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最新消息国内动态
关键字  范围   
 
大陆官場馬屁書《參謀助手論》又紅火 書絕版……馬屁文化絕不了
大陆官場馬屁書《參謀助手論》又紅火 書絕版……馬屁文化絕不了
作者:朱曉佳 劉磊 | 11/23/2011 4:24:53 PM | 浏览:1493 | 评论:0

“真理總是赤裸裸的”-《參謀助手論——為首長服務的藝術》的马屁藝術  
 

大陆官場馬屁書《參謀助手論》又紅火 書絕版……馬屁文化絕不了
對於收受賄賂的官員而言,字畫是可以隨時變現的硬通貨,至於真假並不重要(何籽圖)

  2006年11月,阿爾及利亞總統在北京大學演講時目不轉睛,頭也不回地將講完的稿子遞給秘書。王懷志說,秘書要使自己適應首長,而不是讓首長適應自己。

  2009年8月,《參謀助手論》第一次出現在網絡上,短短兩三天內引來了衆多博客的轉載,由此引起第一輪關注。2011年,“自憂自在007”在微博上的轉載,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網友“自憂自在007”偶然在twitter上看到一本老書,粉色的扉頁上蓋着“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學院圖書館藏書”的紅戳;封面上印着兩行書名:《參謀助手論——為首長服務的藝術》(以下簡稱《參謀助手論》)。

  “自憂自在007”轉手把這本書放在了微博上。這條微博被轉發的速度讓他有點吃驚——2011年10月25日到28日三天時間,轉發近九千次,評論近三千條。

  書中直白地揭示出種種秘書工作的“隱秘”,讓許多網友感到驚訝:“點點滴滴都是大實話。”

  更讓人驚訝的是,這的確是一本公開出版物——1994年由西北大學出版社出版,印數3000冊,在新華書店銷售。

  現任解放軍西安政治學院院長、少將張本正為這本書作了序。序裡,張本正這樣評價:“這部書不矯飾,不虛僞,不欺騙。真理總是赤裸裸的,那麼,接近真的東西穿衣服也是不能多的——這是一本實話、真話集。”

  《參謀助手論》的兩位作者寫這本書的時候,正是解放軍西安政治學院的老師。如今第一作者王懷志剛剛退休。第二作者郭政則年長一些,已經過了好幾年的退休生活。他們曾是張本正的部下。

  王懷志和郭政都不怎麼上網,如果不是突如其來的採訪電話,還有一家出版社重版此書的邀請,他們几乎要忘記這本書的存在了。十七年前的舊作突然受到這麼多的人關注,王懷志也上網看了看評論,他覺得支持的、批評的聲音都可以理解:“寫作時,還是1990年代,我們只是考慮到現實的一些情況,認識、表述、措辭難免有一些不當之處。”

  作為政工學秘書專業的教授,王懷志和郭政當年寫這本書只是出於教學的需要。書中的秘書,其實泛指機關的參謀、幹事和其他工作人員。之所以只寫“首長”不寫“領導”,是因為“對地方的情況不太了解”。

  “在總的趨向上,這本書是為了使工作人員更好地為首長盡職,在盡可能的條件下,使首長的工作更順利。”王懷志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慰問團長,途跋涉來到這裏”

  18歲那年,王懷志應征入伍。因為文化水平不錯,他多次被借調到團、師、軍政治機關工作。珍寶島戰事發生的時候,王懷志在編的部隊上了前線,從前線撤下來後一段時間駐黑龍江生産建設兵團,還是幫助做宣傳工作。真正在機關當起幹部,是1974年的事了。一干就是十來年,從文化幹事干到股長,“小秘書”干成了“大秘書”。

  那時候還沒有“秘書學”。老乾事偶爾會提醒新淦事幾句,但多數工作還得自己摸索。摸索的過程中,總有人鬧笑話。

  珍寶島戰後那段時間,很多慰問團到王懷志所在的部隊演出,接待方每次要致辭感謝。有一次,團長和政委都出去開會了,講話的任務就落到了一個副團長身上。副團長參加過抗日戰爭,就是識字兒不多。

  幹事寫講話稿時就特別注意,在一些筆畫複雜的字旁邊打個括號,寫上一個讀音相同的常見字。比如“衷”字旁邊,就寫上(中)。誰知講話時,副團長拿着講稿便念道:“讓我們對慰問團表示哀——括弧,中——心的感謝!”

  講稿中寫道“慰問團長途跋涉來到這裏”,副團長張口斷句:“慰問團長,途跋涉來到這裏。”坐在下面的人笑作一團:“怎麼團長叫這名啊?”慰問團的人忙在一旁解釋:“我們團長姓李。”副團長聽了趕緊糾正:“哦,李跋涉——這是誰寫的稿子,怎麼連團長姓什麼都沒搞清楚?”

  稿子讀到第一頁末尾,副團長念到“慰問團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鼓”,翻過來看到沒完,繼續念:“哦,還有一個舞!”

  這些笑話,就成了王懷志的經驗,他從那時候就開始琢磨,秘書該怎麼寫講話稿。到了機關,王懷志發現這樣的事情也還不少。一次,有首長的講話稿裡引用了魯迅《論雷峰塔的倒掉》。首長念到這裏覺得有發揮的必要,就開始說:“說到雷鋒塔倒,我要多說幾句。不論花多少錢,我們還是要把這個塔再修起來。我們還是要繼續學雷鋒的嘛。”

  王懷志覺得這些也和秘書的工作沒有做到位有關——首長文化水平不高,秘書就該寫得簡短通俗;首長文化水平高,秘書就可以引經據典,提高講話水平。

  後來,兩位作者就把後一個故事和這些經驗一起寫進了《參謀助手論》裡:“(什麼樣的講話稿是‘好’的呢?)關鍵是取決於秘書對首長性格、愛好、習慣、經歷、年齡、學識等個性特徵的了解和掌握,並使自己寫的講話稿與首長的個性特徵吻合。”

“有些老教授講課不太有原則”

  1983年,王懷志被調入解放軍西安政治學院,先在黨史教研室做教員,後來到了政治工作系,文秘專業。秘書學講了多年,覺得課本上的東西根本不夠用。想到自己曾經在機關實踐中遇到的那些棘手問題,光寫演講稿,裏面就有各種學問,秘書要做好,是很費腦筋的一件事——但因為很難擺上檯面,這些內容教科書上完全沒有提到。

  王懷志和郭政商量了一下,決定寫一本書來填補這個空白。起初,他們開了一門秘書實踐的講座課,郭政主講。郭政講的時候,就把自己的、王懷志的各種親眼所見和道聽途說的例子放進去。王懷志把這些課堂內容記錄下來,修飾潤色,補充刪減,整理成書稿,名字就定作《參謀助手論——為首長服務的藝術》。

  講課的內容裡已經有了不少後來被張本正稱為“大實話、大真話”的東西。他們講到了領導收禮的習慣,甚至說明了領導收禮的合適時機,也講到了首長之間因為功名權力等而産生的各種矛盾。

  學生們從來沒聽人在課堂上講過這些東西,每次郭政上課的時候,走廊、過道、窗檯都擠滿了人。一次,一個從上級機關調派過來任職的副院長路過教學樓,進去聽了一堂課。後來就在會議上批評:“我們有些老同志、老教授講課不太有原則,說了一些不太合適的話。我們的機關要加強對講課的審查、把關。”那時候,郭政的這門課已經收尾,正和王懷志兩人忙於做書,後來這課再也沒開過,這點批評也就不了了之。

  除此之外,沒受到其他“首長”的批評。“畢竟不涉及到大的原則問題,特別是不違背一些政治原則問題。首長也不會太多為難。”王懷志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憶。

  書交給西北大學出版社出版。接手的編輯叫王紅岩。當南方周末記者輾轉找到王紅岩時,她也几乎已經忘記自己編過這麼一本書。她回憶,1990年代,西北大學出版社的審核程序至少分為三步:責編審閲、編輯室主任審閲、總編審閲。但在這三重審核中,沒有任何人感到《參謀助手論》有什麼不適於出版的地方:假設有,編輯部都會開會討論,她也不可能毫無印象。

  《參謀助手論》留給王紅岩最大的印象是,在自己所熟悉的秘書崗位上,還有那麼多不為人知的學問。她覺得兩位作者寫得很好:“為領導服務的藝術免不了要投領導所好,這也是中國長期以來官本位思想影響的産物,這本書確實比較真實地反映了這種文化現象。”

  雖然是公開出版物,但王懷志和郭政還是將大部分書放在部隊發行,上架新華書店的只有極少部分。3000冊顯然供不應求。一次郭政到南京政治學院講課,下了課一些學生勸他:“郭教授,您把這書重新修改一下,再出一次吧。”郭政婉言謝絶。

  最近,有出版社也找上門來,想修訂再版這本書,仍然被王懷志和郭政婉言謝絶。“我沒那個心境,也沒那個興趣了。”郭政說。

  現在,這本書在網上的下載量,是它印數的二十七倍多。

“秘書人員本身是正直的”

  從講課的時候起,王懷志和郭政就希望能把那些“擺不到檯面上的東西”寫到書裡去。但這引起了很多爭議。

  有人拿《參謀助手論》和《厚黑學》相提並論,王懷志不能接受:“這樣的理解有點問題。這麼大的國家,總有點缺點和不足吧,涉及到這些就是黑了?一些不當的地方,我們也從來沒有從褒揚、讓人效仿的角度去寫,而是把現實中存在的問題擺出來,去講看怎麼解決。”

  兩位作者曾親眼見到,一個機關幹事走上來拍了拍首長的肩膀。首長雖然面無慍色,卻冷淡地說道:“你有什麼事情?”語氣裡明顯透着不高興。

  於是,他們把“不能拍首長肩膀”寫進了《維護領導尊嚴的藝術》。和它並列的例子還有:和首長打籃球不能蓋火鍋,打乒乓球不能扣殺,下棋的時候一定要輸,還要裝出悔棋的樣子……這些“規則”被網友摘錄出來,指責為“馬屁經”。

  “秘書人員本身是正直的。”王懷志解釋說,“這裏不是阿諛奉承、不是討好,而是秘書人員要從大局、整體來考慮——首長玩球下棋,不過是圖個消遣,調整情緒。如果你老贏他,把情緒調節壞了,那還不如不玩了。雖然似乎是迎合首長,但如果首長心情好,工作起來也好。首長心情不好,對秘書人員也不好。”

  在《向領導傳遞假話的藝術》一章裡,作者用了七頁來解釋什麼是假話,論述說假話的必要性。他們覺得有些“善意的假話”是必須的——首長檢閲部隊,問“同志們累不累”,同志們就是累得要死,也得喊“不累”:“那是我們革命英雄主義精神的體現。盡管同志們沒說實話。”

  說假話也是有分別的:有些假話非說不可,但惡意說假話、搞名堂,就有問題了。“這樣的假話現在多了。”王懷志感慨道,“河南的宋慶齡基金會,建了一個24米的宋慶齡紀念雕塑,引起了爭議之後,他們改口說是黃河女兒,想掩蓋背後的很多東西。結果人家一調查,他們跟廣州美院簽的協議裡,說的就是建宋慶齡雕像。這樣的假話你能說、能做嗎?”

  送禮收禮是在中國少不了的事情。他們就把首長收禮的習慣也直白地寫了出來——首長下連隊視察,在宴席上吃到新疆特産的駱蹄,說:“老張啊,你們這裏的駱蹄很不錯”,這是明拿;在某單位看到一本珍本古籍,問秘書:“真是本好書,咱們那兒能買到嗎?”就是暗索。

  王懷志寫這本書的時候,貪污腐敗還遠沒有今天這麼嚴重。他覺得在一般情理上,不影響決策的“小收”是可以接受的:“畢竟現實中,這樣的不正之風是存在的。中國講究人情往來,家裏來個客人,不還得加兩個菜嗎?首長是老鄉,送點土特産,首長好喝酒,送兩瓶酒,不足為怪。但很多人在此之上開始發揮了,那就有很多其他問題了。”王懷志說“收”也是有限度的:“你要是替首長收禮收了十萬塊錢,這就是個事了。一旦首長出了事,對你自己也是個事。”

  王懷志覺得人們對秘書有很多誤解——就像許多人對他的書有誤解一樣——文學作品裡的秘書多是“阿諛不實之徒”,現實社會中人們對秘書也是薄褒厚貶。

  但在他看來,做秘書的人其實要有很高覺悟:秘書必須淡泊名利,即便寫了幾百萬字的材料,沒有一個落款是自己的,也不能計較;秘書要適應隨時加班加點的工作,得不怕苦、不怕累;秘書要對政策、局勢了如指掌,不然寫不出好報告;領導之間關係不和,秘書在中間也得負責任,不能不調和,也不能亂調和……秘書工作其實難度很高,做得好了,常常被委以重任——鄧小平原來就是中央的秘書長,王懷志提到。

  《參謀助手論》中也展示過一組1994年的抽樣數據:“在一個高層次同級幹部中,秘書或當過秘書的人平均年輕5歲左右。”

  “秘書從政當然是有優勢的。”王懷志分析道:從正面說,首長就是政務的主要執行者,秘書在核心班子裡工作,對政策方針的把握、上級精神的領會都可能比別人熟。

  從另一方面說,秘書是“近水樓台先得月”,首長比較了解秘書,在同樣的水平、同樣的能力下,容易被發現:“以前陳毅做外交部長的時候,許多新四軍的人就到了外交部。這不是說新四軍都能搞外交,而是因為他了解那些人。他不了解那些人,怎麼知道他能搞不能搞?”

否定首長的藝術

  雖然為了大局,秘書要“維護首長的尊嚴”,但在《參謀助手論》裡,作者也同時告訴讀者:秘書也要保持自己應有的尊嚴。

  一個秘書,在首長的子女們打牌的時候端茶送水、削水果皮,後來形成習慣,几乎淪為首長家裏的佣人,在單位裡被人看輕;另一個秘書,面對首長兒子讓他代寫材料的要求,果斷拒絶:“對不起,首長剛交代我寫一個講話稿。”首長的兒子只好自己加夜班。

  “秘書是首長的秘書,不是首長子女的秘書。”《參謀助手論》裡這樣寫道。

  對首長本人,王懷志覺得也不能百依百順:“機關幹事要適應首長,並不是說他錯了你就要跟着他錯。”

  《參謀助手論》裡用一章內容講解了《否定首長錯誤意見的藝術》:別用自己的話,用毛主席的話,用小平同志的話,用首長尊敬的人說過的話來勸服首長。

  這些都來自作者的經驗。在機關當幹事時,王懷志沒少給首長提過意見。以至於有領導私下提醒他:“你怎麼能天天批評團長、政委呢?”

  1978年,黨委中心組搞理論學習,討論“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團長講話說:“毛主席的話就是對的,過去,現在,以後都要照辦。”政委糾正:毛主席的話過去是對的,現在和將來不全適應。王懷志心想,這麼一個觀點,那還討論什麼呢?於是當場站起來反駁:“毛主席的話不全是對的,毛主席說‘鄧小平代表資産階級’,那我們現在還要鄧小平出來嗎?”

  王懷志記得,當年部隊、機關裡開會,不同意見還是很多的。從戰爭年代過來的老同志們簡單、直接,開會時瞪眼睛,拍桌子,都是常有的事兒。不過爭吵過後各不記仇,開完會就拉倒了。

  但現在,王懷志覺得很難這麼干了。“對有些人,用什麼方式都不合適,你只要服從他就行了。”王懷志感慨,“這種情況,主要就是對權力的制約有限。”

  他發現,雖然現在法規多,程序完善,但人們卻越來越把原則運用得非常圓滑:“機關裡選拔年輕幹部,很多單位設條件——你得有什麼學歷,一定得是什麼重點大學畢業,年齡要多少歲,工作經歷多少年,還必須得是女性。最終這些條件全部拿出來,只有一個人符合,是某某領導的侄女。你說程序走了沒有?走了。但還是一個人說了算。”

  王懷志認為,腐敗的本質是權力沒能得到有效的制約:“你可以規定一次吃飯幾個菜、幾個湯,但能解決實際問題嗎?一個鮑魚、一個龍蝦,兩個菜就夠了。就算我點了四個小菜,假裝吃一下子,回頭大筆一揮,又批了五千塊錢,還是可以吃龍蝦,關鍵是這大筆一揮的五千塊錢受不受制約。”

  在王懷志和郭政之後,學校再沒有開過這門課程,而他們自己也不願再講這門課程了。


馬屁書被迫絕版……馬屁文化絕不了(韓劍華)

  一本90年代出版的舊作,最近再次爆紅網路,這本《參謀助手論——為首長服務的藝術》(簡稱《參謀助手論》),大爆中國官場百態。時值十八大推動世代交替敏感時刻,世人重讀此書,不禁大嘆官場風氣依舊。

  該書兩位作者王懷志、郭政把早年任教「秘書實踐」課程的實例教材編修成書,公開發行。現已官拜少將的少將張本正在書中作序時,高度度評價這是一本實話、真話集,不矯飾,不虛偽,不欺騙。

  十餘年前,該書披露的種種官場現形記,至今讀來依然相當熟悉。

  有關領導收禮,該書歸納為領導的明拿和暗索,「給首長送禮要選時機、品種,收禮也要講究方法,首長明拿暗索需注意配合!」「對首長吃喝送拿等生活習慣,要辯證地分析,它們具有多重性,有政治交易、有友誼往來、有利益補償等,概括起來就是錢權交換、人情世故、禮尚往來、感恩戴德,不能都視為腐敗」。

  當前中國官場貪腐愈發嚴重,所謂禮尚往來、人情世故,已是赤裸裸權錢交易。東窗事發的貪官們,查扣贓款百萬千萬比比皆是,上億元亦屢見不鮮。

  至於說假話,該書闢有專章介紹「向領導傳遞假話的藝術」,以七頁篇幅解釋什麼是假話以及說假話的必要性;說假話有所分別,有些假話非說不可。

  由此看來,長期來報喜不報憂、假大空現象,是其來有自,以至現在連官方發布的統計數字亦不具權威公信,反而招致灌水虛報之譏。

  書中還寫道「維護領導尊嚴的藝術」、「給首長圓場的藝術」,巨細靡遺地列出秘書工作須知,包括不能拍首長肩膀、和首長打籃球不能蓋帽、打乒乓球不能扣殺、下棋時一定要輸等等。凡此種種,不一而足,這些正是官場長期為人詬病的馬屁文化。

  《參謀助手論》道出了大實話、大真話,惟出版3千冊後即告絕版,連「秘書實踐」課程也成絕響;唯獨書中揭露的官場現形記,至今依然上演中。 

相关栏目:『国内动态
中国教育部高校学科评估结果:《中国大学最顶尖的学科名单》 2019-04-20 [110]
《2018中国重点城市GDP排名》 2019-03-29 [323]
2019《涉侨政策问答》 2019-03-21 [338]
中国今年在各个大学增设400余个AI(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专业学科 2019-02-28 [300]
中央统战部對外保留國務院僑務辦公室 2018-10-31 [472]
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中国侨联)最新机构设置 2018-10-31 [573]
中科院《2018研究前沿》评估报告和《2018研究前沿热度指数》 2018-10-25 [524]
中国科技部 教育部 人社部 中科院 工程院《关于开展清理“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专项行动的通知》 2018-10-24 [695]
中国国务院 [关于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的通知] 2018-10-18 [521]
《关于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下企业防范经营法律风险的六十项提示》 2018-09-28 [407]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项贤明:中国教育改革为何陷入困局:用错误的方法,去解决虚假的问题! :王道:郭台铭参选的时机及其直接效应 :汤铎铎:2019中国宏观经济展望 - 金融去杠杆、竞争中性与政策转型 :屠光绍:国际资产管理发展新趋势及动因 :肖钢:从深化到加快 - 详解金融供给侧改革内涵及路径 :印度和越南,谁更有发展潜力?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用艾滋病病毒治疗免疫缺陷 周舟:康奈尔大学新研究用DNA分子组装类生命“软机器人”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19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