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最新消息内外互动
关键字  范围   
 
美国大选与中国:候选人的经济“中国牌”同步换届开启博弈新阶段
作者:刘元玲 | 2012/10/29 9:11:44 | 浏览:904 | 评论:0

编者按: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如火如荼地进行,且不论结果如何,中国话题一直是大选期间的必选项,对华关系也是美国未来领导人需要审慎处理的首要问题之一。透视美国大选中的“中国牌”,虽常规却有不可忽视的战略价值。对美国而言,中国的重要性已不可同日而语,然而,美国“假想敌”的传统使中国成为靶子的命运不可避免。

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即将落下帷幕,不过在11月6日到来之前,以奥巴马和罗姆尼领衔的两党及其竞选班底还会使出浑身解数将竞选活动不断推向高潮,驴象之争依旧会如火如荼。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中国因素作为美国总统辩论中的一个命题被提到以往所不曾有的高度。为何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国因素占有这样一个新的高度?中国因素在美国大选中究竟有多大的份量和作用?如何看待中国因素在美国大选中的影响?

首先,自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中国因素在美国大选中一直占有一定的位置,中国元素从来没有缺席过美国历届总统选举。实际上,美国大选中对中国进行的各种形式的“强调”一直存在,包括攻击性的、诋毁性的和夸大性的等等。从里根的竞选宣言、克林顿的辩论陈词再到奥巴马竞选连任的施政大纲,都试图通过“精巧地”利用中国元素来为自己的竞选活动增光添彩。也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利用中国因素来拉拢选票所需付出的成本极低,所以,中国一直以来都是两党竞选中被颇为看好的“工具性议题“。但历史经验说明,往往候选人都是竞选口号喊得响,但实际的对华基调仍保持相当程度的连续性。

第二,美国此次大选中对中国因素的强调,实际上是源于其对中国自身重要性和影响力上升的反应,属于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之事,无所谓幸与不幸,中国自可淡然处之。尽管目前中国的自身发展和进步面临各种层次和性质的挑战与困难,但在美国眼中呈现的中国则是另一番景象。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主国,并且六年前就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国,而且还处于势头不断增长的态势;中国两年前取代了日本保持了40多年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位置并且GDP不断保持增长;中国一年前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贸易国;是一个当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陷入低迷甚至衰落但自身却欣欣向荣的中国;是一个在无论是全球治理还是双边、多边或者区域合作中都积极发挥影响力的中国等。面对这样的一个势头正劲的中国,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在选择新当家人的时候不可能对此置若罔闻,如果对中国议题不置可否反而是不正常。

第三,美国在此次大选中对中国因素的强调,可以说是其内部问题的外部性效应,是将其自身问题往外溢出的结果。由于本次选举处于四年前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创伤尚未痊愈之时,危机中丧失工作的八百多万人至今仍有绝大部分处于失业状态,美国国内经济复苏的速度和效果不容乐观,国家“债台高筑”,财政面临“悬崖峭壁”,选民饱受失业、经济增长缓慢和高企的能源价格之苦。因此,国内经济问题稳居此次大选的头号议题。奥巴马和罗姆尼的主要竞争领域以及最大的冲突之处,也都在经济层面。

然而面对当前经济困境,美国两党都拿不出什么妙计高招。高呼“变革”口号入主白宫的奥巴马在执政四年之后,经济成就并不斐然,面对罗姆尼指出的当下美国实际失业人口仍高达2300万的指责可谓理屈词穷,无计可施。而罗姆尼的经济政策也并未燃起广大选民的热切希望,五点经济计划可谓星星之火,距离燎原之势还有无尽的距离。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成了最好的“替罪羊”。有资可查,多年来美国大选用实践表明了总统候选人拿中国说事既可为其决策失误推卸责任,又可以乘机向对手展示其“爱国情怀”,低价高效的“中国牌”因此层出不穷。

今年美国大选的中国牌内容也鲜有新料,无非是“人民币汇率的操纵”、“中国人抢走美国人饭碗”、“中国威胁美国经济安全”、“中国外交强硬武断”、“贸易不平衡”等等。在每一个这样的问题背后,中美双方都可以进行长篇累牍的辩论,都可以进行对簿公堂的争执,都可以就“是否真的如此”做出互有差异甚至完全相反的回答。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民主党的奥巴马与共和党的罗姆尼在对待中国问题上出现了“跨越党派的共识”,这可以通过10月22日最后一场总统辩论与中国有关的题目上得到印证。两位候选人均指责中国给美国经济造成各种形式的阻碍,但他们同时也表示,中国不是美国的威胁,中国可以成为美国的国际伙伴。

以美国失业问题为例。美国国内的经济问题是此次竞选的头号议题,而就业问题在经济议题中最具有紧迫性,可谓重中之重。美国目前登记的失业人口是1210万,失业率7.8%,但是实际上失业状态的人数远远大于此,因为很多人被迫做兼职,或者是没有去登记注册,或者因为沮丧而不再进入劳动力市场。因此,罗姆尼指出当前美国面临的失业人口是2300万,绝非虚张声势。但是,在分析问题形成的原因时,两者同时将矛头指向了中国,认为中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饭碗,认为廉价的人民币剥夺了美国的就业机会。

然而,现实情况并非如此。经济学家对当前美国失业问题的解释是既有周期性的因素,即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同时也包括结构性的原因,即经济全球化和一体化带来的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以及国际分工的深刻变化,还有一点是美国劳动力自身技能素质与工作岗位要求的不匹配。要解决此问题应在提高美国劳动者素质技能、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上狠下功夫。目前罗姆尼与奥巴马对此问题的解决之道颇有相似之处,即都强调教育的作用,强调能源独立和开发新能源对就业的拉动效应,所不同的是政府在这些举措的实施中应当介入的程度而已。值得关注的是,美国上千万的失业大军属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决起来也必定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当前奥巴马实行的政策以及罗姆尼的竞选纲领都对解决问题没有显而易见的效果。因此,在总统竞选的关键当口,面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挑战,将中国因素拿来说事就成为自然之选了。

总之,中国元素成为美国大选画卷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是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这既是中国自身重要性的反应,也是美国内部问题的外部性延伸的影响。至于中国元素这抹色泽应该落在什么样的位置,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同步换届开启博弈新阶段

  2012年确系名符其实的世界“大选年”与“换届年”,从年初直到年末,一系列国家或地区经历“大换班”,其中,美国即将于11月6日举行总统大选,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也将于11月8日开幕,两国换届堪称2012大选年的“压轴大戏”,世界第一与第二大经济体、霸权国与崛起国在换届时间上的紧密相连更是备受各方关注。中美换届与各自战略调整关乎国际格局与世界秩序,中美战略博弈渐入“佳境”、来日方长。

  一、 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同步换届牵动全球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业已进入冲刺阶段,民主与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的选战正呈“犬牙交错”状,奥巴马总统与“挑战者”罗姆尼的选情胶着紧绷,二人杀得难解难分,面对罗姆尼的穷追不舍与不择手段,面对表现平平的美国经济与就业行情,面对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内外困境,奥巴马被迫使出浑身解数,寄望通过肉搏苦战赢得连任。

  几乎与此同时,五年一度的中国共产党全国党代会也已进入倒计时阶段,中共十八大即将开启新的十年政治周期,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必将带领中国人民通过科学、公平与和平发展,开创中国崛起与民族复兴的新境界。

  中美两大国同步换届正直两国战略博弈激烈敏感时节,双方各具特色的权力交接代表了当今世界两种风格各异的政治体制、价值观与发展模式。尤其是,两大国所具有的特殊地位,两国关系的复杂性与两面性,使得彼此换届及其相互作用深具全球性影响。可以不夸张地讲,中美此次换届与双边关系演变将在相当程度上决定着世界经济复苏、全球性问题应对、地区热点缓解、亚太和平稳定乃至人类前途。

  二、 中美关系备受美国劣质选战的干扰

  面对疾病缠身的美国经济、社会与外交关系,美国两党候选人无能为力,竟然不约而同地将“枪口”对准蒸蒸日上的中国,一味将美国的问题怪罪于中国,一味攻击对方的“对华政策”,导致中美关系一时间被美国选战所“绑架”。奥巴马与罗姆尼的三场“争吵式辩论”便是佐证,而10月22日举行的第三场辩论更是将“中国崛起”作为五大主题之一。

  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候选人竞相打“中国牌”,比拼“对华强硬”,一再炒作各色“中国威胁论”,双方的选举语言都不负责任,无端诬蔑乃至蓄意妖魔化中国,对中国指手画脚、攻击有加,把无辜的中国当成了廉价的消费品。特别是共和党的罗姆尼,其作为外交“门外汉”与国际关系“文盲”,一再肆无忌惮地对中国口出狂言,叫嚣将在“入主白宫第一天”就把中国划为“货币操纵国”,并对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污蔑中国“盗取美国专利、产品设计和知识产权”、“不遵守国际规则”、从事“不公平贸易”,指责奥巴马对中国“逆来顺受”、“不断让步”。而作为回应,奥巴马则不断表白自己“对中国施加了前所未有的贸易压力”,反复自夸在其任内就对华贸易展开立案调查的案件数量是前任小布什时期的两倍之多。

  罗姆尼一系列的对华指责罔顾事实、缺乏常识、蛮横霸道,堪称无理取闹,如其所谓“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纯属谬论,因为人民币自2005年以来已升值约30%,而中国的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例也已由2007年的10%下降至3%。其实,美国才“不愧”为“货币操纵国”,其滥用美元霸权,再三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蓄意压低美元以刺激出口。对于竞选双方鼠目寸光与不负责任的反华言论,作为推动中美关系发展的“老前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指责两位候选人在谈到中国时一直都在使用“糟糕透顶”的语言。

  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候选人之所以竞相攻击中国,其直接背景与浅层原因是出于选举政治与“忽悠”选民、骗取选票的需要,其深层次的原因则是,面对西方金融债务危机以来美国的颓势与中国的崛起,企图通过攻击中国,把明明是美国自身的问题硬说成是中国的“罪过”,把中国当成“替罪羊”,以便对外转移视线与转嫁责任,推卸自身对摆脱美国经济困境无能的责任。

  面对美国大选中两党候选人无端攻击中国的无赖行径,中国政府高姿态与低调处理,淡定从容,不为所动,展现了真正的大国风范。

  三、 奥巴马任内四年中美竞争水涨船高

  为延续世界霸权及维持地区主导权,奥巴马政府对华示强渐次升高,其根源在于,国际金融危机导致中美力量对比“美消中长”,中美相对实力地位“中升美降”,中美关系由此呈现竞争愈演愈烈之势,竞争领域主要有六:

  一是双方的综合国力与国际影响力竞争,美国虽仍贵为“唯一超级大国”,但中国的GDP总量已居世界第二,崛起国与霸权国之间的实力差距还在不断缩小,美国惟恐与中国平起平坐乃至被中国最终赶超;二是双方价值观、意识形态与政治经济体制反差巨大,中美分别是社会主义大国与资本主义头号强国,彼此发展模式竞争趋于激烈,美近来更抹黑中国国有企业为所谓的“国家资本主义”并加以打压;三是地缘战略竞争,尤其是围绕亚太,美国要在中国的“家门口”喧宾夺主,以“海洋航行自由”等为借口,以军事安全为手段,极力插手中国与邻国的海洋争端,企图阻拦中国的“海洋崛起”,竭力维护其海洋霸权;四是经贸竞争,面对中国经济后来居上,奥巴马政府道貌岸然,以所谓“维护国际规则”与“公平竞争”为幌子,推行贸易与投资保护主义,对华滥用“双反”制裁,对中国商品与投资一再设限,并将此作为其“政绩”、“亮点”大肆加以炫耀;五是网络空间竞争,美国假手“网络自由”与“网络安全”,奉行自我中心的双重标准,视中国为其称霸网络空间的“主要威胁”;六是围绕中东北非乱局竞争道义制高点,美国针对叙利亚等大肆推行“保护的责任”与“政权更迭”,中国则坚持尊重当事国主权与不干涉内政,双方在安理会多有交锋。

  四、 未来四年中美“竞合”博弈不轻松

  展望未来,中美将进入新的政治周期,彼此“竞合”博弈具有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主要源自美国新政府的内外战略调整,包括其地缘战略重心的漂移不定。执着于“重返亚太”与对华“圆滑务实”的奥巴马连任之路并不平坦,而强调中东与对华逞强的罗姆尼上台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即便是奥巴马得以连任,美国的对华政策也不会一切照旧,大选之后美国在中东与亚太、反恐与应对崛起大国、振兴经济与强化安全之间究竟如何取舍?均充满变数。相反,中国将一如既往地坚持和平发展的对外战略取向,中国的对美政策具有更大的连贯性与稳定性。

  全面而冷静审视未来四年中美关系,应注重如下三点:首先,“新型大国关系”才是中美相处的大方向,“合作伙伴”与良性互动才是双方的明智之选,美方应摈弃“冷战思维”与“零和博弈”心态;其次,中国应充分预防美国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惟我独尊与对华排挤捣鬼;再次,中美双方应高度重视“第三方”对中美关系的干扰,特别是日本与菲律宾等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的国家,极力利用中美战略竞争态势,不仅“挟美自重”、通过强化与美国的军事同盟来抗衡中国崛起,而且“挟持美国”,企图把美国拖下水,迫使美国卷入其与中国的争端。

  五、 妥善管控中美“第二”与“第一”的竞赛关系

  西方金融与债务危机之后,国际战略格局演变呈现多极化与多层化,“新一超多强”格局浮出水面。就综合实力而言,由于欧债危机长期化导致欧盟影响力大幅下滑,其原本“世界第二”的位置不再牢靠,中国有可能从世界第三前进至第二,各大国(含国家集团)之间的力量对比呈现新的“排行榜”,依次为:美国、中国、欧盟、俄罗斯、日本、印度、巴西,“新一超多强”实为“一超六强”,美国仍是“唯一超级大国”,中国则是“潜在超级大国”,尽管其正在并将继续遭遇诸多“成长的烦恼”。

  就中美实力消长态势而言,尽管总体来讲是“美消中长”,现在GDP总量为美国一半的中国极有可能在未来十年赶超美国,但中国与美国相比在综合实力上仍将存在很大差距,特别是彼此迥异的周边地缘环境:美国得天独厚,邻国少且弱,美国因而得以“精力过剩”充当“世界警察”;中国正好相反,邻国多且强,加之历史遗留的边界与海洋领土争端多,致使中国相当一部分精力将花在经营周边上,无暇他顾。此外,美国在生态环境与可持续发展能力、科技创新能力、国际金融实力、军事实力、文化软实力等诸多领域,都还大幅领先中国。即便如此,未来中美关系将越来越具有“老二”与“老大”之间关系的特殊性、敏感性、复杂性,对于来自中国的竞争、“追赶”乃至“挑战”,美国势必无所不用其极地加以防范、戒备、压制与“约束”,双方需要妥善有效管控未来更加激烈的中美竞赛关系。

相关栏目:『内外互动
美国疯狂印钞 致全球进通胀时代 中国怎么办? 2021-12-04 [75]
在美国做一個成功的遠距離房東 2021-11-27 [170]
为什么美国学生的数学水平这么差?终于找到原因…… 2021-11-19 [235]
苏利文称“不谋求颠覆中国体制”- 美国谋求的是什么? 2021-11-10 [265]
罗杰斯:世界可能面临3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 2021-11-05 [320]
于时语:美国精英阶层的选择性婚配:比中国“门当户对”走得更远 2021-10-10 [453]
美国驻华大使馆发言人办公室:美国-欧盟贸易和科技委员会情况说明 2021-09-30 [271]
中评关注:美贸易代表戴琪提对华贸易四手法 2021-10-05 [298]
美国归来,原来是说回到大国博弈 2021-09-29 [281]
德国统一后9万东德政治警察的命运 2021-09-29 [333]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学术出版巨头Elsevier 彻查433名审稿人“强迫引用”黑幕 :中国33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布局 :中澳政府联合出手打击洗钱和逃税漏税 大量中国居民海外账户遭冻结 :摄影师苏唐诗与寂寞百年的故宫对话6年,3万张照片美伦美奂 :大数据分析图解:2019中国企业500强 张梦然:英国惠康桑格研究所:人体内的微生物与出生方式有关 :美众议院将调查华裔部长赵小兰“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利“ :UCLA CCS 2019 Fall Quarter Lecture Series Overview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