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裔教授专家网

SCHOLARSUPDATE.HI2NET.COM

The Chinese American Professors and Professionals Network

banner

密西西比河以西的美国大学将撤销中文专业

2024-07-04,阅读:145

近日,美国有关部门表示,密西西比河以西的美国大学将撤销所有中文专业项目,只保留一个提供强化关键语言教学的中文项目。

这意味着杨百翰大学、旧金山州立大学、夏威夷大学、俄勒冈大学和华盛顿大学等5所大学的中文课程将失去所有资金。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成为美国西部唯一一所拥有政府资助的强化中文项目的大学。


据相关发言人表示,关闭这些专业的原因是“主管部门在2024财年改变了对该项目资金的拨款”。


此次撤资共影响到13个大学的语言类专业,俄勒冈州项目是13个项目之一,除了取消的5个中文项目之外,1个葡萄牙语项目、3个阿拉伯语项目和4个俄语项目的拨款也未续期,面临撤销。


此次关闭是对美国高等教育外语教学的又一次打击。去年,西弗吉尼亚大学大幅削减了世界语言课程,裁减了近四分之三的教职员工,并取消了所有外语专业。美国现代语言协会报告称,美国外语专业入学人数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下降,在15种最常学习的语言中有12种都在下降,其中包括中文。在三年中,美国高校关闭了650多个外语课程。


多校语言专业,面临停招!


令人担忧的是,语言类专业停招撤销并不只发生在美国。


澳大利亚自2019年以来,已有斯威本大学的日语、中文和意大利语课程以及拉筹伯大学和西悉尼大学的印尼语专业宣布撤销。作为疫情期间大幅削减成本的一部分,斯威本大学在后续取消了所有外语专业的招生。


去年,英国肯特大学希望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削减开支,因此该校的一部分课程包括英语语言与语言学、现代语言等8个专业将被关闭,有58名教职员工面临被裁员的风险。


今年,韩国多所高校先后传出撤销外语专业的消息。5月,德成女子大学宣布撤销法语和德语两个专业;釜山大学从今年起停招德语教育和法语教育两个专业;更有甚者,首尔的一所大学已经把中文系和日语系合并为航空观光外语系。有数据显示,韩国全国大学语言专业的数量五年间减少了五分之一。


国内语言类专业,撤销停招现状


此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英语专业停招多年后撤销,引起了广泛关注。近期,又有一些国内高校也公示了停招、撤销的语言类专业。


惠州学院近日发布《惠州学院2024年本科专业设置调整情况的公示》,拟向教育部申请撤销商务英语、市场营销、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3个本科专业。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近日公示的《2024年我校停招专业情况》显示,2024年保险学、跨境电子商务、产品设计、焊接技术与工程、英语等10个专业暂停招生。


此外,济南大学近期发布了《2023年专业调整情况》,提到2023年学校停招汉语国际教育、国际经济与贸易、投资学、财务管理、朝鲜语、德语、环境科学、会展经济与管理、公共事业管理9个专业。


更早的消息也表明,一些“双一流”高校也在停招、撤销语言类专业。例如,从上海财经大学对外公开的2023年本科专业设置情况显示,英语专业已经停招西南交通大学2022年专业设置名单中提到,该校的商务英语专业已于当年停招;中国传媒大学在2018年撤销了10个小语种专业等。


另据2018-2022年教育部公示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显示,五年间撤销外语类专业的本科院校至少有101所。其中,被撤销数量最多的外语类专业是日语(26所),其次是英语(20所)。



人工智能冲击下的语言专业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发展,语言类专业面临的挑战愈发严峻。自动化翻译、智能语音识别等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得传统的语言翻译和口译工作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上海外国语大学的胡开宝、高莉在《大语言模型背景下的外语学科发展:问题与前景》中分析指出,大语言模型背景下外语学科的发展问题主要为:外语专业人才需求降低、教师知识传授者角色受到削弱、外语专业设置难以对接大语言模型技术发展,以及语言数据重要性未能得到充分认识四个方面。


哈工大外国语学院李雪、顾晓乐则在《AIGC技术冲击下外语人才培养的破壁与升级》中分析表示,在近年来的技术发展浪潮中,虽然自然语言作为计算机处理的核心对象,其内在逻辑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工程技术人员的忽视,然而,对于AIGC技术的创新与进步而言,拥有对语言逻辑深刻理解且精通计算机科学的专业人才,是不可或缺的。


面对人工智能的冲击,语言类专业需要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和突破口。一方面,可以通过加强与其他学科的交叉融合,如计算机科学、数据科学等,培养具备跨学科能力的复合型人才;另一方面,可以注重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鼓励他们参与实际项目和研究,提高综合素质和竞争力。在AI与“新文科”建设叠加的浪潮中,外语教育须着眼未来,快速做出前瞻性、全局性、战略性调整,培养能够与人工智能协同共生的跨学科、跨领域、懂AI的“外语+”“数智”人才。


主要参考文献:

[1] Karin Fischer. Surprise closures of language programs called “disappointing” “strange” and “discouraging”.Chronicle.[EB/OL]. 2024.05.08.

[2] Steven Johnson. Colleges Lose a ‘Stunning’ 651 Foreign-Language Programs in 3 Years. Chronicle.[EB/OL]. 2019.05.22.

[3] Madeleine Heffernan and Lucy Carroll. Languages out, cybersecurity in: The degrees universities have axed.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EB/OL]. 2023.05.03.

[4] 李雪 & 顾晓乐.(2024). AIGC技术冲击下外语人才培养的破壁与升级.外语学刊(02),75-83.doi:10.16263/j.cnki.23-1071/h.2024.02.011.

[5] 胡开宝 & 高莉.(2024).大语言模型背景下的外语学科发展:问题与前景.外语界(02),7-12.


Scholars-Net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Check payable to CAPPA, P.O. Box 236, Barstow, CA 92312, or direct deposit to Cathay Bank, 9121 Bolsa Ave., Westminster, CA 92683. Account number: 0005479070

返回