇帆:今后10年,中国经济将发生5个历史性变化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