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网站首页即时通讯活动公告最新消息科技前沿学人动向两岸三地人在海外历届活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
栏目导航 —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科技动向学人动向
关键字  范围   
 
加藤嘉一:日本骗子中国成长记
来源:网上谈兵 | 2012/11/1 9:49:52 | 浏览:1008 | 评论:0

今天发行的日本杂志 《周刊文春》刊登了一篇名为《揭露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加藤嘉一)伪造履历》的文章。 《周刊文春》文中,首先对加藤的“东京大学合格了,但是自己主动放弃”的发言进行了调查。在记者对加藤所上高中进行采访后发现,当时作为加藤班主任的老师表示,加藤毕业的那年,学校考上东京大学的只有2名理科学生。加藤是文科特进班的学生,他并未考上东大。

除此以外,《周刊文春》对加藤伪造履历进行了四点总结。第一,关于加藤是否是公费留学生的疑点,文中指出,加藤在中国出版书籍中写到自己是日本的公费派遣留学生。而在日本的出版物中介绍自己留学费用由中国教育部负担,两者自相矛盾。第二,关于加藤是否是北京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的问题,文中引用中国媒体的报道对此进行了否定报道。第三,关于加藤是否是庆应大学SFC研究所“上席研究员”?对此,周刊采访了该研究所。该研究所表示,加藤并非上席研究员,他是访问研究员。第四,关于加藤曾经获得日本全国柔道大会第四名的成绩。记者核对了该大会的历届比赛结果后,未曾发现加藤的名字。

根据“雅虎日本”新闻,10月31日加藤嘉一已经承认了其经历造假行为,并在其官方网站对公众作出了正式的道歉。 他以“道歉和报告”为题目,并加上本人的签名,将道歉内容公开出来。文中说“我确实没有考进东大,对此前的各种行为所造成的误解给予道歉,今后会以自己的努力表达出自己正确的经历,谢罪以及洗涤自己的污名,是自己作为信息传播者的责任”。

加藤嘉一在2003年“非典”高峰时来到中国。从刚到中国时的不会一句中文,到现在为止成为中国大陆媒体的宠儿,加藤嘉一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完成了自己身份的转换。很早之前,网上就流传过对这个被称为“中国通”的“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真实身份及来历的质疑,加藤嘉一对这些质疑从来没有给出过正面答复,相反,这些质疑声根本无损于他在中国媒体上的活跃度。一个日本青年,何以在中国这么红火?翻看加藤嘉一的历史,我们看到,在他刚到中国生活举步维艰的时候,中国政府向他提供了官方奖学金,让他有机会进入北大这样的顶尖大学,此后他开始针对中国社会问题写文章进行点评。或许是其国籍的原因,再加上其对热点事件分寸的把握往往剑走偏锋,因而,加藤嘉一受到了以南方系为首的知名媒体的关注和热捧,并同时赢得南方报业和《环球时报》信任,从此,他不仅活跃在中国的知名媒体上,上过央视,上过凤凰卫视,还被冠以“青年偶像”和“日本韩寒”的称号,更被称为“中日民间交流大使”、“在中国最火的日本人”,并在中国百所高校巡回讲演。高频率的媒体曝光,个人身份的飞速提升,无疑使加藤嘉一成了无数渴望成功的懵懂少年们的偶像,这样的人,在崇洋媚外思想泛滥到大多数人都习以为常的中国,想不火都很难。而加藤嘉一对中国社会问题的批评,无疑是其被南方系看好的最重要的原因。加藤嘉一被中国的媒体精英们赋予了太多的政治色彩和期待,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对加藤嘉一的如下评价了:“现在,我们就可以夸奖加藤和他所做的事情,但十年或二十年后,才能更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的价值。”

这个在南京大屠杀和钓鱼岛问题上闪烁其词、混淆视听的日本青年,这个靠制造虚假身份来为自己增加筹码的骗子,竟然备受中国媒体精英的吹捧,并将其塑造成为中国青年学生的励志榜样,实在让人想不通。我们的很多国人正变得不可思议,我们这个民族正变得不可思议!

附一:

加藤嘉一在中国的意外走红(节选)

来源:南都周刊 记者:张雄

一个26岁的日本青年,写了本自传,封面上是一干中国名流的推荐语。他是媒体曝光率最高的在华日本人。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以他惯用的深沉口吻说,“现在,我们就可以夸奖加藤和他所做的事情,但十年或二十年后,才能更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的价值。”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则干脆得多,“年轻人该怎样生活,向加藤同志学习!”

一米八五的加藤嘉一,俊朗清秀,早年在日本还做过模特挣点小钱。但他显然不满于做个被人摆弄的男花瓶。两年前,他成为FT中文网最年轻的专栏作家。在电视里,他以“中国问题专家”的身份侃侃而谈。从绿坝到农民工,从谷歌退出到新疆新政,没他不能谈的—至少目前看来如此。他流利到带点京腔的中文,让更多的人留意着这个年轻的日本人又在说些什么。

附二:

致加藤嘉一,也致困惑的年轻人

来源:大学网 作者:水滴

是在扬子晚报上看到的消息,今天下午先锋书店有讲座,是一个叫加藤嘉一的作家开讲,讲座题目叫《致困惑中的年轻人》,出于对先锋书店的热爱,也出于对文化讲座的热爱,就去了。

刚到先锋门口,就发现今天人来得有点多,门口停了好多车,往里走,好多年轻人,再往里走,平常举办讲座的那个沙发区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坐满了人,讲座已经开始了。在人群外,听到一个年轻的日本人用娴熟的中文讲着对社会、对人生,对奋斗当然也包括对中国一些现象的看法。我不认识这个日本人,之前也没听说过他,可以说是不了解他。在人群外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听他讲,当时感叹他的中文还不错,讲得也很轻松俏皮。于是找了本他当天要签售的书——《致困惑中的年轻人》看起来。从书中我了解到,加藤嘉一1984年出生于日本伊豆,2003年4月来到中国,在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现任北京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日本庆应义塾大学SFC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是中日交流的民间大使。在书的扉页上,特别指出了2008年5月3日,我们胡主席在北京大学接见了作为留学生代表的加藤嘉一。同时,在他这本书的封面上,注明他是在华最具话语权的日本人。可以说,这是一位在中国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日本年轻人,他的言论是有一定份量的。

这使我好奇,这个年轻人是如何成长起来的。我认真地读他的书,他在书中写到,他在日本度过了他的黑暗的,穷困的,不堪回首的童年和少年时代。他在伊豆的农村长大,父亲事业不成,投资失败,经常有黑社会的人上门讨债,经常饿肚子。有时,超市里有免费食物供客人品尝,他和弟弟以此去裹腹,还被超市阿姨指责不能靠这样的方法混饭吃。就是在这样极度的贫困中,他获得了免费到中国公派留学的机会,来到了北大。应该说,近十年在中国的生涯,他一定刻苦和努力过,用他的话叫他很自律。他也一定善于对社会进行观察,也善于思考,更是一个能把观察和思考写下来的勤奋的人。可以说,到今天再来看他,他是在中国一步步站立起来,基本是可以触摸成功这两个字的一类人了。这个时候,我从内心是尊敬他的,我也认为,任何靠自身的努力奋斗起来的年轻人,都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即使周围也有人在说,中国社会对老外格外好,老外在中国的生存环境和生存土壤都格外好。可那个时候我依然认为,这是一个清醒的,努力的日本年轻人,他的书写得充满激情,同时,可以说相当主旋律。

正当我在思考是否买一本也让他签名时,讲座进入到了自由提问和交流的阶段。我挤过密密麻麻的年轻人为主的人群,想拍几张清晰的现场照片发微博。这时,一个男生获得了提问的话筒,他羞涩地声音很轻,他说,加藤君,我注意到,提问的同学都非常礼貌,都用了您这个敬语,都是称呼他加藤君或者加藤先生,加藤老师。这个男生羞涩地提问说,加藤君,对于日本人在南京发生的事,不知道你怎么看,不知道怎样才能有更多的渠道去获知真相?事实上,这个男生提这个问题时并没有我现在这样重述时流利,他似乎是怕为难了他眼前这个加藤君。加藤嘉一应该也是感觉到了,所以他还微笑地鼓励说,没事,你坦诚地提。当他这样鼓励的时候,我心里甚至还有一点惊喜和温暖,我想到底是阳光和积极的年轻人,比较真诚。我甚至认为,这个讲座是谈年轻人的成长,不必提政治问题。然而,然而我发现这也许是我们中国人的通病,我们这种善意到底是宽容还是软弱。日本人,有多少日本人真正会理解和感激我们的善意,而不是在表面的礼貌下实际是对我们的嘲弄和不屑。当然,是这个加藤嘉一的回答让我180度大转弯地产生了这种困惑。加藤嘉一以一种轻松地姿态说:首先我要表扬你勇敢,问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中国和日本政府都需要反思,这是第一位的。他接着说,在私下里,日本很多右翼人士和他交流这个问题时说,中国政府和人民自己为什么不反思,当他说到这句话时,我心里还在想,我们是需要反思,反思,为什么这么大一个中国,会在当年被日本鬼子大屠杀成这样?然而我接下去听到他继续说,如果他们(指我们政府和人民)不反思,凭什么得到我们尊重。这算是他引用的他所交流的日本右翼人士的话,接下去,他就开始说很轻飘的说俏皮话,说什么这个时候他就对那些右翼人士说不要在意啦,什么不要弄得很难看的,这里他说得很含糊,我没怎么听清楚,总之是类似于打圆场的俏皮话。然后他又开始说,总之,这件事,真相是很难知道的,中国是这样讲,日本是那样讲,香港那样讲,台湾又那样讲,反正我不明白,我现在也不明白。这个时候,我旁边几个男生开始和我一起脱口而出,不明白?什么叫不明白,意思是中国和日本说法不一,写在教科书里的历史不一,他不相信有南京大屠杀这回事?或者不完全承认有大屠杀这回事?我感觉到血液开始往脸上涌,我甚至开始在心里组织词语,准备提问,在此之前,我压根没想过要提问,对于年轻人该如何成长并强大,我自认为还不是很困惑,但是这个向这么多南京的年轻人正在进行讲座的日本人对于这段中国人刻骨铭心的历史的回答让我无比困惑,这就是一个从18岁来到中国,并在中国的教育和喂养下站立起来的人的回答?只听他继续说道,如果中国政府不进行认真的反思的话,在西方,欧美(国际)是得不到尊重的,是绝对得不到尊重的,我紧盯着他的脸,这张日本人的脸,在说出绝对两个字的时候,完全没有了轻松和俏皮,一霎那之后,他开始轻松地教育和指导说,要想知道真相,就应该多出去走走,比如到香港,到台湾,到国外,当然,到了自由言论的地方,你也不要完全相信他们说的话,你可以多学几门语言,你看新华社的文章,用中文的和用英语,肯定尺度是不一样的。你多会几门语言,你会多了解一些真相。无可否认,这个年轻的日本人已经熟练地掌握了传播之道,他轻松圆滑地避过了这个所谓敏感的问题,并且在暗示了他对南京大屠杀历史不承认不相信的同时,又温情脉脉地提醒中国年轻人要学习,不要只听一面之言。中国的年轻人是要学习,是要学会多元地获得信息和事实的真相,但是,你,加藤嘉一,一个从日本走到中国国土上再成长的人,一个不断在中国获得掌声和利益的人,一个在中国不断发出声音的人,就不应该认真并且真诚地面对历史吗?假若连这个基本的史实你也可以不明白的话,那你所谓地对社会的观察,尤其是对中国社会那么多的言论又建立在何种基础上呢?假强真的是一名在华最有话语权的日本人,如果内心对这段历史没有愧疚没有反思的话,凭什么给你话语权?我已经感觉到一种讽刺,一种隐秘地正在发生的侮辱,我开始环顾四周,那么多那么多的年轻的中国学子,我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就他这个回答进行再提问,到底他不明白的是什么,这一切到底需不需要一个正在发表言论的日本人明白?然而没有,没有一个人提,提问和交流还在喜气洋洋地进行中,有女生象温柔的小羊一样崇拜地问道,怎么样在成功后还保持简单?有女生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认为中国女人比中国男人强势?我一直高高举手希望得到提问,直到最后一个从安徽过来的小男生,他是被获准提问的最后一个人,我看着他站起来,因为激动,他的声音抖得厉害,语句是断断续续地。我暗暗希望,这样激动的声音,应该会就那个基本态度进行提问了吧。他问的是,你是怎么样成功的,成功以后你还会怎么样走下去?成功,呵呵,中国的年轻人的确是更关注一个曾经一无所有的人,怎么样从零开始成功。成功,尤其是从卑微处出来的成功更诱人,至于民族大义,至于国人尊严,又关我何事呢?问到成功,这个已经在中国享受到成功胜利果实的日本人不免轻松,他说,我的理想最终还是回到伊豆,去种田,我是从伊豆出来的,我最终当然要回到我的土地上,一片哗然,他们说,不会吧?悲哀顿时从心底升起!我看着这个日本人眼里流露出不屑和骄傲:你们不会理解的。纵然是真情也好,作秀也罢,人家至少是煽情了一把,人家即使是吃你中国的粮,喝你中国的奶获得了你们的掌声,人家惦念的依然是自己的家乡。只是我不明白的是,这样内心装有家乡的表演纯真的人,为什么会对这个他所说的第二故乡曾经发生的是他们亲手制造的惨烈暴行一把抹去,视同于无?没有人问了,签售就要开始了,麻木的中国的年轻人,已经排成了长长的队伍,准备购买他的书。我在最后一排高声喊道,请问我是否可以在签售前再问一个问题。人群开始注意我,签售的工作人员,我看就是南京人,一个年轻女人,不耐烦地制止我,提问结束了,不能问了。倒是那个加藤,还犹豫了一下说,你到前面来。我从人群里走到前面,我说刚才你回答的那个问题让我困惑,如果对在南京土地上发生的事你不明白的话,你怎么作为在华最有发言权的日本人进行发言?他的脸色变了,工作人员围上来,不断制止我,说是需要开始签售了。人群开始围上来,大家对我表示出了强烈的好奇,对于这个突然在人群中喊出这个问题的我的好奇大于了对这个问题本身的反响。而那个加藤,我清晰地听到他回答我,你不要妨碍公共轶序。我大跌眼镜,我高声对周围问,请问我妨碍了公共秩序了吗?签售比基本的质疑重要吗?有男生大声呼应,没有妨碍秩序,你的质疑是对的。我开始朝人群大声说,同学们,难道在这样一个基本的问题,也是底线的问题没有回答清楚的情况下,你们就要开始签售吗?这是一个在中国有发言权的人,是一个和你们一样在未来共存的同龄的日本人,难道你们不需要问清楚他的“不明白”吗?你们能允许他的“不明白”吗?周围,只有不停的闪光灯好奇地拍着我,甚至有江苏重要媒体的摄象机,但是几乎没有人去问一问就在边上已经开始签售的加藤。透过人群,我看见了他愤怒地看向我的眼神。透过人群,我也看到了长长的排队签售的麻木的年轻的中国人的脸。而我的周围,很多的人,七嘴八舌,有人说,你让他一个日本人怎么说啊?有人说,他不是说了日本也要反思吗?其中一个老者,居然说,这种心知肚明的事,你说有什么用,你问他有什么,你要是中国政府,他要是日本政府,去提提还差不多。还有人说,你需要他回答什么呢,他的回答虽然不怎么样,但也及格了。人群中,只有零星的几双晶晶亮的眼睛看着我,和零星的附合需要加藤作出回答的话,零星地几个摇着的头,零星的几句中国没希望了。更多的是围上来的,好奇的,看热闹的麻木的脸,和更多的沉默。我知道,他们大多数,已经被在中国成功了的加藤的成功真正征服了灵魂。

作为一个从来没有反日情绪的人,即使在南京放映金陵十三钗之后,到处一片愤怒的骂日之声时,我依然坚持:日本的进步和先进有他的可学之处,日本的美丽和干净有他的骄傲之处,日本人的勤奋和努力有他们的可敬之处,但是,日本人在中国,尤其是南京,犯下的罪恶绝不可饶恕,任何一个日本人,必须真诚直面这段历史,也必须为这段历史在中国人面前深深愧疚,绝不是逃避,遮掩,甚至是否认和狡辩。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应该允许这种现象发生,可是,今天,在南京,在先锋书店,这个文化人热爱前往的地方,发生的这一幕,我感到深深地困惑!

也许正如那个加藤所言,中国人再不进行反思,就不会得到尊重,而我们最应该反思的是,那一张张麻木的年轻的中国人的脸,到底是从何而来,又最终会从何而去?

附三:

撕去加藤嘉一的漂亮伪装

来源:海网-海疆在线 作者:东源

日本小伙子加藤嘉一在中国很有人气儿,不但中文说得好,而且思想活跃,能够影响很多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正因如此,加藤同学成为日本实施对华战略颇有价值的人物,已然开始不露声色地开展对华“民间外交”。对于钓鱼岛之争这样关乎日本对华战略的重大问题,加藤同学自然要积极参与其中,充分利用自己的聪明才干为本国政府暗中效力。最近,他写了一篇题为《日中危机中的信息不对称》的文章,试图让日中两国政府共担引发钓鱼岛危机的责任,肆意歪曲钓鱼岛危机的性质。对此文所暗含的信息误导意图进行揭露,有助于我们正确地理解钓鱼岛危机,也有助于撕去加藤这个所谓亲华派的伪装。

加藤此文的最大特点是故意混淆现象与本质,对现象进行歪解和简单性类比。首先,钓鱼岛危机中不存在加藤所说的信息不对称。加藤引用了日本官方自作聪明的说法,即“日本政府的判断是,与其由东京都来购买,不如由国家来管理,把岛国有化以后,其实什么也不会做,维持现状,这样有利于该岛的和平与稳定。如果岛由东京都买下,有关人士可能会对岛采取这样或那样的措施,而不顾日中关系大局,对一向重视日中战略互惠关系的民主党政权来说,这会触碰国家利益的底线。因此,中央政府决定自己来买。”这种说法的逻辑是本末倒置的。日本中央政府对钓鱼岛进行国有化收购,比石源在岛上搞几个设施更具有主权宣示意义,对我钓鱼岛主权伤害更大。无论日本政府是否用国有化这个词,其收购钓鱼岛的行为都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巨大伤害。中国政府不会傻到让日本政府的几个精心策划的辞令迷惑。

第二,加藤把北方四岛、独岛问题与钓鱼岛问题相混淆。北方四岛、独岛问题与钓鱼岛问题在现象层面有相似性,但本质却截然不同。俄罗斯对北方四岛以及韩国对独岛的实际占领,是反法西斯战胜国对战败国曾控制的岛屿的实际占领,有二战后一系列国际法律文件作为保障。而钓鱼岛则是战败国对战胜国领土的一厢情愿的所谓的实际占领,完全没有法理依据,仅仅是由美国别有用心地错误移交所造成的。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这方面我们有大量的史料来证实。

第三,加藤把实际控制权的含义进行了曲解。中日钓鱼岛问题被两国老一辈领导人搁置起来,这是事实。根据这个搁置原则,中方没有谋求对钓鱼岛的实际管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日本对钓鱼岛进行了实际控制。与北方四岛和独岛不同,除了日本右翼分子修的一个简陋的灯塔外,日本政府在钓鱼岛上没有修建任何设施,没有常驻守岛人员,只是偶尔派警卫厅的船只巡视一下。这就叫实际占领吗?如果这样说,我们这些天经常有十几条执法船开到钓鱼岛执法,是不是我们实际控制了钓鱼岛呢?。

第四,不存在加藤所说的东亚两强的格局。中日两强相争依然是表面现象。日本在战略上早已进入了美国的轨道,连最起码的政策和主权的独立性都难以保障,怎么能称得上是强国呢?其充其量就是充当美国战略重心东移的马前卒,顶多在这一过程中试探性地加上一点私心和搞一点儿投机罢了。

最后,加藤把日本政府挑动钓鱼岛危机的责任均摊到两国政府头上,貌似公平,实则投机。日本政府与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也不能相提并论。对于大规模群众性事件,出现不可控因素是客观规律。日本国内的反华游行不也出现了局部失控的消极现象了嘛。中国政府提倡理性爱国,比日本政客将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要清醒和理智多了。中国政府在整个过程中保持了有理、有力、有节,与日本疯狗般的进攻和遇到中国强硬态度后的方寸大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加藤的文章写就于日本政府由于在钓鱼岛问题上误判形势而陷入极大被动境地之时,对急于找台阶下的日本政府而言可谓是及时雨。日本人具有鲜明的岛国居民的性格特点,做事缺乏战略视野,投机盲动的心理总是占上风。简单地说,就是狗的性格,即对其表现出的大度会被视为软弱。只有把它打痛了,打怕了,它才会对你俯首帖耳。苏联人在诺门坎把日本精锐军队消灭了精光,日本就此落下了恐苏的后遗症。美国人让他们尝了原子弹的滋味,他们就此把美国尊为太上皇。这次钓鱼岛危机既已发生,就必须抓住当前的有利时机,一鼓作气,对钓鱼岛实施实际控制。这场危机的处理结果,将直接关系到中国在东亚乃至世界的地位,关系到中国崛起的前途。切勿等闲视之,切勿被加藤之流忽悠!

相关栏目:『学人动向
袁昱博士当选2022年IEEE标准协会候任主席 2021-11-30 [82]
项栋梁:病毒的确是变异了,但别听他们吓唬人 2021-11-27 [112]
刘文权 李恬:俄罗斯将财经素养教育升为国家战略 2021-11-29 [83]
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教授坎姆帕提批加拿大政府太左 人们不敢思考和说话 2021-11-26 [121]
清华教授沈阳:未来,元宇宙可能从哪些方面重塑产业布局? 2021-11-15 [123]
《Nature》调查报告:中国博士生们的科研围城 2021-11-24 [121]
黄仁伟:中美将长期维持战略相持 2021-11-15 [144]
手握173篇论文的学术新星普鲁伊特被指数据造假,博士论文也被召回 2021-11-16 [120]
荣剑:革命党的路线斗争与左右之争 2021-11-19 [164]
施泰纳今年89岁,刚刚拿下人生第3个博士学位,横跨医学物理学…… 2021-11-14 [130]
相关栏目更多文章
最新图文:
马亮:做院长就能够发更多论文?论文发表是不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印裔人才在美碾压华裔:我们可以从印度教育中学到什么? :北京452万人将从北京迁至雄安(附部分央企名单) :《2019全球肿瘤趋势报告》 :阿尔茨海默病预防与干预核心讯息图解 :引力波天文台或有助搜寻暗物质粒子 :Sail Through the Mist - SoCal Innovation Forum 2019(10/5) 游天龙:《唐人街》是如何炼成的:UCLA社会学教授周敏的学术之路
更多最新图文
更多《即时通讯》>>
 
打印本文章
 
您的名字:
电子邮件:
留言内容:
注意: 留言内容不要超过4000字,否则会被截断。
未 审 核:  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申请加入后台管理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版权所有,谢绝拷贝。如欲选登或发表,请与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联系。
Copyright © 2021 ScholarsUpdate.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