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中国工程院候选院士曹谊林研究人耳鼠被质疑 交大認定未造假
作者:李媛 | 2011/8/24 15:32:51 | 浏览:1703 | 评论:0

  201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进入第二轮评审,今年刚成为有效候选人的上海交通大学教授、国内组织工程领域“头号人物”曹谊林,却被“学术造假”的质疑推上风头浪尖。

  质疑者称,曹谊林赖以成名的“人耳鼠”是维持了十余年的谎言,他因此获得众多荣誉和资金支持,之后却停滞不前,让巨额投入打了水漂“一只假耳朵,骗取三个亿”。

  但曹谊林的弟子说,“某些人此时散布不实消息,就是为了把水搅浑。”中国工程院院士、曹谊林的导师张涤生表示:“该展品,个人认为并非作假,是以往实验成果的重复。曹谊林当年在美国实验成功,已得到国内外公认,无可非议。”

  对于曹谊林团队获得最大荣誉“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评审过程的质疑,主管部门回应称,凭空捏造一个项目“很难”。

文/图本报驻上海记者李媛

  “人耳鼠”在国内第一次公开亮相,是2001年的国家“863”计划15周年成就展。这只背上长着惟妙惟肖“人耳”的小白鼠,引发了人们对“器官工厂”的无限想象。

“人耳鼠”亮相是作秀?

  据当时媒体报道,“每次展出时间不过一两个小时。尽管门票高达20元,但还是有将近20万人,心甘情愿地掏钱一睹"人耳鼠"的风采”。

  曹谊林的硕士研究生同学商庆新说,当时是他把“人耳鼠”从上海带到北京参展的。“轰动到什么程度呢?我坐出租车,司机说,这就是那个小老鼠吧,我不收你钱了。”尽管展览时间只有短短一周多,但“人耳鼠”让“组织工程”这一概念无比形象地走到人们面前,也由此,曹谊林奠定了自己在国内组织工程领域的权威地位。

  根据当时的公开报道,“人耳”其实是用牛软骨细胞培植的软骨。先制定设计图,再用一种高分子化学材料聚羟基乙酸做成模型支架,将牛软骨细胞“种”在支架上,繁殖生长出建造人耳所需的细胞外基质后,再植入老鼠体内。等完全降解材料制成的支架消失后,软骨组织与老鼠皮肤长在一起,就成了外观酷似真耳的“人耳”。

  然而商庆新却说,“植入老鼠体内的肯定不是软骨,有可能就只是高分子材料支架。”

  他列出四大疑点:一,他作为“核心人员”,对“人耳鼠”的产生细节一无所知;二,曹谊林早在1997年就发表过相关论文,但回国参展之前,并无重复制作“人耳鼠”;三,在展览期间,商庆新必须每晚用注射器抽出渗液,才能让裸鼠皮肤与支架贴合,显现人耳形状,这种反应程度超出了预期;四,在交还“人耳鼠”时,他向曹谊林转达了上海市科委的意见将材料取出,证实是真的耳郭软骨,作为实验成果长期保留,但不久那只“人耳鼠”“就离奇死亡”,“人耳”也就无从寻觅了。

  更让商庆新确定的是,曹谊林曾表示不保留是因参展准备“时间太紧”培养不出来,而上海市科委说“先做个样品去展览”。“这不就是说,他自己也承认那只"人耳鼠"是假的了?”

“这是为了把水搅浑”

  针对“样品说”,曹谊林的学生、“人耳鼠”科研项目的参与者、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国贸门诊部主任丁小邦认为,这是曹谊林遭人“陷害”,“事实上,这种细胞再生是需要一定的实验条件和时间的,一般需要6到8周才能形成,当时的模型只是用于科学展示。”

  丁小邦说,此模型用软骨细胞和可降解生物材料相结合,目的在于再生具有人耳外形的软骨组织,“当然不是真正的人耳朵”。

  他同时表示,当时虽然用的是完全降解支架,“但怎么说也要8周之后才能降解完”,且时间紧,支架上的细胞还不活跃,就匆忙植入裸鼠后背。因软骨细胞还不能包裹材料支架,才在老鼠体内引起严重反应。

  针对商庆新的质疑,丁小邦表示,吸出渗液是整形手术的必要步骤,现实中多取人的肋软骨雕刻耳朵轮廓,再埋在皮下,进行耳朵整形,“一定要用负压吸引器保证皮肤贴合在肋软骨上,才能长成耳朵形状。这是临床上最基本的技术。”

  “说秘密处死裸鼠是胡说八道,裸鼠本身没有免疫力,从构建模型到感染死亡,只活了4周多。”他认为,之前的报道可能把“模型”误解为“样品”。“曹老师在最著名的整形外科《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杂志上发表的论文,用词是model,即模型。”

  丁小邦认为,“有些人在曹老师参选院士期间散布这些信息,恐怕是故意把水搅混。”

高投入能否有高产出?

  不过,双方都认为,目前在技术上,制作“人耳鼠”并不是难事。

  丁小邦表示,近期,曹谊林的研究团队将择机展示最新培育的“人耳鼠”,以正视听。

  “现在应该拿出更新更先进的研究成果来。”商庆新认为,单纯讨论“人耳鼠”真假,意义已不大,重要的是“曹谊林靠"人耳鼠"获得了一连串的荣誉,也得到了很多科研费用,但费用投下去这么多年,却没有出什么成果。”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表示,曹谊林先后拿到了两个国家“973”项目,四个“十五”“863”重大专项和四个“十一五”“863”重大专项,保守估计,仅这几项投入到其团队的科研费用达6000万元。“其他投入包括:上海市的大型科研项目约有3000万元到4000万元,成立上海组织工程研究中心投入的1800万元,成立组织工程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投入的1.2亿元,加起来大概有3亿元。”

  同时,他对曹谊林团队以“组织工程化组织构建关键技术研发与应用”项目获得2008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报以极大质疑。“这个奖集他多年研究成果之大成,但所有专利都没有临床应用,更别说有产值了。”

  据了解,位于上海闵行区紫竹科学园的组织工程国家工程研究中心,2005年组建之初就摒弃了传统科研院所的形态,以股份制为组织架构,曹谊林为主任。上海国睿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承担单位,曹谊林任总裁。

  “实际上,组织工程研究中心从上海升级到国家,就承担着研发和产业化的双重任务。”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但现实中,“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的中心与公司却陷入怪圈。

  一方面,国睿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没有获得产值,账面上没钱,因为至今没有产品能进入市场组织工程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目前制定了四个研究方向:玻尿酸的研发,狗、猪等具有免疫功能的高等哺乳动物的耳郭形软骨的研发,纺丝材料的研发,组织工程皮肤项目。但仅两个项目有产品正在申请进入市场。“2007年、2008年就开始申请了,但就目前来看,至少还需要再过两年的时间才能走完审批流程。”

  他表示,第四军医大学组织工程研发中心的“人造皮肤”早在2007年就正式进入临床;浙江大学也已有“组织工程软骨研究及临床转化”项目。但“这些已走在前面的科学家,并不像曹谊林般有大笔研究经费。”

“科学是一个过程”

  对此,丁小邦表示,不能说这些年来研究毫无进展。“以前认为理想的状态是,先把支架上的软骨细胞养好,再植入皮下。更理想的状态是,等材料降解之后,细胞成活,与皮肤贴合,外观上长出一个新耳。但曹老师告诉我,这有难度,其一就是皮肤被支架撑起来,完全不贴细胞,细胞是没有营养的,要让细胞长好,唯一的方法是吸真空,保证细胞与皮肤间一点空气也没有,让皮肤贴在细胞上,细胞才能长。”

  还有一个难题就是,科研小组发现,单纯的软骨组织强度不够,植入皮下一段时间后,就会失去原来精细的轮廓,变成一个“圆饼”。“曹老师最初要求使用完全降解材料。但现在我认为,只有可降解材料并不可行,还要有不降解的材料做核心,以作支撑。”

  丁小邦说,现在已有新的突破一是这种组织工程化软骨已具备相当的力学性能;二是将计算机技术融入可降解支架材料的形状控制当中,医学人员可根据病人健侧的耳郭形状进行数字化的支架制备,培养出形态大小一致的耳郭软骨。

  “科学本来就是一个过程,不断发现问题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他说。

  对于曹谊林遭到的质疑,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整复外科事业的创始人之一张涤生认为:“曹谊林仍然是我国组织工程研究的学科带头人之一。其实,像这种身兼多职、精力不够集中的现象,在当前的科研界并不少见。至于科研经费浪费,也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要提倡节约、尽快建立严格审查和管理的制度。”
 
主管方:

  凭空捏造很难

  曹谊林团队是如何获奖的?

  对曹谊林团队“集多年研究成果之大成”获得2008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的项目,知情人士质疑在申报过程中,推荐书中列出的多项成果并没有附上“原始资料”,但也通过了层层评审。那么目前的评审制度,是否存在着可以钻空子的可能?

未必一定要充足原始材料

  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工作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不是所有最原始的、第一手的材料都需要在申报材料中提交。“如果不对材料厚度作要求,很可能有些申报材料会有几尺厚,专家来不及全部看完。”

  “但这些最原始的、第一手的资料,报奖单位一定要有,我们去考察的时候一定要拿出来。”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来说,每年报送国家技术发明奖的约40项左右,所有申报二等奖的都需要上台答辩,每个项目都会审核,审核出问题后再抽查。

每年项目过千只能抽查

  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采取抽查方式,是因为每年各种奖项加起来有一千多个项目,不可能每个都考察。一般来说,根据当年评审中的实际情况,获奖等级高的、专家评审时认为存在问题的、处于敏感领域的、与当前发生的重大事件有关的,或者是有异议的,都会去考察。

  但他同时指出,各个奖项的评审程序都非常复杂, “即使是评审完了,有人反映某申报项目具有重大问题,我们还是要进行再调查。”

  “事实上,整个评审过程中有很多关口,不太可能说什么原始材料也没有,凭空编造出一个项目,这是很难的。”该工作人员说。

  相关讯息:交大认定"人耳鼠"技术真实 研究者重造4只自证清白 
 因“人耳鼠”而享誉医学界的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曹谊林教授昨日现身上海,他面前就摆着他的团队近期培育出的4只长着“人耳朵”的老鼠。这次“人耳鼠”的亮相与10年前那次震惊全球的亮相不同,它们是为了攻破此前媒体报道的不实之处──曹谊林昔日的科研搭档实名举报曹谊林的“人耳鼠”技术系学术造假,并认为曹谊林以此骗取国家3亿元的科研经费。

  这种背上背着一只人类耳朵的小老鼠最早在1997年问世,是由当时在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的曹谊林于Vacanti实验室内主要完成的讯息。有媒体曾撰文质疑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曹谊林教授科研团队裸鼠背上再生“人耳软骨”成果存在科研造假,并认为科研经费使用存在弊端。对此,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及其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成立了上海交通大学应对工作领导小组,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调查核实,对组织工程的成果进行了确认。

团队重塑“人耳鼠”

  调查结果也一并在发布会上发布:裸鼠背上再生“人耳软骨”的科研成果经专家鉴定,是真实的,也是国际公认的成果。

  为了自证清白,2011年6月21日曹谊林教授研究团队开始构建耳廓支架材料,再次开始重复验证实验。6月24日至25日,细胞接种于支架材料。经体外一周培养,于7月1日至5日,将接种了细胞的耳廓支架植入裸鼠体内。6周后的8月中旬,在8个裸鼠背上成功构建了“人耳软骨”,形态良好,并作全程实验录像。

病理鉴定为软骨组织

  8月14日,上海交通大学组织了全国相关领域4名院士和8名专家组成的学术鉴定委员会对曹谊林教授领衔的国家组织工程学术研究成果予以事实鉴定。

  会上专家组听取了曹谊林教授的相关汇报,进行了现场考察和学术评议。现场展示了活体“人耳鼠”,并当场取材验证,再生组织经现场冰冻切片,病理鉴定确认为人软骨组织,并同时移送第三方机构作组织病理学鉴定,8月16日病理报告进一步证实为软骨组织。

  鉴定会结果显示:与会全体成员一致认为“人耳鼠”的技术是真实和成熟的,在国家对该项科研的投入下,曹谊林教授所领导的研究团队在组织工程研究领域取得了重要成果,特别是组织工程化组织构建和缺损修复的大动物模型研究,体外组织工程化组织构建技术等研究成果具有鲜明特点,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10年中发表SCI论文85篇,总影响因子>300分,他引>2000次。该团队所获得的科研成果为我国组织工程的发展及提升我国组织工程的国际地位做出了巨大贡献。

  此外,曹谊林教授还透露,最近该团队应用小耳症病人的残耳软骨细胞在体外培养箱中再造人耳廓形态软骨也获得成功。应用人体细胞在体外再生逼真人耳廓形态软骨目前在国际上尚无相关报道,这是组织工程国家工程研究中心近期取得的重要突破之一,也是推进临床应用转化进程的关键一步,目前人残耳软骨细胞的生物安全性已在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检测,相关的产品标准也已制订,近期准备开始更全面的检测。

“人耳鼠”

  “人耳鼠”是先用一种高分子化学材料聚羟基乙酸做成人耳的模型支架,然后让细胞在支架上繁殖生长。“耳朵”长好后,在无毛鼠背上割开一个口子,植入“人耳”。随后,“人耳”的支架会自己降解消失,“长”在老鼠的背上。

回应

  质疑一:10年前展览后“人耳鼠”死亡

  关于2001年国家“863”计划15周年成就展上展出的“人耳鼠”造假的情况,曹谊林教授表示,由于裸鼠的生命周期及缺乏免疫力,最初在美国获得成功并被报道的活体鼠不能被永久保存。

  “人耳鼠”的正常实验过程是将带有软骨细胞的生物材料支架植入裸鼠体内后在无菌饲养条件下需6-8周才能形成软骨。

  2001年曹谊林教授接到上级要求参展国家“863”计划成果展的任务,离开布展仅两周,实验室将软骨细胞接种到可降解材料的支架上并植入裸鼠体内送去参展。由于裸鼠缺乏免疫力,在展会参观人员众多的环境下,裸鼠被展出后2周死亡,实验周期未能完成,裸鼠体内还未形成组织工程化软骨,展示的裸鼠终止于实验中间过程。

  质疑二:3亿元科研经费的去向

  2011年7月5日至14日,国家审计署卫生药品审计局接实名举报,专程派人来上海九院调查审计曹谊林科研课题申请和经费使用情况。经过10天的审计取证,曹谊林教授自1999年至今作为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或科研课题第一负责人先后承担了7项国家级科研项目,涉及项目经费总额6409.23万元,所有项目均已结题,通过验收。审计取证调查反馈,7个课题均有其明确的研究任务和目标,账目“原汁原味”,经费的使用均严格按项目计划执行,科研项目达到任务书预期效果。

  仲玉维

中国工程院候选院士曹谊林研究人耳鼠被质疑 交大認定未造假

“人耳鼠”

中国工程院候选院士曹谊林研究人耳鼠被质疑 交大認定未造假

中国工程院候选院士曹谊林研究人耳鼠被质疑 交大認定未造假
2002年12月23日,曹谊林教授(右一)和科研人员正在做实验。张耀智 摄

  继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落选后,201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中,也没有出现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曹谊林的名字。

  曹谊林因“人耳鼠”而被外人所知,这只长着“人耳朵”的老鼠与克隆羊一样,曾经震惊了国际学术界。它1996年问世,是由在哈佛大学医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的曹谊林于Vacanti实验室内主要完成的。归国后,曹谊林供职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后并入上海交通大学),被推为中国组织工程学科带头人。

  今年6月23日,《瞭望东方周刊》刊发两篇文章称,曹谊林昔日与现今科研搭档联袂现身,直陈其学术不端、骗取国家3亿科研经费。

  曹谊林昨日接受本报专访时,否认“一只假耳朵,骗取了国家3个亿”。

  曹谊林称,为了证明清白,近期做了八个“人耳鼠”,他还称“我是搞科学的,科学对我来说才是更重要。什么院士的,一点都不重要。”

  记者昨日从上海交通大学获悉,目前国家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近期将召开关于“人耳鼠”的发布会。

链接

  “人耳鼠”

  “人耳鼠”是先用一种高分子化学材料聚羟基乙酸做成人耳的模型支架,然后让细胞在支架上繁殖生长。“耳朵”长好后,在无毛鼠背上割开一个口子,植入“人耳”。随后,“人耳”的支架会自己降解消失,“长”在老鼠的背上。

对话

  “院士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

  曹谊林称“骗国家3亿是胡说八道” “科研环境很恶劣”

  新京报:今年5月,你当选为201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进入公示期后,你的熟人开始在媒体上揭发你。8月17日公布的201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中,你落选了。是不是和“人耳鼠造假”、“骗取三个亿”有关系?

  曹谊林:这个院士(候选),对于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是搞科学的,科学对我来说才是更重要。什么院士的,一点都不重要。

  新京报:候选中科院增选院士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你得罪了谁?

  曹谊林:这里面的矛盾恩怨很深。至于学术问题,上星期,我们请了院士和有关专家,把我们做的老鼠都打开,做过鉴定。

  新京报:饶毅和你一样落选了,是不是从国外回来的人容易受到排挤?

  曹谊林:科研环境现在很恶劣。只要热爱科学,事实总是事实。老鼠背上那个耳朵是几年前我在美国做的,而且在国外引用的文章,在我们这个领域排第八位,还获了奖。如果说是造假,那是美国人在造假了?

  新京报:声誉受损了,你想过要出来解释吗?

  曹谊林:无所谓的,是黑是白,不是我一个人在做,全国、全世界都在做组织工程。不去调查,就听信个别人来讲述,真的把中国的科学环境搞得很糟糕。

  新京报:给你带来的困扰也很大?

  曹谊林:中国科研到底要不要搞下去,怎么赶超先进水平,我个人渺小的很,但是科研时间都是有限的。

“若骗钱早被抓了”

  新京报:2001年展出的“人耳鼠”是模型吗?有人说你学术不端?

  曹谊林:不是模型。

  新京报:你的同学商庆新说,他一直心存怀疑。那次老鼠体内的肯定不是软骨,就算是模型。

  曹谊林:从支架材料、细胞集中到老鼠身上,需要6周才能长成一个耳朵。那次因为时间紧,只有2周时间,大家看到的只是一个过程,是尚未培育成熟的软骨。怎么能说是假的呢?

  新京报:商庆新说,当时他每晚用注射器抽出渗液,才能让裸鼠皮肤与支架贴合,显现人耳形状。

  曹谊林:细胞集中在上面,抽液也是过程,细胞最后变成软骨。老鼠是裸鼠,本身没有免疫功能,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能够存活一段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

  新京报:你回国后,一直没做“人耳鼠”实验。

  曹谊林:没必要,浪费国家人力、财力。

  新京报:那还是不能说服那些有疑问的人?

  曹谊林:前两个星期,我们刚刚做了八个,就是为了证明这点。做过的东西干吗再做呢?比“人耳鼠”好的东西多了。科学是前进的,回来后再做国外的东西有意义吗?

  新京报:因为“人耳鼠”,你获得了各种荣誉和资金。有报道说你“一只假耳朵,骗取了国家3个亿”?

  曹谊林:简直是胡说八道。我骗国家的钱?国家不来找我啊?法律不来找我啊?(科研项目)是审计署全部审计过的,3个亿是胡说八道。如果是骗的话,我老早就被抓进去了。

曹谊林

  男,1954年出生,上海奉贤人,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973)首席科学家(连续两轮),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他在国际上首次应用组织工程技术在裸鼠体内再生了人耳廓形态软骨,从而第一次展示了应用组织工程技术修复组织。在国际医学界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获得了国际整形外科学界最高荣誉奖JamesBarrett Brown奖,这是迄今为止获得这一荣誉的第一位亚裔人。

讲述

  前搭档:一直怀疑未形成细胞

  最早报道“人耳鼠”涉嫌造假的文章中,曹谊林的硕士研究生同学商庆新实名接受采访,其他人是化名。昨日他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时是有记者找到他才说的,并不知道曹谊林是候选院士。

  2001年2月,“863计划15周年成就展”在京召开,商庆新把“人耳鼠”从上海带到北京参展。“轰动到什么程度呢?我坐出租车,司机说,这就是那个小老鼠吧,我不收你钱了。”商庆新说。

  商庆新说,他认为“人耳鼠”对外宣传是软骨,是有点误导。“我觉得是没按照常规做,完全说是假的也不对,可能只有一个支架材料,没有形成细胞。”他说,此后多年,他一直心存怀疑。“人耳鼠引起了全国轰动,有了大量资金。人耳鼠技术,我相信没有问题。”商庆新说,2002年后,上海九院整形外科医师崔磊接替商庆新,成为曹谊林的新搭档。

  昨晚,崔磊在电话中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崔磊曾在一份建议书中写道:“政府将各类资源过度集中于曹谊林教授一身,他由于种种原因五六年不在工作岗位,研究停滞不前,产品也没有出来。”《瞭望东方周刊》则报道称,10余年来,仅国家“973”、“863”投入到曹谊林研究团队的科研费用就达6000万。加上其他投入,累计科研费用达3亿,但并未获取预想中的产业回报。

  学生:曹谊林老师遭“陷害”

  曹谊林的学生、“人耳鼠”项目参与者、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国贸门诊部主任丁小邦昨晚表示,曹谊林遭人“陷害”。

  丁小邦怀疑有人在背后进行操纵,“现在很多实验室都可以复制‘人耳鼠’,怎么会是假耳朵?”

  他说,今年是院士候选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有两个人参选,一个是院长张志愿,另一个是副院长曹谊林。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张志愿入围了“201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进入第二轮评审的候选人名单”。

  8月17日,201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初步候选人名单公布,曹谊林落选。他对此没有公开发表评议。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丁小邦曾向媒体表示,在当下的科研体制内,科学家想要做一番事业,“一定要有权力,有权力后,还要善于斗争。”

  丁小邦说,有一些人给多家报社写了匿名信,提供的联系人都是曹老师得罪过的人。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诺贝尔奖得主重大发现:决定人寿命长短的不是吃和运动,而是… 2024-02-20 [1509]
葛兆光:常识失落的年代,学者要守住底线 2024-02-19 [125]
小乐数学科普:2024年克拉福德数学奖授予女数学家克莱尔·瓦赞(Claire Voisin) 2024-02-12 [203]
马克·曼森: 韩国只学到了儒家思想和资本主义的糟粕 2024-02-04 [500]
王海华: 帕累托最优与纳什均衡 2024-02-04 [485]
张维迎:我这几十年听到最多的劝告是,你说话小心点! 2024-01-31 [608]
2023全球学者学术影响力排名 2024-01-30 [612]
向松祚:不能妥善保障私有产权和企业家权利的国家和地区注定贫穷落后 2024-01-30 [534]
马里兰大学胡良兵教授团队 JACS:通过高熵纳米合金的元素调控实现局部化学有序 2024-01-25 [751]
中村泰信:我没什么野心,除了量子计算 2024-01-23 [679]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为什么海外华人那么爱国,但是让他回国却不愿意?...“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4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