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两岸三地大陆评述
关键字  范围   
 
南方科技大学迅速“被收编” 改革结束
来源:熊丙奇 | 2011/5/29 5:54:05 | 浏览:2244 | 评论:0

  因教改实验而备受瞩目的南科大,5月25日又因一个网友的爆料而再次置于聚光灯下。网传教育部要求其教改实验班学生必须全部参加今年高考。该消息究竟是否属实?记者向南方科技大学有关人士进行了求证。该人士没有正面答复记者,而是追问记者的信息来源。当他听说网上已经大量转载这一消息的时候,叹气说这将对南方科大影响很大。这也变相证实了该消息的真实性。当记者想进一步追问时,该人士则婉言让记者去找教育部求证。(山东商报5月26日)

  如果这一消息属实,加之此前深圳为南科大公选局级副校长,南科大的所有去行政化改革,事实上已经全部结束。

  客观上说,要求南方科技大学教改实验班学生必须全部参加今年高考,对南科大现在的学生并不会有太大影响,虽然他们有“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根本没准备,怎么考出好成绩”的担忧。这一做法的具体操作大致会是,这些学生参加高考的成绩,作为学校录取的参考,说得更明确一点,也就是说走一个形式。但这一形式的意义极为重大,这就是所有被大学正式录取的学生,都必须过高考这一关。

  如果是这种做法,这与此前复旦和上海交大的自主选拔录取改革完全一致,学校自主招生预录取的学生,必须参加高考,但高考成绩不作为录取的依据。多年来,复旦曾呼吁这些学生不再参加高考,但教育部一直不松口。其他78所高校的自主招生,也是采取“自主招生+统一高考”相结合的方式。

  从南科大推出“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改革以来,我就担心这一改革的走向会是政府部门逐渐把南科大的招生纳入统一招生,并授予南科大的学位授予权,如此一来,南科大就会“收编”为体制内的一所普通学校,而难以突破现有体制对办学的局限。因此,在一个月前有报道指出南科大并没有获得招生权时,我认为这十分正常,因为这一“招生权”,是计划内的招生权,南科大的改革,是要突破计划,并不需要这一计划内招生权。

  毫无疑问,目前这种操作,传递的信息是,招生权还是掌控在政府部门手中,南科大正走在“被收编”的路上。政府部门如果按照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下文简称《纲要》),努力推进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其选择应该与此大为不同。对于南科大的自主招生,从规范与公平起见,政府部门可以鼓励南科大参与大学高水平联考,允许一名考生同时报考南科大和其他大学,且获得多张录取通知书,但却不能在学校自主招生之后,再要求学生参加统一高考。而对于自授学位,政府部门应该分析国家授予学历的严重弊端,积极推动《学位法》的制订,探索建立全新的学历认证体系。

  遗憾的是,在南科大宣布“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改革之后,政府部门虽有积极支持的表态,却迟迟不见相关行动,现在一行动,就令人惊奇。而与此同时,南科大的“去官化、去行政化”也已被举办者深圳所否定。这所承载改革希望的新大学,在改革的路上还没走几步,就被拉回了过去大学发展的轨道。

  南科大的这种改革走向,极具标志意义。国内外舆论之所以关注南科大,是因为其提出的改革理念与国家《纲要》的改革设想,完全吻合,因此,这所大学的实践,其实在检验这一《纲要》是一纸空文,还是会真正落实——从《纲要》启动制订到颁布,担心其不能落实的质疑一直不断——而现在,南科大的迅速“收编”,基本上否定了体制内教育改革的可行性。某种程度说,这已经宣布管用到2020年的《纲要》,已经基本无用了。

  去年年底,我国为落实《纲要》,启动了500项教改的试点,这500项教改,有南科大的前车之鉴,还会真有行动吗?需要注意的是,与南科大的积极改革不同,这500项教改,有不少是应景申请。

  为此,我国教育部门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是,如果公众对《纲要》的落实彻底失望,我国教育还能给大家怎样的希望?


南科大校长回应教育部发言 称法规内改革不现实

侨报网

  正在安徽合肥参加第十一届全国量子化学会议的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28日接受合肥《新安晚报》记者访问,回应了中国教育部新闻发言人27日的讲话,朱清时称,“如果说改革都要按照条条框框来办,那么就没有今天的深圳特区;如果教育界改革被这些条条框框约束,就没办法前进了。”

  续梅5月27日在教育部例行发布会上回应“南科大教改学生是否必须要参加高考”时提到“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以制度来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等说法。对此,朱清时表示“并不认同”。他告诉记者,现有的教育界弊病,跟过去建立起来的教育界的法规中的不足有关系。

  “看看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目标,不少与现有的教育法规都是冲突的。”朱清时说,如果按照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的说法,那么中长期教育规划就没办法干了,“等这些陈旧的法规改好了,中长期教育规划也就到期了,还有什么意义呢?”

  朱清时认为,让什么改革都要在条条框框内进行,肯定不现实。他称中国在推行教育改革的过程中,可以逐步来做,特别的地方、特别的学校可以先行先试,不一定要推广,可以等到试验成功了再推广,不成功的话对国家并没有什么影响或者说损失,教育界也需要这样的“先行先试”精神,这与当年深圳特区的改革之路是一样的道理,而南科大要走的正是这“先行先试”的一步。

  至于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提到的遵循教育规律办学,朱清时表示,南科大的做法最符合教育的发展规律。“其实南科大做的事情并没有别出心裁的地方,南科大做的事情是全世界一流大学都在做的,比如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成功的一流大学都在做这个事情,是办好大学的必由之路。”朱清时说,南科大在教学过程中,也充分尊重教育的规律,“学生都很满意南科大目前的教育方式和内容。”

  朱清时认为,南科大是真正考虑到学生的利益的,不提高教学质量,让学生学没有用的东西,才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南科大改革的每一步都以学生为本,对学生最有利。”

  为何“南科大45名教改生要参加高考”的言论在社会上引起了如此大的轰动?朱清时说,纳入高考轨道的这种形式是次要的,关键是这个举动颠覆了南科大树立的“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改革核心, “我们自授学位就是想走全世界一流大学都想走的路,让学生跟老师‘背水一战’,只有学到真本事,社会才会欢迎你、接受你,而不是看你的文凭盖了什么大印。”

  朱清时向记者表示,如果让这些学生也经历高考,“背水一战”就不存在了,“大家都已经有了国家发的文凭,没有这个动力了,即使将来改革成功了,学生很受欢迎,那么也不再是当初‘背水一战’的成果,而是国家发的学历文凭很受欢迎。”

  “不是靠这一纸文凭证明学生的能力,而是真本事,这是南科大改革的关键。”朱清时认为,一旦让南科大教改学生参加高考,就又回到了认可国家文凭的路子上。

  朱清时曾多次对高考这根“指挥棒”进行质疑,28日,他再一次向记者表示,学生在高二就已经学完了所有高中课程,高三“魔鬼般”的训练完全就是对学生的摧残,完全是对高考的一种应试教育,“毫无意义”。朱清时说,相比较而言,如今高二的学生更具原生态,更有爆发力和创造力,“从南科大已经招收的学生就可以看出,他们的表现都是非常优秀的。”


南科大正局级副校长9候选人出炉 附名单简历

深圳市委组织部(记者/叶明华 孙颖)

  经深圳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乔从丰等9人已经被确定为南方科技大学(筹)副校长公开推荐选拔职位考察对象,深圳市委组织部将于近期派出干部考察组进行考察。

9人竞争两个副校长职位

  以“去行政化”为办校理念的南方科大办校近日遭遇了一场“行政化”风波。风波源自今年4月29日深圳市委组织部发布的一则“关于公开推荐选拔南方科技大学(筹)副校长等领导干部的公告”。

  公告明确提出,南方科技大学副校长为正局级,参加推荐选拔的必须是“现任国内高等院校正处级以上职务的教育管理干部(正处级干部需任职满3年);现任深圳市正局级职务或副局级职务2年以上干部。”

  “不是号称去行政化吗?为何选个副校长还要指定是正局级官员呢?”公告一出来,随即引发了连串热议,这所被誉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试验田”的大学,随即被置于舆论风口浪尖。

  昨日,深圳市委组织部在“组工在线”上发布了“关于深圳市公开推荐选拔职位差额考察对象公示通告”。记者从公告上发现,共有9位候选人入选为南方科大两个副校长职位差额考察对象。过去,深圳市公推选拔领导干部,考察对象与职位的比例往往是3:1,如今9:2的比例,竞争激烈程度明显超过以往以及这次其他的选拔岗位。

  记者发现,9名候选人中有6名为“60后”,年龄从37岁到53岁不等,年纪最大的候选人叫孙天华,生于1957年7月,现任河南农业大学常务副校长,而最年轻的候选人是现任深圳大学计算机与软件学院常务副院长纪震,生于1973年8月,还不到38岁。此外,一同入选的还有现任南方科技大学(筹)副主任韩蔚。

  公告显示,所有候选人均具备博士学位,除了纪震、韩蔚,以及深圳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院长刘剑洪3位来自深圳本土高校的候选人外,其余6名候选人均为外地高校的院长、副校长等“重量级”人物,如现任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科研处处长乔从丰,现任广西师范大学副校长李传起,现任广西民族师范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易忠,现任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副院长周岱,现任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院长覃正等人。

“有没行政级别没关系,我不是为这个来的”

  “我是自己报名参加南方科大副校长竞选的。”深圳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院长刘剑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之所以报名,是因为“觉得建设南科大很有挑战性,想去接受挑战”,并不是领导推荐的。

  刘剑洪告诉记者,自己目前在深圳大学没有行政级别,参与南方科大副校长竞选也不是为了行政级别。“我只是想通过选拔的方式进入到南方科大迎接挑战,对于是否有级别,倒不是很在意。”

  针对日前南方科大选拔正局级副校长所引发的争议和风波,刘剑洪表示自己并不知情。而当记者问道:“如果南方科大以后坚决取消行政级别,你还愿意去吗?”这一问题时,刘剑洪则坦言:“那有啥不愿意?我不是为了这个去的。”

  “没想到能够入选,因为报名的人数挺多的,而且都是各界的精英。”一名候选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当初报名参选只是个人意愿,“考虑了很久,在最后时刻才报名的”,所以并没有告知学校,暂时不方便透露姓名。这位“副厅级”候选人告诉记者,自己选择南方科大并不在意行政级别,而是因为“这所学校是高等教育改革的试验田,自己从事教育多年,对国内外高校的运作了解较多,希望到深圳来,到南方科大来能够找到一个实现自己理想的战场和阵地。”

  “去行政化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谈及南方科大近来引发的争论,这位候选人也谈到了自己的看法:在学校内部可以完全去行政化,教师职工不分行政级别,一切按实力说话,但从外部来看,在当前的体制下,为了参与相关社会事务的方便,行政级别一时间还是免不了,南方科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链接:

  南方科技大学(筹)副校长职位差额考察对象(按姓氏笔划排序)

    • 乔从丰,男,1963年5月生,汉族,山西太原人,博士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199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12月参加工作,现任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科研处处长。
    • 刘剑洪,男,1964年2月生,汉族,湖南益阳人,博士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9年8月参加工作,现任深圳大学化学与化工学院院长。
    • 纪震,男,1973年8月生,汉族,江苏溧阳人,博士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无党派,1999年4月参加工作,现任深圳大学计算机与软件学院常务副院长。
    • 孙天华,男,1957年7月生,汉族,河南内乡人,在职博士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198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6年3月参加工作,现任河南农业大学常务副校长。
    • 李传起,男,1964年11月生,汉族,安徽六安人,在职博士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198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8月参加工作,现任广西师范大学副校长。
    • 易忠,男,1961年10月生,汉族,湖南长沙人,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1989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广西民族师范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
    • 周岱,男,1963年10月生,汉族,浙江嘉兴人,博士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199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副院长。
    • 韩蔚,女,1964年6月生,汉族,河南新密人,在职博士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副研究员,198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7月参加工作,现任南方科技大学(筹)副主任。
    • 覃正,男,1958年2月生,汉族,湖南石门人,博士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教授,1993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12月参加工作,现任上海财经大学信息管理与工程学院院长。
相关文章:『朱清时
『学人动向』 朱清时卸任南科大书记 “三大口号”告吹 2014-01-22 [2219]
『考察访问』 朱清时校长率南科大代表团赴美招聘 (11/16-20) 2013-11-08 [2296]
『学人动向』 朱清时:中国大学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 让学生学到真本事 2011-09-27 [1321]
『学人动向』 朱清时:让学校接受社会的选择 而不是接受行政部门的选择 - 中国教育管理体制必须改革 2011-08-24 [1394]
『学人动向』 朱清时:希望学校另谋合适人选 2011-07-18 [1559]
『百家论坛』 南科大不能每次都拿学生当“小白鼠” 2011-06-28 [1399]
『学人动向』 童大焕:把南科大看简单点好不好 2011-06-27 [1564]
『学人动向』 “难”科大:愈难愈要坚持奋进 此举若死 中国再无真正教改可言(光潜) 2011-06-20 [1829]
『学人动向』 南方科技大学7月起实施教授治学!中国高校有了第一部“基本法” 2011-06-11 [1666]
『学人动向』 朱清时谈教改:回去高考 实验还有什么意义? 2011-06-11 [1421]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大陆评述
一图看懂《中国“一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 2022-01-12 [85]
《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调查》报告 2022-01-07 [124]
大数据分析:一图纵览职场人的2021 2021-12-24 [104]
比楼市更大的经济泡沫,悄悄来了 2021-12-25 [290]
再见了,高校事业编制 2021-12-17 [241]
近乎裸奔的地方财政 2021-12-26 [312]
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自2022年1月1日起施行 2021-12-24 [174]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2021-12-24 [170]
中国青年结婚年龄不断推迟:30~34岁占比大幅上升 2021-12-22 [206]
中国纪检监察:晒一晒中国高校四大官僚主义 2021-12-19 [22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2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