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百家论坛
关键字  范围   
 
金钱能买快乐吗?
作者:陈汉平 | 2011/3/2 13:15:57 | 浏览:2136 | 评论:2

  “七万五千美元”最近变成一个魔术数字,因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声称:低于此数,快乐与收入成正比,高于此数,快乐不随收入而增加。

  有趣的不在于研究结果,而在于研究者,和发表的地方。研究者是诺贝尔奖得主,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发表于国家科学院期刊。难道一个情绪、感情数量化,甚至自动化的时代,真的来临了吗?金钱,真能买到快乐吗?

  按理说:金钱如果买不到快乐,那我们为什么要去赚它呢?因此,金钱当然能买到快乐。

  但是,快乐是一种神圣的感情,金钱却是罪恶的象征。用金钱买快乐,这怎么可以?这是什么世界嘛?

  快乐是什么呢?我曾撰文谈到,宇宙万物,背后都有一道方程式。“快乐”当然也不例外。快乐方程式,包含一些变量,金钱当然是变量之一。其它变量,包括美貌、健康、智能、品德、爱情、名声等。“人生的总快乐量,等于每一项变量,乘上相关系数,然后相加的总和。”例如:特定某人的快乐量,可能等于一分美貌、加三分健康、加五分金钱、加四分爱情。但对他而言,智慧、品德、名声三项,系数是零,不影响快乐量。

  普林斯顿的研究结果一出炉,加州KTSF电视台就邀请我,在电视节目上,谈论分析其中的涵义。

  那么,金钱能买到快乐吗?当然可以。因为金钱能做很多事。它能做好事,也能做坏事,能制造快乐,也能制造烦恼。钞票,是法律规定的合法交易凭证。用金钱买快乐,就应该算是合法的交易行为。

  我以前在洛杉矶,住在比佛利山庄,那里有钱人很多。开车在路上,会发现:路上车辆,有两极化现象。一半人开车,特别彬彬有礼。另一半人,特别横冲直撞。然后,我归纳出来,世上有钱人,有四种基本类型:最善良的人,对人好,别人也对他好,这种人会有钱。最功利的人,正好相反,处处精打细算,他也会有钱。最快乐的人,笑口常开,人人喜欢他,他容易有钱。最烦恼的人,活得很辛苦,什么都放心不下,他也会有钱。仔细观察,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这四种有钱人,有时候居然会是同一个人。这个人,同时具备四种不同的个性和特征。这个人是谁呢?如果你在路上,随便抓一个硅谷高科技公司的人,问他,他就会告诉你:“我知道,这个人,就是我的老板。”他是天使,也是魔鬼,他是富人,也是穷人,就像有本书说的:穷得只剩下钱。有时,你在路上抓到一个人,他可能会说:“小声点,这个人,其实就是我。”

  普林斯顿大学那份研究报告,使用了45万份数据,对象1000多人,历时两年,规模甚大。它等于是做了一个实验,印证了一些理论的真实性。低于“七万五千美元”,金钱至少可以减少痛苦,等于增加了快乐。为什么超过“七万五千美元”之后,快乐就不随收入而增加呢?在我的“快乐方程式”里,每个变数,都有一个系数,也都有一个饱和点。超过饱和点,有时不升反降。快乐随金钱增加,但金钱太多,也会有烦恼。快乐随美貌增加,但太过美丽,红颜薄命,同样有烦恼。快乐随名声增加,但名声太大,人红是非多,有烦恼。快乐随品德增加,但品德太好,难免忧国忧民,担心地球暖化,还是有烦恼。智慧太高,爱情太丰富,都会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只有健康一项,可以无限增长,只要不因此而好勇冒险,去挑战身体极限。

  事实上,一个人的财富,只有在用掉了之后,才算是属于他的。用掉之前,它只是银行、会计簿上的一个数字。将来会到哪里去,你永远不知道。七万五千美元,大概就是一般人,真正用掉的数字,也是他真正享用到的乐趣。多余的金钱,只是存起来,他并未享用到。超过此数,其实并不是买不到更多快乐,但他已经停止购买了。

  用金钱购买快乐,固然可以买到一些快乐,但归根究底,他毕竟还是花了一些冤枉钱,因为:快乐是免费的。要如何追求快乐?

  知足会快乐,他的快乐增长率,比别人高。助人会快乐,因为别人的快乐,像镜子,会投射回他身上。悠闲会快乐,就像鱼,连庄子都知道,它很快乐。幽默会快乐。只要培养幽默感,经常笑口常开,不快乐都不行。人生观,古今有所不同。现代人,百善“笑”为先。先培养快乐的品德,其它品德,自然就会随之而来。要先天下之乐而乐,在别人尚未快乐之前,就要先看到未来的远景、转机,比别人先快乐。在他熏染带领下,别人自然也就会随之快乐起来。

相关栏目:『百家论坛
刘梦龙:工农是人民的主体,而不是被当成发展的代价 2022-12-04 [162]
要钱?还是要命?这是个伪问题 2022-11-30 [241]
王明远:今年我们送走他们,今年我们向一个时代作别 2022-12-01 [123]
高盛:中国2023展望 2022-11-30 [303]
权力压倒一切:早熟的中国大一统 2022-11-19 [413]
洪广玉:迟早要开放,不要拿死亡数当道德大棒 2022-11-26 [160]
跳出相亲陷阱: “我有了 " 冻卵 " 的念头 2022-11-26 [83]
万亿核酸检测杀疯了:一边造假,一边IPO 2022-11-29 [233]
人人都装杀毒软件的时代,电脑病毒却越杀越多,后来是怎么「清零」的? 2022-11-28 [310]
新冠一代的孩子们,正在亲历超出想象的「次生灾难」 2022-11-25 [291]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UCLA CCS 2019 Fall Quarter Lecture Series Overview 谭晶晶:美国科技界高度关注中国科技创新进展 :推荐:2019年底前中国高校重要学术论坛(10月 - 12 月) :黄奇帆:今后10年,中国经济将发生5个历史性变化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JUITSUNG说:留言于2011-03-14 02:15:23(第2条)
感叹中国人--- 一個上海人的感慨‏

故事發生在幾年前的“安利退貨門事件”,在中國經濟最活躍的城市——上海(本人也是上海人): 自九十年代後期,跨國企業大批量遷往中國的過程中,一家名叫安利 (Amway)的美國保健品跨國公司,也希望在這片它並不熟悉的土地上開展藍圖。

作為一家排名世界500強、並且是前三十名的國際知名企業,安利公司直銷制度體系非常獨特,並且被世界首富比爾蓋茨形容為“最無懈可擊的激勵制度”、被哈佛MBA和中國人大MBA列為教材案例,這家公司自然是實力雄厚,對中國市場充滿了期待。然而,正是這家巨型企業,在中國領略到的是東方人的不可思議之處:

剛進入中國的安利,一切制度是以它在歐美的設計為標準。按美國安利規定,產品實行“無因全款退貨”:不管任何原因,如果顧客在使用後感到不滿意,哪怕一瓶沐浴露用得一滴不剩,只要瓶還在,就可以到安利退得全款——注意哦,是退全款!這項制度在美國施行了很久,一直是安利公司的信譽和品牌象徵,退貨率微乎其微,安利的產品在中國,很快以“特色”的方式震撼了美國人:很多中國人回家把剛買的安利洗碗液、洗衣液倒出一半,留用,然後再用半空的瓶子、甚至全空的瓶子去要求全額退款。剛剛開業不久的安利公司,每天清早門口排起了退款的長長隊伍,絡繹不絕,人潮湧動,一時間,令安利大吃一驚。

美國人怎麼也搞不明白:他們“全額退款制度”在西方實行一直良好,為何到了中國,竟然遭遇成百上千的中國老百姓要求退貨?
但由於承諾在先,安利還是頂著每天的巨大虧損,履行了退貨承諾。然而令人更加驚異的現象發生了:一方面是產品銷售量劇增,大大超乎公司的預期;可另一方面,拿著空瓶子前來退貨的顧客也越來越多,最後竟然達到每天退款高達100萬元,還得倒貼30萬元產品——終於讓美國安利吃不消了!從這之後,安利公司迅速對中國的制度進行修改:產品用完一半,只能退款一半;全部用完,則不予退款!自此,安利改變了其公司制度,轉變了原先安利的行銷模式,開始逐步領悟“中國特色”。

上海市民們在這場“退貨風波”中或許暗自冷笑,為自己得到的小便宜而沾沾自喜。很多美國人至今也搞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最先進的制度體系、被譽為“完美無懈可擊的一整套激勵制度”,在中國這片土壤上竟遭遇滑鐵盧般的慘敗?

在已故的美國作家阿倫特、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勒龐的筆下,現實社會中有一群這樣的人:群氓。他們並沒有犯什麼傷天害理的罪行,為的只是圖自己的小便宜、或是盲目從眾,而最終的結果卻是導致了整個社會群體的混亂、更大的醜惡(信用損害、道德損害、物質損害——如果我們倒退回30年前,是不是能找到似曾相識的情景?),而真正的罪魁禍首卻無法從他們當中找到,因為他們每個人並不是大奸大惡。阿倫特因此也稱之為“平庸的邪惡”。

事實上,這種“平庸的邪惡”現象普遍發生在我們中國民眾身上,大大小小的事件層出不窮,就在你我周圍,也就是你我每個人心照不宣的小伎倆。

透過這個經濟層面的現象,我們發現一個令人尷尬的中國現象:即使是西方最優的制度和文化,到了中國就陷入泥潭,不僅不能有效實行,反而被國人給“特色化”了。

記不太清楚是誰(可能是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曾經說過一段話,大概意思是:任何制度的設計,都經不起中國人的糟蹋,因為中國人是最精於鑽空子的,無孔不入,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用專制手段。

這段話大概是這個意思,一直在我腦海中印象深刻。當然,這樣的話會令今天我們所有有良知、有現代公民素質的中國人感到憤怒,會刺激我們大多數網上的憤怒青年們。我們的社會在發展,我們已經是全球不可忽視的力量,能夠左右世界經濟格局,我們應該有條件擁有完善的制度。怎麼說我們沒有資格具備現代公民的素質呢?然而事實我們確實仍然是一群群氓!並且,這種群氓心理在中國社會的各個角落,無孔不在。

我有幾位大學同學,在政府部門的縣、鎮一級做公務員,多年的好友,只要有時間,平常電話、網路常常聯繫,都能與他們交流一些東西。有一位同學就說,現在基層的問題多如牛毛,事情不大,卻整天像蒼蠅一樣嗡嗡地難以處置,上也不得,下也不得,上不敢得罪,下也不敢得罪,而當地老百姓的一些作為更讓他哭笑不得,理想被現實的無奈取代。

他說的有一個事件很值得讓我深思:一個外地貨車,運的是某種食用油(大概是吧,我是聽說的),行至到該鄉村的崎嶇道路時,因為路面不平,翻了車,貨袋破了,黃油流了出來。司機急的是團團轉,不知如何是好,這時,該地的村民們出現了,一個、兩個、三個、四個……越來越多,司機心想:這下有救了,有人幫忙來了!誰知這些村民們個個拿著袋子,並不是來救援,竟然是沖上前裝油,一袋、兩袋……裝得滿滿地拎回家去!司機驚得目瞪口呆,卻又無可奈何,攔不住,而村民們更加有恃無恐,甚至去扯那些本沒有破的貨運袋子,把完好的口袋全撕破了,汩汩的油流出來,不長時間,一整車的貨就分到了這些村民手中,他們一個個喜形於色,仿佛撿了天大的便宜。

貨運車不是一輛,後面跟著來的司機們全都怒了,聯合起來找當地政府,要求賠償,懲罰那些“刁民”。政府派人前來處理,可村民們不答應,死活不肯把黃油還給司機,雙方發生衝突,有人損傷。鬧到後來,村民們不肯善罷甘休,大罵政府是吃裏扒外的東西,向著外地人,要求政府必須對村民們賠償精神損傷。於是乎,這件令人無奈而兩邊不是人的事件,最終還是讓當地政府做出讓步,對兩方都進行安慰,掏腰包補償雙方,才得以消停。

該同學是當事人之一。他在大學時,也曾是憤世嫉俗的青年,侃侃而談天下大事,動輒自言“以後我要是當政了就如何如何”之類話語,如今在基層幹了兩年,當年的意氣風發早已不見,有的只是無奈的苦笑,說:罷了罷了,在中國,就是這樣……想必再多過幾年,這樣的事再見得更多,也就心態麻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它風雨欲來我已巋然不動了。

農民們辛苦,但並不一定善良;農民們不容易,但他們愚昧無知。對於當代的知識份子來說,我們似乎天然地把農民這個群體當作值得同情的物件,但我們恰恰沒能夠真正深入他們的生活,瞭解到他們思維的本質。這些“群氓”們在自己田間地頭、自己狹小地盤上,同樣為了爭奪利益而相互內鬥:為占小便宜而損人利己的群體思維模式、農村裏為爭灌水溉田而相互拆臺、為爭山林而兩村人大打出手、為了點蠅頭小利不惜偷盜電線放火燒山、還有最為頻繁的地方利益兩夥村民相互間、動輒就是扛鋤頭群毆、或是張家長、李家短然後恩怨相互往死裏整……總之,魯迅的一句話: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中國地域差距之大,現象可謂千差萬別。上海的市民們瘋狂退貨的舉動、與田村老農們瘋狂搶貨的舉動,在我看來卻並無二致,恰恰是映照了我們這個時代——或者說是千百年來一直未變的國人群體心理。
JUITSUNG说:留言于2011-03-14 02:12:59(第1条)
感叹中国人--- 一個上海人的感慨‏(续)

說到這裏,我又想起一個中國特色的現象:領取退休金。中國老一代人的退休,通常是從自己單位機關裏領取退休金,而由於老人們的行動不便,這種按時領取退休金的行為通常由子女們代領。在中國,許多老人去世之後,子女們不主動通知原單位、並且繼續以老人的名義領取養老金的現象普遍存在,有新聞報導曾有老人去世十年後,其子女依舊在以老人的名義去領養老金。這種現象在中國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全國大大小小成百上千城市、鄉鎮,不知有多少老人的子女們在鑽這樣漏洞。乃至於傳出某市鎮的單位,大呼退休金不夠發,不得已要求退休老人必須拿當天報紙親自拍照片,證實本人還活著,才能領取養老金——當然,這引起老人們的子女群體的抗議,認為是對人格的歧視。在領取退休金的背後,通常人們潛意識裏的心態:反正是國家的錢,沒發現,我為什麼不領?我這不算貪污犯罪吧?

中國有成千上萬個城市、鄉鎮和單位機關,這種公然在老人死後、繼續以老人名義領取退休金的中國特色方式,數目之多,倘若真的一五一十嚴查起來,恐怕嚴重得驚人。這其中,數量上占多數是平頭百姓的退休職工,他們的子女為貪圖老人的幾百元退休金,年年月月如此,儘管他們個體認為區區幾百元並不算違法。這讓我想起了八十多年前的魯迅所寫的《再論雷峰塔的倒掉》一文,一個有著千百年歷史背景、西湖十景之一的文物建築——雷峰塔,因為老百姓們傳說此塔的磚塊搬回家可以“辟邪”,於是紛紛偷挖雷峰塔的磚頭,你一塊,我一塊,紛紛搬回家,按人民群眾的說法是:我就搬一塊磚頭,不算犯法啊。於是,最終,雷峰塔在這樣“集體無意識犯罪”的行為下,轟然倒塌,屍骨無存!

這種思維的普遍性,不論是高高在上的官員,還是普通的平頭百姓,只要任何人得到了鑽空子的機會,就會不擇手段地去撈取最大利益,並且他們並不認為這是可恥,而是心安理得地接受這一切、身體力行地去“爭取”。

當這個時代的人們在高呼“完善體制”時,我認為制度是不能解決一切問題的,問題首先在於“人”。同樣是乘坐公車,在美國為了鼓勵人們出門坐公交,規定凡乘坐四十五次以上,就可申請領取一定的獎金,美國人遵守這條規則,而不少中國人卻借此虛報次數,以獲取獎金;在澳洲,有一條規定“不得擅自從國外寄食品、或不知名中草藥物進入澳洲,否則將嚴厲查處,如果難以查到國外的寄件人,就會對該國國內的收件人進行罰款”,澳洲人從未想過這條規則有何漏洞,而有中國人卻為了整別人,竟故意寄違禁品去澳洲,利用該規則,以使收件人受到懲罰。

同樣的制度,同樣的環境裏,美國、澳洲可以遵守,而國人卻絞盡腦汁地尋找漏洞。我們該做如何解釋呢?
魯迅筆下,雷峰塔的轟然倒塌,歸功於每個“百姓”的功勞,每個人抱一塊磚回家,造就了一個悲劇。而如果全民參與這種“群體犯罪”的話,恐怕倒掉的就不只是一座雷峰塔那麼簡單。
我不禁要問:誰說人民就是善良的、無辜的?

如果說那些借老人名義領取退休金的子女們,貪的只是一點點小錢。那麼在曾經《南方週末》所報導的一則“重慶市民假結婚騙取房子”的新聞中,我們看到的是平民百姓們更加觸目驚心的“群氓”行為:
重慶市的一個小鎮——人和鎮,竟然在2005年創造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離婚記錄。這個人口僅有2萬人的小鎮,短短一年時間裏竟有1795對夫婦離婚,然後是假結婚、假再婚、重婚。這種滑稽的群體表演,原因在於重慶市的一份征地補償辦法規定:一、一對夫妻只能分一套房,但離了婚單獨立戶,就可以各分一套房,並以優惠的價格購買;二、配偶為城鎮戶口且無住房,可以申請多分配一間屋,從一室一廳變為一室兩廳。

如此優惠良好的保障制度,在中國這片神奇的土壤上,再一次遭遇類似“安利退貨”般的嘲弄。據《南方週末》報導,該鎮的老百姓無論年齡大小,紛紛踴躍加入離婚隊伍。“村裏老太爺老太婆都來離婚了”,“七八十歲走不動路,兒孫扶著來的、背著來的都有,一大家人,有說有笑地排隊”。面對如此離婚熱潮,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徐南雄很無奈地說:“55號令規定離婚分戶可分房,新婚姻法又簡化了離婚程式,我們沒有理由去阻止離婚。”

離婚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是更加複雜的任務:再婚。於是人們又一次行動起來,最關鍵的是找人。村民們發動一切親朋好友,在政策劃定的“老重慶9區12縣城鎮戶口”範圍內尋找結婚對象。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